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532章 搅基吧vs幕后黑手

    可对于那个连塞牙缝都不够的小拳头,谈逸泽只是扫了一眼,压根就没有放在眼里。

    “你终于肯跟我说话了!我还以为,你这辈子都不想理我了呢!”

    谈逸泽稳稳的停好车,将钥匙拔了下来之后,才伸出大掌,直接将面前耀武扬威的小拳头给包进了自己的掌心里。

    眼看着自己的“凶器”被没收了,顾念兮仍旧没有死心。另一个手又开始挥舞着。这嘴儿里,当然也不忘放一些豪言壮志:“谈逸泽我可告诉你,你要是今天是带我来做检查的,我可跟你没完!”

    好不容易才能出来一趟,她还期待着谈逸泽会带自己到什么地方玩呢!

    可谁又想到,只是到医院来!

    光是看着这进进出出的白大褂,顾念兮都有些头疼了。

    好吧,最近这段时间除了谈家大宅,就是医院做检查。

    光是看着这医院,顾念兮的心情就不是很好。

    “谁说我带你来做检查的了?”谈逸泽见她还不安分,直接解开了束缚着她身子的安全带之后,索性将她抱到了自己的腿上坐着。

    好在谈逸泽车子的空间挺大的,所以抱着顾念兮坐着,也不会撞到脑袋。

    当然,将顾念兮放在自己的身上之后,这男人的大掌又开始不老实了。

    没有理会顾念兮眼里各种彪悍的表情,谈逸泽直接探进了她的上衣之内。

    好吧,谈逸泽承认,从刚刚看到顾念兮的身子被束缚在安全带上的时候,这个想法就一直在他的脑子里徘徊不走。

    这一次怀孕,顾念兮的胸口又猛涨了一个杯。

    光是看着她被安全带束缚之后,勒成的那个形状,谈逸泽觉得很少男人能淡定。

    所以,这段时间,顾念兮出门他都会提出亲自接送的要求,就生怕放任这个小魔女出去祸国殃民。

    只是没想到,最终被祸害的,还是自己。

    从上车到现在,谈逸泽发现自己没有半刻能够冷静下来。

    “谈逸泽,你好歹给我矜持一点啊,这里是医院!”

    知道禁欲一阵子的男人感受很不好,特别是每天晚上,这个男人总是时不时跑洗手间里淋冷水澡就知道。

    所以,这段时间有时候谈逸泽胡搅蛮缠的要她的手儿帮忙,顾念兮也只能忍了。

    可没想到,这男人绝对是蹭鼻子上脸的。

    在家里对她胡来也就算了,现在车子都停在医院,这公众场合了。

    没想到,他竟然还这么不规矩。

    眼看这男人都开始埋在她的胸口忙活上了,顾念兮真的想伸出个手刀,干脆将这个男人给劈昏算了。

    但同样,这个想法也不止一次出现在顾念兮的脑海。

    几乎,每次谈参谋长索求无度的时候,顾念兮都会尝试上一番。

    可每一次,都死以她的手儿没有来得及下手,就被发现,顺便再被连本带利,美其名曰为偷袭的惩罚的索取作为收尾。

    虽然知道这个做法不一定奏效,但顾念兮还是对着谈逸泽的脖子“手起刀落”……

    这次,顾念兮是劈中了谈逸泽的脖子了。

    只是,这做法并没有电视上看到的那般奏效。

    你看看,那个仍旧埋在她的胸口上作恶的脑袋,就知道这压根对他没有半点作用,好不好?

    这下,顾念兮懊恼了。

    为什么电视上演的,每次都那么轻松的就将人给制服了。

    可到她顾念兮这里,谈参谋长还是那么的清醒的“欺负”着她?

    在顾念兮懊恼的盯着自己那只没有起到作用的手发愣的时候,一直埋首在她胸口的男人总算是回过神来。

    看到这个女人还盯着自己的手儿看的时候,谈逸泽索性拽过她已经发红的手,轻柔了下。

    “这点耗子力气就想要将你爷给敲晕,还是不要做这些不切实际的幻想比较好。看看,你的手都发红了!”

