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493章 猥琐品味vs谈逸泽的出现!!

    不是因为坳上,所以非苏悠悠不可。

    而是,他是真的认定了这个女人。打从心眼里,想要将这个女人放进自己的围城里,宠着爱着,不再让她受到任何人的伤害!

    或许,是因为震惊于儿子眼里的决绝,凌母本来还想说出口的一大堆劝阻的话,最终只能咽回到自己的肚子里。

    这一天,母子两人的相聚,最终不欢而散。

    ——分割线——

    忙的团团转,连晚饭都没有吃的凌二爷,却直接来到了苏小妞的公寓门前。

    “嘻唰唰嘻唰唰嘻唰唰!拿了我的给我送回来,吃了我的给吐出来,闪闪红星里面的记载,变成此刻对白……”

    苏小妞的公寓里,传出了满是喜感的歌声。

    凌二爷的手抬了抬,最终在触及到门铃的时候,却是收了回来。

    凌母今天又去医院给苏悠悠惹事了。

    虽然明知道,苏小妞不给母亲面子,让母亲心里也有些不好受。

    可想必,现在的苏悠悠心里头也感觉不是很好。

    她的生活本来可以很平静,却因为他凌二爷的参与,变得混乱不堪。

    有时候,凌二爷也不自觉的想着,是不是自己对苏小妞放手,才是最好的。

    这样的想法,其实已经不止一次出现在他的脑子里了。

    但每一次想到就此对苏悠悠放手的话,从此以后自己便失去了拥抱她的资格,心里头便有个声音和自己说:不可以!

    想到现在自己见到苏小妞,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凌二爷最终收起了自己放在门铃上的手,转身准备朝着隔壁的房门走去。

    可就在他的脚才迈开走了两步的时候,他便听到后方传来了房门打开的声响。

    一转身,凌二爷便看到穿着一件连身睡衣的苏小妞正鬼鬼祟祟的往外头瞄着。

    而苏小妞显然也没有料想到会在这个时间点撞见正好下班的凌二爷,所以在和他对上眼的时候,苏小妞的眼里出现了诧异。

    “哟,您这是打算出去风流快活呢,二爷!”

    苏小妞的调子,永远不在常人理解的范围内。

    她的身边,永远有这欢乐的因子。这也是,凌二爷不舍得离开的某些原因。

    只是,今儿个看着这个浑身上下满是欢乐的女人,凌二爷倒是笑不出来了。

    从始至终,凌二爷只是盯着那个探出脑袋,将一袋子垃圾放在门口的苏小妞不说话。

    目光,略带贪恋。

    只是这样严肃的气氛,苏小妞觉得真的不适合出现在她和凌二爷的身上。

    于是,本来打算将垃圾送到门口就往门里钻的苏小妞,却是大大方方的将房门给打开,来到这个男人的面前。

    嫩黄色的无袖连体裤在这个女人的身上,出奇合身。

    特别是腰身上那条小皮带,正好将她曼妙的身材彰显。而她的肤色,也被称得越发的白皙水灵。

    看着这样的苏小妞,凌二爷顿时有种想要将她揽入怀中的冲动。

    只是,他的手还没有伸向苏小妞的时候,倒是她先伸出了魔爪。

    只不过,苏小妞伸出来的手儿,倒不是放在他的腰身上,而是直接探向了他凌二爷的额头。

    摸了一把之后,苏小妞又放在自己的齐刘海下方。

    琢磨了一番之后,苏小妞又歪着脑袋看着他,一双大眼一直上上下下的打量着他看。

    小嘴儿里头还嘟囔着:“也没有发烧,难道是中邪了?”

    “苏小妞,我的样子看上去有点不正常么?”凌二爷仍旧没有太多的表情,只是居高临下的看着那对水灵的眸。

    “不是有点不正常,而是太不正常了。我觉得,你有必要到我们医院进门处的科室挂个急诊!”

    苏小妞头头是道的说着。

    只是凌二爷一听,顿时又被噎得无语了。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他们医院进门处的科室不就是——精神科?

    苏小妞敢情将他凌二爷当成了个精神病患者?

    那还了得?

