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495章 顾念兮哭了vs男人要三从四德

    “呜呜……”

    谈逸泽是在将穿戴整齐的顾念兮送到床上,又折回到浴室里收拾刚刚自己放在地上的洗漱用品的时候听到呜咽声的。

    这一听,他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三步并作两步的就回到了大床边。

    只见刚刚他给换上了一棉质长款t恤当成睡衣的女人,正耷拉着个脑袋。

    一头还没有梳理过,乱糟糟又湿答答的头发正好挡着她的脸颊,让他看不到她的脸部表情。

    “呜呜……”

    不知道是不是察觉到了这个男人的靠近,原本的哭泣声又凄厉了几分。

    最终,谈逸泽还是拗不过心中的某分感觉,半蹲下来。

    伸出的大掌,轻柔的拨开她垂在她面前的湿头发。

    而那双眼眸里,也出现了顾念兮最为熟悉的疼惜。

    “这又是怎么了?怎么好端端的就哭起来了?”

    刚刚吃火锅的时候,不是情绪还挺高的么?

    怎么这会儿洗完了澡,就可怜的就像是个被遗弃的小动物似的?

    “都怪你,都怪你!”

    她依旧耷拉着脑袋不看谈逸泽,粉拳一个个的往谈逸泽的肩头上砸。

    而谈逸泽好不容易拨开的那几根湿答答的发丝,又给她这么一弄掉了下去。

    于是,谈逸泽又看不到她的脸了。

    和谈逸泽当初说的一样,这丫头的哭声就是他一辈子都无法闯过去的劫。听到她的哭声,他便会乱了分寸。

    自然而然的,现在处于焦躁状态下的谈逸泽也不可能听得出顾念兮哭声中有什么异样,更不可能察觉到这丫头的脸上,压根连泪水都没有!

    而在谈逸泽处于焦躁状态之下,顾念兮继续装腔作势。

    无论谈逸泽怎么拉着她讨好她,她始终都不肯抬起头来。

    说实话,以前谈逸泽非常不喜欢女人闹脾气。

    想当初,和他青梅竹马的秦可欢,也从来不敢在他的面前表现出这样。

    可偏偏,这顾念兮就是敢当着谈逸泽的面闹脾气。

    而这个男人,却还是找不到自己讨厌她的理由。

    也许,真的就像是周子墨说过的,这个世界上一定有那么一个将你给吃的死死的人。他周子墨,如今被周太太吃的死死的,周太太让他睡沙发就睡沙发,不给他零花钱就不给零花钱,而他周子墨所能做的,只有顺从。

    可顾念兮呢?

    顾念兮这边,寻常时候他谈逸泽强来还行,若是这丫头掉眼泪了,啥都要听她的。只能庆幸顾念兮到现在还没有让他跪过搓衣板。

    “我到底怎么了?你说我改还不行么?”

    她不肯让他抱着,谈逸泽索性就拉着她的手儿,放在自己的嘴边亲着,让她感觉到适度被宠爱的味道。

    “你真的能改?”

    带着哭腔的女音反问。

    “只要你说,我一定改!乖乖,不哭了成不?哭的我心里头都慌了!就算不为我考虑,为咱们肚子里的孩子还有你自己的身体考虑一下成不?”

    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现在那低哑的嗓音,恰到好处的彰显了他对顾念兮的宠爱和无力感,极大程度的满足了女人现在的需要。

    “孩子只在我的肚子里,不是你的!”

    果然,听着谈逸泽刚刚说的那些话,顾念兮的哭腔好了不少。

    这是个好现象,证明她已经不是那么生气了。

    于是,谈逸泽拉着她的手又紧了紧:“好好好,孩子只在你的肚子里。你别哭了,好不?在哭,我的心都要碎了。”

    谈逸泽的另一手,还轻轻的揉着她的长发。

    说实在的,他真的爱极了这样丝滑的感觉。

    那指尖两侧滑过的发丝,有着微凉,还带着淡淡的香气。

    每次和顾念兮亲热的时候,谈逸泽总喜欢像是这样把自己的指尖插入她的发丝中,畅享那种丝滑的感觉。

    这也是时至今日,他都不肯让顾念兮将这一头长发给剪短的原因。

    只是就在谈逸泽还想方设法的要将她给哄住的时候,却看到原本还略带哭腔的小女人竟然一下子朝着他谈逸泽飞扑上来。

    看那架势,谈逸泽都惊出一身汗了。

    这坏丫头,难道不担心他谈逸泽要是一个没有接住她,她没准就摔在地上了。

    而且她现在肚子里,不是还有宝宝么?

