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515章 不同意义的女人vs怀孕了么?

    牢房里的光线,有些暗。

    霍思雨的头发,也有些凌乱。她站起来的时候,有几根头发还垂散在她的脸前。

    这样的她,让人看不清楚她的脸部表情。

    只觉得,此刻的她显得有些阴森。

    而舒落心呢?

    好吧,要是在寻常的时候,她可能有些害怕霍思雨现在这样的表情。

    可眼下,她都在这个恐怖的牢房里带了快一天了。

    现在整个精神状态,处于快要奔溃的临界点。

    过激的状态下,人的反映都和寻常有些不一样。

    这一点,可以诠释现在舒落心看到有些异常的霍思雨没有后退,反而还朝着她走进了几步。

    “你倒是说说,我怎么害你?是你,是你自己勾搭上施安安,是你,还想要拿施安安来帮着你扳倒顾念兮的同时,还打算顺便把我也给扳倒了,然后你就顺理成章的得到明朗集团吧!”

    早上的会议,当施安安进来的时候,舒落心就明显的察觉到霍思雨那得意洋洋的表情。

    若不是施安安后来并没有按照这女人的剧本演,恐怕现在坐在明朗集团上的不是顾念兮也不是她舒落心,而是霍思雨吧!

    从早上看到她那个表情的时候,舒落心就想要发泄一顿了。

    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还敢做贼的喊抓贼,这一点还真的挺有意思的!

    “这一点,我不否认,我确实动过那样的念头!”

    对于这些,霍思雨倒是没有想要撵着藏着。

    反正,她和舒落心的关系已经糟糕到了极点。

    又何必再做那些虚伪的事情呢?

    “你这个该死的女人,那你还好意思来说这些!”

    想到自己可能到手的东西,差一点就落进了这个女人的手里,舒落心当然心有余悸。

    特别是看到霍思雨现在还这么趾高气昂,堂而皇之的和她说这些,她能不气么?

    可霍思雨说了:“我当然好意思说这些,而且我比那些个只敢做又不敢承认的,好的不知道有几千几万倍!”

    双手抱着手臂,霍思雨一副等着看好戏态度。

    “你什么意思?”

    舒落心突然觉得,霍思雨这话弄得她有些不明不白。

    是!

    她舒落心是想到过在得到明朗集团后将她霍思雨给除去。

    但那些,都还在计划之中。

    可现在她还没有做什么事情呢,这个霍思雨竟然还来问了?

    “我什么意思,你会听不懂么?”突然间,霍思雨又一步步朝着舒落心走了过去。

    那步伐,不慢也不快。

    尖锐的高跟鞋鞋尖,敲击着这水泥地面,发出的声响在这个牢房里头回荡着,阴森森的,让人背脊发凉。

    “舒落心,你可别告诉我,你都和谈逸泽,顾念兮还有谈家人住一起那么久,还不知道这sh国际是顾念兮的。帮着顾念兮他们耍我,有那么好玩么?看我在他们面前一次次的上演调虎离山还有偷盗设计,好看么?你是不是不害我到死,不肯罢休?”

    霍思雨此时身上的气息有些冷。

    她一步步逼近的时候,又迫使舒落心不得不一步步的后退。

    看着都快要被自己给逼到墙角上的舒落心,霍思雨仍旧没有停下来:“只可惜,害人终须害己。这不,你连自己都给送进来了!”

    “谈逸南现在都不知道在什么鬼地方,我倒是要看看你现在还怎么能从这个牢房里出去!”

    “我真的不知道这些。”

    或许是被霍思雨给逼急了,舒落心开口尝试解释:“这该死的sh国际,到底什么时候是顾念兮的,我怎么知道?”

    “不对,sh国际在国际舞台上已经有好些年了,从我三十多岁的时候就听说过了!那个时候,那顾念兮才多少岁?这不对,这sh国际肯定不是顾念兮的!”

    舒落心一边辩解着,也一边寻思着。

    “不是顾念兮的?那证件都是真的,还有全球唯一编码。如果不是真的,施安安为什么要花费那么多的功夫,将这证件改成顾念兮的名字?若是顾念兮直接把证件给拿走,那施安安可就亏大了!”

    “施安安和顾念兮什么交情,你觉得她有必要冒着失去一切的风险,将sh国际暂时交到顾念兮的手上么?”