    寻常这个时候,肯定会如同炸毛的反映的凌二爷,今儿个却是蔫蔫的盯着苏悠悠看,随口丢出了这么一句:

    “苏小妞,我没事……”

    然后,他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事情一样,和苏小妞嘱咐了一句:“好了,我先回去了。你也早点休息好了!”

    而这样反映的凌二爷落进了苏小妞的眼里,不是一般的不正常,而是极端的不正常。

    你想想,寻常就跟想方设法想要吃掉小红帽的大灰狼似的男人,今儿个竟然转性了?

    不是他变了,那就是这个世道变了!

    苏小妞皱着眉头琢磨了一下,便对着已经掏出了钥匙准备打开隔壁门的男人说:“我的电脑坏了,你的能不能借我一下!”

    她这么做,其实就是想要跟着这个男人进入他的屋子。

    他搬来这里已经有好几天的时间了。

    但他,还真的没有让她进去看看过。

    当然,苏小妞这么主动要求,其实也不只是为了想要看看房子那么简单,更多的是担心这个突然变得沉默寡言的男人。

    在她的印象中,这个男人的嘴巴虽然有点不正经,但如此落寞的眼神从来不曾出现在他的脸上。

    是不是,他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此时,苏小妞也知道,进入一个单身男人居住的房子是危险的。

    更何况,这男人还是自己的前夫。

    可她,就是控制不了想要上前窥探一番的冲动。

    而男人貌似也有些诧异苏小妞的提议,但最终他还是说了:“要拿电脑就跟我进来吧!”

    说着,这男人便打开了门,一会儿的功夫就消失在门内。苏小妞也顾不上多想,一下子就跟了进去。

    ——分割线——

    凌二爷这一处房子,其实按理说应该比苏小妞隔壁的还要大。

    最起码,卧室就多了一个。

    但无论从房子的格局,还是这些家具的配套上,苏小妞都觉得,这和寻常凌二爷骚包的本质有点不搭调。

    你想想,凌二爷从小是含着金汤勺长大的。

    这样的男人,吃住穿行,样样讲究。

    所以不伦什么时候,你永远能看到一个风骚明艳的凌二爷。

    但在苏小妞的印象中,她还真的没有见过凌二爷住过这样的房子。

    这房子里的家具,样式老不说,甚至还有一些被明显刮破的痕迹。

    在苏小妞所熟悉的凌二爷的那个世界,有着完美主义的他,向来不准许在自己的面前出现这样的破损。

    而灶台那边,虽然也看得出收拾过。但墙壁上还是有着一些长年累月积攒下来的油污。

    大概,是以前住在这里的人,做饭的时候不小心弄到的。

    打量着这屋子的时候,苏小妞被沙发的拐角一撞,险些摔倒。

    幸好,这男人及时反映过来,伸手拉了她一把,让她不至于摔个狗吃屎。

    只是这样一惊一吓间,苏小妞的额头上出现了好些细密的汗珠。

    A城的夏季虽然不及d市炎热,但温度还是稍稍的高了些。

    凌二爷也因为拉着苏小妞的手,近距离的看到了她额头上冒出的汗水,从自己的口袋中掏出了一块手帕递给苏悠悠之后,这个男人便转身去找来了空调机的遥控,将客厅的空调打开了。

    空调启动的时候,带着机器运转时候发出的烦人声响,轰隆隆的。

    可温度,还是有些高。

    “这玩意估计是年久失修了,打开之后要么就不凉快,要么就吵得要死!”而今天苏小妞一来,它倒好,两样都来齐了。“明儿个我让小六送个好的过来!”

    许是被这客厅里的温度折腾的有些不耐烦,这个男人转身便朝着卧室那边走去:“我去冲澡,你要的电脑就在我的书桌上。自己去拿吧!”

    吩咐了几句之后,便传来了浴室哗啦啦的水声。

    听着浴室那边传来的声响,苏小妞也没有顾忌的在这个房子随便转悠着。

    这才发现,原来这房子的两间卧室,其中的一间已经被凌二爷改为书房。

    比起客厅,这里的环境倒是比较像他凌二爷的风格。

    上等的雕花办公桌上躺着一个轻薄的笔记本,周边还摆着一些其他的东西。

    不过不是各类文件,看上去更像是陈列场所。

    而就在这些东西中,苏小妞竟然看到了一张他和凌二爷的合照……

    那一张,应该是无意间被拍摄到的。

    他们的周围还下着雨,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淋湿,可两人却顾不上这些,紧紧的拥吻在一起!

