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483章 挨揍了vs谈逸泽被抢

    “兮兮?”

    对于久违了娇妻这怀抱的谈逸泽而言,当然是又惊又喜的。

    惊的是这丫头昨晚上还对他谈逸泽呼来唤去的,但今天却又这样在自己的怀中乱拱着。要知道,她顾念兮这幅凹凸有致的身段蹭在怀中,对于一个成年男性来说是有多大的魅力。更不用说,是一个已经禁欲了差不多一个月的男人而言。

    当这丫头在自己的怀中乱蹭着的时候,谈逸泽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体内的*开始复苏。

    浑身的血液,叫器着开始往身上的某一个点乱窜。

    要是没有殷诗琪和聿宝宝在场的话,谈逸泽铁定二话不说,将这难得睡的犯迷糊的丫头直接给按到要了!

    可没办法,现在老人孩子都在身边,谈逸泽就算有再大的念想,也只能暂时搁置着。

    但这不能“武动”,可不代表他谈逸泽不能“文动”。

    一手在头顶上固定着这乱蹬腿的聿宝宝不至于摔下来之后,谈逸泽便空出一手,将这个睡的迷迷糊糊的小家伙的腰身给搂紧了。

    而且,这一搂着还不说,谈逸泽还朝着她身下的某个点稍稍用力,让这丫头的身子更亲昵无间的好他的接触。

    不过眼下,顾念兮貌似还没有意识到谈逸泽的真正动机。

    只是觉得,谈逸泽这样紧抱着她,让她感觉有些不舒服。

    她挣扎了好一会儿,一直都在谈逸泽的怀中乱拱着,只为找到一个比较舒服的姿势。

    其实吧,怀孕近四个月,现在她的孕吐情况真的好了不少,更比之前怀着聿宝宝的时候,吃什么吐什么的情况不知道要好了多少倍。

    可唯独睡醒的时候,胃就开始翻滚。

    只是奇特的是,就像是怀着聿宝宝的时候一样,每回想吐,只要闻到谈逸泽身上的味道,顾念兮的反映就会好不少。

    而刚刚睡午觉醒来,她又开始有些难受了。

    特别是那恶心的反映,让她不顾一切的想要钻进谈逸泽的怀中。

    在谈逸泽钻了好一阵之后,顾念兮终于寻到个舒适的位置,哼哼了两下之后,又闭上眼!

    只是还有睡觉趋势的顾念兮压根不知道,此时被她抱在怀中的某个男人正忍受着怎么样的非人折磨。

    这丫头,竟然就这样抱上来,还一直在他的怀中乱拱着。

    他的那些敏感点,全然都在她的掌控下。

    这下,谈逸泽感觉自己的整个神经都绷住了。

    “兮兮啊?”

    谈逸泽感觉现在自己浑身上下有种蓄势待发的趋势。

    再被这丫头这么折腾下去的话,难保他不会真走火。所以,他打算提醒一下顾念兮。

    可这丫头压根在听到了他的声音之后连眼皮都没有抬,只是在他的怀中哼哼了声:

    “嗯?”

    那软软糯糯的声音,让谈逸泽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哎哟我的姑奶奶!

    这声音真的要命了。

    简直比上次周子墨弄来的那什么苍老师的片子里面的叫声还要勾魂!

    当下,谈逸泽感觉自己的身子都要快绷不住了。

    若不是他常年在部队里头混,有着超越常人不知道多少倍的忍耐力的话,估计这会儿已经将这个丫头给吃掉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而当谈逸泽长久绷着什么,免得一个不小心真的在这里控制不住自己的冲动将这丫头给吃了的时候,顾念兮却因为良久都没有等到谈逸泽的声音,睁开了那双大眼。

    只是,看到这双眸子的谈逸泽,浑身上下又是一个紧绷。

    这水雾里带着清澈的眸子,就像是出现在森林里的狐仙。

    妖冶中带着清纯,甜美中带着妩媚……

    简直,让男人想要宠到骨子里去。

    可这个该死的丫头却像是浑然不知那般,只是眨巴着这双无辜的大眼盯着他谈逸泽看着,像是正在纳闷着什么。

    “兮兮你在这样看着我的话,我真的保不定会对你做什么事情了!”

    到最后,谈逸泽被这双大眼盯得没有办法,只能故意将侧倒她的耳边说着这些。

    见她还一副不清不楚,不知道他要做什么的样子,谈逸泽索性拦着她的腰身就去撞自己身上现在最火热的部位。

    当下,本来醒来有些苍白的小脸,这会儿倒是泛起了红晕了。

    连同刚刚那股子胃不舒服,也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讨厌!”

