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497章 SH的谈老板vs说你爱我!

    如果他谈逸泽没有想错的话,应该是舒落心这个老女人,开始不耐烦了。

    以前她就看兮兮不顺眼,因为觉得她的身份配不上谈逸南,所以费尽心机的撮合霍思雨和谈逸南在一起。结果倒是好,顾念兮成了真千金,倒是她舒落心费尽心机讨好的霍思雨成了冒牌货。舒落心又开始想方设法的讨好兮兮,企图将兮兮给拐回去做媳妇。结果诱拐不成,反倒被这丫头的猫爪给挠了,亏了一百多万。

    从那个时候开始,谈逸泽还以为这个老女人的胆子再怎么肥,也不敢将主意打到他谈逸泽的媳妇身上来了。

    这次,这老女人确实没有直接将主意打到顾念兮的身上来,不然他谈逸泽早就把她给拍飞了。

    可她,却将主意打到了挑拨明朗集团和sh国际集团上面来。

    或许在这个老女人的眼中,sh国际虽然是国际集团,但在本市还没有扎根,可任由她玩弄。

    所以,她舒落心才会想要打着sh国际的旗号,将顾念兮从那个位置上给拉下来。

    但她说不知道的是,sh国际和明朗集团的关联。

    不。

    应该是说,舒落心压根就没有想到这sh国际和他谈逸泽,以及顾念兮的关联。

    不然,这个老女人也不会如此胆大妄为了!

    “谈老板,你这是已经想到什么人了么?”

    电话那边的施安安,一句“谈老板”,不知道是想要损这个男人还是要提醒他的身份,总之倒是喊得挺顺溜的。

    而男人倒是也没有多加反驳。

    因为他觉得,是该好好提醒自己一下,某些身份了。

    要是连自己都给忘记了,那别人岂不是更好骑到他谈逸泽的头顶上来了?

    “也就是想起了一个故人!”

    谈逸泽没有明确的说出那个人是谁。

    但从他那语气里夹杂着冰雹雪花的样子,施安安也可以预测出,这人谈逸泽是有多不待见。

    谈逸泽的仇人是不少,年纪轻轻走到现在这样的位置的,得罪的人估计也不会少。

    不过这个男人向来不怎么将自己的情绪表露出来。

    能让他如此直接将厌恶的情绪连掩藏都掩藏不住的,也就寥寥数人。

    现在,施安安其实也猜测出那个现在正在打探sh国际关于老城区的开发建设Ase的人是谁了!

    “那你打算怎么做?要不,直接将这件事情告诉顾念兮?我觉得吧,这人对付的矛头也是正对顾念兮现在的位置,想要将她从那个位置上给拉下来。这件事情如果告诉顾念兮,由她亲自出面料理,估计效果会比较好!那样的人你亲自动手,也只是脏了你的手而已!”

    一番话下来,谈逸泽也可以听出电话那段施安安的不屑。

    显然,那女人也察觉到现在在他们背后动手脚的人是谁了!

    那是,他们共同的敌人!

    “不,这件事情我还不打算让兮兮知道!”

    夜色中,男人抬头望向天空的那轮明月。

    那悠远而深邃的目光,除了有着对顾念兮的怜惜之外,更还蕴含着其他别样的情绪。

    “兮兮现在身体不是很好,睡眠时间老是不够,我才不想她又要因为这样的人渣牺牲掉睡眠!”

    回到d市的那一天,她的昏睡已经让他吓破胆了。

    那一天开始,谈逸泽就打算要在她怀孕的这段时间里,尽可能的协助她。

    因为他不想再看到一个累垮的顾念兮了。

    “可你现在出手,也只是脏了你的手而已。你难道忘记,你答应过你外公什么话了么?”

    电话里的施安安,此刻也没有了之前那种调傥的调子。

    严肃认真的模样,倒是像极了她的女王作风。

    如果顾念兮看到这样的施安安的话,估计还有些认不出她来。

    “我答应的事情我自然没有忘记,况且我也没有打算亲自出手!”

