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490章 騒溅二爷vs念兮身份不简单

    凌二爷今天下班的时候就急匆匆的往苏小妞的这边赶来,不是为了能肩上苏小妞一面,而是打从今儿个起,他也要住在这个小区了。

    而房子,就在苏小妞原本的屋子的隔壁。

    但凌二爷压根没想要在今天就和苏小妞见上一面,他本是打算等今儿个好好的将这屋子给收拾一下,然后好好睡个觉。第二天等苏小妞要去上班的时候,再出现在苏小妞的面前,算是给她一个惊喜。

    只是,凌二爷怎么也没有想到,他过来的时候竟然碰到今天因为讨论一个手术,推迟了下班时间的苏小妞。

    而更让凌二爷忍受不了的,是苏小妞嘴里唱出来的那些不伦不类的歌词。

    如果不是不想让苏小妞现在发现自己就住在她的隔壁的话,凌二爷觉得自己应该用嘴堵住苏小妞那张一连串开炮的嘴儿。

    一路过来,凌二爷都是躲躲闪闪的。生怕,被苏小妞发现了自己的同时,还一边要努力压抑自己的笑声。

    可苏小妞这个魔女,一直鬼鬼祟祟的跟在他的身后不说,嘴里还振振有词。

    什么“男人要管好自己的大鸟”之类的话!

    都让凌二爷有种想要将这丫头的嘴巴给毁了的冲动。

    这丫头可能不知道,她的身材本来就不错,不用什么话都能勾起男人的占有欲了。

    更别说,这丫头还嘴里嘟囔着这些小黄曲。这要是让别人听了,怕是……

    光是想到这附近住的男人可能不是第一次看到苏小妞这个德行,凌二爷就羡慕妒忌恨。

    所以,他更觉得自己今天决定搬过来当苏悠悠的隔壁,是个正确的决定!

    苏小妞仍旧紧随其后的跟在他的身后,而且身后还不时传来某些怪异的声响。

    最后,让凌二爷失控的,便是苏小妞的那一句:“我平胸,我骄傲,我为祖国省布料!”

    这一刻,凌二爷实在觉得,自己再也忍不下去了。

    “苏小妞,你还真的是爱撒谎。你的胸部哪里平了?哪里为祖国省布料了?浪费布料还差不多!”

    光是想到那两手掌控不了的感觉,凌二爷便能感觉到自己浑身上下的血液都开始朝着身下的某个点冲击着。

    真该死!

    还没有见到女人的身体呢,就开始这么冲动。

    什么时候,他凌二爷的小弟也变得如此丢人了?

    对了,一切都是苏小妞这个丫头惹的。

    你想想,要不是因为她,他凌二爷是个会苦了自己,禁欲那么久的人么?

    想到这的时候,凌二爷不免得唇角勾起一抹自嘲的笑。

    他还真的没想到,他凌二爷这样的人,有朝一日也会为了一个女人如此委屈了自己……

    而身后的苏小妞在听到他的这个声音的时候,立马又咋咋呼呼的!

    “哟,连这声音也和那*一样,真是太他妈的贱了,有木有!”

    如此当着他凌二爷的面,在背后骂他“贱”和“骚”的人,苏小妞还真的是史上第一人。

    听着丫头的一番话下来,凌二爷感觉胸口堵得慌。

    敢情他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棺材见了成滑盖的凌二爷,在她苏小妞的心里就是这么个又骚又贱的人?

    “苏小妞,你他妈的骂够了没有?”

    凌二爷一恼,索性转身和身后的人儿对骂了。

    实在受不了!

    苏小妞,你的嘴巴真的太他妈的贱了!

    都让他凌二爷感觉,实在想要削去她的一层皮。

    “哎呀我的妈呀,我真的出现幻觉了!竟然幻觉还能幻到看到那贱货来骂我,偶买噶。地球已经容纳不了我这样的贱人了,母船,快来带我回火星!”

    苏小妞撕心裂肺的喊着。

    那歇斯底里的样子,让她看上去要多委屈有多委屈。特别是扯着衣领的样子,让她看上去要多纠结有多纠结。

    而凌二爷这下再也忍受不了。

    一恼,他直接将苏小妞逼退到了墙角,然后两手分别撑在苏小妞的两侧,让她再也逃脱不得。

    而后,这男人对着怀中的女人邪恶一笑:“苏小妞,我现在有办法给你证实一下,我是真的还是你的幻觉!”一低头,凌二爷的唇儿准确无误的覆在了女人的唇儿上。

    当唇儿传来凌二爷熟悉的味道的时候,苏悠悠那双漂亮的瞳仁明显的放大。

    不是说凌二爷已经去出差了吗?

