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507章 谈逸泽奔溃vs谈,你怎么才来

    “先生在楼上谈点事情,很快就下来了!您有什么话,还是直接跟先生说的好。”

    女人面无表情的和顾念兮说完了这一番话之后,便推着推车离开了。

    看着那女人的背影,顾念兮抱着聿宝宝的手又紧了紧。

    “妈,宝宝饿……”

    聿宝宝窝在她的怀中,葡萄大眼一直都盯着桌子上那些香喷喷的菜肴。

    也对,寻常这个时候在谈家大宅,谈老爷子都不知道给他喂了多少好吃的。

    反正,现在谈家只要有什么好吃的东西,第一个品尝的肯定是这个小祖宗。

    不然,他现在也不会胖的跟个小肉团子似的。

    只是顾念兮真的不知道,这些东西该不该让聿宝宝吃。

    他们将他们娘俩带到这个地方的目的,暂时还不清楚。

    要是他们在这饭菜里头下毒,那该怎么办才好?

    虽然她顾念兮现在的肚子,也一样欢畅的叫着。

    但她,还是不敢冒这个险……

    可她担心的不是自己,而是……

    不管她还是聿宝宝,他们都要好好的回家。不然,她家的谈参谋长会发疯的。

    “宝宝,咱们吃糖果好不好?吃糖果,回家要吃什么东西妈妈再给你做,好不好?”

    说着,顾念兮从自己的宝宝里掏出了下午买的奶糖。

    这是聿宝宝最爱的口味。

    但寻常,顾念兮都不怎么给他吃。

    因为她当心,吃多了孩子将来长蛀牙。

    但眼下,她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蛀牙就蛀牙,只要能保住命,回家见谈参谋长就行!

    “妈,宝宝还要冰激淋……”

    聿宝宝说着,还不忘瞅了眼上面摆着的那个美味可口的冰激淋一眼。

    “好,等回家了,妈妈给你买好多的冰激淋,好不好?”

    这小祖宗,还真的没有受到过这样眼馋却没有吃到嘴儿的苦。

    寻常只要他想要吃,谈老爷子不管什么东西都会给他弄来。

    这也导致了现在聿宝宝那娇纵的小性子。

    但说真的,现在孩子也不多。

    你要是听到聿宝宝用这柔柔糯糯的声音喊着想吃,你也会拼了命的想要满足他。

    光是看着他那扁着的小嘴儿,顾念兮都心疼不已。

    “来,吃口糖就不饿了!”

    顾念兮把一颗奶糖掰小块了些,塞进聿宝宝的嘴儿里。

    糖很甜。

    以前,她也爱极了这样的味道。

    甚至还曾经跟苏小妞逃了课,就为了到d市小镇上的一家甜品店,品尝这甜腻的口感。

    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如此甜蜜的口感,却让她尝到了一种苦涩的味道。

    谈参谋长,我和宝宝遇到危险了。

    你赶快出现,好不好?

    她也是个人,也会担心和害怕。

    可在孩子的面前,她却是个母亲,所以她必须让自己看起来强大些。

    就算有再度的担心和苦涩,她只能往自己肚子里头咽。

    只是,就在顾念兮以为自己可以掩饰住自己的无奈和无助的时候,她却从聿宝宝的嘴儿里听到了一句带着梗咽的哭喊声:

    “妈,我要爸……”

    也对,就算他还小,他也能感觉到现在气氛的紧张。

    更怀念,在谈逸泽怀中那种莫名的安全感。

    而原本以为努力的让自己看起来坚强一些的顾念兮,在听到聿宝宝提及谈逸泽的时候,内心所建立的千千万万道防线,都在顷刻间轰然倒塌!

    她也想念他们家的谈参谋长,想念在他怀中那种安心的感觉……

    可怎么办?

    他还没有来,这该怎么办才好?

    若是这些人真的打算对他们娘俩动手的话,那该怎么办才好?

    要是一个人的话,她估计还有逃脱的可能。

    可现在,她还带着聿宝宝。她能跑得了,孩子跑不了。

    再说了,她肚子里还有个宝宝,要是跑急了肚子里的这个可能也保不住了……

    光是想到这可怕的后果,顾念兮的心头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压制住似的,透不过气。

    “宝宝,等回家咱们就能看到爸爸了!”

