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504章 女宝宝vs不熟悉却见过的女人

    “唔……”

    许是因为昨天没有休息好,今儿个顾念兮睡的日上三竿都没有起来。

    谈逸泽今天难得在家,几次三番的想要将她叫起来,让她跟着自己去外面走走。

    可这丫头,怎么叫都叫不醒。

    但谈逸泽也知道,在另一种情况下,顾念兮会出现叫不醒的状况。

    那就是……

    这丫头装睡!

    想到这个可能,谈逸泽索性将窝在被窝里的丫头给圈了起来,将她揽在自己的怀中。

    “兮兮,起床了!”

    “再不起床,母猪都要笑话你了!”

    “兮兮……”

    “兮兮你要是在不醒来的话,我就……”

    谈逸泽在她的耳边,一直嘟嘟囔囔的说着什么。

    其实,顾念兮每一个字都清清楚楚的听着。

    只是,她一直都不敢睁开眼睛。

    为啥?

    还不是昨儿个自己醋意大发,还学着别人玩抛夫的举动。

    最后还玩的丢人,连钱包都忘记带,结果还要谈参谋长过去付账。

    太他妈的丢人了,有木有?

    好在昨晚上回家之后,考虑到她困的不行,谈参谋长这才暂时放弃追究她,让她睡个饱先。

    而经过一整夜的睡眠,她回过头来想着昨天自己的行为,还真的很可笑。

    当然,更多的是顾念兮觉得,自己好像有些无理取闹了。

    现在,她还真的有些不好面对谈参谋长了。

    只是没想到的是,今儿个谈参谋长竟然不用上班。

    现在要和谈参谋长面对面,顾念兮还真的有些心虚了。

    于是乎,某女人打算挺尸到底,蒙混过关。

    可谈参谋长现在就像是带着木鱼的僧人,一直都在她的耳边念念叨叨的。

    顾念兮在心里一遍遍的呐喊着:“谈参谋长,您就放过我吧!”

    昨天才作出那么丢老祖宗的事情,现在怎么让她用寻常的模样面对他?

    可顾念兮也清楚,她那点小心思压根就瞒不过他们家神机妙算的谈参谋长。可为了自己那张薄薄的脸皮,她还是顽固的反抗着。

    就算被谈参谋长抱着起来,她还是将棉被的一角,死死的捂在自己的小脸上。

    省得,谈参谋长还没有发现什么,她的表情先露了馅。

    而看着顾念兮一直躲在被子后面的样子,谈逸泽颇为无奈:“兮兮,你该不会打算蒙着一条棉被过一辈子吧?”

    “要是能蒙着被子过一辈子,那也行!”

    被褥里头,传出某女闷闷的声响。

    而后,蒙在被子里的女人听到了外头传来男人隐隐的笑声。

    这丫头,顾此失彼。

    他一逗,她就说话了。

    结果她貌似忘记了,她“睡着”了!

    而顾念兮在听到谈逸泽的笑声之后,也顿时知道了自己掉入了某个男人设下的陷进里,当即有些懊恼的钻出了被窝,打算从男人的身边逃开。

    可没有办法,这身子才刚刚钻出被窝,就被某男人捞了去,直接将她放在他的大腿上坐着。

    “傻丫头,看你这脸都闷红了!”

    他那爽朗的笑声,阳光下就像是古老的大提琴,让人精神一振。

    可听闻谈逸泽声音的顾念兮,却没有好奇的将这个男人带笑的脸给推开了好些,郁闷的说着:“笑什么笑啊,讨厌!”

    “我就笑你跟个傻帽似的!”

    男人说着,伸手轻轻的掐着她的鼻尖。

    “我怎么会是傻帽?”

    “不是傻帽你为什么怕见到我?”

    他的脸凑近了好些。

    从顾念兮的这个角度,甚至还能看到他的毛孔。

    更别说,他的那双黑瞳了。

    谈逸泽的黑瞳里,就像是住着一只老鹰。

    那犀利劲儿,没啥事情能逃得过他的眼睛。

    “是是是,什么都瞒不了你!越看越讨厌了!”

    这下,顾念兮还真的挣脱了这个男人的束缚。

    但实际上,也有这个男人一大部分的功劳。

    你觉得,若是谈逸泽不打算放开她的话,顾念兮真的能离开么?

    就依这个男人那彪悍的腕力,你觉得顾念兮那点小力气在他身上不都跟挠痒痒似的?

