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505章 他的及时出现vs小情人争宠

    看到那人的出现,这女人似乎有些诧异。

    “谈大哥……”

    和顾念兮推着这酱油的手放下来了,女人轻声喊着。

    而顾念兮顺着女人僵住的视线,看到了此时站在商店门口的谈逸泽。

    今天为了陪她去医院做检查,谈逸泽没有穿着寻常一身的橄榄绿。

    纯白色的短t恤,穿在这个男人的身上恰到好处的展现他饱满的肌肉,v型领口露出古铜色的肌肤。下身则是前段时间顾念兮在超市大降价的时候给他扫来的牛仔裤。

    老实说,让谈逸泽穿上这一条牛仔裤,还真的废了顾念兮不少的口舌功夫。

    谈逸泽喜欢的是纯棉布料,能吸汗的那种。这和他爱出汗,也有些关联。

    不过顾念兮觉得,这牛仔裤的版型不错,谈参谋长穿上去肯定有另一番味道。

    但碍于谈参谋长并不看好牛仔布料,所以这裤子已经在他们的柜子里搁置了老长时间。

    今天好不容易他休假,顾念兮又是撒娇又是威胁的,他总算是穿上去了。

    这裤子虽然是大减价的时候买的,但在谈逸泽的身上却传出了一种男模的味道。

    不过对于谈逸泽能传出这样的味道来,顾念兮一点都不意外。

    谁让她家谈参谋长的身材就是好。

    寻常不怎么起眼的衣服,只要在他的身上就能有种型男的味道。

    就像面前的这一身……

    谈逸泽一出现,就在小商店里引起了不大不小的轰动。

    几乎商店里的人的视线,都落在谈逸泽的身上。

    那爱慕的眼神,顾念兮也不陌生。

    不过让她欣慰的是,周遭爱慕的眼神何其多,那个备受宠爱的男子却唯独看向她顾念兮。

    在发现她的时候,他已经迈开修长的腿,朝着她走了过来。

    跟在上来的第一时间,直接将她顾念兮揽进了怀,宠溺又带着无奈的语气,在顾念兮的耳边响起:“迷糊虫,说要出来买东西,竟然连钱包都给忘记了!”

    因为在顾念兮的身边,谈逸泽的脸部线条整个柔和了许多。

    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那种气息,让这商店内的女人无一不对顾念兮投以羡慕眼神。

    “我刚刚就发现忘带钱包了!本来还想回去找的!”

    顾念兮推了推揽着自己的男人。

    说实话,她还真的没有什么习惯,当着别人大秀恩爱。

    再者,她也必须考虑到谈参谋长的身份有些特殊。

    今儿个他是穿着便服出来,所以很多人都没能认出他来。

    但要是被这里头的谁拍了一张上传到网上的话,就不大好了。

    虽然陪着妻子过来买东西,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

    但顾念兮还真的不想因为自己的事情,为谈参谋长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好了,赶紧结账吧!出来了一个早上,就算你不饿,你肚子里的那个也该饿了!”

    谈逸泽没好气的揉着她的头。

    “好,我们结账吧!”跑了一个早上,还真的有些饿了。

    顾念兮摸了摸凸出来的小腹,嘴角跟着弯了弯。

    而等谈逸泽转过身开始付账的时候,顾念兮才发现刚刚那个女人一直都在盯着他们两人。

    谈逸泽的视线和她碰撞的那一瞬间,顾念兮能感觉到这个男人的身子变得有些僵。

    “谈大哥,好久不见!”

    女人比谈逸泽先反映过来,和他打着招呼。

    “你好!”

    不知道是不是顾念兮的错觉,谈逸泽的反映貌似并不像是这个女人所说的那么熟络。

    对上她的时候,谈逸泽又像是寻常在电视上看到的一样,带上了面具,看不出喜怒哀乐的那一种……

    “谈大哥,其实你也可以不用送钱来的。谈太太我认识,这钱我来付就好!”女人说着,还将手上已经打包好的酱油,递给了顾念兮。

    谈逸泽只是淡淡的扫了女人递来的酱油,随后在顾念兮的钱包里掏出了十块钱,放在前台上。

    “没事,钱已经送来了!”