    将怀中的聿宝宝搂得更紧些,顾念兮将他的头按在自己的怀中,企图给他谈参谋长的那种安全感。

    只是在他们娘俩相互依偎着,寻找着安全感的时候,有个男人出现在了这幢豪宅的楼梯口。

    看到这母子俩相互依偎着的画面,男人的瞳孔缩了缩。

    他放慢了步伐,企图不去惊扰到这对母子。

    但他发现,他所做的还是徒劳。

    因为时刻处于防御状态的人儿,是最为敏感的。

    在听到脚步声的时候,顾念兮已经朝着他所在的方向看了过来。

    连带着,她怀中刚刚一直握着的奶娃子,可看了过来。

    察觉到这两道实现的时候,男人仍旧是不慌不忙。

    “怎么,我准备的菜品难道不和两位的胃口?”男人下楼的时候,慢步来到他们娘俩的面前。

    上下打量着这对眼眶都有些微红的母子,男人的视线最终落在了那包刚刚开启的奶糖上。

    “是你……”

    顾念兮皱着眉心,对上那个男人打量了好一阵子之后,才开了口。

    这男人,其实看上去顾念兮总有种熟悉的感觉。

    因为,那双如同鹰隼般犀利的眸……

    和谈逸泽的那双眸子,看上去真的很相似。

    不,应该说,这双眸子比起谈逸泽的,和谈妙文的更为相似!

    若不是比起谈妙文来,他的眼圈周围多出了好些纹路,顾念兮还一度以为这人便是谈妙文。

    因为这男人和谈妙文,长的就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对,没错。

    这个人,便是下午出现在市委召开的老城区竞标会议上,king集团的代表人——谈妙炎!

    换句话也可以说,这人便是谈妙文的亲生哥哥,谈逸泽的另一个表叔!

    只是,因为谈妙文的那一层关系,他们两家这些年来都存在着隔阂。

    顾念兮也一直到现在,都因为这其中的某些原因,都没能和这位表叔见上面。

    不过她也知道,这人其实也没有打算和他们相认的想法。

    不然,那个会议上,他也不会和各个出席此次老城区竞标大会的人都握了手,唯独漏掉了她顾念兮!

    顾念兮是想过,这次将她和聿宝宝给绑过来的,可能是谈逸泽的仇家。

    但没有想到,会是谈妙炎!

    顾念兮设想过,这次king集团如此大张旗鼓入驻A市之后,可能会有的争锋相对。但没有想到,这对峙这么快就上演。

    而且,还连带着她的孩子……

    “是我,不然你觉得会是谁?”

    说这话的时候,谈妙炎笑了。

    那种笑,比起谈妙文的笑,还多出了一丝飘渺。

    让你看不透看不穿,这个男人到底想做些什么。

    而顾念兮也联想起,谈逸泽曾经跟她说过,那些你所看不透的东西,往往才是最为致命的。

    一时间,顾念兮浑身上下的小刺都好像被刺激到,蓄势待发。

    “谈妙炎先生,我只是不明白你这么做是什么意思?”

    既然人家不想要和她攀亲带戚,顾念兮也不会去找这一层面的关系。

    毕竟,某些关系戳开,可能越是致命的。

    “我如果说只是请你过来,吃个饭聊个天,你信么?”男人随意的在顾念兮身边的餐桌上落座。

    这上面,其实攻摆着三幅碗筷。

    而谈妙炎现在落座的面前,正摆着一副碗筷。

    和谈家人一用,他习惯性的在吃饭之前,盛了一碗汤。

    不过,他没有先喝汤,而是直接将这一碗汤递给了顾念兮:“给孩子喝吧。想必他饿坏了。”

    说这话的时候,他还看了一眼扁着小嘴的聿宝宝。

    “……”

    但顾念兮却没有直接接过他递来的汤,也等同于没有接受他的好意。

    看着顾念兮的警惕,他貌似也察觉到顾念兮在警惕什么。

    “放心,我不会对一个孩子动手的!”

    听着他的这话,还有看到那碗热腾腾的排骨汤,顾念兮其实已经有些心动,想要接过去喂聿宝宝。

    折腾了一个下午,聿宝宝也饿坏了。

    那没精没神的样子,真让人疼到了骨子里。

    可就在这个时候,聿宝宝在盯着谈妙炎看了许久之后,却喊出了一句:“文爹地?”

