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501章 我的男人不给白看vs熟悉女音

    “我这不是刚刚觉得周围埋伏的饿狼太多了么?怕你谈参谋长被人给生吞活剥了,所以才急着想要将你从泥沼里给拉出来么?”窝在副驾驶座上的顾念兮,拉着着谈逸泽放在一顿的毛毯。

    这毛毯是谈逸泽为了她和聿宝宝准备的,上面还带着懒洋洋的图案。

    最开始的时候,顾念兮一度还觉得这样的毛毯和谈逸泽这彪悍的车子实在有些不搭配。

    不过知道这个男人的一片苦心,也渐渐的接受了。

    “饿狼?什么饿狼?”某男无辜的回望了顾念兮一眼。

    他就觉得,刚刚呆在酒吧里的顾念兮就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似的,一直恨不得掉头往外走。

    “你没看到么?酒吧里的饿狼可多着呢!左一只右一只的,就像是恨不得直接将谈参谋长的衣服给拨了,然后拆骨入腹!”

    顾念兮一边嘟嘟囔囔着,脑子里也不时回想着谈参谋长进入酒吧时候那些女人的反映。

    每一个,眼珠子都不转的盯着谈参谋长看。

    光是想到他们的那些眼神,顾念兮就觉得自己的权利被侵犯了。

    而听着顾念兮的那些话的谈逸泽,一开始还是满头雾水,不过在看到这丫头还咬牙切齿的模样,他倒是猜出了她口中的“饿狼”都是些什么了。

    “傻瓜,让他们看又不会少块肉,只要他们不要碰到我不就行了!再说了,就算碰到我,到时候你就展现你的小宇宙不就行了,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谈逸泽调傥着。

    此时,车子正好已经来到了他们今晚约定的那个人民广场。

    谈逸泽将车子停下,解开了自己身上的安全带,正打算推开车门的时候,手臂就被人给拉住了。

    转身才发现,这拉着自己的原来是这解开了安全带蹭过来的顾念兮。

    原本打算推开车门的手,暂时收了回来。

    再看这已经将脸蛋都给蹭到自己怀中来的丫头,他赶紧伸手揽着她的腰身,免得她给撞到。

    “毛毛躁躁的,小心碰到宝宝了!”他的语气略带责备,可眼里却独有宠溺。

    “老公,你觉得我像是那么大方的人么?”顾念兮没有理会他刚刚的责备,倒是盯着他问着。

    “……”

    对于顾念兮的这个问题,谈逸泽没有直接作答。

    而是高挑眉头,示意她说下去。

    “你觉得我顾念兮像是能大方到让我的老公给别人白看的人么?”接到谈参谋长的旨意,她又说。

    一句话,倒是将谈逸泽给逗乐了。

    这丫头,原来刚刚一直都在纠结着这一点啊?

    怪不得,她刚刚死活拉着他往酒吧外面冲。

    他谈逸泽刚刚还纳闷呢,这丫头寻常都那么机灵。霍思雨难得喝醉了想要说点什么内情,按照这丫头的本性应该是直接让霍思雨说下去才对。

    可谁知道这丫头连问清楚都没有,就直接拉着他谈逸泽冲出酒吧了。

    谈逸泽还一直以为这丫头犯糊涂呢!

    原来男色当前,这丫头也会乱了阵脚!

    想到自己是那个乱了她阵脚的人,谈逸泽满意的勾唇一笑。

    “是是是,你就是一小气样!”

    不都说,女人生气在骂什么人的时候,你都要顺着她的话说下去么?

    这可是周子墨告诉他的。

    可每次,谈逸泽实践周子墨所说的那些理论的时候都会发现,周先生他丫的就是个害人精。

    你看他谈逸泽本来就想要哄这孕妇开心的,可谁知道一句话,顾念兮就嚷嚷开了:“我怎么就小气了?我怎么就小气了?谈逸泽,你给我说清楚!”

    事实证明,周先生的话实践有危险!

    这不,他谈逸泽直接进入地雷区了!

    “没有没有,你不小气!”怕今天难得跟这丫头出来一次还惹得她不开心,谈逸泽赶紧改了口。

    好在,顾念兮也没想要揪着他的小辫子,听到他的话之后脸色瞬间好了许多。

    “就是嘛,我顾念兮一直都不是小气的人。白看我老公不行,付费倒是可以!”

