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518章 大肚婆没人要vs难道你也怀孕

    “别,谈参谋长还是不用给我这个特殊的荣誉了。那样的话,我会害羞的!”

    顾念兮嘴上是这么说,可心里头其实不过是不想要谈参谋长跟着自己过去见苏悠悠罢了。

    苏悠悠的性子虽然大大咧咧的,平时也是满脸乐呵呵的笑,像是个二愣子。

    但顾念兮知道,这丫头不过是用这些来掩盖自己的情绪罢了。

    她不喜欢让别人看穿她的心思。

    她顾念兮自己八卦,想要打听一下也就罢了。

    若是再带上个谈逸泽,别说这件事情肯定是黄了。

    “你是我老婆,你就不用跟我客气了,真的!”

    谈逸泽说这话的时候,还煞有介事的拍了拍她顾念兮的肩头,像是慷慨大方的安慰她顾念兮的样子。

    可你真以为,他表现的如此就能真的掩盖他小肚鸡肠的事实?

    可某男人还以为一切已经掩盖,在顾念兮面前各种猖獗。

    那得瑟的笑容,仍旧挂在他的脸上。

    这气死人的表情且放在一边不说,他竟然还敢得寸进尺的和顾念兮说:“再说,害羞那玩意儿一斤值几毛钱啊?你不适合那玩意儿,不然我都跟你买了!”

    谈某人貌似自说自话说的很开心。

    但他却没有意识到,顾念兮的脸色在一点一点发生改变。

    什么叫做她顾念兮不适合害羞?

    说的她顾念兮好像不懂得矜持,不懂得羞涩之物似的。

    前边被他谈逸泽怎么说,她都能忍着。

    可最后的这一句,顾念兮炸毛了。

    “谈逸泽,难道在你心里我顾念兮就是这么一个人?”

    转身,她狠狠的推了谈逸泽一把。

    “哟,这是怎么啦?”这丫头突然发脾气,还让谈逸泽有些吃不消啊。

    “怎么了?我怎么了你该问你自己!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我不就是想要和苏悠悠见一面么?你用得着跟防狼一样的防着我么?我偷了还是抢了?就算我偷了还是抢了,你也不可以这么对我!”

    越说,顾念兮的眼眶越是红。

    孕妇的情绪,总是来的那么的突然。

    这一点,谈逸泽在这几个月的时间里,都深有体会。

    这怀孕的顾念兮,动不动就跟炸毛的猫一样。

    像是上一次他谈逸泽只是洗完澡了没有过去抱抱她,还有前两天打翻了她的一瓶孕妇爽肤水,都要一晚上备受这丫头的冷眼不说,还要一整个晚上,睡觉都要面对着她顾念兮的小屁股!

    好吧,结婚到现在,谈逸泽也算是清楚他家小女人生气无非就是厥个小嘴,或是翘个屁屁什么的。比起别的女人,不知道好多少倍了。

    要是像老三他家媳妇那样彪悍的女人,他谈逸泽指不定要被赶下床多少次了。

    不过今天的情形,虽然没有到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但貌似跟这两次的情况都差不多,都让谈逸泽有些头疼!

    不过最重要的一点是,他从顾念兮的嘴里听到了她是要去见苏悠悠!

    这一点,倒是让谈逸泽松了口气。

    还以为,这丫头又是去见什么人呢!

    其实,你也别笑话他谈逸泽太过忧心忡忡。

    你看看,那丫头如今都生了一个孩子,肚子里还有一个,还照样能将谈妙炎那个对女人阅历无数的男人给弄得头昏昏眼花花的。当然,谈逸泽可不觉得,他的敌人只有一个谈妙炎。

    谈逸南,这个他谈逸泽同父异母的弟弟,都跟顾念兮分手了那么多年了,到现在还念念不忘。还有一个从没有闻过花香,就一直傻乎乎的充当护花使者的楚东篱。

    光是这几个,就让谈逸泽觉得每天都危机感十足。

    今晚看到这丫头又是盯着表,又是挑衣服的,他还以为是不是谈妙炎那个最近总虎视眈眈的家伙想要约着这丫头去见面,他才想方设法的要跟着去。

    没想到,倒是弄巧成拙,把这丫头给惹得快哭了。

    “要跟苏小妞见面就见面,我也没有拦着你是不是?我不过是担心你的安全,才打算跟着去罢了。既然你不想让我跟着,那今晚让老陈送你去吧!”