    聿宝宝嘴里的某个字,似乎刺激到了某个男人的神经。

    本来还云淡风轻的脸,下一秒像是密布阴云,随时都有可能是暴风雨来袭的天。

    可聿宝宝没得到回应,还有些不死心。

    小嘴儿动了动,又甜甜糯糯的准备喊:“文……”爹地。

    但后面的两个字,没喊出来就因为被顾念兮捂住了他的小嘴儿,而发不出声音来。

    不过顾念兮清楚,这孩子估计是将这谈妙炎认成了谈妙文。

    说实在的,这谈妙文还真的很疼爱他们家的这个孩子。

    从出生开始,原本谈逸泽口中一年四季居无定所的男子,却寻常会出现在他们谈家大宅。

    有时候就算顾念兮不在,他也能逗着聿宝宝好一阵,然后将自己从世界各地收集到有意思的东西,送给聿宝宝当见面礼物。

    有时候是各种有趣的糖果,也有时候是各种可爱的小本子。

    更有时候是各种仿真枪。

    总之,对于这个孩子的宠溺,让顾念兮看到了谈妙文不同寻常的一面。

    也或许是因为谈妙文对这孩子宠爱有加,所有聿宝宝也如愿的喊了他一声:“文爹地”。

    只是,今天见到面,因为谈妙炎实在长的和谈妙文有些相似,聿宝宝给认错了。

    将面前这个男人,认成了那个会带给他好玩东西,给他安全感也不低于谈逸泽的文爹地。

    但他说不知道的是,有些人已经成为了另一个人生命中的禁忌。

    就如同谈妙文,现在已经成了二叔公一家子生命中的禁忌。

    但因为顾念兮捂着聿宝宝的嘴儿有些来不及,还是让他喊出了一个“文”字。

    看着谈妙炎变幻莫测的那张脸,以及他随便搁在了另一头的汤,顾念兮还真的很担心,他们家这个没有心机的聿宝宝,将面前这个人给惹怒了!

    ——分割线——

    与此同时,谈逸泽赶到了周子墨所在的警局。“怎么样?”

    此时的周子墨,正坐在电脑前,调出各种档案。

    见到谈逸泽进来,警队里所有的人都停下了手头的工作,对着谈逸泽敬军礼。

    这是他们所有人所崇拜的神。

    每次见到谈逸泽,所有人都不由得在心里感叹着。

    虽然心情不能平静,但谈逸泽还是对着众人敬了个军礼,算是回应。

    “谈老大,嫂子是在这个路口被人带走的。你看……”

    说这话的时候,周子墨已经调出了当时的视频。

    谈逸泽看到,这就是在他们家附近的那间超市。

    每次聿宝宝喊着要吃零食的时候,顾念兮都会带着他到那里去。

    和韩子所说的时间对应,顾念兮确实在那个时候带着聿宝宝去了那家商店。

    从里头出来的时候,顾念兮将糖果放在自己的宝宝,一手拉着蹦蹦跳跳的聿宝宝。

    看着监控摄像头上拍到的那张脸蛋,谈逸泽有种幻如隔世的感觉。

    如果知道今天让他知道,今天让顾念兮出门会让她遇上这样的状况的话,打死他都不会答应让她离开。

    画面,在谈逸泽心疼的叹息中继续。

    很快,画面上出现了一辆白色的面包车。

    车上,下来了几个人。

    顾念兮不知道和那几个人交涉了什么,很快就跟着他们上了车了。

    车子,很快就消失在了画面里。

    画面定格的时候,周子墨说了:“谈老大,我看上面是小嫂子主动跟着他们离开的,应该目前还不至于有什么危险才对!”

    “不一定。我猜这丫头是想到带着孩子估计是逃不了,怕这么一逃难免会伤到孩子,所以才勉强妥协上车的!”

    盯着电脑屏幕,谈逸泽的眉心紧皱着。

    而周子墨知道他的心情,便按下了重播画面,将刚刚顾念兮出现到消失的那一段再度拨了一遍。

    而谈逸泽再度察看了这个片子的时候,眉心微皱。

    “老三,你把这一段中间停一下!我看到兮兮好像有什么东西掉了!”

    “好的!”

    画面定格在了16点47分。

    就在顾念兮跟着那群人上车的时候,她的手上有个白色的物体掉落。

    “我觉得应该是小嫂子故意弄掉的。应该是打算让你知道她在这个地方被人带走的!”