    谈逸泽说,顺带着从她的手上接了酱油。

    可女人像是受了惊似的,忙说:“不不不,谈大哥和谈太太已经帮了我们那么多。就让我给你们付个酱油钱,有什么?”

    那女人,除了有着和其他女人一样,在见到谈逸泽时候的惊艳之外,但她的眼里更多的,是一种崇敬。

    看着她,顾念兮突然纳闷了。

    她压根就跟这个女人不认识,为什么她却说谈逸泽和她顾念兮帮了她很多忙呢?

    她顾念兮什么时候,做了好事?

    虽然说做好事不留名,但至少也有点印象吧?

    为什么她连一丁点的印象都没有呢?

    越想,顾念兮越是郁闷。

    “你那点钱,还是留着养孩子吧。以后要是还有什么地方需要钱,记得联系我!”

    谈逸泽说。

    “不不不,您已经帮我找了工作,也给孩子找了个好学校,我做人怎么可以那么贪心呢?谈大哥,你的大恩大德我们都记在心。我相信我丈夫……”

    当说到这的时候,女人只剩下梗咽。

    语言所无法诉说出来的那种情绪,她用眼泪表达出来了。

    有那么一瞬间,顾念兮似乎明白,这个女人的丈夫应该是没了。

    而且如果她的猜测没有错的话,这女人的丈夫应该是谈逸泽的战友!

    “什么话都不要说了。这份工作只是暂时的,等所有事情都尘埃落定的时候,我会向上面申请,给你个适当的岗位。”说到这的时候,谈逸泽一手揽过身侧的女人,说:“好了,多余的话我也不说了。记得把孩子带好,那才是对他最大的安慰!我和我的太太今天是到朋友家做客的,就先走了……”

    和女人道别之后,谈逸泽也没有多说什么,径自就带着顾念兮走出了这间小商店。

    ——分割线——

    从商店出来,顾念兮的情绪明显不是那么的高。

    盯着谈逸泽的时候,她总是欲言又止的样子。

    一直到在苏悠悠家里吃完了午餐之后,她都没有说出话来。

    从苏悠悠家里出来的时候,谈逸泽提议要带顾念兮再去看一次喷泉,只是这次顾念兮没有答应。

    “怎么了,心情不好么?”

    坐在回谈家大宅的车上,谈逸泽一手打着方向盘,一手打开了车上的d机,轻音乐就这样在这个狭小的车厢内响起。

    其实,这一类的音乐的碟子,本应该在谈逸泽的车上找不到的。

    因为这个男人,最爱的就是一些老掉牙的歌曲。

    至于外国人极为重视的什么轻音乐,每次听到的时候他都嚷嚷着像是苍蝇在耳边飞。

    以前谈逸泽在凌二爷的车上,凌二就给他播过。

    不过谈逸泽上车没有几分钟,就直接将凌二车上的那块碟子给丢出窗外了。

    时至今日,如此恐怖的记忆仍旧深深的留在凌二爷的脑子里。

    自从那一次之后,凌二爷就发誓,这一辈子他再也不敢在他们谈老大面前摆弄什么音乐修养了。

    可他估计怎么也没有想到,寻常最讨厌苍蝇在耳边飞的谈老大,这次竟然主动在车子里藏着一块轻音乐碟子。

    当然,能让谈逸泽发生如此大的改变的,只有顾念兮一人。

    这样的改变,还不是这次跟着顾念兮去做产检的时候,老胡说了顾念兮要是情绪比较焦躁的时候,可以听一下轻音乐,适当缓解一下情绪。

    当时,顾念兮没有怎么放在心里头的话,倒是让谈逸泽听了去。

    他没有多耽误,下午离开的时候就直接从苏小妞的房子里搜刮了一张音乐碟子。

    只是听着音乐的顾念兮,仍旧情绪不加。

    “兮兮,有什么不开心的,你可以说出来。憋在心里,只会闷坏了自己。”他看得出,其实她这一路上有好几次,都想要和他说话,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女人最终都没有说出口。

    “那个人……”不知道顾念兮又沉默了多久,终于出了声。

    只是嘟囔着这话的时候,她并没有看着谈逸泽。

    而是,看向她身侧窗外的那片天空:“那个人,是不是上一次你在那个房子里抱着孩子,她在厨房里做饭的那个女人!”

