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526章 苏小妞摔倒vs日记本里的证据

    “兮兮,我在找东西!”

    被发现自己现在正在书本中游走的谈逸泽,并没有一点惊慌之意。

    因为这次,他倒是没想过要瞒着顾念兮。

    若不然,以他谈逸泽的警觉能力,你以为他会不知道顾念兮其实就跟在自己的身后进书房?

    “找什么东西?把爸爸的书都弄出来了。”

    顾念兮倒也没有多说什么,打算在谈逸泽的身边半蹲下去。她打算帮着谈逸泽整理,顺便看看能不能帮上忙。

    再说,谈建天这书房里的书,你以为都是寻常市面上买的到的?

    不,很多书都是孤本。

    那些孤本,那一本不是业内千金难求的?

    刚开始进入书房里看到这些书的时候,顾念兮也很惊讶,到底谈建天上那些地方弄来这些的。而且,这些孤本和谈建天的专业一点都不搭调,他到底弄这些来做什么?

    不过渐渐的,在见惯了谈家里头这些孤本大多数上面都标着一个“涵”字的时候,顾念兮倒是知道这些从哪儿来的了。

    估计,这是谈建天打算送给妻子施涵的,有的可能已经送了,有的可能还来不及拿出手!

    看来,谈建天应该对施涵用情至深。

    可为什么后来却会变成这个样子?

    一个和另一个女人成了家,另一个则化成一缕青烟?

    “别蹲下来,这里都是灰。”见顾念兮要蹲下来,谈逸泽先一步环住了她的腰身,将她带到边上的沙发坐着。

    “爸爸这里头很多书都是孤本,我是怕你毛毛躁躁的就将这些书给弄坏了,多可惜。”顾念兮从刚刚那堆书本中捡了一本,一打开上面便标着一个“涵”字。

    谈逸泽知道,她这是在告诉他,这些书本属于他的母亲,施涵的。

    可谈逸泽明显还是不领顾念兮这个情。

    扫了一眼书本第一页上面标着的那个“涵”字,他一眼就认出这字体其实就是谈建天的。

    全世界搜刮来施涵最喜欢书的孤本,每年她生日这里都会添上一本,煞费苦心的这是做什么?就为了表示,在他谈建天的心目中,他谈逸泽的母亲其实就是唯一?

    呵呵……

    每次想到谈建天的这些举动,谈逸泽都只是想冷笑:

    “人都不在了,每年还照样送这些东西,还有什么意义?”

    生前连她生病的时候都不曾回来照看过她,死后做了再多,都没有什么意义。这是谈逸泽的想法。

    所以,在他谈逸泽的有生之年,他只想对着自己的女人好。

    不想给彼此,留下遗憾。

    只是到这的时候,谈逸泽也发现自己突然有些看不懂谈建天了。

    如果当初他那么喜欢舒落心那个老女人的话,为什么还不选择和她登记结婚?

    难道他就不怕这档子事情被查出来的话,对他和公司有影响?

    “这也算爸爸的一片心意吧!”

    说到这的时候,顾念兮察觉到谈逸泽的神色古怪,她以为谈逸泽应该是不想要在提及这些,索性换了个话题:“老公,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现在到底在找什么东西!”

    “……”被顾念兮这么一问,谈逸泽并没有直接开口。

    他顺手接过顾念兮手上拿着的那本书,粗糙的指尖落在书本上的那个“涵”字上。

    那带着轻颤的摩挲,足以让顾念兮看得出,谈逸泽对母亲的思念。

    她更以为,自己触及到了谈逸泽心中那道所不想被人触碰到的伤口,便说:“我没有逼着你回答的意思。如果你觉得不方便的话,那不要说也没有关系!要不,你就在这里一个人好好找一找吧,我出去看看刘嫂饭做好了没有,爷爷和宝宝应该都饿了。”

    说完,她便打算起身。

    可刚刚起身的一秒,手臂被谈逸泽给拉住了:“兮兮,你是我的老婆,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要和我结伴走过一生的人,对你其实我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说这话的时候,谈逸泽将那本书放在了沙发的另一侧,随后再度拉着顾念兮坐回到了沙发上,道:“你还记得,上一次我跟你说,霍思雨被送进监狱的时候,住同个监狱的人突然死了吧?”

