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484章 鱼儿要上钩vs顾念兮摔倒

    眼看着这一幕,顾念兮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

    没有多想,她突然就朝着谈逸泽所在的方向冲了过去,还一边喊着:“谈逸泽,小心!”

    谈逸泽其实早已察觉到身边有什么人的眼神不善,准备等人心动再做反击,却因为听到后面顾念兮跑过来的声响,突然分了神。

    因为她知道,现在的顾念兮肚子里还有孩子。

    这么跑过来,一个不小心发生了什么危险,该怎么办?

    而就在这个时候,小贼看准了谈逸泽慌乱的嘶吼,就朝着他的手上一摸,打算倦了钱财就跑路。

    却不想,就在他以为自己摸到了东西,就要得手的时候,谈逸泽的手竟然直接就拽住了手上的钱包和钱。

    那反应速度和掌心的力道,实在让一个惯犯小贼都诧异。

    他飞车抢夺了那么多次,还真的没有看到有什么人能那么快反映过来,甚至还准备从他的掌心里将东西给要回去的!

    在抬头看的时候,小贼发现这男人的鹰隼已经对准了他。

    那犀利的眸色,仿佛能划开任何空间的利刃般,直朝着他的胸口扑来。

    让他感觉到,今儿个想要成功,估计不妙。

    再者,也是通过那个男人犀利的鹰隼,小贼察觉到,这个男人估计不是一般人。

    如此迅速的反映,还有如此犀利的眸色,这样的男人岂会是寻常人?

    但眼下,他的手已经拽住了东西,让这小贼松手是不可能的。

    而且光是看着谈逸泽手上的那叠一百块,估计就有好几千。

    这要是抢得成功,可比他们去街上抢劫那些金银财物来的好。

    至少,那些得来的赃物不用再去那些首饰店用超低价格嚣张,也省得将来有麻烦。

    正因为那叠红色的刺激,让小贼的眼里闪现了一抹疯狂。

    他要得到这钱!

    可谈逸泽在看到他的这个反映的时候,却是薄唇轻勾!

    他奶奶个熊!

    老子长这么大,还真的没有见到有什么小贼敢动土动到他谈逸泽的头顶上来。

    这人,显然是活得不耐烦的行为!

    动作简单干净的抽甩,谈逸泽准备将这个人从车子上拽下来,顺便将他绳之于法。连他谈逸泽的面前都敢作案,这小贼实在是太过猖狂了,要是这样放纵下去,那还了得?

    且不说别的,这是在岳父大人的管辖区域内,要是任由这样类似的事情发生的话,那对社会肯定会造成一定影响的!

    谈逸泽使力的时候,小贼明显也感觉到谈逸泽正在将他往回拽。

    这气力,让他越发感觉不妙。

    看样子,今天他小飞还真的遇到对手了!

    这还是他当职业小偷一年来,遇到的最强大的对手。

    他打算松手,抢不成就算了。

    下次再来过,也比现在就进了局子里蹲着好。

    可就在小贼想要松手的时候,旁边突然传来一个女音:

    “谈逸泽,小心!”

    此时,顾念兮已经冲了过来。

    正因为察觉到这个女人的靠近,谈逸泽的眼神出现了变化,甚至连他手上的力道也松了些。

    而就在这个时候,旁边这名小贼也在察觉到了这位靠近的女同志对于这个男人的影响之后,立马加大了手上的力道,直接就从谈逸泽的手上拽着。

    谈逸泽回神的时候,打算将这东西从小贼的手上拽回来,已经为时已晚。

    因为那该死的狡猾小贼,竟然意识到顾念兮对谈逸泽有影响之后,在拿完了东西之后还狠狠的往顾念兮的脚上一踢,准备将顾念兮踹到,转移谈逸泽的注意力。

    那动作干净利落的,连小贼都洋洋自喜。

    “啊……”

    被人踹了一脚膝盖上传来的疼痛,让顾念兮一时间失去了身体平衡。

    而在那一刻,顾念兮感觉整个世界好像都安静了。

    那一刻,她感觉自己的心脏好像要跳出来了!

    寻常人在这个时候肯定会抱着脑袋,防止自己脑袋撞伤。只要脑袋不受损,一般没有什么大问题。

    可顾念兮的手,却是紧紧的抱在了自己的小腹上。

    因为……

    孩子……

    该死的!

    是她疏忽大意了!

