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529章 舒落心的报应vs本该死了的人

    “师傅,这好像不是去高铁站的路。您会不会是走错了?”

    喝了饮料,吃了面包,身体得到了暂时的慰藉,舒落心这才打量起车窗外的夜景来。

    当她发现这出租车的速度有些过快的时候,她也尝试过喊着这司机开慢一些。

    可无奈,这出租车驾驶员貌似没有听到似的,径自往前开。

    一开始,舒落心还没有将此事放在心上。

    舒家是名门大户。

    所以从她出生之后,出门就有舒家的专车接送。

    长大成人,又嫁进了名门望族谈家,家里的车子更是不少。

    所以从以前到现在,舒落心还真的没有坐过出租车。

    这司机没有按照她的话停下来,舒落心也以为这是他们当司机的赶时间。

    可当她渐渐发现,这车子朝着一个路灯越来越少的道路开去,并且车速从没有减过的时候,舒落心的心莫名的漏掉了几拍。

    “……”

    可她的这话,仍旧没有得到前方人儿的回应。

    那个人,仍旧继续顶着鸭舌帽,加大油门。

    似乎,从未听到舒落心的话似的。

    这样的反映,让舒落心有些不满。

    “喂,我在说话,你听到了没有?我说的是去高铁站!”

    终于,在舒落心这么没有礼貌的声嘶力竭之后,前方的人有了反映:“我知道你不是去高铁站,可我貌似也没有说要带你去高铁站吧?”

    仍旧是动听的嗓音,仍旧有好看的弧度在那个后视镜里呈现在自己的眼里,不同的是这一次舒落心在听到这样的嗓音的时候,心里头却突然有些慌。

    特别是那个诡异的弧度,就好像十二月刮来的冷风,让你感觉浑身上下像是没有穿衣服似的。

    “你是出租车司机,我是打车的人。我说去哪儿就去哪儿,你不能自作主张!”舒落心说到这,又看了一下前方始终看不到脸的人儿,心里莫名的恐惧。

    难不成,这是遇见劫匪了?

    劫财,还是劫色?

    “自作主张又怎么样?你很快,就没有主张了!”

    男人的嗓音,仍旧很是动听。

    可夜色中,他的笑声却像是潜伏在暗处的野兽,随时等着进攻。

    本来就极度惶恐的舒落心,却在听到这男人的话之时,有些害怕。

    什么叫做很快没有主张?

    “你什么意思?”手上的包包被她拧得有些变型,这足以证明这个女人现在心里的恐慌。

    “字面上的意思!”前方的人,保持车速不减。

    而路两侧的灯,一点一点的消失。

    思量着这个男人的话,舒落心顿时想起自己上车时喝下去的饮料。

    “你给我下药?”

    她瞪大了双眼,盯着面前的男人看。

    像是,一点都不想要接受这个事实。

    可不管她再怎么瞪大双眼,看到的始终只有一个带着鸭舌帽的后脑勺。

    “你卑鄙,你无耻!”

    舒落心企图伸手掐住那个人儿的脖子,迫使他将车子停下来。

    可这一动她才发现,她的双手很快失去了气力。

    舒落心的脑子,在这个时候变得一片空白。

    怎么会这样?

    力气怎么会这样?

    她双目空洞的盯着自己的手,像是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

    看到舒落心之前的疯狂,又看了接下来她的反映,前方的人唇瓣又往上提了些。

    看样子,舒落心的药性已经开始了。

    这之后,他才慢慢的打着方向盘,朝着刚刚拐进来的那条小路上行驶。

    郊区的小路,很多都没有铺水泥路面。

    车子开起来,摇摇晃晃的。

    很多司机,都不喜欢这样的路况。

    但这个人儿不同,随着这个车子摇晃程度的加剧,这个人儿更是轻哼着歌。

    “你这个无耻败类,你究竟想要做什么?”

    这人儿一直轻哼着歌,让舒落心越来越没有底。

    前方的路,已经没有了路灯。

    除了车子开到的地方能看到一些光亮之外,压根看不到前方是什么。

    这样的气氛,你不惶恐才怪。

    “我无耻么?你也不好好想想,刚刚上车的时候是不是我强迫你喝那些东西?”