    顾念兮在他的怀中蹭了蹭,嘟囔着。

    一听到这话,谈逸泽无可奈何的笑了。

    这丫头,又开始说风凉话了!

    要是真的付费可以的话,刚刚谁还那么紧张的将他谈逸泽从酒吧里头给拉出来?

    再说,你觉得她顾念兮像是那么缺钱花的人么?

    “老公,你说霍思雨刚刚说的那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不要让舒姨进入书房?”

    顾念兮的眉头,这都皱成一团了。

    她实在想不明白,谈建天都去了那么久了,按说书房里的东西都给清了一遍才对。

    到底还有什么玩意,是不能被舒落心给拿到的?

    难不成,最近霍思雨闲来没事,打算找她顾念兮开开玩笑?

    可顾念兮又觉得,刚刚霍思雨的样子,不像是和爱她开玩笑!

    在谈逸泽的怀中毫无顾忌的又蹭了下,顾念兮又抬头,看看这个男人的反映。

    只见,他们家伟大的谈参谋长,正盯着她顾念兮头顶上的那根蜈蚣辫发愣呢!

    看来,英雄难过“蜈蚣辫”。

    这一次,她家的谈参谋长还真的被这蜈蚣辫给迷得死死的。

    一整夜都盯着她脑袋上的这辫子看都不腻!

    “老公,要不我会回去刚刚那酒吧,问问霍思雨到底说的是什么意思吧!”

    顾念兮晃悠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谈逸泽的眼神总算是从她的蜈蚣辫上移开了。

    有些事情,她觉得还真的有必要问一下。

    可谈逸泽回过神来,却说了:“没必要!”

    那样的人和那样的地方,谈逸泽一直都不希望顾念兮多接触!

    就算这里头有再好的秘密,谈逸泽也不觉得现在该回去找顾念兮。

    再低头看了一下自己手机频幕上的时间,谈逸泽开口:“那女人说的话听个五成就好。再说了,没有必要因为她浪费了我们约会的时间!”

    再说,现在回到酒吧里,她还不一定能从霍思雨的嘴里问出个所以然来呢!

    “好了,下车吧。据说音乐喷泉的表演要开始了!”

    谈逸泽低头,在顾念兮的脸颊上轻蹭了下,便开口说到。

    “要开始了吗?好吧。”

    顾念兮恋恋不舍的从这个男人的胸口挪开,打了个哈欠。

    好吧,她这个孕妇嗜睡的现象,又开始了。

    要是刚刚没有谈逸泽提醒的话,她没准又要开始睡了。

    寻常这个时间点在家里,她都已经开始睡觉了。

    不过今儿个难得跟谈参谋长出来约会,顾念兮可不想浪费这样大好的时光。

    “你待会可不能乱跑,要乖乖的呆在我的身边,知道么?”

    下车的时候,谈逸泽的手上还多拿了一件外套,挂在自己的手臂上。

    A城和d市不一样。

    d市的夏季,是从早热到晚。

    但A城的夏季,是早上是有那么点热,到了晚上就有点凉。

    就像是现在这样,他们从车上下来的时候,已经是凉风习习。

    这会儿温度还刚好,顾念兮穿这个七分袖的连身裙也不至于太冷,可要是再过一个钟头,那就未必了。

    所以,他觉得还是先给这丫头准备一件防寒的外套才好。

    免得待会儿把她给冻着了。

    下了车,谈逸泽就这样拉着顾念兮,悠闲的传说中人民广场中。

    和顾念兮认识这么久了,他们还真的是第一次这样悠闲的逛广场。

    正直夏季,广场上的人挺多的。

    你可以看到,周围也有不少像是他们这样来逛广场的情侣。

    还有几个到处乱跑的小孩!

    “老公,我真希望能到八十岁,还能和你像是这样牵着手在这里逛着!”

    许是看到了他们前面的那对老夫妻,白发苍苍还一起牵着手逛广场,顾念兮突然有感而发。

    “老公,在此之前你可不能放开我的手,知道么?”

    顾念兮又兴致冲冲的说着。

    听着她一句又一句的说着,谈逸泽勾唇一笑,揉着她的头顶说:“傻瓜,从选定你的时候开始,我就没有想过要真正的放你走!若是有朝一日真的松开你的手,那也是因为我不在这个世界!”