    “记得。不过你不是说,让我不要随便对她有什么怜悯之心么?”对于霍思雨,那是顾念兮花季岁月的标志,在那段岁月他们曾经携手走过。想要从心里彻底将霍思雨给抹去,对于顾念兮来说那是不现实的。

    可顾念兮也知道,如今霍思雨会落到现在这个下场,和她自己交由自取,其实分不开。

    若当初她安分守己,不偷偷背着顾念兮和谈逸南勾搭上的话,以她霍思雨在这专业上的天分,应该也已经崭露头角,甚至打拼出自己的一番天地。

    但也正是因为她扭曲的价值观,才导致他们几个人命运发生了改变。

    害的顾念兮那段时间流落街头,这次更害的她顾念兮差一点吃上官司。

    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

    对于霍思雨插入到她顾念兮和谈逸南的那段爱情中,顾念兮是感谢的。

    若不是她的加入,恐怕她顾念兮也不会遇上这么好的男人。

    所以每次想到这的时候,顾念兮也就释怀了!

    对霍思雨,现在她真的没有什么感觉。只要她不再来伤害到谈家,顾念兮也可以彻底的放下那些恩恩怨怨的过去。

    可她不明白,谈逸泽在这个时候为什么会提到她。

    “你知道,那个人是怎么死的么?”谈逸泽继续说。

    “怎么?难道不是意外死亡,而是有人谋害?是不是……”

    是不是霍思雨做的?

    顾念兮打算这么问。

    但不知道为什么,这话她却有些说不下去。

    对于她而言,杀人的事情实在和她距离太远了。

    所以,她真的无法想像,霍思雨会作出那样的事情!

    “那个人的死,当然不是意外。可这事情,却不是霍思雨做的!”谈逸泽扫了一眼顾念兮,伸手在她的背部轻轻的拍了拍,算是安抚之后,才继续开口说着:“那个人的尸检报告出来了,她中了鹅膏毒素而死的!监狱里的饮食,根本不可能出现这种东西。最后这些东西是在霍思雨的东西里检查出来的。你知道,这些东西是谁送进监狱里给她的么?”

    “是谁?”

    顾念兮问。

    因为她也实在想不出,现在还有什么人会给霍思雨送这些玩意儿。

    “舒落心!”

    “舒姨?怎么可能?他们两人不是以前就闹得很僵?再说,这次霍思雨还私底下勾搭着安安姐,想要趁这个机会将舒姨给拉下马。连我都能看得出来,我就不信舒姨看不出!”按说,这样的话他们应该闹僵才对,更不可能霍思雨都进了监狱了,舒落心还含情脉脉的给她送东西去。

    “如果霍思雨掌握了她最致命的秘密呢?”

    谈逸泽抬头,看向不远处的书房的那扇窗。

    此时,正好是一年当众最炎热的季节。

    不过谈家大宅的构造很好,即便是在这样的天气,也没有多热。

    阳光从窗户外面透进来,正好落在这个房子里。

    谈逸泽望着从窗户外面透进来的光线,黑眸里有些东西在变换着色彩。

    “这个倒是有可能。”想到这,顾念兮也立马意识到了什么:“我觉得,舒姨送进去的这些是打算给霍思雨吃的,若是将霍思雨给除掉,那么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人知道她的秘密了。只不过那些东西,却阴差阳错的进了别人的嘴里!”

    “不愧是我谈逸泽的女人,举一反三!”

    谈逸泽说着,还不忘在顾念兮的脸颊上亲了亲。

    “在说正经事情呢,别动手动脚的,太没有规矩了!”

    “和自己老婆规矩的都是假正经!”谈某人大手一挥,表示神马都是浮云。

    可憋见顾念兮那猴急的样子,他只能接着说:“你猜对了。这也是后来,霍思雨为什么会找我过去的原因!”

    “霍思雨找过你?”

    听到谈参谋长的话,顾念兮本来还平静的小脸上,出现不大不小的纹路。

    而这,都是她的没见皱起的缘故。

    好吧,对于霍思雨,顾念兮还真的说不上喜欢。

    特别是当初霍思雨还勾引过她顾念兮的男朋友的事情。

    有了那一次经验,顾念兮多少还是有些芥蒂的。

    因为身边的,是她顾念兮打算相守一生的男人。

    这一次要是被霍思雨再度给抢了的话,她还真的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能做到像是当初对谈逸南放手那样的潇洒。

    “嗯。怎么了,这是吃醋了?”