    因为知道见面的对象是苏小妞,谈逸泽貌似一下子大方了许多。

    顾念兮寻常晚上出门,他都霸道的要亲自接送的老男人,今儿个竟然会说让老陈送她去。

    这倒是让顾念兮有些出乎意料。

    当然,有些出乎预料的同时,顾念兮的心里又不免得有些毛躁了。

    明明谈参谋长如愿的没有说要跟着去,为什么她的心里反倒像是缺了点什么东西似的?

    这感觉,就像是她有多不受谈参谋长的待见,更像是她顾念兮是个滞销品,谈参谋长现在只想方设法的想要将她给推销出去。

    “谈逸泽,你真的不打算亲自送我去?”

    说这话的时候,她的双手在自己的睡衣面前,揉掐成各种形状。

    同样的,这样的形状也像是顾念兮的内心。

    “不送了。”谈某人摆摆手,表示自己真的很大方。

    不过倘若他真的那么大方的话,他刚刚就该在没有听到顾念兮说是苏悠悠约着见她的时候大方的放顾念兮走,而不是现在这样的事后诸葛亮。(这话,是律儿在边上碎碎念!而谈逸泽发现了正在碎碎念的律某人,当即冷眼扫射过来,如同秋风扫落叶那般的无情……将律某人,狠狠的给扫荡了一边之后,他递了个白眼:要你鸡婆!因为谈参谋长的威慑力十足,律某人就算有心想要替顾念兮说点什么,也只能憋屈的退场:好吧,我是鸡婆!)

    律某人退场之后,顾念兮又问了:“难道你不担心,我一个人晚上出去,会遇上什么危险的事情么?”

    顾念兮又继续揉掐着自己的手指,别扭的打量着在自己身边敲着二郎腿的男人。

    “不担心,再说了又有老陈接送,能发生什么危险!”谈逸泽继续慷慨大方的表示着,像是压根看不懂顾念兮的别扭似的。

    “真的不会有什么危险么?你看你家老婆那么一个花容月貌的女子,要是在大街上遇上色狼什么的,那多不好?”

    见谈逸泽如此大方,顾念兮又开始循循善诱的引导着。

    不得不承认,从以前享受亲自接送待遇,到今天突然换成接送,顾念兮心里落差还是有点大的。即便,这是自己最先开始期盼的。

    “花容月貌?得了吧,就一个大肚婆。应该没有什么人会那么眼挫!”

    谈某人说这话的时候,还特别无情的扫了一下她那凸出了好些的肚皮。

    好吧,他其实也承认,这段时间他谈逸泽真的过的并不是那么好。

    孩子的到来,他当然是欢迎的。

    但另一方面,因为顾念兮这怀孕,他谈逸泽又不得不过起了痛苦的日子。

    虽然现在已经过了怀孕最先开始的三个月,偶尔还能吃上一口。

    可问题是这一口连给他谈逸泽塞牙缝都不够!

    想到还要连续五个月过着这连吃饱都没办法的日子,谈逸泽就各种恼火……

    当然,谈逸泽现在的话不过是为了表达自己对鼓着个肚子的顾念兮的不满。不是对孩子和顾念兮的不喜。

    而这话,落进了顾念兮的耳里,还真的不是滋味。

    听完谈参谋长的这话,某女突然起身了。

    随意的从衣橱里拿出一旦裸色衬衣群套上之后,再将自己的头发绑成个马尾之后,某女就气冲冲的抓着自己的包包出门了!

    大肚婆!

    看来,谈参谋长是嫌弃她这个大肚婆碍眼了!

    吼吼……

    那她顾念兮这就走出他的视线,不磕着他的视觉发展,成了吧?

    怒气冲冲,顾念兮就这样离开了谈家大宅了。

    却不知道,有道视线一直都落在她的身上。

    看着她那气鼓鼓离开的样子,黑瞳里写满了无奈。

    最终还是拿起了放在柜子上的钥匙,跟了上去……

    ——分割线——

    同一时间段,A城的另一个角落。

    夜幕降临的时候,苏小妞也穿戴整齐了,准备出门和顾念兮见面。

    下午从医院回来之后,她连衣服都没有换,就靠在沙发上睡死了过去。

    睡了一整个下午,她的精神也好了不少。

    今天像是石头一样,压在胸口让她有些恶心的那种感觉,也随着消失不见了。

    出门之前,她还打算给自己画个漂亮的妆。

    这就是她苏悠悠!