    只有生死,才能将他们分开。

    可一听到高高在上的谈参谋长也有离开人世的那一天,顾念兮的鼻尖突然酸酸的。

    在她的印象中,这个男人就是她顾念兮的天。

    不管她闹出什么事情,将天给捅出一个窟窿来,这个男人都能帮她撑着。

    她一直以为,这样的男人是无所不能的。

    可她没有想到,他也会有死去的那一天……

    走着走着,顾念兮突然不走了。

    而在人群中一直习惯紧紧拉着顾念兮手儿的谈逸泽,第一时间察觉到她的异常。

    转过头来的时候才发现,她的脑袋耷拉着。

    “怎么了?”

    谈逸泽将她一拽,让她落进了自己的怀中。

    只是问话的时候,顾念兮一直都耷拉着脑袋,不肯抬头看他。

    这样的感觉,让谈逸泽有些不安。

    看不到她的脸,他便看不穿她在想些什么。

    索性大掌直接扣在顾念兮的下巴下面,将她的小脸给抬起来。

    只是抬起了这个女人的脸的时候,谈逸泽才发现她眼角的泪痕。

    “好端端的,怎么哭了?”

    她一哭,谈逸泽就乱了。

    粗糙的指腹,不算轻柔却是满含怜惜的为顾念兮拭去眼角的泪水。

    “别哭了。就算我说错了什么,你也不能用哭来解决问题吧?”

    另一手,他绕到了顾念兮的身子后,轻轻的拍着,安慰着她。

    可就在这个时候,顾念兮抬头说了:

    “谈逸泽,我不准你死在我的前头,知道么?就算是死,你也只能死在我后头!”

    那双还带着满含泪水的眼眸里头,是无比的真挚。

    一时间,谈逸泽都为这双眼眸里的神情诧异。

    “谈逸泽,你答应我啊!”

    不依不挠的抱着谈逸泽的腰身,她缠着谈逸泽回答她。

    以前,不管她要什么,只要她随便开口谈逸泽都会记得,也会答应她。

    她相信,这一次谈逸泽也一定会答应她才对。

    可翘首等待了许久,谈逸泽都没有作答。

    顾念兮的泪,瞬间滑落。

    “谈逸泽,我不要别的,我就要你陪我一生,难道这都不行么……”

    她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鼻头还带着可爱的红晕。光是看着,就让人心生怜惜。

    可谈逸泽也无奈。

    生死是人之常情,他谈逸泽从来没有怕过。

    再说,他常年游走在枪林弹雨中,随便一个爆头,就有可能再也回不来。

    在他生命中,已经有无数的战友就这样离去了。

    这也是他不敢给顾念兮一个承诺的原因。

    而等不到谈逸泽回应的顾念兮,就像是个得不到满足的孩子,泪水簌簌的往下掉:“谈逸泽……”

    最终,谈逸泽只能无奈的将她给搂进怀中。

    “好了,我答应你就是了!不管怎么样,我都会保住我的这条命,和你生死相依!”

    真的是心疼她这样的掉泪,谈逸泽只能回答这个问题。

    “那我们拉钩……”

    谈逸泽很少见到她这样孩子气的时候,可他也懂得她的不安。

    长年累月,她要生活在看不到他的日子里。

    那种惶恐和不安,是别人都无法想象到的。

    更何况,她现在是个孕妇!

    看着她,他无奈中也伸出了手,和她的紧紧相扣。

    就此约定,一辈子不离不弃……

    恰巧,此时不远处的喷泉“呯”的一声响。

    漫天的水花,五彩的水幕,汇聚成这一幕动人的风景……

    不得不承认,这人民广场的喷泉表演,真的很好看。

    不过因为耗电比较多,表演的时间也不上。

    当喷泉表演结束的时候,顾念兮和谈逸泽的相识而笑。

    而那交缠的手儿,却从为分开过……

    ——分割线——

    从人民广场回来的路上,顾念兮已经昏昏欲睡。

    只要怀孕,她的生活基本上都像是小猪儿,不是吃就是睡。

    不过看着她乖巧的蹭在自己怀中的谈逸泽,谈逸泽倒是希望她一辈子都当一只小猪儿,这样就能永远的靠在他谈逸泽的羽翼下,不受伤害。

    只可惜,他的兮兮却是一直喜欢翱翔于天际的鸟儿。所以,他只能在保证她安全的前提下,任由她在蓝天下自由自在的飞翔。

    只要,她飞累了能回来看看他,也就足够了。

    “兮兮,咱们回家吧!”