    下午顾念兮在苏悠悠的家里小睡了一下,起来的时候已经接近黄昏。现在往家里赶,天色其实开始暗下来了。

    他们走的这公路上,是在半山腰上。能看到,天边的云彩一点一点的消失,夜色一点一点的加浓。而上下的那片城市,灯光次第亮起。

    随着山脚下的灯光越来越多,顾念兮的眼神也越来越迷离。

    车内黯淡的光线下,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车窗外的凉风,还是因为她的心情不加,你能轻而易举的看到顾念兮的睫毛在轻轻的颤抖着……

    “兮兮……”

    谈逸泽的嗓音传来,像是准备打算说些什么。

    而顾念兮的嗓音,却在这个时候迫不及待的闯了进来:“谈逸泽,怀孕的我虽然迷糊,但有些事情我的感觉比你敏锐,我希望你不要再做伤害自己,又把我推开的事情了!如果再一次把我推开,我一定会走的远远的,永远都不回你身边的!”

    是,怀孕的她时常会犯困,会被这突然而来的情绪波动,很多的事情都没法做好。

    但她还是顾念兮!

    就像是中午见到的那个女人,虽然一开始顾念兮想不出她是什么人。

    但经过一个下午,就算再复杂的事情,她也能想出来。

    从和他说话开始,她没有回过头看他,更没有和他眼神接触。

    但谈逸泽知道,这丫头说的是真话。

    也对,他的兮兮那么聪明,一个下午过去了,又怎么可能还想不清楚那人是谁?

    那一天的夜,谈逸泽也无法想像这丫头是带着什么样的心情出现在了那个房间前。

    昏暗的光线下,他谈逸泽说出的那些话,对她而言简直就像是晴天霹雳。

    那样的她,有怎么可能看得清其他人的脸?

    不过小刘的妻子不同,当时她就在房间里,光线明显的比外面亮了很多,她也没有顾念兮那么多的顾虑,能够记下顾念兮的长相也不过是个问题。

    但谈逸泽还真的没有想到,会让他们两人在这样的情况下相见。

    而兮兮,也经过一个下午的时间,回想起她是谁。

    恐怕,一整天的闷闷不乐,和她心里的那个结也有着分不开的关系吧!

    “兮兮,你想问什么就问吧。你问的,我都会回答你!”

    貌似他前段时间,他亲手将她推开的事情,已经成了他们心中的一个结。

    在谈逸泽开始悔悟,追到了d市之后,两人都默契的选择了对这件事情保持沉默。

    可是不说,不代表已经过去。

    这一点,谈逸泽比任何一个人都要清楚。

    至少,他不说,像是那个女人和那个孩子,就会一直留在顾念兮的心中。

    顾念兮之所以现在不去追究,是因为她知道自己怀孕了。

    她一直都是个聪明的女人。

    就算在迷糊状态下,她也知道现在该怎么做才是对自己和孩子最好!

    所以那件事情过后,顾念兮一度都不曾提及,每天都照吃照睡。如果没有那个女人的出现打破了这样的平衡的话,估计直到生下孩子,顾念兮都不会去提起这些。

    但生下孩子之后呢?

    这一点,谈逸泽就不敢保证了。

    事实上他也清楚,遭受过一次背叛的顾念兮,眼里比其他女人更容不下一粒沙子!

    若是这女人真的和他谈逸泽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的话,这丫头应该也会像当初和谈逸南划开界限那样,直接和他分开才对。

    就算这个过程有多么的痛苦,她也会忍受过去。

    因为她是顾念兮,最容不下背叛的顾念兮!

    只是眼下,这件事情牵连的人和事情众多,连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和顾念兮说起。

    “谈逸泽,还是等你能说清楚,想说清楚的时候,我们再来谈这事情吧。我现在,很累。只想回家好好睡一觉……”

    她窝在副驾驶的位置上,身上还盖着那条印有懒洋洋的毛毯。

    而谈逸泽沉吟了片刻之后,薄唇轻动:“那是小刘的未亡人……”

    谈逸泽的嗓音,相比较之前和她说话的时候,还要低沉。

    不知道是不是车窗打开着,窗户外面的凉风吹了进来的缘故,顾念兮在听到谈逸泽的这话之后,突然觉得背脊有些凉飕飕的。

    除了因为谈逸泽的语气,还因为谈逸泽刚刚说的这一番话,包涵的信息量巨大。

    谈逸泽那话的意思是,那女人是小刘的未亡人!