    随时随地,都希望保持最为妖娆的一面。

    因为,她觉得女人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遇到自己的最佳伴侣。

    所以,必须时时刻刻准备好,准备迎接属于自己的硬仗!

    只是站在化妆镜之前的苏小妞却发现,自己的口红用完了。

    看来,待会儿还要带着兮丫头到附近的购物广场买只口红才行。

    至于现在么?

    她的皮包里其实还有一个,那是她用来补妆的。

    不过这个时候拿来替补,是最好不过的。

    想到这的时候,苏小妞打开了自己的皮包,打算取出那根口红。

    却不想,在打开包包的时候,从里面滚出了一个白色的东西。

    一时间,也勾起了苏悠悠的记忆!

    这玩意儿,是医院用的验孕棒。

    每次有女性同胞到医院看月经延迟病症的时候,他们都会让人先用这验孕棒验一下。

    若是怀孕了,就继续到B超市继续观察。

    若排除了怀孕的可能,就可以确定是经期絮乱。

    只是苏小妞从来也没有想到,自己会从医院带回一个这样的玩意。

    好吧,这其实就是凌二爷下午没有预兆推开她办公室门的时候,她匆匆忙忙往自己包包里塞进去的那个玩意儿。

    当时,她是想今天早上凌二爷带回来的那个玩意,一定是出了什么问题的。

    不然,她怎么可能会从上面看到两道横杆?

    那个时候她还想着,要不从医院拿一个回去验一验。

    医院的这玩意儿,可是每天都需要大批购进,也不存在过期问题。所以,很少出现不准备的时候。

    至少,在苏小妞在这医院工作的这几年时间,这种验孕棒还从来没有出现过差错。

    带一个回去验一验吧!

    当时,苏小妞是这么想的。

    可这个想法,仅仅只是在她的脑子里停留过而已。

    她并没有打算将她实现。

    因为她认定了,她和凌二爷不过只有一次那样的生活,再说当时又带着套套,怎么可能怀孕呢?

    所以,早上的那两道横杆,她也还可以一笑置之。

    可没有想到,凌二爷会在那个时候突然间闯进来。

    倘若被他发现自己受伤还抓着一个验孕棒的话,苏小妞可以想象这事情会演绎成怎样的鸡飞狗跳。

    所以,当时她的第一个反映就是想要将手上的那个验孕棒给藏起来。

    而周围,当时她周围唯一能躲得过凌二爷的眼睛的,就只有自己的包包了。

    阴差阳错的,她就将这个验孕棒给带回来了。

    可现在,她真的试试看么?

    看着躺在掌心里的验孕棒,苏小妞的神情突然变得有些慌张……

    ——分割线——

    半个小时之后,市中心凤凰酒楼——

    “苏悠悠,这边!”

    是顾念兮的声音。

    苏悠悠踩着八公分的高跟鞋,缓缓的朝着顾念兮的那边走了过去。

    “你这丫头怎么这么晚才到?你知不知道,我饿的都快前胸贴后背了。”顾念兮揉着自己的肚子,一脸气哄哄。

    最近那个孕吐的反应期一过,她每天想吃的东西都挺多的。而且食量也大了好些。

    寻常,在吃完饭之前,她还会吃点零食什么的。

    可今天,因为谈参谋长回家和她闹得有些不愉快,所以她连零食都没有啃就从家里出来了。

    到现在,当然饿的有些难受了。

    而苏小妞听着她的各种抱怨,只是扫了一眼她的前胸和她的后背,然后非常淡定的给出了答案:“还差得远呢!”

    “啥?”

    她说的话,顾念兮一时间还有些回不过神来。

    “我说,你这身材,想要饿的前胸贴后背,难!”

    谁让她自从生了聿宝宝之后,这前面又貌似涨了一个杯?

    这次怀孕,貌似又涨了不少!

    每次看着她越发伟岸的前胸,苏小妞的眼里都充满了妒忌的火苗。

    “姐这是s曲线,苏悠悠你就尽情的妒忌吧!”

    不知道今天的顾念兮怎么想的,没有寻常被苏悠悠打趣咪咪长大的娇羞,反倒是对着苏小妞各种抛媚眼,各种扭捏。

    看着她那个得瑟的样,苏小妞揉了揉额头后说:“得了吧,就你一个球体还s曲线?”

