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486章 为你和孩子负责vs来访的人

    等今天的记忆被唤起的时候,顾念兮急忙捂着自己的小腹就要坐起来。

    好在谈逸泽都注视着她,一见到她这会儿捂着自己的肚子坐起来,谈逸泽立马上前,扶住了她的身子:“没事呢,孩子还在你的肚子里。你现在可不能坐起来,医生说这两天最好都安静的呆在床上。”

    知道他躺的太久可能有些不舒服,谈逸泽给她揉了揉后边的那个枕头,这才让她靠上去:“来,这样可能舒服一点!”

    “还好,孩子没事!不然,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原谅自己!”

    靠在枕头上,顾念兮的视线落在自己的小腹上。手,轻轻的覆盖在上头。

    但这样,貌似安全感还不够。

    顾念兮还抓着谈逸泽的大掌,将他的也给覆盖在上面。

    “老公,很神奇吧。前几天摸着肚子还没有什么感觉,最近一阵子她总是鼓鼓的。再过不久,估计就会跟宝宝一样,老是闹着要吃东西。”

    她拉着谈逸泽的手覆盖在自己肚子上,一边笑着说:“要是将来又是跟男宝宝的话,估计还跟我们谈聿一样,讨人喜欢!”

    “宝宝,真希望你能平安度过此关!”

    “宝宝,都是妈妈不好。你爸爸的能力那么好,我却总在身边碍手碍脚,弄到最后还差一点将你给弄没了……”

    不知道为什么,顾念兮越说情绪越是低落。

    眼泪,忽然间就从眼尾冒出来了。

    而看到她的泪水,谈逸泽顿时慌了。

    伸手就过去,将顾念兮抱进了自己的怀中。

    “傻瓜,你在说什么胡话呢!是我没有保护好你们娘俩才是真的。”帮着顾念兮拭去眼角的泪水,谈逸泽疼惜的哄着。

    “来,你现在的身子还不是很好,不能哭。不然,咱们宝宝就……”

    谈逸泽没敢说下去。

    而顾念兮,已经自动自觉的停止了哭泣。

    不管事情再大,现在一切都在宝宝的面前化成了云烟。

    “老公,我好饿。我想吃东西……”

    其实,不是肚子里头饿,而是她觉得都已经这么长时间没有进食,就算自己的身体扛得住,肚子里的那个肯定扛不住。

    “想吃东西是吗?妈今晚上给你带了很多东西过来,本来还想等你醒来之后,看看你再回去的。不过我看爸和妈今天都受惊了,就让他们先回去了。宝宝粘着爷爷,爷爷不回去他也不肯回去,所以我也让他们都回去了。你不会怪我吧?”

    他们几个人里头,聿宝宝跟老爷子最熟。

    再说,也只有老爷子会让他无法无天的揪着胡子玩。

    这样的太爷爷,宝宝怎么可能不喜欢?

    今儿见到谈老爷子,聿宝宝索性一直都挂在他身上了。

    刚刚老爷子想要让他跟殷诗琪先回去的时候,小家伙还闹起脾气来了。

    本来倔强的和他谈逸泽一样,是牛都拉不回来的谈老爷子,就是舍不得看着金孙孙掉泪珠儿的样子,只能抱着他回去了。

    说这话的时候,谈逸泽已经下床,在边上找来了保温瓶。

    里面,有些热粥。

    至于其他的几个盒子,则装着一些开胃小菜。

    没有顾念兮这两天最爱的牛肉粒。

    “不会,夸你还来不及呢!我妈的身体一直都不是很好,我爸明天估计还要忙的两头跑,今晚上要是没有好好睡觉的话,两人都撑不住!再说了,爷爷的身体近些年也不是很好,怎么能让他熬夜?”

    接过谈逸泽递来的那些东西,顾念兮往里头瞅了瞅,发现里面没有放川味牛肉粒,她的眉心一皱。

    “怎么就这些?”

    说着,她吧唧着唇儿。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受惊过度,现在她的嘴里头没有什么味道。

    实在想吃些什么有味道的东西,让自己有些食欲。

    可没想到,今儿个殷诗琪送来的东西里头,都是些清淡的。

    连一点辣椒,都没有见到。

    “川味牛肉粒本来也带过来了,不过医生说你这两天还是清淡饮食,这样对你和孩子都好!”

    说着,谈逸泽将几样小菜都放在自己放在顾念兮面前的那个小桌子上。

    “那好吧!”

    本来还想念叨着要吃上一口牛肉粒的,但听到谈逸泽这么说之后,顾念兮打消了现在的念头。

    伸手,她想要从谈逸泽的手上接过勺子,却不想谈逸泽始终紧握着。

    “我喂你!”

    “我自己吃!你也应该没有吃东西吧,一起吃吧。”她知道,他一直都在担心她顾念兮。

    这样的他,又怎么可能会在她昏睡着的时候一个人吃东西?

