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500章 哪来的歼夫vs饿狼找上谈逸泽

    “你去相亲就去相亲啊,我也没有拦着你,是不是?干嘛弄的这么吓人,我还以为你这是要先奸后杀,先杀后奸之类的!”

    苏小妞拍着自己被吓得乱扑腾的小心肝,没好气的瞪了那个还盯着自己看的男人。

    “这是你说的。到时候,你可不能怨我!”

    凌二爷随即笑道。

    看着这男人不清不楚的笑容,苏小妞只觉得头皮发麻。

    这男人,到底又再玩什么?

    “你笑什么?”

    “我笑我想笑的事情,关你屁事?”

    好吧,和苏小妞在一起,凌二爷的嘴里也吐不出象牙来了。

    “叮……”

    电梯一声响,门打开了。

    苏小妞还没有反映过来,就被男人一手给扯出了电梯。

    那力道,差一点就让苏悠悠失去平衡了。还好,她今天穿的是板鞋,不然肯定摔了个狗吃屎!

    可被牵着走的苏小妞,到现在还弄不清楚。

    “你这要带我去哪里?我还有事情!”

    她家苏太后的旨意,她必须要复命!

    “什么事情,还能有什么事情?”凌二爷停下了脚步,没好气的扫了这个女人一眼,随即又说:“不是说好么?要去相亲!”

    说这话的时候,凌二爷已经推开了自己一侧的车门,将苏小妞塞进了副驾驶座上。而自己也迅速的钻进了车内,发动了引擎。

    一直到苏小妞见面的地点之后,苏小妞仍旧有些弄不清楚凌二爷这么做到底是啥意思。

    相亲!

    她苏悠悠今天是要来相亲。

    可这,和他凌二爷有半毛钱的关系么?

    没有吧?

    再说了,他要去相亲,也和她苏悠悠没有任何关系。

    为什么还要坐同一辆车子去相亲?搞的他们好像有什么奸情似的!

    不过,等到相亲地点的时候,苏小妞倒是明白这个男人的意思了!

    带着前夫来参加相亲,她苏小妞怕是有史以来的第一人吧!

    ——分割线——

    “哟,这是怎么了?”这天,霍思雨穿着一身名牌,从外面回来的时候就看到舒落心端坐在一侧的沙发上。

    舒落心的脸颊上,还包着纱布。

    “没什么!”

    被霍思雨这么问,舒落心只是随便的抚上了自己的脸颊。

    简单的动作,还有冷漠的语气。

    乍一听,你还以为现在的舒落心心情很是平静。

    但霍思雨却知道,现在的舒落心越是表现的平静,越是说明她内心的不平静。

    同样是女人,你当然知道身为女人来说,脸部对于自己是多么的重要。

    稍稍有个什么破损,女人都要对着镜子照上老半天。

    可偏偏,舒落心却大方的表现出什么事情都没有似的。

    按照霍思雨对她的了解,这个女人不过是在强装镇定罢了。

    “没什么吗?没什么的话,就再给我五万块吧。我待会儿还有点事要用到!”

    说这话的时候,霍思雨已经拖着那条残破的腿来到舒落心的面前,伸手要钱。

    这架势,落进舒落心的眼里,要多烦人有多烦人。

    若不是今儿个她在谈家没有找到那份东西的话,她现在还用得着在这里看霍思雨这个德行么?

    其实,她本来应该好好的计划下一次到谈家到底该从什么地方找起。趁着霍思雨没有将这事情说出去之前,她将这玩意早一天找到,也能早一日安全,更能早一日不受霍思雨这样的水蛭威胁。

    可没有办法,想到今天谈逸泽的眼神,她到现在还心有余悸。

    下一次的行动,看来只能先搁置了。

    对于面前的霍思雨……

    舒落心琢磨了一下,还是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了一张卡,道:“里面正好有五万块!没有密码的卡。”

    因为现在有把柄在霍思雨的手上,她不得已而为之。

    但即便给了钱,她还是不免得嘟囔几句:“也不看看你现在是什么德行,成天打扮的在花枝招展有什么用?再怎么弄,不过是个跛足的。”

    中伤霍思雨,是她现在唯一能解气的。

    可霍思雨在听到她的这番话之后,却笑了:“我是个跛足的,你也和我不相上下。你看看你的那张脸,估计拆开比我还难看呢!”

