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510章 欧巴不是你爸vs兮,一世无忧

    “周太太,你最近不是很大方么?”

    周先生转过身来的时候,才发现周太太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自己的身边。

    好吧,周先生也承认,今天他做的这些混账事情,其实都是为了要让周太太骂上他一顿。

    眼下,周太太的脸色很阴沉。

    看来,他的目的是达到了。

    不过他今天给周太太的刺激,好像有些过头了。

    你看看现在,周太太那盯着他的眼珠子里,是熊熊燃烧的大火。

    那帜热的火焰,就好像恨不得将他周子墨给烧成灰烬一般。

    看到这样的周太太,周先生顿时一僵。

    本来还在鱼缸里头逗着周太太的鱼儿玩的手,也悄悄的收了回来。

    那湿答答的手有些难受,所以他在收回来的时候,悄悄的往周太太放在浴缸旁边的那个挂衣服架子上挂着的那件丝绸衬衣上擦了擦。

    不过这种布料貌似不适合拿来擦手,越差越难受。

    折腾了几下,周先生索性将那被自己擦的有些湿答答的玩意儿给丢在地上,而自己的手则在身上的牛仔裤蹭了蹭。

    看着这一幕,周太太的脸很阴沉。

    而眼角的余光扫了被丢在地上的丝绸衬衣,周太太的脸再度抽了抽。

    这破坏分子!

    纯丝绸衬衣一件有多贵,他到底知不知道?

    可他竟然拿去擦手不说,现在还直接给丢在了地上!

    “周太太,那个……”看着周太太那副架势,周先生也有些畏惧了,想要和周太太解释些什么。

    可周太太直接一句话,将他想说的都给堵死了:

    “周子墨,我现在想要抽你!”

    看着那副趾高气昂的周太太,周先生简直要掉泪了:“周太太,你终于恢复正常了!”

    老实说,周太太的温柔虽然他也不讨厌,但比起一个温柔似水,没有半点脾气的周太太,周先生还是爱惨了周太太这个刁蛮任性的样子。

    这周太太终于和以前一样凶巴巴的双手叉腰,一副要对他兴师问罪的样子,周先生终于感觉自己又活过来了。

    “我一直都很正常,你现在倒是给我算一算,你今天到底给我弄坏了家里多少东西!”

    周太太很火大,指着周先生的鼻子准备开骂。

    “一张沙发,这可是妈在意大利给咱们定做的。电视机顶盒是没有多少钱,但你以为我不知道是你自己给踹坏的。再有,我那皮草,那是我花了整整两个月的工资给自己买的。最后现在还在你脚下的那件丝绸衬衣,那可是季晓晓前段时间在巴黎时装周上给我捎来的。你都给我算算,这到底都多少钱!你这个败家子……”

    周太太一连串的开骂,周先生觉得既熟悉,又温馨。

    特别是看到周太太那因为愤怒而变得红扑扑的小脸蛋,周先生觉得可人极了。

    还是这样的周太太,比较灵动。让他现在恨不得扑上去,咬她的小脸蛋几口。

    这么想着,周先生的贱爪子也开始朝着周太太的腰身摸去。

    见周太太没有那么反抗,他索性直接将周太太给抱到了自己的怀中,轻声细语的哄着:“周太太,那有多少钱我是不知道,但能让你恢复成这个样子,不管花多少钱我都愿意。再说了,咱们家也不差这点钱!”

    只是周先生这话才刚刚说完,便随即又从他的最终蹦出了一句嘶吼:“啊……疼啊周太太!”

    你低头一看,便能知道,周先生此刻落在周太太腰身上的那只手,已经被一只玉抓给抓了好几把。

    从上面看,你还能看到他的爪子上还有几道红痕。

    估计,刚刚周太太下手不轻。

    在周太太的袭击之下,他也只能收起了放在周太太腰身上的那只手儿,有些无辜的站在一边揉着自己被抓疼的手。

    实话说,周太太和以前一样的“凶猛”,他是很开心。

    但另一面,周太太每次下手不轻,都让他有些受伤。

    “周太太,您下手可悠着点,我这柔弱的身子,可经不起你这样的折腾。”

    但就算周先生这么说,周太太也没有理会他这会儿在这边的自怜自唉。

    连看都不看他一眼,周太太随即转身朝着楼上走去。

    周太太这一走,倒是真的有些让周先生胆战心惊的。

    难不成,刚刚和周太太玩笑开大了?