    所以,顾念兮骤定这个男人现在也没有吃什么东西。

    可谈逸泽仍旧不肯松开勺子,只是说了:

    “乖……好好吃饭就行。”

    只要看到你平平安安的,比吃什么东西都能让我有力气。

    看到这双黑眸子里的坚持,顾念兮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

    随后,谈逸泽送来的那一口粥,被她张口给吞进去了。

    不是她矫情,而是她知道,这男人现在只是想看着她安安静静的呆在自己的面前而已。

    除此之外,别无其他。

    “还要吃点什么东西吗?这边有一些炒黄瓜,妈说你今天嚷嚷着想吃的!”

    “嗯,来点……”

    这顿饭,就在简单的交流下结束了。

    只是正在吃饭的两人并不知道,其实在他们吃饭的时候,这病房外一直都站着一个人。

    此人,便是他们以为已经回了家,现如今又折了回来的顾印泯。

    本来,他是打算直接进去,看看醒来的女儿的。

    却不想,看到这样温馨的一幕之后,竟然有些舍不得打搅。

    看着谈逸泽有些笨手笨脚,却各种小心翼翼的给顾念兮喂粥的样子,顾印泯的心里也颇有感触。

    看来,他的宝贝女儿还真的找到了值得托付终身的人……

    ——分割线——

    “嗯,我已经调查到了那个人的车牌号,现在就麻烦你们配合一下,将这个车子的主人还有一些其他的资料都给我调出来,我有急用!”

    顾念兮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谈逸泽仍旧在打电话。

    不过这一次,谈逸泽的声音并不大。

    而是,压抑着。

    像是,害怕过大的声响,会吵到她睡觉一样。

    只是,对于昨天睡了大半天的顾念兮来说,现在她的脑子清醒的很。

    但知道谈逸泽在打电话,所以她也没有直接掀开被子起来,而是窝在被窝里,悄悄的听着谈逸泽都在说些什么。

    “好,记得如果找到人的话,第一时间通知我!”

    “嗯,董局这个人情我是记下了。以后有什么需要,董局只需要一通电话就是了!”

    谈逸泽的这话,听起来是没有什么。

    但实际上,时下最有实力的军官应承下这么一句,你知道对你的仕途有多大的帮助?

    可别说,以前也有不少人都盯着这样的机会,让谈逸泽亲口应承一句。

    可没有办法,这个男人向来雷风厉行。

    其他的人,压根他就没有看在眼里。

    这些人,每一次都跟一头发热的苍蝇一样围着他转,最终还不是照样散去?

    谁让这个男人,他丫的就是一个无缝的蛋蛋?

    谈逸泽在这条道上走了多少年,就有多少万人挤破了脑袋想要和这位爷有些交情。

    但大多数的人,都是屡屡吃瘪。

    有些吃了憋之后,就会记得这个男人压根不对这样的事情上心,可有的人永远都记不住。

    屡战屡败,屡败屡站。

    这样没有硝烟的战役,顾念兮都在这个男人的身边看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但她从来,都没有见到过她家谈参谋长答应过谁!

    可这次……

    想到谈逸泽刚刚说的那一番话,顾念兮在心里琢磨着。

    难不成,这谈参谋长今天大动干戈的,是因为她顾念兮?

    想到这种可能的时候,顾念兮一个机灵就在被窝里打了个哆嗦。

    而这样一个不大不小的动静,正好引起了正在打电话的男人的注意。

    “那董局,有消息再联系。我现在还有点事情……”

    将电话给挂断之后,男人便大步走向了顾念兮的病床边。

    “兮兮,醒了吗?”

    他的声音,在她的头顶上响起。

    这个时候的顾念兮,其实脑袋还藏在被窝里。

    但不知道为什么,谈逸泽的声音就好像有一股气奇特的穿透力,让她的心里头有些发麻。

    最终,她还是不得不掀开了被子,露出脑袋。

    “嗯,醒了!”他已经看出来了,难道她还要继续在他的面前装不成?

    那岂不是跟跳梁的小丑没啥区别?

    “怎么了,一大早心情就好像不是很好?”看着她钻出被窝的那个脑袋,头发乱糟糟的。

    谈逸泽一个没有忍住,就直接上前揉着她的头发。

    “……”顾念兮没有说话,也没有抬头看向谈逸泽。

    她耷拉着脑袋,像是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谈逸泽看到她这个样子,便坐在她的身边,将她的身子揽到自己的怀中,让她靠在自己的肩头上:“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了?”

    “没有!”