    霍思雨一连串的质问下,舒落心又安静了下来。

    对啊。

    施安安和顾念兮非亲非故的,若不是sh国际不是顾念兮的话,她又为什么需要费那么大的功夫,来帮着顾念兮?

    再者,施安安自从抢了人家苏悠悠的男友,还怀上了孩子之后,就跟顾念兮没怎么来往了。

    就这样的交情,还用得着那个高傲的女人,费那么多功夫来保顾念兮么?

    所有的事情,似乎都到了这,就找不到可以解释的法子了。

    就像是进了死胡同,又重新折回,然后又进入了一条巷子,走到最后又发现这是个死胡同!

    这到底怎么回事?

    为什么年纪轻轻的顾念兮,会突然间拥有那么大的sh国际集团?

    而且,今早看着顾念兮那个吃惊的样子,貌似她也在今天才知道这些事情!

    再有,为什么今天早上那个出现在施安安身边,推着轮椅的白发男子,看上去那么熟悉?

    而且这种感觉应该不是自己的错觉。

    因为今早那个男人看到她舒落心的时候,眸色也有一瞬间变深。

    那绝对不仅仅是她舒落心的错觉那么简单!

    可眼下,舒落心真的找不到任何理由能够解释这些……

    这一夜,对于这监牢内的两个人,注定是无法入眠的!

    ——分割线——

    “老公,大清早的楼下怎么这么吵?”

    早晨,顾念兮才从梦中醒来,就发现这楼下吵吵闹闹的。

    那大动静,让她的眉头皱了起来。

    从昨天开会回来之后,她就一直感觉怎么睡也都睡不够。

    本来今天想要好好赖一下床的,没想到这才七点多,就被人给吵起来了。

    顿时,小女人有种恼火的感觉……

    而躺在她身边的男人,顿时就变成了倾泻的对象。

    见谈逸泽还没有起身,她直接就将男人的被子给掀开了。

    其实谈逸泽早就醒来了。

    他一向浅眠,就算睡着的时候都有特种兵人特有的警觉。

    所以,当楼下一大早就传来动静的时候,他就醒了。

    之所以按兵不动躺在床上,目的也就只有一个。

    自从怀上二胎,顾念兮睡觉就变得特别的挑剔。

    一般只有被他抱在怀中,才会老老实实的睡着。

    要是一旦他离开,她肯定会醒。

    所以,他不动也不睁眼,就是为了能让自己的女人睡一个好觉。

    只是事实证明,楼下的吵闹声实在是太大了。

    这不,非但他谈逸泽醒了,连这小女人也醒来了。

    被掀开被褥的谈逸泽,古铜色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

    最近在烈日下的训练比较频繁,所以他的皮肤比之前的还要黑。

    不过这个色泽很好,特别是在清晨的阳光中,还有一种特别诱人的光晕……

    而向下延伸,则死谈逸泽的腹肌……

    长年累月的训练,谈逸泽穿着衣服的时候,看着是比较清瘦了些。只是,他并不是文弱书生的那种瘦,而是那种精壮,没有一丝赘肉的身材。

    光是这样的身材,一看就让人的视线移不开。

    而顾念兮拉开谈逸泽的被褥,看到的也就是这么一幕。

    这一看,某女便忍不住的咽了下口水。

    好吧,他们家谈参谋长的身材,还真的比t台上的男模还要棒。连整天面对着这么棒身材的顾念兮,有时候都会看的有些失神。

    就像现在这样……

    “这身材挺不错的吧?”看着那丫头耷拉着个脑袋,一直盯着自己的身子看,谈逸泽开了口。

    嗓音里,有着男人清晨特有的沙哑。说话的时候,他的喉结也随着上下滚动着。

    这无形中,又是另一种情调的诱惑。

    “嗯,是挺不错的。”顾念兮是个乖宝宝,爸爸说过不能随便对别人说谎。

    所以,眼下虽然她也不知道谈参谋长到底在卖什么关子,她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了。

    “挺不错的话,要不要摸一把?”

    男人听到顾念兮的肯定,嘴角轻轻往上一提。

    笑容很淡,在在清晨阳光的沐浴中,倒是多了几分真实。

    当然,最让人舍不得移开眼的,还是他眸子里的宠。

    那种,恨不得将顾念兮给疼到骨头里的宠……

    “嗯?”