    她太担心谈逸泽发生意外了,以至于忘记了现在自己的身体状况。

    那一刻,她的泪落下了。

    因为,她真的好害怕,这一跌会让宝宝和自己分开……

    而那一幕,也好像是一个慢镜头在谈逸泽的脑子里回放似的。

    特别是顾念兮就要栽倒的一瞬间,谈逸泽清楚的看到这个丫头抱住的,并不是自己的脑袋,而是肚子……

    她,用自己的生命在保护着他们两人的孩子。

    那一刻,谈逸泽感觉自己的心脏也停止了跳动。

    不可以!

    他们已经失去了一个孩子,那个孩子已经成为了他谈逸泽这一辈子最大的遗憾了。

    他真的不想再失去这个孩子!

    而顾念兮呢?

    那是他谈逸泽这一辈子唯一想要携手共度此生的女人,若是顾念兮发生意外……

    他不敢想象!

    此刻,谈逸泽已经完全顾不上自己手上的那些东西,松手就快速的朝着顾念兮倒下的那个方向蹦去。

    就在顾念兮就要接触到地面的那一瞬间,一只长臂环在了她的腰身上,将她的身子翻转过来,最后才下降!

    跌倒!

    没有预期中的疼痛。

    本来已经吓得不敢睁开眼的顾念兮,在这个睁开了双眼。

    这一睁眼她才发现,原来谈逸泽直接跳过来,当成了她顾念兮的肉垫子。

    以至于,她倒下去的时候没有感受到任何一点痛意……

    而她刚刚伸手环住自己的肚子,也正好对自己的小腹形成了一个很好的保护,让刚刚的跌倒不至于撞击到肚子。

    只是,身下的谈逸泽……

    他的额头上,不知道是不是跌下来的时候被路面撞到了,额头上出现了一个口子。

    不大,但也不小。

    而且,有鲜红的东西,从里面一滴滴的滑出来。

    “老公!”

    这一刻,看着躺在自己身下的男人,顾念兮突然有些后怕。

    她真的担心,他再也不睁开眼睛看她。

    “老公,你没事吧?”

    谈逸泽只是被撞的脑袋有些晕乎,再度睁眼的时候发现顾念兮急的眼泪都要掉了。

    可一回想到刚刚那一幕,谈逸泽现在还心有余悸。

    顾不得自己额头上碰出了一个口子,他坐起来就立马伸手将顾念兮护在自己的怀中,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她:“兮兮,没事吧?是不是很难受?哪里不舒服,告诉我!”

    天知道,刚刚亲眼目睹那该死的小贼竟然朝着顾念兮伸脚的时候,谈逸泽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像是被人揪出来似的。

    “我没有不舒服!”

    有他在身边,有他用自己的生命为她保驾护航,她怎么有事呢?

    而就在谈逸泽和顾念兮两个人坐在地面上检查对方的伤势的时候,那个刚刚抢走了他们东西的小贼,还得意洋洋的朝着谈逸泽他们挥舞着手上得来的“战利品”,之后这小贼才加大了油门,消失在街角的路口。

    “老公,我的身份证和护照,还有咱们宝宝的出生证明都在那个小熊袋子里,怎么办?”这些证件,其实是这次坐飞机的时候用的。

    本来顾念兮今天带着这个袋子是想着,要不要趁着今天出来一趟,顺便订回去的机票。

    虽然现在她还没有答应让谈逸泽成功“晋级”,但谈老爷子都担心的追过来了,顾念兮又怎么敢让这么大年纪的谈老爷子继续为他们一家三口操心?

    所以,她想先订飞机票,等过两天就和谈逸泽他们一起回到A城去。

    但没有想到,东西带出来,竟然都被抢走了!

    这可该怎么办才好?

    这些证件要是挂失的话,处理起来肯定也是一件麻烦事情。

    如果全部挂失的话,那要回到A城可就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

    可谈逸泽明显不担心这些,看着顾念兮盯着那小贼离去的方向,他说:“没事。那玩意我负责给你追回来就是了!”