    这是,上一次凌母做手术之前,他们两人所约定好的“最后的旅程”!

    照片里的两个人,因为被雨水淋湿的缘故,看起来有些狼狈。

    但也因为两人帜热的眼神,让这样的一幕成为靓丽的风景。

    但这照片,是谁拍下的呢?

    按道理说,她和凌二爷都在忙着亲吻,谁都顾不上拿手机才对。

    “这照片,是上次我们出去玩回来的时候六子说不知道谁传上了微博的。我找到了拍摄者,让他把原版照片给了我,洗了出来放在这里,这样我就能够随时见到你了……”

    身后,有人用着熟悉的嗓音,和她解释着什么。

    “是吗,还蛮符合你猥琐的品味的!”

    这女人,向来尖牙俐齿。

    匆忙的放下了手上的照片,她突然有种夺门而出的冲动。

    因为,在看到照片的时候,她突然想起那一日他向她求婚的时候的那片薰衣草田。也想起了,自己那一天的心悸……

    慌。

    真的慌!

    她不知道为什么有这样的感觉。

    只知道,自己这个时候应该从这个围城里跑出去。

    自然,也顾不上她刚刚死皮赖脸的想要跟进来,说是准备借电脑的借口。

    而身后的男人貌似也察觉到了她逃跑的行为,就在她从自己的身边经过的时候,他突然伸手将她给拉住了。

    急匆匆的将她带进自己的怀中,就像是不安,急着想要寻找安慰的野兽。

    刚刚洗完澡的凌二爷,浑身只穿着一条天蓝色的沙滩裤。

    不为别的,只因为这个房子正是朝北的方向,每天下午都被烤的像是个火炉。所以每天晚上他一回到这边,就热的传不上上衣。

    正因为他只穿着一条天蓝色的裤子,所以苏小妞正好撞入他精壮的上半身。

    鼻尖传入那熟悉的男性气息,苏小妞的美目不由得放大。

    而下身那火辣的触感,也越发的真实。

    夏天的衣料本来就薄,她也能清楚的感觉到这个男人的变化。

    可到底,她不是没有尝过禁果的小女孩,自然知道任由这个情形下去会发生什么事情。

    于是,她开始疯狂的挣扎。

    只是挣扎到一半的时候,这个女人突然感觉到这个男人松开了原本紧扼住自己的手。

    但以苏小妞对这个男人的了解,他可不是个那么会轻易放过自己的猎物的男人。

    所以,苏小妞抬头看向他,准备寻找怪异的来源。

    却不想,见到的是这男人惨白着一张脸!

    “你……怎么了?”

    苏小妞有些惊慌的看着凌二爷。

    印象中,这个男人的身体还算不错。

    至少,在他们生活的那么一段时间里,苏小妞还真的没有见过他哪一次严重的感冒过。

    可今儿个,到底是怎么回事?

    “苏小妞,帮我拿药!”

    男人没有解释为什么,只是一屁股坐在了办公椅上。

    而苏小妞也不敢多问,深怕啰嗦多一句,就有可能耽误病情。

    只是当她按照这个男人所说的位置找出药的时候,苏小妞的眉头蹙起。

    胃药?

    他的胃,不舒服?

    可为什么一起生活了那么长时间里,她没有发现这个?

    按照她的了解,需要吃这种药的人,通常都是有比较严重的病症。

    在一起生活了那么一大段时间,她苏悠悠也不可能没有察觉啊?

    难不成,是她离开这里的那段时间,这男人才……

    有些东西,突然在她的脑子里呼之欲出。

    可她来不及多想,只能本能的转身,顺便给他找来了一瓶水,直接将这两样东西送到他的面前。

    伺候他吃下药的半个钟头里,她一直紧盯着这个男人的脸色变化。

    可他始终抿着唇,不喊痛,也不吭声。

    这样的凌二爷,其实苏小妞也不是第一次看到过。

    印象中,在当初他们离婚之前的那段时间,他挨了凌耀的一顿打,身上满是伤口的时候,他也是这样。不吭声,也不喊疼!