    这一次,这人的嗓音中,带着明显的讥讽。

    “我……”

    我是因为太饿!

    舒落心想要这么说。

    可话才打算说出来的时候,舒落心发现自己的解释又有些太过苍白了。

    是啊,若不是自己一时对食物动了想法的话,那会不会也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看样子,她吃下这些食物,还有上了这车,被带到这个地方,似乎只是偶然事件。

    黑暗的夜,一个陌生的男人将一个上车的女人带到了个黑漆漆的地方,想要做什么其实一眼明了。

    咬了咬唇,舒落心开口问道:“你到底想要什么?钱么?只要你答应放过我,要多少钱我都能给你!”

    “真的我要多少钱你都能给我?”

    那人在听到舒落心的这番话之后,笑了笑。

    如果舒落心仔细注意的话,这人的笑里还多了一些讥讽。

    可眼下,舒落心太过急着想要逃出去了,所以压根没有注意到这些。

    听到这人对钱起了兴趣,舒落心赶紧补充:“我可是明朗集团老总裁的夫人,你觉得我会没有钱么?”

    明朗集团,是这整个A城的人,都知道的。

    所以,舒落心在这个时候也只能搬出了这个名堂来。

    “哟,明朗集团的总裁夫人?还真的看不出!”

    “现在我告诉你,你看得出来了吧?识相的,快点放我走,钱我都会给你。不识相的话,我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可前两天电视上不是才播出来,明朗集团的总裁夫人不过是别人连证都没有的小老婆?估计,谈建天死了你连遗产都没有领到吧,亏你也好意思说让我吃不了兜着走!”

    那人冷嘲着。

    这是舒落心第一次为前几天自己出现在电视上那么大张旗鼓的宣扬自己和谈建天没有领结婚证而后悔。

    为了保命,她只能说:“不,那些我都是说谎的。遗产什么的,我都得到了。那些不过是我撒谎,骗媒体大众的!”

    这是自己唯一的机会!

    不然看着那黑漆漆的车子前方,舒落心预感这一次进去,肯定不妙!

    只是因为过分着急,现在的舒落心压根就没有注意到,当她说这一番话的时候,前方的那人正好将车上的某个原点对准她。

    她的话,原封不动的被人录了起来。

    并且,还是声情并茂的那一种。

    听着女人的话,这人儿似乎有些动容了,并且对她所说的内容非常感兴趣似的。

    “哦,你说谎?不过我倒是很好奇,你倒是为什么说谎?这么做,对你有什么好处?”

    那人的声调,没有任何起伏。

    唇角的弧度,始终带着些许的讥讽甚至可以说是厌恶。

    可这些落进急于保命的舒落心的眼里,却成了这个人儿对这些的感兴趣。

    不,应该说,是对她现在掌控的财产感兴趣。

    而舒落心要的,便是这样的结果。

    虽然她现在不能一下子给这人拿出多少钱来,但至少保命的钱还是有的。

    自作聪明的她,还以为一切正在自己的掌控中。

    却不知道,如今的她已经是秋后的蚂蚱,蹦达不了多久。

    至于她刚刚所说的那些话,她以为是用来保命的,却不知道她正将自己推入一个更深的旋窝。

    “这么说,当然不可能给我直接带来利益了。可你也知道,声名显赫的谈家,除了一个功绩显赫的谈老爷子之外,还有一个年轻的谈逸泽!在谈家,谈逸泽所受到的关注程度,比谈逸南也就是我的亲生孩子不知道要高出多少倍!连谈建天,也就是我的丈夫,他的继承人不二选择,应该也是他。”

    “可舒女士,你不觉得你这话说的有些自相矛盾了吗?谈逸泽是个军人,他怎么可能无缘无故就来经商?”

    “我知道是不可能。正因为不可能,谈建天才将公司暂时委托给谈逸泽的媳妇,也就是现在明朗集团的执行董事顾念兮!”

    当出租车上的舒落心提及顾念兮的时候,窝在谈家大宅准备开始吃麻辣烫的顾念兮却开始打起了喷嚏。

    “哈泣!”

    顾念兮打了个喷嚏,身边站着的罗军宝给递上了纸巾之后,却开始不着调的说着:“看吧,这就是大半夜突然想吃麻辣烫,还要让我这个累死累活的大忙人给你送过来的结果!”