    在他谈逸泽面前耍威风,这事情还是头一次碰到。

    但要是这人被他谈逸泽逮到的话,肯定不仅仅只是一个抢劫他人财产,危害治安安全罪那么简单了。

    想到那人刚刚踹向顾念兮的那一脚,谈逸泽的黑眸一寒……

    “老公,你的头流血了。”

    顾念兮看到那鲜红顺着谈逸泽那张刚毅的脸滑下来的时候,眉心紧蹙成一团。

    “我们上医院去吧。”

    说着这话,顾念兮便打算去拉谈逸泽的手。

    想要拉着这个男人,让他站起来。

    可自己的叫一个使劲,她原本就被吓得惨白的小脸,顿时又透明了几分。

    这样的颜色,让谈逸泽心里直抽抽。

    “兮兮怎么了?”

    “老公,我的腿好痛……”

    那种痛,蚀骨的痛。

    刚刚是因为被吓到,暂时还没有感觉到什么。

    可这脚刚刚一使劲儿,顾念兮这才发现这脚上钻骨的疼。

    泪,一下子又滑落了。

    第一次,顾念兮发觉她真的没有女汉子的气息。

    这样一丁点的痛,竟然让自己哭了。而且,还是当着谈逸泽的面。

    她觉得,自己今天是丢人丢到了姥姥家了。

    竟然先后就当着谈逸泽哭了这么两次。

    而谈逸泽压根就没有顾念兮想的那么多。

    看到这丫头竟然疼得哭了,

    他这下也顾不上自己额头上的伤口了,连忙站起来就将顾念兮打横抱起。

    “兮兮,忍着。我现在就送你上医院去!”

    说着,谈逸泽出发了。

    还好,刚刚的水果摊阿姨也看到了他们两人的样子,过来给他们帮忙。

    知道谈逸泽刚刚被抢,身上也没有钱,所以她直接给他们两人拦了车,还先拿了一百块给谈逸泽先垫着。

    知道这水果摊阿姨是个好心肠,但此刻谈逸泽压根就没有什么心思去道谢,他只想确定顾念兮没事……

    就这样,谈逸泽买香蕉买不成,直接风风火火的带着顾念兮往医院去了!

    ——分割线——

    而同一时间段的A城,明朗集团已经到了下班点。

    此时,夕阳已经快要落山,天边一团团的火烧云,极为漂亮壮观。

    A城不像是d市,夏季也没有那么的燥热。

    特别是晚上,凉风阵阵,极为舒服。

    所以,在这样的傍晚,有不少开始走出明朗大厦的员工,已经开始打电话,准备着找自己的恋人出外游玩,也有不少的员工会约上三两个好友,到周围的咖啡厅小聚。

    然而在这样的氛围下,明朗集团大厦49层的策划部里,有一名女员工还正为自己的企划奋斗着。

    她还是今年的应届毕业生,刚刚通过明朗集团的招聘会,来到这策划部。

    现在,还是明朗集团策划部的一名实习员工。

    正因为是实习员工,所以在这个策划部里,她都是被随便调用的那一个。

    例如今天公司接下了一个企划,而这企划是明显吃力不讨好的那种,于是部长就将这个策划给了她了。

    说是希望通过这一次锻炼她的能力,实际上不过是将这个不被看好的策划给解决罢了。

    她是一名实习员工,做不好最多到时候所有的过错都推到她一个人的身上就是了,要是做的好就全部门的人都跟着沾光。

    但这初来乍到的就让她一个人完成这样一个企划,对于实习员工来说还真的是不小的挑战。

    很多问题,她现在还没有摸出个门路来,这真的很难办。

    所以,这难免让这名女员工对自己的主管抱有一些不满。

    但为了想要正是成为这个公司的员工,她还是努力的奋战着。

    只是当她正奋战着这些的时候,她的手机不时的响起。

    看着那在桌子上直吵的手机,女人的脸上垮了。

    看着手机屏幕上的显示,女人知道那是她的男友。

    他们最近刚刚交往,现在正是两人该歪腻在一起的时候。

    男友这个时候打电话给她,估计是想要让她陪着他。

    在这个时候,女人当然也希望陪在这个男人的身边。

    可现在这份企划加急,到底该怎么取舍才好呢?

    看着这手机第三次传出声响,女人最终有了决定。

    将手机收回到自己的口袋之后,女人将自己还没有搞定的企划收拾好,放成一叠抱着便打算走出办公室。

    既然在这边完成不了的话,那就带回家处理吧。公司也没有一条明文规定,不能将这些东西带走的。

    可就在女人抱着这一大叠东西走出办公室的时候,这门口正好有一个人在这里鬼鬼祟祟的。

    见到这女人抱着几分企划出来,那个人儿突然间就伸出脚,对着那个走出来的女人一绊。

    而自己,则开始朝着左边歪倒了过去。同时,还发出了一个惊叹声:

    “啊……”

    “对不起,我刚刚没有看到你站在这里!”