    可那表情,却让人打从心尖里疼着。

    或许,外表光鲜亮丽的少爷,也有着不为人知的过去……

    想着这些,突然间苏小妞有些心疼这样的男人。

    他的外表是风骚的,他的思想是荡漾的,但不代表他没有不为人知的过去。

    “喂,不要那么严肃。我来说谜语,你来猜怎么样?”

    苏小妞就是见不惯这个男人从始至终紧绷着一张脸,便开始叫叫嚷嚷着。

    男人没有开口,她便说了:“美女晕倒,被七个男孩拖入森林中。打一童话!”

    “快猜!”

    见男人始终没有任何表情,苏小妞又开始催促了!

    “人鱼公主!”

    “错,是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

    “再来再来!一女七男的惊涛骇浪*事!打一神话传说。四个字的。”

    “白雪公主!”

    “错,是八仙过海。都跟你说了是神话传说了,还白雪公主!”

    “再来再来!”

    苏小妞又开始继续念叨着:“丈夫被杀,靓妻落入七个男孩的魔爪中!打一中国动画。”

    “青蛙王子!”

    “错,是葫芦娃!”

    一番应答下来,凌二爷彻底的汗颜了。“苏小妞,我怎么发现那些经典故事从你口中说出来,都猥琐了?”

    “大家彼此彼此!”

    一番闲聊之后,刚刚那尖锐的刺痛感,也消失了。

    而苏小妞自然也注意到这个男人的脸色貌似恢复了许多。

    “我记得,你以前的胃好像没有这么经不起折腾吧!”

    她没有了之前玩闹的表情,一本正经的问着。

    “你也说了是以前……”

    男人又貌似带上了那个玩世不恭的面具,在自己的书桌下拿出了一瓶酒来。

    随手从办公桌上抓起一个高脚杯,就往里面倒着褐色液体。

    动作一气呵成,仿佛经过千百次的演练。

    而就在他即将将这杯酒送入口中之时,他的唇儿被捂住了。

    那是一只女人的手。

    白皙,纤细无骨。

    而顺着这只手往上看,他看到了苏小妞认真的表情。

    “我知道你不想说你的胃病,这一点我也不追问。但身为医生,我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你摧残自己的身体!”

    刚刚才吃了胃药,现在就又喝酒?

    他凌二爷还真的将自己的身体当成铁打的不成?

    捂完了他的嘴儿,苏小妞又夺走了他手上的酒,继而才松开他的唇。

    但在她松手想要将酒拿走的时候,她听到这个男人用低哑的嗓音诉说着一件事情:

    “苏小妞,我只是有些饿……”

    这话的意思就是说,他是打算用酒水充饥?

    顿时,苏小妞觉得有些无语。

    可这个男人却再用缓慢的语气说了:“苏小妞,其实打从你离开,我就每日每夜的忙着,为的就是麻木自己的神经。饿的太难受,就喝酒。我以为,这样就可以控制自己不想你,却没想到什么都没成,倒是折腾出个病来。”

    话的最后,还有凌二爷自嘲式的笑声。

    而听着那声音,苏小妞觉得自己的鼻头酸酸涩涩的。有苦涩的味道,从自己的舌根蔓延出来。

    “我去给你下碗面吧。这么饿着,没准会胃出血!”

    说着,苏小妞几乎是夺门而出。

    若是此刻不走,她真担心自己会当着这个男人的面掉泪。

    离婚的那段日子对于她而言,真的不好受。时至今日想起来,仍旧有时候会掉泪。

    但苏悠悠真的没有想过,那离婚的日子对于这男人而言,也同样如此难受。

    仓惶逃出这个书房的那一刻,苏小妞没有回头。

    不然,她一定会看到,那个男人红润的眼眶……

    ——分割线——

    这男人其实除了睡觉会在这边出现,大部分的时候都在公司。

    所以,在他的厨房里找到的仅限于前任房主留下来的锅碗瓢盆。

    但清楚知道这个男人有洁癖的苏小妞,自然知道这男人是打死都不可能吃陌生人的碗筷。

    所以,苏小妞最后还是将这个洗完澡的男人带到自己的房子里,在自己的厨房给他下了碗鸡蛋面。最后,又在上面弄了点葱花。

    闻着满屋子食物的香气,凌二爷又不自觉的回想起他们结婚的那段时间。

    那个时候,苏小妞也是站在厨房里头,为他烹制美味的菜肴。

    那段时光至今回忆起来,仍旧是那么的温馨。

    温馨的,他忍不住想要掉泪……

    “吃吧,凉了就不好吃了!”

