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511章 宠入骨vs让人惊叹的兮兮

    次日清晨——

    顾念兮醒来的时候,发生身边某个男人已经不见了。

    有些不满的从床上挣扎起身之后,她看向了正在衣橱那边收拾东西的谈逸泽。

    “大早上的,你不睡觉在做什么?”

    寻常这个时候,他一般还会跟着她在床上温存一番才对的。

    怎么今儿个,起的这么早?

    说着,顾念兮还扭头看向一侧的窗。

    虽然拉着窗帘,但透过窗帘之间的缝隙,顾念兮还是能看到外面的天色还没有亮起来。

    “天还没亮呢!再陪我睡个觉!”

    某女从床上爬起来,直接站在床上就伸出手直接往谈逸泽的脖子上挂。

    幸好男人知道这丫头大清早都会是这个迷糊的个性,伸手稳稳地将她给接住了,免得她摔在地上。

    “还没有睡醒?”

    看着挂在自己怀中,还哈欠两天,时不时往自己的怀中拱几下的女人,谈逸泽的嘴角忍不住轻勾起来。

    每次看到顾念兮这么迷迷糊糊的时候,他都有种想要将她宠入骨的感觉。

    “还没有!所以谈参谋长应该抱着我继续睡!”

    说这话的时候,她的脑袋又往谈逸泽的怀中钻了钻,将全身的重量直接交到了这个男人的身上,也不用管自己会不会将他给压坏了。

    反正她就知道,他们家谈参谋长非常个性对得起党和人民,就连这身体素质,也是相当对得起党和人民。

    就算现在直接让他背着她顾念兮来个二十公里的越野,也是轻轻松松。

    看着她手脚并用的挂在自己的身上,谈逸泽也只能伸出手拖住了她的屁屁,省得到时候给摔着了,心疼的还是他谈逸泽。

    “你真的打算继续睡觉?”

    一手抱着她的身子,将她固定住,另一手男人开始拨开睡的有些凌乱,挡在她小脸上的毛发。

    这段时间怀孕,前两天眼瞅着她的小脸长了点肉,他还暗自高兴呢!没想到那天一折腾,那好不容易长出来的肉,都消失不见了。

    现在的她,下巴尖的磕的他的骨头都疼。

    光是看着她的下巴,谈逸泽就有种想要杀人的冲动。

    “嗯。天还没有完全亮,不打算继续睡要做什么?老公,你就行行好,陪人家再睡一下!”她在谈逸泽的怀里乱哼哼着。

    那半睡半醒的模样,怪惹人心疼的。

    要是寻常的时候,谈逸泽肯定由着她去。

    他都打算将她宠到骨子里了,又怎么可能会抗拒她提出的要求?

    可今天……

    今天不行!

    要是这出戏少了顾念兮这个主角,他计划了那么久的戏,到时候该怎么演下去?

    所以,今天只能先苦了她一天。

    今后她想要睡觉,再让她睡个够吧。

    看着怀中再度安静下来,已经双手拽着他谈逸泽的衬衣,一副要睡到昏天暗地的无尾熊样的女人,谈逸泽的薄唇轻轻划开一个弧度:“兮兮,你真的打算这样继续睡下去么?我听说你今天有个比较重要的会议,本来还请了假打算带着你去的。没想到你还想睡觉,看来是我自作多情了!”

    顾念兮睡的迷迷糊糊的,就听到谈逸泽在自己的耳边嘟囔着什么。

    会议?

    什么会议?

    她好像有一点印象。

    是什么会议呢?

    对了,韩子昨天晚上她入睡之前还打电话过来,问她要不要去参加的那个会议,是啥会议呢?

    啊!

    竞标结果揭晓的会议!

    本来还浑浑噩噩的脑子,因为突然想到了这个会议,一阵激灵!

    “啊,对了!要去市委那边!”

    脑袋一个激灵,顾念兮松开了本来环在这个男人脖子上的手。差一点,往后栽倒。

    若不是谈逸泽的另一个手,眼疾手快的环住了她的腰身,将她给拉住的话,恐怕真的要摔成个狗吃屎了!

    “毛毛躁躁的!怎么就跟个长不大的小孩似的?”

