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524章 长膘vs疯女人化身白莲花

    “嘟嘟嘟……”

    这一天,周家大院正在睡梦的人儿是被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吵醒的。

    哼哼唧唧的周先生刚从睡梦中醒来,对于这样的声响各种不满。

    昨天他好不容易才求得周太太的原谅,正式回到卧室的大床上,大展雄风了一回。

    这大清早的,他本来还打算找周太太再展现一下自己的男性魅力呢!可谁知道,这一阵铃声就将他给叫醒。

    起床气有点严重的他,打算接完这个电话之后,一定要好好的将自己这段时间在沙发上睡的委屈,都给讨回来,顺便让周太太知道一下,这个家的男主人到底是谁!

    只是,周先生这个想法还没有来得及实践,腰身就被某人一拧。

    顿时,哀嚎声响彻整个周家大院。

    “周太太,大清早哪,你谋杀亲夫啊!”周太太刚刚落在他腰身上的手劲,还真的不小。直接就将他最近没有怎么锻炼而变得有些虚胖的腰身给拧出了一块青紫出来!

    不过现在周先生的注意力不在那块青紫上,而是在自己肚皮上刚刚长出来的肉上。

    哎呀!

    最近不就几天没有怎么运动么?

    怎么就长膘了!

    不行,这个德行绝对不能让周太太看到。

    不然,以周太太这个搞艺术,对美感要求到变态的设计师的眼光,绝对会唾弃自己这一腰身肥肉的!

    于是乎,趁着周太太还没有睁眼看自己的时候,周先生干净拉过一边的被褥,将自己那个有些微凸的小腹给藏起来。

    那模样,就像是被色狼占了便宜的姑娘第二天醒来的反映差不多。

    只是藏到了被褥下,周先生发现他家周太太仍旧没有放过他的打算。

    你看看,这会儿周太太的小手都直接追到了他的腰身上,继续拧着。

    “周太太,疼!”更重要的是,周先生觉得,他自己这身材本来就有些变了形。周太太要是这么掐下去,腰身上的那块肉是不是会越来越凸出?

    好吧,周先生现在还真的有些担心,周太太其实是发现了他腰身上的那块肥肉了!

    呜呜,这可怎么办才好?

    这腰都圆成这样了!

    连腹肌看上去都若隐若现的了!

    这周太太要是发现了,岂不是要休夫?

    “还知道疼啊,知道就给我赶紧接电话。不然吵到齐齐睡觉的话,看我怎么收拾你!”

    这典型的虎姑婆,凶巴巴恰北北的女人,就是他周子墨的妻。

    不过,也是他周子墨宠入骨的妻。

    听到了周太太的一番话,周先生倒是松了一口气。

    还好,周太太没有发现他长膘了!

    “我接电话就是了!”

    周太太赶紧捂着被子躺在另一边,开始接电话。

    “嗯?谈老大,扰人清梦是要被周公嫌弃的。你难道就不怕从今往后天天失眠?”

    看了一眼电话上的来电显示,他说。

    “好,我马上过去!”

    不知道电话那端又说了什么,周先生立马改变了先前的态度。这会儿,周先生已经利索的撇开了被褥,直接冲下床开始穿戴。

    “周先生,发生了什么事情?”周太太很了解她家周先生,要不是什么紧急的事情,周先生是绝对不会这么慌慌张张的跑出去的。

    “舒落心那个老变态,昨天跑去谈家了。把孩子吓哭不说,竟然还揪了小嫂子的头发,指甲也戳的小嫂子脖子上多了个口子。而这疯子现在还恶人先告状,到我们局里打算将谈老大他们一家给告上法庭,我现在当然要过去了!”

    说起这个疯女人,周先生现在也觉得很头疼。

    这个女人牵扯到两个命案不说,现在竟然还打算反将一军。难不成,他们这些警察在她的眼里,都成了摆设?

    而周太太也在听到顾念兮和孩子受到伤害的时候,脑里的睡意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念兮怎么样了?孩子呢?”

    “还可以吧,不过昨天据说吓坏了。也对,那个疯女人突然过去,他们家不是老就是小的,光是她这么个年轻人还怀着身孕,这老女人还真的懂得挑下手机会!”