    好吧,这大清早的顾念兮实在有那么些搞不清楚她家的谈参谋长这到底都是在说些什么。

    “我说,摸一把吧!”男人的嗓音,优雅而富有磁性。可无形中,却透着一股子不容拒绝的气场。

    见顾念兮还有些犹豫,他的大掌索性直接伸了过来。

    他的手掌真的很大,最起码顶她顾念兮两个小手。他的骨节也很漂亮,每一根手指的形状都是那么好看。

    好吧,顾念兮也知道,最近这阵子估计是缺爱了!

    竟然大清早的,就对着谈参谋长身子的各个部位进行yy。

    可也没有办法,最近遇上的事情实在太多了。检查总是说,不能累着也不能做剧烈的运动,不然孩子有可能会没了。

    也正因为这样,谈家谈参谋长这段时间才没有怎么碰自己的吧?

    想到连自己不怎么注重这方面生活都能对着谈参谋长各种yy了,那谈参谋长呢?

    这段时间,他是不是也忍得很辛苦?

    想到这的时候,顾念兮其实还满愧疚的。

    想当初,谈参谋长结婚的时候就跟她说过,夫妻间做那档子事情是他谈逸泽的权利和义务。

    如今,在她怀孕的这段时间,谈参谋长的权利和义务都被她给剥夺了。

    他的感觉肯定不是那么好吧?

    像他寻常那样,每天就算再晚回来也想要跟她嬉戏一番的德行,估计已经憋坏了吧!

    但顾念兮对谈逸泽所有的愧疚,却都在下一秒消失不见。

    因为,谈某人竟然邪恶的拉着她的手儿放到了……

    感觉到那个物体的温度,顾念兮的突然间想要撒手。

    可某人竟然固执的将她的手按在了上头。

    而她的力气,根本就不是这个男人的对手。

    顾念兮抬头就撞见,这个男人的嘴角上还挂着邪恶的笑……

    “对着自己怀孕的老婆做这种事情,谈参谋长你好意思么?”挣扎了好几次,顾念兮都没能从中逃脱。

    其实,这当中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她不敢弄伤了他。

    不过这男人估计正是知道她的想法,所以他才死死的抓住她的手不放。

    既然强行的躲不掉,顾念兮索性来说理。

    结果,这男人却用痞子的语调说着:

    “对自己的老婆,没啥不好意思的!”

    也就是说,对着别人反倒会不自在?

    对于谈参谋长的话,顾念兮实在有些窝火。

    可没有办法,他们家谈参谋长的思维彪悍,一般不在正常人的范围。

    你无法理解,也是应该的。

    “老婆,快一点动动!再不动动,我的小命就要没了!”

    某男人还催促着。

    那嗓音里,透着一股子急躁。

    其实吧,寻常时候的谈参谋长,总能将自己的情绪在别人的面前很好的掩藏。

    唯有在这档子事情上,他总是跟个初出茅庐的小伙子似的,横冲直撞!

    而正是因为这一点,也让顾念兮升起了想要抓弄他的心思。

    他越是让她动,她越是不动。

    反正,谈参谋长的意思,她就是要逆着来。

    “……”

    他越是喊着要快点,顾念兮越是慢悠悠的。

    谈逸泽又怎么会看不清这丫头那点小心思?

    “兮兮,你再不动动的话,下半生的性福可能就要没了!”

    憋了这么久,好不容易有个发泄一下的机会,要是这么都被剥夺了的话,他谈逸泽的功夫真的要残废了。

    “可是下半身用太多的话,会造成大脑缺氧的!”

    某女的小嘴儿嘟囔着。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更别说是下半身缺氧了……”

    也就是说,在她身子底下死了,他也甘愿。

    更别说,是区区的下半身缺氧了!

    而听他说完这一番话的顾念兮再抬起头来才发现,这个男人的额头上满是汗水。

    前额的青筋,也是凸凸的!

    事实证明,他真的忍得很辛苦。

    “真的那么难受?”

