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520章 待操练vs闹出人命

    恭喜您获得一张月票

    打开了墙壁的灯,谈逸泽站在整个亮起来的书房里。

    这是谈建天在的时候,每天最喜欢待的地方。

    整个书房,都是按照他的喜好设计的。

    古色古香的雕花书柜,办公桌,连同书桌上的摆放也一如他还在的时候。

    犹记得,当初没有娶顾念兮的时候,他谈逸泽每年也就回上那么两三次家。

    每次到家的时候,都会被叫到这书房里。

    那个时候,谈建天每次都会在这里给他泡上一壶好茶,有时候也不说什么话,就这么安静的一起坐着……

    回忆起当初的那些情形,谈逸泽的眉心微皱。

    谈建天之所以喜欢呆在这个地方,难不成是因为周子墨说的那些东西有关?

    可若是谈建天知道的话,他应该不会将所有的东西撵着藏着才对。

    再说,舒落心都在这个家里呆了这么多年,比起他谈逸泽在这个家呆的时间都要长。

    在这么漫长的时间里,难道舒落心就没有从书房套到什么东西么?

    舒落心进谈家门的时候,虽然没有跟他母亲那样,明媒正娶,还办盛大的婚礼。但谈建天对于这个二婚老婆,也还算不错。

    至少这么多年来,谈逸泽还真的没有看透谈建天到底亏待了舒落心什么。所以他也一直不能理解,为什么这舒落心会在谈建天没了之后搞出那么多动作来。

    但转念一想,老三身为警察,从他那边得来的消息必定可靠。

    那么,霍思雨要挟着舒落心的那个玩意,现在应该在这个书房了?

    想到这的时候,谈逸泽的黑瞳对着这书房内的一切东西扫了一圈。

    那忽明忽暗的黑瞳,让人看不透他的思绪……

    这个早上,谈建天整个书房里的东西,都被谈逸泽搬出来了扫荡了一遍。

    只是每一本书都没有放过他,却没有从这些书本里得到什么。

    无奈之下,谈逸泽又开始翻腾着谈建天的书桌。

    书桌抽屉里的东西,又是一个个给翻腾了遍。里面不管是他谈逸泽的出生证明也好,他和他母亲的结婚证明也好,都完好的保存。当然,从里面翻腾出来的,还不止这些七七八八的证件,更还有一张他谈逸泽生生母的独照。

    那个时候的女人,时尚穿旗袍。

    他母亲气质极好,粉色的旗袍在她的身上,没有半点老气,反倒让她越发的端庄优雅。二十七八岁的年纪,不施粉黛却堪比豆蔻年华的细腻。

    看得出,那个时候还是和谈建天恩爱的时段,照片上的女人唇儿轻勾。一双漂亮的杏眼,满是幸福……

    这样的女人,应该没有人不羡慕吧?

    家庭也好,孩子也好,那个时候的她荣宠于一身。

    那个时代,也很少有这样色彩光线的彩照。

    看得出,谈建天应该将它保存的很好,所以时至今日这张照片仍旧美的让人移不开眼。

    其实,谈逸泽也有些想要将这张照片给独占了。

    毕竟,他脑子里仅存关于母亲的片段也很有限。

    有了这张照片的话,以后他想念母亲的时候也可以拿出来看看。

    只是,当他决定将这张照片收起来的时候,一番背面却发现有那么一行苍劲有力的字:“吾妻施涵,吾至爱!”

    七个字,让谈逸泽原本平静的心湖,泛起了一番涟漪……

    正巧这个时候,外面传来的顾念兮的声音。

    “爷爷,我老公大清早的是不是又去部队了?”

    她的嗓音,还带着刚刚醒来的迷糊。

    光是听着这样的声音,谈逸泽便能想象到,这个时候的顾念兮肯定是刚刚醒来,发现他谈逸泽不在身边,就匆匆忙忙的套上了外套,一边揉着惺忪的眼睛,一边冲到了楼下来。

    光是想到她那个迷糊样,谈逸泽的心里就有些抽疼。

    也因为这样,他貌似突然有些理解,当初谈建天为什么会那么突然的选择退伍从商了。

    一定,是因为舍不得让他的母亲,每天都忍受兮兮这样担惊受怕的日子……

    可他也一定没有想到,商界逃不开的就是应酬。

    也正是这一次次的应酬,才将他和施涵推到了万劫不复的境地……

    “我看到他的车子还在外面,应该还在家吧。”

    外面,对话仍旧在继续。

    “那我找找吧!”