    不过好在他谈逸泽的手臂够有力气,也够长。直接就稳稳当当的接住了朝自己飞扑来的人儿。

    但在谈逸泽的惊魂未定中,他却看到这丫头的小脸上一脸的谄媚。

    这样的小脸蛋上,哪有一点泪痕?

    谈逸泽这便已经嗅到了一股阴谋的味道。

    “丫头,你骗我呢?”将带笑的女人抱在自己的怀中,一手还轻轻的覆盖在她的小腹上,确定里头的孩子还在之后,谈逸泽才开口。

    “这不叫骗你。这叫兵不厌诈!”

    这些什么计谋,还是他谈逸泽教给她顾念兮的。

    “说说,什么理由。为什么用这招对我?”

    谈逸泽倒也没有想象中的生气,只是拉着她要解释。

    “既然要诈你,当然有我的理由了!不过我家谈参谋长,是个一言九鼎的人么?”

    听着她的话,谈逸泽无可奈何的笑了。笑容中,男人眉梢间那股子浑然天成的媚态尽显。

    不是生气也不是因为她的反问,而是因为她口中的“我家的谈参谋长”!

    这个称呼,让这个男人也感觉到了家的归属感。

    那正好,是他谈逸泽一直所追求的。

    可有些话,他还是要说:“你知道的,激将法对我来说是没有用的!”

    “那看来,你说过我要什么你都改,这话不是真的了!”

    女人说这话的时候,还真的从谈逸泽的怀中挣脱了。随后,她便一个人抱着枕头在床边上窝着,那摸样看上去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看的谈逸泽最终都只能无奈的妥协,蹭到她的身边将她给拉回来。

    “好了,你要我改什么,你说就是了!”

    这么让她郁闷下去,估计要爆发家庭矛盾了。

    他谈逸泽信奉的是,家庭矛盾一定要在第一时间扼杀在摇篮中。

    不然,等到爆发的时候才来拯救,那为时已晚。

    “那你倒是说说,你今天为什么都不理人家?”

    窝在谈逸泽的怀中,顾念兮继续揪着谈逸泽的手玩。

    “我哪里有不理你?”

    你看她一假哭,他谈逸泽都成孙子了。

    连生气都不敢,只能屁颠屁颠的哄着她开心。

    要是寻常在部队里头哪个兵蛋子敢对他谈逸泽玩花样的话,估计已经被罚了。

    可她顾念兮倒是好,还先发制人了。

    “你就不理我了!你今天连跟我说话都懒得了!”

    事实,早已摆在面前了。

    “兮兮,我没有想要不理你……”谈逸泽说到这的时候,停顿了一下。

    视线,正好和顾念兮的对上。

    突然间,顾念兮发现这个男人的脸颊,貌似有些红了。

    不过因为他近段时间在这边晒得比较黑,那红色被这黑色给压住了一些。不然,她顾念兮早已发觉到了。

    不过,他们现在是在谈论他谈逸泽今天到底是抽的什么风,又不是在谈论今晚上要如何xx。这个男人,到底在脸红什么!

    对于谈逸泽突然的脸红,顾念兮抱着怀疑的态度。

    所以,整个过程他一直都是死死的盯着这个男人额的脸上看。

    一直到,谈逸泽受不了这样探究的眼神,开了口:“谁让你今天出去不捎上我!”

    哟呵,敢情这不捎上他谈逸泽,还是她顾念兮的错了?

    看着这男人别扭的眼神,顾念兮索性问了:“我出去不过是和小叔有点事情谈谈!又不是别人!”

    对于顾念兮的这个观点,谈逸泽不发话了。

    其实,他想说,要是别的人和顾念兮见面那倒是还好说一些。

    可偏偏,这约见顾念兮的是自己的弟弟,也是顾念兮的前任男友。再者这个地方,据说还是他们谈情说爱的地方。

    你以为,他谈逸泽当初追求顾念兮之前,就半点功课都没有做?

    不过也正是功课备足了,今儿个在听到顾念兮竟然要和谈逸南在某家他们所熟悉的咖啡厅见面的时候,谈某人傲娇了!