    好不容易将她抱住,谈逸泽难免要嘟囔上几句。

    可男人的眼眸里,却找不到半点责备的意味。唯一能看得清楚的,便是这个男人的宠溺……

    “也不看看人家跟你好歹也相差将近一轮,当然没有您谈参谋长来的成熟稳重了!”

    意识回归之后,顾念兮还打着哈欠就开始回嘴了。

    而她嘴里所提到的那一点,也正是现在这个男人最为在意的那一点。

    “哟,是啊。我现在年龄大了,是需要多休息一点,本来想着要送你去开会呢,现在看来我的体力还真的不如人家小年轻,也罢了。我看,今天我难得请个假,就麻烦参谋长夫人陪我在家里暖床得了!”

    说着,谈某人还真的就将她放回到了床上,一把拉过被褥也跟着钻了进去,长手长脚都开始往顾念兮的身上招呼,将她给压在床上。

    当然,考虑到现在这丫头还是个孕妇,碳原子自然而然的避开了她小腹的位置。

    而顾念兮被谈逸泽这么抱着,当即发现自己根本动弹不得。

    再一转身,看到这男人蹭在自己的身边,紧闭双眼一副真的要入睡的架势,顾念兮才意识到自己刚刚貌似嘴巴闯祸了。貌似,触碰到了谈参谋长最在意的年龄硬伤。

    当然,要是换成是寻常,她还真的巴不得谈参谋长这一整天都陪着自己躺在床上好好的睡上一脚。

    但今儿个……

    今儿个她还要上演一出戏,这剧本现在还掌握在她的手里。

    要是没了她这个总导演,这戏该怎么唱下去?

    出席会议,那是一定的。

    现在最关键的,也就是好好的安抚这只被自己触了逆鳞的暴龙了。

    “老公……”

    某女就像是收起了爪子的猫儿一样,轻手轻脚的抱着谈逸泽的脖子。

    可某男的呼吸均匀,也没有任何的回应。

    乍一看,还真的像是睡着了一样。

    可顾念兮知道,这老男人哪里是睡着了?

    她不过就是被自己气到了,现在不想理她顾念兮罢了。

    知道这个男人是个小心眼的,但顾念兮真的不知道谈逸泽小心眼到这么程度。而且,还是在年龄的问题上。

    她一向只知道,女人很在意年龄这个问题。

    但从来不知道,男人也会这么在意年龄问题。

    但考虑到今天的会议,她还是不得不轻声细语的喊着:“泽……”

    还是没反应?!

    这谈参谋长,今天火气是不是有点大了?

    “谈参谋长,你再不给我一点反应,我就要爬墙去了!”

    吼吼!

    就许他谈逸泽有脾气,就不准她顾念兮有点脾气是吧?

    不过幸好,她的一句话还真的让本来别扭着装睡着的谈参谋长睁开了眼。

    但顾念兮不得不承认,一睁开眼谈参谋长的杀气就有点大。

    而这点杀气,顾念兮还是看得出他是正对她刚刚所说的“爬墙”二字。

    “我就是说说而已,没真的要去爬墙!”

    好吧,谈参谋长身上的那股子威严,还真的不是什么人能轻易挑战的。

    虽然顾念兮很不情愿在这个事情上认错,但谈参谋长的眼神让人好怕怕,她只能先卖乖。

    果然,她的一句话安抚下去,谈逸泽的眼神就没有了刚刚那股子杀气。

    “下次要敢轻易给老子说这种话,看我怎么收拾你!”

    充满“教育性”的一句话,算是为今天早晨的这个“爬墙”问题做了总结。

    因为充分了解他们家谈参谋长在这件事情上的“威严”,顾念兮觉得有点小委屈,也只是扁了扁嘴,不敢回应。

    可一感觉到谈参谋长搂着她腰身的手又紧了紧,跟着又闭上眼的样子,顾念兮不由得急了。

    “老公,你不是说过你今天请了假,要接送我过去开会的么?”