    顾念兮的嗓音里,仍旧带着些许的慌张。

    这样的嗓音,落进谈逸泽的心里,有些闷。

    “兮兮,书房好像打开了,要不你到那边去看看!”

    在谈老爷子的提示下,顾念兮扭头也发现了那个被推开了一条门缝的书房,里头有光。而且,顾念兮也还听到了从里头传出的细细碎碎的声音。

    慢步朝着书房的方向走去,顾念兮一边轻唤着:“老公?”

    “逸泽?”

    其实,顾念兮也不打肯定是不是谈逸泽在书房里。

    印象中,谈逸泽其实并不怎么喜欢到书房的。

    毕竟,书房曾经是谈建天最爱呆着的地方。

    而谈逸泽之前和谈建天的相处模式,又不容许他们两人靠的那么近。

    所以一般的时候,谈逸泽都是因为被谈建天喊了去才会往那头走的。

    不然,你绝对不会看到谈逸泽平白无故的出现在厨房。

    所以,当听着这书房里传出声响的顾念兮,只是有些纳闷。

    谈逸泽怎么会到书房来了呢?

    而且,他到书房里又是做什么?

    带着各种疑惑,顾念兮推开了那扇门。

    只是推开门的那一瞬间,顾念兮发现里头所有的声响都消失了。

    而推开门的时候,谈逸泽就站在距离门不远的位置。

    他的突然出现,让顾念兮有些吃惊:“你吓死我了。”

    轻推着男人的胸口,顾念兮另一手拍着自己的胸口。

    “那么容易就吓死,可不好!这证明,你的身体素质不过关,待操练!”

    不得不承认,玩起这痞子调子,顾念兮还真不是这男人的对手。

    你别以为,谈参谋长玩痞子调调只是嘴皮子功夫,这会儿他的手都直接朝着她的胸口袭来了。

    大清早的,顾念兮刚刚起床就下楼来找他,自然也没有顾得上穿内衣,结果就这么被他给偷袭成功了。

    好吧,本来以为和这个老流氓当了这么多年的夫妻,她也应该早习惯了这个男人的猥琐,脸皮更应该惊受得了这样的考验才对。

    可没有办法,这男人总能做出各种人让人羞人的动作。

    这手一袭上她的胸口,还各种调傥。

    弄得,顾念兮到最后整个脸都比虾子还红了。

    特别是他嘴里头的“操练”二字,顾念兮更觉得这个男人在“操”字的上头咬重了语气。

    而且,顾念兮也知道,最近因为她怀孕,她家谈参谋长都好久没有得到满足了,这会儿浑身上下燥的很。

    光是这么调戏她,他的气息就开始变得各种不稳定了。

    生怕继续被调戏下去,肯定能引起这老男人的极端反映,到时候当着众人的面上演限制级可就可怕了。所以顾念兮赶紧拍开了胸口上作恶的手。

    “大清早的耍流氓,不正经!”说到这的时候,顾念兮还扫了这书房一眼:“你这么一大早,到这里来做什么?”

    寻常不是最不喜欢这个地方么?

    怎么今天一大早就往这里头挤?

    难道他谈参谋长就不担心这会影响到他一天的心情?

    只是扫了整个书房一眼,顾念兮又发觉这个书房其实和之前的没有什么区别。大到这个书房里全部的摆设,小到书柜上那些书本的排列顺序。

    既然一切都没有动过,那刚刚那些细细碎碎的声响,又是从什么地方发出来的?

    而谈逸泽在听到顾念兮的这一番话之后,谈逸泽的眉头悄然一挑:哟呵,这丫头最近的定力还算不错么!

    都这么戏弄她了,谈逸泽本以为,按照她现在的迷糊劲儿应该将刚刚的那些事情都给忘记了才对!