    毕竟是新人,在公司里头各处都是小心翼翼的。就连对在这部分出现的陌生人,也没有感觉到任何的不妥,只是一个劲儿的道歉。

    “没事没事,是我不好,刚刚撞到了你……”

    霍思雨假意揉着自己那只瘸了的腿,嘴角半带着嘲讽。

    只是,她霍思雨到底是演技派的。

    这样涉世未深的小员工,又哪里看得出她的异样?

    更别说,看清楚她脸上的情绪到底是为何。

    “我帮你把这些东西都给捡好吧。”察觉到这个小员工真的如她预料的那般没有感觉到任何异常之后,霍思雨的视线落在了她刚刚绊倒了那个女人之后,她掉落了一整地的文件。

    而且,霍思雨简单利落一扫这些文件,便从中看到了明朗集团在这个秋季和宋亚集团的另一个合作案。

    那份文件正好摊开着,让霍思雨一眼就能看到这些文件上面到底都在些什么东西。

    女人貌似也在赶时间,没有阻止霍思雨的好意。

    而就在这个时候,霍思雨便先于一步将她地上的文件收拾着。

    在收拾到最后的时候,霍思雨指着这份宋亚集团的合作案里面的某个数值说:“小姐,这个熟貌似有很大的出入,我觉得你最好再检查一下比较好!”

    霍思雨一句话,让这女员工的眼里有了差异。

    但她不像是在这明朗集团呆的久的人,别人随便的一句便能察觉到这人可能有什么用心。

    她只是低头,看清楚了上面自己刚刚利用计算机得出的那个数字之后,又在自己的心里心算了一遍,发现真如霍思雨说的,和实际上有很大的出入。

    明朗集团前段时间传言总裁可能实行裁员计划,所以策划部的人对于她这个实习员工都不打待见。

    这个社会,就是这样的现实,弱肉强食!

    再有,他们这些老员工也不待见,有一个新人一过来就将自己的位置给挤掉。

    所以她进入明朗集团之后,还真的没有得到过什么老员工的指引。

    如今,霍思雨用这样的一种方式出现在她的面前,顿时,她对霍思雨的佩服已经不只是一点点可以形容的了。

    “真的和实际数据有很大的出入,还真的多谢前辈的指导!”

    那女人捡好了自己的那些文件之后,对着霍思雨一个劲的感谢着。

    只是要是换成是以前,她霍思雨自然能顺理成章的应承下这个“前辈”的称呼了。

    可现在……

    霍思雨扫了一眼她面前的那些文件,嘴角又是一个讥讽弧度:

    “我哪里称得上是前辈……”

    “你还是喊我雨姐就行了!”

    霍思雨揉着自己那条发疼的腿。

    刚刚本来只是假意跌倒一下,没想到这脚竟然还真的疼了。

    “雨姐也是明朗的员工吧?”女人貌似没有察觉到霍思雨脸上的那些异样,只是笑着和霍思雨打招呼。

    看着霍思雨揉着自己腿的样子,她还以为是自己刚刚撞的。

    所以,这一边拿起文件的时候,她还一边将霍思雨给扶着站了起来。

    按照她看来,要不是这明朗集团的员工的话,还真的很难在这个下班的时间进入明朗集团。

    只不过,霍思雨身上并没有穿着公司发配下来的制服,让她压根看不出霍思雨现在在明朗集团担任什么职位。

    “也算是吧!”

    “那雨姐是什么部门的?”

    “如果我说我是清洁部的,你相信么……”看涉世未深的丫头片子在她面前毫无心机的和她打招呼的样子,霍思雨只是在心里冷笑。

    在这个世界上,要是没有点小伎俩的话,只等着弱肉强食。

    而眼下,她霍思雨只是想着该怎么将面前的这只小绵羊给吞进去。

    “雨姐,你怎么可能是清洁工呢?你是说笑的吧?”

    问出这话的时候,那女人的脸上还有着笑容。

    可看着半天霍思雨都没有回应她的样子,她倒是猜出霍思雨还真的不像是在跟她开玩笑。

    “雨姐,您该不会真的是清洁部的吧?可以您的能力,我觉得您呆在这个策划部也是绰绰有余的啊?”