    她问。

    “嗯!再不动动的话,我真的会死的!”男人的嗓音,哑哑的,带着某种恳求……

    到最后,某女只能红着一张小脸,开始在谈逸泽的身上卖力着……

    这一日,窗外鸟儿的鸣叫和这房间里偶尔传出的男人催促声,汇聚成这个早晨最动人的曲儿……

    ——分割线——

    等到一切风平浪静之后,再度从这个卧室里走出来的两个人儿,男的神清气爽,一手环着顾念兮的腰身,一手整理着自己的帽檐。

    而女的,除了小脸红扑扑之外,还不时揉着自己的小手。

    这一对璧人从楼上走下来的时候,此刻呆在谈家大宅里的那些人,都纷纷的朝着这对人儿张望过来。

    第一眼看来的时候,谁人的眼里都写满了惊艳二字。

    确实,谈逸泽气质卓然,实在是不可多得的人才。而他身边的女人,气质出尘,端庄大方。两个如此出众的人在一起,连神仙都不自觉的羡慕。

    只是,如此般配的两个人却好像不自知那般。

    面对这楼下的一行人,两人眼眸里的那种淡然和傲气,却是常人无法忽略,也不敢贸然靠近的。

    “哟,大清早的这是做什么呢?”

    先发制人,是谈逸泽的首选。

    所以,当这个谈家大厅里坐着那么多人儿都用诧异的眼神盯着他们两人看,还没有出声的时候,谈逸泽便开口了。

    不咸不淡的语气,亦证明这个男人对于大清早出现在谈家大宅里头的人儿不是那么的欢迎!

    只是,谈逸泽的语气,貌似也有些恼了这个谈家大宅里头坐着的人儿。

    他们虽然知道,谈逸泽素来嚣张了些,但他们还真的没有料到,这个男人竟然能将这张嚣张跋扈劲进行的如此彻底。

    恨意,在这个大厅里繁衍着。

    但碍于今天他们前来这里是来求人的,所以他们也不敢轻易的惹恼了这个男人。

    因为他们都知道,在某些事情上,这个男人开一口,比他们说上百来句都来的有效果!

    所以,他们也按耐下心里的不安,对着谈逸泽陪着笑脸:“小泽,这么一大早过来,会不会打扰到你和你的爱人休息?”

    第一个上来跟他们打招呼的人,是一个中年男子。

    不过这人凑上来的时候,顾念兮就不是很喜欢。

    因为他的毛发的黑,和他脸上的皱纹有些不成正比!

    虚伪,这是顾念兮对于这个人的第一印象。

    再有,顾念兮还发现,这个此刻对着她家谈参谋长卖着笑脸的人儿,和昨儿个被送到监狱里头的舒落心,眉宇间有些相似。

    难不成,这人是……

    没有直接开口,也没有问谈逸泽,光是抬头,触及到身侧谈参谋长黑眸子里的冷和锐利,顾念兮的心里头便有了答案。

    她的男人脾气确实不是很好,在常人的面前你也很少看到他笑上那么一回。可谈逸泽也不会是那么不明事理的人,会对着寻常人展现这样的锐利和凉薄。

    唯一的解释就是,面前的这人和谈逸泽讨厌入骨的舒落心,有着牵丝拌缕的关系。

    这么一来,对于谈参谋长今天明知道楼下有人,还刻意拉着她在床上折腾了那么多时间,顾念兮也有了较好的解释!

    而顾念兮也不得不承认,面前中年男子的套近乎方式,掌握的很好。

    单单“小泽”两字,就明显的拉进了彼此间的距离。

    再者,他还在谈逸泽的面前提及到了她顾念兮,想必也希望谈逸泽通过这些,和他介绍一下她顾念兮,顺便也给他当成台阶下。

    读懂了这个男人的企图,顾念兮也不由得感慨了一番。

    不愧是舒落心家的人,连心机都一样的重!

    若是寻常人,肯定被他这种卖弄心眼的方式给糊弄过去。

    只可惜,面前这人似乎还没有意识到,站在他面前的男子,可不是一般人。

    抡起玩心眼,谈逸泽可以算是祖师爷。

    这不,大清早的她顾念兮就被他给玩了一通,到现在小手还酸酸麻麻的!

    好吧,话题有些扯远了。

    像是谈逸泽这种玩心眼的祖师爷,最讨厌的就是别人还在他的面前班门弄斧!

    “既然知道这么早过来会影响到别人休息,就不该过来!”

    不出顾念兮的预料,他家的谈参谋长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对方。

    那冷漠的态度,近乎残忍。

    但他仿佛不自知,侧身就将她顾念兮给拉着下了楼。

    留下被他戏弄了一番,还呆呆傻傻站在原地的男人!

    上了年纪的人,都喜欢在别人面前卖弄自己的年纪。就如同,那个中年男子一般。

    “你的家人没有教会……”教会你礼貌二字么?你是怎么对待长辈的?