    怎么想,谈逸泽的心里都忒不是滋味。

    不是因为担心顾念兮会移情别恋,这点自信他谈逸泽还是有的。

    但不知道为什么,想到谈逸南和顾念兮面对面的坐着聊天的场景,他的心情还是各种不爽。

    而这样的不爽,每当他今天看到顾念兮的时候都会想起。

    这也是,谈逸泽今天为什么会三番两次的躲开顾念兮,甚至不和她说话的原因。

    因为他不想让顾念兮发现一个浑身带着酸味的自己。

    谈逸泽的不做声,让顾念兮又是上上下下将他给打量了个遍。最后,某女人的脸上露出一抹狡猾的神色:

    “谈逸泽,你该不会是吃醋了吧?”

    “……”

    谈逸泽依旧没有回答。

    而今天的顾念兮倒是想个打破沙锅问到底的好奇宝宝。

    见到谈逸泽默不作声的样子,她索性双手抱着了谈逸泽的脖子,在他的怀中摇晃着问道:“老公,你倒是说啊!是不是吃醋了?”

    “你说呢?”

    谈逸泽不愧是具有当外交官潜力的人。

    同样的问题,他直接抛给了顾念兮。不明确答复,也不给人落下话柄。

    不过这一招在对付别人或许还行,可这用来对付这个枕边人,就不合适了。

    抱着谈逸泽脖子的女人,索性将脑袋埋在谈逸泽的怀中,银铃般的笑声便从中传出:“老公,你还真的吃醋了?”

    谈逸泽的默不作声,她看得出是因为他有些害羞罢了。

    可是向来习惯于高高在上的谈参谋长,今儿个竟然也会将自己的情绪如此明显的表现出来。

    顾念兮只觉得……

    “老公,你真的好可爱啊!”

    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还毫不吝啬的伸手直接往谈逸泽的脸颊上掐了一把。看着他那张好看的脸在自己的手上变了样,她的心情极好。

    “你这臭丫头,我也真该让你尝一下这样的味道!”

    吃醋的味道,还真的不是那么好的。

    但嘴上这么说,他还是任由这个女人在他的怀中捣蛋。时不时的啾啾他的脸蛋,时不时又偷偷的抓着谈逸泽刚刚冒出的胡渣尖。

    那淘气的样子,实在和他们家的聿宝宝不相上下。

    对于顾念兮的这幅模样,谈逸泽倒像是已经见怪不怪了。

    但要是若干年前和他谈逸泽说,他有朝一日也会把一个女人抱在怀中如此宠溺着,估计他是打死都不相信。

    “谈逸泽,你舍得么?”一句话,戳中了谈逸泽内心的最深处。

    最终,谈逸泽无可奈何的笑了。

    果真,还是这丫头最最了解他。

    吃醋的味道很不好,他还真的不舍得让她吃醋。

    因为,他谈逸泽会心疼。

    抱着怀中的女人,谈逸泽的轻轻的蹭着她的脸颊。

    而他也听到,怀中的人儿说:“老公,其实我和小叔压根没有说什么话,就喝了一杯牛奶和一杯温水就回来了!”

    她,这是在和谈逸泽解释着,让他的心里不那么难受。

    爱是相互的。

    谈逸泽心疼她的同时,她自然也是心疼这个男人的。

    “这算是坦白从宽么?”

    男人揉着她的长发,嘴角带着满意的笑容。

    其实纠结来,纠结去,最终抵不过的还是自己的心。

    “讨厌,谈参谋长别用你在公事上的官腔来糊弄我!”

    “那要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这么突然飞扑过来?要是伤害了自己,伤害了宝宝,那你不是该后悔死了?”她顾念兮的性子,他又不是不清楚?

    寻常就将孩子当成她生命里最重要的,若不然他谈逸泽也不会到现在都不敢和她说第一次怀孕的时候那些事情……

    所以,此刻谈逸泽也不免得想起那一天的上午,顾念兮被人推入手术室的场景……

    每每想到这的时候,谈逸泽都不免得一身冷汗。

    可顾念兮看到他如此严肃的神情之时,却不免得笑了:“我有什么可怕的?反正我老公看我飞扑过来,一定会稳稳当当的接住我!”