    这话的意思是不是也意味着,小刘已经……

    “老公,小刘他……”

    想到那个顾念兮一到他们办公室,总会热情的招待她。有时候还不怕死的打趣谈逸泽的小刘,顾念兮真的难以想象,他已经……

    “嗯,他走了!”说完这话的时候,谈逸泽就双目直视着前方的挡风玻璃。

    而顾念兮似乎也从谈逸泽的眼神中,看到了和以往的他所不同寻常的一面。

    那样的孤傲冷漠,那样的嗜血无情……

    或许,这才是真正的谈逸泽!

    征战沙场的谈逸泽!

    突然间,顾念兮也意识到,自己到底触碰到了谈逸泽怎样的伤口。

    也突然间,她也明白了,谈逸泽为什么会在那个时候,义无反顾的打算推开她。

    她伸出自己盖在被褥下,有些温暖的手儿,拉着谈逸泽放在方向盘上的另一只手。

    “兮兮,小刘他……”

    “别说了。我知道你现在不想说他。等你真正释怀的时候,我们再来说也不迟……”

    她用自己温暖的小手,包裹着这有些微凉的大掌。

    虽然她的手儿比较小,不能完整的将谈逸泽的大掌整个给包裹起来,但顾念兮还是尽力尝试着。

    看着那被小手包着的大掌,谈逸泽眸子里的冷意,渐渐被驱散……

    ——分割线——

    再度回到舒落心的住所,已经是晚上了,

    霍思雨踩着那双特别定制的高跟鞋,倒也看不出她是个脖子。加上今天的精心打扮,倒是让她和以前的那个她看上去无异。

    而从霍思雨出现在家门口开始,舒落心就一直盯着这个女人看。

    “一整天都不见人影,又上什么地方鬼混去了?”

    舒落心盯着门口走进来的女人,满脸是掩饰不住的怒意。

    这女人,寻常中午都会回来吃饭的。

    结果她准备好了,她又是一整天不见人影。

    有时候她舒落心不准备她的饭菜吧,她又回来了。然后对着她舒落心没有给准备饭菜的事情又是各种指责。

    其实,舒落心也快要被这个女人给搞疯了。

    你想想,当初还不是她霍思雨自己死皮赖脸的住进来!

    住进来也便罢了,可你不回来最起码要打个电话回来是不是?

    总之,这个霍思雨真的是让她越看越不顺眼了。

    这也怪不得,她舒落心每天一看到她就是各种说。

    而霍思雨对于舒落心的这种谩骂,好像也早已习惯似的。

    “我上哪儿去,又关你什么事情?你可别忘记,我们现在只是合作的关系,不是什么婆婆和儿媳妇!”

    霍思雨在玄关处,将自己那双特别定制的高跟鞋换下来之后,便一瘸一拐的走了进来。

    “就你这德行还想给我当儿媳妇?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

    以前她舒落心是看走了眼,才会觉得这个女人真的适合小南。

    如今每次只要看到她,舒落心就是一阵反胃。

    “你也放心,我也不觉得你儿子配得上我!”

    就一死心眼盯着顾念兮看的男人,你以为她霍思雨现在还愿意和这个男人在一起么?

    等到事成之后,她要什么样的男人没有?

    如此的斗嘴,同在一个屋檐下的两个人,一天也不知道要进行多少次。

    但回过神来的时候,舒落心也会记得自己眼下的利益。

    “对了,我那天不是把文件都交给你了么?都多少天过去了,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sh国际的文件,可是她花了一大笔钱才买来的。

    她舒落心可不想让这样一份文件在霍思雨的手上给糟蹋了。

    要是她不行的话,那她就自己亲自动手!

    “你放心好了。这事情,我现在已经办的差不多了。等这两天竞标揭晓的时候,你就知道了。当然,这只是开始!我现在准备给顾念兮送上的,还有一份更大的礼……”

    一句话,在霍思雨嘴角上那抹阴森笑容的映衬下,竟然多了几分诡异的味道。

    说完了这一番话之后,霍思雨也没有打算跟身边的这个老女人多说些什么,径自回了自己的房间了。

    而舒落心盯着霍思雨的背影,嘴里不是味的嘟囔着:“还真的把自己看成一回事了!我倒是要看看,你到最后能折腾出什么东西来!”