    要不然,谈老大已经忍了那么多年,也不会这么就爆发了。

    不过这样也好。

    从现在开始,他们这些当兄弟的也可以大展拳脚了。早些年,他们就看那个老女人极为不满了。

    要不是谈老大一直说要等待机会,他们早就一个个冲上前,直接将舒落心那个老女人揍得连她的爹妈都不认识她了。

    你以为,他们这些人,那个破烂的舒家,他们会放在眼里?

    这些人当中的其中一个,哪个不是随便勾勾手指头就能让舒家身败名裂的?

    还以为,他们多有能耐?

    “周先生,今天念兮他们应该在家吧,我想过去看看念兮和孩子!”

    周太太也是当了母亲的人,自然知道孩子被吓到可不是一件小事。

    要是处理不好的话,将来恐怕一辈子都要让孩子留下阴影了。

    再者,还有念兮。

    现在她还怀着身孕,就遭受了这样的待遇,情况也不是很好!

    “谈老大刚刚就是想说,你和苏小妞要是有空的话就去看看小嫂子。她现在的情况,虽然能吃的下睡得着,但谈老大还是很担心。”

    “好!我收拾收拾,马上就出发!”

    貌似,周太太似乎真的非常喜欢念兮这个丫头。

    和她,特别的投缘。

    每次遇到顾念兮的事情,周太太本来慵懒的性子都会变得特别的勤快。

    这让当老公的周先生都有些吃醋了!

    “周太太,你很喜欢小嫂子?”

    周先生看到本来醒来还要在床上各种赖床的周太太,今天竟然破天荒的自己起来了。

    并且,现在她还主动的站在柜子前穿着打扮,这让周先生有些吃味。

    可周太太忙着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貌似没有发现浑身散发着浓酸味的周先生的异常。

    “是啊,那丫头很聪明。再说了,她在设计上真的很有见解,每次给我的意见都很独到,不会跟别人一样撵着藏着。我想,这样的人没有人不喜欢吧?”

    “是吗?小嫂子真幸运,轻而易举的就取得了我家周太太的喜欢!”

    周先生说出这话的时候,各种酸味齐齐向周太太涌了过去。

    这下,周太太要想不发现这个男人的不正常,也难!

    再加上,周先生此刻索性放下了自己本来要往身上套的衬衣,光着膀子就直接将站在镜子前的周太太给困住了。

    仗着人高马大,周先生的手开始为所欲为。

    可这么惹火的行为,貌似还是无法填满他心中某一处的空虚。

    “周先生,你这又是发什么神经?”

    本来衣服已经快要穿好了,谁知道周先生突然发了神经,直接将她身上的衣服都给剥了,现在还在她的两个球体前作恶。

    不过,周太太也看得出,周先生这是酸了。

    你以为,这男人眼里的醋意能瞒得过她的法眼?

    “我没发神经。就是突然想要做些事情,让我的周太太只看着我想着我就行!”周先生说着,继续和前面他最喜欢的部分奋战。

    看着周先生埋首在自己胸口的后脑勺,周太太做了个深呼吸之后咆哮道:“周先生,要是今晚还想要在这个房间里睡觉的话,你最好给我收敛点!”

    大清早的男人不能惹!

    这一点,周太太当然清楚。

    再加上刚刚那番惹火的举动,很快两人都会脱离正常的轨道。

    当然,若是寻常,周太太也就随了他。

    可刚刚,谈大哥那边不是打来电话么?

    他现在又在这里耍流氓,没有两三个钟头是绝对不会停止的,到时候肯定误了正事。

    为了让他回到正轨上,周太太只能开始各种威逼利诱。

    周太太当然也知道,这么个大老爷们被自己用这样的理由威胁,实在有点可笑。

    可没有办法,他们家周先生也就只吃这么一套。

    看到本来在她的身上各种煽风点火的周先生,在她的这个威胁之下,又狠狠的咬了她一口之后带着各种不满,灰心丧气的开始套上衬衣的周先生,周太太的唇儿悄然勾起。

    好吧,虽然说连女人的醋都吃的周先生很小心眼,但周太太也不得不承认,正好是这一点取悦了她。

    这样的周先生,让她感觉真的很在乎她!