    她说这话的时候,整张小脸上堆积的都是笑容。

    语调平缓,就像此刻她顾念兮所说的,不过是一个事实罢了。

    而对于谈逸泽而言,此刻顾念兮给的,却是最真实的信任……

    这个小傻瓜,竟然如此的信任自己……

    连自己的生命,都拿来托付。

    他谈逸泽,怎能不感动?

    将女人抱在自己的大腿上坐着,小心翼翼的将她纳入自己的怀中。

    谈逸泽感觉,此刻他拥有的便是整个世界……

    ——分割线——

    “顾总,你们现在就要上飞机了么?”A城,明朗大厦的会客大厅,韩子,也就是现在明朗集团新上任的韩总监,今儿个不知道怎么会出现在会客大厅里。

    周围不少路过的员工,都用诧异的眼神盯着他看。

    只是韩子并没有理会这些人异样的眼神,自顾自的讲着电话。

    他的手上还拿着一大叠的资料,那些都是要顾念兮亲自签名的文件。寻常韩子都会用传真机,让顾念兮在上面签字。

    但今儿个,他没有动用传真机。

    因为今天下午,顾念兮他们就会回来了。

    到时候将这些文件直接交给顾念兮签字就好,也不用这么麻烦了。

    “好的,到时候我会开车到机场去接你们的。”

    说完这话之后,韩子挂断了电话。

    随后,他便提着公文包,将手上的那些文件交到助理的手上,随后便带着一行人直接朝着楼下的那个会议室走了过去。

    只是就在韩子离开之后,会客大厅的洗手间里便钻出了一个人。

    这人的左手还拎着一罐去渍霸,右手还拿着一个拖把。从洗手间里钻出来之后,女人的视线一直都落在已经走远了的韩子的背影上。

    这么说,顾念兮就要回来了?

    不好!

    老城区的案子现在还没有搞定。

    要是顾念兮这会儿回来,她所有的计划岂不是竹篮打水?

    不……

    好不容易已经走到了这一步,送出去的东西更是花了她好多钱。

    若是在这个节骨眼上掉链子,那岂不是……

    想到这,霍思雨直接丢下自己手上的那罐去渍霸,还有另一手上的拖把,拿起手机就匆匆走了出去。

    而霍思雨刚刚丢下这些东西所发出来的大动静,自然让周围不少人都用一种疑惑的眼神看着她。

    只不过,对于这些异样的眼神,霍思雨一点都不在意。

    这有什么?

    她现在这条半残的腿,每天接收到的异样眼神还少么?

    反正,也不差多这么几个。

    再者,现在也没有什么事情比起她现在所要进行的事情重要。

    只可惜,走出去的霍思雨却不知道,当她丢下东西,拿着手机匆匆跑出去打电话的时候,原本已经走进了会议室的男人又走了回来。

    看到霍思雨已经远去的背影,男人的唇角勾了勾。

    随后,他继续对着自己耳边的手机汇报着:“顾总,果真像是您料到的那样,霍思雨着急了!您接下来,还有什么吩咐?”

    “好的,我都会照办的!”

    “嗯,好。一路顺风!”

    挂断电话,韩子又看了远处的霍思雨一眼之后,才带着满意的笑容回到了刚刚的会议室里……

    ——分割线——

    “谈老大,今晚我们几个也来此聚会,怎么样?”A城的机场内,周先生拉着淡粉色的行李箱,一脸抽风浅笑的跟随着谈逸泽一家从机场里走了出来。

    说真的,当初第一眼看到周太太为自己准备的这个行李箱的时候,周先生也是和谈老大现在盯着他的行李箱看的眼神一样,满眼鄙夷。

    不过后来被周太太威胁着要不带着这个行李箱,要睡沙发睡到下个月,他也只能默认了。

    从一开始一个人带着个粉色的行李箱在机场里随便转悠,被所有人当成异类一样看,到今儿个拖着这同样的行李箱,跟着谈家一家子回到A城,周先生发现自己竟然已经开始接受了这个行李箱。

    并且他还发现,这个行李箱还蛮不错的。

    至少,这一路走来,他感觉自己就像是个大明星一般,非人引人瞩目。

    而且,那众人感兴趣,看上去恨不得像是要扑过来向他周子墨要签名似的眼神,让周先生也觉得格外羞涩!