    不过某女显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逃出了谈逸泽的怀抱之后,她就絮絮叨叨的朝着大门处走去。

    “真讨厌!”

    “我怎么就跟一只老鹰住在一起了?”

    “这个世界上,最讨厌的就是老鹰了!”

    老鹰?!

    谈逸泽对这个称呼觉得有些头疼。

    他谈逸泽就算是没有凌二爷那种妖冶的颠覆朝代的容貌,至少也还算是个秀色可餐的人物吧?

    怎么到了这丫头的嘴里,就跟那长相跟秃子差不多的大鼻孔鸟儿差不多了?

    “好了,收拾好了我带你去做胎检。做完之后我们再去超市看看,有没有你想吃的东西。”难得休息一天,他其实早已将今天所有的事情都给安排好了。

    身为军人,国家和人民的安全是他的责任。

    但同样的,他的老婆也是他的责任。

    而能陪在她的身边的时间实在是不多,谈逸泽只想能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尽可能的不要浪费一秒钟的时间。

    “今天胎检么?”顾念兮刷碗了牙,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跑了过来。

    “嗯,我都跟老胡打过招呼了,待会儿直接过去就行了!”谈逸泽连忙扶着她。

    “好吧。我们回来的时候顺利到苏悠悠那边去一趟,中午我们在她那边蹭饭,怎么样?”

    中午的时候,苏悠悠一般都回公寓一趟。

    “好,都依你!”

    能让这个孕妇开心起来,谈逸泽做什么都愿意。

    “呕耶……”

    “被给我在这里摇头晃脑的,赶紧收拾好了我们下楼吃东西。爷爷一大早都让刘嫂给你炖了锅鸡汤了,就等着你起来……”

    这一日的早晨,谈逸泽就像是一个大妈一样,追在顾念兮的身上絮絮叨叨着。

    而整个谈家大宅里,也因为有了这两个人的笑声,显得分外温馨。

    ——分割线——

    “雨姐!”

    这一天,明朗大厦对面的咖啡厅里,一个女人一进咖啡厅,便行色匆匆的朝着里头张望。

    一眼寻到咖啡厅最里端,又是靠窗的位置的女子,女子便马不停蹄的走了过去。

    而这一边,依靠在床边的女子,一边抿着嘴儿品着咖啡。

    见到那边朝着自己急急走来的女子,她也没有太大的反映。

    一直到,一个精巧的盒子摆在自己的面前。

    女人的脸色,才稍稍好看了那么一些。

    “雨姐,这就是你说的百达翡丽表,我今天找了挺久的,才找到。这么晚才给你送来,你不会生气吧?”

    女人说这话的时候,一脸的歉意。

    “是真的百达翡丽表,看样子不错!谢了……”

    这表被送上来的时候,霍思雨也只是打开,随便朝里头扫了一眼,也没有表现出大多的热忱。

    其实吧,对于名牌这一类的东西,霍思雨买的多了。

    这样的表,她一眼就看得出是真品,不过应该是在某个二手市场买来的。

    虽然就这个表也至少需要好几万块,可看着霍思雨就是不爽。

    她就是见不惯这些人总用这样的东西来打发自己。

    你以为,她霍思雨真的没有见过好东西么?

    当她还是刘雨佳的时候,不管是公司的上司还是合作的伙伴,哪一个男人每次见到面不是想方设法的邀请她出去吃饭,又是名表又是名牌包包的送着,就为了讨得她的欢心的?

    而这女人,就用一个从二手市场购买来的东西,想要将她打发。在霍思雨的眼里,就是她吴小米没有诚意,不然就是看不起她霍思雨了。

    许是知道霍思雨的冷漠是知道了自己的表是从二手市场得来的,吴小米显然也有些尴尬。

    “雨姐,我知道这是二手货,你可能看不上。但你也知道,我一个新人刚刚出来工作,能力真的有限。就这表,还是我从我男友那边凑钱买来的。要是真的不喜欢的话,那等我拿下这老城区的设计之后,再给你找来一块全新的,你看成不?”

    吴小米说这话的时候,已经伸手朝着面前的那百达翡丽表伸手过去。

    可就在她即将触及到这块表的时候,霍思雨突然伸手,直接拍掉了这个女人的手:“行了。我也不是多在意这几个钱。”

    吴小米的意思,霍思雨也清楚。

    要是她霍思雨不喜欢,她要把这块表拿回去推掉。

    等老城区的案子拿下,就再给给她凑钱买一块。

    可老城区的案子,真的会有结果么?