    累死累活?

    顾念兮看了一眼刚刚进入谈家大宅,就直接在他们这边打起了二郎腿的罗军宝,一脸的不相信。

    “我喊买麻辣烫来的是我老公,谁让你送来了!”

    顾念兮拿着纸巾在鼻子上胡乱一抹,继续趴着吃。

    “你是让你家谈参谋长买的,可事实上是我送来的。这是抹不去的!”事实上,谈逸泽今天晚上交代,有急事出去了。

    只是在半路上,谈逸泽接到了顾念兮说突然想要吃麻辣烫的消息。

    为了免得自己的娇妻等的时间过长,今晚会对他发脾气,罗军宝这个随时的备用装置,就出动了。

    当然,生性有些懒惰的罗军宝,自然也不忘从谈逸泽那边讨得一些好处。

    但这些,他是绝对不会告诉顾念兮了。

    而且,为了表达自己高风亮节,罗军宝还敲着二郎腿开始在谈家餐桌上唱起了:“学习雷锋好榜样,忠于革命忠于党……”

    “你这歌应该对着谈参谋长唱,或许他会对你改观!”

    顾念兮面对这忒不要脸的,在他们家里就开唱,影响了自己食欲的罗军宝,使劲的甩着白眼。

    可事实证明,罗军宝这人皮忒厚,神马白眼的,压根侵犯不了他。

    而当谈家大宅那高昂的男音响起的时候,这出租车上的对话还在继续。

    “所以,舒女士的意思就是,你看不惯顾念兮现在坐上明朗集团执行董事的这个位置?”这人,如果去当导师什么的,绝对是最出彩的。你看他,循循善诱的,将舒落心本来藏在心里头的那些不满,全都给激发了。

    “执行董事?她也配坐在这个位置上?我在谈家拼死拼活这么多年,为的是什么?不就为了将来能让我们小南接手明朗集团么?”

    说到这的时候,舒落心像是想着什么,又不补充着:“你以为,我当年在谈家闹的那么大,将谈逸泽送到部队去是为什么?不就为了,让这个碍眼的孽障能滚多远就滚多远,最好永远也不要回来跟我们小南抢东西。可没想到,现在他是平步青云的在部队里,可他的媳妇却来抢了。不过我现在也不需要担心什么了,前段时间我对着媒体那么胡乱的一吹,他们之前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你看着,没准过一段时间之后,谈逸泽现在那个位置估计也保不住了。至于顾念兮么……明朗集团的股市在媒体曝光之后,肯定开始浮动。到时候,我就直接回到明朗集团坐镇,到时候这明朗集团还不是我的?”

    舒落心说的天花乱坠,却不知道当她激情演绎这些的时候,前边那个带着鸭舌帽的人儿,嘴角弧度越深。

    很好,这便是他想要的结果。

    不过,还差最后一点。

    弹了弹自己一侧的通讯系统,男人继续说:“这么说,舒女士前两天对着媒体说的那些,都是一派胡言?”

    男人的语调,明显的比之前的任何时候都要冷。

    这样的冷,让舒落心不自觉的联想到什么。

    可一想到现在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保住性命,她只能顺着这个男人设好的陷进继续说着:“是,我前两天都是骗人的。”

    之后,舒落心还补充着:“我将这些都跟你说了,你现在应该知道我的身价多少。所以,不管你要多少钱,我给你就是了。现在,让我离开!”

    但在补充这一段话的时候,她却看到前方的那个人,按下了车内某个黑色的按钮。

    而他也拿起一部看似出租车司机的对讲机,对着那边的人吩咐着:“把这些都直接给我插播到各个电视台去。让全市人民,都看看这女人到底是一副什么样的嘴脸!”

    用这招就想要困住他谈逸泽,给他前进的道上制造绊脚石?

    舒落心,你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吧!

    现在,这男人似乎没有意思隐瞒着她做什么。

    所以刚刚按下那按键的时候,他也是当着舒落心的面,甚至拿着对讲机说的时候,也是当着她的面的。

    听着男人的话,舒落心的心不断往下沉。

    而她的视线,则是落在那男人手上的对讲机。

    她不傻,也明白这玩意自然绝对不是普通的对讲机。

    这一刻,舒落心终于意识到,这前后的不对劲。

    “你……到底是什么人!”