    不过阻止了周先生大清早的“行凶”,现在他很火大。

    你看看,现在他只用屁股对着她就知道了!

    揉了揉有些发疼的额头,周太太顿时觉得很无奈。

    没办法,她家周先生有时候也会这么的孩子气。

    对于他的孩子气,她也只剩下一招……

    趁着周先生正在系上皮带的时候,周太太突然上前,从周先生的身后抱住了他,顺带着将自己的小脸埋到了周先生的背脊处。

    被周太太这么一抱,周先生的小心肝如同野马奔腾。

    周太太主动了?!

    这是天大的好事?

    可你以为,刚刚那威胁没有让他得逞,他的小兄弟和他的脆弱的小心灵都受到了严重的打击,你以为就一个抱抱能解决么?

    不行!

    怎么也得要个亲亲,或者今晚让他在多压榨两三趟什么的。

    觉得周太太的行为等同于打了一巴掌给个甜枣吃,周先生的动作稍稍停顿之后,便有慢条斯理的继续了。

    那德行,就像是压根感觉不到周太太抱着他一样。

    只是周先生却不知道,在他被抱住的第一时间,背脊明显的僵硬已经泄露了他的心思。

    此刻,靠在他的后背上的周太太,笑的就像一只小狐狸。

    “周先生,今天不打算理我了么?”掩藏着笑意,周太太的声音带着一股子软糯,在他的身后响起。

    光是这么一听,周先生的小心肝又乱糟糟的乱蹭了。

    周太太这个妖精。

    明知道他最受不了她这个娇滴滴的样子,竟然还用这一招对付自己,卑鄙!

    不回答,坚决不回答!

    周先生想要对周太太表示,其实他也是个有自尊的男人!

    见到周先生仍旧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周太太索性继续说:“哟,还真的不打算理我了?那算了。本来今晚还想让你看看我前两天刚刚新买的睡衣的试穿效果。既然你不理我,那就算了!”

    说这话的时候,周太太已经打算收回自己放在周先生腰身上的手。

    别人不理会自己,周太太可没有那种将自己的热脸贴上人家的冷屁股的喜好!

    只是当小手松开的时候,又被一股子力道被按压了回去。

    “真的买了新睡衣?”

    周先生的嗓音,颓然变得有些沙哑。

    “嗯……”

    周太太的这个鼻音,意味悠长。

    “那说好的,我今天要亲自给你穿上!”周先生看上去已经接受了这个诱人的提议!

    “也不是不可以!”

    周太太也不会傻到不懂得周先生这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那你现在还要亲我一下。”周先生这话,有种得寸进尺的嫌疑。

    不过,为了能哄好这个男人快一点回归正轨,周太太还是应约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亲。

    一个蜻蜓点水的吻,直接让这个人高马大的男人,直接变成了弱智儿童。

    “周太太,这边还要一下!”

    说着,周先生又赶紧凑上了自己另一边的脸颊。

    那表情,就跟小人得志没有什么区别。

    可周太太发话了:“你不会告诉我,这边亲完之后,你的嘴也想亲了。最好,今天我哪儿也别去,将你全身上下都给亲个遍,是不是?”

    周太太挑眉。

    周先生立马跟哈巴狗似的,摇头晃脑的:“是啊,知我者周太太也!”

    “要是不想我取消今晚上的约定的话,那我倒是可以考虑多亲你几下!”

    知你者?

    知个屁啊!

    都结婚了这么多年,就你周子墨这个德行,你屁股一撅起来我就知道你想要做什么了!

    于是,在周太太喊着要取消约定的呼声中,本来兴致勃勃的男人顿时蔫了。

    “周太太,别啊。不亲了行吧,你赶紧收拾好,我先送你到谈老大家,再顺道去和老二他们回合!”

    这下,周先生也没有了之前想要表现自己是个有自尊的男人的强烈*了。

    吼吼……

    周先生表示:周太太的美色诱惑之前,自尊神马的都是浮云了!

    ——分割线——

    “她怎么说?”