    看来,她吴小米还真的对她霍思雨挺有信心的。

    只是她却不清楚,这老城区的竞标一旦出来,迎接她吴小米的也是失业。更有可能是严重的商业侵权控诉。

    到那个时候,她还有心思去给她霍思雨找一块表么?

    她不恨的杀死她霍思雨,就算不错了!

    现在她霍思雨将这表拒绝,岂不是傻傻的将这几万块给丢了么?

    自从前段时间被梁海给抛开,又给如同水蛭一般的霍家人给抛弃之后,霍思雨也懂得尽可能的利用自己面前的点点滴滴。

    就像是这样的表,现在可能没有什么作用。

    但要是真的有朝一日再和前段时间那样的落魄,至少也能换点钱,改善一下生活!

    将表收进自己的口袋,霍思雨说了:“老城区的竞标案我昨夜熬了一整夜给做出来了,你拿回去看看,有什么需要改进的地方,再跟我说!”

    说到这的时候,霍思雨从自己的包包里掏出了一个粉色的文件夹,放到了吴小米的面前。

    这个文件夹的出现,等同在吴小米的眼里点亮了一盏灯,让她的整个世界都亮了起来。

    “已经做好了?太棒了,雨姐!你真的是我的福星!”

    许是激动,吴小米竟然将自己面前的咖啡给打翻了。

    差一点,就溅到了文件夹上面。

    好在霍思雨眼疾手快,直接将文件夹给拿开了,才免得这刚刚出炉的设计稿遭殃。

    “毛毛躁躁的,像是做大事的样子么?我可告诉你,原告在我的电脑里已经删除了,要是这份又给搞砸的话,我可就不能保证能不能在规定的时间内给你送上一份一模一样的!”

    因为担心商业调查科的人到时候查到自己这边来,霍思雨昨晚在搞定了这份东西的时候,已经将自己的电脑给格式化了。

    这就是现在的霍思雨。

    在做什么事情,都非常谨慎。

    “雨姐,对不起!”

    被霍思雨教训了几句,吴小米也只是调皮的吐了吐舌头。

    反正今儿个能拿到设计稿,已经大大的出乎了她的预料。挨了几句批评,她压根就没有往心里去。

    “好了,把文件收起来吧。我现在还有点事情要去做,就不跟你回公司了!”

    临近下班时间,霍思雨已经没有回公司的打算了。

    “谢谢雨姐。这次你真的帮了我一个大忙,你就是我的福星啊……”

    这一句话,见到这份文件之后,吴小米也不知道说了第几遍。

    只是霍思雨没有告诉她,遇到她永远也是她吴小米逃不开的劫。

    是福是祸,还是等竞标那一天揭晓吧。

    没有理会被高兴冲昏了头脑的吴小米,霍思雨拿起了包包离开。

    只是令这两人都没有想到的是,这咖啡厅另一端的正在喝茶的男子,手上拿着的那个公文包,已经将他们刚刚见面还有对话的一系列内容,都清楚的记录在某架微型摄像机里头……

    ——分割线——

    从医院出来,谈逸泽直接带着顾念兮在超市里兜了一大圈,买了好些她想吃的东西之后,才带着她来到了苏悠悠的公寓前,当然他们更没有想到,今儿个会在这里撞见熟人。

    “老公,我们买了这么多的东西,今天也不一定能吃得完吧!”

    坐着电梯上来的时候,顾念兮一直盯着谈逸泽手上提着的好几大袋东西。

    里面有鸡肉排骨,还有牛肉,各式的营养品。

    总之,只要谈逸泽觉得有必要给她吃的,都买了。

    当然,这其中还有好几袋子都是寻常顾念兮想吃,谈逸泽都不怎么情愿给她买的零食。

    谈逸泽今天之所以给她买了这么多的东西,还不是因为今天上去在医院做检查的时候,老胡说顾念兮肚子里的胎儿还是比正常的胎儿小了些,让她注意营养么?

