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530章 我是一个兵vs谈逸泽需要安慰

    “好的,我知道了!”

    电话里的人不知道说了什么,谈逸泽就给了个简短的回答。

    而这一头,罗军宝还盯着人家谈逸泽纳闷着。

    为什么昨晚上顾念兮跟自己说的,这谈参谋长好像有多好的脾气似的。

    可到了他这边,就像是个火药桶?

    按照顾念兮说的,他要在谈参谋长的面前激情表现一番的话,谈参谋长应该会答应自己的要求才对。

    可现在看着,这谈参谋长就像是要将他往死里虐。

    到底,是什么环节出了岔子?

    (在罗军宝表示很纠结的情况下,某律不厚道的笑了。罗军宝脸一拉,直接甩了某律一个白眼:笑屁?不小心把罗军宝罗上校给惹生气的某律好怕怕,赶紧虎摸着爷的手说:不笑屁,就笑爷你不识抬举!罗上校脸抽抽:我哪里不识抬举?某律好心的解释着:人家顾念兮说谈参谋长好哄,那是对于她而言。人家顾念兮是谈参谋长的妻子,你罗军宝算什么?罗军宝眉头一皱:我是一个兵!)

    当罗上校还没有来得及和某律做完思想交流之时,就听到谈参谋长挂完了电话的声音传来:“昨晚你给兮兮到底买了多少麻辣烫?”

    “不多,就两人份!”

    罗军宝摊手表示,虽然已经知道顾念兮是你谈逸泽的老婆,做了爷的凳子也没办法娶回家,但爷还是对她挺大方滴!

    只是罗军宝表现自己的慷慨完之后却发现,谈参谋长的脸色又阴沉了好些。

    这是咋地回事?

    难道对你老婆慷慨还不好?

    非要抠门成个铁公鸡,然后以此衬托你谈参谋长的形象光荣伟大?

    这不好吧?

    起码他罗军宝还是个没有主儿的绿草。

    要是这么给衬托下去的话,他到猴年马月才能娶到媳妇回家复命!

    可罗军宝哪知道,谈逸泽一听到罗军宝口中的两人份,绝对是他们这些大老爷们胃口的两人份。

    怪不得,昨晚上他回到家的时候,顾念兮还撑的睡不着。

    大半夜的,还拉着他谈逸泽起来聊天。

    当然,如果是以前,谈逸泽当然有的是办法帮着顾念兮消耗一下体能。

    可问题是,顾念兮的肚子越来越大了。

    上次产检之后,老胡就直接说了,现在不适合进行夫妻生活了。

    这也是,最近谈参谋长脾气越来越火爆的原因。

    “两人份?谁说她一个女人要吃两份?”有火无处发,谈参谋长现在就像是个随时能够被点燃的火药桶。

    “她的肚子那么大,里头还住着一个,当然要吃两人份。”说到这的时候,罗军宝还煞有介事的说:“哇,我知道了。谈参谋长,你可不能这么抠门。我妈妈说女人怀孕的时候就要吃多一些,不然将来生出来的宝宝,身体不结实。你可不能为了自己的腰包,苦了自己的女人啊!”

    而他这么一说,谈逸泽这才发现,这人的幻想能力够强大。

    你看,这会儿他都自己开始天马行空了。

    “我一直以为顾念兮很爱笑,应该是个生活在阳光下的女人。没想到,她竟然是被你这暴君给残害了,连吃点东西都不能随心所欲,真可怜!”

    说了这一句,热血友好的罗上校便表示:“不行,我身为正义的使者,不能眼睁睁的见死不救!待会儿我就去找顾念兮,我要解救她于水深火热中……”

    这一番话,罗上校说的慷慨凛然,仿佛他就是正义使者的化身。

    而听着他这一番话,还有他那慷慨凛然,貌似随时准备就义的神情,谈逸泽的额头凸凸的。

    一脚踹过去,直接将罗军宝给踢开。

    这罗军宝没来之前,谈逸泽就听说这货很难管教。

    没想到现在一见,还真的不愧对他的传闻。

    就像刚刚他的那一番话,这个A城谁都知道他谈逸泽对顾念兮的喜欢,谁人敢在他面前说三道四?而且还扬言要将顾念兮带走?