    其实,谈逸泽一直都盯着顾念兮看,特别是在听到她的话有些酸酸的时候,他特意在她的小脸上上下扫了扫。这样,他还真的很难不发现顾念兮的酸味。

    “没什么。”吼吼,她才不承认自己会吃一个已婚老男人的醋!

    “真的没什么吗?我怎么闻见你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种让人酸掉牙的味道!”

    看她不肯承认,谈逸泽接着打趣着。

    “是不是担心我被抢走了?”顾念兮的经历,谈逸泽也都清楚。

    所以看到她这样,他除了有些小小的得意,得意顾念兮对自己的在意之外,更多的是心疼。

    “放心吧,我谈逸泽这人可认死扣了,谁得了我的第一次,我就粘着那个人一辈子,十头牛都拉不回!”谈参谋长说的那个天经地义的样子,就好像顾念兮得了他的第一次,占了他多大的便宜似的。

    可对于谈参谋长的安抚,顾念兮显然不领情。

    扫了一眼这个信誓旦旦的男人,顾念兮又开口了:

    “那十一头牛呢?是不是十一头牛来了,就把你拉走了?”

    “傻瓜,那是个比方!你还不知道我的真心么?要是别的女人敢对老子搔首弄姿的话,老子绝对能打的她连她的爸妈都认不出来!”

    说这话的时候,为了增加可信度,谈逸泽还特意在顾念兮的面前挥舞着自己的拳头。

    别人可能觉得这不过是谈逸泽讨她顾念兮欢心的一句话。

    但顾念兮却知道,她家的谈参谋长可是说的出绝对做的到的人。

    想当初,霍思雨整容弄成了刘雨佳,本来已经走上圆满大道,不就是因为将主意打到她家谈参谋长的身上来,所以被海扁回了原形?

    想到这些,顾念兮倒是有些释怀了,但嘴巴上还是得理不饶人!

    “谁知道你啊?难保将来杀出个年轻漂亮的,你就将我和孩子给抛弃了。我可告诉你,你要是敢跟别的女人跑了的话,我绝对会让你净身出户的。到时候,你也别想给我回来了!”

    吼吼,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这一点在她顾念兮的世界里是行不通的。

    “知道知道!要是我真的背叛了你,我就在外面自行人道毁灭,行了吧?”看着她气鼓鼓的样子,谈逸泽索性将她揽进了自己额的怀中哄着。

    可他却不知道,他的这话却让顾念兮心里漏掉一拍。

    “谁准你自行毁灭?就算是死,你谈逸泽也只能死在我顾念兮的手上!”

    不知道为什么,说出这话的时候,顾念兮的眼眶就红了。

    其实,以前她也懂,人固有一死。

    人生,你只能看到沿途的风景,目的地都是死。

    所以,活在当下是最重要的。

    那个时候的她,不管谁人提到死亡,她都可以微笑应对。

    可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和谈逸泽结婚生子,她突然贪恋这个世间美好。

    不,应该说是贪恋呆在谈逸泽怀中那种无忧无虑的安心感。

    只要一想到他那一天可能真的不会出现在自己的身边,她的心就跟被针扎了一样,疼得透不过气。

    就像他每次出任务,有时候甚至连目的地和执行任务都不会告诉她,她每天就在无望的等待中度过。

    生怕,得到的会是一个白色信封……

    所以,就算他真的背叛了她顾念兮也好,她都只想看到他站在自己的面前。

    目光触及顾念兮眼眶上的红,谈逸泽无奈的笑着:“傻瓜,我刚刚就一个玩笑。你怎么就哭了?”

    “你不知道孕妇的情绪起伏非常大么?”

    “好好好,就你孕妇,就你最大了好吧?现在想不想听,我找什么东西!”为了尽快能安抚住顾念兮的情绪,谈逸泽只能想方设法的转移她的注意力。

    “这霍思雨找你,和你在家里找什么东西,有什么关系?”

    揉了揉眼睛,顾念兮有些有气无力。

    肚子一天天的变大,她时常感觉的困乏。

    特别是每次情绪一来,就特别想睡觉。

    “当然有。你还记不记得上一次,霍思雨那一天约你出去,提醒你不要让舒落心进入爸爸的书房?”

    听到这话,顾念兮的眉头一挑。

    好像有这么一回事!