    朝着谈逸泽的肩头锤了下,顾念兮这才慌乱的从这个男人的怀中退开。

    那着急的模样,就像是跑晚了,会被他谈逸泽给吃了似的。

    只是顾念兮这一转身才发现,正在边上手拿毛线的殷诗琪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们两人,估计她早已看见了他们刚刚的互动。

    这下,顾念兮的小脸越是红了。

    本来想要瞪谈逸泽一眼的,但想想貌似刚刚是自己主动,睡的迷迷糊糊的见到谈逸泽,还以为是在他们两人的卧室,所以才那么没有忌讳的朝着谈逸泽扑了过去。

    要是知道这是当众上演限制级的话,顾念兮打死都不会扑上去的!

    而扭头的时候,顾念兮这才发现谈逸泽也正似笑非笑的盯着自己看。

    这下,顾念兮赶紧把自己刚刚克扣着的白眼一次性还给了谈逸泽:坏人,明知道妈妈在看就不推开她,害她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谈逸泽无辜的甩了她一个眼神:小样,要不是我提醒你,你没准就连骨头都没有了!

    骨头没了?

    顾念兮眨巴大眼:骨头怎么会没有了?

    谈逸泽笑嘻嘻的:被我吃了!

    吼吼……

    顾念兮这才发现:尼玛的,自己被调戏了!

    不过当下看这两个人都用这样的眼神盯着i自己看,当下顾念兮急着想要转移话题:“那个……你刚刚说要去什么地方来着?”

    “宝宝喊着说要去吃冰激淋,所以我想等你醒来了,就一起过去!”

    “他要吃冰激淋?”顾念兮琢磨着片刻之后:“那我要吃汉堡包!”

    “不行!”

    “不行!”

    殷诗琪和谈逸泽异口同声。

    “汉堡包那玩意儿有什么营养?你可是孕妇!孕妇,能乱吃东西么?”殷诗琪说。

    而谈逸泽则沉吟了片刻说到:“那东西是垃圾食品,吃了对你的身子不好。乖,你要是想吃牛肉粒的话,家里还有很多。爸昨天又给你做了两斤,要是觉得不够的话我现在就上超市给你买肉来做!”

    谈逸泽也跟着哄着。

    可顾念兮的小嘴就嘟起来了:“谈逸泽,你只要有宝宝,就够了是不是?他要吃什么东西你就给他买,我和肚子里的这个什么都不是,就不用吃对吧?”

    “哪有?我只是觉得这东西有点不适合你这个孕妇吃!”

    谈逸泽突然发现,脑门轰隆隆的直作响。

    好歹人家殷诗琪刚刚也炮轰了她顾念兮不是?

    为什么遭受她回击的,只有他谈逸泽?

    “什么不适合?我就想吃!”

    估计是孕妇的情绪,来的特别快。

    刚刚鼻子有点酸,这会儿泪水也冒出来了。

    而顾念兮哽咽着嗓音就喊着:“谈逸泽,你是个大坏蛋。明明自己说兮兮想要吃什么东西就要让她吃到,免得将来孩子大小眼。可现在呢?”

    “我算是知道了,你就是在敷衍我!”

    “哄着我给你生下另一个孩子,就完事了吗?呜呜……”

    “我不要你了。我要给你降级处理……”

    孕妇情绪起伏的就是有些快,这会儿殷诗琪也知道这占了大部分原因。

    看着这丫头哭成了个泪人儿的样子,她也变得有些手足无措了。

    这要是让顾印泯市长给看到了,那还了得?

    按照顾印泯同志对这女儿的宝贝样,估计今晚上她和谈逸泽都有的受的!

    谈逸泽也纳闷了。

    他刚刚不过是说了这是垃圾食品,不让她吃罢了。

    没想到,竟然能弄的她大哭起来。

    而且她哭的这个架势,连一丁点的反驳机会都不给他谈逸泽了。

    不过因为之前怀着聿宝宝的时候,她也像是这样喜怒无常,时常为了多吃一点东西和自己闹别扭,谈逸泽也只是有些无奈。

    但这情形,谈逸泽只在心里默念着,千万别让顾市长给看到了。

    不然,按照那顾市长宝贝女儿的样子,估计他谈逸泽这几天又要被“冷”处理了!