    包扎,光是纱布现在还能看出血迹斑斑,看样子伤口不小。

    就这样,她还盼着以后脸能好看?

    果然,霍思雨的一句话戳中了舒落心的伤口。

    当下,她连反驳霍思雨的能力都没有,只能转身朝着自己的房间走了回去。

    而看着这个老女人落寞的身影,霍思雨微眯着双眸。

    这老女人,刚刚是不是去了谈家了?

    在霍思雨的印象中,除了谈家的谈逸泽和顾念兮能让她舒落心跟吃了哑巴亏似的,貌似没有其他人了吧?

    不过,这老女人到底是去谈家做什么?

    按照她前段时间对谈家和明朗集团所做的那些,现在的她应该被谈家除名才对。

    霍思雨还真的挺佩服,这舒落心现在还有脸面出现在谈家?

    不过想到舒落心厚着脸皮去谈家的事情,霍思雨又不由得想起这个老女人会不会是去找那份证据?

    想到这,她的心跳漏掉了一拍。

    要是让这个老女人找到那玩意的话,那她霍思雨今后就没有什么可以威胁她了!

    不过想来想去,霍思雨还是觉得这个老女人应该是还没有找到那东西。

    不然,按照她舒落心那个抠门的德行,又怎么可能找到了那证据之后,还任由她霍思雨威胁,再者还给她钱呢?

    看来,这舒落心今天应该是到谈家走了一回,什么收获也没有!

    不,也不应该说什么都么有收获。

    最起码,她的脸上多了一道疤不是?

    看来,这谈家对她的态度,还真的如她预料的一般。

    不过霍思雨觉得这还不够。

    她还有必要好好的提醒顾念兮他们一下,免得将来……

    当然,霍思雨觉得自己的初衷肯定不是帮助顾念兮他们。不过是想要掌握多一点掌控舒落心这个无耻的老女人的把柄罢了,再者也算是给自己留下多一点后路。

    想了又想,霍思雨最终掏出了手机,往某串号码上拨了电话:

    “现在有时间么?出来见个面!”

    说话的时候,霍思雨盯着舒落心所在的位置,像是随时警惕着有可能出现的洪水猛兽。

    电话里传出的那个冷漠女音,和霍思雨的熟络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哟,是你!找我什么事情?”

    女人的冷漠里,还带着三分的无所谓。

    看来,霍思雨的这个电话,这女人压根就连一丁点稀罕都没有。

    “找你当然有事了!不管你现在有时间也好,没时间也给我腾出时间来。这事情对你而言,只有好处!”

    其实,对于电话那端女人的冷漠,霍思雨当然有些恼。

    毕竟在她看来,她霍思雨压根就没有必要被这个女人这样对待。

    是!

    她霍思雨现在是落魄了点。

    但有朝一日,她霍思雨势必会回到属于她的那个世界!

    到时候,她绝对要让这个曾经轻视过她的人付出应有的代价。

    只是眼下,她霍思雨还真的有些话有必要和这个女人说清楚的比较好。换句话也可以说,她霍思雨现在还有些事情要求这个女人,所以她不得不纠缠于她。

    可电话里的女人在听到霍思雨明明生气,却还是不得不对自己低三下四的语气之时,眼尾的笑纹淡了些。

    其实,这个世界本没有谁看轻了谁之说。

    霍思雨之所以总觉得其他人都看不起她,不过是她自己过分在意自己的身份罢了。

    倘若她能跟别人一样,坦然的接受自己所拥有的一切,放下一切重担的话,她或许会比现在过的好。

    只可惜,霍思雨永远都看不懂这一点。

    而*,就像是一个沼泽。

    你越是挣扎,只可能越是深陷其中……

    “好吧,时间地点你定。之后发成短信给我!”电话这边的人儿,在说完了这一句话之后就将电话给挂断了。

    而看着已经挂断的电话,霍思雨低头开始收拾自己手上的东西。

    而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传来了这样的声响:“哟,这是要出去啊?”

    霍思雨抬头才发现,舒落心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她的面前。

    她的手上拿着水杯,看样子应该是准备出来拿水喝。

    霍思雨也不是没有想到,自己刚刚打电话的时候,这老女人可能就躲在那扇门之后听着什么,不然她也不会如此快的就在她霍思雨挂断电话,准备出门的时候走出来。

    只是对于这一点,霍思雨连一丁点惊讶的表情都吝啬给她。

    因为霍思雨自信,刚刚自己的那通电话,连一个称呼都没有。

    舒落心就算听的再多,也根本无法猜到她将电话打给谁!