    将面条放到凌二爷的面前,苏小妞发现他正盯着自己看。

    那黑亮亮的眼,仿佛是夜里的明灯。

    苏悠悠本还以为这个男人会说什么建设性的话来,可结果这个男人说了:“苏小妞,下次煮面条,能不能不放葱花!”

    好吧,傲娇的凌二爷最不喜欢的就是葱花了!

    但苏小妞坚持认为这放了葱花的蛋面才是最有味道的,所以一直以来两人就这个问题都有不同的见解。

    只是没想到这个傲娇的二爷会在这个时候说出这样的话来,顿时苏小妞觉得头顶上一群乌鸦飞过。

    “葱花是我的爱,你要是不想放就不吃我的面条好了!”说着,苏小妞打算将这面条往自己的怀里抱。

    而凌二爷赶紧给抢了过去,随后马上开吃了。

    那被烫到却还是忙着往自己的嘴巴里送面条的模样,就好像害怕再不吃这面条就会被苏小妞给抢回去似的。

    这向来养尊处优的凌二爷难得出现了如此憋屈的一面,却引得苏小妞捧腹直笑。

    直到将最后一条面条吞进肚子里之后,这男人放下了筷子才说:“苏悠悠,我为今儿个我妈闹出的事情,郑重跟你道歉……”

    “我没有针对她的意思,你知道的。”

    “我知道!”

    “所以,你也无需跟我道歉……”凌母也没有从她这里讨到便宜,所以苏小妞并不认为这点事情值得这个男人如此郑重其事的道歉。

    再说,这男人已经在她的世界猖獗惯了,如今看着他如此拘谨的道歉的样子,苏小妞倒是觉得别扭了。

    “那苏悠悠,我可不可以最后再提一个要求。”听到苏小妞说不介意这些,凌二爷原本悬着的一颗心终于回到了原位。再度看向苏小妞的时候,这个男人的眼睛又亮了几分。

    “什么,磨磨唧唧的跟个姑娘似的。”看着他这个样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男人是打算提什么见不得人的要求。

    “我还要一碗!”一句话落下,苏小妞看到自己面前又出现了个大碗。

    苏小妞不得不承认,这一阵子没和这个男人住一起,他这煞风景的能力是又上一层楼了……

    ——分割线——

    入夜,因为近海,d市的夜晚算是比较凉爽的。

    在这样的夜晚,很多人已经入睡。

    只是在这个时候,仍旧有不少夜间出行的人儿。

    就像是今晚的机场,有人提着大包小包的,还有三四个人跟随在后面,朝着登机口走去。

    “外公,您送到这儿就行了。我到国外,也会经常给你打电话的!”这声音,听得出是个年纪不大的男性。一张脸,都被鸭舌帽给覆盖着,让人看不出原来的容颜。

    而紧跟在他身后的那一名上了年纪的男子,同样头顶上也带着帽子,帽檐压得有些低。

    一路匆匆行走,这两人都不曾说过什么话。

    那紧张的情绪,貌似也感染到后头的人。

    每一个人的神情,都出奇的严肃。

    一直到这登机口的时候,所有的人都松了一口气。

    尤其,是这个走在前头的年轻男子。

    扫了身后年迈的长者一眼之后,他将后方跟着的人带着的行李,以及机票什么的都接了过去。

    “飞儿,到了那边要是还有什么需要的,就跟外公说一声。到时候外公让人给你送过去!”

    “外公您就放心好了,现在无论什么东西都能随时买得到,只要有钱!”他这话是提醒外公,让他往自己的卡里打点钱。

    长者也似乎听懂了他的意思,点了点头。

    见他转身就要离开,仗着也顾不上自己腿脚不好,直接跟上前拉住了他的手儿。

    “外公,还有什么事情?”

    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这个城市。

    “飞儿,再让外公好好看看你!”

    “外公,现在科技很发达,到了那边您要是想看看我,到时候我们视频好了!”没有必要在这个时候多浪费一点时间,不是么?