    然而回到自己卧室内的霍思雨,却一刻也都没有闲着。

    进入房间,她便迅速的换下了自己那一身带着透视的衣物,套上一身家居服之后便开始揉着自己的双腿。

    没想到,那个男人都一把年纪了,体力还不错。

    一个下午,还真的都快将她给榨干了。

    不过也好。

    许久都没有得到这方面的滋润,她今天的感觉也不错。

    随手揉完了自己的腿之后,霍思雨也没有闲着,即刻给下午的杨总打了一通电话。

    电话里的男人,隐隐带着怒意:“有什么事情?”

    貌似,这个男人已经回家了。

    电话里头,霍思雨还听到他的身边不时有女人念叨的声音传来。

    看来,这男人和其他偷腥的男人无异。

    也不希望自己在外头做的事情被家里人知道了。

    不过这样一来也好,她霍思雨也能更快的掌控他。

    “我就是问你要施安安的号码。你不是说,尽快给我回复么?怎么,吃完了就想要翻脸不认人么?我可告诉你,今天下午我可是带了微型摄像机的,你要是敢给我来一招翻脸不认人的话,我不介意将今天这些录像都给你寄到家里去。”说这话的时候,霍思雨正把玩着手上的名表。

    最近她的卧室里头,可是增添了许多的行头。

    虽然她现在还没有用的上的地方,但她相信有一天这些东西迟早能派上用场。

    而电话那端的男人在听到了她的这一番话之后,额头的青筋跳了几下。

    这女人,果真比男人翻脸还要快。

    下午才歇斯底里的缠绵在一起,晚上就开始挥刀相向了。

    不过这也好。

    把她想要的东西给送过去了,两人间的关系也就给扯平了。

    想了下,男人道:“我已经打听到了。过一会儿就给你发过去!”

    “但我警告你,下次要敢再给我打电话的话,小心我……”

    威胁的话,男人没有说下去。

    而女人已经出声:“你放心好了,虽然爬过不少男人的床,但好歹我也是个女人。我也没有兴趣让别的人将我的身子都给看了去的癖好。我们之间,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你只要将我要的东西给弄到,我随后就将这带子给删除了!”

    “那就好。”

    电话挂断的五分钟之后,霍思雨的手机上便收到了一条短信。

    上面,只有一大串的号码。

    而看着这串号码的霍思雨,妖冶的笑开了。

    顾念兮,我看看这次你还有什么翻身的机会!

    ——分割线——

    这两天,关于x市的king集团入驻本市的消息,就像是长了翅膀一样,在人群中传开了。

    今天,得到了谈参谋长的特许,亲自坐镇明朗集团的顾念兮,也在一大早从韩子的口中得知了这个消息。

    其实,这个king集团,对于别人可能陌生了点。

    但对于谈家的人来说,这个集团可真的一点都不陌生。

    为啥?

    还不是因为这个king集团就是谈老爷子的二弟,也就是谈逸泽的二叔公当年在x市下海经商时候打拼下来的么?

    但眼下,正直老城区的竞标开始,king集团怎么突然会在这个时候插一脚呢?

    而且据韩子的消息说,这king集团这次入驻A市,目的也在于老城区!

    一个从不涉及房地产项目的公司,突然在这个时候杀了过来,而且还是垮行业的。这实在让人不难猜到,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看来,这次king集团是打算和我们明朗集团来争夺老城区的这个案子了!”

    顾念兮在看了韩子呈上来的资料之后,笑道。

    “也不一定吧。再怎么说,king集团的现任执行董事,还是谈参谋长的表叔。我可是听说,谈家的人可比其他人都要团结。要不然也不会这么多年过去了,谈家还是名门望族!”