    女人还是有些纳闷。

    单从刚刚霍思雨一眼就看出了她某个数值出现了差错的样子看来,她敢肯定这霍思雨的能力绝对不在策划部部长之下。

    只是她就不明白了,像是霍思雨这样有能力的人,怎么会在清洁部工作?

    按道理说,公司清洁部一般都是四五十岁,上了年纪并且没有念过几年书的人呆的地方啊。

    “还不都是,被我这个腿给害的?”

    看着这女人竟然毫无心机的将自己的疑问给问出来的女人,霍思雨心里又是一阵冷笑。

    迟早有一天,你会为你这掏心掏肺的行为,付出该死的代价!

    但脸上,霍思雨还是不动神色的悲凉。

    见这女人将视线落在自己的腿上之后,霍思雨又开始象征性的拖着自己那条瘸了的腿朝前走了几步。

    看到霍思雨那一脚高一脚低的样子,女人瞬间意识到了什么,急忙跟上前去,说到:“对不起雨姐,我不知道您的腿……真的很抱歉,但我不是故意的!”

    涉世未深的小丫头,对这个社会上的人都抱着一颗赤诚之心。所以当看到这个社会上有比较可怜的人,她的心就会放软。

    而霍思雨,正是看穿了这一点。

    成功的在这个实习员工的面前制造了一个弱者的形象,让自己更深入了这个人的心。

    “没事,你又不是故意的!”

    说这话的时候,霍思雨很好的掩饰住自己心里的得意,又是一脸失魂落魄的看向自己的腿:“这样瘸着遭受别人的冷眼,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而简单的一句话,也是最能打动这样涉世未深的丫头片子。

    听着霍思雨那对生活充满无奈的话语,她说:“雨姐……”

    “你也不用觉得歉意了。反正像我这样的人,被人多笑几次也无所谓!”

    “雨姐,我真的没有要笑你的意思。我真的觉得,你比我们部长还有能力,那个数据我估计我部长也不可能一眼就看出什么,可您竟然一下子就看出来了。我觉得,你比谁都有能力担任现在这个职位。”

    一句话说下来,霍思雨刚刚自嘲的小脸上竟然出现了笑意。

    “谢谢你,自从我的身体发生变故来,你还是第一个这样鼓励我的人。这样吧,我也认了你这个妹妹,以后你有什么事情搞不定,就让我来帮助你吧。”

    说这话的时候,霍思雨拉起了他的手儿。

    就像是一个知心大姐似的,轻拍着她的手背。

    这毕竟不是霍思雨第一次出演知心好姐妹的这个角色,想当初,她在苏悠悠和顾念兮的面前,都扮演这个角色好几年了。

    像顾念兮那样聪明的人都没有能识破她,如今这样的小丫头,又怎么可能是她的对手。

    不出霍思雨的预料,一听到她要拿她当成姐妹,小丫头笑的不知道有多开心了。

    “谢谢雨姐。”

    “对了,你现在是不是负责明朗集团和宋亚集团的那个秋季企划?”

    “雨姐知道这个企划?”

    “我不就是刚刚看到你的那份文件么?你要是搞不定的话,也可以来问我,其实我以前在这方面有很多的经验,只不过现在这些都因为我的腿,作废了!若是你不嫌弃,我……”

    霍思雨还想要说些什么。

    可刚刚踏出校园的女生,哪有见过什么人用如此卑微的语气说话,连开口要帮助别人都是这样卑微的语调,仗义的心立马膨胀了起来。

    “雨姐,您别说傻话。我怎么会嫌弃?我感谢你都来不及了。”

    “要不这样吧,今天你我姐妹相识一场,我就帮了你这个企划,怎么样?”霍思雨的眼神里,有着笑意。

    看着,就如同一个热心肠的好人。

    可实际上,住在这个热心肠的好人体内的,却是一个罪恶的灵魂。

    “这……”

    她还有些迟疑。

    霍思雨又赶紧补充上:“当然,你要是不放心的话就在这边上看着,我大概就用半个钟头的时间!”

    “雨姐,不是吧。这么大的企划,你就用半个钟头?”

    女孩差异着。

    “这有什么?其实这个企划也不大,不然你们部长也不会将这个拿来给你这个新手尝试。好了,你就在边上看着就行了,我很快就弄好了!”