    “这就是她找我过去的目的,你想在应该不会乱吃飞醋了吧!”

    看顾念兮的反映,谈逸泽知道她是记起来了。

    “那这里到底有什么东西?我记得,舒姨最近也好像很想要进来这边找东西!”上次她闯进来的时候,就被谈逸泽用一把勺子给毁了容。

    到现在,舒落心脸上还挂着那伤口。

    也是凭借这个伤口,舒落心最近一阵子在电视荧屏上混的“风生水起”!

    “霍思雨说的不是很清楚。那天她找我只是不想被冤枉她杀了人,所以才让人找了我。说是她知道这个,求让我放她出去!”

    “那你答应她了?”

    “没,你觉得我谈逸泽像是会做赔本买卖的人么?”

    某位爷一手抓着沙发的扶手,轻轻的敲击着。

    “不像,您倒是像吃人不吐骨头的魔鬼!”

    顾念兮带着贬义。

    但不得不说,她的形容倒是贴切。

    所以,在和谈逸泽做交易的时候,霍思雨才留了一手,没有说清楚,舒落心到底是什么东西落在了这里头。只告诉谈逸泽,那东西估计在书架上。

    “估计,我还真的是给人这么个印象!”谈逸泽倒也不反驳。

    而看谈逸泽的样子,顾念兮也知道谈逸泽其实也没有确切的从霍思雨的口中得到答案,于是她道:“要不,我跟她见一面?”

    “兮兮,我不放心!”

    “也没有什么不放心的啦,你只要到时候多几个人来把守着,就行!再不然,你也跟着去!”

    “……”

    这话,谈逸泽没有回答,但顾念兮看得出,对于这个提议谈逸泽是同意的。

    不然,以他谈逸泽的性格,怎么可能不开口说话?

    ——分割线——

    下了决定的第二天,谈逸泽就安排了顾念兮和霍思雨见面。

    此时的霍思雨,身上已经换上了监狱里统一的监狱服。

    深蓝色,很宽松。

    而霍思雨在这里的这段时间,显然也过的很不好。

    双目,都深深的凹陷下去了。

    更别说,是那副娇小的身躯了。

    在这宽松的监狱服的衬托下,都快前胸贴后背了。

    那头本来就剪短了许多的发丝,这段时间可能是为了不用打理,都给剃成了和谈逸泽差不多的半寸平头。

    看到顾念兮的出现,霍思雨没有了之前那一见面就嚣张跋扈的感觉。

    “念兮!”

    貌似,她真的已经好久没有这么心平气和的喊过顾念兮的名字了。

    上一次这么喊着顾念兮的时候,还是好几年前顾念兮初到这个城市的时候。

    那时候的天很蓝,水很清,整个世界都是透亮的。

    而她,也曾亲昵无间的拉着顾念兮的手。

    只是现在,一切都回不了头了。

    且不说顾念兮不接受,连她霍思雨都无法再和以前一样了。

    “思雨。”顾念兮也没有想到,再度见到霍思雨,会看到这么狼狈的她。

    以前的那些恩恩怨怨,貌似都已经过去了。

    “念兮,我没想到会是你来看我!”

    刚刚狱警说有人来看望她的时候,霍思雨还以为是自己的幻觉呢!

    自从自己住进了这个牢房,自从舒落心送进了东西毒死了人,霍思雨就没有再想过会有什么人来看望自己。

    不过这些,还不是因为她自己交由自取?

    在这里呆了一阵子,霍思雨貌似也明白了很多事情。

    “这个给你!”顾念兮从自己的包包里拿出一个小包,放到了霍思雨的面前。

    “你不会是想要毒死我吧?”

    盯着顾念兮递上前的那个包包,霍思雨并没有急着接过去,而是警惕的盯着。

    舒落心做的那些,已经彻底的让她寒透了心。

    现在,她看什么事情都充满了防备。

    吃饭也好睡觉也好,她总是等到最后一个。就是生怕食物里头有毒,睡觉有不安全的地方。

    如今,顾念兮突然送来这些东西,这也让她不得不防备。

    “毒死你,我又什么好处?虽然解气,但不是还要坐牢!我可没有那么傻,为了你这样的人坐牢!”顾念兮没好气的说着:“这里头是几套内衣,给你换洗的。还有一套护肤品。不是吃的更不是喝的,你觉得会出人命么?不想要的话,我带走就是了!”