    没想到,她竟然还记着。

    不过就算顾念兮记着也没有关系,谈逸泽就不相信,凭借着自己超乎常人的记忆力还有动手能力,顾念兮还能找到半点他刚刚搬动过这个书房里的东西的嫌疑。

    不出预料,扫了一整个书房之后,顾念兮连一丁点异色都没有。

    “就过来看看而已!”发现顾念兮的脸上和寻常一样没区别,他索性揽过顾念兮的肩头,将她带着朝着书房外走去:“去刷牙洗簌,吃点东西吧。刘嫂说,你昨天的鸡汤没有喝进去,今天要是再不喝的话,看我怎么收拾你!”

    各种威逼利诱下,顾念兮的小脸垮了下来:“老公,我都喝了好几个月的鸡汤了,能不能别喝了?”

    “正确说来,应该是一个月零三天。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不喝这鸡汤,不过么……”

    后面的话,这男人并没有一次性说完。

    只是那双黑眸里跳跃着的光芒,让顾念兮相信这个男人之后所说的内容肯定相当邪恶。

    于是,她只能在各种憋屈中应承下来:“好了,我喝!我喝就是了!”

    “这才乖!”得到满意的答复,谈逸泽的薄唇轻勾。

    两人的步伐,也在这个时候迈出了书房。

    当然,临出书房之前,谈逸泽的视线还若有似无的朝着顾念兮的那张书桌扫了过去。

    刚刚,他将整个书房都给搬了个底朝天,都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唯有顾念兮那张办公桌的那一块,没有找。

    会不会,东西就在顾念兮那桌子里?

    可谈逸泽转念一想,这顾念兮的书桌也是谈建天离世之后才搬进去的。

    记得当时,顾念兮买来这桌子的时候还是他谈逸泽给亲自搬进去的。担心收拾太多东西会累着顾念兮,当时还是他亲手整理顾念兮书桌里的那些东西。

    所以,没有人能比他谈逸泽更清楚顾念兮这书桌里都放了些什么东西。

    这也是谈逸泽认定了,整个书房里的任何一个角落都有可能藏着周子墨所说的那样东西,唯有顾念兮的书桌不可能!

    可都将书房翻了个底朝天了,为什么还没有见到那个东西?

    这,实在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看来,他还是要找个时间和老三好好的聊聊才行。

    带着顾念兮离开这书房的时候,谈逸泽反手一拉,将书房给上了锁。

    至于他母亲施涵的那张照片,谈逸泽最终没有自私的将它留在自己的身边。

    谈建天私藏了那么多年的独照,连他这个儿子都不舍得拿出来给他看一眼。

    这足以证明,这张照片在那个男人心目中的重要性。

    而母亲,到死的时候,可能还盼着那个男人的玫瑰……

    或许,让那张照片留在属于他们两人安静的角落,才是最好的吧?

    谈逸泽带着顾念兮离开了。

    书房大门被关上的那一瞬间,书房里原本点亮的那盏灯也瞬间暗了。

    而在这个恢复到寻常光亮的书房里,窗外的阳光透过了浅蓝色的玻璃窗,落在了顾念兮的那套书桌上……

    ——分割线——

    “那你的预产期就是这两天?”阴雨连绵的天,男人侧靠在欧式沙发上。

    那双黑眸,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就让你很有距离感。

    而这种距离感,是你怎么也无法忽视的。

    若是寻常人,肯定会这样的疏离感吓得退避三舍。

    只是,施安安从来就不是寻常人。

    她的身份,对于这个世人来说,就是一个迷。

    而她的举止,对于这世间的每一个人而言,更是无法模仿的女王范。

    就算面对这样的男子,施安安也没有为此而心寒。

    当然,她面对这张扑克脸好歹都那么多年了。

    从最开始的倍感压力,到现在的淡然处之,当然也需要花费一定的时间。

    再者,若是她一直都那么亚历山大的话,恐怕现在也不能活着站在这里了。

    摸着比寻常人怀孕大了两倍的肚子,施安安的唇角勾勒出一抹怎么也都不像是从她的脸上露出来的慈爱弧度。

    “嗯,就这几天!我能感觉到,他们好像比之前活跃了!”

    说这话的时候,施安安还能感受到她的手所到之处,都有不大不小的动静。

    “你说,要是超过预定时间出来,他们会不会被憋坏?”

    轻抿着一端旁人送来的茶,男人悠闲的开了口。

    但话音一落,就有一个抱枕朝着他这边袭来。

    “真不知道,念兮那丫头怎么会看上你这么个乌鸦嘴,真讨厌!”