    可偏偏,这个罗军宝就敢触碰他的逆鳞。

    当然,谈逸泽也知道,罗军宝之所以敢这样明目张胆,和他的生活环境也有一定的关系。

    就他家在京上的地位,还有他爷爷对这个孙儿的宠爱,让罗军宝更加肆无忌惮。

    踹了一脚,谈逸泽又冷哼着:“去,负重越野30公里。”

    “刚刚不是说20公里的么?”

    罗军宝慷慨激昂之后,听到了这一番话赶紧辩解着。

    “再问,就40公里!”把你的体力都给消耗完,看看你还敢不敢叫嚷着将他谈逸泽的老婆给带走!

    被谈逸泽这么一堵,罗军宝只能扁了扁嘴朝着门外走去。

    当然,为了表示他罗军宝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他还不怕死的回头朝着谈逸泽吼着:“别以为消耗完爷的力气,爷就没有那心思!我可告诉你,我肯定会解救顾念兮于水深火热中的。让她尽早脱离你这个连吃都不给她吃到舒坦的老男人!”

    丢下这话,罗军宝走了。

    可被留下来的谈逸泽,脸色铁青。

    罗军宝啊罗军宝,你是不是认定了,除了体能训练,爷我就不能治的了你?

    想到这的时候,谈逸泽的视线正好落在罗军宝那张刚刚被他给踢飞的椅子上。

    哟,这主意现在不是有了么?

    朝着那张椅子走过去的谈参谋长,脸上勾勒着如同烟花般璀璨的笑容……

    ——分割线——

    当罗军宝和谈逸泽在军区里斗智斗勇的时候,所有的视频网站,还有电视台节目中都出现了这样一条新闻。

    新闻是一截视频,视频上是一个看似坐在车上的女子,跟别人炫耀着自己这几天的所作所为。

    而此人,便是舒落心。

    “你以为,我当年在谈家闹的那么大,将谈逸泽送到部队去是为什么?不就为了,让这个碍眼的孽障能滚多远就滚多远,最好永远也不要回来跟我们小南抢东西。可没想到,现在他是平步青云的在部队里,可他的媳妇却来抢了。不过我现在也不需要担心什么了,前段时间我对着媒体那么胡乱的一吹,他们之前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你看着,没准过一段时间之后,谈逸泽现在那个位置估计也保不住了。至于顾念兮么……明朗集团的股市在媒体曝光之后,肯定开始浮动。到时候,我就直接回到明朗集团坐镇,到时候这明朗集团还不是我的?”

    当各大电视台将这一则难得的消息插播进来,特别是在舒落心当时的那个冷笑上来了个特写的时候,顾念兮正好在揉着自己的肚子从洗手间里出来。

    好吧,昨晚上吃了太多的麻辣烫了,肚子有些难受。

    不过清空之后,现在舒坦了些。

    揉着肚子,顾念兮打算去书房,看看文件,顺便开个视频会议。

    不过就在她准备走进书房的时候,顾念兮听到谈家大宅打开的电视上传出了舒落心的声音。

    顺着声音,顾念兮看到了出现在电视上的舒落心。

    此时的舒落心,看上去正在坐车。

    脸上的表情,和上一次在警局录制那次控诉视频的时候出现了很大的反差。

    上一次的舒落心,就像是一个备受欺凌的女人,所以博得了全国观众的喝彩,更让谈逸泽遭受非议。

    不过这一次的舒落心,脸上虽然还带着谈逸泽给的那个伤口,可脸上的表情尽显阴毒。

    这和寻常她所做的,更为相符。

    就是她不知道为什么,会爆出这样一段视频?

    难道,是谈逸泽?

    看着电视上定格的那个画面,以及报道后面打出的一行字:“劲爆:明朗集团前总裁夫人亲口承认,此前她所做的,均为陷害前妻的遗孤!”

    当然,“遗孤”这样的字眼,可能不适合形容谈逸泽,至少他还有爷爷和父亲。

    不过舒落心当初在谋害了施涵之后,还逼得谈逸泽不得不小小年纪入伍,这实际上也和“遗孤”差不多。

    顾念兮虽然诧异这段视频到底是在什么情况下录制的,可她清楚,这和昨晚上谈参谋长没能给她亲手送上麻辣烫不无关系。

    当然,谈参谋长这么做,当然是为了洗清他的嫌疑。再者,也让明朗集团的股价回到正常的轨道上。

    这一招,对于明朗集团而言,百利无一害。

    当然,在看到这则新闻之后所播出的,市民对于这段视频的看法的时候,顾念兮也算是松了一口气。

    因为在这段采访中,大家更为同情谈逸泽的遭遇。

    其实,虽然说她顾念兮坚定不移的相信,他们家谈参谋长绝对能走出这一次的困境。

    但看着他每天忙活的团团转的样子,她还是有些担心。

    现在看舒落心自己弄成这样,顾念兮心里的石头也落地了。

    这样的话,今天谈参谋长应该会回来陪自己吃一顿晚饭吧?

