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496章 证据浮现vs舒霍的自寻死路

    “你们这是怎么了?”

    顾念兮的声音,此刻端坐在谈家大厅里的人纷纷回过头来看她。

    见到此时的她还带着笑意,众人都松了一口气。

    而原本在厨房里忙活着,身上还穿着一条围裙的谈逸泽,也在听到她顾念兮的声音之后赶了出来。

    看到顾念兮的时候,他赶紧摸了摸她的额头,又拉了拉她的手,最后直接将她给拉进了自己的怀中。

    看着难得谈参谋长当着众人的面露出这么孩子气的举动,顾念兮也觉得有些好笑。

    “怎么了老公?”

    是心情不好么?

    按照顾念兮对他的了解,这个男人可不是个会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秀过多肉麻的人。

    能让他变成这样,必然有原因。

    可听着她的话的谈逸泽,只是紧了紧抱着她的手,避重就轻的说:“你吓死我了!”

    “怎么了?我不就是睡了一觉么,又不是做了什么坏事!”

    顾念兮说着,强硬的从谈逸泽的怀中挣脱了出来。

    说实在的,谈参谋长的脸皮是比她厚了点。

    他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秀恩爱,她顾念兮还真的没法做到。

    “兮丫头,你是睡了一觉,不过你这睡觉的时间也太长了吧。”

    说这话的时候,苏小妞已经从沙发上来到她的身边。

    苏小妞的神色看上去也不是那么好。

    脸上虽然还是浓妆艳抹,但掩饰不了双目的疲惫。

    至于那一头长长的卷发,也貌似失去了原有的光泽。

    “你该不会告诉我,我这是睡了一天一夜吧?”顾念兮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有些迷惑的问着。

    “差不多!”

    苏小妞的这个答案,让顾念兮都傻了。

    不是吧。

    她不过是睡了个觉而已,怎么就睡了个一天一夜?

    “不是吧?我真的睡了一天一夜?”

    顾念兮转身看谈逸泽。

    “何止,准确的说应该是30个钟头……”

    说这话的谈逸泽,眼圈下方有一些深色。

    看样子,她睡着的这段时间,可没少让这个男人操心。

    “我怎么一觉睡的这么久?老公,对不起……”

    “傻瓜,你没事才是最重要的。”

    看着她泛起雾气的大眼,谈逸泽有些心疼的将她揽进了自己的怀中。

    见一向在人前都一派官家作风,不会让人逮着把柄的谈参谋长,今儿个竟然难得的当着他们的面一次次的抱着顾念兮在怀里蹭着,苏小妞便开始打趣了:“兮丫头,你睡了个觉,可把你家谈参谋长给急坏了!胡院长都给你做过检查,说是没啥情况,就有点累。他还是把我从医院给揪过来了!”

    而当苏小妞在幸灾乐祸的时候,一旁的凌二爷也发话了:“你也别笑我谈老大,也不知道是谁听到小嫂子情况不大好,就急匆匆的赶过来了。到现在,连澡都没有洗,一直守在这儿!”

    “你也别笑话我啊,大家不都一样呆在这里一天,什么东西也都没有吃么?”

    苏小妞自然不肯让凌二爷当着众人的面损自己,立马回击了回去。

    不过从这苏小妞和凌二爷的斗嘴中,顾念兮倒是听出来了,敢情她在睡觉的这三十个钟头里,所有的人都呆坐在大厅里?

    想到这,顾念兮不免得有些歉意。

    “都怪我不好,让大家担心了……”

    “兮兮,你别道歉了。只要你好好的,我们就放心了……”

    谈老爷子终于看到这丫头又站在他们的面前了,悬在心里头的巨石也放下来了。

    其实他担心顾念兮和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一方面,更担心顾念兮真的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话,估计他的孙儿……

    他的孙儿会恨不得整个世界给顾念兮陪葬!