    夏夜的微风拂过,吹过来的微风还带着扑面而来的香味。

    这香味,谈逸泽认得出,这是院子里的夜来香散发出来的清香。

    其实,谈逸泽对这些花和香味,倒是没有太多的研究。

    以前甚至还觉得,这样的花香招惹来太多的飞蛾。

    总想方设法,让爷爷将院子里头种植的那些夜来香给清理掉。

    倒是顾念兮住进这里之后,他发现她好像非常喜欢这样的清香。

    每个夏季的夜晚,她都喜欢在这阳台上泡上一壶花茶,然后安静的坐在这阳台上他专门为她置办来的桌椅前,喝着花茶品着香气。

    偶有夏风拂过,卷起她的发丝飞舞。

    每每看到这样的一幕,谈逸泽的心里某一处都不自觉的安静下来。

    随后的许多时间,谈逸泽要是能提前下班回家,也会陪着她在这阳台上小坐一会儿。

    也正因为这样,他渐渐的也开始喜欢上这样的味道。

    也放弃了,让爷爷将这些夜来香收拾掉的想法。

    不过从A城回来之后,顾念兮每天都好像睡不饱似的。

    只要吃完晚饭回到卧室,她就开始昏昏沉沉的睡了。

    前两天谈逸泽也很担心,打了电话让老胡过来给顾念兮检查一遍。不过老胡说了,这是她怀孕的正常现象,再加上前段时间估计也没有怎么休息好,她才昏昏欲睡的。等过了这段时间,自然会好了。

    听老胡说完这些话,悬在谈逸泽胸口的巨石算是暂时搁置下来。

    但每每一个人站在阳台上闻着花香的时候,谈逸泽还是有些遗憾今年的夏季没有和顾念兮好好在这里闻闻花香。

    “你没打算亲自出手?那你是……”

    或许,黑夜中的谈逸泽给出的这个答案也出乎了施安安的预料,电话里传来了施安安惊讶的叹息声。

    而谈逸泽这边只是笑道:“反正那个老女人现在想要做什么,你就顺着她就行了。但同样要小心,这只老狐狸可是狡猾的很。你让你的人千万不要让她察觉到了什么才好!”

    听谈逸泽的一番话,特别是听到这个男人竟然用“老狐狸”三个字形容其他人的时候,施安安的心里也很不是滋味。

    谈逸南,你难道不知道,其实这天底下最大的老狐狸,就是你么?

    只有你,才称得上是最腹黑,最狡猾的老狐狸!

    要不然,骄傲如同施安安这样的女王,会心甘情愿的被别人压榨,屈尊一个sh国际的代理总裁?

    不过虽然各种想要骂这谈逸泽,可施安安还是分得清轻重!

    眼下最重要的,还是老城区的开发建设问题。

    “可要是咱们的方案被人给泄漏出去的话,也就等同于在这一次老城区的开发建设追逐赛中,我们要输给其他的几个公司了。到时候我们想要借此机会,在这A城扎根是不是也泡汤了?”

    施安安有些纳闷。

    任何人当然都想要让自己的公司发展上一个新的台阶。

    而这次老城区的案子,对于任何一家公司而言都是举足轻重。而对于他们sh国际也有着特殊的意义。

    他们始终都是外来的企业,若是这一次能得到本市政府的支持,也就等同于在这里扎根,日后肯定能更好的发展。

    所以,施安安才实在想不明白,谈逸泽为什么要将这样一个大好的机会给放弃了。

    错过这样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下一次都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

    可谈逸泽却说了:“我sh国际想要发展,也不需要靠这些。实打实做好我们自己的牌子,才是最重要的!”

    这一句话也等同于,谈逸泽压根就不接受其他人的建议和异议。

    而施安安也清楚,这个男人一旦下的决定,没有什么人能够改变,也就自动的省去了劝说的一过程。

    “我知道了。总之这个大好的机会,只能让给你老婆,是不是?”

    能让谈逸泽放弃了这么好的发展机会,甚至将机会拱手相让。能让他做到如此的,除了顾念兮还有谁?

    若是谈逸泽此刻就站在施安安的面前的话,一定会发现这个女人频频丢出卫生眼。

    “差不多!”

    对于施安安的反问,谈逸泽倒也不撵着藏着。

    反正对于他而言,只要顾念兮开心才是最重要的。

    这段时间,虽然在d市,顾念兮没有能够和寻常一样天天上班,可每天只要一有空这个女人就会拿着一大堆的文件在顾印泯的书房里钻研。

    每次谈逸泽进门的时候,顾念兮都酿着藏着。

    可实际上,这个男人早已知晓,这丫头不过是亲自在处理老城区那边的事情罢了!