    让周太太真的伤心,要哭了?

    还是说,周太太真的被他给气到了,打算回娘家?

    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都不是周先生想要见到的。

    所以在看到周太太朝着楼上走去的那一刻,他也赶紧迈开了长腿跟了上去。

    “周太太,我刚刚就是跟你开个小玩笑……”

    “周太太,你要是真的心疼那几个钱的话,最多把我今年下半年的工资都上缴,补贴就是了。你要是不给我零花钱,也可以。不过咱说好,你生日的那个月给我几百零花钱,我好歹也要给你买给礼物是不是?”

    “周太太,要是你还觉得不解气的话,我就去让咱妈多给我们订一套沙发。还让她把她那件最值钱的皮草赔给你好不?”

    反正只要周太太能高兴,就算要他周先生的脑袋当球踢都行。

    更别说,是一件皮草了。

    要皮草是不?

    反正,他妈好像有好几件。

    周先生还记得,他妈有一件貂皮的。当时妈穿这一身回来的时候,他家周太太还直接伸手在他妈的身上摸了好几下。

    看周太太的那个样子,她应该是非常喜欢那一件的。

    于是,周先生决定了,要是周太太喜欢,今晚上他就直接到老妈的房里将那件貂皮的皮草给抢了,送给周太太当作赔罪的礼物。

    而周先生所不知道的是,在他做了这个决定的时候,他妈正在她经营的那间餐厅里打了好几个喷嚏。

    听着周先生跟在自己耳边后头一直嘟囔着的周太太,只是一个劲儿的在心里咆哮着。

    你以为,她周太太还真的没有一丁点的脾气么?

    要不是最近这几天,她都一直忍着,早在他周先生将消毒碗柜里面的碗筷都给丢进垃圾桶的时候,直接一脚将他给踹出家门了。

    而周太太也发现,脾气积压了太久,不管周先生说什么好话来哄她,她的心里都有些难受。

    再说了,周先生说的那些好话,能算是好话么?

    用烟头故意在沙发上烫出个大洞,碗筷都给丢进垃圾桶,电视机的机顶盒给踹城破铜烂铁,将她的皮草大衣给收拾成个“秃子”,最后还企图将她最爱的那条鱼儿给喂猫,把她的丝绸衬衣直接当成了擦手布……

    周先生最近做的这些,简直罄竹难书。

    但周太太也知道,他之所以做这些,无非是想要引起她周太太的注意罢了。但周太太还是无法忍受这个败家子的恶行。

    你说说,她周太太忍了那么多,对他好几天温柔,就那么容易么?

    可他竟然还不知道收敛一些,蹭鼻子上脸!

    这就是现在,周太太的心情!

    “周太太,我都说了这么多你还想怎么办?别生气了,好吧?不然,我把屁股给你踹踹,解解气?”

    说着,周先生还真的背过身去,将自己的屁股送上来。

    看着对着自己那个屁股,周太太嘴角抽了抽。

    转身,周太太在大床上折腾了一番之后,又走了过来。

    而等了老半天,屁股都没有被收拾到的周先生随即转身过来,想要看看周太太到底都在做些什么。

    难不成,最近周太太性子变了,连以前最爱做的踹屁股运动也不要了?

    但满怀好奇的周先生在转头的那一瞬,那张精致的脸就被被褥给掩盖住了。

    好半响,他才扯开了如同渔网网住自己的被褥。露出来的脑袋上,黑黝黝的大眼珠子盯着周太太,煞是可怜:“周太太,都跟你说了,我这娇弱的身子是经不起这么折腾的。你老悠着点,要是把我折腾坏了,你下半辈子可要守活寡了!”

    周先生的这话,在周太太面前说说还成。

    要是被凌二他们这些一起长大的兄弟听到,肯定是要笑掉大牙的。

    就他这德行,皮糙肉厚的也好意思说自己“娇弱”?

    “周太太,你就别对我使用家庭暴力了,不然我会上法庭起诉你的……”

    周先生抱着一身被褥,在周太太的面前使劲卖萌。

    只是这一次,这些貌似都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

    就在他准备再度开口的时候,周太太指着卧室门口说了:

    “我没有准备对你实行暴力,我现在实施的是冷暴力。周先生你,从今天开始就给我滚到书房去睡,没有我的准许,别给我回来!”