    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顺着谈逸泽的视线,果然看到自己的手发了红。

    这可以说明,她刚刚真的用到了力气。

    可为什么谈逸泽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你为什么没有跟电视上演的那样,被一劈就倒?”

    顾念兮不死心。

    “一劈就倒?你当我们这些当兵的那些练习都是玩过家家?就算把你的手劈到骨折,还不一定能将我给弄晕。”

    谈逸泽流里流气的说着,说这话的时候又将顾念兮的上衣给拉开了一些,然后继续跟自己日思夜念的部位进行另一个层次的“精神交流”。

    看着自顾自忙活的不亦乐乎的男人,顾念兮又伸手拨弄了一下他那件牛仔外套的领子。

    她倒是要看看,自己刚的那一番举动,是不是真如这个男人说的那么的没用。

    拨开了谈逸泽的衣领,顾念兮看到了谈逸泽脖子那一块,貌似还和之前一样,没有任何的变化。

    也不知道是不是谈逸泽最近晒得太黑了,还真的看不到一丁点的红肿!

    可自己的手……

    顾念兮又是一抬手,瞄了一眼自己现在有些红肿的手。

    “傻瓜,你这细皮嫩肉的能打伤了我这皮糙肉厚的么?还是乖乖的想好怎么快一点让爷快活一下,然后爷就带你去看好戏!”再度在顾念兮的胸口肆虐了一番之后,谈逸泽抬头将看到顾念兮对着自己的手发愣的样子,索性将她的手也拽下来一番啃咬之后,某位得不到精神满足的爷开始叫器着。

    “到底我们是来这里做什么?看什么好戏?”

    顾念兮看着还继续啃咬着自己脖子的男人,没有好气的说着。

    眼尾的余光,还不忘瞄了一眼车窗外的那个世界。

    还好,医院周围的人都有些忙。

    有的是过来看病人,有的是过来看病,压根就没有时间停下来观望别人的车子里是不是还坐着人。

    松了一口气,顾念兮听到男人说:“反正有好戏可看,而且还是你最喜欢的。所以,赶紧伺候好爷,也就带你去。不然,哼哼……”

    谈逸泽各种得瑟的在她的身上驰骋着。

    而顾念兮考虑到现在大白天的,不适合做“白日宣淫”的事情,所以只能任由着这个男人在自己的身上各种肆虐,等着他这股子毛躁过去。

    于是,这一日军区总院的停车场,听着某辆挂着白牌的车子。从外面是看不到车子里面正在进行着什么,但偶尔你会感觉到,这车子还会上下的摇晃着……

    ——分割线——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这位爷总算是神清气爽的从车子里头钻出来,一边还揽着两手有些红肿的顾念兮。

    “好了,现在可以告诉我,你到底带我来这里做什么了吧?”

    要是带她来这里做检查的话,顾念兮觉得他们家谈参谋长也不会在车上胡来。

    他再怎么喜欢调戏她,也不会这么不分时宜。

    所以,顾念兮相信,谈逸泽应该不是带自己来做检查的。

    只是这里是军区总院,到底有什么好戏可看的?

    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还有些无奈的揉着自己有些红肿的掌心。

    看着顾念兮的小举动,谈逸泽索性拉着她的两个小手,给了两个掌心各一个吻。

    吻了之后,还不忘看了一眼双颊已经红透的顾念兮。

    “老婆,辛苦了。”

    好吧,谈参谋长这么饱含深情的抬头一望,让顾念兮不自觉的打了个哆嗦。

    要是这丫的当着苏悠悠的面的话说出这么一句,还用这样荡漾的眼神看着自己的话,那丫头绝对会察觉到,这话的信息量巨大。

    不过,想到苏悠悠这丫头,顾念兮还真的有些纳闷呢!

    这丫头自从上一次知道她被舒落心给弄伤之后来看过她,就一直没有任何消息了。

    会不会,发生什么事情了?