    光是想到这一点,顾念兮的心情就特别的好。

    琢磨了下,顾念兮决定收拾一下自己,然后和刘嫂上街买菜。

    难得谈参谋长会回家吃完饭,她当然是要准备几个他爱吃的菜肴了。

    哼着歌,顾念兮朝着书房走去!

    ——分割线——

    谈家大宅里,顾念兮正缠着刘嫂一起上街的时候,城区的警察局门口,一辆疾驰的车子突然停了下来。

    车轮和地面发出的摩擦声,划破了早晨的沉寂。

    很快,车子一侧的门被推开了。

    车上,一个人被丢了下来。

    之后,车子的门迅速的关上,迅速的驶离了原地。

    速度快的惊人,很快就消失在街角。

    若不是看到地上还有那个被丢在原地的女人,你可能会觉得刚刚一切不过是自己的错觉。

    而被丢在地上的女人,缓缓的动弹了下。

    正因为这移动,身子上早已破损的衣服滑落。

    露出来的肌肤上,没有半点痕迹。光艳洁白的,还以为是刚刚剥了皮的鸡蛋。

    不得不承认,这女人的肌肤在这年纪来说,真的很不错。

    可就是这么移动,明明平滑无痕的肌肤,却让这个女人发出了一声又一声的哀嚎声。

    疼……

    真的很疼。

    光是这么移动,舒落心就感觉到,自己的骨头像是要被拆散了。

    肌肤上,是一阵又一阵火辣,就像是快要将她给烤熟了似的。

    而这样的哀嚎声,也让路人对她不得不多行了几分注目礼。

    “哟,这不是明朗集团那个董事长夫人么?”

    “真不要脸!”

    “就是,亏谈家人对她那么好,没想到她竟然为了争夺家产,做了这么多丧尽天良的事情!”

    “这样的女人,死一百次都不用同情……”

    “……”

    一声又一声的骂名,舒落心只觉得耳边一阵又一阵的嗡嗡嗡声响。

    一直到,因为这边围着的人太多了,有个警察从里头走了出来,看了看这边到底有什么好围观的。

    看到舒落心正躺在地上,身边还摆着一大摞的资料。

    警察没有多想,先是拿起了地上的那一大摞资料,然后翻了翻。

    在最后的几行字定格之后,警察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女人,随后很快的,一把手铐出现在女人的手腕上。

    “啪嗒”一声响上锁的时候,舒落心惊讶的抬头。

    “你做什么?”

    “做什么?现在以故意杀人罪正式起诉你!”

    “什么?我没有杀人。”

    “没有杀人?铁证如山!”

    说这话的时候,警察也没有再跟她废话,直接拷着舒落心,就直接走进警局。

    而与此同时,刚刚围观的人也发出了不小的唏嘘声。

    “没想到,这女人看上去人模狗样的,竟然还杀人犯法!”

    于是,在同一天,关于舒落心非但陷害了谈逸泽,还涉嫌杀人被起诉的事情,也这A城里头,传得沸沸扬扬的。

    而当舒落心被拷进警局的时候,警局的门口围的人山人海,却没有人注意到,当他们正在谈论这些的时候,不远处的角落里,有一个人在亲眼看到舒落心被送进警局之后,掏出了手机对着不远处喊着:“鱼上岸!”

    鱼上岸,就等死!