    某个高科技房间里,一个身高一米九以上的男子,走了进来。

    男人的声音不高不低,却清清楚楚的传进了这个室内每一个人的耳里。

    “谈老大,你看看这监控就知道了……”

    对于每个到这边报案的人,他们都会记录下来。

    不过一般没有疑点的时候,他们都不会反复的察看。

    至于舒落心的……

    谁也没有想到,舒落心的这段视频竟然被人给发到了网上。

    从早上到现在,短短的几个小时内,已经被转帖两三万次。

    点击率,节节攀升!

    这也是,今天谈逸泽一大早就找周子墨他们的原因。

    没有办法,这个老女人弄出了这段视频,肯定是买通了人的。

    而这人,肯定是和他们局子里的人有关。

    说这话的时候,今天一大早就到大队里取了录像的周子墨鼠标轻点了那么几下,很快有这么一段视频传送了出来。

    视频上的老女人,没有上一点妆容,神情憔悴的不像样。

    本来一直打理的非常有层次感的发丝,现在只随便的捆在脑后,有几根还散下来垂在她的脸颊上。

    这样的穿着和打扮,倒是颇有美人迟暮的感觉。

    再加上现在的舒落心是声泪俱下,一边的脸上还捂着纱布,倒也让人横空了几分怜悯。

    当然,这前提是你不知道这个老女人的真面目!

    看着监控摄像上那个梗咽的老女人,谈逸泽的眉头随意一抬。

    哟呵,打了别人,欺负的他谈逸泽的老婆和孩子昨夜大半夜都惊醒,她倒是还敢恶人先告状?

    “我嫁进谈家好歹也二十几年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说谈家的人怎么可以这么对待我?”

    “也对,谈家是大户人家,有头有脸的人物。本来我也不该说这些的,可我实在真的没有办法!”

    又是几声呜咽,惹得一旁观看的人都恶心。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我嫁进了谈家这么多年,我为了整个家默默的付出,可到头来我都没有得到一张属于自己的结婚证,更没有别人过的那么风光。”

    “是,我是前段时间对明朗集团做了一些不该做的事情。可没有办法,谈建天从来不肯和我领证,我们的婚姻是不受法律保护的。这么多年了,我也知道他的心里没有我,但这是我自己选择的路,我无怨无悔!”

    说到这的时候,谈逸泽的黑瞳倒是有些闪烁。

    他从没有想到,谈建天竟然会没有跟舒落心拿结婚证?

    可为什么当初他让韩子去处理谈建天的户口注销问题的时候,为什么没有发现这些?

    难道,韩子打从一开始就知道?

    还是说,谈建天那份没有公开的遗嘱里,早已说明?

    而韩子是唯一一个知道内情的人,所以他也不方便跟他谈逸泽多透露什么?

    又或者,是舒落心所说的事情,都是在撒谎。

    所以,他谈逸泽才从韩子那边没有得到什么消息。

    总之,现在围绕在谈逸泽面前的,还有诸多疑点。

    谈逸泽对此刻视频中舒落心的那段话,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

    “可我的孩子,我的小南有什么错?从小到大,他在谈家就备受冷眼,就连长大了,在明朗集团任劳任怨,也得不到家人的器重。我之所以对明朗集团下手,也是因为我想要让我的孩子有生活保障。我不愿让他受到我的牵连,一辈子只能低着头忍气吞声的生活……”

    “可我真的没有想到,这样的做法会激怒他们。你看看,我脸上的这道伤,就是因为前段时间我顺路经过谈家的时候,被他们从里头给赶出来所导致的。”

    “谈逸泽还扬言,会要我的命……”

    “我真的害怕,所以我才站出来!”

    “我不能再忍了,再忍下去我和小南都会……”

    说到最后几个字,舒落心消了声。

    取而代之的,是两行滑下来的热泪……

    而至此,整段视频完结。

    不得不承认,这个倒打一耙的戏码,这个女人真的堪称经典。

    昨儿才被他谈逸泽警告过,今天就折腾出这么一出。

    是不是她认为,就引发了热议,以后就没有什么人敢对她动手?

    不然,就会搞臭他谈逸泽的名声?

    只是舒落心所不知道的是,他谈逸泽就算会搞臭名声,也绝对不会对她舒落心选择放纵!

    杀母之仇,不共戴天。

    现在,这老女人更将她的恶毒心思,打到了他的妻儿身上,他谈逸泽岂能容忍?