    不给他知道,也不过是担心他谈逸泽会舍不得让怀孕的她那样的幸苦。

    可他谈逸泽也知道,这丫头其实是累和快乐并存。

    她顾念兮的世界里头,除了家人之外,她的工作也占据一部分。

    她对这个老城区的建设投入了多少的心血,谈逸泽都亲眼所见。

    要是在最后这老城区的投标没有让她给拿到,她虽然不会不高兴,但也会难过吧?

    这也是,谈逸泽此次为什么如此主动大方的出让这个企划的原因。

    “好吧,既然这是你谈老板的决定,我们这些打工的哪有不服从的道理?我现在就吩咐下去,让那些人按照你说的去办。但谈老板,您还请清楚一点,这一次让出这个企划是你的主意,被到时候外公问起来,拿我去搪塞!”

    “你觉得我谈逸泽的能耐就这样么?”随口反驳了一句之后,谈逸泽又说:“其实我也觉得,该让外公见见兮兮这丫头了。我觉得,他也一定会喜欢她的!”

    “但愿如此!”施安安没有正面回答,只是随口嘟囔了这么一句。

    ——分割线——

    和施安安的一通电话结束之后,谈逸泽借着阳台上的月光回到了卧室内。

    只见卧室的大床正中间,原本蜷缩成一团的身影,现在正坐在床头上。

    被褥只盖到了她的大腿,上半身仅有一条无袖睡裙遮掩。

    昏暗的光线下,顾念兮那一头又长又直的发丝随意的披散在自己的肩头上,露出大半个圆滑的肩头。

    看着这样的她,谈逸泽抓着自己刚刚放在边上的外套,就匆匆走了过去。

    “我的小祖宗,你不睡觉怎么坐起来了?”谈逸泽将衣服披在她的肩头上之后,无奈的将她拥入自己的怀中。

    “我睡着睡着醒来就找不到你了!我害怕,害怕你会不会又突然去出任务了……”无疑,这样略带啜泣声的女音,正好击中了谈逸泽内心最柔软的一块,让他的表情又不自觉的柔和了好些。

    将女人拉进了自己的怀中,他笑着说:“傻丫头,我都在你身边呢!”

    或许,真的是上一次他所做的,真的让她害怕了。

    这才导致了,她现在如此的不安。

    “好了,继续躺下吧。”

    他的长臂一带,顾念兮随着他一起躺进了被窝里。

    可怀中的女人,却开始不安分的揪着他睡衣的领子,将他的衣服拉的皱巴巴的。

    “怎么了?”

    “我睡觉,你可不能悄悄的跑了。要等我醒来,知道吗?”

    没有他这个熟悉的怀抱,她睡的不安稳。

    就算在他离开之前还呼呼大睡,还是照样能从不安中醒来。

    那患得患失的感觉,让她顾念兮其实非常唾弃自己。

    无奈的是,这样的感觉连她自己都无法控制。

    “知道了。你乖乖的睡觉,明天一早我再去时常给你买些牛肉回来,做你喜欢的川味牛肉粒,好不?”

    谈逸泽掐了掐她的脸蛋,之后又将拦着她的腰身收紧了一些。

    “嗯!”看着她乖顺的在他的怀中点头,然后又闭上眼,安静睡去的样子,谈逸泽的一整夜都没有松手。

    兮兮,我不会再让你经历上一次那样的恐惧了,好么?

    你也放心,那些潜在的敌人,我都会一一替你收拾好,给你铺平前方的道路。

    ——分割线——

    舒落心顺利拿到sh国际关于老城区开发建设的企划案,是在三天之后。

    其实,要拿到一个知名集团的内部文件,压根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集团做的越大,也就证明他们内部的环节更为稳定,根基也就越是扎实。

    所以,要从这样一个集团里拿到他们所需要的文件,其实舒落心早前还估计可能要花上一个星期,甚至还有可能更长的时间。

    但她真的没有想到,竟然只是花了短短的三天时间,就让她拿到了如此至关重要的文件。

    前前后后,舒落心其实也有些纳闷。

    为什么这一次,会如此的顺利?

    难不成,是有人故意给她舒落心设下陷进不成?