    于是乎,某位爷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大边框墨镜,赶紧往自己的脸上带去,好挡住这么多汹涌澎湃的视线。

    无疑,上身一白色衬衣,搭背着下身一条天蓝色紧身牛仔裤,中间还加上一咖色腰带,脸上还有一黑色的大边框墨镜的周先生看起来,就像是时装杂志走出来的型男。

    唯一有些不协调的,就是身后面跟着的那个粉色行李箱。

    不过,这也使得越来越多的人注意到了他。

    而周先生觉得,这都是他周子墨的个人魅力。

    现在的他,恨不得直接回家告诉周太太这个危机感十足的事实。

    周先生觉得,周太太要是看到他周子墨现在结了婚,还这么引人注目的话,应该会很担心很担心他在外面给她招惹一些不三不四的女人回家。

    因为担心自己的家庭地位被取代的周太太,估摸着就不会再让他周子墨睡沙发了。

    可周先生怎么都没有想到,回家之后的他将这一切都告诉周太太的时候,周太太只是说了:“周先生,那是你想太多了!”

    不是别人觉得你很帅,而是别人觉得你很变态!

    最终,这一张还是以周先生的郁结告终。

    “你是想让我们帮着你劝劝周太太吧?”谈逸泽只是扫了这货一眼,随后便拥着顾念兮继续向前走。

    她是个孕妇,在这人来人往的地方走,谈逸泽还真的很担心她被什么人给撞到了。

    “嘿嘿,还真的什么都瞒不过谈老大你!”

    周先生摸了摸自己的鼻头,尴尬的笑着。

    好吧,坏心眼的周太太,他周先生还真的不是她的对手。每次他都要被她给赶到沙发上去睡。

    除去这几天去了趟d市的这些时间,他已经接近大半个月都没有拉到周太太的那粉嫩嫩的小手了。

    更不用说,是和周太太睡上一觉了……

    周先生承认,今天自己还真的有些兽性大发了!

    特别是看到谈老大和小嫂子那么和睦的相处之后……

    他有些憋屈的想着,为什么自己和周太太,就不能跟谈老大他们一样?

    不过后来他又想到了,若是周太太跟小嫂子一样,那他的生活岂不是没有什么乐子?

    好吧,周先生承认,自己就是欠虐了一些。

    “自己惹老婆生气,哪有让别人帮忙哄着的道理!”

    谈逸泽显然不肯答应晚上聚会的事情。

    也对,现在顾念兮还怀着身孕。

    再加上,今天又坐了飞机搭了车,现在看顾念兮的样子都觉得很疲惫,谈逸泽回去还肯让她去参加什么聚会才怪!

    “可谈老大,你也知道我家周太太就是那个脾气,我一个人肯定搞不定她!”其实周先生更担心,自己要是一个不注意,再给周太太火上浇油就不好了。

    而在周先生看来,人多的时候周太太的脾气都不好怎么发作。

    他就像趁着人多的时候,跟周太太好好拉拉小手什么的。

    到时候,周太太的气也就消了一大半。

    “谈老大,你能不能……”周先生见谈老大没有开口,便继续缠着上去。

    那德行,好像恨不得此刻呆在谈逸泽怀中的,就是他周先生似的。

    可谈逸泽一看周子墨黏上来,便有点嫌弃的拨开他缠在自己手臂上的手。

    大庭广众之下,拉拉扯扯成何体统?

    再说,这拉扯的还是一个男的!

    这要是传出去,谈逸泽觉得自己的这张老脸都不知道该往什么地方搁。

    “去去去,一边呆着去。没看到兮兮现在都累的快睡着了么?”

    谈逸泽说着,便继续朝前走。

    可周先生却觉得,谈老大的拒绝打击到他弱小的心灵了。

    “谈老大,你就不能行行好么?难道你不怕打击到我弱小的心灵么?”其实这些废话,无非就是逼着谈逸泽答应和他去聚会。

    到时候,他好借机和周太太和好。

    可谈老大发话了:“我这是在教你自己做的事情要自己负责。是你自己惹得你家周太太生气的,你觉得这个时候她会希望我们这些人参合进去么?”

    好吧。

    周先生不得不承认,谈老大的话一针见血。

    这惹得周太太发火的缺德事,还真的是他周子墨一个人干出来的。

    “好吧,那我回家看看怎么哄她好了!”

    周先生挠了挠头,有些无措的看了一眼自己的粉色行李箱。

    里面,还有这次他专门带回家,准备送给周太太的丝质睡衣。

    虽然说这睡衣是他专门为自己谋福利才给买的,但好歹也算是他的一点心意。

    到时候,看看周太太能不能领情。

    “顾总,参谋长!一路上辛苦了!”