    “飞儿,就多让外公看你一眼吧。你这一走,外公也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在有生之年亲眼看看你……”

    或许是因为这一番话触动了年轻人,最后他将帽子抬高了些,露出那张还带着些许稚气的脸。

    这人,正是前一段时间抢了谈逸泽的东西又踹了顾念兮的夏飞。

    而这送他离开的,可想而知就是夏老爷子了。

    他将送到机场,无非就是想趁着谈逸泽他们还没有任何动作之前,将孩子送走。

    到时候,夏飞到了国外,谈逸泽想要找到他都难。

    只不过,近两天谈逸泽却没有任何的动作。就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这一点,多多少少让夏老爷子有些担忧。

    在他看来,谈逸泽怎么看都不像是善人,会大方的将这些事情当成没有发生过。

    所以,在某种方面,谈逸泽现在的沉默更像是在等待给予他们致命一击。

    这也是现在夏老爷子为什么会匆忙的下决定,就在今晚将夏飞给送走的缘故。

    现在不送走,待到谈逸泽给他们致命一击?

    不……

    绝对不能这样!

    所以,他决定现在铤而走险,免得夜长梦多!

    “外公……您一定会长命百岁的。等这一阵风波过去,我一定会回来看看您老的。”

    “傻孩子,到外面去,一个人一定要小心。外面可不是家里,说话做事都要注意点。特别是你的性子,要改改了。”

    “我知道了,外公!”

    “好了,快进去吧。别误点了。”

    最后的摸了摸自己外孙的侧脸,夏老爷子的老泪纵横。

    “那好,外公我这就走了。您老一定要好好保重身体,等我回来知道么?”

    最后和夏老爷子挥手告别,夏飞转身朝着登机口那边走了过去。

    而眼见自己的外孙消失在登机口的时候,夏老爷子的泪水止不住的往外流。

    “我可怜的飞儿,都怪你当初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不然也不用沦落到现在要远走他乡的地步……”

    夏老爷子被他身边跟着的那些人搀扶着,打算往回走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耷拉着脑袋的夏老爷子却听到了由远及近的声响。

    本以为机场人多,估计h是什么人正好路过他们身边。

    却不想,耷拉着脑袋的夏老爷子却在这个时候看到自己的前方出现了一双黑色皮鞋。

    不像是时下那种故意擦得黝黑晶亮的皮鞋,这双皮鞋的上面是哑光设计。可以看得出,穿这双皮鞋的人,性格不想他人一样的张扬。

    并且,这双皮鞋的主人貌似走过的路不少,看上去还有八成新的皮鞋上,还粘着些许泥土。

    但即便如此,这双皮鞋的出现,还是让夏老心脏漏掉好几拍。

    “您的外孙可怜,但不知道夏老有没有听说过这样一句话,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清越的男音,在这个宽敞的飞机场里其实音量也不大。但不知道为何,却能让这周边的每一个人都清清楚楚的听到。

    而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夏老仓惶的抬起了头。

    四目相对的一瞬间,夏老爷子的腿有些发软,险些栽倒。若不是有身边的人扶着他,估计已经摔了个四脚朝天。

    那个用标准的军姿站在自己面前,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王者般的孤傲气息的男人,不是谈逸泽又是何方神圣?

    “谈……谈逸泽……”

    或许是因为过度惊慌,此时的夏正同志连电话里他对谈逸泽的尊称都给忘记了直呼其名。

    但谈逸泽也不恼。

    他看向夏老,黑眸一片深邃。

    你压根就看不透,这个男人到底都在想些什么玩意。

    没有理会夏正的反映,谈逸泽仍旧用不缓不慢的语气说着:“既然知道如此,当初就不该放纵你的孙儿在外面做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本来,我的妻子已经为你们求情,我也打算让夏飞直接蹲几年牢房,把这些坏毛病都给改正之后就让他出来。可没想到,你们竟然还给我上演了一出暗渡陈仓的好戏。”

    “知道我谈逸泽生平最讨厌的是什么么?就是在人家的后头搞小动作,不光明磊落的人。再加上这次飞车抢夺,还差一点引发了命案,我谈逸泽要是再眼睁睁的看着你包庇罪犯的话,那我也配不上解放军这个头衔!”

    谈逸泽的一番话下来,让夏正的脸都发绿了。

    谈逸泽这话的意思就是说,他现在怎么都不可能放过他的外孙了么?