    知道上次发生了那样的事情,谈逸泽又清楚那事情都是谁做的,今天他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轻易让她一个人和那个人接触的。

    能亲自接送她过去开会,已经是谈逸泽在这件事情上最大的让步。

    所以,顾念兮在这个节骨眼上也不会跟别的女人一样,矫情的说什么不让这个男人跟着之类的话,因为她知道这个男人认准的事情,一般是不会轻易发生什么改变的。

    在这个时候去惹毛他,没准连去参加会议都不用了。

    正因为她懂她家谈参谋长,所以她也不会傻傻的在这个时候再去捋了老虎须。

    卖萌在谈参谋长的身上乱蹭,她知道这个男人最拗不过自己撒娇的招数。

    “那是什么时候说的?”男人仍旧没有动弹,就是随口一问。

    就好像,他真的一点都不记得刚刚和她顾念兮提起这些事情似的。

    但顾念兮可算是清楚,这个男人过目不忘的能力,又怎么可能会轻易的忘掉刚刚才说过的事情?

    但知道归知道,她的心里对谈逸泽这种明知故问的做法不知道唾弃了几千几万遍,还是狗腿的回答着:

    “就在刚刚!”

    “刚刚么?”男人说话的时候,性感的喉结滚动了一下。

    那一刻,顾念兮也忍不住咽了下口水。

    好吧,他家谈参谋长什么时候,都是这么的秀色可餐!

    要不是今天真的有点急事的话,她顾念兮还真的想要将这样的谈参谋长给拆骨入腹。

    但考虑到这事情可能引发的结果,顾念兮只能将自己那点火苗子都掩藏在心里。

    “就是刚刚啊!老公你就行行好,快点起来收拾一下,带人家过去!”

    窝在谈参谋长的胸口,她使劲的蹭着,希望用自己这毛躁的举动,博取谈参谋长的欢心。

    但顾念兮貌似忘记了,清晨对男人而言,一丁点动静都能让他们化身为野兽。

    尤其是谈逸泽这样身体倍棒,又因为老婆怀孕而不得不减少索取的男人而言。

    所以,刚刚顾念兮那傻乎乎的在他的胸口上乱蹭的模样,就像是导火线似的。

    一下子将他心里头的火苗,都给点燃了。

    不过谈逸泽就是谈逸泽,就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还是把持住了。

    嘴里那漫不经心的语气,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不是说,我比你老很多么?估计,有些拿不出手!”

    谈逸泽的调子,还和寻常差不多。

    但顾念兮还是听出来了,这个男人拐着弯在说她呢!

    小气的老男人!

    这话在顾念兮的心里,八倍音速跑了不下将近几千遍。

    但她还是照样秉着狗腿特头的性子,摸着谈参谋长好看的脸颊说:“哪能啊?我老公这么帅,我怕带的出去带不回来了!”

    不过这话也对!

    要不是他们家谈参谋长的性子有些古怪,让很多女人都望而却步的话,顾念兮还真的有些担心这个问题。

    毕竟,在谈逸泽这个年纪就有如此成就,甚至脸蛋也对得起祖国人民的男子,世间少有。

    他年轻的时候,怕是有不少女人想要拜倒在他的西装裤子下吧?

    想当初,秦可欢就是这其中一枚。

    好在,她家谈参谋长坚守阵地,等到她出现!

    对此,顾念兮还是蛮有成就的!

    但顾念兮所不知道的是,在他过往的那些年里,和霍思雨一样找他犯花痴的女人也不少,当然像是霍思雨那样被谈逸泽招呼过去的,也不少。

    闹到最后,那些女人看到谈逸泽就躲。

    倒是她顾念兮敢这么接近谈逸泽,倒是成了这人们眼中的奇葩。

    不过对于顾念兮那些耍赖似的言语,谈逸泽倒也一点都没有放在心上。

    “哟,刚刚不是嫌我老了?怎么这会儿又觉得我太年轻了?你这话,倒是有点自相矛盾了!”

    谈逸泽那埋怨的语气,倒是让顾念兮觉得自己刚刚有些咄咄逼人了。

    “我哪有嫌弃谈参谋长老?我家谈参谋长一点都不显老……”

    这话刚刚说了一半,顾念兮就发现谈逸泽睁开眼在看她。

    那眼里的警告意味,让人不寒而栗。

    像是她要是敢再说一句,他的年龄的话,他就……

    虽然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但在如此彪悍的眼神威慑下,顾念兮还是不得不改口说:“谈参谋长,你这年纪怎么是老呢!这是正值年华!”

    这话,倒是讨得了谈逸泽的欢心。

    本来阴戾的眸,顿时也好看了不少。

    “再说了,我家谈参谋长这体能,就算将来老了,也是老当益壮!”