    在两人的一番决议之下,就在明朗集团的企划部里,霍思雨给这个小女生打造了一个充满智慧,却又因为身体的残缺而得不到世人理解的高尚形象。

    当然,霍思雨看到这个企划的时候,其实也觉得这玩意可以利用当初顾念兮打造下来的那些框架,加以重新排列就行。

    所以,本来预定好要半个钟头的,却只花了二十分钟就搞定了。

    看着新鲜出炉的那个企划,女人感动的热泪盈眶。

    而就在这个时候,她的手机又开始不争气的吵了起来。

    “男朋友要找你?”

    霍思雨看她的样子,便随口一问。

    得到的,是这小女生的满脸羞红,她便猜出,自己的问题*不离十。

    “好了,没事别让男友等急了。我们收拾一下就下去吧!”

    霍思雨说着,已经帮着她将文件都给整理好了。

    “雨姐,真对不住啊,今天本来您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我应该好好感谢你的才对。可没有办法,我和他是在一个星期前就约好的,这个时候爽约我怕……”

    “没关系,这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下次要是有什么麻烦事情的话,你也可以直接打我的电话找我!好了,今天就先到这里,你赶紧去吧。免得,让男友等急了!”

    “那好,谢谢雨姐了!”

    女孩抱着文件走了。

    而看着女孩离去的背影的霍思雨,却露出了白雪公主后母的表情。

    鱼儿,快上钩了!

    ——分割线——

    “怎么兮儿和小泽去了那么久都没有回来?”

    天色暗下来的时候,殷诗琪在门口念叨着。

    谈家老爷子好不容易到这d市来一趟,殷诗琪也想好好的款待一次。

    不过因为知道顾市长的脾气,不主张铺张浪费,而这一点和谈家老爷子不谋而合。所以,殷诗琪打算在家里买上几个菜就行。

    这会儿,顾市长都已经下班回来,和谈家老爷子在大厅里坐着闲聊。

    聿宝宝这个调皮的小家伙,也在谈老爷子的怀里蹦达了不知道几个钟头了,老爷子仍旧舍不得放开他。

    没有轮到抱孩子的殷诗琪,已经在厨房里准备了好几个菜。

    最后的几道,需要趁热吃,所以她打算等谈逸泽和顾念兮这边回来之后,再开始准备。

    只是,这两人怎么去了这么久?

    等的有些不耐烦的殷诗琪,开始在顾家大宅的门前来回踱步。

    她在嘴里念叨着的时候,正好被顾市长听到了。

    其实顾市长一下班回来,就满屋子找了一遍,没有看到宝贝女儿,现在顾市长有些纳闷。

    但碍于谈老爷子正坐在自己的身边,他也不好老是念叨着。

    而现在殷诗琪同志的一句,让顾市长找到了台阶下。

    于是,他顺理成章的提出:“要不给他们两打电话吧。”

    “对对对,给他们打电话!兮兮现在还怀着孩子,小泽这孩子也真不懂事,大晚上的还带着她瞎跑!”

    谈老爷子附和着,随后又继续逗着怀中的聿宝宝,亲着她胖嘟嘟的小脸颊。

    现在,只要能让他守着他最爱的两个宝贝,让他做什么都成。更别说,是拆自己孙儿的台了。

    而顾印泯一听谈老爷子也赞同自己的意见,心里顿时舒畅了。

    就是,你的孙子就是不懂事!

    还有你这个老头子也不打懂事,同意打电话催着他将我女儿给带回来,就早说嘛!

    当然,这些顾印泯只是在心里头念叨着。

    随后,立马掏出了手机,就往自己女儿的手机上拨。

    只是,一拨顾念兮的电话,铃声竟然是在家里响起的,顾印泯的眉心顿时一皱。

    不知为何,这手机铃声在此刻的顾印泯听来,貌似有种诡异的感觉。

    那感觉,叫顾印泯不安。

    难不成,兮儿出事了?

    “老顾同志,你怎么了?”

    看到顾印泯将手机收起,回到屋子里的殷诗琪还注意到他的眉心皱在一块儿。

    “兮儿没带手机出去!”

    顾印泯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

    乱乱的,好像有什么事情就要发生。

    看到亲家公的脸色不大好,谈老爷子赶紧开口道:“要不,拨小泽的号码吧!兮兮刚刚急着出去,估计也没有顾得上捎手机!”