    不!

    不可以。

    现在整个夏家就剩下这根独苗苗,要不然他也不会直接将夏飞的户口迁到自己的名下,并且冠以夏姓。

    要是将这夏家最后一根独苗苗送到谈逸泽的手上的话,那夏飞还有活路么?

    不!

    绝不可以!

    可想到夏飞已经过了海关出,估计已经上了飞机,谈逸泽再怎么有能耐,想要直接上飞机直接逮人,估计也要出示各种证件,浪费各种时间。到时候他能追上夏飞,才怪!

    “呵呵呵……”冷笑,从夏正的嘴角蔓延开来。“飞儿现在已经上飞机了。你谈逸泽就算有再大的能耐,又能拿我们怎么样?最多,我这老头子陪你拼死一搏就是了!”

    只是当夏正说着这些的时候,却听到谈逸泽笑了。

    那爽朗而清越的笑声,乍一听比大提琴还要动听上几分。

    可细细品味的时候,却让人有种背脊一凉的感觉。

    “夏老,您老该不会以为,我谈逸泽真的就这么点能耐了吧?你现在看看你的后头,又是谁……”

    谈逸泽说这话的时候,并没有太多的表情。

    而他的眼神所落下的地方,是夏正的身后。

    听着谈逸泽的语气,夏正不悦的挑了挑眉。

    寻常的时候,他碍于知道自己外孙儿的小命现在还掌控在谈逸泽的手上,所以他对谈逸泽表现出来的更多的是谦和礼让。

    但这一次,他对谈逸泽的不满表现的非常明显。

    因为他觉得,自己的孙儿现在已经上了飞机,谈逸泽现在再怎么想要抓着飞儿,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飞翔天空。

    只要飞儿到那边之后迅速的离开机场的话,一切都没有问题。

    再说了,他夏正既然敢将外孙送出去,就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在那边的机场,现在都已经是他夏正的人了。

    只要夏飞到那边,他就可以一世无忧。

    至于谈逸泽……

    呵呵……

    最终,他还是太能了!

    就这点能耐,又怎么有资格成为他夏正的对手?

    再者,夏正更觉得,他还真的是太高看了这谈逸泽。

    要想让别人忌惮于他,其实不应该表现的这么明显。

    不是有句话这么说来着,会叫的狗儿不咬人么?

    现在的谈逸泽在他夏正看来,就是这样太过稚嫩的小狗。

    一点风吹草动的,就能引得他亲自出现。

    什么时候落入敌人的陷进,都不知道!

    但心里虽然这么想,夏正还是顺着谈逸泽的视线朝着自己身后的方向看了过去。

    不过在他看来,他压根没有什么需要怕的。

    反正只要飞儿逃走,他料定谈逸泽也不可能作出什么事情来。

    但所有坚定的想法,全都在夏正亲眼看到夏飞从刚刚的入口处走出来的那一幕的时候,化为了泡影。

    怎么会……

    他不是已经嘱咐了飞儿,进去之后就不要再出来么?

    现在出来,无非是等同于给谈逸泽一个机会!

    那一刻,夏正慌了。

    “飞儿,你到底都在做什么?我不是让你进去么?你怎么又给我跑了出来?”夏正的嗓音里,带着少有的惊恐。

    那是,在这个阅历丰富的老人家脸上已经很少出现过的表情。

    至少,在夏正成长起来的这几年,都没有看到过夏正什么时候带着这样的表情。

    不过,貌似这一阵子,因为一个谈逸泽,这样的表情倒是反常的出现在夏正的脸上。

    “外公,不是我想要出来的,而是……”

    夏飞的脸色很不好看,带着有些僵尸白。

    而眼眶的周围,则是一层深深的黑色。

    不知道是因为最近长时间玩游戏导致的,还是因为现在被吓出来的,总之他的脸色难看的不像是他。

    而他刚刚带着走进去的那些行李,已经没有了。

    很显然,他刚刚已经将行李给托运了,而且也进去了机舱。这些,从他现在的外套只是随意的套在身上,便可以看得出。

    “是什么?飞儿,你这个皮孩子,你怎么这么让我操心?”