    空气中,女人微怒的声音,让这个气氛变得活跃了些。

    只不过飞来的抱枕,男人看上去一点都不在意。

    又或者应该说,他像是没有发现这个抱枕的存在似的。

    但这话又有些不对。

    因为你可以看到,在这个抱枕即将触及到他手上那杯热茶的时候,他突然伸出的另一手,迅速的将这抱枕收入囊中。

    没有让抱枕打到拿着茶杯的手,整个过程也没有让任何一滴茶水溢出。

    如此简单利落的动作,与其说他刚刚是没有察觉到抱枕的靠近,还不如说这个男人打从一开始就算准了这个东西的靠近速度和方向,然后伺机埋伏在暗中,在最后关键的一秒将它拿下……

    这,才像是这个男人的行事风格!

    将抱枕拿下,随意的丢在一侧的老人手上之后,这男人又继续品着茶。

    “不错,上等的碧螺春!”每次平常茶的时候,这个男人总会流露出一股子不同于寻常的慵懒。

    一如现在……

    一身最为简单不过的白色衬衣,领口微微敞开着。

    喝茶的时候,你能看到这个男人的喉结上下滚动着。

    那本来犀利的鹰隼,褪去了寻常的冷厉。虽然仍旧没有站在顾念兮面前时候出现的柔和,但仿佛蒙上了一层淡淡的薄雾,将寻常展露在他人面前的阴戾气息都很好的掩藏起来,呈现出来的只有那一层若有似无的雾气……

    只是那一层薄薄的雾气,看起来有些飘渺。

    让你,越发的捉摸不透这个男人。

    有着刚烈的性子,却偏偏爱好这儒雅的茶道……

    很多时候,连施安安都发现,自己越来越看不穿这个男人到底在想些什么。

    “我发现,你越来越有当老头子的风范了!跟爷爷一样,都离开国内那么久了,每年都还让我带茶叶回去给他……”

    施安安虽说是谈逸泽的大姨的独生女。但她称呼谈逸泽的外公,却是用爷爷两个字。

    因为,施家总共也就两个女儿。

    庞大的根基,不能没有继承人。

    除去不听家里人的劝说,嫁给了军人的谈建天的施涵,施家也就剩下这么一个独苗苗了。

    所以,谈逸泽的外公并没有让谈逸泽的大姨出嫁,而是让女婿入赘。

    这之后,生出来的孩子还姓施。

    并且喊施老爷子为爷爷,而不是外公。

    这本身的意义,其实一般人也能看得懂。

    施老爷子,那是打算将施安安的父亲当成亲儿子对待,将来他百年之后,这盘大的施氏,也会让他继承。

    所以,施安安的父亲入赘当他们施家的女婿那么多年,施老爷子对他严格要求,无非就是希望他能更上一层楼,将来在他百年之后能够独立的支撑起整个施氏。

    只是,有些人却永远没有能体会老人家的良苦用心。

    正因为施老爷子对他比较严格,这个男人感觉自己就像是施家的外人。甚至还觉得,他在施家人的面前抬不起头来,更没有了男性的尊严。

    于是,这个男人在施安安五岁的那一年,出轨了。

    出轨的对象,其实并没有施安安的母亲模样那么好,更没有施安安母亲的那般体贴。只是简单的认为,那个女人更让他有身为男人的尊严。

    只是那个男人并不知道,打从一开始他的出轨对象就是看在他是施氏的入赘女婿才看中他的。为的,不过是施氏庞大的财产。

    在和这个男人在一起之后,她便三番两次的挑拨他对施氏下手……

    只是,施家人也不是吃素的。

    不过半年的时间,一切都被揭穿了。

    包括他们开始针对施氏的一切计划,还有他的出轨……

    当所有的事实都被施老爷子送到他的面前的时候,那个男人竟然当着老婆和丈人的面,口口声声喊着是他们施家人亏欠了他。

    最后,这个男人更为无耻的竟然还是选择跟那个偷情的对象一走了之。

    从那之后,施安安的母亲变得沉默寡言,而施安安也就在本该天真烂漫的年纪,学会了不属于她这个年龄层次的傲气……

    至于施安安的父亲,她已经很久都没有见过那个男人了。

    不过听说,在他选择两袖清风带着那个女人离开之后的不久,那女人也和他摊牌说了:“我要的是你施氏集团入赘女婿的身份,如今你什么都不是,你还觉得你有哪个地方配得上我?”