    走出机场的时候,韩子和众人一一打了招呼之后,便将车门给打开了。

    今天他开来的是一辆商务车,正好能同时容纳这么多人。

    “韩子,把文件先给我吧,我现在不去公司了,累的慌。”顾念兮进了车内之后,便这么说。

    而这一番话下来,倒是让车内的其他人都用担忧的眼神看着她。

    特别是谈逸泽,放在她的腰身上的手都收紧了不知道多少倍,活活的就像是要将她顾念兮给勒死似的。

    “是不是很难受?”谈逸泽问。

    其实从飞机下来的时候,顾念兮的脸色就不是很好了。

    连走路,都是被谈逸泽拽着走的。

    “顾总,要不我直接开车送您去医院吧!”坐在驾驶座上的韩子也开了口。

    现在整个明朗集团都是顾念兮在掌控着。

    他真难想象,要是顾念兮在这个时候身体垮了,明朗集团会变成什么样。

    “对啊,兮兮我们先去下医院检查一下吧。”抱着聿宝宝的谈老爷子也跟着说。

    “也没有那么难受,就是累得慌!”她一直都晕机。

    再加上现在自己怀孕,那种想呕又呕不出来的感觉,真的不是很好受。

    “赶紧送我回家吧,我回去躺一躺就行!韩子公司的事情还暂时麻烦你了,等我休息好了再回公司!”

    “没事,顾总!公司的事情我会看着的,再说这也是我的分内之事!”

    说着,韩子开了车。

    而谈逸泽则让顾念兮靠在他的肩头上,小睡一会儿。

    这次顾念兮倒也没有矜持,身体上的难受让她无法顾及那么多。

    再说,她的不舒服也关系到腹中的孩子,她不敢多说什么。

    没过一会儿,顾念兮就这样睡着了。

    而众人在看到她那张脸色呈现出病态的黄之后,都担心的不敢开口。

    生怕,一个不小心触怒了她身边虎视眈眈的男子。

    ——分割线——

    “苏医生,你今天有手术安排么?”

    苏悠悠的办公室内,传出了一个慢悠悠的男音。

    这声音,听不出的喜怒哀乐。

    不过,话语里蕴含着明显的上位者气息,让你也不得不服从。

    寻常人在听到这么个男音的时候,都会习惯性的抬头看一下。

    而后,迫于这个男人的各种威慑力,都要退避三分。

    可苏悠悠这边倒是好。

    听到这个男音的时候,连抬头看一眼都没有,直接就丢出了这么一句话:“我有手术和没有手术,和你有什么关系?”

    苏小妞的不领情,让这男人在苏悠悠同个办公室里的其他人的面前有些挂不住脸。

    可你能看到的是,这个男人连一丁点生气的迹象都没有,直接来到了苏悠悠的身边就往苏悠悠的办公桌上一坐。

    “苏小妞,我可看过了你今天的表格了,今天没你什么事情!”

    某位爷自顾自的在苏小妞的办公桌上翘起了二郎腿,惹得周围过来看病的人惊叹声连连。

    当然,这惊叹声除了为这个男人的胆大任意妄为的举止惊叹外,更因为这个男人的外貌和举止中不自觉流露出来的贵气。

    “你看看,你自己都看了我的工作表了,还来问!”

    这不是问的废话么?

    苏小妞稍稍抬头了一下,视线落在这位爷的屁股上。

    只见这位爷的屁股毫不留情的坐在苏小妞最近新迷恋上的某位小受的照片上。

    而这位爷居高临下,自然也看到苏小妞现在正看着自己的屁股。

    顺着自己的屁股看下去,凌二爷还看到了苏小妞最近总是在看的某个gv大戏里的男主角。

    这照片,明显就是截图截下来的。

    上面,还是这个男人半裸着上半身的样子。

    而苏小妞这个色胚,就将这一张截图给打印出来。

    更可恶的是,苏小妞竟然还将这张截图就这样大大咧咧的给贴在自己的办公桌上。

    这要是让其他男人看到这样的场景,岂不是要笑话死他凌二爷了?

    所以,凌二爷也承认,自己刚刚就是故意将屁股窝在这一块的!