    可将这个文件交到她手上的那个人,是sh国际公司内部的一个开发经理。

    据说,这文件是他亲自从总裁办公室里给偷出来的。

    而那个人说,他会这么做的原因其实很简单。

    sh国际是跨国集团,所以他们很多高层都是从德国亲自调过来的。而这个开发经理,却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可他看不惯,那些顶着不一样毛色和眼睛的人儿成天在自己的面前耀武扬威的,而且工资还比他这个跑基层的高,所以他才会出此下策。

    那人最后还承诺,他做完了这事情就辞职了。

    而他,也顺利从她舒落心这边得到了一大笔的封口费。

    虽然这得到文件的时间,短的有些离奇。但每一个方面琢磨着,又好像没有什么大问题。最终,舒落心也选择了相信,再者这样的文件的真伪,其实一眼就看得出。

    这文件,还真的就是sh国际内部文件。

    而内容,她相信霍思雨也应该看得懂才对。不然,这女人也枉费当初呆在明朗集团策划部那么长时间了。

    只是,当舒落心带着好不容易弄到手的文件,匆匆忙忙的回家赶的时候,原本和她舒落心见面的人儿,却在同个见面的地方又见了另一个人。

    而这人,身材修长高挑。

    一身黑色的风衣,颇有风范。

    举手投足间的贵族气息,亦并非常人。

    “怎么样了,她相信了你么?”

    男人坐在舒落心刚刚的位置上。

    原本舒落心喝过的咖啡,已经被快速的换上了热腾腾的橘子茶。

    男人一边喝着橘子茶,一手的食指有节奏的在钢化玻璃的桌面上敲击着。

    明明是简单的节奏,却能让人的心有些发麻。

    总感觉,这个男人就像是伺机藏在隐蔽处的狮子,随时都有可能给你最致命的一击。

    更让人后恐的,是那双没有任何人气的黑瞳。

    死亡的气息,一直在这个男人的眸底盘踞。

    让你感觉好像真的见到了修罗重现人间。

    “她相信了,也给我付了钱。对了……”

    说到这的时候,这和舒落心刚刚见面的人儿,还忙着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张银行卡,两手恭恭敬敬的推到了这个男人的面前:“这是舒落心刚刚给我的,说是酬劳!二十万,密码是六个零!”

    同样身为男人,他当然也有不想占居下风。

    可没有办法的是,和面前这个浑身上下散发着死亡气息的男子聊天,你的心会开始发麻。

    再者,他就算用平常的语调和你聊天,你也会觉得从他口中说出来的并不是闲聊的话,而是命令!

    那威慑力让他不得不将刚刚所见到的听到的,都一一交代了。

    扫了一眼那个男人推到自己面前的银行卡,某人的唇角轻勾。

    看着这黑眸男子挂在唇边的笑容,连他这同样身为男人的人儿也不自觉感叹,这个男人的唇真的很漂亮。

    不薄,也不过分的丰满。唇形的线条,比起他的鹰隼更加柔和。

    一弯一笑,都像是最美的繁星。

    “既然是她给了你的,你就收下了,也算是你这一次的酬劳!”男人的鹰隼一转,也注意到了这男人正在注视自己的唇。

    不过,他对这样的注视,貌似已经习惯了。

    没有过多的表情,只是随口一提。

    而另一个男子也在察觉到这个男人刚刚瞟向自己的眼神之后,立马将自己的视线给拉了回来。

    那速度,简直就像是怕自己要是多看了一秒,会亵渎到这样完美的唇形似的。

    而对于男人刚刚说过的那些话,他也像是没有听到似的。迟迟,不肯将桌子上的卡给收回来。

    一直到,这个男人再度发了话:“我说了,这该归你的就归你的。难不成,你是觉得这个数还不够!”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我是sh国际的员工,就该为sh国际办事情罢了!”

    “呵呵……”

    不知道是话语里的哪一个字取悦了这个男人。

    此时,这个男人的笑意越深了。

    连同眼角的笑纹,也都浮现了出来。

    “收下吧。至于后续的,只要你办得好,我自然也不会亏待了你!”

    最后的一番话,倒是让这人乖乖的将面前的卡给收下了。

    而交代好了接下来要办的事情之后,这个男人便很快的离开了。

    看着渐行渐远的那抹修长身影,被留在桌上的男人只觉得,这个男人太深不可测了……

    ——分割线——

    “梦瑶姐,你现在有没有空?”