    两人现在所做的,是人民广场上的石椅。

    因为怕石椅比较凉,谈逸泽将外套给顾念兮垫在下面。

    而顾念兮听到碳原子的嗓音之时,艰难的抬起了眼皮。

    只见,喷泉表演之后整个广场上的人都已经散去的差不多。

    “嗯!”

    她点了点头,继续窝在谈逸泽的怀中。

    不是她矫情,而是她知道他的男人肯定有办法将所有的事情给处理好。

    这,便是顾念兮对他的信任。

    谈逸泽看着她窝在自己怀中,还紧拽着自己衬衣的样子,谈逸泽只能宠溺一笑,将她打横抱起,朝着他们的车子走去。

    临被谈逸泽塞上副驾驶座之前,顾念兮还嘟囔着:“我们要不要现在回去找霍思雨下?我总感觉,她应该还有话没有说完才对!”

    要不是刚刚被美男冲昏了头脑,她顾念兮也不至于作出这么冒冒失失的事情来。

    “傻瓜,就算你现在过去,她未必也会在那里了。好了,什么都不用想,那个女人要是真的有什么事情要说的话,到时候还会再来找我们的,没必要为了她浪费时间,折腾自己!”

    谈逸泽在她的耳边轻声的哄着,随后还帮着她将安全带给系上,最后将印着懒洋洋的毛毯给她盖在身上。

    迷迷糊糊间,顾念兮也还算听清楚了谈逸泽的话。

    不过当时的她只觉得,谈参谋长的这一番话不过是安慰着她这个容易感伤的孕妇早点进入睡眠,倒是没想到他的话在后来一语成真……

    “嗯,那我睡了。到家的时候,你也别吵醒我!”

    正常人都会对送自己回家的人说,到家的时候叫醒我!

    可顾念兮,却是说到家的时候也不能吵醒了她。

    因为她知道,不管她要怎么折腾,谈参谋长都会听她的,所以她也没有什么好顾及的。

    她现在就是特别困,想着一觉到天亮。

    而听着顾念兮那近乎无赖的话,已经回到了驾驶座上的谈逸泽只能无奈的清了下她的脸:“知道了!你这小无赖!”

    最后,谈逸泽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发动车子的引擎离开。

    最后的最后,顾念兮当然是一觉睡到了大天亮。

    至于她是怎么回到房间的,也就只有谈参谋长知道了。

    ——分割线——

    “韩子,老城区的设计出来了没有?”

    这一日,顾念兮得到了谈参谋长的特赦,来到了明朗集团。

    薄荷绿的连身雪纺裙,挺称她的肤色。

    高腰的设计,还有裙摆下面的蓬松,都让顾念兮看不出是一个孕妇来。

    倒是脚上踩着谈逸泽给她翻箱倒柜找出来的白色平底鞋,却让她的个头娇小了许多。

    再加上一头长长的发丝,只是随意的用一个水晶发卡夹着,看起来多了一份随性,也多出了一份小女人的娇媚。

    不过就算是这样的顾念兮,进入明朗集团的时候,身边还是跟随着一群人。

    这些人都是公司的高层,今天顾念兮一回到公司,就通知公司所有的高层召开会议。

    明朗集团所有的人都不知道现在顾念兮已经怀孕的事情,只知道顾念兮去了几天的d市,如今急匆匆的赶回到明朗集团,估计是要审核这段时间她不再的时候的业绩。

    所有的高层严阵以待,只怕有个什么闪失断送了自己的前程。

    “顾总,老城区的设计这段时间都是设计部在跟进。目前,我还没有收到他们呈交和老城区相关的东西。”

    韩子跟在顾念兮的身边,随手放开自己的工作笔记,回复着。

    “这是怎么一回事?”

    顾念兮听到韩子的汇报,自然而然的停下了脚步。

    此刻的他们,都已经下了电梯,正准备前往明朗集团一层的会议室。

    公司所有高层,包括一身薄荷绿的总裁现身公司大厅,这对于公司里的员工股来说也是难得一见的奇景。

    特别是这个时间,能见到他们公司的女强人总裁,实属罕见。

    所以当他们一行人出现的时候,所有人都不得不将视线落在这一行人身上。

    而当顾念兮突然传出冷哼声,周围的人更是停下了手上所有的动作,盯着这位年轻的女总裁。

    至于问出这句话的顾念兮,视线落在设计部现任的经理身上。

    这位经理,也是顾念兮当初的顶头上司。想当初,是他吹着赶在在顾念兮的身后要设计稿。

    如今,角色却互换了。

    “麻烦你还给我个说法!”