    怎么会穿越到这边来?

    是身穿,还是魂儿穿?

    若是魂儿穿的话,那是不是还代表着他那漂亮的肉躯还在别的地方,可能忍受着其他女人,又或者是男人……

    估计是看得出,此刻被自己吻着的人儿没有专心的投入这个吻,凌二爷索性吻的更深一步。

    那肆意的掠夺,还有那看上去带着柔情,实际上还带着惩罚的吻,让苏小妞的眼眸瞬间放大!

    这吻,还真的是他的!

    只有这骚包男,才会知道她敏感点在什么地方。

    因为她苏悠悠,只有他凌二爷这么一个男人。

    直到一吻结束,凌二爷带着满足的笑意才从苏小妞的唇儿离开。

    看着脸颊上扬着不正常的红晕的苏小妞,凌二爷邪恶的笑着:“苏小妞,现在我是真的还是你的幻觉……”

    见苏小妞似乎没有回答的趋势,他的唇儿继续欺近。

    这下,苏小妞反映过来,连忙将男人给推开。然后急忙喊着:“是真的是真的!”

    想到自己竟然当着这个男人的面唱了那么多猥琐的东西,苏小妞的小脸又红了红。

    但她有觉得,貌似自己在这男人猥琐的事情做的也真不少,多这一次又何妨,反正丢人也不会少一块钱,所以苏小妞决定选择性失忆。

    忘掉刚刚自己做过那么多丢人的事情,就当凌二爷疯了!

    是他,产生了幻觉!

    说服自己忘掉那些猥琐的事情之后,苏小妞的脸色恢复了正常。

    随后她说:“你怎么出现在这里?”

    苏小妞狐疑的看着面前那张妖孽的笑脸。

    真好看!

    但看多了,会想要直接将这个妖孽推倒。

    别开脸,苏小妞决定不去看这个妖孽。

    会让人产生*的妖孽,实在是太讨厌了有木有?

    怕这个男人是打着来探望她的旗号,然后待会儿要去她的家里小坐。

    而自己刚刚被他那个妖孽似的妖娆笑脸给勾引的春心放荡,怕是待会儿可能会一个把持不住,将这个男人按到在沙发上给强上了,苏小妞便直接说道:“我现在上了一天班了,可没有时间陪二爷您谈天说地的。所以您要是要到我家去做客,还是请回吧!”

    一起春心荡漾之前,她还是尽快将这个男人给送走。

    免得,就跟上一次那样,小不忍乱大谋了!

    苏小妞摇摇头。

    千万不能再发生上一次那样的事情了,太没有水准了!

    可听闻她这一番话的凌二爷,却是挑起了眉头,一脸的轻笑。

    那笑容,好像是无声的举动,嘲笑着苏小妞的自作多情!

    “苏小妞,谁跟你说爷是到这边做客的?”

    “你不是来做客,那里是来做什么?”

    难不成,是先奸后杀还是先奸后杀之类的?

    苏小妞想着,赶紧捂着自己的胸口,一脸警惕的看着凌二爷。

    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她都不喜欢自己成为尝试者。

    “苏小妞,别捂着了。你那两个目标物太大,单凭你自己的两个小手,肯定是掌控不了的。换成是我……”说到这的时候,凌二爷还将手放在她苏悠悠的面前比划了一番之后,笑道:“估摸着,还可能!”

    “去去去!”苏小妞脸皮到底没有这个男人厚,哪能经得起他竟然当众比划着调傥着?

    当下,她浑身上下开始不舒坦了。

    将面前的男人推开了一些之后,她说:“你到底来要做什么?我可告诉你,反正我今天是不准你住进我的家里的!”

    说这话的时候,他们两人正好走到苏小妞的门前。

    而苏小妞现在就用一副英勇无畏的样子,直接堵在了门口。

    看到这一幕,凌二爷直接掏出了一串钥匙,然后走到苏小妞房门隔壁的那扇门,将钥匙插进了钥匙孔里,笑道:“苏小妞,你还真是孔雀开屏!你二爷我今儿个可不是来你家做客的,我是今天新搬来的住户,刚成为你的新邻居,还请日后多多指教!”