    韩子一手接了顾念兮签好了名字的文件,一边说着。

    “……”

    而听着韩子的分析,顾念兮倒是没有开口说话了。

    是啊,从表面上看,谈家的人确实比其他的家族都要来的和睦。

    就连那些表叔,对她顾念兮这个新进门的媳妇也相当的好。

    但万事,都有个意外。

    谈家人的那个意外,就在于二叔公的儿子谈妙文的身上。

    据说,谈妙文曾经是个让所有谈家人都骄傲的人儿,二叔公对于这个儿子的期盼和疼爱,更是超出寻常。

    上次和小叔公见面的时候,顾念兮也还从他的口中听到他的惋惜,说是这个孩子要是现在还在人间的话,肯定不会亚于谈逸泽!

    只是那样一个孩子,却在让别人最为自豪的时候,走了!

    直到现在,二叔公貌似都还没有从当年的伤痛中走出来。

    而二叔公的大儿子,和小女儿,也时至今日都对当年和谈妙文一起经历了那场变故的谈逸泽抱着恨意。

    或许在他们看来,当初明知道谈妙文有危险,不肯出手相救便是谈逸泽的错。

    只是他们所不知道的是,当年谈逸泽已经在最关键的时候,将谈妙文给救出来了。只是身体残缺的谈妙文,直至今日都没有足够的勇气,回到家人的面前罢了。

    而谈逸泽却在这件事情之后,选择了沉默。

    他的不言不语,顾念兮知道他是出于对谈妙文的保护。

    他知道,残破的谈妙文不知道该怎么用不男不女的身份面对家里人。

    可在另一方面,谈逸泽的沉默也等同于在二叔公一家人承认了自己的行为。

    而眼下,king集团在如此关键的时刻入驻了A市,怕是准备借此机会,报了当年的仇吧。

    但这一切的渊源,顾念兮也知道无法对外人诠释。

    “总之,我们最近这阵子的行动,要格外小心。千万别让king集团的人,抓到把柄!”

    “知道了,顾总!”

    汇报到这里的时候,韩子又想起了一件事情:“对了顾总,今天下午市委那边说要让此次工程的所有竞标负责人都到场开会。”

    “能让相关负责人代表出席么?”

    顾念兮翻了翻文件,又揉了揉自己的肚皮。

    随着身子越来越重,她现在走几步路有时候都会觉得乏。

    想到还要去开会,她突然有些懒了。

    可韩子却说了:“估计不行,这次他们说要所有的法人代表出席!”

    “好吧,那我下午过去一次就是了。”

    “顾总,这次我听说king集团的负责人也会过去!”

    临走出办公室之前,韩子又补充了这么一句。

    “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有事情我在喊你!”顾念兮说。

    随后,韩子离开了。

    而一个人单独留在办公室里的顾念兮,则揉着自己眉心处的折痕。

    琢磨了片刻,她给谈逸泽去了个电话。

    “兮兮,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电话那端,很快就被接通了。

    片刻后传来的男音,略带焦急。

    看样子,他还真的不放心她一个人到公司来。

    可实际上,说是她一个人过来,还不是家里的司机老陈接送。再者,连韩子一个早上都没有离开这一层楼。

    还有这一层的两个保镖,也是时刻保持着警惕。

    就这样,她顾念兮还能发生什么事情?

    对着电话那端的男人,顾念兮无奈的笑出声:“老公,我在你心里就那么不堪一击么?”

    “也不是不堪一击,就是担心你会遇上什么麻烦事!对了,工作狂怎么会在忙到一半的时候,给我打电话?”

    谈逸泽一听到她没事,也难得来了心情和她调傥着。

    “没有,就是有些想你了。”

    她不想将king集团入驻的事情和他说。

    因为她知道,最近谈逸泽也有不少烦心的事情。

    例如,小刘和他的未亡人的事情……

    谈逸泽的表情,虽然和以往没有什么过多的区别。但顾念兮知道,他不过是不善于将自己的情绪表达出来罢了。

    如果不是因为难过的话,他也不会大半夜因为睡不着觉而站在阳台上晒月亮了!

    最近有好几个晚上,顾念兮醒来的时候一转身发现谈逸泽不在身边了。寻找了一番才发现,这个男人竟然光着膀子站在阳台上……

    “想我的话,下班就早点回家吧。今晚我给你带点哈密瓜回去!”

    这个季节,她最喜欢的就是哈密瓜了。

    “好!那我下班钟声响,就立马回家。”

    挂断电话,顾念兮脸上的笑容也随之消失了。

    他的谈参谋长忙得晕头转向,还是记得她的喜好。

    那她是不是也应该在他忙的抽不出身的时候,将他周边的荆棘给除掉呢?