    “啊?”

    周先生听完了周太太的这一番话之后,低头一看自己手上的被褥才发现,这些玩意可不就是他前几天才顺利从书房里搬回来的行头么?

    看样子,他周先生真的今天又要被扫地出门了!

    “周太太,你还没有说期限呢!”

    对于被扫地出门的这事情,和周太太结婚四年的周先生,已经习以为常了。

    反正他在和周太太每日的“斗智斗勇”中,还真的很少不惹到周太太的地方。

    被扫地到书房睡觉,已经屡见不鲜了。

    要是寻常的男人,肯定和老婆反抗了很多次。

    可他……

    好吧,他还真的很少反抗周太太。

    因为,他真的打从心眼里喜欢这个女人。

    所以,不管周太太要做什么,他都全力配合。

    只是……

    他这吊儿郎当的性子,还真的很少时候不会惹到周太太。

    所以这么下来,和周太太结婚四年的时间,他周子墨大约有一半的时间都在书房里呆着!

    这也是,他现在对于能到卧室睡觉,还能像是个愣头青似的,横冲直撞的最直接原因。

    不过寻常,周太太给他下了“逐客令”的时候,都会说个时间。

    像是什么一个星期,一个月之类的。

    时间一到,他周子墨也会乐呵呵的回到卧室里来。

    但这一次,周太太下逐客令的时候,却没有说时间。

    周先生还以为周太太给忘了,好意提醒着!

    但没想到,周太太说了:“这次等你领悟了自己的错误,还给我写一份五千字的检讨,等我检查过后要是没有其他问题的话,就可以搬回来!”

    这一听,周先生顿时蔫了:“周太太,你讲讲理好不好?你明明知道,我最讨厌的就是写字。还让我写五千字的检讨,你这不是要我的命么?我打印出来,好不?”

    他们兄弟五个,功课最差的就是他周子墨了。

    为啥?

    因为他属于动笔难的那种。

    小时候学写字,每次都要周老爷子扛着个藤条在后面督促才回去写。

    写个作文八百字,就已经快要了他的老命了。

    现在周太太竟然还要他写五千字的检讨?

    “……”可他提出打印的时候,他明显的感觉到周太太的脸色又沉了沉。

    知道周太太可能觉得打印的表达不出他周先生的诚意,所以周先生咬了咬牙之后,又尝试着开口:“周太太,你要是不喜欢打印的,那我写一千字的行不?五千字,那真的会出人命的!”

    但周太太斩钉截铁的丢出一句:“要是再讨价还价,那就一万字!”

    “别……周太太,我写五千字就是了。”光是五千就要老命了,再来个一万字,他岂不是直接连尸体都自挂东南枝么?

    “知道就好。现在,给我出去。”

    一说完这话,周太太直接推了他好几把,最后直接将他给推到了卧室门外。

    “呯……”的一声,卧室门反锁上了。

    在周太太的面前,他周子墨一向是节节败退。

    就像是刚刚,周太太招呼在他身上的力道,其实就跟挠痒痒似的。

    要不是他故意配合她,你以为真的单凭周太太那耗子的力气,就能将他周子墨给推到了卧室外面?那你也太小看特种军人的力气了。

    但为了让周太太如愿以偿,他也只能卖力演出。

    只是低头看着好几天前才从书房里搬出来的行头,周先生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好不容易周太太给恢复正常了,他又要过起清心寡欲的日子了!

    ——分割线——

    明天,也就是老城区竞标结果出来的日子了。

    在这个日子,身为参与公司的首席执行官,顾念兮当然也想要去参加。

    再说了,她还有些事情要在会议上解决,不可能只靠韩子一个人去。

    可眼下,出院已经两天了。

    但她家谈参谋长,以及谈家的人,现在看管的很严。

    你看看,她现在才刚刚走出谈家大门,准备到门口去走走,看看门口那棵大树下的新长出的嫩叶,就有人跟了上来:“兮兮,要去哪里呢!”