    舒落心不光是嘴巴想要这么问,其实她还想要亲自动手,直接上前扯掉这个人头顶上的那帽子,亲眼看看这人到底是谁。

    无奈,那一杯饮料里不知道放了什么东西,现在她的手使不上一点力气。

    这样无力的感觉,让舒落心愈发觉得,这前后肯定是别人早已设定好的圈套。

    这人,肯定是知道她走了大半天,又渴又累。

    所以,他才会在车上准备这些东西!

    “你到底是什么人!”

    会不会是谈逸泽的人,所以才会这么非礼的跟踪她,现在竟然还费这么大的力气?

    “我是什么人?舒女士就不必知道了。”

    “不必知道?你到底想做什么?”

    舒落心的的眼神,充满防备。

    她是想要推开车门,跳下去。远远的逃离这个可怕的恶魔。

    可手,始终使不上力气。

    这样无力的感觉,只让恐惧从脑子蔓延到脚丫。

    “我想做什么?大半夜的,带你出来一趟也不容易,当然是好好找些乐子了!”

    男人的嗓音,染上了痞子的味道。

    这让舒落心不难猜测,这所谓的乐子肯定身体上的分不开。

    “我的身子,不准任何人侵犯的。我可告诉你,识相的话放我走,我会给你一大笔钱,你到时候想要找什么样的女人会没有?”

    不放弃任何一丝希望,舒落心在车上苦苦的挣扎。

    只是车子前进的速度,却没有因为她而发生任何的变化。

    “舒落心,你给的钱我当然会一分不少的拿回去,这我还是要拿回去交差的。但同样的,找乐子的事情也不能少。”

    那人儿的嗓音,一如开始那般动听。

    可被入夜的凉风一吹,好听的声音变了味。

    有种凉薄的气息,一点一点的围绕在舒落心的周身。

    钱也要,人也要?

    这人,现在就这个意思?

    “不要。我不准你这么做……”

    伴随着舒落心一阵阵呼救的声音,车子一路前进。

    只是喊得声嘶力竭的舒落心可能不知道,一早定下这个地点的时候,他们就在周围进行了排查。

    像是他们做事要求苛刻的人,又怎么会随随便便让人抓到了把柄?

    早在之前,他们就确定这个地方这个时间点是不可能有人到的。

    不然,前方的兄弟早就发来了通知。

    所以说,现在舒落心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

    ——分割线——

    在舒落心的一声声惊呼中,车子七拐八拐,最后来到了一出废弃工厂前。

    车子停下的时候,车前方的灯亮也在一瞬间黯淡下来。

    此刻,整辆车子被笼罩在一片死亡的黑暗中。

    舒落心看不到前方,只听到前方驾驶座上发出了一阵声响,应该是前方的人推开车门下去了。

    在这个节骨眼上,舒落心知道自己要是不跑的话,接下来肯定没有逃跑的机会了!

    所以,她紧咬着唇,让那一块破了皮,有了腥甜的味道。更用这样的疼痛,让自己的理智暂时回归。

    这之后,女人发觉自己的手有了一些力气,她尝试着打开车门。

    可很快的,有一股子力道比她先于一步,将车门给拉开了。

    之后来人,直接扼住了他的手臂,将她从车上给拉拽下来。

    那样的力道,没有半点的怜香惜玉。

    被拽下来的舒落心,连腿都是软的。

    可那人似乎也没有要她自己走的意思,直接拽着人就往废弃工厂里头拉。

    她的手臂挣扎了两次,有一次差一点让她成功逃脱。

    不过这样的动作,也之间惹恼了拉着她的人,直接就抓着她那一把头发,直接往里头拖。

    疼痛,再度让舒落心失去了反抗的能力。

    被拽进废弃工厂里头的时候,舒落心发现因为这里的露面是没有铺设水泥路面的,整个地面都是呈现原生态的坑坑洼洼。

    被拽着到这边的一路上,舒落心的衬衣和裤子,都已经被磨损,好些地方都直接被磨破了,露出里面那保养的还算是不错的皮肤。当然,也有些地方磨损的特别眼中,直接破了皮。

    直接被拽进来的时候,舒落心被丢在了废弃工厂的中间。

    借着工厂里头那微弱的灯光,舒落心看到了将自己拽进来的,是刚刚那个带着鸭舌帽的司机。

    将她丢在这头之后,这人就直接沿着工厂左侧的梯子,往上走。

    直接走到第二层的走廊之时,舒落心看到这人儿走到一侧,对着被黑暗笼罩的一道阴影说着:“人我已经带到了!”