    顾念兮给周太太拨电话那一天,正好是一个周末。这一天,顾念兮难得得到了谈大爷的特赦令,让她在家附近的小公园转悠。

    不过,还要让二黄当成保镖。

    至于聿宝宝这个淘气的小祖宗,就让他留在家里陪着谈老爷子,也省得到时候顾念兮要追着他满公园跑。

    可就在这个公园里,顾念兮倒是见到了一幕让自己颇为诧异的一幕。

    因为是周末,所以这一天到公园里来游玩的人特别多。

    二黄带着顾念兮出门的时候,就接到了谈参谋长的旨意,要小心翼翼的看护在顾念兮的身边,不能让陌生人亲近她。

    正因为这样,二黄今天打从出门还真的没有离开顾念兮一步,还时常警惕的盯着顾念兮周围的那些人。

    看样子,它还真的将谈逸泽的话给听进去了。

    早上的天气不错,阳光也很充裕。

    见公园里运动的人有些多,顾念兮索性带着二黄在一边的椅子上休息。

    也正因为这个举动,顾念兮正好看到公园里不远处拉拉扯扯的一对人儿。

    女人,是一个绑着个俏马尾的女孩。

    之所以说是女孩,因为这个人儿的身上,有着过了二十五岁的人儿没有的活力和朝气。桃红色的运动上衣,也彰显着她的青春活力。

    年轻女孩的笑,是从心里发出来的。

    所以你看到她的笑容的时候,嘴角也会忍不住跟着上扬。

    但在看到女孩身边站着的那个男人的时候,顾念兮笑不出来了。

    因为这个人儿,顾念兮不陌生——周子墨?

    看他身上也套着一件灰色运动上衣,下身一条深蓝色五分短裤,脚上是一双跑鞋。

    一眼,就能认得出,这周先生是出来晨跑的。

    不过,结了婚的人出来晨跑,除了跟自己的老婆或是孩子出来,很少有人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将一个年轻女孩给带身边吧!

    周先生对这个女孩有没有动什么心思,顾念兮目前还看不出。

    不过顾念兮也是一个女人,自然不会看不出这个年轻女孩在周先生的面前表现的如此热情和张扬,都是为了什么。

    一通电话,她直接叫将还在睡梦中的周太太给叫了起来。

    不是她顾念兮唯恐天下不乱,而是她觉得女人在婚姻里不该这么被动。

    再说,就算丈夫有什么出轨的事情,其实不一定是帮着忙着妻子才是最好的。

    虽然这个方法在某种程度上能够不破坏了家庭,但更大程度的纵容了男人的私欲。为婚姻的毁灭埋下祸根。

    再者,顾念兮也不希望,一旦出了事情,女人却是最后一个知道丈夫出轨的人。

    那会让她感觉,自己就像是个傻子似的。

    所以,她一见到周先生和面前那个年轻的女子眉来眼去的就直接给周太太电话了。

    此时,周太太正在给小齐齐换衣服,见顾念兮来电话,还以为她又是闲得无聊,打算找她去谈家坐坐。

    自从顾念兮再度怀孕,她就是谈家国宝级人物。

    而谈逸泽更是在她回A成之后,不准她随便走动。

    所以最近几天闲着,顾念兮还时常约着周太太带着小齐齐到家里坐坐。

    本以为今天也是顾念兮找自己和孩子过去做客,周太太只是随口笑着道:“念兮,齐齐刚刚流了一身汗,我给他换一身衣服就带着他过去!”

    可电话里的顾念兮听到周太太正在家里带孩子,而她的男人却在外面拈花惹草的,顿时又有些恼了。

    边说:“梦瑶姐,其实我不是想要你过来做客,是这样的,我刚刚在我家附近的公园看到周大哥了!”

    “看到他了?我就说一大早怎么就不见人影了?原来是晨跑去了?”

    周太太不以为意。

    只要睡沙发,周先生都会有晨跑的锻炼。

    说是,一整夜都没有发泄的火气,都要靠这样的方式来发泄。

    “不是,梦瑶姐……”顾念兮突然间觉得自己有些残忍。

    周太太虽然寻常对周先生来说,是彪悍了点。

    可她到底,也是个女人。

    一个女人愿意为一个男人生孩子做家务,这也就说明她的心里真的有这个男人,也在意这个男人。更打算好了,要和这个男人长相厮守一辈子。

    而她顾念兮竟然在这个时候和她说这些,难道不会太过残忍?