    “是啊,这个家里呆着多闷!”

    霍思雨略带刻薄的回应着。

    她又不是不知道,自从和梁海出了那样的事情之后,舒落心几乎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

    如今她竟敢对着舒落心说这些,无非就是她想要刻意中伤舒落心罢了。

    “……”果然,在听到她的一番话之后,舒落心的脸色不是很好。

    同一屋檐下的他们,每天几乎在这样的“斗智斗勇”。

    总之,没有人的心情一天是好的。

    有时候,舒落心也厌烦了这样和这女人抬头不见低头见的生活。

    无奈的是,现在他们是相互利用的关系。

    最重要的一点,是他舒落心有关性命的把柄掌握在霍思雨的手上。

    她,真的无法撇开这个女人。

    可被人中伤就老实本分的承受着,这一点都不是她舒落心的风格。

    看了霍思雨那只跛足,她笑道:“我倒是好奇,你这破腿还能逍遥到什么地步?”

    一句话下来,霍思雨的脸色也不好。

    但想到自己刚刚发的那条短信,霍思雨只是甩了这个女人一记白眼之后,就转身离开了。

    舒落心看的没错。

    现在她这条残缺的腿,还真的是她的一大块心病。

    不过,若是她的计划能够达成的话,到时候她霍思雨想要多少钱就有多少钱,到时候还愁没钱治疗这腿疾么?

    离开的时候,霍思雨狠狠的将门给甩上。

    听着大门传来噼里啪啦额的声响,舒落心的叹息声开始回荡在这个空荡的房子里。

    以前每回被霍思雨这样气着的时候,还有小南来给她做开导。

    可现在呢?

    小南,你现在到底在哪儿……

    ——分割线——

    “兮兮,你要出去?”

    入了夜,谈逸泽带着洗完澡的聿宝宝回到卧室里,本以为会看到一个又开始呼呼大睡的女人,却没想到看到顾念兮正换好了外出的衣物。

    一身七分袖的雪纺连身裙,米白的底上印着几朵妖冶的大花。

    小清新和俗套的大红花结合在一起,倒是有着奇特的视觉效果。

    而顾念兮还在这条雪纺裙子上,系上了松松垮垮的腰带,既不会勒到肚子里的孩子,也在腰身那一块形成了一块褶皱,让人看不出她腹部的隆起。

    长长的发丝,今天倒是没有随意的披散在肩膀上,而刘海的那一块束成一蜈蚣辫,看上去倒是听别致的。

    不过因为顾念兮的刘海并不长,所以还是有几根刘海垂散下来。但这样的刘海,又称得她的脸蛋小而精致。

    乍一看,你还真以为这还真是个黄毛丫头。

    见到谈逸泽抱着聿宝宝走进来的时候,顾念兮正好在鞋柜里找可以搭配的米色平底鞋。

    大概是怀孕的关系,这么半蹲着她就累得慌。

    看到谈逸泽他进来,她索性直接瘫倒在床上,大大咧咧的还是充当指挥官:“谈逸泽,把我的米白色平跟鞋给我拿出来。本宫今晚要用上!”

    那双平底鞋,是当初怀着聿宝宝的时候买的。

    当时,顾念兮也挺喜欢那双鞋子的。

    不过后来生完孩子,她还是抵不过高跟鞋的诱惑,再度把这鞋给收起来了。

    刚刚穿上这一身衣服的时候,顾念兮就灵光一闪。

    觉得,那双米白色的鞋子和这条裙子肯定非常搭。

    “哟,这是做什么呢?打扮的这么花俏,该不会是打算半夜背着我会情郎吧?”谈逸泽没有按照她所说的做,而是抱着孩子来到了她的身边。

    大热的夏天,聿宝宝一脱下衣服就不肯穿上。

    这会儿,谈逸泽只用一块浴巾将他包裹。

    这一被放到床上,小家伙一下子就光溜溜的出镜了。

    再加上那个还带着些许水泽的鸡冠头,还有那一张甜甜的笑脸,弄得顾念兮忍不住就逮着他亲了好几口。

    不过随后她反映过来谈参谋长刚刚那不冷不热的调傥调子的含义,她便抱着怀中的孩子对着他说:“儿子,你家谈参谋长好像打翻了陈年醋缸了,你闻到那酸溜溜的味道没有?”