    听到他的话,那隐藏在黑暗中的阴影动了动,从那一侧走了出来。

    这个时候,舒落心才注意到,这二楼的走廊上还有一个人。

    而且这人,舒落心并不陌生——谈逸泽!

    真的是谈逸泽!

    怎么会这样?

    梁海不是说,最近谈逸泽因为她在电视上曝光的那些东西,被军委里的人叫了去,现在应该不在A城,也没有时间管她舒落心的事情才对!

    可为什么,她却在这里见到谈逸泽?

    难不成,梁海骗了她?

    惊悚中,舒落心借着这个工厂里微弱的光线发现今儿的谈逸泽并没有穿上寻常出镜率最高的橄榄绿,而是一身黑衣。从头到尾的黑,怪不得她刚刚并没有第一时间发现他。

    居高临下打量着她的谈逸泽,并没有直接开口说话。

    可那凉薄的眼神,落在她的身上,却比利刃还要尖锐。

    舒落心只感觉,自己从里到外都给人搜刮了一遍。

    “谈逸泽,你这是做什么?大半夜的,把我弄到这里来!”

    不是没有从谈逸泽的眼中读到杀意,但舒落心还是扯着嗓子吼着,就是为了让自己看上去有些底气,好和谈逸泽抗衡。

    “不将你弄到这,你怕是现在都跑远了吧?”

    终于,谈逸泽开口了。

    可有笑容,从他的脸上溢开。

    但不知道是距离太远了,还是其他的原因,总之这样的谈逸泽,却让舒落心看不透。

    “我跑远了?我没想要离开这个城市!还有,我可告诉你,整个世界现在都已经知道你们谈家都对我做了什么龌龊事,听说你还被上头叫了去?现在所有的眼睛,都在盯着你。我劝你最好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免得到时候死的很难堪!”

    将自己因为心虚想要逃跑撇的一干二净,舒落心现在反过来压制谈逸泽。

    可她所不知道的是,最近这段时间,谈逸泽确实因为她舒落心搅和出来的这些事情过得不是很好,前两天还不得不去了一趟京上。

    那边的人,强烈的要求谈逸泽为这件事情作出合理的解释。可谈逸泽当时只是强硬的丢下一句,这两天他会给全国人民一个合理的解释,就离开了。

    这也是,今天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没有离开?那这玩意是什么?”听到舒落心的话,谈逸泽发出了一阵冷哼。

    脸上的笑意,瞬间收敛。

    此时的谈逸泽,神情冷却了下来。

    这样的他,才像是那个任何人都不敢轻易靠近的修罗。

    随着谈逸泽的手一抛,一个东西丢在了舒落心的面前。

    舒落心定睛一看,这才发现从谈逸泽手上丢下来的东西,正好是自己今天的动车票还有那张梁海给她办好的身份证。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不是记得,这东西一直都放在自己的包包里的吗?

    而且从上车到现在,包包一直都在自己的身边,谈逸泽到底是怎么将这东西给掳了去?

    可舒落心没有想清楚这个答案的时候,谈逸泽的声音再度传来:“至于您所当心的我的前途,怕您过分操心,所以今天我个人举办了一个小心发布会。”

    说这话的时候,谈逸泽从自己的身上掏出了一个小小的遥控器,一按。

    舒落心后面,整个亮了起来。

    突然出现的亮光,让舒落心有些不适应。

    更让她惶恐的是,那处亮光出现的时候,还伴随着如此的声音:“不,那些我都是说谎的。遗产什么的,我都得到了。那些不过是我撒谎,骗媒体大众的!”