    光是想到这,顾念兮就隐隐有些担心。

    看来,今天晚上回去之后,一定要给苏悠悠打个电话,看看这丫头最近都在忙什么,也都不知道来慰问一下这个当妹妹的!

    “别给我贫了。赶紧说说,咱们到底是要来做什么!”

    顾念兮将自己的手儿收回,一个劲儿的互揉着。

    这老流氓要是真的心疼她顾念兮的话,刚刚就不该让她做那样的体力活。

    “当然是带你来看看你最担心的人了!”

    谈逸泽说这话的时候,已经换掉了之前痞里痞气的德行。

    这样的谈逸泽,一身正气凛然,压根看不出刚刚在车子上,对着她顾念兮各种耍流氓的人是他。

    看到这,顾念兮气的有些牙痒痒,就恨不得将刚刚他在车上做的流氓事,公之于众。

    “我最担心的人是谁?”

    被谈逸泽这么说,顾念兮还有些牙痒痒的。

    “苏小妞呀,你不要告诉我,你刚刚不是在想苏悠悠!”

    谈逸泽的一番话,让顾念兮刚刚对这个老流氓的各种咬牙切齿都消失了。

    他们家谈参谋长果真是最懂她的人。

    你看看,她刚刚不就是对着自己的肚子皱了下眉头么?

    没想到,他就这样看穿了她的心思了!

    但一联想到这是医院,顾念兮的心随即悬了起来。

    “老公,你带我来医院看悠悠,是不是悠悠……”

    “是不是悠悠发生什么事情了?”

    “天哪……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

    光是想到苏悠悠可能发生什么意外,顾念兮连话都说不完整了。

    这便说着,她已经听着圆滚滚的身子,打算跑进去医院了。

    光是想到苏悠悠现在可能各种不舒服呆在医院里,而自己竟然跟谈参谋长到了医院,还在医院外面大玩限制级,顾念兮现在就各种愧疚。

    若不是谈逸泽及时将她给拉住,都不知道这丫头现在已经冲到了什么地方去了。

    “兮兮,你冷静一点好不好?我只是说带你过来看苏悠悠,可没有说苏悠悠发生什么事情!”

    “没发生什么事情?没发生什么事情,悠悠怎么可能到医院来?”越说,顾念兮越是着急。

    这不,她的眼眶都红了。

    看着这丫头跟兔子一样粉粉的眼睛,谈逸泽只能无奈的将她拉进了自己的怀中。

    “傻瓜,苏悠悠是过来保胎的。能有什么大事?看你急得!”

    谈逸泽知道,这要是再逗顾念兮,没准她真的要哭了。

    当然,苏悠悠怎么样,谈逸泽管不着。

    但要是自己的女人哭了,这对谈逸泽而言,就不一样了。

    这边哄着,谈逸泽这边还不忘好好的拍着顾念兮的背,哄着她。

    顾念兮本来在听到谈逸泽的话之后,还有些回不过神来。

    直到反映过来的时候,她纳闷了:“老公,你刚刚说什么呢!”

    苏悠悠怎么怀孕了?

    为什么她这个干妈预备役,却连半点知情都没有?

    “苏悠悠怀孕了啊!凌二说她摔了一跤,差一点流产,这几天都在这边保胎!”本来谈逸泽也不知道这些的,若不是前两天苏小妞给顾念兮打电话,正好被他给接到。当时,谈逸泽正好听到外面有人喊着要给苏悠悠量血压。也正是因为这一点,聪明的谈逸泽立刻反映过来,苏悠悠那是在医院。

    可当时,顾念兮还在午睡。

    秉着老婆午睡,天下第一的想法,谈逸泽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叫醒顾念兮。

    但知道顾念兮和苏悠悠的交情,过后谈逸泽还主动的联系了凌二。

    这也才从凌二的口中得知了,现在苏悠悠正在医院保胎的事情。

    苏悠悠怀孕,这事对于凌二爷而言,绝对的好事一桩。

    他现在就恨不得,在嘴巴上撞上个大喇叭,昭告天下。

    也正因为这样,现在知道苏悠悠怀孕的人,比比皆是。

    就连寻常讯号落后别人的周先生一家,现在都知道了。

    所以,顾念兮可以算是他们中最后一个知道的。

    但同样的,也是最惊讶的一个。

    “悠悠怎么怀孕了?”问这话的时候,顾念兮的小脸还苍白着,明显是没有从刚刚的惊讶中回过神来。

    “当然是做(和谐社会)爱做出来的了!你都怀了两个孩子了,难道还不知道这些?”