    周子墨翻看了一遍画面之后,不由得佩服顾念兮的机智。

    “我现在就让人到那个地方找小嫂子丢下来的东西。我们现在开始寻找这辆面包车经过的途经。”

    周子墨说。

    而谈逸泽这边打电话让人在各个路口设卡,拦截可疑车辆。

    整个A城,此刻就像是一个围城,布满了他谈逸泽的眼线,就等着那辆车子出现,拿下他们。

    但就算是这样,谈逸泽还是感觉到了不安。

    那种不安,比当时看到顾念兮生聿宝宝之前,浑身是血躺在血泊中的画面,还要更甚。

    “老三,要是找不回她,我怕我会疯掉的!”

    眼下,出动了几个警局的警力,他们已经大致知晓了那辆面包车可能停靠的位置。

    周子墨和谈逸泽,也准备出发了。

    动身之前,周子墨看到了谈逸泽掏出他配备的那把枪……

    他伸手,拉住了谈逸泽的。

    “谈老大,事情可能没有你想的那么糟糕。”

    “会么?兮兮和孩子,会没事么?”

    那黑眸里的孤寂,是周子墨所没有看到过的。这还是周子墨第一次看到,原来谈老大也会有如此慌乱的一面。

    一改寻常这个男人雷风厉行的作风,不是谈逸泽软弱无能。

    而是他真的害怕,自己找寻过去的时候面对的会是顾念兮的尸体……

    联想到小刘那一次,他感觉自己的心脏整个都被提起来了。

    “谈老大,你现在不可以这样。小嫂子和孩子,现在都等着你。你千万不可以在这个时候倒下去,不然他们真的就有危险了!”

    周子墨说到这的时候,旁边刚刚被派出去到顾念兮被带走事发路段调查的两个民警回来了。

    见到周子墨,他们将在路口找到的东西递给了他。

    “这是有人在附近捡到,放在商店老板娘那里。我想,它应该就是谈参谋长夫人留下来的那块表!”

    周子墨没有说什么,直接就将手上的东西递给了谈逸泽。

    看到这东西的时候,谈逸泽只是疼惜的摩挲着那块已经被磨损到了表的表面。

    顾念兮喜欢白色。

    所以那一天,在路边摊看到这块表的时候,她高兴的缠着他买下来了。

    虽然不是什么名贵的东西,但谈逸泽看得出她真的很喜欢这表。

    就算不带,她每天都会拿出来细细的擦拭一遍。

    她如此珍惜的东西,若不是情况紧急,她也不会丢下来,只为让他知道她的下落……

    兮兮……

    他的兮兮……

    估计在那个时候,她最担心的还是他找不到他们娘俩,会发疯吧?

    只要想到顾念兮现在可能遇到的场面,他的心就像是被千刀万剐一样。

    “老三,我们即刻出发,不得有误!”

    对啊,现在可不是他谈逸泽软弱的时候。

    他的兮兮,还在等着她。

    从她在情急之下还将心爱的表留下来他便可以料想到,这丫头还盼望着和他谈逸泽重聚的那个时候。

    兮兮那么坚强,他怎么可以在这个时候软弱呢?

    那会让自己心爱的女人看不起的!

    手握着顾念兮的表,谈逸泽的眼神前所未有的坚定。

    而看到瞬间恢复过来的谈老大,周子墨他们也顿时有了底气。

    “yes,sir!”看着一脸严肃的谈逸泽,周子墨做了个颇为欧美的遵命动作。

    很快,这一声之后,整个警局都有了动作。

    一辆接一辆的警车,开始从警局里头驶出来。

    那鸣笛的声音,让走过路过的百姓,都有些心慌。

    大家都在纷纷议论着,这大晚上的城里难不成发生了什么大事情。

    ——分割线——

    “谈老大,刚刚的几盘监控录像表明,劫走了小嫂子的车子就是在这一条路上消失的。”

    一路上,谈逸泽的鹰隼不时注意着路两边的路况。如此认真专注的眼神,不难看出此刻这个男人并不像放过任何一个顾念兮可能被藏着的地点。

    而周子墨一边研究地形,一边跟谈逸泽分析着这附近的路况。

    虽说他们是本市的人,但这一片可是郊区。

    他们寻常当这边来的次数,真的很少。

    对这里的路况,自然不是很熟悉。

    “老三,这边下去的第二个还有那边的第三个路口,有没有监控摄像探头?”在这一条路上开了两遍,谈逸泽的眉头皱了皱。

    有种感觉,顾念兮应该在这一片中。

    “谈老大,这边今天才开始规划建设。你看这边的这一排别墅,都是今天才建起来的。”