    说完这一番话下来,凌二爷便打开了房门,钻进了屋里,只给苏小妞留下一个后脑勺。

    这下,苏小妞原本手上握着的房门钥匙,瞬间啪嗒一声掉下来了。

    完了完了!

    从今儿个开始,她要和这个妖孽住隔壁了。

    要是她苏小妞一不小心兽性大发,直接闯进去将这个男人给弄倒的话,是不是……

    顿时,苏小妞觉得自己的世界,一群乌鸦飞过……

    ——分割线——

    “顾总,是我韩子!”

    傍晚的时候,韩子来电话了。

    “嗯,纠纷处理的怎么样?”顾念兮拿着电话,一边看着谈逸泽在边上收拾着。

    刚刚医生过来给她做了检查,说是她的胎儿已经稳定下来了,明天可以出院了。

    所以,现在谈逸泽正在一边收拾着他们这两天带过来的东西,准备趁着明天一早,天还不是那么炎热的时候,就带着她回家去。

    不过谈逸泽虽然在一边收拾着,这一边还是时不时的提醒着顾念兮她已经使用电话多少分钟了。

    和上一次怀孕一样,谈逸泽还是对她每天手机和电脑的使用时间有所限制。

    不过因为知道谈逸泽这都是为了她和肚子里的孩子着想,顾念兮倒也不会反感。

    “纠纷今天顺利处理好了。公司的一切运作,也正常。不过……”

    韩子貌似犹豫着,要不要将这事情和顾念兮。

    “不过怎么了?有什么事情,韩子你尽管开口好了。”

    听到顾念兮正说着的话,谈逸泽索性放下手头上的动作,来到顾念兮的身边,扶着她的腰身。

    “不是我的事情,是霍思雨!上次顾总离开公司的时候不是告诉我说,让我看看霍思雨最近有什么动作么?我前段时间倒是没有看出她有什么动作,倒是今儿个我撞见她和公司策划部里的一个职员有什么关系!”

    “职员?男的还是女的?”顾念兮的眉头微微一皱。

    连带着,谈逸泽的眉头也挑了起来。

    不过顾念兮皱眉,是因为感觉霍思雨可能在背地里搞出什么小动作了。

    而谈逸泽这边,则是不喜欢顾念兮这皱着眉头的样子。

    “女的。”正因为是女的,所以才觉得有些奇怪!

    韩子所以才纳闷,这女人到底能用什么玩意儿迷住女人?

    难不成,这霍思雨还是个拉拉?

    “顾总,我实在搞不明白,这霍思雨现在还能折腾出什么!”

    只是和他不一样的是,顾念兮在听闻他这一番话之后,微眯了双眼。

    片刻之后睁开双眼,她说:“韩子,我估计我知道她会做什么事情了。你先给我去查一下那个策划部的员工最近策划出了什么好方案,再者再查一查霍思雨最近这段时间还有没有和她联系。若是有,即刻向我汇报!”

    吩咐了一番之后,顾念兮挂断了电话。

    而谈逸泽则在她挂断电话之后,将她手上的电话给收在一边,之后才说:“兮兮,什么事情?要是棘手的话,我来帮你弄好了!”

    “也不是什么棘手的事情,就是这霍思雨最近貌似又开始折腾了,好像还和一个策划部的员工勾搭上了。”

    “你这丫头,我还以为你在操心什么呢!要是真的对这小强无法忍受的话,我帮你给杀虫剂算了!”

    对于谈逸泽而言,这霍思雨还真的跟小强没有什么区别。

    所以你便可以知道,为什么谈逸泽能对霍思雨这样的人下得了手。

    若是再给谈逸泽一次机会的话,他估摸着还是照样将霍思雨给揍得连她的爹妈都不认识她。

    “给什么杀虫剂啊,我要是真的无法忍受的话,我就不会放她在公司里头了。其实我在想,与其让她在外面逍遥法外,倒不如让她暴露在我的眼皮底下。她要是做了什么事情的话,我也有个防范。”

    伸手放在谈逸泽的脖颈上,虽然现在不是大冷天,不需要从谈逸泽的脖子取暖,但顾念兮还是喜欢这样抱着他,然后将自己的脑袋埋在这男人的胸口上,听着那熟悉也让她安心的心跳声。

    “哟,这么说你还真的知道那霍思雨最近都在做什么了?”