    只是,打的殷诗琪和谈逸泽措手不及的,却是谈老爷子的到来!

    ——分割线——

    “哟,这门开着呢!”

    “老爷子,您慢点!”

    就在顾念兮呜呜大哭的时候,谈老爷子和刘嫂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其实吧,谈老爷子也没有到过这顾家。

    今天到这边来,也是临时起意的。

    所以,他让人给打听到了顾念兮家的住址,就急匆匆的赶过来了。

    顾家的房子不像是他们军区,随便一找就找到了。谈老爷子和刘嫂还是大费周章菜找到了这边来,借问了好多人。

    他这么急切赶过来,不过是想要看看他的宝贝金孙孙和怀着第二个宝贝金孙孙的顾念兮。

    可没想到,这还没有进门呢,就听到顾念兮的哭声。

    而且,还是歇斯底里的那种。

    这下,谈老爷子怎么能冷静的了?

    急匆匆的,没有主人的邀请就直接闯了进来。

    连后头,跟在边上一直搀扶着他的刘嫂,都赶不上了。

    这速度,一看就不是一个腿脚不方便的人儿该有的。

    “兮兮……”

    “兮兮,这是怎么了?”

    “怎么哭成个泪人儿了?”

    “来来来,有什么委屈,跟爷爷说。爷爷现在就给你做主!”

    想到前一阵子,他们谈家的疏忽,让这个怀孕的孩子还给谈逸泽给逼走了,现在谈老爷子就心疼到骨子里了。

    这一次没赶到d市之前,谈老爷子就发誓,再度见面一定要比以前还要疼这个丫头!

    但没想到,这还没有进门,就听到了这丫头的哭声。

    而谈逸泽和殷诗琪乍一听这谈老爷子的声音,还以为是自己幻听了。

    等到看清楚在外面走出来的人,两人都震惊了。

    “爷爷!”

    “亲家爷爷,您怎么过来了?”

    谈逸泽和殷诗琪两人纷纷迎上前。

    只剩下顾念兮一个人,呆在原地上哭的直呜咽。

    她眼睛都被泪水迷糊了,怎么还有可能看到其他的人?

    耳朵也被自己的哭声充彻,也听不到自己的声响。

    她现在就跟其他的孕妇一样,只想放声的宣泄自己心里的情绪罢了。

    前段时间,谈逸泽的冷漠还有自己怀着孩子的无助,到了这个家里的时候都没有宣泄。

    越是压抑着,这些情绪就像是滚雪球似的,越滚越大!

    再不好好的发泄掉的话,她这些情绪怕是要积压到心里头去了!

    而现在好不容易带到一个机会能够将自己心里所有的委屈都给发泄出来,顾念兮只想着抓住。

    泪水,就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似的,一滴滴的往下掉着。

    “爷爷,您的身子不好,怎么还过来了?”

    这些年,老爷子的身子骨越来越不好,谈逸泽是知道的。所以,他一般不会答应老爷子乘飞机。

    所以,他压根就没有想到,谈老爷子竟然会飞到这边来找他们一家三口。

    “我再不过来,兮兮他们娘俩可不是都被你给欺负惨了?你看看你现在做的是什么事情,我让你过来赶紧把兮兮他们娘俩给劝好了回去,可你现在竟然让兮兮在这里哭,看我怎么收拾你!”

    谈逸泽的手伸过去想要搀扶他,被谈老爷子一怒就被推开了。

    “亲家母你也别忙活了,我是来看兮兮他们娘俩的。”

    本来还应该和殷诗琪说上几句客气话的,但听到大厅里顾念兮的哭声还时不时的传来,谈老爷子也没有来得及打招呼就大步朝着大厅里头走了进去了。

    “兮兮!”

    “兮兮来,好孩子有什么委屈都跟爷爷说,爷爷给你做主!”

    此时,来到顾念兮身边,轻拍着这丫头的背部的人儿,就像是一个慈爱的爷爷。

    顾念兮只迷迷糊糊的听到有人要给自己做主,也顾不上身边的人到底是谁,就诉说着自己的委屈了:“呜呜……他不给我东西吃。不给我东西吃……呜呜!”

    看着顾念兮哭的那个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老爷子顿时心急如焚。

    没有多想,就往自己的孙儿身上揍。

    而且,力气还不小。

    一边揍谈逸泽,他还不解气的开骂了:“你这个臭小子,以前什么时候让我这么为你操心过?本以为你结婚之后我就更不用操心了,没想到你竟然在这个方面犯错误!你倒是给我说说看,为什么不给兮兮买吃的?难不成,她这么个小丫头片子也能吃垮你?”