    “谁打翻醋缸了?”

    谈逸泽有些不服气的拉开了顾念兮怀中的孩子,将她禁锢在自己的怀中。

    看着本来香喷喷的妈妈现在又被带走了,在床的另一头一个人呆着的聿宝宝很无奈。

    呜呜,他老子啥时候能多重视一下他儿子!

    “就你啊。谈参谋长,你敢说你刚刚的话不是说来酸我的么?”

    顾念兮在他的怀中拱了拱,有些不服气的揪着男人的衣领问道。

    “你说是就是!”这丫头逮着了他的小辫子,一再提及,弄得谈逸泽都有些不好意思了。索性糊弄过去,他又把玩着她刘海上的蜈蚣辫:“大晚上的打扮的这么漂亮,给老子老实交代,要见什么人?”

    一手劝着顾念兮的腰身,力道稍稍有些大,正好彰显了他的霸道。

    也让顾念兮顿时觉得心里的某一处被填满了。

    “什么吗?这么打扮就漂亮了?我真正打扮漂亮的时候你是没有见过吧!”虽然谈逸泽一直纠缠着,可能让人觉得烦。

    但同样的,顾念兮也看得出他的在意。

    若不是在意她,他用得着这样小心眼么?

    于是呼,顾念兮开始揪着他那张严肃的脸,心里头却像是沾了蜜糖一样。

    “给我端正态度。我问话呢,少给我打马虎眼!”谈逸泽拍开她在他脸上作恶的手,一脸凶神恶煞。

    可你所能看到的,顾念兮却对这样的他一点惧意都没有。

    谁让,谈参谋长的语气虽然吓人,但一双眸子里还是溺死人的温柔。

    大概,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吧!

    不然,他现在应该也不会用这样的眼神来“教育”她。

    “老公,我没见啥人。就刚刚,霍思雨给我打了电话,说是有事情要见我!”

    在这件事情上,顾念兮压根就没有打算隐瞒他的准备。

    “你看看,哪里来的奸夫?”

    “既然是见她,你为什么要编辫子?”

    谈逸泽的手,还在耍着她的辫子玩。

    听着他吃味的语气,顾念兮都有些觉得,自己今天编了这个辫子去见霍思雨,像是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似的。

    “就是前面的刘海有些长了,挡到我眼睛了。最近为了老城区那边的事情,我忙的晕头转向的,老是没时间去剪刘海。今晚怕出去挡着眼睛看不清东西,就编了个辫子而已。你要是看不惯的我,我最多把它给拆了就是了!”

    说着,顾念兮果真还伸手朝着自己的刘海上抓着。

    可谈逸泽的手,却先行抓住了她准备对自己的蜈蚣辫下手的爪子。

    “乱动什么啊,我就觉得这样挺好看的!”刘海上编了个蜈蚣辫,看上去有朝气多了。

    谈逸泽不懂得什么形容词,就知道这样的顾念兮比电视上的明星都好看。

    所以,他才担心她大半夜的打扮成这样出去,被人给抢走了怎么办?

    “其实我就觉得,你跟我出去的时候,你怎么不将头发绑成这样?”说着,谈逸泽的爪子又开始不安分的抓着她的蜈蚣辫。

    估计,他应该没有看到过这玩意,现在还处于新鲜感中。

    可顾念兮听到男人的这话,顿时无奈了。

    “跟你出去的时候很少是夏天好不好?再说我们结婚到现在,我们一共一起出去过几次?”

    大部分的时间,他都贡献给了他那一身橄榄绿。

    只有少的可怜的时间,能够陪伴在她的身边。

    但顾念兮说的这话,无非是在阐述某个事实。

    只是落在了谈逸泽的耳里,却稍稍有些变了味。

    是啊,他陪在她身边的时间,真的太少了。

    这个年纪的她,本该就呆在一个爱他的男人身边,被宠着爱着。

    可是因为他工作的这个性质,他所能陪伴在她身边的时间,真的少之又少。

    看着她,他突然有些心疼了。

    若不是他谈逸泽的话,他的兮兮应该会有更好的男人守护在她的身边才对!

    可让他放开她,可能么?

    不可能!