    到这,顾念兮的小脸总算是有些垮了。

    貌似,她今天已经不止一次被人说身材不好了!

    盯着自己那个圆鼓鼓的肚子,顾念兮抬头瞅着苏悠悠问:“悠悠,我这真的很圆么?”

    好吧,以前的顾念兮对自己的身材还是蛮有自信的。

    可今儿个接二连三的打击,让她好像也有些怀疑自己的认知了。

    而听到顾念兮的话的苏悠悠抬起头来,对上的正是顾念兮的眼睛。

    水汪汪的大眼珠里有些雾气,让人看着心生怜惜。

    对于这样的一双眼,貌似没有人舍得作出让它伤心的事情来吧?

    可苏小妞却偏偏逆道而行。

    见到顾念兮那急于被人肯定的神情,她只是随意的笑着:“也不是很圆,就是一个型!”

    “唔……”

    被人接二连三的打击,顾念兮眨巴了一下眼珠子,耷拉下脑袋。

    前额过长的刘海,此时正好挡住了她那双漂亮的样子。

    并且在她的脸上,形成不小的阴影,将她大部分表情,都给掩藏其中。

    望着耷拉着脑袋的顾念兮,苏悠悠第一眼还是有些担心的。

    毕竟她现在是个孕妇,她这么打击顾念兮的自尊心和自信心,是不是有些缺德了一些?

    “兮丫头,我刚刚是……”

    刚刚是开玩笑的,别放心去!

    苏悠悠想要这么劝着顾念兮。

    只是这话还没有说出来的时候,她就看到本来耷拉着脑袋的女人一脸严肃的抬起头来,对着不远处朝着他们这边走来的服务员给招呼了过来。

    然后,顾念兮做了一件相当彪悍的事情:

    “来,照着上面的菜单,都给我抄一遍!”

    “什么?!”这样惊讶的感叹词,不仅是从服务员的口中传出,还从苏小妞的口中传出。

    并且,两人的眼神都一脸错愕的看向顾念兮,嘴巴呈现型状,像是对顾念兮次行为有多么不了解。

    对着这两个呈现痴呆症的人儿,顾念兮一脸镇定自若的说了:“我说,把这菜单上的每一样都给我抄进点菜单里。也就是,我要将这菜单上的东西都给吃一遍,这么解释够明白了吧?”

    “哦!那好的,因为上面的食材有些可能已经卖完了,所以我现在还需要跟厨房里的师傅说一声!”

    好吧,这是多少年一遇的大款?

    两个人就想要将这餐桌上的东西给吃一遍,不是大款是什么?

    “那好。你去吧!”

    在顾念兮的吩咐中,那名服务员小跑着走了。

    倒是苏小妞,到现在才反应过来:“兮丫头,你确定你真的要将这些玩意都给点上么?”

    “怎么?你不是说要请我,要给我庆祝胜利么,现在吝啬了?”相对于苏小妞这个震惊的德行,顾念兮仍旧自顾自的砸吧着小嘴。

    “没,你要是想吃,当然点多少我都请的起。问题是,你点了这么多,你确定不会吃撑了么?”

    苏悠悠看着这顾念兮,第一次发现他们家的兮丫头其实也是个问题少女……啊不,应该是问题孕妇!

    “不会。吃的太撑我可以打包回家继续吃!你不是说了吗,我是个球体。我这个球体,当然很能装东西咯!”

    这家餐厅的上菜速度挺快的。

    没一会儿,第一道菜就上来了。

    顾念兮已经开始挥动筷子,往自己的嘴儿里头塞东西了。

    “兮丫头,我那话真的只是玩笑话,你不能自暴自弃,真的往型方向发展呐!”

    寻常时候怎么感觉顾念兮那么脆弱,可现在她才发现,这货其实才是彪悍的存在。

    你看,别人被打击身材的时候,通常都是一副要死不活,然后算计着要怎么饿上几天减肥之类的。刚刚她还担心,她要是这么说导致顾念兮喊着要减肥的话,谈家的人是不是要过来围殴她苏悠悠了?

    可没想到,被打击到的顾念兮连一点减肥的念头都没有,倒是朝着肥猪方向发展了。

    点了这么一桌子的菜,没上的菜还有一大堆,她确定真的能给吃进去么?

    “这不是如了你和谈参谋长的愿?我现在就要当个大肚婆,就要把你们给吃穷了!”

    被苏悠悠这么说,这丫头仍旧埋头吃着,连抬头看苏悠悠的时间都没有!