    谈逸泽看着她如同猫儿一样歪腻在自己怀中的样子,宠溺的揉了揉她的脑袋。

    “当然!霍思雨接近男职员是靠女色,接近女职员嘛,当然是靠……友情牌!”

    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顾念兮又从谈逸泽的怀中爬了起来,然后说:“老公,别的不说,这友情牌我当初可是被她利用的个淋漓尽致,当然知道她到底想要做什么。所以,相信我好了,我一定能办好我自己的事情!”

    说这话的时候,她瞪大着双眼盯着谈逸泽的黑瞳看。

    总之,她就是不喜欢谈逸泽的手上染上血。

    就算他这一行手上染血的事情是无可避免的,但至少顾念兮也希望他不要为了自己染上鲜血……

    或许是看到了顾念兮的坚持,谈逸泽在沉吟了片刻便勾唇一笑:“是,我的大领导!”

    “算你识相!”

    随后,两个人都笑了……

    ——分割线——

    顾念兮顺利出院的这一天,天气不错。

    大早上的,艳阳高照。

    谈老爷子戏称,这是吉兆。

    意味着,今后顾念兮和孩子都会平平安安的。

    虽然不知道这艳阳高照就是吉兆有没有依据,但听闻老爷子的这一番话的前来接顾念兮出院的顾家人,以及楚东篱都笑了。

    因为没有一个人会希望,这顾念兮再碰上这些该死的事情。

    而就在这一家人其乐融融的离开医院的时候,同个d市的某个高级住宅楼里,一个年轻的男子一边打着哈欠,一边从楼上下来。

    男子脑袋上的毛发,染得五颜六色的。

    一看,和社会上那些不良青年也没有什么区别。

    可就是这样的孩子,却住在这样的大宅子里。

    而一见到这孩子又是用这样颓废的样子出现在面前的夏老爷子,心里头自然是不满的:“你这孩子该不会昨晚上又打了一整夜的游戏吧!”

    不然,这都日上三竿了,怎么还是哈欠连连?

    听到有人喊话,男子慢步朝着客厅的沙发走了过去,一边嬉皮笑脸的说着:“外公,您这就不懂了。我那是带队出征,打小怪兽!就像你当初带队出兵,杀敌人那样的威武雄壮!”

    要是寻常,夏老爷子肯定会是被他这么一糊弄,就给糊弄过去的。

    可没有想到,老爷子今天见到他这个嬉皮笑脸的样子,还是连一点面子都不给:“你那能和我出征打仗相提并论么?我让你好好的呆在家里,你非要什么事情都不做,成天跟个窝囊废一样的活着么?”

    因为激动,夏老爷子的嗓音明显的比之前高出了些。

    这声音,倒是让这年轻人有些微愣。

    印象中,外公虽然是个刻板的老头,但因为宠爱他,所以每回牵涉到他的事情,都会不了了之!

    可今儿个……

    “外公,您今儿个是怎么了?你让我每天都呆在家里头,我都快要闷死了。你现在还不让我打游戏,你到底还要不要我活了?”

    他的生活,吃饭睡觉打游戏。若是说还有别的事情的话,那就是在街头上演飞车抢夺了。

    按照他们那个圈子里的语言,那叫刺激!

    虽然他知道,刺激刺激,偶尔就会出大事。

    但有个能为自己保驾护航的外公,他倒是也不担心。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近段时间外公突然将他禁足了。

    而且,还派了守卫呆在大门口,逼得他不得不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比人家闺中小姐还要矫情。

    这样的生活,都快要闷死他了。

    那些和他寻常玩的好的小伙伴,没准因为这么长时间没有见到他,都找到了新的好伙伴了!

    越想,男子越是来气。

    可他又不敢直接违背了外公说的那些话,只能将自己捆在这个房子里。

    于是,每天的游戏便成了他唯一能消遣娱乐的方式。

    但没想到,现在外公连这最后一项娱乐都不给他了。

    他顿时觉得,自己的人生无望了!

    “夏飞!”

    就在青年唉声叹息着自己没有未来的时候,一阵吼声顿时让夏飞浑身一个机灵!

    “外公,您这又是怎么了?您不知道,我不禁吓的吗?”硬的不行,他打算继续玩软的。

    “你要是不禁吓的话,你现在估摸着不会给我闯下了这么个滔天大祸了!”