    别怀疑谈逸泽,他现在还真的有那个本事。

    不过幸好,现在顾念兮没有事,他也松了一口气。

    “小泽给你准备的东西应该差不多也好了,你先去吃点东西吧,估计也饿坏了!”谈老爷子没敢告诉顾念兮,在她睡过去的这几个钟头的时间里,谈逸泽除了在房子里守着她,就是在厨房里。

    他给顾念兮准备吃的东西,凉了就再烧。

    如此重复着。

    刘嫂也劝过谈逸泽,让他不要做这些,这些让她来就好了。

    可谈逸泽什么话都听不进去。

    因为他觉得,自己这个时候要是找不到什么事情做的话,会崩溃的。

    好在现在顾念兮醒了过来,他也没有了刚刚那种阴戾的气息。

    “兮兮,吃点东西吧!”谈逸泽听到谈老爷子说的,便自顾自的带着顾念兮往厨房走去了。也顾不上,在谈家大宅里等待顾念兮醒来的众人。

    因为他阴戾的世界,只有顾念兮一个人能够照亮。

    “老公,我想吃辣辣的东西。”顾念兮也没有多问谈逸泽一句话。

    其实问了和不问,又有什么区别?

    这个男人的担心,都写在脸上。

    “辣辣的么?我准备了辣牛肉粒。本来还想给你做一些辣味白菜,不过苏小妞说那东西不适合你怀孕吃!”此刻的谈逸泽,恢复了寻常在顾念兮面前那柔和的态度。

    这和刚刚顾念兮沉睡着,浑身散发着死亡气息的他简直判若两人。

    “辣牛肉好啊,不过我还想吃个炒鸡蛋,然后沾着辣椒酱吃。”

    “好,你等一会儿,我给你做就是了!”

    只要看着一个鲜活的顾念兮站在自己的面前,没有什么比这个重要。

    看着她脸上的笑容,谈逸泽环在她腰身上的手的力道,又重了几分。

    而顾念兮嘴角带笑,像是什么都没有感应到似的,但另一只手抱着谈逸泽腰身的手,却也悄悄紧了紧……

    ——分割线——

    顾念兮回到A城的头几天时间,并没有去公司。

    不是她不想回去,而是谈逸泽被吓坏了,给她下了禁足令。

    要是按照她的想法来,其实她最近几天是想要回去明朗的。

    因为怀孕的缘故,她连视频会议都被谈逸泽严格控制的。

    可这样一天连公司的几份文件都看不上,顾念兮总觉得身为董事长的自己太不负责了。

    不过考虑到那天睡的太久,真的把这个男人吓坏了。若是这个时候自己还臭脾气的想要去上班,估计会真的将谈逸泽给惹毛了。

    所以这两天顾念兮也乖乖的呆在家里。

    不过在家里,她也能处理一些公司上的事情。

    就像现在一样,让韩子将明朗集团的那些重要文件都给送过来,待会儿还打电话让云阁总店的总经理将这段时间云阁其他分店的业绩表都给拿过来过目。

    刚刚的她才在明朗集团的几份文件上签好了字,现在正等着云阁那边送来文件。

    闲来没事,顾念兮便在书房里溜达了起来。

    说实在的,随着肚子越来越凸出,长时间保持着同一个姿势对她来说还真的是一件难事。

    坐的时候想站着,站的时候想坐着。

    在办公桌前坐了好一阵,顾念兮就来到了书柜前。

    这书房,以前是谈建天的。

    他的人虽然走了,不过他在这里的东西都被完好的保留了下来。

    顾念兮知道,其实保留下这个书房是谈逸泽的意思。

    他的嘴上虽然老是和父亲过不去,可终归那个人还是他的父亲。

    他,有怎么可能不想念谈建天?

    再说,顾念兮其实也知道,当初谈逸泽保留下这个书房,还有另一层意思。

    虽说在当父亲上,谈建天对于谈逸泽而言是失败的。但谁都不可以否认,谈建天在经营企业上的天赋。

    一个军人在退伍之后,白手起家,不靠父亲的关系,更不攀亲带戚,打造了明朗集团这样一个大企业,你真以为那是容易的事情?

    正因为不容易,所以谈逸泽才看重谈建天在这一方面的能力。

    他留下这个书房,估计还想着让顾念兮和谈建天学习在经营管理上的这些。

    环顾这整个书房里的书柜,里面放的大都是经营学和财经类的。

    其实这里头的书,大部分顾念兮已经趁着闲暇的时候都给翻阅了一遍。

    正因为已经大致翻过,所以顾念兮打算从这些书本里面找到自己没有看到过的内容,还真的比较难。

    在这里头转悠了一圈之后,顾念兮的视线最终落在一本夹在书本中,很小又不起眼的书籍上。

    奇怪,这是什么东西?