    说着,顾念兮再度伸手,准备将袋子给拉回来!

    而下一秒,霍思雨已经抢了过去。

    “已经送人的东西,亏你也好意思要拿回去!”

    “我又不知道接受的人会不会喜欢!”

    顾念兮故意和这霍思雨唱反调。

    “行了,我刚刚错了。”

    霍思雨的这一声,细如蚊。

    但她认错,还真的有些出乎顾念兮的预料。

    要是霍思雨抵死不认错,她还有话说。

    可现在,她突然这么说,倒是让顾念兮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

    曾经的好姐妹,现在都不知道该如何相处。

    这样的沉默以对,无疑是对以前那些过去的岁月最大的讽刺。

    最终,还是霍思雨自己先行开了口:

    “念兮,你是不是为了舒落心放在谈建天的书房里的东西来的吧?”

    “嗯!我老公说,你上次约我的时候应该是想要说些什么。我就过来问问,你说也好,不说也好,我相信我能找出来的。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

    在这一点上,顾念兮先摆明了自己的态度。

    因为,她不想被霍思雨牵着鼻子走。

    “呵呵……你还真是直接!”

    霍思雨勾唇。

    不上妆,这段时间也没有擦过任何护肤品的她,看上去多少有些憔悴。

    这一笑,唇角都展现了些许的纹路。

    “你还是说吧。这样耗着,也没有用。倒不如协助我们,把舒落心的罪行给揭露出来,到时候还能有个将功补过,从轻判刑!”

    “我还真的没有想过,有朝一日我们会在这样的情况下见面!”

    霍思雨倒是没有接顾念兮的话,而是慢悠悠的说着。

    说这话的时候,霍思雨的视线落在顾念兮给自己的那个袋子上。

    “我曾经以为,只要赢了你,我就会快乐。所以,我没有一天不努力。可到头来我却发现,原来我始终超越不了你!更不可能,因为赢了你就开心。”

    霍思雨呢喃着。

    在这监狱,一住就是半个月。

    半个月的时间里,她远离了职场的争斗,也远离了那些是是非非,让她真的想清楚了很多事情。

    “可我,到现在才懂这些。”说到这的时候,霍思雨是一阵轻声叹息。

    之后,她不再开口说话。

    顾念兮也没有主动开口的念头。

    于是,两人就这样安静的对着坐着。

    在这敞大半个钟头的见面时间里,两人都保持着沉默。

    直到狱警喊了声:“时间到。霍思雨,你该回去了!”

    这个时间的把握,顾念兮知道并不在其他人的身上,而在她家的老男人身上。

    担心她的安危,所以今天照例还是谈逸泽亲自接送过来。

    在她和霍思雨见面的整个过程中,所有的狱警都出动了。

    有的把守在这里面,有的甚至还隐藏在别的角落,就是生怕她顾念兮有个什么闪失。

    当然,顾念兮也知道,做这些那男人应该不放心。

    她和霍思雨见面的整个过程,应该都被这个男人看了去。

    至于是用什么方式看到的,顾念兮暂时还不知道!

    不过她相信,谈逸泽有的是方法。

    估计是霍思雨沉默的时间太长了,谈参谋长也觉得再待下去肯定是浪费时间,所以才让人提前结束这样的碰面。

    既然他要她顾念兮回家,顾念兮自然也不会私自篡改他的意思。

    起了身,顾念兮扶着自己额的腰身,对着霍思雨说:“我要离开了,你自己在这里好好保重。争取减刑,早点出来!”

    而霍思雨也是在这个时候,才注意到顾念兮那已经凸出了好多的肚子。

    比上次在市委那边见面的时候,还要大出好些。

    刚刚因为顾念兮一直坐着,她也没有多在意。

    现在她才发现,生命真的好神奇。

    短短半个月的时间,顾念兮的肚子就大了这么多。

    那个苦命的孩子呢?

    她会不会也跟顾念兮肚子里的这个孩子一样,长大了许多?