    抬头看向落地窗不远处,城市另一个地段还在施工的建筑大厦。

    顾念兮知道,那里便是最近在A城闹得沸沸扬扬的king大厦。

    随着这king的入驻,特别是房地产行业,这个城市所能分到的赚到的钱,也就越来越少了。

    如何才能让明朗集团上一个台阶,现在还真的是一个大难题。

    但眼下更为重要的是,她该怎么除掉king集团这个定时炸弹!

    或许,她接下来是该好好想想这个问题了。

    ——分割线——

    施安安接到这陌生的电话,是在一个午后。

    此时,施安安刚刚吃了一些饭,正躺在贵妃椅上闭目养神。

    随着生产日期的临近,这段时间她的胎动越来越频繁。

    每天晚上,肚子里的三个小家伙,闹腾的慌。

    她几乎,没有一天睡过一个安稳的觉。

    所以近段时间,她几乎连上班的时间都是在家里,更多的时候像是现在这样的半梦半醒。

    电话打来的时候,施安安的助理接的。

    不过因为电话那边的人儿坚持要和施安安直接通话,而且据说是和这次老城区的案子有直接关联的,助理在接到施安安的暗示之后,把电话接了过去。

    其实,关于这通电话,在一早设下这个局的时候,那个男人便提醒过施安安,会有这么一出戏。

    只是没想到,这人貌似没有想象中的耐力。

    这电话可比她预计的要早了两天。

    “你好,我是施安安!”

    接过电话的时候,施安安便已经恢复了寻常那种冷漠高傲的女王姿态。

    连电话这边的女人,都不由得暗自佩服。

    “你好,施总。”

    “请问你是……”

    “我是谁你不用知道。我就是想要告诉你,我这里有一份关于顾念兮命人剽窃了你sh国际集团在老城区的设计稿的详细资料,不知道现在施总有没有时间,我想亲自把这份资料交给施总!”

    电话里的女人,语调很平常。

    若不仔细听,你压根都不会察觉到她说话的时候还带着几分冷笑。

    “你连你是谁,都不敢介绍一下。你以为,我会相信一个空口无凭的人,在我面前随便叫器?你也未免太过自信了吧!”

    不愧是施安安,一番话下来电话那边的人连嘴皮子都没有占到半点便宜。

    “既然施总好奇我是谁,那我就直接说了。我姓霍,前两年遭到顾念兮的迫害,失去了自己所喜欢的工作和人。看到她这次又故技重施,我看不下去,所以我才……”

    电话里,那个如泣如诉的女音,连这边的施安安,都不由得佩服这个女人的演技。

    若不是她已经了解了顾念兮的为人,怕是真的就被她这么给糊弄过去了。

    不过这一番话,她对她施安安说说还可以,她现在还是个孕妇,怎么也伤不了人。但要是这话传进了那个男人的耳里,不得不说,被压榨了太多年的施安安,突然有些恶趣味的想看到别人也给那个男人轰得满头包的画面。

    “霍小姐想要见面拿么?这样吧,我现在怀着身孕,也不便出现在人群多的地方。你要是方便的话,待会儿我给你发个地址,你到这边直接过来找我就行了!”

    和这样的女人说多了,也是累。

    施安安可没有别人那么耐心,花时间看这个女人在自己的面前装模作样!

    “那好,你把地址发来,我马上就过去!”

    挂断了电话,施安安随手接过助理递来的牛奶。

    最近身子很沉,连胃口也影响到了。

    基本上饭菜她都吃不进去,唯有饭后喝的这杯牛奶,才能勉强供给的上营养。

    索性的是,肚子里的三个小家伙真的很坚强。

    感觉到自己的肚子里三个小家伙又开始不安分的打闹,施安安轻手覆了上去,直到肚子里的三个小家伙安静下来的时候,她的手才离开。

    而昨晚了这些之后,她编辑了一条短信,将信息发给刚刚的那个号码。

    发完了短信,她本打算将手机交给助理。

    但仔细一想,原本伸出去的手又收了回来。

    在手机上翻找了一下,将刚刚自己在接过助理的电话按下录音键,所录下来的那段通话记录,往另一串号码发了过去……

    ——分割线——

    “你妹!”