    这是刚刚回来的谈参谋长,身上还是一身橄榄绿,未来得及换下。

    估计刚刚他也从训练场上刚刚下来,浑身上下的衣服都有些湿答答的。

    头顶上,和衣服一个颜色的帽子给他摘下来,露出他的那个半寸平头上,从毛发间还能看出不时渗出的汗水。

    夏天,对于这样一个爱出汗又爱干净的大男人来说,确实是一门严峻的考验。

    要是寻常,谈参谋长一回家肯定先回去冲个凉水澡。

    但自从前两天出事之后,他对待她顾念兮,更像是对待一个易碎的瓷娃娃一样。

    只要他在家,眼珠儿就时刻没有从她的身上离开过。

    你看看,她刚刚不就想趁着他回去洗澡换衣服的时候出来溜达一下么,没想到他倒是直接跟了出来了。

    现在在家都看得这么紧,顾念兮觉得明天的老城区会议,肯定是没戏了。

    但一想到自己还没有完成的任务,她的心里就有些不安。

    不行,她可要想个好方法,将她家的谈参谋长给哄舒坦了,明天让她去参加会议!

    “我就出来看看这几片新长出来的嫩芽!植物真神奇,冬天的时候叶子都掉得光光的,像是香消玉殒似的,但一到夏季,又是生机勃勃的!”

    顾念兮在谈家大宅门前的那颗大树下半蹲下来,盯着树干上新长出来的嫩芽,不自觉的赞叹着。

    而听着顾念兮那番话的谈逸泽,则耐心的将她牵了起来。

    她现在怀着身孕,肚子长时间受到压迫,可不好。

    牵起来之后,他又将自己的大掌覆盖在她已经明显隆起的小腹上。

    如今,顾念兮的肚子已经凸的有些明显。

    而他每天回到家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将自己的手放在这里,和她一起感受肚子里那条鲜活生命的成长。

    “生命就是这么神奇,你看看现在她就在你的肚子里,再过不久她便能在你的面前活蹦乱跳了……”

    谈逸泽的手覆盖在顾念兮的肚子上的时候,自然也能感受到刚刚姑娘你想肚子里头的那个孩子似乎动了那么一下。

    男人的唇儿,随即勾起。

    他和她的孩子,还在成长。

    这感觉,真好!

    生命中,有着可以期待的东西。

    也让谈逸泽越发的懂得,人在这个世界上的意义。

    “是啊,真的好神奇!”

    顾念兮抬头,看了一眼夕阳下的天空,又想到了明天的那个重要会议。

    对于她顾念兮,对于整个明朗集团,明天的会议都是至关重要的。

    这一场硬仗打下来,对于他们都是不小的成长。

    但正因为这场战役可能惊心动魄,顾念兮才担心谈参谋长会不让她去参加。

    因为那一夜,她看得出他真的很担心自己……

    那样的心慌,那样的害怕失去,顾念兮也对谈逸泽的担忧有所体会。

    而现在,她真的想去参加那个会议……

    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怎么了?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么?”看到盯着自己的顾念兮,一直都是眉头紧锁的样子,谈逸泽开口问道。

    “也不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

    经历过那一天晚上的别离之后,顾念兮也懂得了,其实只要无关生死的事情,都可以不用影响到心情。

    “那你倒是说说,你的眉头为什么皱的就像是个小老太婆一样?”

    谈逸泽说这话的时候,指尖自然的触及顾念兮的眉头,又轻轻的拨动着。

    那动作,就好像经过无数次的演绎那般,自然而灵动。

    “谁是小老太婆?”不管是那个年龄层的女人,都不愿被人提到年龄。

    顾念兮也一样,虽然她比谈逸泽确实年轻不少。

    但每一次被提到年龄的时候,她还像是炸毛的猫儿。

    “好好好,你不是小老太婆……”

    见到她生气的样子,谈逸泽又笑了。

    还是,这样的顾念兮比较有生气。

    而顾念兮见眼下的气氛貌似不错,谈参谋长的脸上又一直都有笑容。

    她的大眼转了转,随即就像是小老鼠一样的笑着。

    而后,她突然就像是情窦初开的小丫头那般,直接抱着谈逸泽的脖子,将大半个身子都挂在他谈逸泽的身上:“欧巴……”