    所以,谈参谋长这下也顾不上什么垃圾食物了。

    总之现在她想吃的东西,他都给弄来的。

    就为了,能给她补上所需要的营养。

    当然,顾念兮更不知道,这买到苏悠悠家的东西只是一部分。

    谈逸泽刚刚在结账的时候,还顺便交代了超市的负责人,将一份一样的东西,直接送到了谈家大宅去。

    为了给这孕妇补足营养,谈参谋长可谓是费尽了心思。

    “吃不完咱们就带回家继续吃,总之你现在的任务就给我吃的足足的。饿着了肚子里的小丫头,看我怎么收拾你!”

    虽然是用威胁的语气,可谈逸泽的眼里始终是浅浅的笑意。

    也因为谈逸泽此刻的脸没有寻常出现在正式场合那样的严肃,所以他眼里的笑容也多了一份真实感。

    但让顾念兮纳闷的是,今儿个听到她肚子里的孩子有点小的谈参谋长,虽然是紧张过度了点但心情貌似还不错,这是为啥?

    以前怀着聿宝宝的时候,她做产检的时候医生也说她肚子里头的宝宝比寻常的孩子小,可那个时候也没有见到谈参谋长这么开心啊!

    “老公,你今天是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

    “你在笑!”

    “我笑,有什么不好的么?老公对老婆,难道非要冷冰冰的不成?还是你觉得,我对你还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好?”

    谈参谋长不愧是名嘴,一连三个问题,弄得顾念兮都失去了招架的能力。

    “也不是要公事公办,我就觉得你今天的笑容,有点不正常!”

    顾念兮抬着脑袋,一脸认真的和她说着。

    “不正常?有么?”

    谈逸泽被顾念兮这么盯着,索性松开了另一只一直环在她腰身上的手,上下抚弄着自己的脸颊。

    “有,你很不正常。我感觉,我今天就像是看到了一直笑面虎!”

    一直笑,笑的她心里有些不踏实!

    那感觉,就像是她顾念兮做了什么好事似的。

    “笑面虎?!”

    谈逸泽对这个称呼,挑了挑眉。

    随后,这男人赶紧转头看向电梯内部的钢板反射出来的那个自己。

    确实在笑。

    而且,还是他自己控制不了的那一种。

    就算他自己想要控制,在顾念兮面前不想表现的那么的轻浮,还是照样控制不了那得瑟的笑容。

    而且,谈逸泽也发现了,顾念兮为什么会用“笑面虎”来形容自己的原因了。

    因为他的脸一直都比较严肃。

    很少,会将自己开心的一面,表现在常人的面前。

    当然,谈逸泽之所以这么对自己的表情严格把关,就是为了不让人抓住自己的弱点,更为了护自己心爱的人儿周全。

    可今天他的笑,却是情不自禁的。

    而这也是他谈逸泽第一次发现,原来自己也会笑的如此柔和单纯的时候。

    就好像,心里头的冰川,都融化成了水。

    而他谈逸泽之所以有这么柔和的表情,还不是因为……

    因为今天的胎检的时候,老胡非但给他透露了这个孩子的体重比正常的孩子轻了些,临走的时候还对他谈逸泽说:“如你所愿!”

    这话的意思,同样在听着的顾念兮当然不可能明白。

    可谈逸泽,却是知道的。

    因为这一次知道顾念兮怀孕,他再度将顾念兮的检查安排在军区总院之后,更对老胡透露,自己这次更想要个女儿。

    他希望,女儿能长的想顾念兮,弥补了他因为没有来得及参与顾念兮童年的遗憾。

    而老胡在他离开的时候,别有意味的告诉他那句话,岂不是变相的承认了顾念兮肚子里的那个孩子是女儿?

    好吧,就因为这个消息,谈逸泽一整天的心情都是格外美丽的。

    至于这个消息,他觉得还是暂时不要告诉顾念兮的好。

    免得这个分外敏感的孕妇,又会说他只重视他的“小情人”!

    这就像是在挖苦他谈逸泽。

    要不是因为期盼这丫头能和她小时候长的一样,弥补他的遗憾,更因为这孩子是他谈逸泽和她顾念兮的结晶,他谈逸泽又怎么会百般珍惜呢?

    但谈逸泽清楚,孕妇有时候的情绪就是上下波动的特别快,他暂时还是不要惹恼了这个小地雷的好。

    “老公,你快点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偷了腥?”

    谈逸泽回过神来的时候,身边的女人还插着腰身,鼓着腮帮子问着。

    可这虎姑婆样,谈逸泽倒也不恼,搂过她的身子就亲了亲她的鼻尖:“我老婆这么国色天香的,你觉得我可能会看上别人么?”