    这之后,抛弃了老婆和孩子的男人,也跟着被抛弃了。

    再后来,那个男人就没有在德国了。

    有人说,他已经回国了。也有的人说,他死了。

    总之,各种传言满天飞。

    唯一不变的,就是施家大宅子里的人儿们变得越来越冷漠。

    其实,很多时候施老爷子都会觉得,当初若不是经历了父母的那一段,施安安当初第一次怀孕的时候也不会选择将孩子给拿掉,搞的最后那个爱她爱的至深的男人离开了。或许,她不过是不希望再度让自己的孩子面对她当初那样的窘境罢了……

    时隔今日,施安安再度怀孕了。

    当她确定要一个人生下这孩子的时候,连施老爷子也有些震惊。

    没有父亲的孩子,将来她一个人带着会有多辛苦,这一点施老爷子是在明白不过了。

    可看施安安当时认真的表情,还有她当时说的话:“我比任何一个孩子都清楚父亲不在身边的感受。所以我也有信心弥补这孩子没有父亲的遗憾!”

    正是因为这一点,施老爷子才同意她生下这孩子。

    至于她的母亲,从施安安父亲离开之后,到现在都不问世事。

    自然,也不会管施安安现在到底生不生孩子。

    至于谈逸泽……

    好吧,施安安承认,面前这个男人的嘴巴确实恶毒了一点,但至少是这段时间里最关心她的人。

    虽然每次和她见面,他都免不了损她一番。

    但每次他到这,还是会给她带一些吃的和用的,虽然这些她施安安也不缺。但别人送来的,多少让她这个孕妇心情好了不少。

    扫了一眼刚刚谈逸泽送来的那些婴儿纸尿片,施安安再度决定原谅……不,应该说是无视这个男人说的那一番话!

    “对了,念兮那边没事么?难道我给她带了那么大的消息去,连一点反映都没有?”说到这的时候,施安安的视线落在打开的电视上。

    上面,还真播放着sh国际集团和顾念兮的某种渊源。

    当然,这其中也有不少的猜测。

    猜测顾念兮的这sh国际集团,到底是怎么创建起来的!

    “她这么淡定,我反倒觉得她的身家应该不可估量!”施安安有些自嘲。

    虽然说区域性集团与国际集团的对比,简直就像是小巫见大巫。但她还真的不得不佩服顾念兮的镇定。

    要知道,sh国际发展到现在,所涉及的领域和财产总值,已经比庞大的施氏还要惊人。

    这一个sh国际,可要比几个明朗集团还要大。

    就连她施安安这个见惯了大数的人儿,每次在看到sh国际的市场估价,都惊叹声连连。

    却没想到,这顾念兮都得知这个消息那么多天,连个电话都没有打来!

    而不同于施安安的反映,在看到电视上的那些报道之后,男人却蹙起了眉头:“那丫头现在还以为你就是想要帮她一把,压根就没有将这些当成事实!”

    当然,谈逸泽不是纠结顾念兮的不信任,这些只要他稍加和顾念兮说明,这丫头还是会明白的。

    他现在所在意的是,现在国内得到媒体对sh国际这么大肆渲染,恐怕对顾念兮不是很好。

    若是以前,顾念兮没有怀孕也就算了,但现在,她怀着身孕还要承受那么多的压力,谈逸泽很担心她的身体。

    于是,谈某人在看着这些之后便决定了今晚回去给小叔公的身为文化局局长的小儿子打个电话,让他好好管管这些记者。

    “没当事实?不是吧,我那天不是已经说的够清楚了么?”

    施安安一听顾念兮的反映,当即有些急。

    准备站起来,却因为肚子里的某个孩子踹了她一脚,疼得她皱着眉头。

    “嘶……”

    “没事吧?”

    “没事,孩子踹了我一脚!”

    “那就好,我还以为你要生了!”说到这的时候,谈逸泽又有些担忧的看了施安安那个高挺的肚子一眼,说着:“这些你还是不用管了。兮兮那边,我自然会跟她说明白的。不过你还打算,让外面的那个人站多久?”