    “这么说,当然不可能给我直接带来利益了。可你也知道,声名显赫的谈家,除了一个功绩显赫的谈老爷子之外,还有一个年轻的谈逸泽!在谈家,谈逸泽所受到的关注程度,比谈逸南也就是我的亲生孩子不知道要高出多少倍!连谈建天,也就是我的丈夫,他的继承人不二选择,应该也是他。”

    这声音,如此的熟悉。

    舒落心反映过来才发现,那是自己的声音。

    而顺着这个声音的来源,她看到自己身后有一个一百寸以上的大电视,上面正播放着一段录像……

    这路线,明显就是在刚刚的出租车上。

    这不,她的身上,还穿着自己身上的这一套衣服。

    “谈逸泽,你这是做什么?”

    舒落心抬头,再度看向站在二楼走廊上的男子。

    前方巨幅电视光亮的变化下,谈逸泽的表情仍旧没有过大的波动。

    “做什么?就做一些不该让你过分操心的事情!也顺便让我们全国上下的人民,知道您这么多年到底操碎了多少颗玻璃心。”说到这的时候,谈逸泽还煞有介事的问道:“怎么,现在感受如何?”

    听谈逸泽的话,站在一侧的鸭舌帽男子,不厚道的笑了。

    从自己的头顶上摘下那鸭舌帽,那人的嗓音变得有些奇怪:“我说,你怎么就跟电视台的记者一样的烦人?你不知道,人家现在心里头可烦着?”

    虽说,这男人的嗓音和之前一样的动听,可不知道为什么却多出了一股子阴柔。

    就像,男人中参杂了不少女人的元素。

    光是听着这样的声音,舒落心就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当然,没有最惊悚的,只有更惊悚的。

    当那个人摘下鸭舌帽的一瞬间,舒落心看到那人露出来的一张脸之时,惊恐万分……

    “这……”

    舒落心的眼珠子,瞪得都快掉出来了。

    可始终,都没有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舒女士,好久不见。”光影下,那张有着和谈逸泽几分相似的脸孔,正带着笑和她打着招呼。

    可看着这人儿的笑,舒落心没有半点悸动,反倒是惶恐的往后退了几分!

    谈妙文?!

    他怎么还在?

    没错,舒落心认识谈妙文。

    想当年,谈逸泽刚入伍的嘶吼,每次回家都是这人带着谈逸泽回来的。所以,谈妙文到谈家做客的次数也不少。

    那个时候,谈妙文正直年华,她舒家的那些表亲,不知道拖了她多少次要给谈妙文说媒。

    对于这样的人儿,舒落心又怎么会陌生?

    可谈妙文不是早就死在十几年前了么?

    他怎么又出现在这里?

    而且,他的嗓音……

    为什么和刚刚车上的,有很大的差别?

    将舒落心的一切反映都收进眼里,谈妙文的脸上也没有多少起伏。

    刚刚在车上的时候,为了免得被这个女人察觉到,所以他实现装了变声器罢了。

    不过谈妙文倒是没有想到,自己的出现竟然能给这女人如此大的反映。

    “你……”

    舒落心仍旧说不上一句完整的话,只是保持着惊悚和恐惧并存的眼神,盯着谈逸泽和谈妙文看。

    当舒落心陷入惶恐的时候,后方的银屏上仍旧继续播放着:

    “你以为,我当年在谈家闹的那么大,将谈逸泽送到部队去是为什么?不就为了,让这个碍眼的孽障能滚多远就滚多远,最好永远也不要回来跟我们小南抢东西。可没想到,现在他是平步青云的在部队里,可他的媳妇却来抢了。不过我现在也不需要担心什么了,前段时间我对着媒体那么胡乱的一吹,他们之前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你看着,没准过一段时间之后,谈逸泽现在那个位置估计也保不住了。至于顾念兮么……明朗集团的股市在媒体曝光之后,肯定开始浮动。到时候,我就直接回到明朗集团坐镇,到时候这明朗集团还不是我的?”

    扫了一眼电视频幕上的,谈妙文又说了:“没想到这么久没见,舒女士还真热情,竟然送了我这么大的礼物!”

    嘴上是这么说,但谈妙文的眼里竟是讽刺。

    一番话下来,舒落心终于意识到,她上当了。

    谈妙文和谈逸泽今天联合上演的这场戏码,就是为了让她亲口承认自己说了谎,并且是对谈家别有居心。

    可她,竟然还照着别人设下的圈套,傻傻的钻了进去。

    要是这段视频被拨出去的话,舒落心可想而知,前段时间她和梁海一起做的那些,都变得毫无意义!