    女为悦己容,这一点倒不假。

    听到谈逸泽这么赞美的话,顾念兮的心里也舒坦了许多。

    但看着谈逸泽脸上的笑,她还是问了:“别人都说,女人怀孕的时候老公最容易出轨了。谈逸泽,我可告诉你,你要是给我真的出轨的我,那我就直接带着我们的孩子去找后爸!”

    带着些许赌气的味道,顾念兮哼哼着。

    可谈逸泽一听,倒是笑了:“你觉得我谈逸泽可能给你带着孩子逃出我手掌心么?”

    再揉着这个女人的脑袋,他说了:“好了,为了不给你把我休掉的机会,我绝对不会给什么后爸创造机会!”

    这也等同于变相跟顾念兮保证自己不会出轨的事情!

    一句话下来,倒是将顾念兮给哄的服服帖帖的。

    在两人的一番吵闹中,总算是到了苏悠悠的公寓门前。

    只是在顾念兮按响苏小妞的门铃之时,另一侧的门却先行打开了门。

    而从房门里头走出来的人,更是大大出乎的他们的预料。

    “凌二?”顾念兮有些诧异。

    不过对于这一点,谈逸泽倒也没有表现出多大的惊讶。

    “小嫂子,你们过来找苏小妞么?”

    顾念兮没回答,倒是一旁提着东西的谈逸泽开了口:“刚刚做了产检,她喊着要过来找苏小妞,就顺便自带饭菜过来了!”

    “哟,孩子还好吧!”

    “挺健康的。你也赶紧加把劲,到时候我们可以当亲家!”这话,谈逸泽其实也在鼓动自己兄弟。

    听到谈逸泽的这话,凌二爷脸上也笑开了。

    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与身俱来就有一股子妖媚气息。

    微微一笑,就好像他们周围有无数的鲜花绽放。

    美,不胜收……

    “对了,敲门吧。苏小妞刚刚回来,就在里头!”