    以前,霍思雨从来不曾想过那个孩子。

    总感觉,那个孩子就是她一生的耻辱。

    如果不是因为当时她想着等孩子大了,然后以此来要挟谈逸南,她根本不会等到这个孩子变得那么大。

    可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在这个孩子大的不适合做引流手术的时候,谈逸南竟然知道了这个孩子不是他的种。

    生下孩子的时候,霍思雨也不知道这孩子是谁的。

    可能是陆子聪的,也可能是那个满脸是豆的小六的。

    因为这孩子是她的耻辱,她从来也没有善待过她。

    哭了就打,饿了就饿了。

    连母乳,都没有给喂过。

    到最后,她还狠心的将那个孩子送到了福利院。

    以前,送走了那个孩子之后,她倒是乐得轻松。

    可最近这段时间,不知道是不是在监狱里过的不是很好,她时常想起那个被她送走的孩子。

    现在的她,住在福利院里,是不是也跟她一样,过得不快乐?

    吃喝穿,都没有用上好的东西?

    特别是看到顾念兮这圆滚滚的肚子的时候,她这样的想法又强烈了几分。

    顾念兮怀上的孩子,按照那个男人对她的宠爱法,将来这个孩子怕也是宠爱于一身。

    而她霍思雨的孩子估计这一辈子也和她一样……

    同病相怜,是现在她霍思雨唯一能想到的词汇。

    而顾念兮貌似不知道她的这些想法,在和她说完了那一番话之后,便转身慢步朝着大门走去了。

    没想到,这丫头短短的一段时间,真的变了很多!

    做事,竟然比男人还要果断。

    说不求她霍思雨告诉她,还真的一个字都没有提及。

    可她霍思雨……

    “念兮,等等!”

    最终,她还是在架势上,输给了那个丫头。

    “还有什么事情么?”

    “你不是想知道么,我告诉你好了。只希望,你替我去看一个人。”霍思雨说。

    “你先说看谁,我可以考虑一下!”

    顾念兮没有直接应下,而是开始绕着。

    看着她这小狐狸一样狡猾的样子,霍思雨有些无奈。

    这顾念兮,还真的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短短的一段时间,她竟然跟那个男人一样的狡猾。

    连待人处事,都能应付的这么好。

    当初,她还真的小看了她顾念兮。

    “是福利院里的一个孩子。对你没有任何威胁!”

    霍思雨说。

    “也好,等我抽空去看看!”

    顾念兮点了点头。

    因为她也突然想起,当初霍思雨也怀过孕的那事情。

    “谈逸泽要找的,是一本日记本。那是谈逸泽的生母,施涵当年留下的。具体的内容,其实我也不知道。不过有一次舒落心喝醉了,一个人呆在房间里喃喃自语的被我听到了。好像说是施涵当年半清醒的时候,发现舒落心对她下药的事情,所以写在了笔记里,还放在谈建天的书房里。而谈建天的书房,从来都不对舒落心开放!这也是,这么多年,舒落心都没有拿回那东西的原因。”

    “你和谈逸泽找到那玩意儿的话,应该就能知道当年都发生什么事情了!”

    “尽快将舒落心那样的人渣绳之于法吧,我真的不希望看到更多的人死在她的手里了!”

    想到前段时间自己竟然还和那样恶毒的女人商量着怎么一起搞垮明朗集团扳倒顾念兮,霍思雨就背脊发凉。

    当时要是成功扳倒顾念兮的话,依照舒落心那个奸诈程度,根本不可能放过掌握了她那么多罪行的霍思雨存在。

    到时候。她霍思雨恐怕也难逃一死!

    每次想到这,她霍思雨都难以入眠。

    今天跟顾念兮说出来,她倒也舒坦了许多。

    就是不知道,今后顾念兮会怎么做!

    “我知道了!”

    顾念兮琢磨着霍思雨刚刚的那一番话,突然想起了前段时间自己无意间在谈建天书架上翻找出来的那个本子,还有里面的那些字迹……

    该不会,那玩意就是施涵的日记吧?

    哎呀!

    那玩意不是被自己误打误撞的放进抽屉里么?

    怪不得上一次舒落心翻找了整个书柜,还有谈参谋长来回的翻找,都没有找到呢!

    当然,要是早知道那本玩意就是谈逸泽母亲的日记的话,她也不会私藏起来。不然,就能早一点讲舒落心绳之于法了。

    急匆匆的迈开脚步,顾念兮打算去告诉谈参谋长这一点。

    当然,临出门之前她也没有忘记和霍思雨说:“你说的这些,我会告诉逸泽的。至于判刑,我只能说我尽量说服他不要参与进来。”

    只要谈逸泽不参与进来,霍思雨应该就不会落了个终身监禁。

    这,便是最好的结局!