    而谈逸泽听着老爷子的话,只是觉得又气又好笑。

    能不气么?

    这谈老爷子可以说是从小到大最宠他谈逸泽的人了。

    你看他什么时候对他谈逸泽红眉毛绿眼睛过?

    可今儿个,竟然为了其他人,竟然将他给揍了一顿。

    你别看老爷子的动作简单,可实际上还真的使上了劲儿,谈逸泽的背被拍的老疼。

    可这打他的人,是他谈逸泽最为尊敬的爷爷。

    他就算有怨言,也不敢发火。

    而另一个害他谈逸泽被爷爷责罚的,却是顾念兮。

    那个,他打算宠到心里头的人。

    自然,他谈逸泽是更不可能对这个丫头发火了。

    只能憋屈的喊着:“爷爷,不是我的错啊,你要听听兮兮要吃什么东西!我不可能盲目的纵容她!”

    吃什么谈逸泽都不觉得该给那丫头吃垃圾食品。

    再说,还是外国的垃圾食品!

    又不爱国,又不爱身体,实在不是他谈逸泽的作风。

    “就算不是什么好吃的东西,你也要想想现在兮丫头还怀着身孕呢!你至于,让她哭成这样吗?我可告诉你,你要是现在不让她停下来的话,家法伺候!”

    谈老爷子冷哼着。

    听到这,刘嫂都替谈逸泽汗颜了。

    想当初,谈老爷子宠着谈逸泽的时候,都没有像现在这样,不分个轻重缓急的。

    倒是今儿个宠着顾念兮,连孙儿打了都不说,现在还要对谈逸泽动用家法!

    在刘嫂的印象中,那个跟刑警大队用的警棍有些相似的棒子,谈老爷子还只对谈建天动用过。

    那一次,正是他老婆离世的时候……

    因为那一次谈老爷子觉得,导致小泽的母亲死亡的最直接原因是谈建天长年累月的不回家,导致她精神的压抑造成的。所以,谈老爷子才动手的。

    刘嫂还记得,那一顿打导致谈建天后来两天都没法起来。

    从那个时候开始,刘嫂还以为这玩意大概再也不会出现。

    没想到,谈老爷子现在就为了谈逸泽不给顾念兮买东西吃想要动用,这……

    “老爷子,咱有话好好说就行,为什么非要弄那玩意儿?”

    毕竟是看着谈逸泽长大的,刘嫂自然也不希望谈逸泽就这样被毒打一顿。

    所以,她上前想要劝着谈老爷子。

    可没有想到,谈老爷子竟然说了:“我好好说话的时候,他能听得懂么?我要是再这样纵容他的话,将来我的两个小金孙孙都不认我了,怎么办?”

    和刘嫂发泄完之后,谈老爷子又问谈逸泽:“说,兮兮到底想吃什么?你要是没有钱的话,我老爷子出钱就是了!”

    说这话的时候,谈老爷子还掏出了自己的卡。

    刘嫂一看便知道,那张卡是老爷子近些年退休金和每年的补贴都打在里面的卡。

    再者,里面还有一些是当年谈建天每年给老爷子打进去的压岁红包。

    不过谈家一直都不愁吃穿,刘嫂一度以为这老爷子应该会将自己的这张卡当成遗产,发给自己的两个孙子。

    没想到今天倒是为了顾念兮想吃的东西,就自动自觉的将卡拿出来了。

    而这样一笔不菲的数目,自然在老人家的眼里相当重要。

    可竟然将这卡拿出来了,这也就说明了,老爷子现在将顾念兮看的很重要。

    “爷爷……”

    看着老爷子都将自己的卡摸出来了,这谈逸泽真的是气的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怎么了?”

    “兮兮想吃的,不过就是一个十来块钱的汉堡……我是觉得,那玩意压根就对她的身体无益……”

    “就吃个……汉堡?”

    老爷子和刘嫂这一听,顿时也纳闷了。

    还以为这顾念兮哭的这么大声,是想要吃什么好东西,谈逸泽觉得铺张浪费了!

    这孙子,老爷子也知道,其实他就最看不惯别人铺张浪费!