    说这话的时候,凌二爷也凑了过来。

    他的举动,在明显不过了。

    他也想趁着这个机会,到苏小妞在这边蹭饭。

    顾念兮和谈逸泽看了一眼已经自动加入他们这队伍的凌二爷之后,相视一笑。

    但最终,谁也没有多说一句……

    ——分割线——

    同个时间段,A城的某一家酒楼包厢内的餐桌上,一长相还算可以的女子,巧笑颜开的对着一男人敬酒。

    “杨总,谢谢您赏脸前来,这杯酒我霍某先敬上!”恢复了一头俏丽短发,勾勒着精致妆容的女子,巧笑颜开中倒也有几分让人惊艳。

    特别是她的酒量,让这被敬酒的男人,都有些诧异。

    一仰头,一个中杯的洋酒入腹,女子连个皱眉都没有。

    这幅喝酒的架势,当然让身为男人的杨奕都佩服。

    看着男人眼里的惊艳,女人假装有些热,褪去了自己身上那件干练的黑色西装。

    一下子,那一身略有些透视装的黑色紧身连身裙所包裹着的玲珑身段,就这样完美的呈现在这个男人的面前。

    看着对面那个中年男子贪婪的视线落在自己那近乎透明的胸口上,女人索性踩着高跟鞋,扭着蛇腰上前。

    今儿个这双高跟鞋,是她从舒落心那边敲诈得来的钱专门在法国定做的。

    有一只鞋的鞋底,刻意高了一些,将她那只跛足给完美的掩饰了过去。

    而高跟鞋,一直都是每个女人的追求,也不无道理。

    因为恰到好处的高度,正好能将女人的腿部线条给勾勒出来的同时,也能让男人产生征服的*。

    你看看,从她踩着高跟鞋走过来的时候,这身为sh国际的资源部经理杨奕,视线一直都在她的身上来回徘徊。

    最终,还定在了她双腿间的神秘地带。

    对于男人如此*直视的眼神,霍思雨倒也没有任何的不在意。

    她最喜欢的就是男人这种*的眼神,因为这代表了他们对自己身体的感兴趣。

    而这,也是她现在最有力的武器。

    落座于男人身边的时候,霍思雨亲自为这个男人斟酒。

    做这个动作的时候,那白花花的胸口一直都在男人的面前摇晃着。

    让这个男人的眼神,随着她的移动而上下移动。

    在这一点上,你不得不承认,霍思雨很好的将这些男人的心思都把握的很好。

    人到中年,伴侣已年老色衰。

    而这个时候,他们更喜欢在生活中寻找一些激情。

    所以,周边的年轻女子,便成了他们猎艳的目标。

    像是这样的酒会,围绕在他们身边的美貌女子,更让他们无法拒绝。

    在这样的氛围上,让这些男人和自己有了那一层关系,然后留下什么证据的话,他们便能对自己有求必应。

    因为他们喜欢在这样的新奇体验中得到满足的同时,也不愿因为这样的感情破坏了家庭。

    而霍思雨今天的打算就是,让这个男人败倒在自己的石榴裙下,好让他为己所用。

    刚刚,这个杨总到场的时候对自己不屑一顾的样子,还真的有些让她担心,他会不会拒绝了自己。

    不过现在在感受到这个男人*的眼神之后,霍思雨倒也没有了这样的担忧。

    因为你一看就知道,这个男人现在已经对她的这幅身子产生了兴趣。

    于是乎,倒酒的时候霍思雨还不时的用自己的柔软去蹭着这个男人的手臂,如此的暗示是再明显不过了。

    而男人似乎也感觉到了霍思雨的柔情,接过她上上的酒之后,也一仰头就喝了下去。

    “杨总,真的好酒量。让思雨,好生佩服!”

    说着,霍思雨便站了起来,像是准备给男人在倒酒似的。

    只是站起来的时候,她好像一个重心不稳,直接就坐在了男人的大腿上。

    而她手上的酒,也直接淋到了她的胸口上。

    那本来就呈现半透明的蕾丝,一下子变成了全透明。

    如此的一幕,真的刺激着人的视觉神经。

    而霍思雨也能感觉到,身子下方男人的反映。

    感觉到那一团的火热,霍思雨的嘴角轻勾。

    但很快的,她又将自己所有的情绪都很好的掩藏起来。

    像是受了惊的鸟儿似的,站了起来想要抓过一旁的纸巾擦拭自己的胸口,却不想直接被男人按回到了他的大腿上。

    “杨总……”

    “我告诉你,这样擦比较快!”

    男人手一扬,她身上那件半透明的裙子直接变成碎片。

    而让男人最为欣喜的是,女人的身上竟然没有半点遮拦物。

    那白花花的肉儿,是眼下最为直接的视觉冲击。

    看着直接凑上脑袋来的男人,霍思雨开始挣扎。

    “杨总,别这样。我……”

    欲擒故纵,便是她最喜欢的手段。

    而霍思雨也知道,几乎所有的男人都爱极了这样的手段。

    你看现在,面前这个男人简直就跟吃了狂似的。

    跟刚刚进来,那道貌岸然的样子,简直是判若两人。

    特别是那覆在她胸口上的力道,简直折磨的她要死要活的。

    “杨总,别……”

    餐桌上摆置的那些碗筷,直接被扫落了一地。

    而那个女人,就直接被抛在桌子上。

    男人如同洪水猛兽,直接冲了上去……

    在女人最后的挣扎中,他听到:“女人,你要的不就是这样么?别跟我装清高,好好伺候我,我就给你想要的一切!”

    听闻这一句话,女人倒也没有被揭穿的惊慌。

    反倒是直接环住了男人精壮的腰身,任由他寻欢……

    确实,这便是她的目的。

    而这个商业精英,也洞穿了她脑子里的一切想法!

    眼下,他们也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

    而她,也无需要在这个男人的面前转模作样!

    于是,很快的这个本来应该传出碗筷碰触的包厢里,只传来某些暧昧的声响……

    ——分割线——

    “兮丫头,厨房里的酱油用完了。”

    同个时间段的苏小妞的公寓内,苏小妞就像是个大厨一般,在厨房里潇洒的挥舞着锅铲。

    而谈逸泽和凌二爷这段时间因为各种琐碎的事情没有能碰上面,这一见面看上去有好些事情要谈,正坐在苏小妞那张红色的沙发上,不知道畅聊着什么。

    顾念兮听不懂他们聊着的那些内容,索性来厨房找苏小妞说话。

    可在煮鱼的时候,苏小妞发现家里的酱油用完了。

    说实话,她这个房子里寻常开伙的次数不多。所以这些柴米油盐类的东西,准备的也不多。

    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人,当然不够用了。

    “那你出去买,我在这里看着锅子。”

    顾念兮说着,便准备抓过锅铲。

    “得了吧,让你一个孕妇在厨房里头呆着,你家谈参谋长见到了还指不定要怎么虐死我!”