    这便是此话的含义。

    汇报了这些之后,那人便迅速得到收好了手机,消失在茫茫人海中,一如没有出现过那般……

    ——分割线——

    接到king集团谈妙炎的电话,是在这个傍晚。

    此时,顾念兮正好在大厅里看电视。

    近来一段时间,她都没有出门。

    天气太热肚子又大,每次出门都有些遭罪。

    所以,谈逸泽已经明令禁止她自己出门。

    就算去明朗集团,还要到他谈逸泽那边亲自报备。

    虽然有些埋怨谈参谋长的霸道,但知道这个男人其实是因为担心自己,她心里头更多的是甜蜜。

    电话响起的时候,顾念兮正在吃谈逸泽给她带回来的哈密瓜。

    哈密瓜很脆很爽口,吃的她的眼睛眯成了月牙。

    电视上正拨着不知名字的韩剧,女主角喊着男主角:“都敏俊……”

    看着女主角边和啤酒边吃烤鸡,顾念兮开始幻想着自己生完了孩子之后也一定要跟她一样,痛痛快快的喝一次啤酒。

    “嘟嘟嘟……”

    急切的电话声打断了顾念兮吃哈密瓜的好心情,接通电话的瞬间,更让顾念兮的脸色颇为不好。

    “顾总,还记得我么?”

    虽然同样是男人的声音,但顾念兮一听就认得出是谈妙炎的声音。

    因为,他的声线除了有着男人的沙哑之外,还有一种特别古怪的感觉。

    这感觉,顾念兮真的不知道怎么形容,总之和谈逸泽他们的,非常不一样。

    “是你?你怎么知道,会是我接电话?”

    谈妙炎也算是谈家的人,知道这边的电话显然是轻而易举的。

    但顾念兮就怀疑,他怎么知道这个时候接电话的会是她顾念兮?

    难不成……

    想到这,顾念兮转身朝着谈家大宅门外的角落一瞟,果然看到了停在不远角落里的黑色轿车。

    不过因为车子的玻璃有反光作用,顾念兮并不能看清楚里面坐着的人是谁。

    “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知道会是你接电话了吧!”电话里的那个人,笑着说。

    果然,坐在车上的人是他。

    “你到底想做什么?”

    顾念兮眉心一皱,盯着那车子,露出的表情表明她现在的心情很不美丽。

    “你是个孕妇,这么生气难道就不怕将来生出来的孩子不漂亮?”很明显,车上的人已经看出她的不爽,调傥着。

    “这是我的问题,和你何干?”

    顾念兮就是不喜欢和不熟悉的人攀亲带戚的。

    尤其是,这人明显还是冲着他们家谈参谋长来的!

    “这的确是你的问题,不过我好歹也是这孩子的表亲,你这么说是不是有点太过?”

    “谈总既然知道你还是孩子的表亲,那您也知道这个时候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了吧?”

    顾念兮说这话的时候,继续窝在沙发上,啃着哈密瓜。

    听着这女人口齿伶俐的和自己辩驳,男人的心情不知道为什么,出奇的好。

    “好了,我就是想约你出去吃个饭,顺便谈点事情!”

    男人摆明了来意,因为他看得出,这个女人貌似对自己的到来并不是那么欢迎。

    “吃饭?免了!你知道,我现在是个孕妇,我勉强不了自己做其他的事情,面对一个不喜欢的人,我怕我吃进去的东西会不消化!”

    这丫头,浑身上下都带刺。

    这是,谈妙炎的第一个想法。

    而且,她还说她不喜欢他。

    这感觉,真的不是那么好!

    “我只是有事情想要跟你谈,没有必要说的这么过吧?”

    “可我没有什么事情和你说!”

    吼吼,当她顾念兮好骗?

    “你没有,但我有!当然,如果你是想我直接进入谈家大宅和你谈的话,我也不介意。不过我想你也知道,我这人一向记仇。若是我现在进了谈家大宅的话,怕是……”

    谈妙炎没有直接说下去。

    但顾念兮,已经知道他的意思。

    是,谈妙炎记仇。

    不然,谈妙文“死”了之后,他也不会一次都没有到这大宅来做过客。

    这也让谈老爷子对此越是愧疚。

    虽然他们家的人现在都知道,谈妙文其实并没有死,可现在谁也不敢轻易的将这个消息透露给他的家人知道。

    因为,谈妙文在那场战役中,有种比死还要让人悲哀的感觉伴随至今。

    这一点,现在让谈老爷子也无比的难过。

    不然在知道了谈妙文其实还活在人世间这么长的时间,他为什么也没有告诉他的弟弟?

    显然,他也知道这个消息对于他们家而言,无疑是沉重的。

    若是此刻放谈妙炎进来,到时候和谈老爷子见上面,情况可能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最终,顾念兮应承下来:“我知道了,现在就过去!”