    “……”

    两句狗腿的顾念兮自己都觉得有些恶心的话,倒是哄的这个男人的脸色好看了不少,还丢给了顾念兮一个“算你识相”的眼神。

    不过顾念兮在听到了男人接下来的一句话,倒是才发现自己有种搬起石头来砸脚的感觉。

    在顾念兮的百般讨好之下,这个男人是这么说的:“我都不知道我老了会是老当益壮!要不,现在先实践实践?”

    “实践什么?就谈参谋长这么倍棒的身体素质,不用实践都知道!”

    这会儿在床上实践了,今天这会议也不用去了!

    “不不不,咱老一辈不都说了,实践是检验真相的唯一标准!”

    说着,谈逸泽那张好看的脸又凑近了几分。

    不得不承认,大清早的这么暧昧的姿势,还真的让人有几分蠢蠢欲动的心思。

    若不是考虑到今天这个会议的话,顾念兮也就顺从了他。

    但今天……

    她赶紧推了谈逸泽一把:“去去去,我不玩了!你要不送去我的话,我就自己去!”

    原以为自己不过是耍赖的一句话,却真的奏效了。

    本来还凑过来,准备要品尝一番的谈参谋长,这会儿倒是真的被她这么一推,起了身。

    “不行,我谈逸泽任何事情都喜欢亲力亲为。就算我老婆真的嫌弃我老了,我还是要亲自出马!”

    这斩钉截铁的话说完之后,谈参谋长就开始起身为今天的会议做准备了。

    当然,谈逸泽也就那两套休闲服,压根也不用怎么准备。

    他手上现在收拾的,不过是顾念兮今天会议要穿的衣服。

    “……”

    看着背对自己在准备的男人,顾念兮小嘴儿撅了撅。

    没想到,不过是一句话,谈参谋长还真记仇了!

    不过看在手上现在所做的那些之后,顾念兮又狗腿的爬到了他的身边,从他的身后伸出手,抱住了他的腰身:“老公,你真好!”

    简单的一句话,除了有些许狗腿的味道之外,更多是出自顾念兮的真心。

    而男人也在听到她的这话之后,嘴角轻轻勾起。

    有了她的这一句肯定,他做再多的事情,也无怨无悔……

    ——分割线——

    同样是参加会议的天,骆子阳今天也起了个大早。

    不,应该说,自从他和施安安的事情被苏悠悠知道之后,他真的没有一天睡过好觉。

    每天到这个时间点,他都会自动自觉的醒来。

    不是噩梦醒来,也不是自然醒,而是心痛到醒来的……

    苏悠悠……

    那个女人对于他骆子阳的意义,就像是生命里的符号。

    从情窦初开的追求,到花季过后的默默守护,再到拥有时的不懂珍惜……

    现如今回忆起来,仍旧能让他心痛到醒来。

    只是,现如今他也知道,这些对于他和苏悠悠来说,也只是徒劳。

    苏悠悠的个性泼辣,也大大咧咧。

    可她的眼里,也和顾念兮一样,容不下一粒沙子。

    这样的苏悠悠,又怎么可能在看到这些之后,还会接纳自己……

    想太多的结果,就是彻夜的失眠。

    失眠的时候,他就会喝上许多的酒。

    醉的一塌糊涂的时候,他才能在梦中拥抱自己所想念的人儿。

    而宿醉之后的第二天,自然也是痛苦的。

    就如同现在他的头,像是撕裂那般……

    没错。

    昨晚的他再一次因为想到他和苏悠悠的那些过往,无法入眠。

    最后,只能在究竟的麻醉下,进入那个有她的梦。

    更多的时候,骆子阳也在怀疑,现在自己所做的这些到底有什么意义。

    可不知道为什么,明知道答案的他,却还是执着着不肯放下那段过往。

    起床之后,骆子阳收拾好自己的文件,又洗簌的一身清爽。把昨夜的酒气,连带着那郁闷的心情,全都洗掉。

    天亮的时候,他不喜欢让别人看到自己的悲哀。

    就如同,他也不希望在大白天看到别人的悲哀。

    收拾准备好,骆子阳的视线再度落向这一次到市委那边召开会议的出席人物。

    视线在触及到“sh国际施安安”的时候,他停顿了那么一下。

    事过境迁,不知道现在的她过的怎么样?