    “是这样的,关于老城区的设计方案,顾总的要求是要新颖,又能宣传正能量的!所以,我们这边一直都在加班加点,拿出符合顾总需要的设计稿件来。设计稿件现在已经出来了一大半,估计今晚还是明天早上就能正式完工!”

    策划部经理被顾念兮盯着,顿时觉得亚历山大。

    顾总,当初不是说好的演戏么?

    怎么今天您盯着我的眼神,就像是恨不得把我给吃掉了!

    你知不知道,这样我会很怕怕的!

    “那就好!你知道我的脾气,若是到时候拿不出我满意的东西来,你的位置大概也该换个人来坐坐了!”

    顾念兮又丢出了这么一番话来,让公司其他的高层都有些怯怯的。

    这顾总,怎么说当初也是从上策划部出来的,他们还以为这顾总会念着以前的旧情,对这策划部的经理实行宽松政策呢。

    谁又能想到,第一个挨批的却是策划部的经理!

    不过也正是因为顾念兮刚刚的那个做法,让那些企图准备用讨好的方式来应对顾念兮的人收起了心!

    “我知道了,顾总!”

    策划部的经理回答着。

    顾念兮听到满意的答复,也没有之前那样的步步紧逼。

    再度环视了所有人之后,她道:“好了,先进去开会吧!”

    听到顾念兮的这话,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随后都跟在顾念兮的身后,走向一楼的会议室!

    只是当所有人离开的时候,不远处明朗集团一楼的洗手间里一个人的脑袋悄悄的露了出来。

    这是霍思雨!

    这一楼的洗手间,都是她的地盘。

    所以,一大早从她上班开始,她就一直都在这一处收拾着洗手间。

    只是她没有想到,会在洗手间的门口看到顾念兮……

    一身薄荷绿的连身裙,倒是让顾念兮在明朗集团那些清一色的黑色套装前越发的出众。

    那发号施令的样子,更是让顾念兮看起来让人越发的羡慕妒忌。

    只是顾念兮,你别得意的太早。

    很快,你这个位置也该轮到别人来做了!

    你不是想要尽快弄出老城区的设计稿来么?

    我这就帮你去将设计稿给弄来!

    只希望,你到时候见证这一切的时候,还不要太过惊慌的好!

    想到这,霍思雨从自己那一身草绿色的清洁工上衣里掏出手机,随后熟练的往某个号码上拨去……

    ——分割线——

    “顾总,看来霍思雨已经上钩了!”

    当霍思雨正忙着用手机和某个人联络的时候,这便韩子借口上洗手间的时候,回来就俯在顾念兮的耳边说着。

    “你是说,她开始行动了?”

    顾念兮挑了挑眉!

    “嗯,估计我们刚刚演出的这一出太过精彩了!”

    韩子说着,又对着顾念兮露出神一般崇拜的眼神来:“顾总,你真的让我大跌眼镜,年纪轻轻就料事如神!”

    “你也别羡慕我,这些可都是霍思雨教会我的!”

    顾念兮的唇角弯了弯!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这一点,当初霍思雨可以算是在她顾念兮的面前演绎的淋漓尽致。

    若是她顾念兮在她霍思雨这般出色的演技下都没有熏陶了些皮毛的话,那岂不是太过对不起霍思雨了么?

    “好了,会议开始!”

    随着顾念兮的一声令下,所有人都正坐在会议桌前。

    时隔半个月,明朗集团各个高层再一次聚首。

    对于明朗,是一次质的飞跃。

    而看到此刻正坐在会议桌主位上的顾念兮,韩子笑了笑。

    他就知道,顾总一定不会放下这么大的一个烂摊子的。

    还好,他猜的没有错。

    这个女人,还真的回来了!