    “那是怎么了?”他仍旧揽着她的肩膀,黑瞳直勾勾的盯着她看。

    他的眼瞳,不是你寻常看到的那种黑色的眼瞳,而是一种黑的几乎看不到里面的瞳孔的黑瞳。

    这样的眼眸,如同镶嵌在白玉中的墨玉,美不胜收。

    只是明明是这样黑不见底的眸色,但盯着你看的时候,却有种你已经被看穿的感觉。

    而现在,顾念兮就是这样的感觉。

    貌似,谈逸泽已经看穿了她的想法,也看透了她刚刚装睡的伎俩。

    如今,他不直接揭穿了她,不过是等着她自己说出来。

    最终,顾念兮拗不过那个男人眼瞳里的穿透力,道:

    “老公,你是不是为了我的事情,去请人帮忙?”

    说完这句话的时候,顾念兮能够清楚的感觉到,放在自己肩头上的那只手,明显一僵。

    这很明显,是顾念兮戳中了某些事情的真相,他才会有的举动。

    只不过,这样的僵硬也是一瞬间的功夫。

    很快,谈逸泽又恢复了之前搂着她的肩头的时候轻手轻脚的样子。

    “这没有什么,你现在的主要任务是照顾好你自己,还有你肚子里的这个!”

    说这话的时候,谈逸泽的掌心贴上了顾念兮有些微凸的小腹。

    现在,胎儿已经成型了。

    每次摸着顾念兮的小腹的时候,他都有种很奇妙的感觉。

    所以,他贪恋的在她的小腹上多摩挲了几下。

    可听到谈逸泽的这句话的顾念兮,却在这个时候拉住了谈逸泽的掌心,说道:“老公……”

    “你谈逸泽从来不是个会为自己的事情去找那些人的人!”谈逸泽想要逃开她的手,但她的掌心一用力,便牢牢的抓住了他企图逃窜的手。

    换句话其实也可以说,谈逸泽知道她现在不能有太大的动作,担心自己要是强行挣脱的话,难免会伤害她,所以才任由着她拉着自己的手。

    但任由她拉着自己的手,并不意味着他就不能避开她。

    你看现在,谈逸泽的身体以一种别扭的方式呆在顾念兮的身边,就知道了。

    他的手是揽着顾念兮的肩头,但他的脑袋却看向一侧的窗外,而没有看顾念兮。

    许是知道这男人现在压根不想和自己谈论这个话题,顾念兮只能无奈的轻叹着:

    “谈逸泽,你不是那样的人。我也不希望,你为我变成那样的人。你谈逸泽有你的骄傲,你不应该被这样的事情束缚着,所以我希望你无论在做事情前,都要好好的想一想!”

    说完最后一个字,顾念兮松开了自己拉着谈逸泽的手,慢慢的躺回到床上。

    而谈逸泽在看到顾念兮躺回到床上之后,黑眸里闪过溺宠的怜惜。

    轻手轻脚的将被子再度给她捻好之后,他下了床:“我去给你找些吃的东西!你多睡一会儿!”

    拿着顾印泯市长昨晚上临走前塞给他的几百块塞进口袋之后,谈逸泽这才转身朝着病房门口走去。

    昨天他和顾念兮的钱都被偷了。

    之后顾念兮住院,他也没有时间回去拿钱。

    而在医院,你永远也想不到你接下来哪里需要钱。

    所以,顾印泯给他钱的时候,谈逸泽也没有多矜持就收下了。

    只是走到了病房门口的时候,谈逸泽又好像想起了什么,脚步一顿。

    “兮兮,我知道你一定是觉得我现在这么做有点违背常理。可你要想想,你还怀着身孕呢。而我却在眼皮底下,亲眼看着那个该死的对你伸出了脚,那个时候我感觉,我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我忘不了,我也不可能放那样一个抢劫不成还直接伤害孕妇的人逍遥法外。所以请你体谅我一下……”

    “还有兮兮,你放心好了。不管做什么事情,我都会小心谨慎,为自己负责,也为你和孩子们负责……”

    一番话说完,谈逸泽头也不回的走了。

    而顾念兮也傻乎乎的盯着谈逸泽离去反锁上的那扇门发呆……

    ——分割线——

    “伯父伯母,早上好。兮丫头还没有起来吗?”楚东篱大清早就过来了,手上还提着一大堆今天一大早在市场里买来的牛肉。

    前几天听顾家的人说,顾念兮现在非常喜欢辣味牛肉。

    所以,他也赶了个大早,买了一些过来。

    至于辣椒,前段时间在市局工作的一个同事老家正好是四川的。听闻顾念兮喜欢吃辣味之后,楚东篱就特意让那人在老家给快递了一些辣椒过来。

    用这些做出来的辣味牛肉粒,楚东篱相信绝对可口。

    其实本来是打算昨儿个下午送来的,可没有想到市局那边突然有些事情给耽搁了,只能大早上买来。

    不过进了顾家大门,楚东篱并没有发现顾念兮的身影。

    “哟,东篱来了!”