    好像她之前,都没有看过这个东西!

    不过,这本子放的地方真的有些隐蔽。一般人,还真的看不到。

    索性,将这个本子从这些书籍里面抽了出来,顾念兮开始翻开。

    不过打开这本子的第一时间,顾念兮发现了这本子的不同寻常处。

    这不是书籍。

    看上去,更像是日记。

    这本子里头的字迹清秀,这不像是谈建天的字!

    谈建天虽然过世了,但顾念兮对于他的字体还是有些印象的。

    他的子,刚劲有力,和谈逸泽的倒是颇为相似。

    但这里面的,却是清秀的字体。

    看上去,应该是女人的字迹。

    可这是谈建天的书房,向来注重整洁的谈建天,又怎么会容忍其他女人将这玩意放进来?

    难不成,这是舒落心的?

    除了舒落心,顾念兮还真的想不出,有什么样的女人,能自由的出入谈建天的书房!

    站着站着,顾念兮又想坐着了。

    想到这的时候,顾念兮索性回到了自己在谈建天原有的书房内添置的那个办公桌前,这才翻开了这个本子。

    打开的第一页,上面写着:我的一生,都奉献给我最爱的男人——谈建天!

    在看到这一句话的时候,顾念兮的脑子里自动闪现了舒落心那张虚伪做作的脸,顿时觉得真他妈的恶心。

    舒落心那样的嘴脸,连自己男人的公司都想要占为己有。

    这样的女人,配不上说爱。

    于是,光是想到舒落心的那张嘴脸,顾念兮连看下去的冲动都没有了。

    正巧,在这个时候书房门传来了声响:

    “顾总,我进来了?”

    是云阁总店经理的声音。

    “进来吧!”

    再度扫了一样这个本子,顾念兮索性直接将这个本子放在自己的办公桌的抽屉里,然后习惯性的反锁。

    到这,顾念兮压根都没有想到,自己现在的手上拿着多么重要的一份证据。

    她不过是想着,刚刚放的那个位置挺难放的。

    光是将这个本子给抽出来,都废了她好些力气。

    她认定了自己手上的这个本子是属于舒落心的,也没有想看的心情。

    只想着等谈逸泽下班回家,让他帮忙做一些体力活,将这玩意给塞回到原来的位置上去。

    只不过,当了孕妇的顾念兮也变得有些健忘。

    在处理了云阁的事情之后,她将这放进了自己抽屉里的本子,给忘得一干二净。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这个本子躲过了一劫……

    ——分割线——

    顾念兮因为昏睡了一整天的事情,被谈逸泽禁足了好几天。

    虽然这对于顾念兮来说,这段时间是无聊了一点。

    可对于某些个人,却是好事一桩。

    顾念兮没回到明朗集团,对于霍思雨而言,那就是时机。

    或许是人逢喜事精神爽,这好事就喜欢一桩接着一桩。

    就在霍思雨还盘算着,自己到底要怎么找吴小米,让她将那个明朗集团的老城区案子交给她霍思雨来做的时候,她竟然接到了吴小米亲自打来的电话。

    吴小米约她到附近的餐厅见面,霍思雨自然也没有推辞。

    来到见面地点的时候,霍思雨发现坐在位置上等着自己的吴小米,神色有些憔悴。

    “小米,今天你的脸色很不好,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了?”

    霍思雨的假轻易戏码,还真的是信手拈来。

    不然,当初也不至于骗过顾念兮和苏悠悠那么多年。

    看着霍思雨眼里的关切,吴小米却突然呜咽了起来。

    她最近接下公司这么个重要的案子的事情,貌似已经在公司的内部传开了。

    每天接到无数公司同事的道喜,却没有人真正的看到她的疲惫。

    唯有霍思雨在这个时候,会主动关心她的身体,顿时吴小米便觉得,这霍思雨才是最为关心自己的那一个。

    但她却不知道,霍思雨向来就是个会做足了表面功夫的人。

    再者,她做的这些无非就是想要取得她吴小米的信任。

    只可惜,等她懂得这些的时候,已经太迟!