    为了她的责任,为了早逝的谈建天……

    与此同时,本市另一处隐蔽的茶楼里——

    大白天的,这茶楼里某一个包间,阴暗无比。只有桌子上,点着一个小台灯,暗橘色的。

    透过这微弱的光线,你可以看到这个包间其实有一面窗。大概是因为今儿个到这边来的人儿不喜欢窗外那片艳阳高照的天空,所以大白天还被遮挡的严严实实。

    在这样昏暗的光线里,一个肚皮高隆的孕妇坐在其中的一个位置上。

    舒适的贵妃椅,让她侧靠在上面,有种昏昏欲睡的感觉。

    而她的身边,还放着一杯温水,水杯里不时有热气飘出……

    一室,安逸祥和。

    一直到,有个黑影突然闯入了这个室内。

    男人是从窗户进来的。

    进来的时候,扯到了窗帘,让这个幽暗的房子里顿时有了光亮。

    不过随着这个男人进入之后,这个室内又恢复了之前的幽暗。

    不知道是不是没有察觉到这个男子的进入,女人一直都安静的侧躺在贵妃椅子上面,连眼皮都没有掀开。

    只是片刻之后,这个女人却说了:“大白天的,你能不能走一次正常的路线?你知不知道,我也是个孕妇,会被你给吓死的!”

    “这茶楼不也是sh国际名下的么?既然是自己名下的,他们也绝对不会在我们没有喊到人的时候进来就对了!”

    男人说着在一侧沙发上落座。

    看了一眼摆在自己面前的咖啡,男人的眉头挑了挑。

    “这里不是茶楼么?怎么出现这玩意儿?”

    “还不是最近有不少年轻人都喜欢这玩意,所以我让我们茶楼里的人也给准备了些,增加一下客流量。”

    要是因为少了几个可选的样式流失客人的话,施安安觉得有些得不偿失。

    “你这么快赶来,估计渴了吧。喝喝看,这是我让我们这边的师傅专门独创的!”女人催促着。

    “黑乎乎的东西喝了也不知道会不会死人。你下次还是给我准备热茶吧!我们国人喝我们老祖宗的东西,那才叫正道。”

    连多给这面前热气腾腾的咖啡一眼都懒得,男人直接说着。

    “知道了,今儿个我就让茶楼里的师傅将这咖啡都给撤了,说是咱们的大老板有吩咐行了吧?”从小就生在国外的施安安,一点都不明白这个男人为什么在这些事情上这么龟毛。

    “反正我的茶楼里不希望出现这玩意就对了!我不缺这个钱!”

    隐藏在阴暗中的黑影说着。

    最后那句霸气的话,倒是让这女人颇有些无奈的笑了。

    “是,你不缺钱,所以你才让我将到手的肥肉都给吐出来了!”

    女人没好气的说着。

    老城区的设计稿,从两个月前施安安就开始着手准备了。

    因为她认为,这是个难得的好机会,既能跟A市的政府打好关系,又能让企业形象深入人心。对于想要在A城扎根的sh国际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她认定了,谈逸泽对这次sh国际拿下老城区,是十拿九稳。

    可最后的关头,他却选择用这么好的机会,来套白眼狼!

    这让施安安觉得,自己所做的努力,好像是竹篮打水!

    “这可是好几百亿啊,你要是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施安安努力的伸出手臂,支撑起自己那个庞大的肚子。

    一旁的男人有些看不下去,最终拉了她一把。

    “我决定的事情,从来不觉得后悔!”

    某男人霸气的说着。

    “唉,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了。”

    想到到手的肥肉就这么落进了别人的嘴巴里,施安安的心里怎么好受。

    “这是你不用再跟我说了,反正有什么进展就跟我电话联系就好!”说到这的时候,他又看了一眼女人的肚子:“你差不多快生了吧?”

    “嗯,就半个月足月了!老爷子的人现在成天跟着我,应该不会有危险才对!”

    提到了孩子,女强人的脸上露出了少有的温柔神采。

    “你确定,真的不想告诉他?”

    男人再度回到沙发上的时候,随口一提。

    简单的一句话,让靠在贵妃椅上的女子身影一僵。

    不过,那也只是一瞬间。

    片刻之后,这个女人又恢复成了之前的样子。

    “泽,我现在才知道,有些东西错过了,就再也回不来了!”

    或许是从未看到过这个女人如此认真的一面,阴影中的男子为微愣。

    回过神来的时候,这个男人问道:

    “你说的,是人还是感情?”