    说着,苏小妞直接抢回了锅铲,然后说:“去去去,你去打酱油!别在这里碍手碍脚,影响了我这大厨的发挥!”

    “那好吧,我去打酱油!”

    顾念兮被人给赶出厨房,便朝着大门处走了去。

    看到顾念兮在门口晃悠,谈逸泽自然起了身跟了过来:“兮兮,你去哪儿?”

    “悠悠说没有酱油了,让我去打酱油!”

    “我跟你去吧!”

    说着,谈逸泽打算换鞋。

    “不用,我又不是纸片做的,风一吹就跑了!你还是在这儿跟凌二好好的聊聊吧。超市就在旁边,我一会儿就过来!”

    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已经先拉开了门,朝着外面走了。

    看着她的背影,谈逸泽只能无奈的嘱咐着:“那你自己小心点。”

    “好……”

    楼道的远端,传来了顾念兮的声音之后,谈逸泽才将门给关上。

    “谈老大,没想到你竟然也有这么柔情的一面!”说这话的时候,凌二爷往谈逸泽的手里递了根香烟。

    现在,他们也就在顾念兮这个孕妇不在的时候,敢抽烟了。

    看了凌二爷送来的烟,谈逸泽没有拒绝,但也没有直接点燃。

    他的烟瘾,其实并不大。

    每次,只有心烦气躁的时候才会抽几根。

    而自从顾念兮怀孕之后,他担心会伤害到她和宝宝,基本上已经不那么抽烟了。

    如今凌二爷递给他,说不想抽那是骗人的。

    只是一想到顾念兮待会儿嗅到他身上有烟味,然后各种嫌弃他的眼神,他最终还是将香烟搁在边上。

    看到谈逸泽的举动,凌二爷又笑了:“没想到,我们的谈老大还是个妻管严!”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凌二爷都以为自己刚刚只是出现幻觉了。

    向来,不受任何人管束的谈老大,竟然也会自动自觉的屏蔽掉香烟这档事。

    虽然谈逸泽没有明说,但他凌二爷又不是傻子。怎么会看不出,谈老大如此大的变化,其实和他们的小嫂子不无关系。

    面对凌二的百般损他,谈逸泽只是轻轻扯了扯唇角,随后便靠在沙发上,睨了一下厨房那头正在忙活的苏小妞一眼,随后道:

    “你这么说我,是不是打算你家媳妇儿不要了?”

    一句话,果真让像是麻雀一样吵吵吵的凌二爷顿时消了声。

    而谈逸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便继续说着:“你嫂子可是跟我说,没有女人不喜欢男人有妻管严!”

    这话,顾念兮虽然没有明说过。

    但每次他顺从顾念兮的话的时候,你都能看到这丫头脸上动人的笑。

    由此,谈逸泽也知道,这丫头其实也喜欢自己听着她的话。

    而凌二爷一听谈逸泽这话,倒是不出声了。

    扫了一眼厨房里一边还哼唧着“互撸娃,互撸娃,弟弟大大洞洞大……”的苏小妞,凌二爷满脸横线。

    要是这苏小妞真的能将他凌二爷正名的话,他倒也不介意妻管严。

    可问题是,现在人家苏小妞还不待见他……

    谈逸泽本来还想跟凌二爷说些什么,抬头的时候正好看到顾念兮搁在门板上的手拿包。

    谈逸泽记得,顾念兮的钱包就放在里头。

    可她刚刚出门的时候,他可是瞅到她什么东西都没有拿。

    也就是说,顾念兮这丫头出门的时候,连钱包都忘记带了。

    “凌二,你在这里先坐着。”谈逸泽说这话的时候,已经起了身。

    “谈老大,你要去做啥事?小嫂子不过就是出去打个酱油,你至于这么紧张兮兮的?”凌二爷看着跟变了个人似的谈老大,颇为无奈。

    “不是我紧张,是那丫头忘记带钱包了!你觉得我不去的话,那酱油能打回来么?”

    谈逸泽说着,果真从顾念兮的手拿包里取出了钱包来。

    “哟,小嫂子这是犯低级错误了!”