    寻常在部队里,也主张要节约和环保。

    虽然对这些都非常清楚,可老爷子真的觉得偶尔对自己怀孕的妻子铺张浪费一下没什么。谈逸泽要是真舍不得的话,老爷子给钱就是了。

    但没想到,顾念兮的要求竟然是个汉堡包……

    “兮兮,小泽说的是真的吗?你真的只是要个汉堡包?”

    像是有些纳闷,也有些不相信谈逸泽的话似的,谈老爷子扭头对顾念兮问道。

    而这话在谈逸泽听来,只能无奈的叹息。

    “爷爷,难道我现在在你眼里就没有任何信用可言么?”

    “没有!现在我一看到你就烦。”

    在老爷子这边又碰了一鼻子灰的谈逸泽,只能识相的带着聿宝宝绕开。

    “兮兮,小泽说的是真的吗?你要汉堡?”

    “嗯……”顾念兮已经渐渐停下来哭泣。

    “这……”

    谈老爷子一听,顿时也觉得汗颜。

    其实吧,老爷子也一贯不主张吃这垃圾食品。

    而谈逸泽一看老爷子是这么个反映,顿时也松了口气。

    因为他也知道,老爷子的主张。

    所以,他希望拿着老爷子的魄力来压着顾念兮。

    让这丫头,不去吃垃圾食品。

    可谁又想到,老爷子沉吟了片刻之后就说了:“小泽,兮兮要是想吃的话,那你就带她去吧!”

    看着她的大眼珠子里还带着水汽的样子,谈老爷子实在忍不下心拒绝了她。

    听到老爷子的话之后,谈逸泽只能无奈的去洗手间里弄了条湿毛巾来,给顾念兮擦了把脸之后,就说了:“好了,带你去就是了。不过下不为例!”

    “嗯!”

    这下,顾念兮的哭泣是完完全全停止住了。

    而看着她哭的小脸红彤彤的样子的谈逸泽,只能无奈的笑着。

    从没想过,有朝一日他谈逸泽也会为了一个女人掏心掏肺,被人当成驴肝狗肺也就算了,他还只能陪着笑脸。

    “好了,我们出发了!”

    说着,一手捂着头顶上某个爱捣蛋的小家伙的小腿,一手牵着刚刚停下哭泣的谈逸泽,打算出发了。

    坐在他脑袋上的聿宝宝还一个劲儿的喊着:“冰激淋……”

    可下一秒,他就被人从谈逸泽的头顶上给抱下来了。

    “冰激淋……”

    聿宝宝看着自己最爱的高高没有了,当下垮着一张小脸。

    “爷爷,我刚答应这小家伙也带着他去吃冰激淋的。”转身谈逸泽才发现,聿宝宝是被老爷子给捋了去的。

    看老爷子现在将他抱在怀中的那个宝贝样,谁人看了不羡慕?

    不过,谈逸泽是个好父亲,言出必行。

    所以,答应了宝宝的事情,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想食言的。

    “没事,你带着兮兮去就行了。待会儿,我亲自带着他去吃冰激淋!现在,快给太爷爷笑个!太爷爷都好多天没有见到你这个小家伙了……”

    前半截话,谈老爷子是对谈逸泽说的。

    后半截话,他已经只顾得上逗着这个小家伙玩了。甚至还任由着这小家伙随便揪着他的胡须玩,连喊疼都顾不上了,只是一口又一口的亲着他软乎乎的小脸蛋了。

    看着这一幕,谈逸泽便敲自带着顾念兮,离开了……

    ——分割线——

    “妈,今天检查结束了吗?”

    凌母接到凌二爷的电话之时,正在凌氏名下的某家大型卖场里,看着人来人往的顾客。

    其实,在凌氏掌权了那么多年,凌母还是放不下这些事情。

    虽然现在没有在那个位置上,但还是偶尔想要过来确定一下顾客的反映。

    现在看着顾客的反映貌似都不错,她也确定了自己的儿子确实是这一方面的精英。心里头的那块巨石,也总算是放下来了。

    “已经结束了。宸儿,你的会议也结束了吗?”

    “妈,已经结束了。我这边今天的事情一切顺利,您那边的呢?”