    这是,这个男人想要问谈逸泽的话。

    像是他们这样的有钱人,其实很少时候有什么人会这么不给他们面子。

    所以,他们本能里也就养成了这种嚣张跋扈。

    可对于谈逸泽而言,他的傲气和他的猖獗都是在枪杆子底下练就的,那是常人模仿不来的。

    所以,对于别人惯有的嚣张跋扈,他压根都不放在眼里。

    更让谈逸泽在意的是,这男人竟然还敢在他谈逸泽的面前提及“家人”二字!

    这样的字眼,刺痛了谈逸泽内心的某一处。

    虽然从他的表情中,你仍旧不能察觉到什么,他向来习惯于在别人的面前,将自己的情绪掩饰的极好。唯有他此刻放在顾念兮腰身上的那一只手的僵硬,可以说明这一点。

    感觉到这个男人的手儿突然的僵硬,顾念兮突然有些心疼。

    但她也知道,这是谈逸泽内心伸出的某一个禁忌。

    任何人,心里都有一道不想要被别人揭开的伤口。

    而谈逸泽的伤口,就在这儿。

    你想要揭开它,那就必须要付出一定的代价。

    所以,现在的顾念兮比起担心她家谈参谋长的伤口被人揭开,她更担心的是抱着想要触及谈参谋长伤口那人的安危。

    不出顾念兮的预料,这个念头才刚刚涌上顾念兮的心头之时,她便感觉到本来环在自己腰身上的手儿突然松开了。

    而后,她的身边刮过一阵风儿。

    本来还站在她顾念兮身边的男人,不知道怎么移动的,下一秒就出现在几步之外的中年男子的面前。

    那双长臂,已经架上了那人的脖子。

    黑眸子里的凄厉和杀机,没有半点掩饰。

    “你还有胆子在我谈逸泽的面前提及我的家人?活得不耐烦了?要是这样的话,我倒也不介意送送你!”

    他的唇角保持着意味不明的弧度。

    但那种弧度,却不是礼貌的弧度。

    而是,让人寒透心的……

    或许,这样的谈逸泽在旁人看来有些恐怖。

    但在顾念兮的眼里,只剩下对于这个男人的心疼。

    她家的谈参谋长,是手染鲜血的。

    他能要人命,这一点顾念兮最为清楚不过的。

    但顾念兮也清楚一点,要是没人惹他,她家谈参谋长怎么也都不可能变成这样。

    说来说去,死在他手里的人,其实都是死有余辜。

    至少,顾念兮是这么认为的。

    但看到变得这么阴戾的谈逸泽,顾念兮还是心疼的。

    伸手,她想要上前将这个男人给拉回。

    但有人也和她顾念兮一样,心疼着这个男人。

    在她顾念兮上前之前,还有一个人先行呵斥住了这样的谈逸泽:

    “小泽!”

    开口的,是谈老爷子!

    听到谈老爷子的嗓音,谈逸泽最终闭上眼。

    本来弥漫遍布他瞳孔里的杀意,很快就被他层层掩盖。

    等到再度睁开眼眸的时候,他又是那个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谈逸泽!

    “管好你的嘴巴。要是不想它提前结束它的使命的话……”

    松开了那个男人的衣领,谈逸泽便转身朝着顾念兮走去。

    “老公……”

    顾念兮伸手拉着他的袖子,想说些什么。

    可男人却说了:“乖,那些不相干的人的事情你不用管,好好吃饭!”

    接过刘嫂送来的粥,他递给顾念兮的时候顺便打开了电视机,带着顾念兮在谈家沙发上落座。

    至于那些站在一侧的所谓的客人,他一概不理。

    这便是谈逸泽!

    什么来者是客之类的话语,在他的世界从来不是理由。

    想要成为他谈逸泽的客人,舒家人永远都没有这个资格!

    粥都送到了自己的面前,顾念兮还能说些什么?