    “就是,老顾同志你拨一下小泽的手机,估计是兮儿刚刚忘带了手机!”

    和顾印泯相处了那么多年,殷诗琪自然从顾印泯的脸上看出了什么端倪。

    怕他着急起来,在亲家老爷子的面前失了分寸,殷诗琪只能安慰着。

    而顾印泯之后也没有说什么,直接就往谈逸泽的手机上拨去。

    谈逸泽的电话没有时下年轻人那吵吵闹闹的声响,只有简单而单调的提示音。

    只是随着那一声声单调的“嘟嘟嘟”声响的重复,顾印泯眉心处的折痕是越来越明显。

    “爸……”

    不知道在手机铃声重复了多少遍之后,电话那端终于传来了谈逸泽的声音。

    只不过,这样的声音比起寻常那清越的感觉,此刻更多了一种压抑。

    如同猛兽在准备致命一击之前,埋伏着压抑着发出来的声响……

    这感觉,让顾印泯的心脏漏掉了一拍。

    “小泽,你和兮儿什么时候回来。”

    顾印泯有次重点,最主要的他还是要让顾念兮回家。

    只是听着他的话之后,谈逸泽那边无端的沉默了。

    “我问你,是不是兮儿有什么事情?”

    或许是受不了沉默的考验,顾印泯开始暴躁了。

    看着顾印泯同志突然咆哮起来,殷诗琪也开始慌了。

    按照她对顾市长的了解,他并不是那么冲动的人。

    唯有在顾念兮的事情上,他会变成这样。

    难不成,兮儿真的出事了?

    想到这,殷诗琪的脸色也变得有些苍白。

    刚刚手上还拿着几个葱花的手,这会儿也丢开了。

    女儿有事,还吃个屁啊吃!

    而谈老爷子也看到这亲家紧张成这个样子,连忙抱着聿宝宝凑上前。

    布满着细碎纹路的眼睛,也跟着微眯了起来。

    “爸,兮兮现在在医院!”

    其实,刚刚来到医院的时候,顾念兮被推入急诊室之前就和他说了,不到万不得已不要惊动家里头的人。

    可没想到,她这一进去,大半个钟头都没有出来。

    这漫长的等待,几乎就要耗尽谈逸泽的耐性。每一秒钟,他的心都如同放在烤架上似的,火急火燎的。

    可等待了那么久,她都没有出来。

    此刻,谈逸泽的双眸早已被猩红所覆盖。

    那狰狞的感觉,就像是恨不得吞噬这个世界上的一切。

    而同样和谈逸泽陷入僵局,心脏备受煎熬的,还有刚刚接到消息的顾印泯。

    一听到谈逸泽的那些话,本来还坐在沙发上的顾印泯立马占了起来:“你说什么?兮儿现在怎么会在医院?马上将医院的地址告诉我!”

    顾印泯的咆哮声,充彻着整个顾家大宅。

    连带着,让身边的几个人都震惊的盯着他。

    殷诗琪毕竟是个女人,一听到女儿现在住院了,当即脚一软。

    要不是刘嫂在边上搀扶着,她怕是已经跌倒了。

    “怎么会这样?刚刚那丫头还好好的吵着要去吃汉堡的,怎么一会儿的功夫就去医院了?”

    老一辈的人,一觉得去医院应该是出了什么大事。

    现在的殷诗琪,就是这样的感觉。谈老爷子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顿时心里拔凉拔凉的。而本来还在他怀中玩闹的聿宝宝,也不知道是不是听懂了大人之间的对话,本来还满是笑容的样子,现在竟然一点一点的扁嘴,呜咽了起来。

    “乖乖乖,没事的。太爷爷一会儿就带你去找妈妈?别哭啊,我的小乖乖!”

    谈老爷子也是着实担心。

    这顾念兮好不容易才安好的胎,怎么又弄进了医院?

    难不成这孩子……

    他不敢想下去。

    心里投虽然着急万分,但他不可能像是聿宝宝这个小不点一样,一不开心就哭吧?

    所以,他在安慰着孩子的过程中,也听着顾印泯那边的声响。

    “好的,我马上就过去!”

    顾印泯和谈逸泽的对话也没有多少的废话,这一会儿不到的功夫,顾印泯已经放下了手机,拿起了车钥匙,急匆匆的就往顾家大宅门外走去。

    殷诗琪此刻也顾不上其他,立马跟着自己的丈夫身后而去。

    一边还问着:“老顾,我的兮儿怎么了?”