    凌二爷的声音,在听筒里传出来的时候,也带着几分蛊惑人心的魔力。

    淡淡是听着他的嗓音,你便足以想像电话那端的男子此刻应该是依靠在办公椅上,邪肆和妩媚融于一身的美貌,单单一个笑容都能轻易的掠夺了你的神志。

    她是凌二爷的母亲,自然也不会傻到不知道儿子问的这一番话的含义。

    其实,这孩子就是在问她的检查结果。

    貌似,她现在的身体状况,还是让他有些不放心。

    “一切还好。不过宸儿,你现在有空么?要不,你到凌氏这边的卖场过来,我们母子两人好像很久没有在外面好好的吃顿饭了。”

    “哟,妈今天这是有什么好事?”那边的凌二爷打趣着。

    “也没有什么事情,妈就是有点事情想要跟你说一遍!”

    凌母扫了一眼来来往往,人群中偶尔会出现的几对情侣。

    看人家那个打情骂俏的亲热劲儿,她的脸色又是一沉。

    “妈,您有什么事情?”或许是察觉到母亲情绪的变化,此时的凌二爷的嗓音也开始透着一股担心。

    母亲的情绪不对劲儿,莫非检查有问题?

    是身体出问题了么?

    “妈,是不是检查结果……”

    他没有将话给说完,不过凌母明显知道他的意思,连忙安慰着:“傻孩子说什么呢?妈就是有点事情想要跟你说说!好了,你现在空了的话就过来吧,我等着你过来。”

    一番话交代完,凌母挂断了电话。

    凌二爷来的速度很快,才放下手机不过十几分钟,他就赶到了这边上来。

    看着他这个速度,凌母顿时有些心疼。

    因为她知道,她让儿子操心了。

    “宸儿,这边!”

    凌母招着手。

    “妈,不是身体,那是什么地方有问题?”

    不然,以前只要他在公司的话,母亲是绝对不会用这样的方式让他出来的。况且她也知道,今天刚刚召开完股东大会,现在正是最忙的时候。

    “宸儿,妈真的没有什么问题!”凌母再次强调。

    “不行,你把今天的检查报告都给我看一遍吧!”

    说这话的时候,凌二爷已经不由分说的直接从凌母的包包里找到了那份检查报告,打开看着上面苏小妞的字迹写着一切正常的时候,悬在他心里头的那块巨石,这才回到了原位上。

    “还好,吓死我了!”将东西塞回到凌母的包包里,凌二爷又问道:“那您这时候找我出来是为了……”

    在凌二爷的印象中,母亲一向觉得公司的事情凌驾于其他一切的事情。

    “傻孩子,妈现在也知道,该在工作中忙里偷闲一阵儿,没有好的身体又怎么可能支撑起我们的凌氏的产业?”

    一句话,倒是让凌二爷笑了。

    他还真的没有想到,老妈的思想觉悟提高的这么快。

    “不过今天倒是真的有点事情想跟你说!”

    凌母又发话了。

    而且说这话的时候,那神情严肃的都让凌二爷一愣。

    “妈,有什么事情您尽管和我说就好了。”

    凌二爷随便喝着服务员送来的温水,准备等母亲说完话之后再开始点餐。

    “是这样的,我今天到苏悠悠那边做检查的时候,我发现她办公室里竟然有其他的人!”

    “妈,苏小妞是医生,她的办公室里有其他的人也是应该的!”凌二爷轻笑间,将一杯温水喝到了底。

    “宸儿,我是说苏悠悠的办公室里的是个男人,而一呆就是一个钟头!你想想,她是妇产科医生,怎么可能给男人做检查?再有,一进去就是一个钟头,里面又只有他们两个人。你觉得,他们会在这一个钟头的时间里做什么事情?”

    说完这一番话之后,凌母又看了凌二爷一眼,发现他正低垂着脑袋。

    前额的几根刘海,不知道是不是今天起床没有来得及搭上发蜡的缘故还是其他的原因,此刻正垂散在他的额头前,挡住了他的眼眸,也让她压根看不清他的情绪。

    但就是这样摸不清楚情绪的凌二爷,让凌母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应对。

    “妈,我不是说了吗,苏小妞现在的事情,您不要去管!”

    凌二爷不知道沉默了多久,这才说出了这一番话。

    只是这话,明显不是凌母想要的效果,她连忙说:“我知道你让我不要管,但我真的看不惯她已经有了你还在外面勾三搭四的!”

    但凌母没有想到,这一句话之后,原本一直耷拉着脑袋的凌二爷,在这个时候抬起了头来,眼眸里闪现着的是凌母没有见到过的阴冷:

    “妈,我不是警告过您,不要这样说苏悠悠了吗?”