    “谈老大,现在我已经打电话让他们将这段视频给删除了。不过目前还是有不少的人在恶意传播,可能要请你的小表叔出马了!”

    在工作的时候,周先生少有寻常在周太太面前的幼稚。

    “我赶过来已经打电话给他了。他说过,这件事情他已经开始跟各个部门反映了!”

    谈逸泽的小叔公,是本市的文化局局长。

    他出马,肯定能将网络上的传播给压制下来。

    但问题,明显不能得到根治。

    事情一旦传出对谈逸泽肯定有必要的影响。

    一旦涉及到谈逸泽的名声,很多网站都会先考虑其影响才对。

    可如今,这事情就像是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而舒落心一个老女人是不可能操作的如此利索的。

    谈逸泽不难想到,舒落心背后现在肯定还有一个人和她联合了起来。

    打算,将他谈逸泽一举拉下这个泥沼中。

    谈逸泽不难想象到,这件事情若是能直接将他谈逸泽给拉下马,背后那个坐收渔翁之利的人是谁。

    想到这,男人的黑眸一沉。

    斩草须除根!

    这个道理,他谈逸泽一直都是懂的。

    那这一次,就一并将这两个人都给除了,省得他的老婆和孩子都要受罪!

    “老三,你让几组网络警察立即出马,查查这个刻意传播视频的ip,不过我想胆敢恶意传播这些的,应该是国外的ip才对。再者,你想方法确定一下这个ip的地址。还有把当时给舒落心录这些的口供的时候所有执勤人员都给我找来,我要亲自问话!最后,你给周太太发个信息,让她今天陪着兮兮的时候不要让他们母子看新闻之类的东西!”

    顾念兮怀着身孕,昨儿被舒落心那么一吓,还没有回魂呢。

    谈逸泽还真的很担心,那个老女人又不知道会对着顾念兮他们娘俩作出什么事情来!

    “好的,我知道了!”

    “老四,你那边派去大宅边上守着的人,已经到位了吧?”

    谈逸泽问的,是左四左千城。

    这家伙最近退役了,直接带着一些退伍的特种兵人搞起了事业。

    其实,谈逸泽也知道,老四会做这些的原因。

    退伍兵人都有血性。

    正因为这些血性,让他们走上了当初这条路。

    而退役之后,让他们回到现实生活也有点难,让他们低三下四的出卖劳力换取生活费,更难。

    所以,左四现在所做的,也是为了他们这些兵人考虑,让他们有多一条谋生的道路。

    从昨儿个顾念兮因为害怕,半夜惊醒了好多次,还有聿宝宝半夜总起来哭,谈逸泽就知道昨天的事情在他们娘俩的心里都留下了阴影。为了防止这类事情发生,谈逸泽就直接从左四那边借调了一些人马。当然,报酬他也不会少给。只要他们能确保,顾念兮和孩子的人生安全即可。

    “已经到位了。现在谈家大宅附近一共有四个人,分成两个队伍。一旦有可疑的人过去,会第一时间将他们解决!”

    “嗯!像个方法把我家的通讯设备都给破坏了。爷爷年岁也高了,我怕这件事情要是传进他的耳里的话,血压又会高了。”

    昨儿个的事情,谈逸泽看到了爷爷的心有余而力不足。

    也对,他现在年岁真的高了。

    脚也越来越不中用了,再也不是他小时候那个天塌下来都能给他扛下来的谈老爷子了。

    而现在,谈逸泽也学会了将谈老爷子的重担挑起,保护谈老爷子,保护好谈家的每一个人!

    “这……不大好吧?老爷子寻常都会到大院里的那几个老人家那边走动,要是从他们口中听到些什么的话,到时候肯定会大发雷霆的!”

    谁都知道,谈老爷子最不喜欢的就是让人蒙在鼓里。

    “没办法,走一步算一步!到时候他生气再说!”

    谈逸泽说。

    于是,谈逸泽的一番交代下,所有的人都分头行动了。

    而谈逸泽自己,则朝着民政局前去,

    有些事情,还是眼见为实的好!