    好吧,顾念兮突然会来这么撒娇,其实最近是受到苏小妞送到家里的韩剧片子的影响。

    这两天,顾念兮刚出院,谈家人因为担心她遇到什么事情,又不肯让她出门。

    百般无聊的情况下,她打电话跟苏小妞诉苦。

    而苏小妞这个“仗义”的妞儿,在听到顾念兮有些无聊之后,就从自己珍藏了多年的多部影视作品中挑选了好几个,送到顾念兮这边来,给她打发无聊的时光。

    当然,苏小妞所谓的珍藏品,其中大部分都是她最爱的gv。对此,顾念兮可不敢夺人所爱,再说她对那小攻小受什么的也实在不是很感冒。

    所以,顾念兮只收了苏小妞的几部韩剧。

    电视上那些美貌青年男女的情情爱爱,哄哄情窦初开的少男少女还行。对于顾念兮这种人,还真的只适合来打发闲暇时间。

    连续看了两天,顾念兮什么感觉都没有。

    就只记得,韩剧里的女主角对着帅哥喊“欧巴”然后各种撒娇,让帅哥妥协的画面。

    于是乎,某女也恶趣味的想要用如此撒娇的方式,来让他们家谈参谋长同意她明天去开会。但她貌似忽略了,谈参谋长向来只看军事报道,对于这些流行词汇和什么明星之类的,压根就没有半点印象。

    于是乎,让人崩溃的一面出现了。

    当顾念兮抱着谈参谋长各种撒娇喊“欧巴”的时候,谈参谋长的眉头皱的可以夹死苍蝇了。

    “我爸?对着我,喊我爸做什么?再说,你不是也知道,我爸都走了两年多了?”

    听到谈参谋长的话,顾念兮的嘴角抽了抽。

    这么浪漫的一句“欧巴”,从谈参谋长的嘴里出来,倒是成了“我爸”了!

    这谈参谋长,还真的一点浪漫细胞都没有。

    “谈参谋长,你难道不知道,‘欧巴’是对韩国那些花样美男的尊称么?这和你爸,可是一点关系都没有!”

    听到顾念兮的解释,谈逸泽挑了挑眉。

    “想要说我帅就说我帅得了,不用拐着那么多的弯弯肠子,多费事!”

    谈逸泽一向奉行直来直往,还真的受不了别人这种变着法子的说话方法。即便是赞美,他也不习惯!

    “人家就难得想要跟你玩一下浪漫,难道不行么?”

    顾念兮听着某人对她的及时,顿时觉得满脸黑线。

    本来她还指望通过喊“欧巴”撒娇的方式,能让谈参谋长答应明天去老城区的会议。却不想,在谈参谋长的嘴里“欧巴”这个浪漫的词汇,也顿时没有了原来的味道。

    本来的好气氛,顿时也没有了。

    那些她打算说出来的话,顿时也只能咽回到肚子里。

    “浪漫是可以,但兮兮,我不喜欢崇洋媚外!”某男人看了怀中的女人一眼,又是一本正经的教育着。

    而顾念兮在听了谈参谋长的话之后,这次算是清楚了。

    她家的谈参谋长,还真的不适合玩这些什么花样美男的撒娇方式。

    “算了,既然谈参谋长不喜欢问我玩浪漫,我还是不要在这里碍着谈参谋长的眼了!”

    小嘴儿嘟了嘟,又给谈参谋长递了个白眼,随后便朝着谈家大宅里走了回去了。

    气氛被破坏了。

    她也没有心情说,说出来谈参谋长也不一定会答应,倒不如回房间好好睡个觉算了。

    “兮兮?”

    “我惹你生气了?”

    看着又撅嘴,又是白眼的顾念兮,谈逸泽揉了揉自己那个半寸平头,半天都找不到自己刚刚到底做了什么坏事。

    不过这一天,谈逸泽倒也收获蛮丰富的。

    像是“欧巴”是韩国帅哥,和他谈逸泽的老爸没有半毛钱关系!

    以后顾念兮喊他“欧巴”还是“你爸”的,他最好还是应下的比较好。不然就会像是今天这样,制造了家庭矛盾!

    ——分割线——

    “医生,请我我这一次什么时候才可以拆线?”