    “你家谈参谋长也嫌弃你的身材了?”听顾念兮的抱怨,苏小妞倒是来了兴致。

    顾念兮还以为这货应该会站在自己这边,所以对她倾诉自己满腹的苦水:“可不是吗?今天他说我是个大肚婆,只有眼睛挫了的人才会看上去!所以,他连送我过来都没有!”越说越是生气,顾念兮将一块烤乳猪送到自己的嘴巴里,狠狠的咀嚼着,就像是啃食某人的肉一般。

    而苏悠悠听到顾念兮的这话,倒是笑了。

    如果某男人真的跟他嘴巴上说的那么满不在乎的话,那她苏悠悠刚刚进来的时候也不会在餐厅外看到那辆熟悉的路虎了吧?

    看着埋头猛吃的顾念兮,苏悠悠突然间真的觉得她和谈逸泽的相处模式,真的让人羡慕到眼瞎。

    于是,她说了:“也对,就你现在这个母猪德行,我要是男人我也不担心!”

    好吧,苏小妞也有些坏心眼。

    她就是想要刺激一下这丫头,免得她吃的太快了。

    可这顾念兮一听她的这些话,直哼哼着:“好好好,你们一个个的嫌弃我。我一定要吃穷你们!”

    带着这个决心,顾念兮又对着满桌子的食物埋头苦战。

    看着顾念兮那副架势,苏小妞还是决定动筷子。

    第一筷子,苏小妞自然是朝着自己寻常最喜欢的水晶虾饺伸过去。

    顾念兮这丫头不能吃虾子,所以这道菜也只能是她苏悠悠的。

    可不知道为什么,筷子一伸过去,她原本对水晶虾饺一见必吃的那种食欲,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索性,她收起了筷子!

    “悠悠,你怎么不吃了?再不吃的话,我可要将这些东西都给吃光了!”

    顾念兮吃的小嘴儿上都满是油光,抬头的时候一双葡萄大眼盯着苏悠悠看,看的苏悠悠心里头有些发麻。

    “我吃,我这就吃!”

    苏悠悠抬筷子。

    “那边还有你最喜欢的水晶虾饺呢!你看我对你多好,本来我不吃这些的,还为你专门点了!”

    看到苏悠悠有了动作,顾念兮赶紧将摆在自己面前的水晶虾饺推到了她的那一边。

    可对着这些没有食欲的苏小妞,却突然伸出筷子朝着顾念兮正在埋头奋战的那一盘烤乳猪而来。

    其实,她也不知道今儿个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

    寻常,她也不那么喜欢吃这么油滋滋的东西。

    而且她的肠胃也不是很好,一吃太过油腻的东西,就会消化不良。

    所以,身为医生的她也严格控制着自己的饮食。

    但今天,在看到这盘色泽红润,油亮光鲜的烤乳猪的时候,她就是忍不住了。

    吃了一块,苏小妞吧唧着小嘴,发现味道还真的挺不错。

    至少,是自己这两天来吃的最欢的一次。

    于是,她又朝着那盘烤乳猪下手。

    只是这一次,筷子没有成功触及到烤乳猪,而是落在了桌板上。

    抬头的时候,她才发现原来这兮丫头直接将烤乳猪搬去了自己的面前。

    对于顾念兮这种独食而肥的做法,表示相当不赞同的苏悠悠,大嗓门扯开了:“顾念兮!”

    “你不是以前都不吃这么油滋滋的东西吗?你不是说过,你这两根竹竿一样的美腿,可不能被这油滋滋的东西给破坏了美感么?今儿个,你怎么想吃了?”

    顾念兮一边啃着一块猪皮,一边问道。

    “那我还问你了!你以前都不吃,现在怎么还准备将这一整盘给吃了?”看着顾念兮护食的样子,苏悠悠也觉得有些无奈。

    只是她没想到,顾念兮这丫头的脑子本来就灵光。

    被她这么一说,她随即反驳着:“我是因为怀孕了。我不喜欢吃,可我肚子里头你的干儿子喜欢吃。这能一样么?难道说,你跟我一样怀孕了不成?”