    现在放下她,几乎等同于将他谈逸泽的整个世界毁灭。

    算他谈逸泽自私也好,明知道让顾念兮呆在自己的身边是委屈了她,可他就是舍不得将她放走……

    “兮兮,要不这样吧。今晚我和你去见她。然后见完了,我们一起去看看电影,逛逛街什么的吧?”

    或许是因为内心的疼惜触动了他内心的柔软处,此刻谈逸泽将顾念兮揽进了怀中,略带沙哑的嗓音在顾念兮的耳边响起。

    听到谈逸泽的话,顾念兮突然也明白了他突然来的柔情为何。

    他心疼她!

    但同样的,她也会体谅他。

    他最爱的就是身为军人的责任感,她爱他所以不能夺人所爱。

    若让他褪下那一身橄榄绿,他便不再是她顾念兮所爱的谈逸泽了!

    所以,她宁愿就这样陪伴在他的身边。

    长年累月都无法见面也好,她只要他平平安安的。

    只要他能够在回来的时候,轻轻的将她抱在怀中,就好……

    窝在他的怀中,感受着这个男人给的温情,她说:“看电影就不必了,省得待会儿我们两人都在电影院里睡着了。我们待会回来,一起去人民广场吧。我听说,那边的晚上都有音乐喷泉表演。到这边来了这么久,我都没有去看过!”

    “好,今晚一切都听从领导指挥!”

    “那现在,去把我的鞋子给找出来吧。我找老半天,都没有找到!”

    顾念兮揉着自己刚刚半蹲的有些酸软的腰。

    “遵命!”

    随即,这个七尺男儿便蹲在柜子边,细心的给顾念兮找鞋。

    看着自家谈参谋长和老妈之间那腻人的互动,某个被人忽略的聿宝宝一脸的郁闷……

    ——分割线——

    同样的夜——

    周家大宅里,某位吊儿郎当的爷现在正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等着周太太给安排好晚餐。

    好吧,不用去厨房瞅着,周先生也知道周太太会给他做炒肉丝。

    周太太做的炒肉丝,也不见得多好吃。

    结婚这么久,周太太的厨艺可以说一点进步都没有,有时候肉片还能给炒得老的咬不动。

    可他,还是乐此不疲的喊着要这道菜。

    其实对于他而言,不管周太太做的是什么东西,他都爱。

    因为,他的最爱便是周太太!

    爱屋及乌,这个词现在听着也不无道理。

    “开饭了!”

    周太太的一声吆喝,从厨房里头传来。

    其实,寻常的时候周太太喊开饭了,都会顺带着喊名字。

    像是什么“吃饭了齐齐”,或是“吃饭了周先生”之类的。

    但今儿个,小齐齐到外公家去了,所以连带着本来属于她周子墨吃饭时候的温馨,也顺带着被克扣了。

    不过,对于这一点,周子墨倒是一点都不懊恼。

    反正这里那小混蛋要去他外公家多住几天才好,这样的话他和周太太就能过两人世界了。而周先生更是盘算着,趁着齐齐不在家,周先生还想着把自己的窝转回卧室里。

    听到周太太的声音,坐在沙发上本是吊儿郎当的男人,迅速的严阵以待。

    很快,这人儿就出现在了餐桌前,翘首等待。

    特别是那双深邃黑瞳里的期待,别人一看还以为,下一秒摆在餐桌上的可能是人间少有的美味佳肴。

    但事实上,在周先生如此的期待下,两盘炒得不怎么好看的青菜很快就被端上了餐桌。

    看着餐桌上那两盘炒得有些干瘪的青菜,周先生的眉头挑了挑。

    倒不是因为觉得这菜的味道不怎么好,而是周先生对着这两盘青菜观察了老半天,都没有看到他喜欢的肉丝。

    没有肉丝,那怎么行?

    他周子墨向来是个食肉动物。

    无肉不欢的主儿,你觉得他见到这一桌子上连个油花都没有,会是个什么心情?

    “周太太,你今天是不是少放了点什么东西?”

    周先生盯着好半天的青菜之后,最后问出了这么句话。

    “没有!”扫了一眼面前放的两盘青菜之后,周太太跟没事的人一样摘掉自己身上挂着的那件围裙,随后落座。

    而周先生见周太太这架势,只能扁了扁嘴,最终什么都没敢说出来。

    好吧,今天他就是想要哄周太太开心的,想回到本来属于他的“岗位”上。

    要是在这个节骨眼上除了什么岔子的话,他肯定又被周太太给冷冻好几天。

    一碗白饭,加上几口青菜,周先生吧唧在嘴里各种不是滋味。

    周太太忒狠了。

    明知道他无肉不欢,现在连点肉花都不给看到,馋死他了。

    但周先生就不明白了,前段时间周太太虽然让他睡沙发,但对待他的伙食还不至于这么差啊。

    为啥今天就突然连肉都不给他吃了?