    问出这一句的时候,谈逸泽已经来到了这房子的落地窗前。

    其实,在他们谈话的时候,整个房子周围的窗帘都是拉上的。

    这当中有部分原因是因为这个男人的身份不适合现在曝光,但也有施安安的一部分原因。

    她,不愿见到那个男人。

    “这个就不用你管了。这是我自己的事情,我会看着办的!”

    说完这话的时候,施安安示意身后的人推着她朝着卧室走去。

    看着她的动作,谈逸泽也知道这个女人是在下逐客令了。

    于是,他的身影一闪,便消失在刚刚被他拉开了一些的窗帘之后……

    透过谈逸泽离开的时候制造出来的这个窗帘缝隙,你可以看到楼下此刻站着的人儿,便是一身银灰色西装的骆子阳。

    只不过,他的脸色并不是那么好。

    连同脸上的胡渣,也貌似三四天没有刮干净了,整个下巴都围着一圈黑……

    但即便如此,这个男人仍旧屹立在这房子的前方……

    ——分割线——

    “舒落心,你终于来了!”

    夏季的那场暴雨结束的三天之后,舒落心出现在了前段时间关押她的那座监牢之前。

    当然,这一次她不是被关进来的。

    而是……

    通过层层狱警的把关,她终于带着她准备好的东西来到会客室。

    里头,霍思雨一身邋遢的走了出来。

    再见到是她舒落心的时候,原本眼神呆滞的霍思雨眼眸突然蹭亮了。

    这还是第一次,霍思雨见到舒落心,有种像是为生命注入生的希望的感觉。

    当然,这是因为她这段时间在这鉴于里,过着生不如死的牢狱生涯。

    在舒落心离开之后,她的那间牢房里又被关进去了一个人。

    虽然这两天天气转好,霍思雨的腿也不像是前两天那么疼了。

    可被关进来的这个人,每天睁开眼睛一看到她就对着她霍思雨各种拳脚相加。

    最先开始,霍思雨还会拼死和那个人斗殴。

    可每一次,她所得来的结果,便是那个人更加疯狂的毒打。

    到现在,霍思雨已经被打怕了。

    而她的身子,现在还留着一大堆的青紫。

    当然,被打的时候,霍思雨也清楚了一点。

    那就是,这些狱警像是有意放纵那个人打她。

    因为每一次被毒打的时候,霍思雨当然不会傻傻的坐以待毙。

    她会喊着叫着,希望别人来救她。

    可每一次,她的嘶吼声都没有得到任何人的回应。

    到现在,霍思雨也渐渐的放弃了求救的念头。

    只是霍思雨所不知道的是,就在这几天,谈逸泽正好和这局子里的局长“偶遇”,并且随便的交代了一声,让他好好的“关照”霍思雨罢了!

    想到当初顾念兮在这女人身上吃的亏,就算是要了这女人的命,谈逸泽也觉得不为过。

    可谈逸泽觉得,像是霍思雨这样不要脸的女人,死了一了百了,还真的太过便宜她了。倒不如留她一口气,让她继续在监狱里头受罪。

    如果说是谈逸泽一手造就现在霍思雨的苦痛,现在舒落心的到来便是对霍思雨的雪上加霜。

    这一点,当下霍思雨还不清楚。

    不然,她也不会再度见到舒落心的时候,眉开眼笑的。

    “坐吧!”

    扫了一眼那头发跟炒面一样油滋滋的霍思雨,舒落心不着痕迹的将自己的手放到鼻翼间,想要阻隔那难闻的怪味道。

    看着舒落心做的那些,霍思雨当然知道那是什么意思。

    不过眼下她也不在意,反正只要能逃离这个苦海,不管让她忍受舒落心什么都可以。

    只是,舒落心的话让她不悦的挑了眉头。

    “坐?舒落心,我要的是从这里出去,不是你那些虚情假意的探望。最好你给我清楚这一点,不然你也休怪我无情!”

    舒落心的态度,让霍思雨突然心神不安。

    难不成,这老女人并不是来弄她出去的。

    “你也知道,自从跟谈家断了关系之后,我可以依附的力量就少了许多。所以这件事情不急,还要慢慢来……”

    “慢慢来?你还要怎么慢慢来?难道你都不知道,案子就要开庭审理了!在慢慢来的话,我就要成为你的替罪羔羊了!”