    “雨姐,你一定要帮帮我啊……”

    说到这的时候,吴小米是真的哭了起来。

    最近这段时间,她真的已经很努力的在做老城区的那个案子了。

    可每一天,上交上去的内容,都被经理给无情的打了下来。

    甚至,好几次经理都发了火。

    问她,上次都能拿出那么出色的方案,为什么这次不能!

    有好几次,吴小米都想要亲口和经理说:其实上次那个方案不是我自己亲自设计出来的,是别人做出来的。

    或许,说出来之后,她整个人就轻松了。

    就算真的到时候拿不出好的方案来,也不会被经理埋怨。

    可吴小米也知道,一旦这些话说出口的话,那她现在在公司所拥有的一切,都会没了。

    甚至,连她现在所拥有的大学同学都非常羡慕的明朗集团策划部员工的正式工作,都会随之没了。

    光是想到这一点,吴小米也不由得想起自己前段时间在大学同学面前的吹嘘。

    现在的她,颇有中骑虎难下的感觉。

    万分无奈之下,她又想到了这个女人。

    吴小米觉得,现在自己所有的困境,只有这个女人能帮得了自己。

    “哟,小米这是怎么了?好好说,怎么哭了!”乍一听吴小米的这话,霍思雨的嘴角轻勾了那么一下。

    果然,鱼儿上钩了!

    而她,也到了收网的时候。

    她送出去的那些名牌,也不是真的成了竹篮打水。

    其实,眼下霍思雨并没有掩藏自己的什么情绪。

    只可惜,现在的吴小米已经被老城区企划案带来的压力压得快要透不过气了,她现在只急着寻找一个可呼吸的缺口。而眼前的霍思雨,便是那唯一的一根救命稻草。

    所以,她全神贯注的抓着,连霍思雨脸上的异常都没有察觉到。

    “雨姐,是这样的。因为上次您帮我设计了那么个出色的案子,所以经理这一次将老城区的开发建设的设计交到我的手上,可你想想,我是个新人,怎么可能拿得出让所有人都满意的东西呢?经理都催着我上缴方案好几天了,可我就是没法拿出来……”

    说到这的时候,吴小米又啜泣了几声:“如果可以,雨姐我也不想麻烦你。可我现在,真的走投无路了!要是再拿不出合适的方案的话,我现在这份工作真的要没了!”

    你想想,现在社会的竞争这么激烈。

    一旦被人从现在的位置上挤下来,就有成千上万的人继续追逐。

    想到要是丢了这份工作,她又有回到和之前一样,那样漫长又看不到希望的日子,吴小米又怕了。

    她真的不想再过那样的日子了……

    “小米,你说的我也很想帮上忙。可你也知道,我这阵子就打算辞职离开这个地方了。恐怕时间上……”

    吴小米现在已经上了钩,霍思雨自然也不担心鱼儿会跑了。

    所以,她又开始钓这吴小米的胃口。

    你想想,她霍思雨像是那么个会做赔本生意的人么?

    送出去的名牌,她现在不逮着机会让别人变本加厉的送回来,才怪!

    “雨姐,现在真的只有你能帮我了!我知道我这个要求可能有些强人所难,可我是真的没有办法了啊……雨姐,你就行行好,帮帮我吧!你这个大恩大德,我一定会铭记在心的!”

    吴小米拉着霍思雨的手。

    看着她那腻滑的手儿覆盖在自己已经被各种去渍液侵蚀的粗糙难看的手上,霍思雨的眸子里一闪而过的阴冷:若是有朝一日你知道我所谓的帮你,不过是将你推入火坑,那个时候你还会将我这个“大恩大德”铭记在心?不杀了我,就算便宜了我吧!

    只是心里虽然这么想,霍思雨的嘴角上却已经勾起了亲切的弧度:“好吧小米,咱们姐妹一场,我也就帮忙帮到底。不过你也知道,这老城区开发建设可是个大案子,我不可能跟前一阵子一样半个钟头搞定,所以你还需要给我一些时间。我尽力赶在最后的截止日期给你一个满意的方案!”