    且不说能不能扳倒谈逸泽,怕是连自己最后的名声都保不住了吧?

    所以,她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竟然一下子就爬到了大屏幕那边,伸手想要用自己的身躯挡住正在播放的那段视频。

    一边,她还疯狂的朝着谈逸泽他们叫器着:“不,这绝对不是真的。我刚刚那是为了保命!”

    可回头的时候,她却发现电视上的自己说完了那一番话,正在冷笑着。

    那表情,可谓是真情演绎。

    这样的表情,你放到别人的面前说你这是在演戏,任谁都不相信!

    “舒女士,我劝你还是乖一点。我这人现在的脾气不大好,最听不得女人这样的叫嚷声!”开口的是谈妙文,听着舒落心那尖锐的声音,他用手掏着自己的耳朵,表示自己的反感。

    自从身子残缺之后,他的声音也和女人差不多的尖锐。

    这也是,他反感女人声音的缘由。

    “不,亲家表叔,你不要相信小泽的话,你知道我和小泽一直都不对盘的。所以你……”

    舒落心虽然不知道,死去的谈妙文为什么又一次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但舒落心知道,这男人在谈逸泽的心目中多少是有点分量的。

    要是谈妙文能站在自己这边的话……

    谈逸泽应该不能拿她怎么办了。

    至少,眼下的情形是这样的。

    只是她所不知道的是,这段时间她舒落心的做法,早已落进了谈妙文的眼。

    任她现在怎么说,谈妙文都不会相信的。

    “泽,你还是尽快把你的话说完,我要让那边的人办事。办了事,咱们也好早点离开。不然继续面对这张嘴脸,我可不能保证还能留着她的命给你!”

    今儿个,谈逸泽将舒落心将给他,只提出了一个意见。

    就是,留住舒落心一条命。

    谈逸泽对舒落心恨之入骨,谈妙文其实也知道谈逸泽留着她一条命,不过是想要亲手取了她的性命罢了。

    “好。今晚按照你们喜欢的方法玩,但千万别给我玩残了。明天一早给我送到说好的地方,别折腾出别的幺蛾子!”明天一早,还有很多人等着舒落心送上呢!

    两个男人对话的声音音量并不小,所以舒落心可以清清楚楚的听到他们的对话。

    这意思就是说,今晚上还没有准备要她舒落心的命。这一点,让舒落心多少有些庆幸。

    只是她却不知道,自从谈妙文的身体变得残缺之后,他的性格也扭曲了。

    落入他的手里,不怕死,只怕生不如死!

    简单和谈妙文交代完之后,谈逸泽慢步从楼梯上走了下来。

    来到舒落心的面前之时,舒落心抬头望了他一眼,只觉得这个男人很高,几乎将她头顶上所有的光亮都给遮挡住了。

    “小泽,你听我说,那真的不是我……我是被逼的。”

    舒落心只想离开这里,急切的想要辩解着什么。

    当然她也尝试过拉着谈逸泽的裤腿。

    可谈逸泽就像是躲着瘟疫一般的躲着她,黑瞳里的嫌弃神情尽显。

    “舒姨,没必要演戏了。我们之间那么熟,再演下去只会觉得让人恶心而已!”

    因为谈逸泽是背光而站,此时舒落心并看不到他脸上的任何表情。

    正因为看不到,她也不知道现在的谈逸泽情绪怎样。

    那种摸不着看不透的慌乱感,在她的世界里徘徊。

    而谈逸泽呢?

    没有理会她还有什么话想说,径自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今晚么?是给你准备逃跑的一个小小的教训。至于今后,我已经帮你安排好了。先将你送进牢里,让你亲眼看着你的家人,一个个因为你而遭受惩罚之后,你就会被判处死心,斩立决!到时候,就由我亲自送你一程!”

    熟悉的男音,带着不熟悉的冷漠。

    阴暗中,舒落心只感觉,谈逸泽就像是一个黑洞,准备无情吞噬一切的黑洞。

    你可以设想,一个大活人在这样的情况下,听到自己今后的安排,会是个什么心情?