    说完这一番话,顾念兮“啪嗒”一声,将电话给摔上了,像是以此来泄愤。

    而坐在不远处车内的男子在看到顾念兮这一番举动之后,眉头挑了挑。

    哟呵,这丫头的脾气可真不小!

    “爷爷,我憋得慌,出去门口溜达下!”

    套了件外套,顾念兮来到谈老爷子房间门口喊着。

    此时,谈老爷子正在陪着聿宝宝在地上搭积木。

    听到顾念兮的喊声,他就回答:“知道了,你自己出门小心点,宝宝我看着就行!”

    现在看着这小娃娃,就是谈老爷子最大的乐趣了。

    从家里头出来,顾念兮看到已经站在车旁边的谈妙炎。

    不得不承认,谈家的男人各个都长得不错。

    快五十岁的谈妙炎,一身贴身剪裁的黑色西服,搭配白色衬衣。

    时下,精英男子的装扮,却在他的身上多出了一份高贵儒雅。

    今日的他,脸上还架着一副银边眼镜。黑色的瞳仁专注的看着顾念兮,神态淡然。

    此时的谈妙炎,儒雅深沉的让人心悸。

    怪不得,有些女人会喜欢年纪比较大的男人。

    因为他们的身上,能够看得到那些愣头青所没有的自信。

    特别是谈妙炎这样的人……

    “怎么?对我今天的这身装扮还满意么?”见顾念兮一直盯着他没有说话,谈妙炎索性调傥了两句。

    寻常的他,当然不喜欢女人如此贪婪的盯着自己。

    但对象是顾念兮的时候,他的嘴角却无意识的勾起,将他的思绪泄露殆尽。

    只是,顾念兮的损人功夫,他也开始领教了。

    听着这个男人的调傥,顾念兮非但没有一点被人当场抓包的心虚感,反倒是挑了挑眉再度将谈妙炎上上下下给打量了个遍说:“还可以了,实在看不出这是个五十岁的老头!”

    “我四十八!”因为顾念兮咬重的“老头”二字给刺激到,谈妙炎歇斯底里的喊着。

    同样的,刚刚因为顾念兮的打量而突然来的好心情,也消失的一干二净。

    “差两岁,没多大的区别。”

    “区别大着呢!”第一次,谈妙炎发现这个女人有着能将人活活给气死的本事。

    “哎呀,老了就是老了。快点,有什么话快说,我还要回去看孩子呢!”

    虽然孩子一直都是谈老爷子帮着带,可顾念兮还倒不介意在这个男人面前装忙。

    “一起吃个饭!”

    “我不饿。”

    “那一起喝茶?”

    “我不渴!”连着两趟,顾念兮终于有些按捺不住脾气:“你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她可不认为,这堂堂king集团的总裁会闲到没事专程出门找人抬杠的地步。

    “顾念兮,难不成在你眼里,我就必须有什么事情才能过来找你不成?”

    虽说是夏末,可今儿个的天气闷热枯燥。

    光是站在这里,谈妙炎就觉得自己的西装里头,是汗流浃背的。

    这样的天气,最适合的就是在自己买下来的别墅里,穿着浴袍躺在游泳池边,感受日光给自己带来的躁动,也感受着泳池给自己带来的凉爽。

    可他今天就像是脑子被驴给踢了。

    不知道怎么突然奇想的,就像带着这个女人出去吃点东西,聊聊天什么的。

    可到这里来之后,谈妙炎发现自己感觉就是来找损的!

    “可刚刚不是谈总自己说,你是有事情要找我的么?现在又说没有了,真奇怪!”顾念兮一边拨动自己的长发,一边无辜的看着谈妙炎。

    可看着那双无辜的大眼里却有着一抹不加掩饰的狡猾之时,谈妙炎才发现自己被算计了。

    这女人,明显的就是设好了局让他往里钻。

    这个发现,让谈妙炎气的直磨牙。

    其他的女人,哪一个不是在他谈妙炎的面前故作清纯,可偏偏顾念兮这个女人却摆明了要算计他。

    本来他该生气的,可为什么看着她的脸,他的怒火就莫名的平息了。

    这个发现,让活了大把年纪的谈妙炎突然倍感无力。

    离开的时候,他只对顾念兮说:“我走了!”