    霍思雨的强项,就是信手拈来的好姐妹情深戏码。

    如此投机的表演,在眼下自然也让吴小米对她的感情又有了升华。

    握着霍思雨的手儿,吴小米已经激动地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而霍思雨就在这个时候拍着吴小米的手说着:“好了,别说谢不谢的了。我们姐妹一场,能在最后离开明朗的时候为你做一点事情,也是我的荣幸之至!”其实霍思雨的本意是:在离开明朗之前将你推入火坑,简直不枉费我前段时间在你的面前浪费的那些表情。

    只可惜,吴小米明白此刻霍思雨的那些话的时候,一切已经太晚了!

    “谢谢雨姐,太谢谢了……”

    这一天的见面,吴小米挂在嘴边的话里头,最多的也就是这一句。

    而霍思雨呢?

    从始至终,你都没有看过这个女人有过多的表情。

    不过也正是这样的霍思雨,在吴小米的面前出色的演出了一场成熟女人戏码……

    ——分割线——

    当霍思雨带着一个香奈尔新款手拿包回家的时候,舒落心便注意到了这一点。

    最近霍思雨手上拿着这样高档的东西出入的次数,有些多了。

    舒落心也开始怀疑,这个女人的葫芦里都在卖什么药。

    他们两人在搞垮明朗集团一事情上面是属于同条船上的,但同样的,在另一方面他们还是敌对的。

    正因为这样的两种身份并存,让他们都不得不潜意识里防着对方。

    “今天这又是什么东西?”双手抱臂,舒落心一副女主人的架势站在霍思雨的面前。

    眼珠子,紧盯着她怀里的那个包包。

    舒落心可是识货之人。

    一眼便看得出,霍思雨手里的这件可比前两天往家里带的那几件名牌都高档了许多。

    “香奈尔的包,你不是都看过了么?”她的言下之意,你这老女人还问什么问?

    “我知道这是最新款的,但我就是想知道,你从什么地方搞来的?”

    这女人,现在连腿都废了。

    这样的包包,应该不可能是从男人的手上得来的!

    “这个你就不用管了。反正我这边的部署已经差不多了,现在剩下的就是你从其他的几个老城区开发建设比较有竞争力的公司弄来一份他们这次的策划,我保证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明朗集团的股市肯定会大跌!”

    在政府承包项目上要是除了什么闪失的话,肯定会成为热议话题。

    到时候,股市方面肯定就不是明朗集团自己所能控制的了的了。

    而舒落心却在听到会让明朗集团股价大跌之后,出了声:“我要的是得到明朗集团,可不是要毁了它!”

    说到底,她也不愿意看到谈建天一手创建的天下就这样被毁了。

    “你以为,现在顾念兮稳坐在这个位置上,明朗集团蒸蒸日上,你觉得那些股东会同意让顾念兮走么?”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就算舒落心和那些老股东有再好的交情又怎么样?

    始终都抵不上,“利益”二字的诱惑!

    而对于这一点,舒落心貌似也清楚。

    想到前一阵因为自己和梁海在网络上的那些,便成为了她在明朗集团退下来的理由,她也觉得若是明朗的股价不跌,肯定不足扳倒顾念兮。

    她还真的看不出,年纪轻轻的丫头,现在竟然会成为她舒落心在争夺明朗集团上最大的敌人!

    两年前谈建天还在的时候,这丫头其实也不过是个策划部的小小经理一枚。

    真的没想到,两年后她就掌管了明朗集团的大权,甚至还跃身变成了云阁的神秘老板。最气人的是,明明手上有这么两家大集团,这个年纪轻轻的女子竟然就将这样两个集团给打理的井井有条!

    说实话,到现在舒落心都还在后悔。

    若是当初,自己没有被霍思雨骗,信以为真这霍思雨才是什么市长千金的话,也不会傻乎乎的撮合这霍思雨和小南在一起。

    导致最后,错过了真正的明珠。

    若是顾念兮那丫头能嫁给小南的话,舒落心不觉得现在还有什么人能成为他们的敌人。

    说到底,这一切都是她自己当初下错的决定。

    一步错,步步错……

    当然,罪魁祸首在舒落心看来,还是面前的女人……

    抬头,舒落心的眼神变得幽怨和阴狠。

    现在和霍思雨住在一起的很多时候,她都恨不得将这个女人给弄死,一解自己心头之恨。

    可没办法,舒落心又不得不承认,现在在打垮顾念兮一事情上,对于自己最得力的帮手不是自己的儿子,而是霍思雨……

    因为只有这个女人,才和自己一样有冲劲,有谋划!