    抬头,骆子阳正好对上落地窗外那如同鸡蛋黄般的太阳升起,眸子里闪现过无措……

    ——分割线——

    “老公,你跟我一起进去么?”谈逸泽的车子停下的时候,顾念兮并没有第一时间推开车门下车,而是侧身看向自己身侧驾驶座上的那个男人。

    今日的谈逸泽,身上是一身黑色西装。样式和款式,都不是最新的。里面套着见白色衬衣,领口微微敞开。

    这样的装束,在时下精英男士中,并不少见。

    若是一头扎进人群中,恐怕也是那般的不起眼。

    但这一身在普通不过的西装在这个男人的演绎下,却有着不同于常人的高雅贵气。连握着个方向盘,姿势都是那么的优雅。

    顾念兮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个容易对男人犯花痴的人。

    可每每看到这样的谈逸泽,她还是忍不住失神。

    “不进去了。你们这样的会议,我进去恐怕有诸多的不便吧!”

    熄了火,谈逸泽侧过身来的时候,唇瓣优雅的勾起。

    神态还是和寻常一样的淡漠,唯有对着顾念兮的时候会绽放出这一丝难得的柔情。

    见顾念兮盯着他的侧面在发呆,他索性牵起了她放在皮包上的手:“听到了么?”

    “听到了!”

    被谈逸泽这么一拉,顾念兮也回过神来。

    也对,谈逸泽的身份,是s军区的谈参谋长!

    就算是市委里的那些人,见到他的亲自到来,也是热情招待才对。领导们没准还以为,谈逸泽是出来视察工作的!

    若是这样的话,怕是今天的会议都不用开了。

    “好了,既然听到的话就进去吧。记得,会议一结束,就跟韩子他们出来。这是军令,违者必究!”

    男人说这话的时候,窗外的阳光正好落在谈逸泽的侧脸上。

    谈逸泽的侧脸线条,真的很好看,加上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为了怕她顾念兮再度提及年龄差距问题,他故意将上面刚刚冒出的胡渣尖给刮的一干二净。

    当然,最让顾念兮爱恋的,还是他的黑瞳。

    他的瞳仁里,永远能让人觉得有种隔阂。

    那种隔阂,是他不说话,你也不敢上前冒犯他的那种。

    可对着她顾念兮的时候,这样的隔阂不复存在。甚至,还有一股子要溢出来的柔情。

    这样的表情,顾念兮简直痴迷到了骨子里。

    不过,今天在谈逸泽对着她露出这样表情的时候,她还看到了那双黑眸里面的深意。

    还有,他抓着自己的手,明显的加大了力道。

    这样的谈逸泽,是在害怕。

    看来,那天的事情,在他谈逸泽的心里,还真的烙下了很大的阴影。

    但这何止是对谈逸泽?

    事到如今,顾念兮想起那天晚上经历过的事情,都还心有余悸。

    若不是到最后那个人被聿宝宝刺激到,转身离开餐桌,而她顾念兮趁着他们都疏忽的时候跑出来,都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到谈逸泽。

    但也是在经历了那样的事情之后,顾念兮才懂得,能和谈逸泽这样平淡的相处,不用多就连简单的相视一笑,都是最为幸福的瞬间。

    “遵命,我的谈参谋长!”

    也知道那次事情对谈逸泽带来的影响,顾念兮不敢让这个男人多家担忧。

    所以,当谈逸泽提出这样的要求的时候,顾念兮便对着他调皮的敬了个军礼。

    而这样的军礼,自然也取悦了某个痴迷橄榄绿的男子,伸手揉着她的齐刘海,他说:“那祝你旗开得胜,我的首席夫人!”

    “首席我可不敢当。明朗我只不过是个代理执行首席,至于云阁,你也知道云阁现在才刚刚起步,这个称呼可有些过了!”

    说完之后,她解开了身上的安全带,偷偷瞄了车窗外面,见没什么人经过之时,她便侧身在男人的脸颊上印下一吻,之后便推开车门走了:“好了,我进去了。你要是等的有点无聊的话,就去对面的咖啡厅喝点东西!”

    “我等你!”