    那声音,如同十一二月的暴风雪来袭,冻得人心发颤。

    “这……”

    这样的凌二爷,和那日在她动完了手术之后就直接在医院里和她摊牌,此生他飞苏悠悠不可的凌二爷简直是如出一辙的。

    这架势,让原本还想说些什么话的凌母,顿时放软了说话的态度:“宸儿,我就是想要提醒你,不要哑巴吃了黄连亏才好!”

    “妈,我亏不亏只有我心里头知道。况且现在,苏悠悠还没有答应要和我在一起,她想要怎么选择,还要看她自己的决定。所以我希望在此期间,你还是不要老去骚扰她才好!不然,将来您抱不上孙子的话,就不用怪我了!”

    “什么,你说现在苏悠悠还没有答应和你在一起?”

    本以为,自己的答应之后,凌二爷和苏悠悠之间没有任何的阻碍,应该进行的不错才对。再说了,凌母还对自己的儿子非常的有自信。

    她觉得,只要他们家肯接受苏悠悠的话,苏悠悠那边应该是感恩戴德的接受才对!

    可没想到,现在竟然是苏悠悠不选择自己的儿子?

    这到底算什么?

    “这一点您自己心里有个底就好!”虽然很不想承认这一点,可凌二爷真的很怕在苏悠悠还没有再度和他确定关系之前,母亲再折腾出了一个绊脚石。

    “我自己心里有个底?宸儿,我就不明白了,苏悠悠到底现在还有个什么可矫情的劲儿?”

    凌母总感觉咽不下这口气。

    在她看来,凌二爷配苏悠悠,无论是家世还是背景,再者还有样貌,都是苏悠悠占了便宜。

    光是这三点,凌母还真的实在想不出,有什么女人会拒绝她的儿子。

    “妈!我知道我现在说的这一番话可能有些不厚道,但容许我在提醒您一次,如果没有苏悠悠的话,您现在还不一定能在这个世界上!”

    餐厅的玻璃窗外,正午的阳光正好打在这个男人的肩头上,银灰色的西装上有暖暖的广播在流窜着。

    但此时男人眸子里的寒意,却和他此时身上的阳光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我知道了,你不要让我说,我不说就是了。但宸儿,如果你是为了妈妈才……”

    为了她给妈妈做手术才欠了苏悠悠一个人情,才不得不容忍着她的背叛的话,妈妈就算不要了这条老命,也不会让那个女人骑到你的头顶上。

    “妈,您心里不是很清楚,我是不是为了您才这样的吗?”没有直接的回答,凌二爷只是轻轻的飘出了这样一句话。

    没有之前冷哼的僵硬,也没有刚刚严肃警告的意味。

    但这样的一番话,却比之前的那些话都来的奏效。

    是的。

    凌母知道,凌二爷对苏悠悠的感情,一向别于其他的女人。

    再说了,儿子是从她的肚子里头蹦达出来的。

    她当然知道,若不是这孩子愿意,不管别人怎么强迫他都没有效果。

    一切的结果只能表明,凌宸只衷心于苏悠悠一个人……

    这样的结果,和今天早上看到的那些,多少都让凌母有些不满意。

    “好了,什么话都不要说了。ater,点餐!”很明显,凌二爷已经不希望继续谈这些。

    最后的一句话,凌二爷成功的转移了话题……

    ——分割线——

    谈逸泽怎么都没有想到,有人经过抢劫,直接抢到他谈逸泽的面前来。

    这事情说起来,还要从她那日和顾念兮去吃了汉堡回来的路上说起!