    看着顾念兮那个迷糊的样子,谈逸泽经不住想要调傥她。

    当然,谈逸泽调傥顾念兮,当然是拿她最受不了的事情来。

    一句话,就让顾念兮的脸蛋红扑扑的,恨不得往地上钻。

    “我当然知道孩子是做出来的,可关键是苏悠悠哪有可以……”

    可以和她做那些事情的人?

    可这一说,顾念兮顿时意识到,谈逸泽都知道这事情了,这也就是说凌二应该知情了。

    那也就是说,凌二应该就是孩子的父亲了?

    “小傻子,现在想到什么了么?”

    谈逸泽看着安静下来的顾念兮,只能无奈的搂着她朝前走,免得这丫头一个犯糊涂,又自己咯噔咯噔的跑了,一点都没有身为孕妇的自知之明。

    “老公,悠悠肚子里的孩子是……凌二的?”

    “嗯!”

    这一路上,顾念兮已经不止一次跟谈逸泽确认这个问题了。

    总之,在她看来,这个问题实在是太过玄幻了。

    “到底怎么怀上的?”

    这都来到苏悠悠的病房门口了,顾念兮还在纠结着某个问题。

    看着怀孕之后老爱钻牛角尖的顾念兮,谈逸泽只能无奈勾唇:“这个问题你可以考虑自己去问苏小妞,总之我是不会去问凌二关于这方面的问题!”

    问人家到底在什么情况下发生奸情的?

    谈逸泽连忙摆手,表示自己没有这么个变态的爱好。

    (某律在这个时候探出头来,白了谈参谋长一眼:你确定你没有变态的时候?谈某人漫不经心的甩了某律一个白眼:我的变态只面对我老婆,关你屁事?那眼神,简直就像是刀子,恨不得将某律给凌迟。最终,迫于亚历山大,某律灰溜溜的表示实在不关我屁屁的事情,然后捂脸遁走……)

    “老公……”

    顾念兮还低声的喊着。

    谈逸泽知道,这家伙估计还是在纠结那个问题。

    这回他直接说:“好了,已经到了。我觉得你这个问题,可以直接问苏小妞!我这个大老爷们,丢不起这个人!”

    “已经到了?”

    这回,顾念兮抬头才发现,原来他们已经站在一病房的门口。

    看来,自己刚刚真的是想事情想的太出神了。

    “到了,她应该就在里面。”

    “哦!”

    “不进去?”看着踌躇不前的女人,谈逸泽问。

    “老公,你怎么也不早说我们是来医院,买点东西带过来,多好?”

    “下次吧,再说你跟苏小妞之间,用得着这些么?”谈逸泽一句话,倒是让顾念兮松了一口气。

    确实,她跟苏悠悠之间,并不需要这些。

    转身,顾念兮怒气冲冲就推开了病房门走了进去,双手插在圆滚滚的腰身上,一副泼妇样就冲进去了:“苏悠悠,这到底是什么时候的事情?还不快给老实交代!”

    这样的顾念兮,和刚刚在门口很纠结的她实在判若两人。

    谈逸泽看着,都忍不住笑了。

    而本来正呆在病房里,和凌二爷大眼瞪小眼的苏小妞,怎么也没有想到半路会杀出这么个大肚婆程咬金。

    特别是,这个程咬金还一副怒发冲冠的样子!

    “苏悠悠,你还不快说!什么事情又产生奸情,酿成惨剧的!”