    因为这一片地区,是周子墨的管辖范围。所以他对着和谐,多少还是清楚的。

    “没有监控摄像探头的话,这就棘手了。”看了一眼已经下去的好几批民警,在这附近调查走访,谈逸泽眼里的担忧越来越浓。

    警察,其实也有权利的限制,并不意味着警察就能为所欲为。

    没有证据进屋强行搜查的话,恐怕会引起市民的不安和愤怒。

    但若是都找到这,还找不到顾念兮的话,谈逸泽觉得自己真的会奔溃的。

    在他所看不到顾念兮的这十几个钟头时间里,她到底会遭遇什么事情,谁也不敢想像。

    而在谈逸泽周围的人也都知道,这个叫做顾念兮的女人对于谈逸泽而言有多么的重要。

    没有他,谈逸泽的世界会是一片废墟。

    而这男人浑身上下散发的悲凉,也让人不怀疑,若是那个女人从此消失,若是他谈逸泽的世界变成一片废墟,他绝对也会拉着所有人跟着他一起痛苦,一起跌进那万劫不复的深渊。

    正是看透了这一点,周子墨这个时候才没有直接加入那些人的搜查行动,而是跟在谈逸泽的身边,当总指挥。

    因为他担心,再找不到顾念兮的话,他真的会发疯的。

    周子墨怎么也不会忘记,谈逸泽在当初特种兵的战役中那种一天杀戮超过五百人的战役中,混身染血的场景。

    其实,他们这群兄弟,当初不止有五个。

    是六个!

    还有一个,年龄也是最小的,名字叫王鑫。

    也正是因为年龄小,当初谈老大对那孩子也是照顾有加。

    只是在执行那场特殊的任务中,年龄最小的王鑫,也是最有弱点的,被敌人当成了靶子,所有的子弹,和弹药,都朝着那孩子身上招呼。

    可当时他们几个,都各自埋伏在属于自己的角落里。

    如果那时候一动,所有的计划都会功亏一篑。

    那一天,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王鑫,被一颗颗的子弹穿透心脏。

    也因为那个时候他们都顾全大局,所以才能在最后关头取得了任务的胜利。

    只是任务胜利的那一刻,谈逸泽却跟杀红眼的修罗一样,不管是跪地求饶的也好,还是企图逃跑的也好,这男人一枪射杀一个。

    那是一个人在完全崩溃的状态下,对感情无助的宣泄。

    只是那样的谈老大,真的和地狱的修罗没有什么区别。连他们这些在枪林弹雨走过的兄弟,在看到那些敌人一个个在自己面前倒下的场景,都后恐不已,更别说其他人。

    时至今日,周子墨也相信凌二爷他们对于这件事情还记忆犹新……

    所以,若是再找不到小嫂子的话,周子墨认为自己有必要联系凌二爷他们几个了。

    不然,按照谈老大这个状态,势必会造成大范围的伤亡……

    “咯吱……”

    周子墨转身的时候,便看到谈逸泽已经推开车门下去。

    而他的手上,那把跟着他征战多年的枪还别在他的腰身上。

    “谈老大……”

    惶恐,不安。一时间,齐聚周子墨的心头。

    他真的很害怕再一次看到,那重现人间的修罗。

    不可以……

    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谈老大再回到以前的那个样子。

    不可以!

    顾不上通知凌二他们,周子墨连忙跟着谈逸泽跳下车。

    “谈老大,我知道你着急小嫂子。但不可以,真的不可以!”

    他跟上去,有力的臂膀企图禁锢谈逸泽的身。

    可到头来,周子墨发现,他所做的一切更像是徒劳。

    谈老大在部队呆着那么多年,就算他周子墨也不是他的对手。

    三两下,他的束缚就被谈逸泽挣脱了。

    可周子墨不死心,不管谈逸泽挣脱了他多少次,被撂倒了多少次,他还是照样跟上去,死死的抱住谈逸泽的身子。

    “谈老大,我求你……求你不要变成这样好不好?”