    说到这的时候,夏老爷子无奈的拄着拐杖,来到窗边,看着外面艳阳高照。

    说实话,这还真的是个难得的好天气。

    这个季节,男孩子当然喜欢到处玩。

    他自然也不舍得将自己的孙儿给捆在这,可一想到放他出去,没准会被谈逸泽的人给掳走,到最后尸骨都不知道在哪儿,他又不得不狠下这个心来。

    可夏老爷子的这一番话倒是让夏飞突然有些纳闷了。

    因为他还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做了什么事情,让一向宠爱他的外公禁足了他,甚至还对他发了这么大的火:“滔天大祸?外公,我最近貌似很安分吧!”

    “你安分?你要是安分的话,就不会去飞车抢夺了,你要是安分的话,就不会给我惹出这样的大事来了!”

    夏老爷子这一次真的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

    可夏飞还在懵的状态,压根就不知道外公说的到底是什么事情:“外公,我飞车抢夺也不是第一次。你以前不也帮的过我么?现在,我还相信外公的宝刀未老!”

    说这话的时候,夏飞还讨好的上前,牵着老爷子的手。

    寻思着老爷子生气的样子,夏飞估计是最近自己飞车强夺的哪一个人报案了。

    又要,麻烦上老爷子一阵了。

    不过按照老爷子在这边的能耐,夏飞不觉得自己需要进监狱。

    所以在事情过去了许多天之后,他仍旧心安理得的活着。

    “我帮的了你一次,但不知道帮不帮得了你这一次!我真的很怕,我这一次真的保不住你这臭小子了……”

    说这话的时候,老爷子突然有些悲伤的将身侧的年轻男子搂进了自己的怀中。

    从小到大,老爷子虽然宠爱他,但像是这样娘炮的将他按在自己怀中的次数,还真的可以用手指头数得出。

    当下,夏飞也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劲。

    “外公,您这是怎么了?”

    “夏飞,外公这一次要是保不了你,你就给我乖乖的去牢里呆上几年。千万,别在给我生出祸端了!”

    虽然有了前科,也耽误了几年的青春,但至少比起连小命都没有,要好吧?

    所以,夏老爷子在意识到这一次谈逸泽来势汹汹的时候就已经准备好,若是这一次谈逸泽真的打算要亲自动手的话,到时候他要先谈逸泽一步,让这个孩子到警察局投案自首。

    不管怎么说,至少先将小命给保下来。

    可一听到要坐牢的夏飞,当即慌了。

    “要坐牢?不……外公,我不要坐牢!”

    虽然没有亲眼见识过,但她也知道,在牢里的生活肯定不如现在这般的自由自在。

    你看看,现在光是被老爷子关在大宅子里两三天,他就有些受不了了。更不用说,是在监牢里蹲几年。

    再说了,他还年轻。这个年龄,正是泡妞耍帅的大好时机。

    要是这个时候进去牢里的话,出来的时候就是个大龄剩男了。

    再加上案底的话,将来还有什么样的人家会将闺女嫁给他?

    “外公,求求你,飞儿不要坐牢!外公,您就在行行好,帮我这一回吧!”他就像是个小孩子一样,在夏老爷子的面前又哭又闹的。

    因为他知道,从小到大,只要他要的,夏老爷子没有一样是不应承他的。

    所以,他料定了这次应该也和小时候一样。

    只要他不肯坐牢,老爷子一定不舍得让他去吧?

    只是正打算将耍赖耍到底的夏飞却没想到,老爷子竟然在这个时候说了:“飞儿,你不要怪外公太狠心,实在是因为你这次招惹的人,实在和我们的不是一个段数!”

    那天,董局才说这谈逸泽打算将什么官官相护的事情告发,这两天上头已经下发文件,说是“反贪污,反*!”还要彻查地方阶级的作风。

    这来势汹汹的动作,别人可能觉得有些不对劲,但他却看得出,这都是朝着他们家来的。

    若是这一次他真的要硬保飞儿的话,这个夏家也就完了。

    甚至,连和他有交情的那些人,都要落水。

    当然,要是倾家荡产能挽救得了飞儿的命的话,夏老爷子也是会答应的。

    可要是保不住呢?

    付出了如此惨重的代价,到最后连飞儿的命儿都保不住的话,那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而依照所有人对谈逸泽这人的了解,他绝对不是善良之辈!