    顾念兮这才一进家门呢,就看到一个小肉团子直接朝着自己蹦出来。

    倘若不是她今天穿着这平底鞋,没准被这小胖墩一撞就要栽倒了。

    稳住身子之后,顾念兮将抱着自己的大腿晃悠的小家伙给抱了起来。

    许是一天都没有见到顾念兮,这小家伙被顾念兮抱着一点都不抗拒,还一个劲儿的往顾念兮的怀里钻。

    “你妹……”

    聿宝宝口口声声喊着,只是听着儿子不时喊着这么一句的顾念兮凌乱了。

    “儿子,你知道这话是骂人的么?”

    “妈,你妹在肚肚!”

    聿宝宝貌似听不懂她的话,说这话的时候还挣扎了一下。

    顾念兮知道,这家伙是要下来,便将他给放下来了。

    只是一放下这小家伙,他便伸出小手踮起脚尖,将手儿搁在她的小腹上。

    “你妹在肚肚?”

    顾念兮好一会儿才消化了儿子这句话。

    “你是说,你妹妹在妈妈的肚子里么?”

    顾念兮半蹲下来,和聿宝宝对视着。

    小家伙还不懂世事,一双眼眸干净纯粹,就像是天上的星星那般,让人怜惜。

    “妈,我要妹!”

    挥舞着小手,聿宝宝索性冲上去抱着顾念兮的脖子。

    看着他这么天真可爱的样子,顾念兮环住了他:“好,你要妹妹妈妈就努力给你生一个,好不好?”

    她的宝贝儿子,撒起娇来真的让人连心都发颤。

    “宝宝,不是说过要妹妹的话不能让妈妈抱着你吗?怎么又不听话了!”谈逸泽的声音,从屋子里传出来。

    顾念兮这一抬头才发现,原来谈参谋长真的按照他所说的,提前下班了。

    大概已经回家好一阵子了,此时的谈参谋长已经换下了那一身橄榄绿,换上的浅灰色居家服,也让这个男人多了一丝柔情。

    看到他走过来,顾念兮一笑:“你跟孩子瞎说什么呢!我又不是大腹便便,抱一下他也没有关系!”

    看着怀中天真可爱的小家伙,顾念兮的整个心都软了。

    “你妹!”

    聿宝宝看着她,又喊了这么一句。

    顿时,顾念兮感觉风中凌乱了。

    为什么这小家伙今晚上都只说这一句?

    “谈参谋长,你是不是应该给我解释一下,咱们家宝宝为什么今晚都喊这一句?”

    小家伙天真的就像是一张白纸。

    要是没有人教坏他的话,他不可能会说这些乱七八糟的话。

    “他无师自通!”

    谈逸泽瞅了一下正呆在顾念兮怀中咿咿呀呀不知道开心什么的聿宝宝一眼,随口道。

    “无师自通?谈参谋长,麻烦你糊弄我也给我找个好一点的借口吧!”

    知道不来一点“硬的”,她家男人肯定不会说实话。

    顾念兮就这样,抱着聿宝宝朝着他冲了上去。

    男人担心她摔倒,只能连带着孩子和她都给抱着。

    在确定谈参谋长已经抱住了孩子和她之后,顾念兮索性一手环住了谈参谋长的脖子,眼眸里尽是狡猾:“谈参谋长,你信不信不跟我说实话,我今天就不下来了!”

    一整夜都带着她,谈逸泽其实也没有什么不高兴的。

    只是知道这丫头这么压在自己的身上,到时候她肚子里的那个肯定是受不了了,他只能交代:

    “我就跟他说你妈妈很快就要生个小妹妹给他玩了!”

    “小妹妹?你知道孩子的性别了么?”

    他的女人,果然那么的聪明。

    这么一下,就被她猜中了!

    “十有*!”

    他用自己的鼻尖,轻点着顾念兮的。

    以此,来表示自己内心的喜悦。

    而这消息,也让顾念兮的嘴角跟着勾起。

    和谈逸泽一样,她其实也期待着这一胎是个女孩。

    现在得到这么个答案,当然是开心的。

    但她的嘴里还不忘酸一下身边的男人:“唉,今后真的有个小情人跟我争宠了,要怎么办才好?”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