    车上的男人在目送她下车的时候,也没有过多的言语。

    简单的三个字,却倾注了他一生的柔情……

    而那个今日穿着淡粉色连身裙,小腹明显凸出的女人就在他的眸光下渐行渐远……

    兮兮,我的妻。

    你的梦想,我给你实现。

    你想要当上首席,我就如了你的愿。

    别人不能给你的,我统统都会给你实现。只愿,你一生无忧……

    ——分割线——

    只是,当谈逸泽目送顾念兮进去的时候,他能敏锐的感觉到,这附近也同样有什么人正在盯着顾念兮!

    这个感觉,让男人好看的眉皱了起来。

    黑瞳,瞬间扫向不远处那辆黑色的保时捷。

    虽然保时捷上贴着反光膜,让人看不清里面的情况。

    但洞察能力超过常人的谈逸泽,一眼就看穿刚刚拿到对顾念兮投去的视线,就来自那辆车!

    瞬间,男人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又紧。

    你可以看到,他的指关节因为过度用力露出那阴森森的白骨。

    那是,他正极力控制着某种情绪的蔓延。

    而同个时候,正坐在保时捷后座上的某个男人,也感觉到这道锐利的视线。

    “董事长,那个人貌似已经察觉到你了!”

    保时捷的前方,传来了另一个声音。

    因为车子的挡光板放下来的缘故,这人的大部分脸,都隐藏在一种超乎寻常的黑暗中。

    但就是这样的人,却让人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而他的话,却只是引起后方那个人的轻笑声:

    “察觉到了又怎么样?不察觉到了,又怎么样?”

    “察觉到的话,那我们接下来岂不是步步维艰?”前座的人不解他的笑。

    “早在我们上一次将那女人‘请’过去的时候,他就已经察觉到了。”后座上的人,视线同样也看向不远处的路虎。

    明明是隔着一道看不透的玻璃,可两人的目光却好像在空气中交汇。

    瞬间,貌似有看不到的火光开始肆意。

    “不可能吧?”

    “不可能?他都查到我们的上头了!你当真以为,这个人是吃素的?”后座的男子,降下了一侧的车窗,将自己的烟蒂在车窗外弹了弹。

    “走吧,车子开到停车场那边!”再度光上车窗之后,后座的男子吩咐着。

    “好。”

    一声命下,保时捷缓缓的从路虎车边驶过。

    而这整个过程,谈逸泽的视线都一直紧紧的将这辆车子笼罩……

    你也能看到,当这辆车子缓缓开过的时候,谈逸泽都把车子的方向盘握的发出了扭曲的声响。

    但所有的情绪,都在那辆车子消失在不远处的停车场里,消失的一干二净……

    ——分割线——

    “顾总!”

    “谈总!”

    会议室里,所有见面的人都不免打一通招呼。

    打从这个一身黑色西装,甚至连身上的衬衣都是清一色的黑色,压抑的人有些透不过气的男子进来的时候,韩子就发现顾念兮的情绪有些不对劲。

    特别是现在,顾念兮和这人打招呼的时候,都是皮笑肉不笑的。

    在韩子对顾念兮的印象中,顾念兮这个女人做事情也不是这么没有章法的。

    如今能让顾念兮变得如此炸毛的人,恐怕也有什么渊源吧。

    而韩子在抬头看到这个男人的时候,也突然觉得这个男人有些莫名的熟悉……

    谈逸泽!

    对,这人长的就像谈逸泽!

    而且,他听到顾念兮刚刚和这个人打招呼的时候,也称他为“谈总”。

    难道,这人还真的是谈家的人不成?

    但若是谈家的人,顾念兮为什么会……

    想不通,韩子着实有些想不通。

    而会议,已经开始!

    这次的会议,有几大集团首脑一起出席。

    像是本城房地产的龙头老大明朗集团,富甲一方的凌氏集团,再者还有新兴的骆氏集团,宋氏集团,最后还有近几年才入驻本市的跨国集团sh国际,以及跨省集团king集团!