    “谢谢……”

    最后的这一声道谢,在霍思雨的喉咙间始终没有说出来。

    因为,她不知道现在自己说这一句,会不会太晚了。

    而顾念兮,应该也不需要她的道谢吧……

    你看在她这一声还没有发出来之前,顾念兮的步伐已经迈出了这扇门,背影消失在门缝的另一端……

    看着她消失的背影,霍思雨的泪水落在顾念兮送来的那个包包上……

    其实,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哭什么。

    为自己当初对顾念兮做的事情感到愧疚,亦或者是对自己孩子的惭愧……

    ——分割线——

    “兮兮,没事吧?”

    顾念兮从监狱出来的时候,谈逸泽看到她的眼眶微微发红。

    其实,顾念兮和霍思雨整个见面的过程,都分秒不差的落进了他的眼里。

    霍思雨没有对顾念兮做什么恶毒的事情,这一点他倒是知道的。

    但顾念兮为什么流泪,谈逸泽还是自动的归咎到霍思雨的身上。因为顾念兮是在和她见完面之后哭的。

    但凡让他谈逸泽的女人落泪的,从此都是他谈逸泽的阶级敌人。

    谈逸泽暗自念叨着,要给霍思雨好看。

    而顾念兮这边,已经揉了揉发红的眼眶,冲谈逸泽说了声:“我没事!”

    其实,顾念兮也真的不是被霍思雨给欺负了。

    她不过是听到了,她临离开前霍思雨说的那一句。

    昔日的好友,如今沦为阶下囚,顾念兮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来形容自己的心情。

    “没事为什么哭?是不是她说了你什么?是的话,老子现在一枪要了她的命!”

    谈逸泽说这话的时候,已经推开车门。

    这架势,顾念兮一看就知道他是动了真格。

    赶紧拉住这个男人的手,将他从外面给拉进了车上,废了顾念兮好大的力气。

    “不是这样的。我只是觉得,人生真的不能走错,一步错,步步错……”

    顾念兮感慨着。

    “对了老公,我知道那东西是什么了。也知道,放在什么地方了。赶紧开车,我们回家找东西去!”

    “上次我明明拿到了,还以为是舒姨写的那些情情爱爱的日记,所以也没有在意给放在我抽屉里了!”

    顾念兮懊恼的抓着自己的长发。

    “你说,那日记本你早就看过了?”

    谈逸泽对顾念兮一个人念叨着的话也顿时有些惊讶。

    “嗯,好像一个月前吧,本来我是闲着没事打算从爸爸留下来的那些书籍里找一本来看的,没想到竟然抓到一个日记本,里面的东西我只看了一页,倒也没有多翻。本来还打算拿给你瞅瞅的,放的时间一长,我给忘记了!”

    顾念兮说这话的时候,生怕谈逸泽会生他的气,抱着他的手臂憨憨的笑着。

    “找打!”你看,他谈逸泽上下都翻了多少遍了,就差将书房里的地砖都给掀开来看看,她竟然将东西锁抽屉里,这不是找打是做什么?

    顾念兮一听,随即将自己的肚子挺了挺,彰显一下自己现在的身份:

    “你不能打我!我可是孕妇!你要是打我,可是家暴。到时候上了法庭,我看你谈参谋长怎么面对别人!”

    好吧,这丫头最近的嘴巴伶俐的很,他是说不过的。

    所以谈逸泽也没有多废话,直接开车回家。

    夫妻矛盾,属于内部矛盾,迟早床上一搞,就能解决。

    但和舒落心的矛盾,是外部矛盾。

    是夫妻,当然要一致对外!

    等搞垮了舒落心,这内部矛盾再慢慢解决就行了!

    谈逸泽发动引擎。

    车子如同离弦之箭,朝着谈家大宅飞奔而去……

    ——分割线——

    “呕……”

    昨天请了病假,今天一大早苏小妞是打算去医院上班的。

    没想到,刚刚起床就一阵头晕目眩,然后她就不得不直接趴在马桶边。

    苏小妞从没想过,自己怀孕会是这么个严重妊娠反应。

    这要是情况这么继续下去的话,她应该需要住院了。

    每天东西都吃不下多少,吐出来的倒是比较多。

    很快,应该就要供给不上了。

    要不跟医院请个长假,说回家探亲之类的,然后到别人不认识的地方,住个院养养胎什么的。

    这个想法,苏小妞估计这两天自己应该要实施了。

    好不容易从洗手间里爬出来,苏小妞感觉自己浑身上下的气力都被耗尽了。

    她想要回到床上好好的休息一阵,却不想门铃被按响了。

    “叮咚叮咚!”