    随后,这个男人就如同他的出现那般,消失的也是那么的突然。

    看着消失在不远处的车屁股,顾念兮嘟囔着:“奇怪,没事将人叫出来抬完杠就走,真奇怪!”

    顾念兮一边抓着自己的头发,一边往大宅里走。

    可她却不知道,当她往里头走的时候,本来刚刚弄到一个新奇玩物,打算给聿宝宝送来,却在闯进了他们卧室之后找不到人而矗足寻人的谈妙文却将刚刚发生的一切都纳进眼里。

    谈妙炎,他当然不陌生。

    那是他的亲哥哥,身上流着同样血的男人。

    现年四十八岁,比他谈妙文大了一岁。身体健全,未婚的情况下,育有一子。

    虽然这些年,谈妙文没有出现在家人的面前,但对于家里发生的一切,没有人比他更清楚。

    那个孩子,还是当初在父亲施压的情况下生下来的。

    大哥的脾气和他的差不多,都过硬。

    从来,都喜欢由着自己的性子。

    这也是,他到现在都未婚的原因。

    至于那个孩子,还是当初他的一个情人生下来的。

    那个情人跟了他五年了,家里的条件也不差。

    本以为跟了他那么多年,不看别的,至少看在孩子的份上,谈妙炎也会收收性子。

    可没想到,这谈妙炎在她不顾他的意愿和老爷子达成协议生下孩子之后,竟然给了她一大笔钱,然后就和她分手了。

    至于那个孩子,时至今日谈妙炎一次都没有回去看过。

    从这些,你便可以知道谈妙炎做事的狠戾。

    可这一次,谈妙炎却对顾念兮……

    想到刚刚谈妙炎竟然对顾念兮勾起的那个弧度,谈妙文的眸色沉了沉……

    ——分割线——

    “舒落心,看看你的笔录,没有问题的话,就在上面签字吧!这么耗着,对我们大家都没有好处和。”

    同个时间段,某个看守所里,舒落心坐在一张桌子前,前方还摆着一盏灯。

    那灯的光亮,过分的刺眼。

    和这个房间周围的黑暗,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刺眼的,让舒落心的眼珠子不舒服的流着眼泪。

    从那天被送到这边之后,舒落心每天都是这样被关在审讯室里。

    时不时的,就有人来问她几个问题,弄的她现在都有些精神错乱了。

    听着狱警的话,舒落心终于艰难的抬起头来。

    要签字了?

    这是不是意味着,她可以快些离开了?

    想到这一点,舒落心有些兴奋的看向面前的那张纸。

    可看到上面文字的供述的时候,她呆了。

    “这……这是什么意思?我都没有说这些,你们怎么能随随便便写进去!”

    上面除了记录着上一次明朗集团在市委那边的竞标案中,她采用不正当的方式参与此次竞争之外,还记录着7月15日的那一天,她到这个看守所看望霍思雨的时候,将一袋事先放了鹅膏毒素的零食送到了霍思雨的面前。

    虽然这次故意投毒,并没有导致受害人霍思雨毙命,但同样的也导致了严重后果,致使霍思雨同个牢房里的陈丽娜误食中毒,送医院过程中不治身亡。

    当然最后还有一点,就是在19年前,她对施涵下了强致幻剂,导致施涵精神错乱,最后加大剂量,还导致她自杀身亡。

    除了第一点,这后面两点都足以让她舒落心被判处死刑。

    光是看着这两点,舒落心就感觉自己是在十二月冷风呼啸的季节,被人当头泼了一盆冷水。

    她知道自己是被送进牢里。

    但这些天,这些狱警每天问的那些问题,都和这些内容没有半点的瓜葛。

    舒落心还以为,自己就算被抓进来,不肯承认这些人也拿自己没有办法。

    可没想到,他们竟然制作了这样一份堪称完美的口供。

    看着面前那两张陌生的脸孔,舒落心突然跟发了疯似的朝着他们吼着:“你们冤枉我!”

    “冤枉?舒落心,你不觉得你说的有点过么?”

    其中一个人开口。

    “我说的过?那我倒是想要问问你,你说的这些可有没有从我的口中直接供述出来,没有吧?你们凭什么认定这些都是我做的。”

    “舒落心,这些是法院的指控,到时候我们会上法庭的,这些不用你担心。”

    “这么说,我也能控诉别人了?”