    这一天的天气比较炎热,所以他带着顾念兮从肯德基走出来的时候,还从肯德基那边给她要了一杯温水,让她边走边喝。

    这一次怀孕,顾念兮总爱吃辣的。

    刚刚到了那边,顾念兮就迫不及待的点了两个辣味鸡腿堡。

    这要是换成寻常,一看到那红红又油滋滋的样子,打死她都不肯吃一口。

    可现在怀孕了,她就一口一口的接着吃。

    吃到最后,小嘴儿都被辣红了。

    怕他谈逸泽在边上等着无聊,这丫头还给他点了一份炸薯条。

    不过顾念兮将那玩意给他的时候,还真的成了一大问题。

    这东西谈逸泽是在电视里头看过,不过他真的没有面对面接触过。

    连吃法,都是顾念兮给教的。

    但就是吃,谈逸泽也只是吃了两根薯条。

    看着那涂着又红又软趴趴的番茄酱的东西,谈逸泽浑身的汗毛都给竖起来了。

    要不是顾念兮死皮赖脸的要他开口吃的话,他压根就不会吃那些。

    最后,那些他谈逸泽吃不掉的东西,又给顾念兮全包了。

    看着她这小嘴儿现在怎么填都有些不满的样子,谈逸泽其实不大开心。

    因为据说,胎儿太大,将来生产的时候有点麻烦。

    鉴于上一次顾念兮生聿宝宝时给他留下的阴影,谈逸泽还真的担心这个孩子到时候在她的肚子里长的太胖太大了,害她有危险。

    “现在吃完了汉堡,心情好点了吧?”回来的路上,谈逸泽牵着顾念兮的手,慢步走着。

    吃完了散散步,正好能让她消耗点热量,不至于太过难受。

    “还可以吧!”揉着自己吃的圆鼓鼓的肚子,顾念兮笑了。

    “那请问首长同志,还会不会对我实施降级处理?”

    谈逸泽最关心的,貌似还是这一点。

    “看你刚才的表现,还可以!所以暂时撤销对你的降级处分!”

    顾念兮看着拽着自己的手,一边还给她拿着温水的男人,薄唇轻勾。

    “……”

    一句话说完,顾念兮没得到谈逸泽的回应,又开始不满了。

    “喂,我说谈逸泽老同志,我说不给你做降级处理,你是不是该要有点什么反映?”

    歪着脑袋,她对着谈逸泽嬉皮笑脸的。

    其实吧,她还真的有些担心,刚刚自己哭的有点过火,害谈逸泽尴尬了。

    可没有办法,孕妇的情绪有时候就是这么的突然,顾念兮想要控制都没有办法。

    刚刚在家里的时候,她还没有觉得有多么的气人,可刚刚在吃着汉堡,回想着谈逸泽挨老爷子的打的时候,她突然又觉得,自己貌似又闯祸了。

    但现在在谈逸泽面前放低态度,明显不是她顾念兮的作风。

    所以,她宁愿对着谈参谋长嬉皮笑脸的。

    “还感谢首长同志宰相肚里能撑船!这总行了吧?”虽然这丫头没有直接说出她是害怕自己生气,可看着她的那个模样,谈逸泽已经将她的心思差不多给摸清楚了。

    只是,因为对象是她,他谈逸泽就算有一肚子火,舍得撒在她顾念兮的身上么?

    不舍得!

    所以,他只能忍着。

    “这还差不多!”

    顾念兮说着,轻拍着他谈逸泽的肩头道:“谈逸泽老同志,继续发扬党的无私奉献精神,我会酌情考虑给你加分!”

    “比起加分,我更喜欢晋级!”

    因为晋级了的话,就能不用再像现在一样,患得患失!

    扭头,谈逸泽等着顾念兮的回答。

    一双黑眸,亮晶晶的,满含期待。

    “晋级嘛,当然还要看你的表现了!”

    没有直接回答谈逸泽,而是绕了小半个圈子。

    之后,她继续和谈逸泽拉着小手,继续前进。

    “谈逸泽,我突然想吃香蕉了!”走着走着,正好看到路边上的摊档在卖水果,顾念兮又开始眼馋了。

    “可你刚刚才吃了那么多东西,能行么?”不是他买不起,只是他当心把她给撑坏了。

    “那咱们买回家,等消化了再吃好吧?”拉着谈逸泽的衣袖,她耷拉着脑袋的样子实在有些可人。

    “好了,我现在就过去给你买,不过说好了一定要等肚子里的东西都给消化了才能吃……”

    看着顾念兮点头如捣蒜,谈逸泽揉了揉她的长发之后,便朝着路边摊走了去。

    而被留在原地的顾念兮,只是笑着看着谈逸泽在边上给自己掏钱买东西的背影,一个劲儿个的傻笑。

    谈逸泽总共摸出了一个钱包,还有几百块钱。

    钱包是顾念兮的,上面还绣着一只卡通熊。里头,装着顾念兮的身份证,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证件。

    因为刚刚出门的时候顾念兮自己身上没有口袋,所以只能由放在他那边。

    但谈逸泽正没有想到,就在自己买完了香蕉,即将付账的时候,一辆黑色的摩托车一溜烟的从谈逸泽的边上闪过。

    带着黑色头盔的男人,突然就向谈逸泽拿着钱的手上摸去……

    ------题外话------

    大年三十,还是万更的我,求表扬,求鼓励,求支持~

    各种求~!

    嗷嗷~!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