    这一句话下来,苏悠悠本来抬起的筷子突然收了回去。

    脸上,突然出现了一抹惊慌。

    “我一个黄金单身美女,又不能无性繁殖,上哪里怀孕去?”说着,苏悠悠还抓过一边放着的水,匆匆忙忙的往自己的嘴巴里灌。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太过急切的想要掩饰自己的慌乱,苏小妞喝进去的水全部呛了,导致一连串的咳嗽:“咳咳咳……”

    “苏悠悠,你到底怎么了?我不就是说你几句么?至于反映这么大么?”

    赶紧给苏悠悠递了纸巾之后,顾念兮又老实本分的送上刚刚被自己霸占了的烤乳猪:“好了,跟你一起吃,不过到时候你的美腿要是变成猪蹄的话,我可不负责!”

    美食再度被送上的时候,苏小妞却突然没有了之前的胃口。

    不知道是因为顾念兮的那一番话,还是因为别的,苏悠悠借口去了一趟洗手间。

    不过,苏悠悠这趟洗手间去的时间有些长,顾念兮都将桌子上的东西给吃去了二分之一,她才赶回来。

    看着回到餐桌脸色变得有些苍白的苏悠悠,顾念兮的眉头皱了皱:“悠悠,你今天没有涂口红么?”

    不然,脸色怎么这么差?

    被顾念兮这么一问,本来拿起水杯的那只手一顿,但很快苏悠悠又恢复了正常。

    若有似无的举起水杯之后,她说:“今天真倒霉,有些拉肚子不说,连口红都用完了。我还打算,待会儿吃完饭之后让你陪我去买口红呢!”

    这理由,似乎真的再完美不过了!

    可顾念兮却总感觉,今日的苏悠悠好像在瞒着她什么。

    “兮丫头,我今天拉肚子,实在是吃不下了。你要把你点上来的东西都给吃了,不然真的要浪费了!”

    发现顾念兮正盯着她的筷子发呆,苏小妞又赶紧说了这么一句。

    “拉肚子还逛什么商场,吃完之后我们就回去,还是等你舒服些的时候,我们再出来逛逛吧!”

    顾念兮的一番话之后,她明显的发现坐在对面的人儿松了一口气……

    而这,让顾念兮放在桌子底下的手儿,明显收紧。

    ——分割线——

    小野猫发起脾气来,也会挠人的。

    这一点,谈逸泽也是最近这阵子才懂得的。

    一大早,顾念兮就起来了。

    自从怀孕之后,她还真的少有这么一大早就能清醒过来的时候。

    但今天,不知道为什么,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

    而身边的谈逸泽,一向都是浅眠的。

    顾念兮这么一折腾,他一下子就醒来了。

    只是,他一直不动神色,就是想看看这丫头一大早都在折腾什么。

    可这丫头在他的身边折腾了半天之后,竟然还打算悄悄……不,应该是光明正大的挣脱他谈逸泽。

    她要是悄悄的想要下床的话,又怎么会直接搬起他谈逸泽的手,直接给丢在一旁?

    再者,她的小脸是怎么回事?

    将他谈逸泽的手臂这么气哄哄的给丢开也就算了,竟然还外加一副嫌弃的表情!

    将他的手给撇下之后,她的整个身子得到了自由。抓着一边的外套,她就打算下床了。

    到这,谈逸泽再不行动,就晚了。

    于是,谈逸泽的长臂一捞,直接将将坐在床边的女人给捞了回来。

    “哟,怎么了?”将她抱在自己的怀中,谈某人亲昵的蹭着这丫头的脖颈。

    好吧,他就是贪恋顾念兮身上的这份柔软感。

    每次蹭着,非但他兄弟会起歪念,连他的心也跟着颤抖了那么两下。

    可这丫头寻常起床都是最好哄,让她往东她不会往西的。

    这会儿,竟然开始躲闪他谈逸泽的亲热。

    还眨巴着无辜的大眼,问着他:

    “什么怎么了?”

    “当然是你为什么大清早的就把我给丢开了!”说着,谈逸泽的视线还落在自己刚刚被丢开的那只手臂,意思非常明显。“给个理由!”

    知道这丫头心情不是很好,谈逸泽没敢照着刚刚那些动作往下,而是将她拥在自己的身前,让她和自己对视着。

    “没理由,想丢就丢,想踹就踹,这是新时代的妇女。”

    说这话的时候,她还恶劣的照着谈参谋长的脸颊上就掐。

    看着谈参谋长那张被自己玩的有些变型的脸,她的嘴角弯了弯。

    “哟,这是打算虐夫了!”

    都打到脸上来了,还算不是虐待?