    急促的门铃声在大清早显得有些突兀,打破了往日的宁静。

    “大清早的谁这么扫姐姐的兴?不知道清晨是最好的yy时间么?”

    虽然身子很不舒服,但苏小妞的嘴巴还是各种叽歪。

    这就是苏悠悠,不靠谱的苏悠悠。

    “苏小妞,我给你送早餐来了!快开门,不开门我可就自己进去了!”

    是凌二爷的嗓音。

    大清早的,这位爷骚包的声响就让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子骚味。

    “苏小妞,你真的不确定让我进来么?”

    骚味来袭,苏小妞不得不上前打开了门。

    “大清早的,凌二爷可真好兴致?扰人清梦,会被小攻爆菊的!”

    苏小妞靠在门板上,和寻常一样嘟囔着。

    只是这有气无力的感觉,还是任人能感觉的出来。

    “苏小妞,你怎么有气无力的?昨晚上没睡好么,还是饿的?我看,估计是饿的。来来,别管其他的,先坐下来把东西吃了,吃完了想睡还是想吃,再说!”

    凌二爷很好的扮演了一回家庭妇男角色。

    这连经过苏小妞同意都没有的爷,自顾自的进了屋不说,还直接拉开了餐桌,将买来的早餐一样样的摆放上去,然后招呼着苏小妞坐下,权当自己是这个家的男主人了。

    “苏小妞,这里有你喜欢吃的水晶虾饺,还有各种小笼包,赶紧趁热吃!”

    离婚那么久,他还将她苏悠悠的喜好记得一清二楚。

    看着自己最喜欢的那些早餐样式,被齐齐送上,苏悠悠的眼眶有些辣辣的。

    但随之飘来的水晶虾饺的味道,将这股来之不易的感动,全给驱散了。

    最近的苏悠悠,最闻不得的就是这个虾饺的味道。

    “怎么了,是不是饿的太久,把脑子给饿坏了?来,赶紧吃一个!”

    凌二爷见苏小妞迟迟没有动筷子,索性直接夹了一个送到苏小妞的嘴边。

    向来,他凌二爷是众星捧月。

    从来,只有别人伺候他用餐的,什么时候轮到他需要这般殷勤的伺候一个女人吃喝?

    可偏偏,只为了一个苏小妞,凌二爷愿穷其一生,只为博得美人……哦不,应该是腐女!只为博得腐女一笑!

    你看看,像是现在连饺子都给夹到嘴边,就恨不得直接帮着苏小妞给吞下去的事情,他凌二爷都做了。

    在凌二爷的心里,这代表着苏小妞至尚的荣耀。

    可凌二爷却不知道,他给的虾饺,苏悠悠没有感到半点的荣幸。唯有……恶心!

    本来想要在这个男人面前忍着反胃反映的苏悠悠,最终还是抵不过那翻江倒海的感觉,将挤在自己面前的男人往旁边一推,捂着嘴巴就朝着洗手间跑去了。

    “呕……”

    苏小妞进了洗手间,连带着洗手间的门都给反锁了。

    但室内传来的声响,让凌二爷挑了眉:“苏小妞,你怎么了?”

    听这个声响,苏小妞应该是吐了!

    追上来的凌二爷,手上的筷子还夹着个虾饺。

    苏小妞,你这是怎么了?

    难不成,今天买的虾饺不新鲜?

    连闻上一下,都能让人发生不良反应?

    凌二爷很是纠结的将虾饺放到鼻子旁边嗅了嗅,随后嫌弃的丢在了地上。

    好吧,在凌二爷的脑子里,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弄的苏小妞不舒服的东西当然不能要了!

    当凌二爷一脚踩在虾饺上泄愤的时候,洗手间里再度传来一声闷响。

    那,应该是人滑倒的声响……

    ------题外话------

    现在有木有人知道,sh国际公司名字的由来?

    嗷嗷~!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