    好吧,顾念兮一急,这话都说的不伦不类的。

    谈逸泽很想冲过去告诉她,人家曾经是夫妻,这怎么也不叫奸情,最多就是暗渡陈仓。

    再说,有了孩子也是好事,不应该是惨剧。

    以前,谈逸泽还有些纳闷,这丫头和那嘴巴跟机关枪差不多的苏悠悠为什么能那么交好。今天,他倒是明白了。

    敢情,这丫头从某些本质上,和苏悠悠是一路货色!

    不过看苏小妞那吃惊样,也貌似没有跟顾念兮计较,谈逸泽也就没有多说什么了。

    “兮丫头,你怎么来了?”

    苏悠悠显然也没有想到,顾念兮会在这个时候冲出来,此时的她手上还端着凌二爷刚刚给她亲自送上的小米粥。

    “我怎么来了?要不是我老公告诉我,你是不是一辈子都打算瞒着我?”顾念兮情绪有些激动,头发也因为刚刚在车上和谈参谋长鬼混有些乱。这一看,倒是和泼妇挺贴近的。

    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丫头是过来抓奸的!

    看着从病房门被推开之后,外头人听到病房里的声响就纷纷伸长了脖子张望的样子,谈逸泽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丫头还真会惹事。

    谈逸泽一转身,随手将门给反锁上了,将外头那些好事者都给关在了外面。

    “兮丫头,那什么……我就是一时间不知道该跟你怎么说。还有,我给你打过电话,本来想要告诉你的。”知道顾念兮这个样子,肯定是火大了。苏小妞只能坦白交代,争取得到从宽处理。

    “打电话给我?我怎么不知道?”

    “有的有的,当时我打给你的时候,你家谈参谋长不是说你在睡午觉么?”

    苏小妞求救的眼神落在谈参谋长的身上。

    “我在睡午觉?”顾念兮这话,视线落在谈逸泽的身上。

    大眼里,带着熊熊怒火,像是在询问谈逸泽:有这么回事么?

    看这丫头动了怒,谈逸泽眨巴了下美目:的确有这么回事。

    顾念兮眉心一皱:为什么没有告诉我?算了,这事情等今晚再算总账!

    随后,她又扭头跟苏悠悠算账去看。

    看到顾念兮那凶悍的样子,还有谈老大被“教育”了一顿,还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样子,凌二爷不厚道的笑了。

    可接踵而至的是,谈老大的眉峰一挑:胆子肥了是吧?敢嘲笑我?

    凌二爷赶紧表示:谈老大,你在小嫂子面前的时候,怎么不敢得瑟?你这是欺善怕恶!

    可在凌二爷的这眼神之下,谈逸泽直接开口:“凌二,跟我出去一趟!”

    这意思是,他要让凌二见一见,什么叫真正的欺善怕恶!

    想到谈老大揍人的方式,凌二爷的脚一阵哆嗦。

    “谈老大,别啊……”

    “废什么话,赶紧的!”

    说着,谈某人带头走了。

    而凌二爷在苏小妞面前一阵装模作样的憋屈,发现苏小妞现在只忙着和小嫂子解释什么,压根就没有注意到他精湛的演技之后,只能无奈的跟上谈老大的步伐,离开了病房。

    “兮丫头,别跟姐姐生气了。”

    “兮丫头,我真的是想告诉你来着,可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开口。”

    “兮丫头,那什么……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跟他一夜而已,就突然怀上了。以前昨晚流产手术的时候,医生说我很难怀孕了。可谁知道,一夜就中奖了!”

    凌二爷离开病房之后,苏悠悠跟顾念兮说的事情尺度也放大了。

    “什么时候都有可能怀孕,这是常识好不好?做的时候,怎么也不知道避孕!”

    因为是已婚妇女,并且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顾念兮现在提及这些男女事情的时候,并没有跟苏悠悠一样,有些不正常的红晕在脸上飘。

    “有避孕的。可就是不知道,为什么避孕了还怀上了!”

    这一点,也是苏小妞至今都想不明白的原因。

    “苏悠悠,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你好了!”