    而顾念兮的迟疑,也引起周太太的注意:

    “念兮,你怎么了?难道周先生不是在晨跑?”

    “是这样的梦瑶姐,我看到周大哥的旁边,还有个年轻女孩……”

    顾念兮没有往下说,她还看到了他们两人很亲昵的样子。

    而听到顾念兮说的这话,电话这边的周太太停下了给小齐齐穿衣服的动作。

    妈妈的突然停顿,也引起了小齐齐的注意。

    此时,小齐齐眨巴着和周先生极为相似的黑眸,盯着她看,像是在等着什么。

    一时间,周太太没有说话,更没有对小齐齐做什么事情。只是,安静的看着他的黑瞳,像是想要从他这双和周先生相似的眸子里看出点什么。

    “梦瑶姐,你还在听么?”

    “念兮,我还在听!”

    “梦瑶姐,你没事吧?”

    知道老公背着自己和别的女人见面,不管有没有什么奸情,她的心情应该都不是那么好吧?

    别人顾念兮不知道,但若是谈参谋长背着自己见了其他的女人的话,她的心情一定会非常不美丽的!

    “我没事!”

    “那梦瑶姐,你过来么?”顾念兮紧盯着从自己面前经过的人儿,像是生怕将他们给跟丢了似的。

    “我就不过去了!齐齐还等着我带他去外公家呢!”

    “可是梦瑶姐,你就不怕周大哥他……”

    外遇了么?

    但这词,顾念兮不敢轻易说出来。

    生怕,自己会弄断了周太太脆弱的神经。

    “就算他外遇,明儿个太阳也照样升起。”

    电话那端的周太太,又恢复了寻常的态度。

    或者也可以说,打从顾念兮告诉她周子墨和一年轻女孩一起晨跑的时候,周太太只有最先开始时候几秒钟的呆滞,很快就恢复了寻常。

    特别是刚刚说出的那句话,简直让顾念兮都回不过神来。

    “梦瑶姐,你这是……”

    是不是她刺激太过,惹得周太太连最基本的抓奸都不想了?

    “念兮,你放心好了。如果我苏梦瑶是那么容易就被失败打击到的话,早就不在这个世界上了!”在和周先生之前,她周太太其实也有过一个男友。

    那个时候,他们也爱的轰轰烈烈。

    可在得到她的那一晚,那个男人离开了。

    而且,就此杳无音讯。

    那个时候,对于周太太而言,才是真正的天塌下来。

    可时过境迁,当她经历了这么多之后,有些东西不是紧紧拽在手里,就能确保万无一失的。

    爱情,越是如此。

    若是她现在知道周先生和一个小女孩跑步,就急着追过去的话,那和其他的女人又有什么区别?

    再者,年轻的女孩,他们除了那年轻的身子能拿来留住男人之外,其他的他们还有什么资本呢?

    再姣好的容颜,也终有老去的那一天。

    她现在也还算年轻,若是现在就对自己没有信心的话,那她还怎么继续支撑着自己和周先生的这段婚姻?

    周太太的一番话,平平淡淡。

    可顾念兮,却久久没有回神来。

    倒是周太太,先行开了口:

    “好了,我先带齐齐去他外公那边,他外公好些天都没有见到他了,怪想他的!送完他之后,我再到你那边坐坐!”

    “那好,梦瑶姐开车小心!”

    挂断了电话之后,顾念兮又一个人坐在公园里。

    公园很大,阳光也很足。

    前来这里锻炼的人,还真的不少。

    不管男女老少,每个人的脸上都有着灿烂的笑容。

    唯有顾念兮坐在阳光下,盯着不远处的两抹身影沉思。

    周太太在应对周先生可能出轨的时候,能如此镇定。

    那她顾念兮呢?

    她顾念兮要是在遇到谈参谋长出轨的时候,会怎么样?

    只是直到那两抹修长的身影消失在公园内,顾念兮都没有想到自己需要的那个答案……

    ——分割线——

    “怎么了?回来之后怎么没精打采的?不是跟我说,让你去公园走走,把这段时间的霉气给晒掉就好了?”