    谈逸泽的语气,像是控诉。

    但从他的表情上,倒是看不出一丁点生气的征兆。

    而那双盯着正在往自己的脸上作恶的顾念兮的黑瞳,却是满满的宠溺。

    这样的他,倘若部队里的那些兵蛋子看到的话,绝对不会承认这和寻常训斥他们时候如同阎罗王的谈逸泽是同一个人。

    “就是打算虐待你,怎么着?难不成,还想要反悔来着?”

    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又往谈逸泽的脸颊扯了扯,看着他的嘴巴变成一条线,她又哼了哼。

    “想反悔,又怎么着?”

    看着她玩性大发,谈逸泽又忍不住打趣着。

    可某女说了:“想反悔,没门!货已售出,概不退换。”

    不是嫌弃她顾念兮现在没有身材么,她现在就要将他谈逸泽往死里虐!看他以后还敢不敢对她顾念兮的身材指手画脚的!

    将谈参谋长的脸给撕的差不多之后,顾念兮又跳下了床。

    “还去哪儿?”

    怕去追赶她会让怀着身孕的她跌倒,谈逸泽只能坐在原地,眼睁睁的看着她下床。

    “没办法,身为胖子的我现在肚子好饿,急切的需要进食!”

    说着,某女拍着自己圆鼓鼓的肚皮,朝着楼下走去了。

    看着这丫头的背影,谈逸泽无奈的揉着自己被扯得有些发疼的脸。

    这丫头,怀孕到现在也就110斤。

    就她肚子里还有个孩子,胖到哪里去?他谈逸泽还真的巴不得她多长几斤肉,每天都不忘让刘嫂多找点有营养的东西给她补一补。又怎么可能会嫌弃她胖呢?

    看着她从昨晚上开始就破罐子破摔的德行,难不成是昨天他说的话,这丫头给当真了?

    想想,谈逸泽还真的觉得挺头疼的!

    惹得这丫头生气了,看样子他最近几天又不得安生了!

    ——分割线——

    夏天的雨,总是来的那么突然。

    今天顾念兮本来打算要去明朗集团一趟,将最近一阵子耽搁下来的事情都给处理好的,可因为这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她的计划又不得不搁置了。

    望着窗外那绵延不断的雨丝,顾念兮的心情突然变得有些惆怅。

    转身的时候,她正好看到电视上正在轮番播映的关于sh国际的新闻。

    好吧,自从那日在市委那边的大会之后,整个城市都中了一种叫做sh国际的毒。

    街头巷尾,每天都在谈论这些。

    而应读者的要求,各家杂志社也想方设法的进行关于sh国际一系列的相关报道。

    韩子说,最近每天都有一大批的记者在明朗集团的大门前蹲守,就为了要采访她顾念兮。

    也对,自从施安安爆出她那样的女王并不是明朗集团的真正首席,而她顾念兮才是之后,整个媒体界貌似都对她顾念兮像是打了鸡血一样的感兴趣。

    他们都想要采访她顾念兮,看看新闻是不是属实。

    当然,也因为sh国际的事情,先前关于她顾念兮创建的云阁的绯闻,都被挖了出来。

    一时间,舆论满天飞。

    倘若不是谈家大宅所属是军区大院,要进入这里的人必定要经过验证身份的话,没准现在整个谈家大宅都被记者攻占了。

    而在这样传言满天飞的情况下,顾念兮却怎么都打不起精神。

    她的心里唯一的念头就是:施安安,这次你的玩笑开的有些大了!

    就算想要帮着她顾念兮,也不用下这么大的血本吧?

    好吧,一直到这一刻,顾念兮都将施安安那日所说的那些都归功于施安安情急之下想要帮助她。

    她压根就没想到,施安安所说的并不是玩笑话。而是,一个事实……

    “真讨厌,这些人难道吃饱了就没事干,成天就只会拿着人家的玩笑话当真了么?”顾念兮又扫了一下新闻上的标题之后,嘟囔了这么几句。

    恰巧,谈逸泽正好进门。

    看到顾念兮这窝在沙发上对着电视念念叨叨的样子,他还真的有些心疼。

    若不是嫁给军人的她,她应该不会无聊到成天只能对着电视说话吧?