    霍思雨的声调,不自觉的提高了些。

    盯着舒落心的眼,开始展露她对这个老女人的恨意。

    只是这一切,舒落心看在眼里,却一个字都没有说。

    替罪羔羊?

    呵呵……

    那本来就是她舒落心所希望的。

    这件商业泄密案,本身就需要有一个人为此事情负责。

    而霍思雨是这整件事情的参与者,让她来顶罪,是再适合不过的!

    再说,她舒落心也从来就没有闲过,要将霍思雨这样一个毒瘤留着!

    “不慢慢来你想怎么办?我现在所能依靠的力量你也清楚,为了你的事情我这几天都没有睡好一个觉。再说,这个案子我已经找到负责审理的人了,已经开始为你递上相关文件。你也知道,这些东西的审理还需要一点时间。若是你连这点时间都等不了的话,那就算我今天没有来!”说这话的时候,舒落心还装模作样的转身要走。

    而霍思雨看到她起身的一瞬间,便如她愿喊住了她!

    “等等!”

    “你说你已经递交了相关文件?”

    “是。可你不相信我!”

    “也罢。你现在要怎么死,都还掌握在我霍思雨的手上呢!量你,也不敢对我怎么样!”

    一番话下来,两人间的气氛缓和了不少。

    只是霍思雨没有察觉到,舒落心那隐藏在阴影中的嘴角,勾勒着一抹诡异的弧度。

    “我当然不敢怎么样了。你现在要是随便和谈逸泽说一声,我岂不是要去见阎罗?好了,我们现在是在同一条战船上,你也想太多。”说到这的时候,舒落心将今儿个自己带过来的东西给霍思雨递了过去。

    “给,这些都是我给你准备的!里面有换洗内衣,还有洗发水什么的。”舒落心说。

    “你会这么好给我准备这些东西?”

    在舒落心递来这些东西的时候,霍思雨并没有第一时间接过去。

    相反,她还一直盯着舒落心看,就像是想要从这个老女人那钢筋水泥铸成的面具下看到点什么东西。

    但舒落心好歹也在豪门中长大的。

    豪门里的人,比任何人都要擅于掩饰自己的想法。

    这也是,现在霍思雨没能看透舒落心的原因。

    “我这不是想要安抚你多等几天么?你要是不要的话,我就给丢了就是了!”说这话的时候,舒落心再度上演刚刚要离开的戏码。而这一次,她的手上还多了一袋子东西。

    听着舒落心的话,霍思雨也有些动容了。

    最近几天,她连个送换洗内衣的人来都没有。

    一连几天,身上的那身衣服穿了又穿,到现在已经散发出难闻的臭味了。

    也正是因为这一身的臭味,她每天都被同个牢房里的女人毒打。

    再者,还有她那几天都没有洗的头。

    痒,非常的痒。

    再加上牢房本来就有些潮湿,现在她的头发每天都跟一盘炒面一样粘附在自己的头顶上,让她每天都过的狼狈不已。

    所以,当看到舒落心给她送的这些东西的时候,她才会心动。

    “好了,我相信你就是了!”接过舒落心送来的那些东西,霍思雨没有忘记提醒:“记得,快一点将我给弄出来。要是我等不及的话,我真的会通知谈逸泽的!”

    “好,我知道了!”

    又是随口一说,舒落心便转头准备离开了。

    只是舒落心转身的那一瞬,嘴角上又是如此明显的阴毒笑容。

    还想告诉谈逸泽,那也得看你有没有那个命!

    “记得回去之后洗一洗,我下次过来接你出去的时候,可不想从你身上闻到那个味道了!”

    临走之前,舒落心怕这女人没有用那些东西,又提醒了一句。

    本来,聪明如霍思雨,到这一刻该有所察觉的。

    但因为舒落心后头的那一句话,实在是太有诱惑力了。

    弄到最后,霍思雨也被糊弄过去了。

    “知道了!”