    顾念兮手拉着二黄脖子上的绳子回到家的时候,就直接将绳子交给了谈逸泽,让他给二黄解开。

    二黄是一条经过训练的警犬。

    一般时候,在谈家都没有用绳子束缚它的习惯。

    再加上,现在这二黄还是聿宝宝的玩伴。

    你看,谈逸泽这才给它解开绳子,聿宝宝就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了。

    不过二黄看到聿宝宝,并没有想象中的开心。

    没办法,这小主人寻常就喜欢将它当成马儿骑。

    可二黄它是狗,不是马儿。

    这么被聿宝宝折腾,它也怕了。

    可它最终没能躲过聿宝宝的袭击,很快两人就在院子里的草地上玩耍开了。

    看到儿子在院子里和二黄玩的不亦乐乎,谈逸泽索性搂着情绪不加的顾念兮进了大厅。

    反正他们不在,二黄会帮着他们看着聿宝宝,不让这小家伙跑出大门的。

    “兮兮,你倒是说话啊!到底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见顾念兮的脸色也不大好,谈逸泽又说:“要不,今天咱们到医院做一次详细的检查吧!”

    其实自从d市回来之后,谈逸泽就一直想着要带着她去做个全面检查。

    若不是老胡一再坚持说顾念兮没有什么大问题,他老早就带着顾念兮去了。

    见到她现在情绪不加,耷拉着脑袋的样子,谈逸泽自然又往某个方面想。

    “没事,我没事!”听到医院二字的时候,顾念兮算是回过神来了。

    “没事的话,那你为什么一进门跟丧家之犬似的!”

    不得不说,谈参谋长的形容词还真的够彪悍。

    “谁丧家之犬了!”

    “好好好,不是丧家之犬!不过你跟我好好说,到底怎么了?难不成,在公园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情?”

    要真是那样的话,他谈逸泽还真的后悔了今天没有陪着她出门了。

    今天虽说有假期,但他一大早就到部队去了。

    办完了事情,才赶回家,看看她回来了没有。

    “老公,我看到周大哥和别的女人一起晨跑了!”

    “墨老三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哟,这家伙最近胆子肥了,不怕回去要跪遥控器?”谈逸泽还以为什么事情弄得顾念兮不开心。

    一听是周子墨的破事,倒是松了一口气。

    “我打电话给梦瑶姐,通知她这件事情了!”谈逸泽还没有调傥完墨老三,就听到顾念兮又丢出了这么一句话。

    一听,谈逸泽的嘴角都抽抽了。

    这丫头,还真的唯恐天下不乱?

    “那周太太怎么说?”依照周太太的脾气,谈逸泽觉得他们家老三这段时间肯定又要睡上好一阵子沙发了。

    “梦瑶姐倒是什么都没有说,日子照旧!”

    “那你怎么还不开心?”

    既然周太太没有什么不开心,顾念兮应该情绪也不至于这么沮丧才对。

    “老公,你是不是觉得我有些多事了?”顾念兮索性推开谈逸泽,自顾自的坐在沙发上。

    “是有那么点多事!”谈逸泽只是觉得,这本来无关他们,为什么要为这些心情不好?

    倒是谈逸泽没有想到,自己的这一番话会引得顾念兮的猜疑:“老公,是不是你们都觉得,女人在婚姻里就该对于婚姻忠诚,那男人就可以随心所欲?”

    若是别的男人,肯定会觉得顾念兮现在有些胡搅蛮缠。

    但谈逸泽清楚,到现在顾念兮对于他们的婚姻,还是有些猜忌。因为,他们的婚姻不像是寻常人恋爱结婚的模式。而是还见面五个手指头数得过来,她顾念兮就被他谈逸泽押进了民政局。

    到现在,他们还没有举行过仪式,更没有像是别人的海誓山盟,她对婚姻的不解也是应该的。

    再者,她还怀着身孕。

    怀着身孕的女人,最容易胡思乱想了。

    知道她现在肯定纠结于某些事情,谈逸泽索性双手将这个女人紧困在自己的怀中:“傻瓜!不要把其他男人的做法套到我谈逸泽的身上来。打从将你带进民政局,我谈逸泽就认定了你。拈花惹草的事情,别人是可能做,但我谈逸泽倒是不可能。因为我比任何一个人,都渴望一份完整的爱情和婚姻……”