    每次想到这的时候,谈逸泽的心里都是说不出的内疚。

    但放顾念兮走,他也做不出来。

    因为那无异于将刀直接往他谈逸泽的心口捅。

    每回想到这的时候,所有的情绪都会被谈逸泽深深的掩埋在心里。

    而这,也让他越发的想要将那个女人宠到自己的骨子里。

    想到这的时候,谈逸泽朝着顾念兮的方向迈开了脚步。

    来到她身边的第一时间,他并没有抱住女人或是在她的身边落座,而是径自从顾念兮的手上拿过了遥控器,将电视给关上。

    一时间,原本吵吵闹闹的大厅,顿时安静了下来。

    “这些东西,你还是不要看比较好!不管别人怎么说,你只要做好你顾念兮自己就行了!”

    将电视关上之后,熟悉的男音响起。

    他谈逸泽从来不会在乎别人是怎么看待他的。

    而他,自然也希望顾念兮能够做到如此。

    在他谈逸泽看来,一个人的生命如此的短暂。又何必为了那些不相干的人和不相干的事情,来改变自己?

    那,只会让自己活得更累罢了。

    而谈逸泽所希望的是,他的女人开开心心的呆在自己的身边就行。

    听到熟悉的男音,顾念兮自然而然的就转过头来。

    目光触及是她所熟悉的橄榄绿身影的时候,她爬了起来:“老公,你怎么回来了?”

    “怎么?我回来你还不高兴了?”

    谈逸泽没有直接落座,而是站在顾念兮的身边,伸出食指轻刮了一下她的鼻头。

    鼻子给刮了下的顾念兮揉着自己有些微红的鼻尖儿,继续问着:“不是不高兴。”这么个下雨天,什么地方都不能去。

    老爷子最近又迷上了带聿宝宝去隔壁家的陈老家里串门,刘嫂又出门买东西,说是下雨天路滑不让她顾念兮跟着。

    于是乎,整个宽敞的谈家大宅,就只剩下她顾念兮一个人。

    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她都快无聊疯了。

    再加上最近她怀孕了,电脑什么的可供娱乐的电子产品都不能常玩,顾念兮都感觉自己快要奔溃了。

    不然,她也不会无聊到要开电视打发时间。

    可就在这个时候,谈参谋长回来了。

    多了一个人可以和她说话,而且对象还是她最喜欢的男人,这当然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但顾念兮也会有些小小的担心。

    寻常这个时候,离谈参谋长回家还要好一段时间呢,怎么今儿个就这么早回来了呢?

    她的心里,有些不安。

    只是顾念兮可能不知道,在顾印泯同志的教育下,她那老实本分的性子也藏不住事情。

    通常心里头在想什么事情,都写在脸上了。

    就象现在,她皱着眉头盯着谈逸泽不说话,以为将自己的担忧掩藏的很好。

    却不知道,她的表情已经将一切都给泄漏殆尽了。

    “傻瓜,今天突然下大雨,本来预定好的要去演习计划,也就暂时搁置下来了。”

    若是换成寻常,不管是不是下雨天,演习还是照常进行。

    但因为这一批都是今年刚进来的兵蛋子,这一次的演习计划又有些艰险,所以经过一致决定,等这场大雨过去之后,再继续演习。

    谁让现在的兵蛋子,都是独生子女。

    要是他们有一个闪失,很多事情都不大好处理。

    这也是,为什么今天突然临时取消这个演习的原因。

    本来,提前回来,谈逸泽还以为能给他怀孕的妻子一个惊喜。

    可当回到家看到她的时候,谈逸泽发现自己给的是惊悚,不是惊喜。

    看着她的小脸耷拉成这个样子,谈逸泽无奈的将她圈进自己的怀中:“傻瓜,有什么好担心的!”

    “我还以为你突然回来,是又要出任务去了!”

    每次,谈逸泽突然回来,都说有临时紧急任务要出发。

    看着顾念兮那个皱着眉头的样子,谈逸泽的心里说不心疼那是假的。

    看来,他每次提前回来,都给顾念兮留下不好的印象了。

    这不,现在光是看到他提前回来,她都只剩下担忧和害怕了。

    将她抱在自己的怀中,谈逸泽也感觉到今天的气氛变得有些莫名的悲伤,琢磨了一下他说:“对了,凌二说今天晚上请我们到他那边去。”

    本来,看着天下雨路滑,谈逸泽是不希望顾念兮去的。

    可看着顾念兮的情绪似乎有些不佳,他还是决定带着她出去散散心。

    有他谈逸泽在身边看着,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才对。

    “到他那边?是不是,苏悠悠现在住的那个地方?”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