    同个时间段的医院内,舒落心这才刚刚做了缝合手术。

    因为脸上刚刚做了局部麻醉,整个脸都像是石头,*的。

    不过自从做完了缝合手术之后,舒落心就瞅着医生一直神色不加。

    那样的神情,让舒落心的心也跟着沉了沉。

    难不成,她的脸这次真的好不了了?

    但只要是人,都不会盼着在自己身上发生不好的事情。

    所以,舒落心还是按耐着心里所有的不安,上前问着。

    “拆线,其实还是和上一次一样,愈合就可以拆线了。不过这一次,你的创伤面积真的有点大,这样下去的话恐怕将来做手术也复发到原来的样子了。”医生斟酌了一番之后,还是打算将实情告诉舒落心。

    不然,将来她可能还以为是他给她处理不好。

    到时候闹了医疗纠纷,可就不好了。

    听闻医生的话的舒落心,神情一僵。

    “什么?什么叫做没有恢复到以前的样子?”

    舒落心拉扯着医生的袖子,有些惶恐的问着:“你告诉我,你刚刚只是和我开个玩笑。你说的,都不是真话!”

    看着这女人如此惶恐的样子,医生无奈的摇了摇头。

    不管是在怎么强势的女人,都一样在乎自己的面容。

    爱美之心,人人有之。

    谁又会希望,自己的脸上长那么一道狰狞的疤?

    只是,事实摆在面前,就算无法接受,也必须要接受。

    “舒女士,我没有跟你开玩笑。你之前的伤口本来就没有完全愈合,之后你又受到了第二次伤害。这一次的伤口,还伴随有感染的情况,加上你本身血小板就比寻常人少,所以伤口愈合的速度也比正常人要慢,所以……”

    “不……”

    医生的话说了一半,就听到女人歇斯底里的呼喊声。

    随后,他又看到舒落心捂着自己的耳朵,半蹲在地上。

    “我不要听,我不要听。你一定是骗我的……”

    晶莹的液体,从舒落心的眼眶里滑出。

    她一直引以为傲的面容,所以在霍思雨现在做出来的那张假脸面前,她得意无比。

    可现在,医生却告诉她,她那伤口好不了了?

    就连修复手术,也没有办法恢复到之前?

    这怎么行?

    那么丑陋的一道伤口,她怎么可能顶着到处去见人?

    别人会怎么看待她?

    光是想到今后别人落在自己身上那异样的眼神,舒落心就惶恐不安。

    整个身子,都在颤抖。

    而看到了这样的舒落心,医生也有些无奈。

    毕竟,谁的脸被弄成了这样,心里都不好受。

    想到这,医生说:“我有没有骗你你自己心里清楚。好了,我要下班了,先走了。小陈,你也跟我来一趟!”

    最后的那一句,医生是对着刚刚和她一起给舒落心做缝合手术的那个小姑娘说的。

    一番话之后,便看到这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了。

    而被留下来的舒落心,只能趴在地上,号啕大哭……

    ——分割线——

    凌晨,舒落心才回到自己的房子。

    除了处理了自己脸上的伤口,也顺便把自己膝盖上的伤给处理了。

    她之所以今天在霍思雨打她的时候没能跑的掉,最关键的是因为她的脚脱臼了。

    但最起码,没有下午那么疼了。

    现在就算霍思雨跑来再度和她打架,她也不怕了。

    不过,现在她的脚也没有完全恢复,走起路来,也是一瘸一拐的。

    虽然以她现在的心情,恨不得将霍思雨给碎尸万段。

    但她也知道,明天就是最关键的时候。

    只要他们的计划成功了,这霍思雨她也会尽快除掉的。

    再者,现在她也只有这么个地方可以呆了。

    推门而进的时候,舒落心看到霍思雨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那双瘸子的腿已经翘到了茶几上。而她的手上,还拿着她前段时间买来的进口樱桃,一边看着电视,一边不时的往自己的嘴里塞上两个。

    眼看着,她那一袋樱桃,都要见了底。

    舒落心想也没想,直接冲了上去,将那袋东西从霍思雨的手上抢了过去。

    “这一斤是八十几,你要吃自己上外面买去!”

    吃她住她的,现在还打伤了她舒落心,更害的她从此毁容。

    你觉得,她舒落心现在还有那么宽广的胸襟,给霍思雨吃这样的好东西?