    没等舒落心离开,霍思雨便提着那一袋子的东西离开了。

    看着女人消失在另一扇门后面的背影,舒落心唇角勾起:“霍思雨,下次恐怕我们要来世再见了……”

    ——分割线——

    原来,囊中之物也会落进别人的手上。

    这一点,霍思雨也是今天才体会到的。

    从舒落心的手上接过那些东西,霍思雨便打算回去洗簌一下了。

    但没有想到,她才提着那袋东西回到监牢里,连自己都没有打开包包看到里头有什么东西,刚刚进去就被一个人给夺走了。

    而夺走了她的东西的,正是这几天时常欺负她的那个人!

    “你干什么,快一点把东西还给我!”

    “这些是我的东西,不是你的!”

    “快点还给我!”

    “……”

    霍思雨几乎拼尽了权利,和那个人奋斗着。

    可那个人却像是没有察觉到什么似的,只伸手一推,就直接将霍思雨给推开了好几米远。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看在我们都是关在同一个监牢里,你就把这些东西分一些给我吧!”

    那人嘴上是这么说,可她已经直接打开了包包,将里头的东西一件件的往自己的怀里揣。

    几乎,就要将袋子里的东西给掏空了。

    再者,霍思雨也觉得各种不爽。

    凭什么她好不容易有那么一点东西就要跟这个人分享?

    难道她忘记了,前几天她是怎么毒打她霍思雨的么?

    亏她也好意思说什么“同是天涯沦落人”!

    所以,想也不想,站起来的霍思雨再度朝着那个人扑了过去。

    这一次,霍思雨撞到了那个人怀中的许多东西。

    所以,她开始怒了。

    “你他妈的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是不是?我跟你分享,已经是给你面子了。你竟然他妈的还给连不要脸!”

    这人说话间,伸手就朝着霍思雨的脸上扫了一巴掌。

    但这些她貌似还觉得不解气。

    就在霍思雨还呆滞在原地的时候,她连拖硬拽的,就将霍思雨给拉到了角落里。

    又是脚,又是脸,又是胸口的,几乎所有能抓烂的地方,这个女人都给霍思雨上演了一遍。

    到最后,霍思雨实在被打的连一丁点反抗的力气都没有了,就那么任由这个女人往自己的身上招呼。

    而收拾了霍思雨一顿之后,这个女人像是累了,便回到了刚刚原来的位置,将那些散落一地的东西,一件件的往自己的怀中揣。

    “敬酒不吃吃罚酒,这是你自己选的!”

    “这些,都归我了!”

    “要是以后还敢跟我横的话,看我怎么收拾你……”

    霍思雨很想说些什么,但最终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属于自己的东西,落进了别人的手里……

    泪水,从她的眼尾缓缓的滑落下来……

    ——分割线——

    这天入了夜,谈逸泽到家的时候,怀里还揣着一包栗子。

    这是顾念兮今天喊着要吃的,所以下班的时候,他也不厌其烦的将车子开到自己以前最不喜欢的闹市区去,就为了买她顾念兮想吃的东西。

    当然,生怕这栗子冷了不好吃,谈逸泽还一直将它放在口袋里。

    到家的时候,还不忘记伸手往自己的口袋里一探,确定里头的温度还够热乎之后,谈逸泽这才下车。

    “兮兮!”

    “兮兮,你快给老子出来。看看有什么好吃的……”

    人还没有走进大厅呢,谈逸泽就开始唤着顾念兮。

    不一会儿,他就看到一个圆滚滚的小身子朝着他跑了过来。

    不过,这倒不是顾念兮。而是遗传了老妈爱吃栗子性子的聿宝宝。

    闻到这板栗的味道,聿宝宝这只小馋猫就开始在他家谈参谋长的脚底下转悠着,还时不时对着谈逸泽露出一两个天真的笑容,意图很明显:我要好吃的!

    “好小子,等你妈吃够了,再赏你几个!”

    揉着聿宝宝的小脑袋瓜,谈参谋长就给了这么个答案。

    聿宝宝一听,当即小脸垮了下来。

    好吧,他真的很怀疑,他到底是不是谈参谋长亲生的。

    要是亲生的话,为什么每次好吃的都是给老妈先吃,等到她吃剩才是他聿宝宝的?

    但谈逸泽还没有等到顾念兮的身影出现,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看到上面的号码,谈逸泽迅速的接通了电话。

    电话那端的人儿不知道说了些什么,谈逸泽这边的黑眸已经瞬间变暗:“什么,闹出人命了?”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