    更重要的是,有一颗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而毒辣的心!

    这样的人,是最适合当自己的伙伴的。

    “现在做什么事情才对自己最好,我麻烦你还是想清楚一些才好!”见舒落心已经沉默了,霍思雨便拖着自己那条半残的腿,回到房间一边休息一边欣赏着自己新得到的名包。

    见到霍思雨走进自己的房间坐着,舒落心也跟着走了进去。

    憋了一眼霍思雨一只手还揉着的脚,舒落心冷哼了一声,随后也不客气的在一旁的沙发上落座。

    “据我所知,现在参与老城区建设工程的,除了咱们明朗集团,还有博亚集团,骆氏集团,sh国际集团,宋亚集团,最后还有凌氏集团。不过博亚最近因为禁忌恋问题,股价一度下跌。宋亚集团又因为宋千金离婚,绯闻缠身。骆氏集团是个新上市公司,也新到A城,基本上也没有什么竞争力。所以最后最后竞争实力的,就剩下sh国际集团和凌氏集团!你觉得,我们是选从sh国际集团下手,还是从凌氏集团下手比较好?”

    舒落心其实也不想要如此平心静气的和霍思雨这样的女人聊天。

    可在另一方面,舒落心也不得不承认,在某些问题上,霍思雨的眼光还算不错。

    就像眼下挑选下手对象,她觉得霍思雨还是比她还看得透的。

    不然那,当初这霍思雨也不可能连一个假市长千金的身份,都能隐瞒那么久。

    摸着时下最新款的这个桃色皮包,霍思雨眯了眯眼之后说到:“凌氏集团恐怕不好下手。你也知道,凌氏集团的凌二爷和谈逸泽的交情,那种生死与共的兄弟情是我们这些外人所吃不透的。因为和谈逸泽的情分,所以这凌二爷对顾念兮也有别于常人的尊重。所以一旦发生问题,这凌二爷会将矛头对准谁,也说不定。”

    其实,霍思雨和凌二爷也算是交过手的。

    那个男人,脸上虽然不像是谈逸泽那么冰冷冷的。时常,也挂着让人觉得可亲近的笑容。

    可以霍思雨的观察,这个凌二爷绝对不像是表面上那么好脾气的人!

    一旦惹怒了这个男人,恐怕也不仅仅是吃上官司那么简单。

    和谈逸泽能称兄道弟的人,肯定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至于这个sh国际集团,都说这集团背后有个神秘的幕后老板,施安安也不过是这个人的一枚棋子。可我觉得不尽然!你想想,sh国际都在这A城扎根有将近几年的时间了,可我们也没有真的见到这个集团所谓的真正负责人不是?”

    霍思雨的分析,倒是也让舒落心觉得赞同:“也对,除了一开始sh国际进驻国内,在d市和A市都引起史无前例的轰动,媒体记者都蹲守了那么多年了,也不见得他们找出了什么人来!所以,我也认为这所谓sh国际集团幕后老板,也不过是sh国际入驻国内的一个噱头罢了!”

    真正的sh国际集团老板,也就是施安安一人!

    施安安,他们也都不陌生。

    入驻A城之后,这个施安安也算是引起了一阵子的轰动。

    那女王般的气场,谁人都印象深刻。

    他们也不认为,像是施安安那样强势的女人,会甘愿做别人的一个棋子!

    看到舒落心颇为满意的对着自己点了点头,霍思雨便继续说:“虽然说这施安安和顾念兮也算是有些交情,但在我看来他们的交情肯定也没有这谈逸泽和凌二爷的深。最关键的是我还打听到,施安安现在临盆在即!”

    你别以为,这霍思雨会真的安安分分的呆在明朗集团做一个清洁工。

    这一阵子,她看似安分,实际上却每天都埋伏在不同的角落里,对于这些人和事情进行深入的分析。

    最关键的一次,是在sh国际集团,她亲眼看到了挺着老大肚子的施安安!

    “临盆在即又怎么样?我不觉得像是施安安这样强势的女人,会在sh国际扎根A城如此重要的场合缺席!”

    前一段时间,顾念兮和施安安还经常有来往。

    那个时候,舒落心还和顾念兮同住一个屋檐下呢!