    与其拼上夏家的所有到时候还不上飞儿的命,倒不如主动让飞儿去自首。最起码到时候这孩子还活着!

    “外公,怎么会不是一个段数上的呢?您不是在这一片的威望都挺高的么?只要您帮我说说情,我肯定不用坐牢了!”

    和夏老爷子的绝望形成鲜明的对比,现在的夏飞还不死心,一直拉着夏老的手不放。

    “傻孩子,你外公我是在这个d市威望高,可你也要知道,那个人是在整个国内的威望高!手握兵权,枪杆子下面出真理的人,你觉得他的段数会比你爷爷低么?”

    夏老爷子有些无奈的揉着自己发疼的脑袋。

    自从飞儿惹上了谈逸泽之后,他是一天都没有睡好过觉。

    当然,他也不是没有尝试过,约着谈逸泽出去见上一面,然后给飞儿说说情。

    可这一来二去,谈逸泽都拒绝了。

    貌似,他也已经知道他夏老爷子打电话来都是为了什么,更清楚了他和飞儿的关系。

    “外公,我就是抢了他的钱包啊,又不是掘了他的祖坟,至于要对我们家赶尽杀绝么?要是他丢不起这个钱的话,我就十倍奉还就是了!”

    听着夏飞那些幼稚的话,夏老爷子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毕竟还年轻,他还真的不知道天高地厚,更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类人,是你招惹不起的。

    “若是你真的抢了他的钱包而已,我相信事情也不至于变成这样!可我听到董局说了,你这臭小子还将他的女人的膝盖给踹了,她的脚崴了不说,差一点连肚子里的孩子都保不住了!”

    光是听着自己的外孙的恶劣行径,夏老爷子都有些觉得愧对祖宗。

    可就因为愧疚就任由这个孩子自生自灭的话,他真的做不到。

    而夏飞在听到他说的这一番话之后,也迅速回想起夏老爷子说的这个棘手的人物了。

    那是他抢过的人里头,有着最好的身手的。

    要不是因为那个女人出现的话,他还真的抢不成功了!

    仔细琢磨了老爷子的那一番话之后,他又立马反映过来:“外公,你说那个女人是肚子里的孩子差一点保不住,那就是说孩子现在保住了。既然又没有弄出人命,我相信这男人不能将我怎么样!”

    或许在他的世界里,黑和白还是干净纯粹的黑和白,没有染上其他的杂色。

    可听他这一番话的老爷子,却是老泪纵横了!

    “你这个孩子,你知道他是谁么?他是最年轻的军官谈逸泽,雷风厉行和狠戾手段,是他最惯用的。圈内的人说,宁可惹了阎罗王,也不要惹了谈逸泽的人!你说,他会是那么好对付的?”

    听闻夏老爷子的这话的时候,夏飞倒是对“谈逸泽”这三个字有点印象。

    还记得,他和他的小伙伴在外面玩的时候,也有人拿着军事杂志发大梦,那人还说了,他要去参军,成为谈逸泽那样的人,然后像谈逸泽那样,一步步的走上权利的巅峰。

    无疑,谈逸泽这样一个传奇色彩和血腥狠戾并存的男子,已经是时下年轻人的全民偶像。

    所以,他对于这个名号也不陌生。

    但他真的没有想过,自己有朝一日飞车抢夺,竟然抢夺到这位年轻的军官上。

    “而且你知道吗?被你踹了那一脚的丫头,可是谈逸泽宠到了心尖上的宝贝疙瘩。s军区那边都传开了,谈逸泽乃至谈家所有的人,都将她当成宝贝宠着。再者,这丫头现在还掌管着整个明朗集团,谈氏旗下所有的产业,据说还是最近风靡国内的云阁的幕后老板!你觉得这样有能耐的丫头,谈家的人会舍得她会受到一丁点的伤害?”

    谈老爷子的一番话,让夏飞也觉得纳闷了。

    云阁?

    貌似他也去吃过。

    那里的菜色不错,据说现在分店遍及全国。

    只是他实在想不出,那丫头有那么大的能耐。

    再说他那天踹了她一脚的时候,还记得她应该和自己的年纪差不多。

    怎么可能,是云阁那么大的集团的幕后老板?