    对于苏小妞犯二,顾念兮真的有些无语。

    “兮丫头,你别生气!你一生气,我干女儿肯定也会生我气的。”拉出孩子,苏小妞就不信顾念兮还生气。

    听到苏悠悠提及孩子,顾念兮自然也想到现在苏悠悠的肚子里还有一个。

    自己再怎么生气,也不能拿苏悠悠肚子里头的孩子开玩笑。

    “苏悠悠,你知道的我不是生你的气。我是为你担心……”

    凌家,看上去风光。

    可真正嫁进去,那必须披荆斩棘,过五关斩六将。

    里头的水,可比这谈家要深很多。

    而苏悠悠又经常犯傻,这得在这里头吃了多少亏?

    不说别的,当初苏悠悠不就抛下所有的尊严嫁了一回,可结果呢?

    孩子没了,婚姻没了,最后连爱情也没有了!

    这也是,今天在知道,苏小妞又怀孕了,并且怀上的还是凌二爷的种的时候,顾念兮怎么也高兴不起来的原因。

    苏悠悠和凌二爷在一起,真的会有幸福么?

    “兮丫头,其实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

    顾念兮欲言又止的样,苏悠悠一看就知道她到底都在担心什么。

    好歹,她们也当了那么多年的闺蜜了。要是正连这一点都看不出来,也枉费了他们在一起的那么多岁月。

    “既然你知道,那你为什么还犯糊涂?”

    顾念兮有些气急败坏。

    看苏悠悠的表情,明显也知道,凌家那个坑,很深!

    “都是月亮惹的祸!”

    苏悠悠望天了好一阵,突然丢出了这么个不着边的答案。

    “苏悠悠,你能不能正经一点!”

    她顾念兮都为她担心死了。

    这丫头现在竟然还有心情望天开玩笑。

    “念兮,正经了还能怎么样?现在孩子都长在我的肚子里了,我再怎么也不可能将孩子给拿掉的!”

    苏悠悠伸手,抚上自己的肚子。

    嘴角上,有种叫做苦涩的东西,一点一点的蔓延开来。

    “……”还是第一次从苏悠悠的眼里,看到这样的情绪,一时间顾念兮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也对,现在孩子就在苏悠悠的肚子里。

    再怎么说,都不可以将孩子拿掉……

    那太残忍了!

    再者,顾念兮也知道,这个孩子现在对苏悠悠而言,太不容易了。

    若是没了这个孩子,苏小妞这一辈子都可能不会再有亲骨肉了。

    可经历了那么多,让顾念兮如何放心将这样一个缺心眼的丫头再送回凌家那个火坑中?

    若是凌母再一次跟上一次一样发疯,将苏悠悠给打了,那可怎么办才好?

    在顾念兮盯着自己穿着凉鞋的脚丫发呆的时候,一只冰冷的手儿抚上了她的手。

    抬头,顾念兮才发现,原来是苏悠悠牵住了她的手。

    “念兮,相信我。这一次,我一定能好好的守护我的宝宝……”

    苏悠悠的眼眶,微红。

    眼眸里,也有着粼粼波光。

    夏风吹过的时候,你能看到隐藏在这片粼粼波光里的坚定。

    “嗯。”

    鼻音从顾念兮那头传出的时候,她和苏悠悠相视一笑。

    过五关,斩六将!

    前方的路,就算是披荆斩棘又怎么样?

    为了孩子,为了宝宝,女人总会化身为女超人!

    ——分割线——

    “念兮,你说你这怀着的真的是个女宝宝么?”

    “我也不知道。不过听我家谈参谋长的说法,应该是个女宝宝。”

    上一次,谈参谋长就坚定的说她的肚子里头是个儿子,结果生出来真的是个大胖小子。

    这一次,顾念兮也相信她家谈参谋长的话,应该是个女儿。

    “女儿也不是不好。可我这肚子里的要是生出来,是个儿子的话,就不好办了!”苏悠悠开始不切实际的担心着。

    “怎么不好办?”