    此时,殷诗琪正好在厨房里忙活着。

    她准备了一些白粥,还有一些清淡的小菜,准备给顾念兮送去。

    听到了大厅内传来了声响,便走了出来。

    “嗯,我给兮丫头买了一些东西过来。伯母,伯父是不是已经出发去老城区了?”

    今天老城区有一块大型卖场准备动工,他和顾印泯都需要亲自到场。

    见这会儿过来没有见到顾印泯,楚东篱自然以为他已经出发了。

    “没有,去换一身衣服,一会儿要先给兮儿送些东西过去。”

    “给兮丫头送东西?兮丫头……难道不在家?”

    这丫头好不容易回到d市一趟,不好好在家呆着,上哪儿去?

    “东篱,你还不知道吧?兮儿昨儿个傍晚和小泽出门,遇上了飞车抢夺不说,还被那该死的小贼踹了一脚,现在肚子里的孩子情况还没有稳定,正在住院观察呢!”

    寻常,殷诗琪给人的印象就是温文尔雅,很少会当着别人的面说一些骂人的话。

    可今儿,估计真的被气坏了,所以在楚东篱面前也有些口无遮拦了。

    “飞车抢夺……”

    听到这番话之时,楚东篱手上抓着的那个袋子,突然因为抓不稳而掉落在地。

    而镜片后面的那双眸子,也是掩饰不住的惊慌。

    “兮丫头现在在什么医院?”

    “就在市立医院!”

    “那好,我现在先过去!”此时的他,已经顾不上和殷诗琪说些什么。

    “东篱,东篱……”殷诗琪反映过来的时候,只看到他跑出了谈家大宅的背影。

    而且,任由她怎么喊,楚东篱都像是没有听到似的。

    一溜烟的功夫,殷诗琪便听到隔壁的车库里传来了车子发动的声响……

    看着那被楚东篱随意丢在地上的牛肉,殷诗琪只能无奈的捡起,轻声道:“兮儿,当初你若是选择东篱,会不会比现在过的好一点?”

    ——分割线——

    “苏医生,你今天的脸色很不好,是不是不舒服?”

    今天到医院上班,已经不止一个人这么问她苏悠悠了。

    苏悠悠只能笑道:“没事,我很好。”

    但背地里,却又将昨晚上隔壁那家将音乐开的震耳欲聋,害的她一夜都没有睡好觉的“好邻居”十八代祖宗都给问候了一遍。

    本来,她的隔壁是住着一个退休的老职工。还有她的儿子以及儿媳妇。

    也就是,前段时间看到凌母来到苏悠悠的家门口被苏小妞甩了两个巴掌,不分青红皂白的指责苏小妞的那户人家。

    但这个月,这户人家不知道怎么了,突然就搬走了。

    而房子,很快就被人买了下来。

    是谁买的,苏小妞到目前为止都不知道。

    新搬来的人,每天都神龙见首不见尾的。

    唯有在深夜时候,会将音响开的震耳欲聋,让她一夜无眠。

    连着好几天都没有睡好觉,苏小妞现在的气色能好才怪。

    一路回到办公室,苏小妞的脑子还处于空洞麻木状态。

    只是在这个时候,就有人在她的耳边喊着:“苏医生,院长有请!”

    领导有请,其实就像是小时候上学被老师叫到办公室一样,给人心里拔凉拔凉的感觉,害怕一个不小心被请家长似的。

    可这问题到了苏小妞这里,全然不是问题。

    因为在她苏悠悠的面前,整个医院员工都畏惧景仰的院长大人,却矮了苏悠悠一截?

    为什么?

    一方面,是因为苏悠悠精湛的艺术,已经得到了医学界各路人士的认可。

    另一方面,则是谁人都知道,凌二爷现在是这家医院的大股东,所以连带着他宠爱的苏小妞,也一并成了这院长的宠儿。

    但他们都不知道的是,就在上个月,凌二爷已经正式将自己名下的医院的股份,全都转赠到苏悠悠的名下。

    换句话来说,现在医院的大股东,其实就是苏悠悠。

    只是目前,凌二爷还不希望苏悠悠知道这事情。

    所以连带着唯一知道情况的院长,也只能守口如瓶。

    但他现在对待苏小妞的态度,其实就跟遇到了领导差不多。

    “哟,院长大人找我有什么事情?”

    苏小妞永远都不着调,一推开院长办公室满嘴就开炮。

    院长和凌二爷貌似已经见惯了苏小妞的作风,可这并不代表其他人熟知苏悠悠的德行。

    所以,你可以清楚的看到,当苏悠悠推门而入的时候,除了院长和凌二爷不动声色之外,在办公室里的其他人,都用近乎诧异的眼神盯着她苏悠悠看。

    “哟,开派对呐!”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