    不过这当中的许多集团,都不是主营房地产和开发建设类的。

    所以,这次老城区的竞标上,像是骆氏和宋氏这样的新兴工业集团的,胜算都比较小。

    而凌氏虽然在这个方面也有不少的经验,但他们确实不如明朗集团这几年在城市建设上的贡献。

    至于sh国际,据说他们在这一方面在德国的时候就承办过不少,不过因为到会议开始的时候,他们的负责人还没有到场,所以目前不做估算。

    至于king集团,本来他们的主攻产业并不是房地产。

    但貌似这次为了入驻A城,拿下这个老城区的案子,他们重金聘请了国内最先进的建筑队伍,而且据可靠的消息称,他们也是这次竞标公司里,索取报酬最低的。

    重金聘请先进队,却索取报酬最低,这实在让人有些琢磨不清这king集团到底都是想要做什么。

    若说他们是为了入驻A城,为了和政府方面打下关系,也实在有些勉强。

    这样大的工程,索取的回报又是那么小,几乎就等于做白活。

    倒贴钱这一类的做法,实在不像是资本家的理念。

    所以,对于这次king集团在老城区案子上所做的,也有不少人猜测,这king集团是打算和本市房地产龙头抢地盘来的。

    但这些说法,在不知道king集团的执行董事和谈家的关系,也就算了。

    可若是知道这两家其实还有血缘关系的话,就不免得猜测起king集团的意图了。

    不过到目前为止,这king集团和明朗集团的关系,还没有被那些狗仔队挖出来。

    所以,king集团如此高调的做法,在他们看来也不过是为了入驻本城的某一类做法罢了!

    最关键的,还是他们的设计,是否能让人满意,才是今天的重点。

    会议开始,市长发话之后,便让各方代表都要先行到台上阐述这一次关于老城区开发建设的主题,以及相关的理念。

    这样的会议,对于某些人而言,自然是枯燥无味的。

    但若是懂的人便能清楚,在这个会议里,其实是波涛暗涌。

    一个个的公司代表开始阐述自己公司对于本次设计的理念和想法,以及概念的时候,所有人的眼神都在空气中闪现莫名的火光。

    轮到顾念兮的时候,韩子先帮着顾念兮整理了一下要发言的稿子,随后帮着顾念兮扳开椅子,让她慢步走向台上。

    今天顾念兮那套浅粉色的连身裙,裙摆倒不是那么大,所以她小腹上那明显的凸起,也尤为显眼。

    在她慢步走上去的时候,骆子阳对着她投去了恭喜的神色。

    而她只是抿唇一笑,算是接受了。

    至于king集团的谈妙炎,在看到女人凸出的腹部之时,眼神倒是暗了暗。

    原来,这女人怀孕了?

    那天将她带过去的时候,她一直都抱着那个小孩,谈妙炎倒也没有去注意。

    如今看到她这小腹的时候,他忽然明白今天那个男人眼神的深意了。

    原来,他谈妙炎抓走的,不只是他谈逸泽的一个女人那么简单。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个,这个游戏看样子,越来越有趣了,不是吗?

    盯着上台的顾念兮,谈妙炎的笑容里多了一层深意。

    而顾念兮也没有去看这个人的笑容,便径自开始站在台前做汇报。

    像是这样的汇报,其实在她还没有当上明朗集团的首席执行官的时候,就经常做。

    以前,谈建天还在的时候,每一次明朗集团参与市委这边的会议的时候,都会带上她。从那个时候开始,明朗集团的发言人就一直都是她顾念兮。

    所以,对于这些市委的人,顾念兮也不算是陌生。

    再者,对于做这样的汇报,万众瞩目的情况,她也不怯场。

    她做的汇报,一点也不拖沓。

    音量和语速,也掌握的恰到好处。

    甚至在讲述的过程中,也会穿插一些未来的概念。

    这一方面,倒是让整个会议室里的掌声连连。

    特别是连king集团的谈妙炎,也开始对这个女人刮目相看。

    一开始他只是觉得,这个女人只是美,就像是个花瓶架子。

    不过因为谈建天的关系,她才能掌控了明朗集团而已。

    至于那些云阁神秘老板的传言,在他看来也不过是无中生有罢了。

    但今日一见,他倒是也佩服起这个女人的胆识。

    你想想,她的年纪才多大,就能站在这样的位置,和这些身份都不寻常的人作报告?最重要的,还是不怯场。

    看来,这个女人的胆识还真不错。

    就如同那一天,她也料定了他临时离开,不过是给她一次逃跑机会一样,她抓住了机会就跑。

    这两次,他突然发现他需要站在一种新的角度,去看待这个女人了。

    也正因为这样的心态,让顾念兮做报告的最后,连谈妙炎这样一直都不看好她的人,都为她鼓起了掌。

    当然,顾念兮也只是礼貌的对着正在鼓掌的人儿,点了点头,随后便准备朝着台下走去。

    只是,就在顾念兮打算下台的时候,会议室的门口突然传出了这样的争吵声。

    “小姐,这里不是你可以进去的地方!”