    只能接过去,一口口的往自己的嘴巴里送。偶尔抬头,看着谈参谋长正在看新闻的侧颜,想说些什么,就见到这个男人侧过身,将刘嫂放在茶几上的小菜往她的碗里夹了些:“这是你昨晚上喊着的想吃的香瓜。不过别吃太多……”和她说话的谈逸泽,还是有一些冷,但比起刚刚的他,好的不知道有多少倍。

    侧过身,顾念兮也看到了坐在一侧沙发上的谈老爷子对她投来让她不要说话的眼神,顾念兮顿时明白平时都是在餐桌上吃的早餐,谈老爷子今儿个为什么让刘嫂给她备在大厅里头吃的原因了。

    谈老爷子是怕,怕今儿个舒落心的家人竟然不知死活的跑到谈家大厅里头来,再加上谈逸泽母亲祭日临近,怕谈逸泽一个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在这里头大开杀戒。

    所以,他安排顾念兮在他的身边。

    只有这顾念兮,才能让谈逸泽的杀意降到最低。

    只有顾念兮在他的身边,他才会有所顾虑。

    明白谈老爷子的想法,看着同样面前摆着一碗粥和馒头却始终没有动过筷子的谈逸泽,顾念兮侧身拿了一个白馒头,掰成了两瓣,然后又往里头塞了一些碎肉丁和一个煎蛋,就送到了谈逸泽的面前。

    “老公,张嘴……”

    对于顾念兮突然而来的献殷勤,谈逸泽表示不解。

    侧脸过来看向她的黑瞳里,冷冽深沉。

    眉宇间存在的折痕,更像是一道无形的锁,将自己和其他人都困住的锁。

    只是,不管是带着寒气的谈逸泽也好,或是涌现杀意的谈逸泽也好,顾念兮都没有和其他人一样涌现惧意。

    甚至,对着这样的谈逸泽,顾念兮大胆的让人有些让人惊叹。

    她竟然扳开了谈逸泽的嘴,将手上自己精心制作的那个馒头直接塞进了谈逸泽的嘴巴。

    “吃吧。这可是我精心为你制作的中国式三明治。要是不吃光的话,我今天就不理你了。”

    当顾念兮对着这个男人俏皮的眨巴着眼睛的时候,她说不知道的是在这大厅里的人儿都为她捏了一把汗。

    就连熟悉他们两相处的谈老爷子,都无疑为她担心着。

    谈逸泽虽然说是他的孙儿,但他的脾气有时候臭的连他都不敢招惹。

    就像是刚刚,触及到他母亲的事情,他会化身为地狱修罗。

    差一点,就在家里酿造了悲剧。

    若不是他及时呵斥的话,怕是……

    而这样的谈逸泽,最好就是晾他一个早上,让他平复心情。

    可没想到,顾念兮这丫头竟然在这个时候还对着谈逸泽耍无赖。

    要是能安抚谈逸泽还好,但要是再度惹恼了这个男人的话,怕是……

    不过接下来上演的一幕,让谈老爷子觉得自己的担心都有些多余了。

    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被塞了这么个大包子的谈逸泽眼里的寒气迅速退却。

    速度之快,连顾念兮都有些诧异。

    之后,这个男人一手抓着这个包子啃着,一手揉着她的发顶,宠溺的笑着:“我吃就是了!”

    他的笑,宛如春天的到来,各处覆盖的冰霜随着暖流化开……

    也让大厅里所有人紧绷着的那根弦,终于松懈下来。

    “吃一个还不够哦,今天我不想吃鸡蛋,你要把这些都给吃了。至于小鱼干,就都是我的了!”

    他的笑,也让顾念兮放心了许多。

    说这话的时候,她还孩子气的将摆在谈逸泽那边还覆盖着一层辣椒油的小鱼干搬到自己的身边。

    这些,可是她顾念兮最近的新宠。

    因为她喊着想吃,所以谈老爷子特意购进了许多,每天早上让刘嫂用辣椒油加工翻炒一下给她的。

    也因为她爱吃,昨晚上和殷诗琪通过电话,顾念兮知道,远在d市的顾市长特意找了最新鲜的小鱼干,正给她邮寄过来。

    “好好好,都是你的。你不爱吃的,我都给你消灭了,成吧?赶紧把粥吃下去,不然待会儿凉了对胃不好!”

    看着她将爱吃的东西护在怀中的样子,谈逸泽一旦恼意都没有。完美的唇儿,你唯一能看到的就是那高高扬起的弧度,宛如静夜中绽放的烟花,美不胜收……

    这一幕,让在场的人都有些诧异。

    同样的,他们也意识到,这对着谈逸泽各种耍赖的女人于他而言,一定是个不同意义的存在!