    只是他还没有想清楚这些的时候,夏飞又听到夏老爷子继续说着:“再者,你以为这个丫头身份很简单?我不查还不知道,一查之后快要被吓得心脏病突发了!这丫头,可是咱们d市市长的独根苗,顾市长从小到大捧掌心里长大的宝贝!还有,咱们d市楚东篱楚书记,据说也很是宝贝她,总之这回你真的是踢上铁板了。”

    别说一个谈逸泽肯给他们卖面子,就算其他的几个也肯定不同意。

    所以,现在的夏老爷子从原本的满怀希望想要救出自己的宝贝外孙,也变成现在的各种无奈和绝望了。

    他还真的没有想到,他在这条道上走了这么一辈子,如今竟然会踢到这样大的铁板。

    顾念兮和谈逸泽,他们当中的哪一个人,都是他们所惹不起的。

    可现如今,他这个外孙,竟然将他们同时给惹了。

    这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外公,你把我送出国吧!只要出国去,我一辈子都不回来,不就行了吗?”走的远远的,顾念兮和谈逸泽,他们谁能找到他?

    反正,他是不想坐牢。

    打死都不想坐牢。

    只要一想到一辈子就年轻那么几年,难得逍遥自在,却要被人关上那扇铁栅栏里,他就难受的很!

    打死他,都不要。

    “出国?你这孩子,在国内有什么不好的?为什么要去国外?再说了,我也只有你这么个外孙,你要是出国的话,我们岂不是一辈子都见不上面了?”

    夏老爷子拉着他的手。

    从小到大,他最宠爱,最喜欢的也就这个孙子。

    若一辈子都无法再见到这个孙子,他还有什么指望?

    所以,他宁愿这个孩子在国内坐几年牢,还好过一辈子都无法和这个孩子见面。

    只是夏飞将夏老爷子的脸上已经开始出现了迟疑,他便继续央求着:

    “可外公,我真的不想坐牢!一个人有几年的光景,你都说那两人的能耐和人脉都不是我们可以想象到的。我要是这样被抓进去的话,你能保证我只监禁像是寻常强夺他人财务那么几年么?要是他们徇私,让我多判个几年呢?”说到这的时候,他悄悄的打量了一下自己身边的夏老爷子,见他的眸光再度出现了闪烁,应该是觉得他说的话有些道理。

    只可惜,夏老爷子还是不肯开口承诺他什么。

    于是,他又加了一记猛料道:“再不然,你说那个谈逸泽的能耐如此大,他要是在监狱里想要对我下狠手,也不是不可能,外公如果是那样的话,我怕我这下半辈子真的无法孝敬您了!”

    而听到这话的夏老爷子顿时脸色一沉。

    “不,飞儿,外公怎么都会保住你的小命的,不让你进监狱的!你放心好了,至于出国的事情,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我不会将你送走的!”

    虽然最终,夏老爷子还是没有答应让他到国外生活一段时间。但至少,外公已经亲口承诺,不会让自己进监狱。这一切对夏飞而言,足已!

    想到这,夏飞的脸上露出一记狡猾的弧度。

    谈逸泽,你别以为你有钱有势,就能逮的到我夏飞!

    我可告诉你,我夏飞要是不想被你抓住的话,你一辈子都别想找到我!

    ——分割线——

    “妈,玩车车!”

    “妈,抱抱……”

    聿宝宝估计是害怕像是前几天一样,一连好几天都没有办法见到顾念兮。

    顾念兮本来是想要哄他入睡,可小家伙一直都不肯闭上眼。

    最后,他还直接黏在顾念兮的胸口。

    “臭小子,你该睡觉了!”

    谈逸泽冲完了凉水澡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小家伙正侵占着他的地盘。

    谈逸泽一向是说一不二的人。

    话一说,手就抓着聿宝宝的衣服,将这小家伙从顾念兮的怀中给提了起来。

    可他貌似有些不甘心离开顾念兮的怀中,所以在被谈逸泽提着离开的时候,小手儿还紧紧的拽着顾念兮的睡裙。

    夏天的睡衣,都讲究轻薄透气。

    顾念兮身上的那件睡裙也差不多。

    这样的吊带裙一被聿宝宝一扯,两只大白兔就当着他们爷俩的面跳出来了。

    这一下,顾念兮的脸蛋是彻底红了。

    而聿宝宝压根弄不懂什么事情,只是傻乎乎的一个劲儿的笑着。

    可他没有得逞多久,他的世界变黑了。

    因为,谈逸泽已经伸出大掌,直接将这小家伙的眼睛给遮挡了起来。

    废话!