    “是人,也是感情!”施安安轻抿了一口自己旁边的水杯,缓缓的撑起了自己的身子。

    随着孩子月份大了,她的身子也越来越沉。

    不过再过半个月,她的孩子就要出生了。

    想到即将和这三个调皮可爱的孩子见到面,一手覆盖在肚子上的施安安的嘴角忍不住的弯起。

    昏暗的光线下,这个女人的脸色温柔的不像是她。

    不过女人这样的表情,男人并不陌生。

    在顾念兮的脸上,他也曾经看到过这样的表情。那是,她对孩子无限的期待和柔情。

    只是他不曾想过,会在施安安这样强势的女人脸上看到这样的表情……

    他一直以为,这个女人那彪悍的自尊心,足以撬起一个地球,更足以让她一辈子都傲世这个世界。

    却不想,原来这个世界也有让这个女人放下往日的傲情的一面。

    “好了,你的意思我明白了。没事的话,我也先走了!对了,现在sh要是没有原则性问题的话,你还是好好的在这边呆着就好!”

    看着她那个硕大的肚子,男人的眉心就皱成了一团。

    “我知道了。不过最后老城区案子竞标结果出来的那一天,我打算过去!”

    “那一天?不是和你的生产日子很接近么?”

    要是在此期间颠簸了,或是提前生产的话,怕是……

    “我觉得我的宝宝应该会体会到妈妈的一片苦心!再说了,那老女人做了那么多缺德事,我老早就期盼着她看到这些时候的表情了!”

    “我可还听说了,这一次参与老城区竞标的,除了明朗集团,凌氏,sh国际,宋亚还有一个骆氏……”

    男人说到这的时候,便没有继续说下去。

    而是,安静的看向一侧,此时正喝着温水的女人。

    男人的意思,她如此的聪明又怎么可能会不明白?

    这男人是在用他的方式提醒她,若是去参加这一次的竞标结果的话,没准会遇见她不想要遇上的人!

    貌似,已经很久不曾有人在她的面前提起这个男人了。

    再度被用另一种方式提起的时候,施安安多少还是出现了微愣的状况。

    “我觉得,我也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说这话的时候,女人的手落在自己隆起的肚子上。

    那里,有三个可爱的天使,即将降临人间。

    这男人的顾虑,她也听得懂。

    但施安安从来不认为,没有什么事情值得她躲躲藏藏的活着。

    高傲如她,爱情的失败,她也会承认。

    但一次失败,并不意味着她的人生就此结束。

    相反,老天爷对她还是够好的。

    在她失败失意甚至绝望的时候,送了三个天使给她。

    如今,施安安觉得,她的一生已经够幸运的。

    能够在接下来的这段时间里,还有三个天使陪伴着她……

    这三个孩子的出生,注定了他们是缺失的。缺少的,是一份父爱。

    但正因为如此,施安安才觉得自己更没有必要躲避其他人的眼神。

    若是连她自己都觉得这一份缺失导致孩子们不幸福的话,那她又怎么有资格对得起自己的天使?

    “嗯,也没什么见不得人。犯下这错误的,是一个巴掌拍不响的!”

    男人在看到了此刻施安安的反映之后,丢出了这么一句话。

    虽然她一度掩饰的很好,但如此犀利的男人,又怎么可能看不出她的掩饰?

    不过,身为一个女人来说,施安安现在已经够格了。

    最起码,她开始捍卫自己的孩子了。

    “那好吧,既然你想要看,就去看吧。不过一切还是以身体为重……”再度看了这女人一眼,发现她已经恢复了惯有的神情,他便知道现在她的心情已经趋于平静。或者也可以说,现在在她的面前,没什么事情能比她的孩子们更重要。

    这,便是他最希望看到的施安安。

    “嗯,你赶时间就走吧。”看了一眼身穿便装的男子,施安安又说:“用不用我送你?”

    “不用了,我从这儿走!”

    一句话,窗帘被掀开了。

    耀眼的阳光,从外面洒了进来。

    在黑暗中呆的有些久,这女人顿时有些受不了这样强烈的光线,一手努力的遮挡着自己面前的阳光。

    不过很快的,那刺眼的光芒消失了,连带着刚刚同在这个黑暗中的男子。

    看着已经恢复了阴暗的房间,女人的视线落在那个男人来之前,她让人送上的那一杯咖啡上。

    果真,一口都没有喝!

    没想到这么多年,这男人的臭脾气还是一丁点改变都没有!

    ——分割线——

    “兮兮,不是让你不要在厨房里头呆着么?怎么又窝在这里了?”

    这一天,谈逸泽到家的时候,在谈家大宅里找了一圈,都没有发现顾念兮的身影。

    本以为这丫头应该是出去了,却在自己最不希望看到她的厨房发现了她的行踪。

    特别是看到她挂在身上的围裙,谈逸泽的眉头皱成了一团。

    “刘嫂老家今天过节,说是儿子和媳妇都希望她回去一趟,我就给她放了两天假!”