    凌二爷感叹着。

    “自从怀孕,她的低级错误可多着呢!等你老婆怀孕的时候,你就知道了!”说这话的时候,谈逸泽揣着顾念兮的钱包,朝着大门口走了。

    而凌二爷则在看着谈逸泽离去的背影,若有所思。

    按照谈逸泽的说法,女人怀孕的时候是很迷糊的。

    那他的苏小妞呢?

    当初怀着他们的孩子的时候,是不是也犯了很多低级错误呢?

    可惜,那个时候的他却从未体贴过苏小妞。

    想必那个时候的自己,让苏小妞受了很多的委屈吧?

    想到这的时候,凌二爷有些无奈的扫了正在厨房里头的苏小妞。

    苏小妞,我一定不会让你再重蹈覆辙了……

    ——分割线——

    说实话,顾念兮来到A城这么久,也只对谈家大宅还有明朗集团那一块的地方比较熟悉。

    像是苏小妞这边的公寓,她也只在找苏小妞的时候来过几次。

    所以,对这附近的环境,也不是很熟悉。

    不过苏悠悠在她出门的时候说了,就在小区门口就有一间超市,里面要什么东西都有。

    顾念兮刚刚走出小区门口,果真看到了一间超市。

    不是谈家大宅附近那种超级市场,而是近似于百货商店的那种。

    人不多,正好顾念兮也不用担心被人挤到肚子里的宝宝。

    很快,顾念兮便在商店里头找到了酱油,正打算去结账,却在收银台看到了这么一个人。

    这人,顾念兮不是很熟悉。

    但不知道为什么,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顾念兮就觉得自己和她见过面。

    那种熟悉感,在顾念兮上前付账的时候,得到了印证。

    “谈太太!”

    女人长相属于江南女子的那种温婉,不惊艳,却能让你觉得别有一番风味。

    女人的身上,没有时下年轻人打扮的那么的花俏。

    一身简单的白色t恤,外面套了件应该算是这小商店的工作服的红色短t恤衫。

    黑发随意的用发卡折叠夹着,垂散下来的发丝,被她随意的拨在了耳朵的后面。

    看着这女人,顾念兮的眉头微皱。

    “请问,我们认识么?”

    回想了好一阵,她仍旧没有在自己的脑子里找到关于这个女人的任何印记。

    可这人,却能清楚的称呼她为谈太太,这说明这人应该是认得自己的。

    “我们见过面,难道您已经忘记了么?”

    女人轻轻的勾了下唇角,算是打招呼。

    而给顾念兮的,只有尴尬。

    眼前的人口口声声喊着她,可她却连这个人认得还是不认得都分不清。

    这到底,有些说不过去。

    “我也觉得我们见过面,但在什么地方见过,我现在想不起来!”

    “这没有关系!想必谈大哥,也应该不那么想让你记得我们在什么地方见到过才对!”

    女人仍旧是笑,举止也很大方得体。

    但不知道为什么,她的笑容却让顾念兮感觉到胸口有些闷。

    再者还有她的话,同样让顾念兮觉得有些古怪。

    为什么她说谈逸泽会不想让她记得自己呢?

    “十块钱。”

    似乎有意想要躲避这个尴尬的问题,女人将顾念兮拿的酱油放在机器前扫了下,便说。

    “十块?好的!”

    顾念兮抓了抓自己的连身裙口袋,可兜里却连一块钱都没有。

    遭了!

    出门的时候,她忘记往自己的身上放钱了。

    这该怎么办才好?

    “怎么了?谈太太是忘记带钱了么?”

    女人看到顾念兮上下摸索之后仍旧没有掏出一毛钱,便问着。

    “那个……我刚刚出门的时候,忘记带了!”顾念兮头一次真心觉得,这么犯迷糊下去可不好。

    在谈参谋长的面前丢人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多丢几次也无所谓。可面前这个女人,看上去就有些古怪,而她竟然还丢人丢到这头来,你让她能不懊恼么?

    “没事,谈太太要是忘记带钱的话,这我来付就好!”

    女人说着,已经从边上找来了塑料袋,给顾念兮装上。

    “那怎么行,我怎么能让你帮我垫付这些呢?”

    是熟悉的人也就算了,最起码她还能还回去。

    可面前这个女人,她压根就没有印象好不?

    “没事……”

    就在顾念兮和女人推拖着的时候,一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了这商店门口。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