    “据说是遇上飞车抢夺了。兮儿进了急诊室,到现在都还没有出来!”这一听,殷诗琪已经满脸是泪。

    “都怪我,她刚刚喊着要吃汉堡,要是我强行拦下就不会有这样的事情了。兮儿,我的兮儿……”

    她和顾印泯就只有这么个女儿。

    寻常虽然嘴上总是念叨着兮兮和她爸亲,念叨着自己是个后妈,但当母亲的哪有不爱自己的孩子的?

    这一听到兮兮进了急诊室那么久都没有出来,泪水一下子就掉落了。

    “好了,先别哭了。我们赶紧过去……”

    若是换成寻常,顾印泯也会停下来好好的安慰殷诗琪一趟。可眼下的情况,他只能迅速的拉开了车门,将殷诗琪给塞进去。

    而他自己也紧跟着上了车。

    没发动引擎之前,谈老爷子抱着聿宝宝也跟着推开了车子后面的门,直接坐了进去。

    “刘嫂,你在这边看着。我们去去就来。”

    “好,老爷子。我在家里等着,兮兮要是出来了,你给我打个电话!”

    吩咐一趟之后,顾市长车子已经发动了。眼下让老爷子下车肯定不是明智之举,因为他们都担心着同一个女人。

    三个大人心照不宣,只是盼着能快一点到医院,确认顾念兮安好。

    唯有聿宝宝,一路呜咽……

    ——分割线——

    当这车子在路上飞驰的时候,市立医院的急诊室内,女人还清醒着。

    看着医生正在给自己做B超,顾念兮问道:“医生,我肚子里的孩子没事吧?”

    “因为刚刚惊吓到,所以肚子里的孩子有轻微的流产征兆。不过卧床两三天休息就会好了,您无需太过担心!”

    说这话的,是给顾念兮做了B超的医生。

    “那就好!”

    听到只需卧床休息,顾念兮松了一口气。

    不说别的,现在只要让她能够保住这个孩子,别说是卧床两三天,就是怀着他的十个月都躺床上,顾念兮都愿意。

    “很紧张?第一次当妈妈么?”

    看顾念兮的样子,医生也觉得很温馨。

    其实病人送来的时候,他们也大致了解到了她今天为什么会被送进来。

    怀着身孕被飞车抢夺,估计很少有孕妇能保住孩子。

    所以,在帮着顾念兮检查到这个孩子还算安好的时候,所有的人都松了一口气。知道现在顾念兮难免还心有余悸,所有的医生护士都放慢了一些,随口和顾念兮聊上几句,缓解她的过分紧张的心情。

    “不是,这是我的第二个宝宝。”

    “哟,你这么年轻,都已经是第二个宝宝了呀?”

    在边上帮忙的护士说着。

    此时,顾念兮的腿部拍出来的x光照也被送来。

    看着顾念兮的腿部呈现在x光上的样子,那个医生皱了皱眉。

    “你这腿部是没有骨折的现象。不过总共有两处地方脱臼,这要折腾回到原位,估计会很疼。可你现在还是个孕妇……”不能动用麻醉针,还有流产症状,这医生都替她感到担心了。

    “医生,我没事。只要你们能帮我保住孩子,我可以坚持不用麻醉药!”

    不就是把脱臼的部位给放回到原位置上么?

    顾念兮觉得,比起让她没有了宝宝,这点儿痛楚算什么?

    “那好,只要你有信心,我们现在就开始处理!毕竟这脱臼,先一分钟弄回去,也先一分钟不用忍受这样的痛!”

    虽然说现在顾念兮还能和他们聊天说话,但你光是看着她额头上不时冒出的汗水就可以猜得出,她现在究竟在忍受着怎样的非人折磨。

    这也让,医生和护士都对顾念兮这个孕妇莫然起敬的原因。

    这就是伟大的母爱。

    为了自己的孩子,不管承受着怎样的痛,母亲都脸带笑容……

    ------题外话------

    嗷嗷,大年初一继续万更~!

    求表扬,就鼓励~!

    在此,律儿恭祝所有的亲们,在新的一年里事事顺利,平安健康!

    最后,还希望大家在新的一年里,能够继续支持我们的兮兮和苏小妞~!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