    “你想,你这孩子现在都将近六个月了。到时候肯定比我儿子早出生。可我不喜欢姐弟恋……将来不就结不成亲家了?”

    “也对!”对此,顾念兮表示很纠结。大眼珠子在眼眶里转悠了好几圈之后,顾念兮又说:“那不然,将来就让他们做姐弟好了!”

    “好呀好呀。”苏小妞兴奋的附和着。

    但不一会儿,又轮到顾念兮开始纠结了:“不过要是生出来的都是女儿怎么样?”

    “那容易啊,让她们搞蕾丝不就行了?”好吧,苏小妞这个天下第一腐女,唯恐天下人不知道她的嗜好。

    “蕾丝……”面对这个答案,顾念兮很纠结。

    苏小妞,你喜欢乱搞,并不代表我们喜欢这样好吧?

    不过看着苏悠悠眼里的期待,顾念兮只能随口应道:“好吧……”

    先安抚了孕妇的情绪最重要。

    等将来孩子长大,顾念兮可要教导他们不能受了他们干妈的“毒害”。

    “对了对了,要是我这能生出个儿子的话,将来就让他和你们家痰盂搅基好了!”

    自然发现聿宝宝的名字谐音,这苏小妞就每次都喊着聿宝宝“痰盂”。

    当然,前提之下是聿宝宝还不懂事的情况下。

    等到了聿宝宝长大,成为军区大院里的一届小老大时候,谁敢喊他“痰盂”这个绰号,谁指定要少了个门牙。

    到了后来,谁人见了这位小霸王,都只能喊着“聿爷”!

    不过不知道未来的顾念兮,在听到苏小妞的话之后,嘴角猛抽。

    搅基!

    苏小妞,亏你也想得出这么对待祖国未来的花苗!

    但一见到苏小妞那万分期待的样子,顾念兮又只能在顺着孕妇的想法之下,屈服她的“淫威”下。

    而在外头和谈逸泽刚刚谈完话,顺便谈逸泽还解决了刚刚被凌二爷嘲笑问题的两个男人推门而进的时候,就听到了两个女人的这一番对话。

    突然间,两个大老爷们的额头青筋都是凸凸的。

    谁人不盼望自己的孩子往好的地方发展?

    “苏小妞,你就不能说点好话么?”

    凌二爷揉着发疼的脑袋,有些没好气的喊着。

    住院的这段时间,苏小妞可就没有安分过。

    别人住院保胎的时候,都会做些什么事情,凌二爷是不知道。但他知道,苏悠悠住院保胎的时候,整天都是看gv度过的。而且,还是那些超级限制级的!

    而他凌二爷,每天除了要应对公司里头那些烦人的事情之外,还要想方设法的给苏小妞弄来一些新出炉的gv。

    可这玩意儿,又不是Av,他凌二爷的移动硬盘里就有一大堆。

    对于这些新奇的玩意儿,他都要通过各种渠道去找。

    可一个大老爷们好意思每天都到处拖人找这些玩意儿么?

    弄不好,别人还指不定以为他凌二爷有什么毛病呢!

    先前,凌二爷也拉不下面子。

    所以,在苏小妞缠着他两天要看这玩意儿的情况下,他没有给她弄来。导致那两天,苏小妞的食量迅速下跌,妊娠反应也大。

    到最后没办法,凌二爷也只能暂时到她家里拷贝那些库存。

    而一播上这玩意儿,凌二爷发现这苏悠悠的吃的东西也开始多了。特别是每个早晨播的话,苏小妞那晨吐现象竟然消失了!

    这让凌二爷气恼的同时,也只能为了苏悠悠,不得不拉下这张老脸,到处找这些玩意儿来。

    但凌二爷没想到,苏小妞非但喜欢看,现在还想让他们的后代步入后尘。

    光是想到自己的儿子将来剥光了衣服和另一个男人躺在一起,凌二爷的菊花就紧了紧。

    靠!

    本来凌二爷就是打算说说苏小妞,让这货收敛一些。

    可结果呢?