    难不成,周太太是想要对他实行冷暴力了?

    想想,周先生突然觉得警铃大作。

    悄悄用眼尾余光打量了周太太一眼,见她正专心致志的吃着饭,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他便讨好似的往周太太的饭碗里夹了一些菠菜。

    抬头的时候,周先生正好接收到周太太诧异的眼神。

    他赶紧开口:“吃菠菜,当波霸!”

    但这话一说出口,周先生就后悔了。

    周太太今儿个连肉都不给自己做,明显就不待见他了。

    现在,他还哪壶不提哪壶?

    你看看现在,周太太的脸色都跟臭水沟似的。

    “周先生,你是不是嫌弃我的胸部比其他女人干瘪啊?”

    周太太这会儿索性连饭碗也给搁下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火气有些大的缘故,她放下饭碗的时候,碗筷和桌面之间接触发出的声响很大。

    甚至连周先生刚刚讨好的放在他碗里的菠菜,都给弄出来了!

    看到这样的周太太,周先生算是知道了。

    今儿个,他家周太太火大了。

    他赶紧安抚着:“没有的事情,我刚刚就是瞎说。周太太你也知道,我寻常就是管不住我自个儿的嘴!再说的,我一直觉得,胸多吉少。还是周太太的分量刚刚好!”

    一手掌握的量,周先生觉得不大不小刚刚好。

    再说,周太太的再小,也是他周子墨一个人的。

    不用多大,都能将他给迷得个神魂颠倒的。

    这不,光是想到那个柔软度,他下边的弟兄都开始有反映了!

    他都结婚这么久了,还让他当了那么久的和尚。再不让周太太给自己好好的缓解缓解,他怕他兄弟都要给憋坏了。

    可周先生的意思,周太太明显是误会了。

    光是听到他刚刚的那一番话,周太太就怒了。

    什么叫做“胸多吉少”?

    这不是摆明了,他周先生一直都嫌弃她的胸小?

    只是以前不好意思明说,而今天忍不住说出来罢了。

    再加上前天顾念兮和自己说的,她看到大清早周先生和一个女人出现在公园里晨跑。

    当下,周太太认定了,这周先生肯定是有外遇了!

    正因为有了外遇,所有周先生有了对比,才开始嫌弃她的胸部的!

    “周先生,你把话给我说清楚!是不是和我结婚,委屈你了?”

    若是没有她苏梦瑶的话,周先生是可能有和他更为匹配的女人。

    “没委屈!”周先生还吧唧着没有咽下的菜。

    “给我说实话!”

    而周太太史无前例的大嗓门,吓得他连碗都端不住。

    和周太太一样,他现在也将饭碗丢在了桌子上。

    “周太太,其实是有那么点委屈。”

    像是他每次主动承担洗碗任务,最后都是趁着周太太不注意,将吃完又油腻着的碗筷直接给丢进垃圾桶,就会被周太太给赶去书房睡。

    再有,像是今天这样,周太太心情一不爽就连肉片都没有给他吃。

    这些,都让周子墨觉得多少有些委屈。你想想,他本来就是红三代,周家最得宠的小儿子,从小是含着金汤勺长大。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什么时候,会有想要的东西得不到的?

    可偏偏,这个周太太却能变着法子磨着他。

    但让周子墨感觉到,却是快乐更多一些。

    就算每天都得不到周太太的待见,他都觉得是快乐的。

    为啥?

    还不是因为他的心都给周太太装的满满的么?

    就算受再大的委屈,对于他来说都没啥。因为他总能凭着各种死皮赖脸,去哄周太太的欢心。

    不是因为他周子墨有一张铝合金制成的面皮,最关键的还是,他爱他的周太太。

    可这话,周先生还没有说完的时候,刚刚还好好的女人,下一刻甩手离开饭桌了。

    临离开这饭桌之前,周先生还听到这离开的女人嘴里头嘟囔着:“原来,你一直都嫌弃我,只是不好意思说出口是吧!”