    “小姐,麻烦你跟我们的保全现在出去……”

    “出去什么出去?我来这里,是想要告诉你们,明朗集团剽窃了。我想让大家都知道,明朗集团的真面目!”

    那熟悉的嘶吼声,让顾念兮的眉心微微一皱。视线落在台下不远处,正和韩子坐在一起的吴小米。

    台面上,这个设计是吴小米做出来的,所以今日她也需要陪同公司高层出席这个会议。

    但实际上,今日顾念兮做报告的时候,吴小米一直都用一种震惊的眼神盯着顾念兮。

    听着顾念兮做报告的整个过程,吴小米那张嘴儿一直都没有合上。

    而当听到会议室外面传出的争吵声的时候,吴小米更是慌乱的连放在自己旁边的水杯都给打翻了。

    而看到这一幕的顾念兮,微微低下了头。

    所有的人都以为,这个女人是害怕会议室外面的那个人的呼喊声,担心她剽窃的事情被外人知道。

    但谈妙炎却看到了,这个女人在低下头的时候,那被长发半掩住的嘴儿上,勾起的弧度……

    她在笑?

    都这个时候了,这个女人竟然还有心情笑?

    难不成,这个女人压根就不担心,她剽窃的事情曝光?又或者是她只是企图掩盖自己现在的尴尬?

    还是说这一出闹剧,不过是这个女人期待久已的戏码?

    但看着这个女人此刻半掩在长发下面的笑容,谈妙炎发现答案很有可能是后者!

    这一刻,谈妙炎还真的发现,这个女人真的有许多的地方,是他所看不透的。

    “明朗集团剽窃?”

    外面的争吵声没有平息下来,反倒是会议室里,也开始有人讨论了起来。

    “我觉得,明朗集团这一次的设计相当出色。但若是这是个剽窃作品的话,那我们还需要三思后行!”

    这里端,又有人发话了。

    这人,其实大家也不陌生,A市副市长。但他的另一个身份,却是宋亚集团首席的舅舅。

    所以,他说的这话,也多少有些偏袒宋亚集团的嫌疑。

    不过因为他的一番话,也引起了会议室里诸多人的共鸣。

    最后,市长大人只能宣布:“刚刚明朗集团的汇报我们都听了,的确是个不错的设计。但事关剽窃这样的丑闻,我们还需要谨慎一点比较好。我们不能相信某些人的片面之词,当然也不能埋没了一份好的设计!所以我提议,让外面的那个人进来和明朗集团对质。若是相关说法属实,那很抱歉这一次明朗集团会被除名。当然,若是某些人在我这个市长的面前冤枉了好人的话,我也不会轻饶!”

    市长的一番话,让所有人都纷纷表示赞同。

    而整个过程,顾念兮也只是笑着面对。

    市长这赏罚分明的脾气,顾念兮也是知道的。所以,她并不担心在这个过程中会吃了什么亏。

    面对这么多人的质疑,顾念兮笑容淡定的,真的不像是她这个年纪该有的。

    这让一侧,本来在听到外面吵闹声,准备看一番好戏的谈妙炎,顿时又有些发愣。

    总之,今天这个叫做顾念兮的女人的所有的反映,都让他大大的出乎预料。

    也让原本他在心里头设想的那个女人的形象,全然破灭……

    “那好,现在就让门外的人进来吧!”

    市长的一句话,他的秘书已经走出了会议室,一番的交谈之后,那个踩着高跟鞋,一头利落短发,外加一脸精致妆容的女人便趾高气昂的走了进来。

    说实话,经过一番精心打扮的霍思雨,实在和最近这段时间出现在明朗集团那个邋遢的清洁工判若两人。

    这一点,连坐在边上的吴小米,都诧异不已。

    真的是她?

    难不成,这个女人从最先开始接触自己的时候,都是带着预谋的?

    而霍思雨却从始至终,都没有看那女人一眼。

    因为她来这里的目的,可不是和这样的小角色对话。

    进入了这个会议室之后,霍思雨将整个会议室里头的人的脸色都给打量了个遍,视线最终停在顾念兮的身上。

    “顾总,在这里见到我,很意外吧!”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