    ——分割线——

    万众瞩目中,顾念兮总算是将自己的早餐给解决了。

    身边的男人也一如她说的,就着白馒头,将她不爱吃的小菜和鸡蛋都给吃了。

    一顿早餐结束,谈逸泽抬了抬手表,侧身对顾念兮说:“上楼去多睡一会儿吧,这次要是有人吵到你,我会直接让他们闭上嘴的!”

    这话,顾念兮知道谈逸泽是对自己说,亦是对这些突然闯入谈家的人说。

    而顾念兮也知道,在谈逸泽的世界里,唯有死人会闭嘴不会吵到人。

    也就是说,若是这次这些人还吵到她顾念兮休息的话,他谈逸泽是不介意让他们当死人的!

    这话,当然让顾念兮有些惊讶,单单是为了她顾念兮能够睡个好觉,谈参谋长能做到如此?

    当然,带给其他的惊讶,自然也不少于顾念兮的。

    因为他们是听说过谈逸泽很喜欢他的老婆,也很宠她。

    但谁人都没有意识到,这所谓的“宠”,竟然到了这么病态的地步。

    为了她睡个好觉,他竟然……

    “老公,我不困。”

    “不困么?”

    “吃的有些撑,我想到外面走走先。要不,我带二黄出去散散步?”其实,她知道这一群人等候在谈家,无非是想要跟谈逸泽说些什么。

    而谈逸泽在她吃完饭之后,却要她上去休息,摆明了就是不想让她听到某些话。

    当然,她也深知她的男人并不是想要瞒着自己什么,而是他觉得她现在还怀着身孕,没必要让她为这些不相干的人和事情费神。

    而聪明如顾念兮,她的谈参谋长不想她担心,她也不会和其他的女人一样,矫情的缠着。

    她所做的,就是退一步,让谈逸泽能更快更好的处理掉这些。

    什么吃的有些撑,不过是她的借口。

    最近迷上带着辣椒油的小鱼干,让她吃多少都不觉得饱。

    更不用说,是在谈参谋长严格控制她饮食,不让她吃到撑的情况下。

    老实说,现在多给她一盘小鱼干她照样能吃上一碗粥。撑着什么的,那都是浮云。

    不过考虑到谈参谋长的心情,顾念兮还是觉得自己出去走走比较好。

    那些阴暗的东西,他一直都不想她接触。

    “嗯,那好吧。顺便让刘嫂带着宝宝也去晒晒太阳,我这边处理完就去接你们回来!”说这话的时候,谈逸泽已经带着她来到了院子,解开了二黄的绳子,递给顾念兮。

    当然,他也还不忘嘱咐一番:“二黄,守着我老婆,不准东窜西窜,这是军令!”

    “旺!”二黄也像是听懂了谈逸泽的命令似的,吠了一声表示回答。

    看着这一人一狗的互动,顾念兮无奈的笑着。

    “好了,我们先走了!”

    一手牵着狗绳子,顾念兮走到大门前侧过身对他说:“老公,记得别做伤害自己的事情……”

    顾念兮的嗓音,也不是很大。

    从院子里飘进来的时候,却让大厅内的几个人嘴角抽了抽。

    谈逸泽不伤害他们就不错了,还伤害自己?

    只是谈逸泽却听懂了,这个女人的担忧。

    黑瞳里暖了暖,这个男人说:“我知道了!”

    回望谈逸泽的黑眸,顾念兮牵着二黄一步步离去……

    而那个女人的背影消失在他的瞳仁里之时,那好不容易驱散的寒意,瞬间遍布……

    ——分割线——

    “苏小妞,我说你给我赶紧的!这玩意,我先给你分析一下怎么做。就是你把尿给尿出来之后呢,不用多就弄两滴上去就行。”

    这日也是一大早的,苏小妞就被某个人从睡梦中给拉了起来,直接送进了洗手间不说,这人还直接往她的手上,塞了一个东西。

    等苏小妞定睛一看才发现,这玩意儿竟然是个验孕棒?

    于是,在看到这玩意儿的时候,苏小妞彻底的打翻了和周公的那盘棋。

    “我说,你这到底想做什么?”

    看着被塞进自己手里的那玩意,苏小妞突然来了脾气。

    这凌二爷到底是搞什么鬼?

    大清早的发什么神经?

    拿着个验孕棒来找她苏悠悠,弄的好像他们两人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奸情似的。

    但这只是苏小妞的想法,并不代表凌二爷的。

    见苏小妞还咋咋呼呼的将手上的东西丢过来,他赶紧接住。

    “苏小妞,这玩意可是我起了个大早买来的。再说,这玩意我都研究了大半个钟头了才懂得做法,你可别给我浪费了!”