    ——分割线——

    而与此同时,城市另一个便宜郊区的破旧公寓里,舒落心站在落地窗前,眺望着这片荒凉地带外围的那些花花草草。

    好吧,在这个个荒凉的角落,舒落心仍旧没有放松下来。

    她都不知道,自己在这里一站,就是好几个小时了。

    这整个过程,她连口水都没有喝过。

    “今天的戏演的不错,谈逸泽他们现在已经全部出动,准备删掉这些东西!不过这玩意一旦出现,议论的人可就多了去了!到时候,我倒是要看看他谈逸泽还能和以前那样,受那么多人的拥护!”

    外面是夏季的午后,阳光很是明媚。

    只是偏偏,这个房子却照不进一点阳光。

    相比较外面的那个世界,这个房子呈现出来是一片阴暗。

    而男人,就隐藏在舒落心背后的这一片阴暗中。

    在这样的角落,你看不见这个男人的表情,更看不清他的面容。

    唯一能察觉到的是,男人在说最后一段话的时候的酸味。

    一直以来,他的一切表现,乃至他的应急反应,都不比谈逸泽差。

    可到了这个年纪,却仍旧和谈逸泽处于同样的位置,甚至在军区里的实权现在都被谈逸泽揽了去。

    归根结底,输就输在谈逸泽拥有无数人民的拥戴。

    这也是,那天他埋伏在背地里,看到舒落心被人从谈家大宅里丢出来之后,为什么将她给捡回来的原因。

    这个女人,还不是一无用处!

    至少,在扳倒谈逸泽的事情上,她将会立大功,从今天网络上的反映来看!

    “别站在那边了,过来吃点东西。这些是我让人从城里的买来的,都是一些如有美容价值的营养品,吃了对你脸上的伤口有好处的!”

    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对女人内心世界的瓦解,还确实有一套手段。

    从舒落心时不时捂着她脸上的伤口看,他就知道这个女人对于自己现在脸上的拿到伤口尤为在意。

    所以,他才买来了这些东西,想要瓦解女人的心思。

    不出他的预料,本来没有任何动静的女人,在听到他刚刚说的那一番话之后,便转过身来,视线落在那边的那些食物上。

    “那些东西吃了有什么,我这张脸算是毁了……”

    说到这的时候,女人不由得想起那边去看医生之时,那名医生看到她伤口现在的愈合情况之后,不断摇头的场景。

    “毁了什么?这不过是一个修复小手术?要是咱们国内不行,到时候我送你到h国。到时候,绝对让你变回原来那么光鲜亮丽!”

    最后的那个形容词,明显取悦了这个老女人。

    若你仔细打量的话,还能看到她脸上扬起的那抹红晕。

    好吧,女为悦己容!

    就算是一个年过半白的女人,也难以抵挡这一点。

    而看到这个女人脸上的红的时候,这男人已经察觉到自己的伎俩奏效了。

    “别站着了。吃点东西吧。从早上到现在,你都没有休息过!”

    说着,男人竟然主动拉着她的手,准备将她给带过去。

    说实话,这个男人伸手过来,特别是触碰到她的时候在,这个女人的身子都有些僵硬。

    活了这么大把年纪,除了谈建天,她还真的没有被什么男人这么触碰过。

    当然,出去那一天喝醉之后的意乱情迷之外。

    舒落心本能的想要反抗,想到那天这个男人竟然趁着自己喝醉之后对她做这些事情,她心里有些反感。

    可一想到活了这么大把年纪,她为了一个谈建天豁出去杀了人,到最后还是没有能得到他的一丝体恤。舒落心突然有些后悔了。

    而面前的这个男人,虽然没有谈建天长得好,却不知道比谈建天对自己好多少倍。

    你看看,结婚那么多年谈建天什么时候会关心她舒落心饮食起居?

    他们每天是在同一张床睡觉。

    可心呢?

    却隔着不知道几千几万米远。

    有时候,连她舒落心触碰到他的一个手指都会被他拂开。

    就这样的男人,心恐怕还是在那个施贱人的身上!