    对于这些,她又怎么可能不知情。

    所以,她担心的是,这一旦挑拨了sh国际集团和明朗集团的矛盾,时机上也等同于挑拨了顾念兮和施安安的矛盾。

    要是这两人的关系真的深的话,那到最后这件事情也会不了了之。

    到时候,他们可真的错过了这个关键的机会了!

    “有一点,你肯定不知道,顾念兮最要好的朋友苏悠悠,前一阵时间和凌二爷离婚之后,跟一个青梅竹马叫做骆子阳的交往过。”就在舒落心皱着眉头分析着这些的时候,霍思雨的嘴角上再度扬起笑容。

    那笑容里,带着某些志在必得!

    苏悠悠和骆子阳的交往,那段时间她可是亲眼见到的。

    “那又怎么样?我们现在在谈论的是明朗集团和sh国际,还有顾念兮和施安安之间的事情。又关那个疯丫头什么事情?”

    关于苏悠悠,其实舒落心打从心里不喜欢这个丫头。

    前一段时间,这丫头和凌二爷离婚的那一阵,就住在谈家。

    那段时间,舒落心也住在谈家。

    说实在的,苏悠悠那个大大咧咧的习惯,舒落心还真的受不了。

    再者,她也不觉得,顾念兮就算和这丫头的关系再好,能影响到顾念兮和施安安在公事上的处理。

    “是不管这苏悠悠的什么事情,不过你要是知道这施安安怀上的孩子,就是骆子阳的。你肯定就不会决定没什么关系了!”

    霍思雨现在更像是一张情报网。

    这些,可都是她潜伏着这段时间打听到的。

    “真的?”也就是说,施安安勾引了苏悠悠的男人?

    这要是让顾念兮知道,舒落心也不会觉得顾念兮会什么行动都不采取。

    在她看来,顾念兮也不是那么个好脾气的人!

    “那还有假?你觉得我最近送出去的东西,难不成真的都打水漂?”

    她霍思雨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有目的。

    “要是这事情是真的话,那我觉得这顾念兮和施安安之间,也肯定崩了!”

    听到这的时候,舒落心倒是真的笑了。

    因为若是这霍思雨说的是真的的话,那sh国际这次便成了他们最好的下手机会!

    “肯定是崩了。这苏悠悠在顾念兮的心里,可是连谈逸泽都无法代替的存在。”正因为了解顾念兮对苏悠悠的姐妹情,所以这也成了霍思雨的武器。

    “据情报说,这顾念兮前段时间还因为这苏悠悠的事情,和施安安闹了一场。现在,去sh国际的次数也少了。特别是这一阵子,本来明朗集团还和sh国际有合作的,两家公司也一直都所来往,以前顾念兮还是亲自出面的。但现在,顾念兮却连露面都没有!”

    得意于自己所收获的这些情报的霍思雨,在舒落心的面前现在又是趾高气昂的。

    但她所不知道的是,顾念兮从来不会因为自己的个人情绪而扰乱了工作上的事情。

    她最近之所以都没有办法亲自出现在sh国际集团,也都是因为她怀孕的缘故。

    因为怀孕,所以谈逸泽怕她身体劳累,让施安安那边直接派人到她顾念兮这边汇报。也省得,她两头跑。

    然而也就是因为谈逸泽的这个举动,让全部的人都有了误会。

    认定了,自从施安安怀上了骆子阳的孩子之后,这顾念兮和施安安之间的友谊,崩了!

    “看来,这顾念兮为了这苏悠悠,还真的挺舍得。连这样的大鱼,都肯放弃!”

    “顾念兮和苏悠悠的友谊,可和谈逸泽和凌二爷的有的一比。所以现在她和施安安之间的战火,肯定是免不了的!而施安安那样的女皇,你觉得她会吃顾念兮那样的瘪么?她不和顾念兮斗到底,才怪!”

    对于自己这次掌握的消息,霍思雨越是分析越是兴奋。

    “那你也就是说,若是我们这次借了施安安的手的话,她肯定也会在里头大做文章?”

    “那是肯定的!你以为,像是施安安那样的人,会甘愿听从别人的摆布?这一次对我们来说,还真的是个大机会!直接借施安安的手,铲除了顾念兮,没准连什么力气都不用费。”

    “呵呵……这真的是个不错的机会!”