    “我不就是客气那么一下。苏小妞,跟我出去转一圈吧!”这才是他凌二爷的风格。

    说话做事,都是别样的霸道。

    从来,都不用考虑其他人的意思。

    像是刚刚那样询问苏小妞的样子,还真的有点让人接受不了!

    而苏小妞这次连回应都懒得了,直接默不作声的将一屁股坐在自己办公桌上的男人给赶下去。

    反正无论她回答什么,这个男人总是能想方设法的将她给拐出去。

    现在去拒绝,苏小妞也懒了。

    将凌二爷给赶下去之后,苏小妞赶紧将那张小受的照片给撕了下来,然后一脸嫌弃的给丢进了垃圾桶里。

    不出凌二爷的预料看到了这样的一幕。

    他就知道苏小妞最看不管自己喜欢的小受被人屁股践踏的样子。

    不过他还真的没有想到,苏小妞嫌弃他凌二爷竟然嫌弃到这样的程度。

    连最喜欢的小受的照片,也说丢就丢!

    不过其结果还让他颇为满意,也算是达到了他想要的效果,所以他暂时不去计较了!

    “苏小妞,快点收拾好吧,我都等你老半天了!”

    凌二爷还真的是少爷脾气,等的有些不耐烦了就开始嚷嚷着。

    “知道了,看完这个东西我就准备。你也真是的,没有听说过新时代的男人要三从四德么!”

    苏小妞嘟囔着。

    “什么是男人的三从四德?”凌二爷纳闷着。

    他只听说过女人的三从四德。

    还真的没有听说过男人也有什么三从四德!

    而苏悠悠看着这个男人疑惑的表情,便大方的解释着:“女朋友出门要跟从,女朋友命令要服从,女朋友讲错要盲从。至于四德,就是女朋友化妆要等得,女朋友花钱要舍得,女朋友生气要忍得,女朋友生气要记得!”

    苏小妞解释完这些之后,还不忘记挑眉的看看面前那个惹得好多前来看病的女人都开始围观的妖孽男。

    可苏悠悠抬头的时候,却发现这妖孽男脸上压根就没有她所想象的不耐烦。

    反倒是,用着好奇的眸光打量着她苏悠悠!

    继而,这个男人还一脸得瑟的说着:“苏小妞,你想要认了我这个男友,也不用拐弯抹角的。大大方方的说出来就行了,你凌二爷我也不是那么个绝情的人!”

    说这话的时候,凌二爷还非常大气的绕到她苏悠悠的身边来,拍了拍她的肩膀。

    可某女顿时觉得天雷滚滚的。

    她刚刚貌似说错话了!

    “好了,你别想狡辩!为了能让你有贯彻这个新妇男三从四德的理想实现,我便大发慈悲的接下你这个男友任务的挑战!”

    然后,这男人还拉着苏小妞的一只手,便笑着说:“现在,就让我们来一次情人间的约会!”

    可某女看着这个男人一连串的动作,还有些反映不过来。

    她刚刚只不过是说错了一句话,怎么现在就多了一个男朋友?

    “快点收拾好,我们赶紧走!”

    男人又开始催促了!

    “到底要去什么地方?老是催催催!”

    苏小妞压根就没有将某位爷前半截话放进脑子里。

    估计,她只是将他刚才的那一番话,当成了放屁。

    “第一次约会的地点,就在谈老大家好了!”

    凌二爷说。

    “为什么去他们家?他们家不是都去d市了么?”这刘嫂他们离开之前,就将谈家大宅的要是暂时寄放在她苏悠悠这边了。

    因为谈家还有二黄在,总不能因为全家人都不在家,将这条狗儿给饿坏了吧?

    不过也是正因为如此,苏小妞知道了现在谈家的人都不在家。

    她还打算今天下午的时候过去,给二黄买份新狗粮试试呢!

    只是正在纠结谈家现在有没有人的苏小妞貌似忘记了凌二爷刚刚前边的那一句“第一次约会”。

    而苏小妞对此的默不作声,正好让某男坐实了现在这男友身份!