    你也不用怀疑,今天早上爆出这些的时候,她眼泪的真假。

    一个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的男子,对自己漠视,冷淡,甚至可以说薄情,连一张结婚证书都不肯给她,只让她生下了那个阴谋的产物,却再也没有触碰她。

    恐怕连让她到谈家一起生活,也不过是为了给那个有着血脉关系的孩子上户口罢了。

    明明,这个男人的心思从不在她舒落心的身上表现的如此的明显,可她却还是偏执的为了自己的某个信念,一直苦守着这个秘密。

    这也是她为什么在谈建天死后那么惶恐不安的想要争夺明朗的原因。

    一个一起生活了这么久都对自己各种不待见的男人,又怎么可能会将遗产留给她和她的孩子?

    这些年,她活在一个惶恐不安的世界里,舒落心觉得她比任何一个人都要委屈。

    所以,今天的那些眼泪,其实都是真的。

    为她在那个男人身上消耗了那么多年的青春而流,而了自己到现在才看清楚一切而流,更为了自己当初一股脑热,甚至不惜杀害一个人的生命而占有那个男人,为自己引来了杀身之祸而流……

    当然,今天从电脑上看到这段视频的传播的时候,舒落心也不会不知道,这个男人其实也是想要利用她舒落心来打垮谈逸泽。

    可就算是利用又怎么样?

    最起码,这个男人还会在这个时候给她一点点的关心。

    其他人呢?

    连她舒落心的儿子,现在连来看她一眼都没有。

    再说,若是这个男人的利用能让她成功躲避谈逸泽的追杀的话,她也觉得这么做是值得的。

    最终,本来想要挣脱男人的手的舒落心,在想到这些之后,慢慢的恢复了之前的平静。

    看着这个女人现在乖巧的将手放在自己的掌心,男人的眼眸里一闪而过的阴冷。

    但很快的,这一切又消失在他的眼瞳中,他的嘴角又带着笑容,亲切和怜惜。

    这样的他,仿佛刚刚出现在他眼瞳里的阴戾未曾出现过……

    ——分割线——

    “凌二,你能不能借给我一条被子?我昨天的被子洗了,到现在还没有干。你就借我一下,不打算借的话,我就诅咒你祖宗十八代,顺便问候你的jj这一辈子都趴着!”

    接到苏小妞的电话的时候,凌二其实还在执行谈老大交代的严肃任务。

    可一听到苏小妞的这一番话,凌二爷也忍不住嘴角抽了抽。

    苏小妞,你这是问人借东西的态度么?

    不过,凌二爷也还纳闷了,为什么现在苏小妞一天都跟自己借一样东西呢?

    之前,她不是一看到他凌二爷的东西出现在她的家,都觉得特别烦?

    可现在,她貌似都直接将他凌二爷的东西都给私藏起来。

    有时候一天是一件东西,有时候是好几件东西,现在他凌二爷家里的东西,都快要被清空了。

    不过对于这个问题,凌二爷倒是没有多担心。

    以前他还嫌弃自己的东西在苏小妞家里出镜率太低了,容易被别的男人钻了空子。

    现在苏小妞能借用他的东西,自然是好的。

    不管她要什么,凌二爷都会双手奉上。

    最好,还把他的家的东西都给清空了,到时候他便能顺理成章的到苏小妞的家赖着。

    当然,如果是寻常,凌二爷是会亲自过去拿给苏小妞。

    最后,就跟苏小妞软磨硬泡一起厮混一个早上。

    可今天不行!

    要是今天这个事情处理不好,他清楚这会导致谈老大身败名裂!

    虽然寻常时候,凌二爷这货也是各种不着调,有时候甚至还不忘记损谈老大两把。

    可在关键时候,他们这群哥们都出奇的认真。

    这,就是兄弟。

    寻常时候可以没大没小没上没下,甚至以下犯上,但关键时候,他们谁都不能拖后腿!

    琢磨了一番,凌二爷又担心这两天病怏怏的不能上班的苏小妞,会因为没有被子着凉,他便说:“苏小妞,在你家的第三个鞋柜的嘴里头有一把钥匙,那是我家里的备用钥匙。你直接拿去打开门,要什么东西自己拿去!”

    “咦,你家的备用钥匙怎么会在我家?”

    苏小妞按照这个男人的指示,果真看到一把钥匙。

    “这你别管了。反正要什么东西,你自己拿就行了!”

    那是我趁着你不注意的时候放进去的,笨!