    “周太太,你讲理一点好不?我明明就没有嫌弃你……”

    周先生跟上前,想要拉住周太太的小手。

    可周太太就像是泥鳅,没拉住就被她给逃掉了。

    “周先生,你说了你说了!你刚刚明明说了,现在解释就是掩饰!我讨厌你!”丢下这话,周太太转身钻进了卧室。

    周先生想要追进去,可是“呯”的一声响,一扇门将他给隔绝在另一个空间里。

    他周子墨的鼻子,还差一点被碰掉了。

    揉着自己被门板弄得老疼的鼻子,周先生一头雾水。

    今天的周太太,到底受到什么刺激了?

    刚刚不是还做饭,证明她的心情也没有差到什么地步么?

    怎么两句话不到的功夫,就给他甩脸色看了?

    现在,周先生很是纳闷。

    不过还好的是,他家周太太就算再怎么生气,都没有跟其他女人一样的坏毛病,一生气就离家出走。

    这样一来,他也不用担心周太太出门会不会遇到什么危险。

    不过今儿个碰了一鼻子灰的周先生算是总结出一个道理了:周太太的胸,是个禁忌话题!

    ——分割线——

    “哟顾念兮,最近日子过得不错么,出门还带着司机?”同样的夜晚,某间小酒吧里,看到随同顾念兮一同出现的谈逸泽,霍思雨的嘴巴里就酸溜溜的。

    许是因为酒精的关系,今儿个霍思雨的脸色倒是比最近在公司里瞅见的好看了一些。

    其实,每次在顾念兮身边看到如同护花使者一样的谈逸泽,霍思雨就免不了在心里感叹几句:顾念兮的命真好。

    以前在学校的时候,就因为家里有个有权的老爸,所有人都对她极为客气。

    大学时候是因为有个贵气公子哥当男友,成为众人羡慕的对象。

    霍思雨本以为,从顾念兮的手上抢走了谈逸南,她便是成功的。

    可谁又想到,顾念兮就是狗屎运。

    前脚走了个谈逸南,后脚就出现了个各方面更出色的谈逸泽。

    如此出色的男子,每一次出现都能成为所有人追逐的视线。

    就如同现在一样。

    谈逸泽就算没有寻常初衷的橄榄绿作为妆点,一身黑色t恤已经外加一条再简单不过牛仔裤,便让他成为整个酒吧里最耀眼的。

    这就是成功男士有的特性。

    不管什么样的衣服,在他的身上都有一种特有的味道。

    酒吧里那些猎艳的女人,无一不将视线落在这个男人的身上。

    但迫于谈逸泽周身三尺内的寒气,没有人敢轻易上前接触这个和黑夜里的魅色融为一体的男子。

    看着这些人对待这个男人那喜欢而畏惧不敢上前的样子,霍思雨不得不承认,这些人是对的。

    想当初,她也想充当那个吃螃蟹的人。

    可就一次勾引谈逸泽,她得到了最为惨痛的下场。

    她花费了几百万整容而成的绝艳美貌,被谈逸泽一拳给毁了。还有她做了增高手术的腿,也给谈逸泽给打瘸了。

    这,就是勾引谈逸泽的代价。

    一仰头,霍思雨将一整杯的液体倒进了肚子里。

    看着这个女人一个人在这里饮酒的样子,顾念兮只是眉头一皱。

    不是因为她担心霍思雨的身体。

    这个女人再怎么做,都是她自作自受。

    顾念兮只是不喜欢,别人当着她的面,说她的男人罢了。

    但顾念兮还没有开口呢,她身边的男人先出了声:

    “你要是还学不会闭上嘴的话,我到不介意教教你!”

    谈逸泽的声音不是很大,但也不至于沉没在这音乐声中。

    不过你不得不承认的是,这个男人连一句简单的话语,都能演绎的像是一个警告,让所有人不寒而栗的警告!

    这,就是谈逸泽!

    “……”

    果然,在听到谈逸泽出声之后,霍思雨收敛了许多。连刚刚借酒意发挥的冷嘲热讽,也瞬间给收起。

    因为这谈逸泽上一次给她的惨痛教训,至今历历在目。

    那样魔鬼式,不留情的殴打,霍思雨这一辈子都不敢再尝试了。

    “不是说你有什么话跟我说么?”