    不过,霍思雨也貌似预料到舒落心会做这些似的。

    所以当她从自己的手上抢走那些樱桃的时候,霍思雨也没有丝毫的诧异。

    只是冷眼扫了一下舒落心脸上包着的那块纱布,笑了笑:“哟,我还以为你今天晚上打算住外面呢!没想到,你现在这个点还回来了!”

    那冷言冷语,明显就是针对舒落心的。

    你看现在这舒落心脸上的扭曲程度,就知道了。

    她之所以耽搁到这么晚才回来,都是拜谁所赐?

    可这个贱女人,竟然还在这个时候说风凉话?

    “贱人,你给我记住。迟早有一天,你今天给我的,我都要还给你!”

    舒落心忍不住,放了话。

    而霍思雨压根都没有看在眼里,只是轻笑着:“我等着!”

    要是施安安答应了她霍思雨的那个计划的话,到时候,这明朗集团就是她霍思雨的天下了。

    到那个时候,还轮得到她舒落心在她面前比手划脚?

    在那之前,她一定会先将这个老女人给办了。

    当然,现在施安安还没有给她确定的回答。

    但你想想,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的孩子一出生就能活在亲生父亲身边的?

    施安安再怎么强悍,最终也只不过是个女人罢了。

    她相信,不管最后如何,施安安都会站在她霍思雨的这一边。

    等到答案揭晓的时候,这老女人一定会吓呆了吧?

    她霍思雨可是非常期待那个时刻!

    “贱女人,我可告诉你,憋在我的背后耍什么花招,要不然到时候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舒落心自然也看到此时霍思雨嘴角上扬起的那抹笑容,隐隐的她也察觉到霍思雨好像在背后搞了什么事情。

    再加上,她对这霍思雨又不是不了解。

    这女人,怎么可能会是个安分的人?

    所以,但看她刚刚嘴角上的笑容,她就觉得这个女人应该是做了什么事情。

    但到底做了什么,现在舒落心又想不上来。

    看来,明天还真的有一场硬仗要打。

    “我倒是想看看,到时候谁吃不了兜着走!”说到这的时候,霍思雨起了身:“时间也差不多了,该洗洗睡了!”

    虽然现在舒落心对这个霍思雨恨入骨,但她也不得不赞同她最后的那一句话。

    明天他们还有一场战役要打,现在这个时间该是养精蓄锐的时候。

    想到这,舒落心也拖着自己那条刚刚才处理好的腿,一瘸一拐的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而霍思雨转头的时候,正好看到舒落心一瘸一拐的朝着卧室走去的样子。

    “呵呵……”

    轻笑声,顿时从她的嘴里传出。

    听到又突然传出这么阴森的笑声,舒落心自然而然的回头了。

    看到此时的霍思雨正盯着自己看,舒落心问道:“你到底在笑什么?”

    “我在笑,我们现在可真是‘彼此彼此’!”说这话的时候,霍思雨那恶毒的视线,正好落在舒落心的那条腿上,而后她又说了:“想当初,是谁说我是个瘸子的?呵呵……报应来的真是快哟!”

    丢下这话,霍思雨便转身朝着自己的卧室走了。

    边走,边还轻哼着歌。

    那神情愉悦的,就像是刚刚得到了什么好东西似的。

    是啊,长时间生活在舒落心的取笑中,现在她终于有机会扳回一成,哪能不开心的?

    当这样的笑,对于舒落心来说,就像是甩在她脸上的巴掌。

    要多响亮,有多响亮。

    真没想到,她舒落心也有这么狼狈的一天!

    但她是舒落心!

    她可没有那么容易服输!

    明天的竞标结果揭晓之后,她会顺理成章的拿下明朗集团。

    将顾念兮给赶下台之后,她第一个要收拾的人,便是霍思雨!

    她倒是要看看,这霍思雨还能笑到几时!

    看着霍思雨消失在卧室门口的身影,舒落心的嘴角勾出一抹阴冷的笑。

    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得罪她舒落心的人没有一个好下场!

    这霍思雨既然弄的她毁了容,不如就送她到地底下和那个贱人一起?

    ——分割线——

    同样的夜,在这竞标结果揭晓的晚上,也同样有人正在筹备着什么。

    “谈老板,我可不可以最后在问你一句,将如此大的案子拱手相让给明朗集团,你心疼不心疼?”