    凌二爷在心里嘀咕着。

    “你怎么能这样?本宫不管,现在要你这小凌子亲自给我送上门来!”

    在鞋柜找钥匙的时候,苏小妞有些头晕,于是她开始偷懒了。

    当然,苏小妞这么嚷嚷着,其实也有一个目的。

    要是凌二爷给他亲自送点过来的话,他身上的味道就可以多留在这边一会儿。

    到时候,她每天的头晕恶心也可以缓解。

    可没想到,凌二爷说了:“苏小妞,别任性。自己找东西去,我现在有点忙!”

    “你现在有什么可以忙的,不是每天都守在你那一亩几分地的凌氏集团?别跟姐姐唧唧歪歪的,姐姐现在就要你的被子,快点过来伺候。不然,小心我把你的jj拿去喂狗!”

    好吧,今天苏小妞一直有些不舒服。

    早上起来到现在,一丁点东西都吃不进去。在这么下去,恐怕对自己腹中的胎儿不好。

    这也是,她现在这么急切的想要见到凌二的原因。

    因为上一次也是这样各种东西吃不进去,凌二爷一出现,所有的情况都好转了!

    “苏小妞,你今天是怎么了?怎么那么迫不及待?”凌二爷心里各种疑惑。

    “都说别唧唧歪歪了。”

    “那你就等一下好不好?小嫂子那边昨晚上出了点事情,我现在必须要处理!”

    若不是苏悠悠打的是他凌二爷为她专门开设的那个“热线”,现在谁也联系不到他。

    而苏悠悠这边一听,当即急了。

    “这是什么意思?兮丫头出什么事情了?”

    一听到顾念兮发生了事情,苏悠悠不淡定了。

    知道苏小妞将顾念兮当成妹妹,顾念兮的事情通常苏小妞都比他要急。凌二爷自然也不敢瞒着苏悠悠:“昨天那个舒落心,也就是谈老大家的后妈,到谈家大宅闹了。据说吓坏了小孩,小孩不懂事踹了她一脚,就直接算到了小嫂子的头上了。揪了小嫂子的头发,还弄得脖子刮伤。现在孩子和她的情绪都不大好。本来是想让你去陪陪她的,可我觉得你现在身体不是很好,我……”

    凌二爷其实也存在私心。

    苏小妞生病了,他不舍得她累着。

    “你怎么可以这样?我的妹妹出事了,我这个姐姐的竟然被蒙在谷里,这像话么?不行,我现在要去找兮丫头!”

    当然,这个决定凌二爷也一早就料到了。

    “苏小妞,你的身子能行么?”

    “不行也得行。对了,你现在还有什么事情要处理?”苏小妞其实是担心自己从早上开始吃不进一点东西,现在饿的头昏眼花的,不大适合开车。

    如果凌二要是没事,就让他来接自己!

    “你以为那贱人只做了这些?她今天早上还直接到警察局去了,说是这些年在谈家倍受欺凌,还说自己被谈老大打伤了。我们现在正在处理这贱人留下来的祸端!”

    谈老大这件事情的牵连事情甚广,所以必须仔细处理才行!

    “苏小妞,你是要我去接你么?”

    凌二爷其实也听出了苏小妞的意思。

    但他刚刚都这么说了,向来不喜欢麻烦人的苏悠悠说了:“没有,我刚刚还想让你过来搬棉被,现在不需要了。我直接去谈家!贱人就是特么的喜欢矫情!装白莲花,我让她变菊花!他奶奶的,敢欺负姐姐的人,活腻了!下次见到她,给我准备黄瓜,我非要爆了她的菊花不可!”

    “苏小妞,你去找小嫂子可以,但你不可以将她那贱人上传视频的事情告诉小嫂子!”

    “你放心,这点分寸我还是有的!好了,姐姐现在很忙,晚点记得给姐姐送被子,不然你的小jj不保!”

    撂下狠话,苏小妞忙活去了。

    唯有被“恐吓”了的男人,嘴角不自觉的向上扬。

    好吧,对凌二爷而言,不管苏小妞做什么事情都是好的。

    只是凌二爷没有想到,最近苏小妞的异常都是因为她怀孕了。

    若是她知道苏悠悠怀孕的话,恐怕不会将这消息告诉她……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