    听到这些,舒落心隐隐觉得自己还有些胜算。

    谈逸泽是一路让人将她送到这边的,并且那天晚上她上出租车的事情,应该也有监控摄像才对。

    要是查出来,谈逸泽他们对她舒落心施暴,逼着她不得不说出这些的话,自己可能还有胜算。

    “当然!”

    “那好,我要控诉谈逸泽,他伙同其他人,对我施暴……”

    说这话的时候,舒落心的脸上露出阴毒的笑。

    ——分割线——

    “哦,是吗?垂死还想挣扎?”

    夏末的夜晚,谈逸泽靠在窗户边。

    夜风吹过的时候,正好吹过他的脸颊。

    夏风不似冬风,不会让人感觉脸皮都发疼。

    所以谈逸泽最喜欢在夏天的傍晚,站在阳台上感受这样的微风给自己带来的舒适感。

    “既然她这么想死的快点,就任由她玩!反正,死期不变!”最后的一句话,你能感觉到谈逸泽的语气里有着少有的决绝。

    从他身上蔓延出来的寒气,貌似都将周围的空气冻结了。

    顾念兮端着一杯热茶过来的时候,正好见证这个场景。

    她知道,谈逸泽刚刚的电话,应该是和舒落心有关的。

    此时的谈逸泽,黑瞳里正酝酿着不知名的旋窝。

    像是,要将这个黑暗世界的所有亡灵都给吞并。

    看着这样的谈逸泽,顾念兮也有些犹豫。

    但最终,她还是上前,从男人的身后抱住了他。

    “老公!”

    她的声音,柔柔的。就像是夏夜拂过的微风,让他精神为之一振。

    听闻她的声音,他周身的寒气在瞬间骤减。

    转过身来之后,他将她揽入了自己的怀中。

    “兮兮,很快这一切都会结束了。”

    一旦结束,他便不用跟现在一样,随时都紧绷着一根神经。深怕有人趁着他不在的时候,对她不利。

    “嗯……”

    其实,顾念兮并不知道,谈逸泽口中的“结束”二字,到底是什么意思。

    可她也不会想别的女人一样,不依不挠的上前纠缠着谈逸泽给自己答案。

    给彼此的空间,就是顾念兮对谈逸泽最大的纵容。

    感觉到这个女人对自己的宽容,谈逸泽又往她的怀中钻了钻。

    那昨夜冒出的胡渣尖,刺得顾念兮的脖子稣酥麻麻的。

    顾念兮挣扎了几次,都没有能从这样的窘境逃脱,最终也只能任由着他。

    “兮兮,今天我精神很不好。”

    他埋在她的怀中,声音有些莫名的哑。

    “精神不好么?”顾念兮看着他将脑袋都窝在自己的脖子里,还以为他是真的难受,赶紧收紧了落在他腰身上的手。

    “嗯,我急切的需要安慰!”窝在顾念兮怀中的男子,又有些不安分的钻了钻。

    鼻子,就像是狗儿见到了主人一样,在顾念兮的身上乱嗅着。

    好吧,其实他只是想闻一闻,顾念兮身上那股子让他安定下来的味道。

    可不知道为什么,越是嗅着顾念兮身上的味道,他越是暴躁。

    特别是他的兄弟……

    窝在顾念兮怀中的谈某人,有些无奈的扫了一眼自己那昂首站立军姿的弟兄……

    顾念兮现在进入了生产最关键的阶段。

    老胡已经明确表明,最近这段时间,最好不要有夫妻生活。

    而这,直接憋坏了向来在床上实行流氓政策的谈逸泽。

    紧绷的身子,都好久没有得到放纵,简直快要到了极点。

    这两天晚上,他躺在床上几乎都不敢触碰到顾念兮,怕一碰到她自己就会忍不住想歪,到时候伤了她。

    可偏偏,这个丫头早已习惯了钻在自己怀中睡觉,不管他多不情愿,每次她都是一头直接栽进他的怀中,然后还要在他的身上各种蹭。

    那样的情况下,很少有男人不想歪吧?

    而谈逸泽也是在这一刻才发现,自己其实就是在作茧自缚。

    想当初,他故意每天搂着顾念兮在自己的怀中睡觉,不就是为了培养这个女人对自己的依赖性,让她今后睡觉都离不开他谈逸泽?

    而且当初他还信誓旦旦的说,这是对顾念兮的考验。考验她美男在怀,是不是能坐怀不乱?