    再者,苏小妞更没有注意到,某位爷在听到她对于他刚刚那一番话并不反驳之后,嘴角扬起得意的笑容。

    “小嫂子他们今天下午回来的。据说小嫂子回来之后很不舒服,可她不肯去医院,所以谈老大让你去一趟……”凌二爷这话还没有说完呢,就看到刚刚还站在自己身边的女人抓着个包包已经冲到门口去了。

    而女人的嘴边还说着:“真该死,兮丫头不舒服你应该早说!真是的……”

    看来,凌二爷觉得自己还真的低估了顾念兮在她苏悠悠心目中的位置。

    有些时候,他甚至还有些妒忌顾念兮,能占据了苏悠悠心里那么多的位置。

    不过眼下,他也是托顾念兮的福,才坐实了这个“男友”的名义,现在自然也不想去跟顾念兮计较什么。

    最后,凌二爷跟着苏小妞双双离开……

    ——分割线——

    与此同时,明朗大厦内部——

    “雨姐,你找我什么事情?”这是明朗大厦最隐蔽的一个角落,寻常都没有什么人会到这样的地方来。

    而这样的角落,便成了霍思雨和吴小米见面的地点。

    霍思雨已经到这边有好一会儿了。

    天气很热,在这样太阳炙烤的角落,她已经浑身大汗了。

    而吴小米则是刚到。

    看着她穿着明朗集团的工作服,还一脸干爽的样子,霍思雨的眸子里有些不悦。

    她的腿不好,吴小米是知道的。

    可她竟然还让她一个人在这里傻等了这么久,不是故意的又是什么。

    若是以前,霍思雨肯定毫不留情的就开始炮轰了。

    可现在,因为还有事情要找吴小米帮忙,她不敢轻易动怒。

    要是将自己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和吴小米的友好关系给破坏了,那一切就功亏一篑了。

    按捺组合心里的不悦,霍思雨努力的让已经因为过分燥热而变得油光泛滥的脸勾出笑容来:“小米,我找你也没有什么事情。是这样的,你也知道我的腿脚不大方便,在这里做活成天爬上爬下的,很累。所以,我打算离开了!”

    “雨姐,你要换工作么?不过也对,你这么有能力,不应该留在清洁部。这是小材大用!”

    看样子,吴小米对于她的这个想法非常的支持。

    “是啊,不过我是想说,我要离开这个城市……”

    你不得不承认霍思雨的演技。

    因为此刻她在说这一番话的时候,还配合着眺望着远方。

    那迷离的眼神,还真颇有种无奈的味道。

    “离开这个城市?雨姐,你不是开玩笑吧?”显然,霍思雨说出的这个消息对于吴小米还说,有种天打雷劈的感觉。

    这个节骨眼,她在准备老城区的企划案。

    说实在的,吴小米也不明白,公司为什么会将如此在意的一个企划放到她一个新人的手上。

    但对于这个企划,吴小米想的更多的是想要通过这一次努力,一飞冲天。

    在业内打出名堂来,将来她的日子也会好过一些。

    这也是,当初她接下老城区企划案的原因。

    可这几天她下来,她实在想不出符合这次企划案的相关主题。

    眼看着这距离交企划案的日子越来越近了,吴小米也越来越焦灼。

    这也是,今天她赴约迟到的原因。

    当然,在另一方面,吴小米也不是没有考虑过,若这次没有想到合适的方案来,到时候找这个和自己惺惺相惜的雨姐帮忙。

    你看看上次,她帮忙的那么小半个钟头,一案子就如此顺利的提交通过,甚至还为她赢得了这次老城区企划主要负责人的名堂。

    不过这也是吴小米的打算而已。

    她其实还想自己努力,弄出一个自己的作品来。

    等到实在搞不下去的时候,再让霍思雨出马就行了。

    但吴小米万万没想到,这霍思雨会在这个节骨眼离开……

    那她要是在规定的时间内搞不出企划的话,那该怎么办才好?

    ——分割线——

    “……”回到谈家大宅,顾念兮觉得自己睡了一个好长的觉。一觉醒来,天色已黑。

    这一觉,睡的可真饱。不过也是这一觉,她身上没有那种疲惫难受的感觉了。

    倒是肚子,咕噜噜的叫唤着。

    揉着自己微凸了好些的小腹,顾念兮下了楼。

    不过这一到楼下,顾念兮才发现,这谈家客厅里坐着好些人。

    众人的脸色都不大好,也没有人开口说话。

    这一幕,让顾念兮的眉头也跟着皱起……

    /*20:3移动,3g版阅读页底部横幅*/ var pr_id = &ut;u1439360&ut;;

    上一章

    |

    目录

    |

    阅读设置

    |

    下一章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