    夏正在身边两个保镖的搀扶下,有些气急败坏的说着。

    但嘶吼完了这一番话的时候,夏正也发现夏飞的身边还有一个人。

    而夏飞一边走着出来,一边还惊悚的打量着身边的人儿,像是防备着他随时作出什么举动似的。

    那人的身上穿着一身休闲衣。

    从里到外,都是黑的。

    唯有脸上的痞子笑容,还算是亲切。

    可就是这样的人,却引得飞儿频频惊悚的回头。

    察觉到这个异样的时候,夏正这才上上下下的将自己的孙儿好好的打量了一番。这一看才发现,原来飞儿的外套不是随便的披在肩头上,而是穿在身上。

    只不过,那个走在他身边的男子,正伸手探向他的外套底下。

    不仔细看,你会觉得这两个男人是勾肩搭背的走着。

    可仔细一看,你会发现这个男人放进夏飞的外套里的,并不是手,而是一把枪。

    那黑乎乎的枪口,正好对着夏飞的腰身。

    怪不得,飞儿吓得连话都说不完整了。

    他虽然出身于军政世家,从小到大见过的军人也不少,但这么被人用黑乎乎的枪口对着,估计还是第一次。

    想清楚了前因后果,夏正打从心里为自己的外孙心疼。

    “怎么样夏老?看清楚了吧,这人应该没有逮错吧!”

    身后,传来了那个男子的声音。

    夏正转身的时候发现,这个男人的嘴角现在保持着意义不明的弧度。

    可你从那双黑瞳里,却没有找到一丝一毫的笑意。

    “你……”本以为自己精打细算,已经让孙儿顺利逃过了一劫。却不想,最后还是被谈逸泽守株待兔了!

    “夏老现在不会还是维持着刚刚的想法,不打算将夏飞交给我吧?”

    谈逸泽仍旧保持着嘴角的弧度,没等到夏正的回答,他又说了:“没事,就算你不将他交给我也没有关系,我现在已经亲手逮到了!”

    说这话的时候,谈逸泽在已经被吓得一脸白的夏正的脸上稍作停留了那么下,很快的又看向他身边的那个人儿:“老三,幸苦了!”

    “嘿,身为警察逮捕逃犯,那是我们的责任所在!不过跨省市抓逃犯,这机票费嚒……”

    周先生的脸上有些纠结。

    好吧,前两天周太太发烧的时候,他又主动承担了家里的家务活。

    但这么热心肠的周先生所得到的奖励就是,这个月都要在沙发上度过,并且扣除这个月所有的零花钱!

    为什么帮忙做家务的结果会是这么惨痛?

    还不是因为,他非但将周太太所有的碗盘都给砸碎了,还将家里的吸尘器也给拆了么!

    这么一大笔开支,对于向来喜欢节俭的周太太来说,自然是心疼的。

    扣除的周先生的这零花钱,自然当成是买这些东西的贴补。

    而自从上缴了零花钱的周先生,现在手头各种紧。

    没想到这两天竟然还接到谈老大的通知,让他过来帮忙。

    这飞机票的钱虽然不是个什么大数目,但对于现在经济各种赤字出现的周先生来说,还是不小的问题。

    好在谈老大这次爽快,听到他的纠结之后,谈老大便大方的说了:“飞机票和各种费用,我全包了!不过现在你还有个任务。”

    “啥任务,谈老大?”一听到吃住全包,外带还有飞机票,周先生来了精神。

    要是见到小嫂子,没准还能蹭点什么云阁的餐券之类的。

    那回到A市之后,他就算没有钱也能横行天下了,不是么?

    “我最近手脚功夫不大利索,估计动起来的时候有些不好使。这样吧,待会儿你顺便给我打打下手,顺便看看我的功夫退步了没有!”

    谈逸泽的神态平和,那漫不经心的语气,仿佛在和别人说着今天的饭菜如何似的。

    至于站在身边的夏正,谈逸泽倒是连理会他的闲情都没有了,自顾自的和周子墨调傥着。

    只是一听到他的这一番话,周先生的黑瞳立马蹭亮了。

    “没问题,我周子墨就爱给别人打下手!”

    说这话的时候,周子墨已经兴奋的在旁边开始挥舞着拳脚,做热身运动。

    再傻的人,在看到周子墨现在的那几个动作也立马明白,谈逸泽刚刚说的那一番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他们,准备开始收拾夏飞了!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