    舒落心也跟着点头:“那就这么说定了,我现在就去搞到sh国际参加老城区建设的投标来。至于其他的,你也看着办!”

    “那我的甜头呢!”

    霍思雨连看都不看舒落心一眼,只伸手管舒落心要。

    看着已经摆在自己面前的那只手,舒落心眯起了眼:“这都还没有开始呢,你就管我要甜头?”

    “没有甜头,你以为我霍思雨会继续替你办事?你难道就不怕,我把谈建天书房里藏着的东西给抖出来,到时候你连回本的机会都没有!”

    你以为,她霍思雨真的会为了舒落心心甘情愿的卖命?

    “你……”

    不知道是因为霍思雨前边索要的“甜头”还是她后面说的“谈建天书房里的东西”的事情,总之此刻的舒落心脸色突然苍白了好些。

    看向霍思雨的眼,也变得狠毒阴冷。

    压根,就不像是刚刚洽谈愉快的两人。

    但最终,舒落心还是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卡,没有直接放进霍思雨的手上,而是丢在了她的床上,像是用这样不屑的动作来表示自己心里对霍思雨的鄙夷:“这卡里头有一百万,密码是小南的生日!”

    霍思雨并没有直接拿起卡,而是直接抬头对上舒落心:“一百万?舒落心,你将我当成街边的乞丐不成?一百万你就想将我霍思雨给打发了,未免太看得起你的钱了吧?”

    “你不想要我也没有办法。这是我目前能给出的最大的数目了。至于其他,还等事成之后我再一并算一算给你!”

    “那就好!但我希望,你别忘了你给我的承诺。不然,你就等我将我掌握的东西告诉谈逸泽好了!”说到这的时候,霍思雨终于将丢在自己床上的那张卡捡了起来。

    “我知道了!”

    这霍思雨,还真的不愧是霍家的种!

    一样的水蛭!

    看来,这藏在谈家大宅里的东西,她还是要今早除掉比较好!

    省得等到最后,还要落个把柄在这霍思雨的手上。

    要是一百来万能打发了霍思雨还好,怕只怕这个女人最后连她舒落心所有的,都给榨干了!

    愤恨的瞪了霍思雨最后一眼,舒落心甩门离开。

    而霍思雨则捧着刚刚得来的那张卡,亲了又亲……

    ——分割线——

    只是当这两人各怀鬼胎的开始运筹自己所掌握的情报,开始对sh国际下手的时候。

    有一通电话,落进了谈逸泽的手机。

    看了一眼来电人的号码,谈逸泽按下了接通键,免得这声音吵了人,之后扫了一眼正在边上抱着自己的手臂呼呼大睡的丫头,悄悄的拨开了她的手儿才下了床。

    或许是因为怀中突然变得空空荡荡的,顾念兮不满的嘟着嘴,还一边哼哼唧唧的。

    不过最后抵不过睡意,又很快的睡着了。

    看到这女人又快速的跟小猪一样打着呼噜,谈逸泽无奈的摇了摇头,之后迅速的闪进了阳台那边接电话。

    “我是谈逸泽!”

    “是我安安姐。”电话那端,某女自我提醒某人身份。

    奈何,这边的人儿压根没有注意到她后面强调的那个“姐”字。

    “什么事!”带着公司化的问句,让那边的女人最后只能无奈的暂时将这事情给搁下。

    “是这样的,今天我收到情报,说是诱人打算在sh国际这次参加老城区竞标的事情上,对明朗集团下手。谈老板,你怎么看?”

    略带调傥的语调,让施安安的语气听起来还算不错。

    “哟,这是打算在太岁头上动土了?人是谁,查清楚了没有?”谈逸泽的唇勾了勾,没有看出这件事情对他心情有什么影响。

    或者你也可以说是,这男人压根就不将这些人所做的事情放在眼里!

    “人他们没有见着面,但据说是个上了年纪的女音!”

    听施安安的这话,沐浴在夜色中的男人唇角随即上扬……

    看来,某些人已经开始自寻死路了!

    /*20:3移动,3g版阅读页底部横幅*/ var pr_id = &ut;u1439360&ut;;

    上一章

    |

    目录

    |

    阅读设置

    |

    下一章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