    可现在想来,这他妈的哪里是对顾念兮的考验?

    这分明,就是对他谈逸泽*裸的考验,好不?

    长期不能得到放纵的情况,又加上每天还要经受顾念兮那软软身子在怀中的各种诱惑,谈逸泽感觉他兄弟都快便木棍了。

    “安慰?要我怎么安慰你?”

    看着窝在怀中,那张和聿宝宝极为相似的俊颜,顾念兮的母爱开始泛滥了。

    只是当谈逸泽拉着她的小手放到某一处的时候,顾念兮才知道自己被耍了。

    而某个不要脸的,竟然还大言不惭的说:“我自己可以挺住,你就帮我安慰安慰下我兄弟就行了!”

    “去去去,都年纪一大把了,还不害臊!”

    这话放在房间里说说还行。

    一想到现在站在阳台上,隔壁还是老陈家孙子的卧室,这谈逸泽就在这里上演限制级,还要不要让人活了?

    “兮兮,害臊那些玩意都是给那些爱装B的人玩的。”

    言下之意,就是他谈参谋长的脸皮够厚,所以连装逼都不用?

    “来,你就安慰安慰下我兄弟么?再不练练,我兄弟的如意金箍棒功能肯定没了!”

    顾念兮还想说些什么,无奈某个老男人今天很霸道,直接封锁了她的唇儿。

    想要逃离谈某人的土匪行径,可顾念兮发现带球跑真不容易。

    没一下子,她就在阳台上被谈参谋长给制服了。

    圆滚滚的身子被谈参谋长夹在腋下扛进卧室之时,顾念兮一遍遍的为自己的手儿今晚上的悲惨遭遇提前哀嚎着……

    ——分割线——

    苏小妞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晒屁股了。

    她已经不记得,这是第几天能睡到自然醒了。

    自从被凌二爷送进军区总院之后,她的手机便一并被凌二爷给搜刮走了。

    一天天浑浑噩噩的过着,也不知道具体是几月几号,更不知道现在是哪时哪分。

    只是睡一觉起来之后,苏小妞又是觉得莫名的恶心。

    好在,身边早已放置好盆子,她反胃的时候也不用急匆匆的跑去洗手间。

    将腹中那股子不适感都给清空之后,苏小妞又回到了病床上。

    其实,她很想回医院上班的。

    可医院从她消失到现在,都没有人来找过她,应该早就被凌二爷给推掉了吧?

    当然,苏小妞也知道,自己现在这个情况回到医院上班,倒不如说是去给别人添麻烦。

    想到这,她的眼珠子里又有些失望。

    这样跟个废物一样窝在病床上,什么事情都做不成,实在有些难挨。

    当苏小妞无聊到在床上摆弄着枕头玩的时候,门口传来了这么个声音:“嗯,好的。我知道,具体情况晚上视频会议!”

    那是凌二爷的声音。

    貌似在她住院之后,这男人的工作重心,便全部转移到了这边。

    连凌氏的各种大大小小的会议,也是借医院的另一个病房召开视频会议的。

    其他闲暇的时候,他都会呆在这个病房里。

    当苏悠悠望着窗户外的那个世界发呆的时候,男人推门而入。

    见到苏悠悠的第一时间,男人的脸上,祸国殃民的笑容绽放。

    只是,今日的凌二爷那张美的就像是雕塑的脸庞上,带着浓浓的疲惫。

    眼窝的那一块,明显的凹陷下去。

    看来,最近这段时间,他休息的并不好。

    “苏小妞,醒了?吃点东西吧,我让帝豪的人给你弄了一些东西过来,待会看什么东西合适吃,就吃点。不喜欢的,都留给我!”

    住医院的这段时间,他貌似都是这样处理的。

    每天都让他名下的五星级酒店厨师,专门做了一些适合孕妇吃的膳食来。

    送来的东西很多,但每次她的胃口都不大。

    吃进去的东西,更是少之又少。

    看着他在自己的身边落座,又将自己的手儿放在他的大掌中,轻轻的包裹起来,苏悠悠不做声。

    “怎么了,心情不好?”

    见她没有说话,凌二爷的嗓音又低了几分。

    熟悉的嗓音,带着不熟悉的失落。

    这样的情愫,很少在这猖獗的凌二爷脸上见到。

    “没……”

    苏悠悠正打算说些什么,门口却传来了一阵声响。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