    电话里的女人,还带着期盼。

    老实说,施安安征战商场那么多年,还真的没有做过这样的赔本生意,所以这对她来说,多少有些不服。

    若是现在谈逸泽一声令下,说要将这个案子收回来自己做的话,她一定立马动手。而不是眼睁睁的看着这个案子落进了别人的手上,这不是她施安安的风格。

    可电话那端的男人说了:“我说过,我决定的事情从来不会后悔!再说,接受这个案子的人是兮兮,也没有什么好后悔的!”

    反正,都是在自家人的手上!

    “既然你不后悔,就算了!”

    要不然,她现在一定动手的。

    但没有办法,老板是他,公司也是他的,她施安安的权利再怎么大,都不可能和一个老板相提并论。

    “对了,听说念兮前几天发生了一点意外,没事吧?”

    “回来的时候有些发烧,不过现在已经好了。”男人说的云淡风轻,但没有人知道,当说到这的时候,暗夜中的那双黑瞳顿时寒光乍现。

    伤害了顾念兮的人,他怎么也都不会放过!

    “那就好!不过明天结果揭晓了,你能放心放她过来么?”

    电话那端的女人,似乎比其他人都要了解他谈逸泽。

    一句话,便问道他的心坎里去。

    “我到时候会亲自接送!”

    他再也不会让她置身于那样的危险境地了。

    那天的情形,谈逸泽所若没有从顾念兮的口中听到什么,但只要想到那个人要是突然想要对她和孩子不轨,他一整夜都无法入眠。

    “没想到,你这次还真舍得?”

    按照她以前对这个男人的理解,出了这样的事情,他应该会让顾念兮在家里好好呆上一阵。

    没想到,就这么两天就想着要放她出来了?

    这还真的有点出乎她的预料。

    “不是舍得舍不得的问题,而是若是明天没有兮兮到场,很多戏都没法唱下去!”

    明天的那个会议,她顾念兮才是主角。

    少了主角的戏码,谁能唱下去?

    “那就好!我原本还担心你不会让她过来。”现在他自己想清楚了,也省得她去劝。“好了,我今晚上给你打电话,就是想提醒你,最后的过度文件我今晚已经传真过去了,你看一下。要是没有什么问题,明天就这么办了!”

    “好了。我知道了,有什么问题再联系吧!”

    挂断了电话,男人收回了手机,回了屋。

    回到屋内的时候,他看到橘色光线下,某个睡眼朦胧的女人正揉着长发准备要坐起来。

    “怎么起来了?”她最近都睡的很沉,所以他才会大半夜跑去打电话。

    “老公,你大半夜上哪儿去了?”

    某女有些不满的盯着他。

    刚刚睡到一半的时候,她没有蹭进那个熟悉的怀抱,一下子就惊醒了。

    “没事,刚刚有点急事,打了个电话!好了,继续睡吧。”

    看着她那个迷糊的样子,谈逸泽本来是还要去书房一趟的,但最后还是跟着她钻进了被窝里。

    将她抱在怀中的时候,谈逸泽看到她习惯性的双手环住了他的腰身。而后,小脸在他的胸口处不安分的蹭了蹭。

    貌似,她一直都非常喜欢这个动作。

    做完了这个动作之后,她才安分的闭上眼。

    临入梦前,她还不忘提醒着:

    “嗯,我睡觉。这次你可不能睡到一半就不见人影了,知道么?”

    她最不喜欢的就是睡到一半的时候爬起来找不到他了!

    “知道了!”

    本来还想着哄着她入睡之后再去书房的男人,再听到她的这一句嘱咐之后,也顿时打消了那个念头。

    只要她顾念兮要求的,他谈逸泽向来只有拼尽全力去满足她。

    低头,他在女人的额头上落下温柔的一吻。

    很快,他便听到怀中的女人传出了均匀的呼吸声。

    丫头,睡着了?

    “兮兮,放心。该是你的东西,都跑不掉的。阻拦你的那些人,我也会一一替你清除的。只要你平平安安,呆在我的身边就好了……”

    睡梦中,顾念兮听到有那么个人,在她的耳边念叨着什么……

    ------题外话------

    嗷嗷,求票,各种求,打滚耍赖的求,嗷嗷嗷嗷嗷~!→_→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