    暗夜中,周子墨的低吼声,带着悲凉。

    他真的不想在看到谈老大回到以前那样。

    不可以……

    好不容易才走上正常生活轨道,他好不容易才收获了属于自己的幸福生活,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将自己的幸福生活给破坏了。

    而这边一系列的动静,自然也引得整个道路上在挨家挨户排查的民警的注意。

    按理说,他们看到这样吵闹的画面,是应该赶过来制止的。

    但来的人在看到谈逸泽那双遍布了嗜血的红的眼眸,都开始犹豫着该不该上前。

    夏夜叙叙吹拂过的微风中,是谁用如此无助的对着天空呐喊着:

    “老三,我不行了!没有她,我会奔溃的……”

    如果没有她的加入,他的生活一直漆黑也就罢了。

    可因为她的加入,他的世界开始有了颜色,开始有了笑容。他也才懂得,原来生活也可以如此的美好……

    若是突然再度将她抽空,仿佛一场梦,他真的会奔溃,会拉着整个世界的人一起跟他沉沦在痛苦中的……

    “谈老大,就算不是为了你自己,也要想想小嫂子。若是她还好好的活着,你却为了她作出那样的事情的话,她会有多伤心。”

    两个同样刚毅的男子,如此歇斯底里的抱在一起,倒不像是腐女们所能想象到的那种浪荡*。而是一种,刚烈的碰撞,绝望而凄美……

    ——分割线——

    “周队,周队!x道交叉路口处,有一个抱着孩子的年轻女人出现。一头长直发,一条白色连衣裙,和所描述的人极为相似!”

    就在周子墨想方设法想要牵绊着谈逸泽的时候,他的对讲机处传来了声响。

    因为怕谈逸泽崩溃,周子墨和局里借调了几个警队,分别在城市的各个主要岔口设卡,拦截可能的嫌疑车辆。

    至于顾念兮的模样,其实也没有那么多人见过。所以谈逸泽便想到了顾念兮今天早上出门穿着的白色连身裙,以及她那头最让他心悸的长发。最后还有那个今天一直调皮捣蛋跟在顾念兮身边的聿宝宝。

    三个特点结合在一起,进行全程搜查。

    一旦有上诉三个点结合在一起的人出现,周子墨便要求他们立马传送人物的照片过来。

    在此之前,他们已经否认掉了三个人。

    所以对于这一次那边对讲机传来的声音,周子墨也是随口应道:“马上传送人物的照片!”

    他现在最大的任务,就是看着谈逸泽。

    不能让他在找到顾念兮之前除了什么岔子。

    但对讲机却没有传来应承的答案:“周队,这女人看样子很不舒服,却不肯让我们的人照照片,一直死死的抱着孩子低着头不肯让我们照照片!我看,她会不会是把我们当成可能伤害她和孩子的人?”

    抱着孩子死死不给照照片?

    听到这话,周子墨还有些纳闷。

    这世界上,竟然还有这么小气的人。

    只是正当周子墨对着对讲机准备交代些什么的时候,电话那边的人也保持着通电状态,像是还准备朝着他报告什么,有个女音却突然闯了进来:“不准你们欺负我和我宝宝!你们再走进一步,我就告诉我家谈逸泽,说你们想要欺负我!”

    不尖锐,却充满防备的女音,一时间引得周子墨的注意,更让刚刚暴躁的男人一下子冲了过来。

    “是兮兮的声音!这是兮兮的声音!”

    这确实是谈逸泽的声音。

    也只有那个女人,敢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连名带姓的喊着他谈逸泽的名讳。

    可那如同受了惊的鸟儿的语气,一听就直接揪着他谈逸泽的心。

    那一刻,他半秒钟都等待不了。

    直接抢过周子墨手上的对讲机喊着:“我是谈逸泽!”

    “听我的命令,你们照顾好她,不要去刺激她,我马上赶过去!她要是有个闪失,我让你们全都陪葬!”

    雷风厉行,这才是他谈逸泽做事的风格。

    在听到这一番话,和看到谈逸泽那已经快速钻上车子的身影,周子墨才松了一口气。

    果真只有小嫂子,能治的了谈老大!

    顾不得多想,周子墨也赶紧握着对讲机冲上车。

    没坐稳呢,谈老大就拉动了车子的引擎了!