    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的背正好贴在谈逸泽的胸膛。

    她能感觉到,那熟悉的男性气息,钻入自己的鼻子中。

    没有时下那些贵公子哥惯用的香水味,只是简单的肥皂清香,却让顾念兮莫名的安静下来。

    谈逸泽的话有些深奥,或许很多人都不懂他的意思。

    但顾念兮懂。

    他小时候的经历,已经导致他童年的缺失。

    打那以后,他更没有感受过亲人的温暖。

    也正因为她顾念兮的加入,才让他谈逸泽再度拥有了正常人的生活。

    所以,比起别人,他谈逸泽倒是真的不可能出轨……

    此刻,听着他不煽情,却是真心实意的言语,顾念兮躁动了一个早上的心,终于回到了原位。

    “兮兮,我知道我们的婚姻有些突然,甚至连让你思考清楚的时间都没有。可我相信,你那么聪明,又怎么可能看不穿我对你的感情……”

    贴近顾念兮的耳朵,谈逸泽轻声的呢喃。

    靠在顾念兮的身上,他的神情比之前的略有些放松。

    平日里有些过分严肃的脸上,此刻也有着一股子浑然天成的柔色。

    那是,唯独在这个女人面前他会展露出来的。

    可听着身后谈某人的神情诉说,顾念兮倒是突然来了兴致。

    掰开他环住自己腰身的手,她转了个身,和他面对面。

    也不顾刘嫂和谈老爷子是不是会随时出现在这个大厅里,顾念兮就这样抱着他的脖子说:“谈参谋长,你可不要给我带个高帽子。我顾念兮其实一点都不聪明,我看不懂你对我有什么感情!”

    说这话的时候,她那双漂亮的眸子一直紧紧的凝视着谈逸泽的。

    目光中,带着从未有过的认真。

    顾念兮没有明说,但谈逸泽还是懂了。

    这丫头,估计是想要让他谈逸泽亲口承认对她的感情!

    “真的看不懂我对你什么感情么?”谈逸泽觉得,自己一直表现的非常明显才对。

    你看,他对别人从未展现过的温柔,都只为她顾念兮一人展现,这还不足以说明么?

    再者,你看他谈逸泽,哪一次不是无条件站在她顾念兮身边,这还不明显么?

    再有,你看他谈逸泽万年处男身都贡献给她了,这不是铁铮铮的事实么?

    可这丫头,却说她看不穿。

    是装傻,还是逗他谈逸泽玩呢?

    “真看不懂!”顾念兮在他面前摇头晃脑,直接装白痴。

    好吧,今儿个不知道为什么,她就特别想要得到她家谈参谋长的一句亲口承认。

    “你看,你谈参谋长位居高位,您那些心眼可多着呢!我这小虾米,哪能是您的对手?又怎么看得出你那么多的花花肠子?”

    抱着谈逸泽的手臂,顾念兮就是不好意思直接问谈逸泽:“谈逸泽,说你爱我,赶紧的。”

    都这么老大不小的人了,他要是真说他爱她顾念兮,也没有人会笑话他!

    再说,就算说一句他爱顾念兮,也不会少块肉。

    “真的那么想听我说?”

    看这丫头缠着他手臂那个认真的样子,谈逸泽也动了恻隐之心。

    也对,这么久了连一句表白都没有对她说过,这丫头不难过才怪。

    “真的!”顾念兮点头如捣蒜。

    清晰的映照出谈逸泽的瞳仁里,仍旧有着帜热的期盼。

    “你这丫头,我还真的拿你一点办法都没有……”

    和海洋差不多深邃的眼眸,目光紧紧的罩在顾念兮的身上。

    如果你仔细看的话,你还会发现,此时的谈逸泽脸上还浮现着一抹怪别扭的红。

    要不是因为他晒得皮肤黝黑的话,估计这抹红极为明显。

    可顾念兮此时只盯着谈逸泽的唇,屏息等待。

    在她的翘首等待中,她看到谈逸泽的唇开始动了动:“我……”

    ------题外话------

    打滚求个票子~嗷嗷~!

    /*20:3移动,3g版阅读页底部横幅*/ var pr_id = &ut;u1439360&ut;;

    上一章

    |

    目录

    |

    阅读设置

    |

    下一章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