    见霍思雨已经安静下来,站在谈逸泽身边的顾念兮也开了口。

    说实话,从进入酒吧之后,顾念兮的眉头一直都没有舒展过。

    因为,她真的很不喜欢这里的氛围。

    吵吵闹闹的音乐,还有浓浓的香烟味道不说,光是这酒吧里那些如同饿狼似的女人打量着她家老公的眼神,就让顾念兮有些呆不住。

    这让顾念兮有种冲动,现在就将谈逸泽给带走,带回到家里一个人好好的霸占着。

    “顾念兮,你不会连坐下来的时间都没有吧?”

    碍于谈逸泽的出现,霍思雨并没有刚刚那样的冷嘲热讽。

    可好歹是她霍思雨约着她过来见面,这顾念兮一到连坐下都不肯,这多少让霍思雨觉得有些没有面子。

    若不是碍于谈逸泽在她身边的话,霍思雨没准就……

    “不是连坐下来的时间都没有,只是我不觉得我们之间还有什么事情能热乎的坐下来聊。”

    对于霍思雨,顾念兮也没有留情。

    只要想到她前段时间也打她家谈参谋长的主意,顾念兮就像是火焰山一座。

    你真觉得,她顾念兮看上去就像是那么大方,能将老公交出来和别人一起分享的女人?

    “顾念兮,别以为就你觉得我们之间没有什么事情可以热乎的聊,我也是这么觉得!”霍思雨只觉得刚刚顾念兮的话就像是当面给了她一巴掌,所以她急切的想要扇回去。

    可碍于一旁,那个如同野兽一般,虎视眈眈的盯着她看,就像是随时准备好了要取走她霍思雨性命的谈逸泽,她最终没敢借题发挥。

    “要是你约我见面只是来跟我谈我们之间还剩下什么交情的话,我觉得我现在就可以走了。因为我不觉得,我们两人还有半毛钱的交情!”

    今天到这里来,顾念兮很直接。

    那种恨不得立刻带着谈逸泽从这酒吧里走出去的态度,连身边的谈逸泽都能清楚的感觉到。

    “没半毛钱关系,呵呵……”

    听到顾念兮的话,霍思雨笑了。

    那种笑,其实不是表达心情,也不是其他什么的情绪。语气说是笑,不如说是面具,掩饰她所有悲凉的面具。

    “顾念兮,我也不稀罕和你有半毛钱的关系。”

    每次见到她顾念兮,霍思雨总感觉自己低了她好几等。

    正因为这样,她才费尽心思的想要向上爬,希望自己终有一日能和顾念兮站在平等的位置上。

    只是她不知道,其实觉得不平等的,只有她一个人而已……

    那是因为,她自己带着有色眼镜看人,所以她才会觉得自己处处不如人。

    “既然不稀罕,那我就先走了!”

    看着那坐在吧台上癫狂笑着的女人,顾念兮拉着谈逸泽的大掌就转身了。

    她顾念兮可没有什么义务,陪着一个喝醉想要耍酒疯的女人在这里聊天。

    再说,还要外带让她秀色可餐的老公给别人免费看。

    看着顾念兮拉着谈逸泽转身离开的背影,霍思雨却又突然想到了什么事情:“顾念兮,别让舒落心进你的书房。这是,我最后给你的忠告!”

    这一句话,借着酒意,霍思雨扯开了嗓子呐喊着。

    整个酒吧里的人,都听到了。

    自然也包括已经走了好几步远的顾念兮和谈逸泽!

    在听到霍思雨说的这一番话之时,顾念兮的眉头向上一挑。

    同样的反映,也出现在谈逸泽的脸上。

    “我知道了,”没有去问霍思雨为什么,顾念兮转身就直接拉着谈逸泽出了酒吧了!

    而沉醉在酒精世界里的女人,再度开始随着这酒吧里的音乐声,轻哼着。还不时将一杯杯的酒,送入自己的嘴里……

    ——分割线——

    “老公,我好像刚刚忘记问霍思雨为什么不要让舒姨进入书房了!”

    都从酒吧里出来了一大段时间了,坐在车上的顾念兮这才喊着。

    “我就纳闷呢,你刚刚那么急把我拉出来做什么!”谈逸泽单手打着方向盘,有些无奈的笑着。

    这丫头,怀孕的时候就是这么迷糊!

    /*20:3移动,3g版阅读页底部横幅*/ var pr_id = &ut;u1439360&ut;;

    上一章

    |

    目录

    |

    阅读设置

    |

    下一章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