    好吧,生平第一次进了药店买了这验孕棒,凌二爷到现在都感觉脸部火辣火辣的。

    特别是被药店的店员盯着要买什么东西的时候,他竟然感觉到心跳加速。

    买避孕套的时候,他凌二爷都不会这么慌。

    为什么偏偏是买这玩意的时候出现了这样的反映?

    不过现在的重点不是为什么他凌二爷会对这玩意有些害羞。现在尤为重要的,是苏小妞的肚子里有没有他凌二爷的种。

    从昨天看到了苏小妞吐,他就一整夜都没法入眠。

    心里无数个期待,期待着那个精灵能到苏小妞的肚子里住住。

    这样的话,他凌二爷感觉就圆满了。

    有了孩子,或许今后他凌二爷不能跟以前一样过的那么的恣意,但一想到今后的人生有了苏小妞的陪伴,他突然感觉整个世界都变得亮晶晶的。

    可他也知道,现在这么冒冒失失的说要带着苏小妞去医院做检查,这女人肯定是不会答应的。

    所以,思量了一整夜的他就在大清早出发去了二十四小时药店,买了这验孕棒来。

    怕苏小妞不懂得用这玩意,他还先拆开,自己研究了一番!

    可这一切,在苏小妞的眼里不知道怎么就成了笑话。

    “浪费啥呀?你要这玩意跟姐姐说一声不就好了?我那边多的是,改天给你整几个过来,想要给谁验,验多少次都不成问题!”

    苏小妞说着,又揉着自己的头发,朝着大床走去。

    好吧,大清早被人吵醒真的不是人遭的罪。

    苏小妞现在只觉得自己头昏脑胀的,不想和这人继续辩驳。

    “你……”

    本来想要骂苏小妞的,但凌二爷突然又觉得苏小妞说的有礼。

    她苏悠悠本身是个妇产科医生,在她工作的地方这验孕棒这玩意当然不少见!

    用法什么的,她比谁人都要清楚。再者,苏悠悠以前也怀过孩子,那个时候她应该也亲身体验了一番才对……

    想到这,凌二爷的心也跟着有些抽疼。

    其实,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凌二爷这次这么主动认真的想要帮苏小妞验孕。

    因为那种孤单的痛苦,他再也不想要让苏小妞体会到。

    慢步上前,他再度拽住了朝着大床走去的女人。

    双手直接往苏小妞的腋窝一架,直接就将她给抬着走向洗手间。

    若不是上面写着晨尿最准,他当然也不希望在这个时候让她醒来。

    “我不是跟你说了,我应该不是怀孕!”

    被送到了洗手间里的女人,当然知道这个男人想做什么。

    “苏小妞,就测一下好不好?不然,我不安心!”

    “不安心?是怕我又悄悄的将孩子给打了?”看着他,苏悠悠突然冷笑。

    这样的苏悠悠,突然显得有些咄咄逼人。

    “苏小妞,你明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凌二爷也知道,苏小妞宫外孕差一点发生意外住院,他赶到医院去的时候对她说过的那一番话,可能伤害了她。

    所以,现在每次涉及到孩子的问题,她就像是刺猬一样扎人。

    “我……”直到当初是自己犯了错,所以在这个问题上凌二爷也不敢跟苏悠悠较真。见她生气,他也尝试着和她解释着什么。

    但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女人从他的手上见那个验孕棒给拿了过去。

    男人的焦灼,浅显易懂。苏小妞又怎么会看不透?

    本来喜欢打扮的各种花枝招展的男人,为了买这玩意,连寻常考究的衣服都没有穿。

    头发,也是乱糟糟的。

    估计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他连镜子都没有来得及照。

    不然,向来骚包的他怎么会容许自己如此邋遢的出现在别人面前?

    而正是这一切,也无声的诉说着他对这个孩子的重视……

    接过这个验孕棒的时候,苏小妞其实也有很多话想说。

    只是不知道,所有的话到了喉咙的时候,却都说不出来了。

    无奈,苦涩,还有心尖上的痛,让她不知道自己现在该做什么。

    最终,她侧身进入了洗手间。

    门关上的时候,她靠着门板的身子,缓缓的滑坐下来。

    孩子……

    如果当初你有现在一半的在意孩子的话,我们也不会变成这样……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