    在周子墨的一声惊呼中,车子便朝着对讲机里刚刚所说的那个地点飞迸而去……

    ——分割线——

    A市的夏夜,只要太阳一下山,凉风习习。

    早上还那么炎热,穿着短袖的天,到了晚上就必须要套上一件外套才行。

    可出来开个会,还真的没想到会多耽搁那么长时间,所以顾念兮的身上也只有一件薄薄的雪纺连身裙。

    站在立交桥的某个交叉线上,夜风叙叙吹拂下顾念兮那条飘逸的长裙,随风而舞。三千青丝,也被凤儿自然的吹在肩膀后头。

    但那双受惊了,而时刻紧盯着他们的眼眸,却也让人的心揪起。

    看着这样的顾念兮,有人尝试着想要给她地上水和食物,也有人尝试着给她地上需要的外套。

    可这一切的东西,都被这个女人给挥开了。

    她不需要其他人的东西,她只要一个谈逸泽。

    现在的她,真的好累好累。

    抱着孩子,又走了那么长的一段路,她的体力都给耗尽了。

    又累又饿的情况下,她越来越想念谈逸泽了。

    她从来不知道,自己原来对那个男人原来是那么的依赖和依恋。

    在饱受惊吓了这么大半天之后,她唯一的愿望就是在那个男人的怀中好好的睡上一觉。

    或许是站的有些累了,顾念兮索性抱着孩子蹲在立交桥上,将脑袋埋在已经同样累的睡过去的宝宝的脖子里。

    女人现在出现的疲惫状况,让所有人都很是担忧。

    他们是警察,也大致的知道这女人现在是体力透支的状态。但刚刚周队还吩咐他们,这女人肚子里还有孩子,让他们小心行事。

    如今,女人的状况越来越不好。

    立交桥上的风儿,也越来越大。

    而女人的衣衫单薄,看上去瑟瑟发抖。

    这样下去,她真的没有问题么?

    可他们尝试着上前的时候,女人又执拗的往后推去。

    在这样的坚持中,在不远处传来了车子的声音。

    其实,在顾念兮出现在这里,又不肯接受任何人的好意之后,这条路现在已经限行。

    能开到这里的人,也只有那个因为担忧她,恨不得将整个A城给翻过来找的男人了。

    看到那辆白色牌照的车子之时,所有人自动自觉的闪到了一边。

    车子没停稳的时候,车门就打开了。

    一双军靴,出现在人们的视线里。

    铿锵有力,带着一份稍有的急迫感的步伐声朝着顾念兮所在的方向传去。

    而所有人在看到这男子出现之后,立马退到两侧,让出了一个过道,让这个男人得意到女人的面前。

    当看到半蹲在立交桥上,还死死的抱着怀中孩子,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顾念兮之时,谈逸泽的眼眶红了。

    “兮兮……”

    谈逸泽的嗓音,微哑。

    但这不妨碍,这蹲着的女人认出他的声音来。

    从下午到现在,她无数次盼望着听到这么熟悉,又带着她所依赖的宠溺的嗓音。

    如今,梦想成真,却让顾念兮感觉有些不真实。

    抬头,她的目光和那个男人的四目相接。

    那一刻,她今天努力所掩藏起来的懦弱和无助,委屈和不安,全都跑了出来,汇聚成鼻尖那抹酸涩。

    霎那间,那仅存于心里最后一道防线,轰然倒塌。

    泪,像是洪水猛兽般,来的那么的让人措手不及。

    盯着那个宛如天神一般站在自己面前的男子,顾念兮站起了来。

    “谈逸泽,你怎么才来……”

    她的头发,有些凌乱。

    也对,一整天都在外头蹦波,连梳洗都没有。又加上吹了两个钟头的冷风,现在她那头长发真的有些乱。

    夜风吹过的时候,顾念兮的泪水滑落。

    连带着她的梗咽,也被这微凉的夜风给吹散了。

    听到这个声音,谈逸泽感觉原本就要坍塌的世界,突然出现了一抹光。

    那道光,是他谈逸泽最依赖,也是最为迷恋的。

    那一刻,这个男人再也顾不得当时有那么多人在场,一把就将那个在夜风中颤抖着,如同一只被遗弃在路边,收紧了委屈的小宠物揽进了自己的怀中。

    “对不起兮兮,我来晚了……”

    他知道,这一天在外面,她肯定受了不少的委屈。听她和这些警卫叫器着的时候,他也可以感觉到这丫头是那么的希望见到他谈逸泽。

    所以,他马不停蹄的赶来了。

    而她的埋怨,也没有让他伤心难过。

    只让他觉得,很心疼……

    整个画面,真的很唯美。

    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周围有不少泪腺发达的女警员,都掉泪了。

    而一旁的周子墨也知道,这一天的分离对于他们夫妻来说真的是太难熬了。

    如今这样的时候,还是让他们用彼此的温度温暖对方的心比较好。

    其他人,还是不要介入的好。

    所以,在不影响他们的前提下,将顾念兮怀中的聿宝宝给抱了出来。让他们夫妻,尽情拥抱……

    “兮兮,对不起我没有及时赶到,让你受委屈了!”