    顾念兮一边挥舞着自己手上的锅铲,一边笑着说。

    夏天的厨房,还真的不是那么好呆的地方。

    刚刚进来不一会儿,谈逸泽就觉得自己那一身橄榄绿又湿了。

    更不用说,都不知道在厨房里呆了多久的顾念兮了。

    此时,顾念兮的额头上满是汗珠。

    有些汗珠甚至顺着她白皙的脖子,滑向她的锁骨处。

    光是看着这一幕,谈逸泽都心疼了。

    没好气的抢过她手上的锅铲,他说了:“傻瓜,这么热的天咱们叫份外卖就好了,怎么一个人再厨房里瞎折腾?”

    用锅铲翻着顾念兮正在做的肉饼,谈逸泽看着都觉得有些过分油腻了。

    不过想到可能是顾念兮想吃,他也不好发表什么意见。

    “也不是我想要在家里弄,是周大哥刚刚打电话过来,说是中午要到我们家里蹭饭吃,还提醒我要给做些肉吃。”

    折腾了一上午,顾念兮当然也是累的。

    好在谈逸泽现在能及时出现给她当帮手,顾念兮索性将自己身上那件围裙都给脱了,纳纳凉。

    “老三要过来?”听到这话,谈逸泽的手上动作一顿。

    不过很快的,又恢复了之前的动作。

    “就算他要过来,也没有必要你亲自下厨?看你累的……别忘记了,你现在可不是一个人,谈参谋长夫人!”

    这丫头,谈逸泽还真的挺怕自己一个忘记提醒,她就真的忘记自己是个孕妇了。

    “好了,你别在这里呆着,先出去休息一会儿。再不然,上去洗个澡换个衣服也行!”

    “那好,我上去换个衣服洗个澡。这里就交给你了。”看着一手挥舞着锅铲的谈逸泽,顾念兮的嘴角忍不住勾起。

    她的谈参谋长,什么时候都挺有味道的。

    不过最让她喜欢的,还是心疼她顾念兮而他亲自下厨的时候。

    这样的谈逸泽,最有男人味!

    “这才听话!”

    听着她的回答,谈逸泽不吝啬的给她抛了个眉眼。

    而走到了厨房门口的顾念兮则停下脚步:“谈参谋长,您能不能看在我这么听话的份上,赏小的个肉饼?”

    不出他的预料,这油滋滋的肉饼,还真的是她想吃的。

    “看在你这么乖巧的份上,本参谋今天准了。速速上楼沐浴,回来便可领赏!”

    看着这油光四溅的肉饼,谈逸泽还真觉得什么胃口都没有。

    不过听她想吃,他倒是多出了几分耐性。

    但凡现在,顾念兮想吃的东西,就算需要上刀山下油锅,他都要为她弄回来,更别说,是这么个小小的肉饼了。

    “呕耶!”

    听到洗漱完还有肉饼吃,顾念兮便哼着小曲蹦蹦跳跳的上楼了。

    背后还隐隐约约的传来男人的叮嘱声:“别跑啊,你给我小心点!顾念兮,你要是摔了,肉饼可就要进垃圾桶了。”

    好吧,半带威胁的关怀,却让顾念兮的嘴角忍不住会的轻勾……

    就在顾念兮上了楼,拿好了换洗衣服准备钻进浴室里的时候,卧室里的座机响了起来。

    这个时候,谁会来电话?

    难不成,周先生对于这餐还有什么要求不成?

    顾念兮想也没有想,便抓起了座机的听筒。

    但有人,明显的快了她顾念兮一步。

    因为她抓起听筒的时候,已经在座机里听到了对话声。

    “为什么不往我的手机打?往家里打,你是不是嫌我现在的事情不够多?”

    电话里的这个声音,是顾念兮最为熟悉的,也是最为迷恋的。

    然而熟悉的语调里,却带着顾念兮所不熟悉的命令语气。

    最让她受不了的,是电话里的女声……

    ------题外话------

    打滚求票子了~!

    嗷嗷叫的~!→_→

    /*20:3移动,3g版阅读页底部横幅*/ var pr_id = &ut;u1439360&ut;;

    上一章

    |

    目录

    |

    阅读设置

    |

    下一章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