    他谈逸泽的东西,岂是别人能随随便便窥探的了的?

    就算是自己的儿子,都不成!

    不过刚刚那香艳的一幕,如果可以的话,他倒是想要私底下好好的看一回。

    等谈逸泽再度抬头的时候,发现顾念兮满脸的红霞。

    只有刚刚被聿宝宝拽走的那半截睡裙,已经被她给夺回去,牢牢的抱在自己的胸前。

    可谈逸泽的视线,就像是被顾念兮固定在那一处一样,移不开。

    连自己的手放在聿宝宝的脸上,都忘记了。

    “黑……怕!”聿宝宝被谈逸泽捂着脸,还一个劲儿的抓挠着。

    直到这个时候,谈逸泽这才记起,他家宝贝的眼还被自己蒙着。

    松开他的脸的时候,聿宝宝还一个劲儿的朝着顾念兮伸出双手,估计还想要回到顾念兮的怀中去。

    “妈……抱抱!”

    别说,这聿宝宝别的倒是不在行,撒娇却是很在行。

    那声音软软糯糯的,听着都想要顺着他的意。

    顾念兮也被他这样的声音收服,所以她也朝着这个小家伙伸出了手,打算将他抱在自己的怀中。

    可谈逸泽却一手直接就将聿宝宝放在了自己的肩头上,说:“臭小子,你该睡觉了。再不睡觉,看我怎么收拾你!”

    说着,谈逸泽压根就不给他们娘俩交流的任何机会,直接就架着肩头上的小孩朝着小床边走去。

    这个时候再不让这个小子睡觉,他谈逸泽今晚的地盘岂不是要被霸占了?

    再说了,要是再让顾念兮抱一抱这小家伙的话,保管她现在心软就又将她抱在怀中睡觉了。好不容易今天晚上的气氛这么好,再加上顾念兮的两个小同志都直接钻出来和他谈逸泽打招呼了。

    这样的气氛之下,他谈逸泽要是办不出什么事情来的话,岂不是……

    看着被放进小床上,还一脸不甘愿的聿宝宝,谈逸泽挑了挑眉:想跟老子斗,你还嫩了点!

    聿宝宝虽然不甘愿这样放在小床里,但到底一整天连午睡都没有睡,就陪着顾念兮玩闹,现在脑袋依靠在枕头上,就呼呼大睡了!

    看着儿子睡着的小脸,谈逸泽给他捻了捻被角,就回到了大床边。

    “怎么不让宝宝上来睡?这小家伙估计是怕和前几天一样都见不着我,所以连午觉都不敢睡!”

    想着那双黑溜溜的大眼珠子,顾念兮就觉得挺心疼的。

    “要是他睡这儿,到时候肯定霸占了我的地盘!”

    谈逸泽直言不讳,直接掀开被子就往里头钻。

    顾念兮还以为他说的是床上的位置,索性伸手就将被褥里的那个家伙的脑袋给抱住了:“傻瓜,儿子最多睡在旁边就好。到时候咱们三人就能一起睡在床上了!”顾念兮说的很欢畅,被窝里某个被抱着的男人,也很欢畅。

    为啥?

    还不是因为这顾念兮让他顺理成章的直接窝在他的地盘上。

    那熟悉的柔软触感,让男人嘴角处的笑纹更深。

    “老公,要不你去把宝宝抱过来,就躺在我的另一边就好!”

    这样的话,他顾念兮不就能一边看着儿子,一边看着老公?

    多惬意的睡觉环境?

    只是当她说完这话的时候,谈逸泽就不满了:“儿子到这边来睡的话,只怕到时候会睡的不舒服!”

    谈逸泽整个脑袋都埋在被窝里,声音变得有些闷闷沉沉的,还略带着沙哑。

    顾念兮压根就没有往那方面想去,只觉得应该是谈逸泽被闷的有些难受。

    “儿子过来睡为什么会不舒服?”一边纳闷,顾念兮一边还去掀开谈逸泽脑袋上的被子。

    本来打算让这个男人出来透透气的,哪知道她直接“遇袭”了。

    谈逸泽竟然隔着衣服就对她……

    这下,顾念兮总算弄明白,这个男人到底为什么说儿子过来睡的话会不舒服了……

    ------题外话------

    大年初六,嗷嗷。

    回到工作岗位,新的一年,新的起点~!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