    谈逸泽的整个脑袋,都死死的黏在顾念兮的脖颈上。仿佛只有用这样脖颈交缠的方式,才能让他不安的心得到安慰。

    “老公,别说了。我知道,你也一定很担心我,很担心宝宝……”

    或许也是因为察觉到谈逸泽拥抱着她的身子都带着些许的颤抖,她这才知道原来这个男人也在害怕。

    “老公,你别担心我了。咱们还是赶紧回家,给宝宝弄点吃的东西吧。他饿了好久,到最后哭着睡着了的,我……”

    知道这个男人对自己的担心肯定不会少于她对他的思念,顾念兮尝试着用自己的柔声来安慰这个男人。

    却在这话说了一半的时候,突然朝着后面倒去。

    若不是谈逸泽在第一时间察觉到,赶紧将她护住,后果不堪设想。

    顾念兮此时的身后,是立交桥的下方。

    要是这么栽倒,怕是……

    “兮兮,兮兮你怎么了?”

    谈逸泽拍着顾念兮的脸颊,希望能将她叫醒。

    “老三,兮兮不对劲。我得马上把兮兮送去医院,你帮我把孩子照顾好!”

    “谈老大,我还是跟着去吧。到时候也好有个照应,再说孩子也需要检查一下。我感觉他好像发烧了!”

    周先生也是有孩子的人。

    虽然照顾孩子不打在行,但他好歹也当了几年奶爸了。刚刚接过孩子的时候,他就感觉这孩子在发低烧。

    “那好,我来开车。我们马上去医院……”

    于是,这入夜的A城街道,又上演了一场警车开道,送顾念兮上医院的戏码。

    那呼啸而过的警车鸣笛声,都让每个人有些惴惴不安……

    ——分割线——

    忙活到大半夜总算赶回家了,周先生实在感觉有些疲劳。

    晚饭他是吃了一半出去的,折腾到大半夜他也饿得慌。

    不过幸好,能阻止了谈老大不发疯,周先生感觉自己终于松了一口气。

    回到家,肚子还叫的欢畅,周先生自然而然的朝着厨房走去。

    还是先填饱了肚子,他在上楼去吧。

    免得一进去,吵醒了周太太不说,还让她大晚上的给自己下厨房热菜,那多不好。

    只是一进厨房,周先生便看到厨房里的灯还亮着。

    而摆在桌子上的,当然还是他出门前的那盘炒肉丝。

    唯一不同的是,此刻这盘炒肉丝的上面,还有腾腾热气。

    这说明,有人在此之前有人将他的饭菜又给热了一遍。

    这么说,周太太还没睡?

    没敢在厨房多呆,周子墨直接绕到了大厅。

    指间周家大厅里,周太太披着一件薄外套,正靠在沙发上。

    不过她似乎很累,靠在沙发上的她打着盹。

    周太太最近这段时间接下了两个大设计方案,每天都跟陀螺似的,没有个停歇的。

    而他最近都在跟踪一组犯罪团伙,没能在她身边照顾她。

    看着几天不见都明显瘦了一圈的小脸,周先生心疼的将自己身上的警服外套脱下,盖在了周太太的身上。

    那熟悉的味道,让睡的不是那么踏实的周太太醒了过来。

    “周先生,你回来了?我厨房里给你热了菜,赶紧去吃吧!”

    她看到他回来,第一时间不是问其他的事情,而是在乎他的温饱问题。

    她的温柔,她的爱,一直都藏在自己的心头……

    “周太太,我好饿。”眼眶有些帜热,周先生索性将脑袋窝在周太太的脖子里。

    那样子,看上去老爱呆在她怀中撒娇的小齐齐没什么区别。

    “饿了赶紧去吃吧。要是不够的话,我再下厨房给你弄俩鸡蛋吃。”

    “周太太,你亲我一下,我没准就好了呢?”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