    “谈逸泽,你不可以这么做!我是一个人,你没有权利决定我的死活,你没有权利主宰我的生命!”

    舒落心跟撒泼一样,朝着谈逸泽大喊大叫着。

    可看着这个女人被泪水湿透的脸,谈逸泽只是冷哼着:“我没有权利决定你的死活?那当初你杀我母亲,对我母亲下药,导致她精神错乱最后自杀身亡的时候,你怎么没有这样的觉悟?如今,我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

    半弯下腰,谈逸泽掐着舒落心带泪的脸庞,受伤的力道不断的加大,就像是恨不得直接在这里将她的脸给拧碎似的。

    但他知道,对于舒落心这样的女人,这样的死真的太过便宜她了。

    没有让她感受到万念俱灰,没有让她享受过那种惊悚不安,对死亡一步步接近的恐惧,怎么对得起他的母亲在天之灵?

    “你怎么知道我……”

    听谈逸泽的话,舒落心开始渐渐意识到,谈逸泽今天有什么不同。

    以前谈逸泽虽然对她有杀意,但还会收敛一些。

    可今儿个的谈逸泽,却是志在必得的!

    而且,他还能清楚的说出她对他母亲是下药……

    这说明,谈逸泽已经掌控了证据!

    “没错。霍思雨已经全部招认了。关于你的罪行,还有那本日记的下落,她都说出来了。”

    说到这的时候,谈逸泽还不介意送上最后一个重磅消息:“你是很诧异霍思雨为什么会突然改变主意说出一切吧?我告诉你吧,是你送进去的那些东西,阴差阳错的进了同个牢房的另一个人的嘴里,导致那个人死亡。也让霍思雨知道,你压根就没有让她活着出去的准备。这叫什么呢?好像叫做作茧自缚吧!”

    丢下这话,谈逸泽满意的看到舒落心心如死灰的样子,顺便松开了她的下巴。

    随后,他朝着废弃工厂的大门一步步的朝前走。

    那铿锵有力的步伐声,一遍遍的回荡在这工厂里。

    当谈逸泽消失在大门后的那一瞬,从不知名的角落里突然窜出了很多黑影。

    一个个的黑影,都对着舒落心的身体迸射出贪婪的光芒。

    而且那种光芒,还是让你头皮发麻的那种。

    舒落心觉得,他们想要得到的可不是她的清白,而是……

    “喜欢就上吧。记得,留下一条命,别让我不好交代!”

    不远处传来谈妙文那不阴不阳的嗓音之后,舒落心便看到那些刚刚还盯着她看的黑影,瞬间涌了上来……

    “不……”

    一声惊呼,划破这个郊区宁静的夜。

    可随后,这声响却被吞进那座喧嚣的城市中,有去无回……

    ——分割线——

    “学些雷锋,好榜样,忠于革命忠于党……”

    琢磨了一番昨夜顾念兮的提议,罗军宝觉得顾念兮说在谈逸泽的面前唱这么积极昂扬的歌曲,没准会让谈逸泽对自己改观。

    当然,改观什么他是不需要,罗军宝只想着让谈逸泽免去他随同谈逸泽到京上。

    那边可是他罗军宝的老地盘,到那边的话岂不是一切都露馅了?

    所以,他再三琢磨,觉得顾念兮这个女人提出的建议倒是不错,并最终予以采纳。

    见到一身军装的谈逸泽出现在办公室,罗军宝就煞有介事的敬了个军礼,随后高昂的歌唱声就从他的最终传出。

    谈逸泽没想到,大早上的没从那个昏睡的女人身上占到一点便宜,让他很是郁闷不说,一进办公室,罗军宝还给他上演了这么一出。

    要不是长年累月的训练让他的心脏比其他人还要好些,怕是要出人命。

    扫了一眼继续高歌一曲的罗军宝,谈逸泽上前就对着他的椅子一踢,直接将椅子给踢翻了才说:“大清早的,脑袋让驴子给踢了是不是?要是精神头这么足的话,直接负重越野二十公里。”

    看着谈逸泽那个面色铁青的样子,罗军宝暗自将顾念兮那个女人给诅咒了百来遍。

    正巧,在这个时候谈逸泽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