    这货压根就听不进他的话,直接朝着他凌二爷哼哼了:

    “哟呵,你算哪根葱,竟然来管你姑奶奶我?”

    “苏小妞!”

    好吧,同样是嚣张跋扈的主儿,两人这一吼上,这病房里的气氛突然骤降了好几度。

    而察觉到这温度的骤降的谈逸泽,迅速反映过来就将自己的媳妇给带进怀中,让自己的温度温暖她。

    “老公,怎么办?”看着两人就像是要开打的样子,顾念兮有些担心的跟谈逸泽求救。

    “凉拌!他们小两口的事情,轮不到你这个大肚婆操心!”

    谈逸泽只将她往怀中带了带,黑眸视线一直落在怀中的女人身上,像是没有看到病房内的两个人即将掐架的场景。

    不过事实证明,苏悠悠和凌二爷之间的事情,还真的是别人介入不了的。

    在他们两人一副嚣张跋扈要对上的时候,有个护士闯了进来,说是要给苏悠悠量血压。

    见到这凌二爷和苏悠悠都一副准备干架的样子,护士劝着:“都干什么呢?孕妇需要……”

    护士的话还没有说完,病房里就再度传出一阵咆哮:

    “这没你的事情!”

    苏悠悠和凌二爷异口同声!

    果然,在两个人能如此强烈的反映下,小护士一跺脚,跑了。

    护士一走,顾念兮还真的有些急了。

    凌二爷怒气冲冲的样子,会不会打苏悠悠?

    这是,顾念兮担忧的。

    你想,这凌二爷从小就是喊着金汤勺长大的。凌家的万千宠爱集一身的男人,谁敢轻易违逆他?

    和他相处的人,服从他的安排都还来不及呢!

    可苏悠悠,偏偏是一个例外。

    不管什么,都喜欢跟凌二爷唱反调。

    这该怎么办,才好?

    越想,顾念兮越是担忧。

    她的身子,开始在谈逸泽的怀中挣扎,估计是想要钻出谈逸泽的怀中,阻止这一场打架斗殴。

    可谈逸泽的铁臂,一直紧紧的禁锢着她,让她动弹不得。

    挣扎了一会儿,顾念兮的脾气都涌上来了,正准备对谈逸泽撒火的时候,肩头却被这个男人拍了拍。

    “看!”

    谈逸泽没有多说,而顾念兮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就见到刚刚本来如同喷火龙般暴怒的凌二爷,现在已经安静下来。

    他抬腿,朝着苏悠悠那边慢步走了过去。

    走到苏悠悠身边的时候,他试探性的伸出手拉住了苏悠悠的。

    不过苏小妞对于这样的动作貌似不打感冒,本来拉住了她的凌二爷的手,下一秒被她给拎开了。

    那表情,要多嫌弃有多嫌弃。

    可被丢开的凌二爷并没有因此气馁,再接再厉拉住苏悠悠的手的时候,他拽的紧紧的。

    “苏小妞,对不起我该朝着你吼。”

    “对不起有用的话,警察用来做什么?”苏小妞虽然没有再度挣脱这个男人的手,但那凉凉的语气,却表明了她的不悦。

    “苏小妞,我错了。别这样不理我,我会害怕的!”凌二爷眨巴着无辜的大眼。老实说,这纯良的表情和他凌二爷的作风,还真的一点都不搭边。

    这不,顾念兮都憋的满脸通红了。

    不过不愧是谈逸泽的兄弟,明明顾念兮没有发出一丁点的笑声,还是被这货给察觉到了。

    斜眼扫了一下正憋的非常痛苦的顾念兮,凌二爷的视线落在谈逸泽的身上:谈老大,把小嫂子给带走吧。我的幸福,现在都掌控在你们两人的手上了!

    谈逸泽挑了挑眉:带走其实也没有问题,只要……你懂得!

    看谈逸泽的眼神,凌二爷的眸色一边,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于是呼,本来还想留下来看好戏的顾念兮,就被谈逸泽连拖硬拽的给带走了。

    而顾念兮也一直都在好奇,那一天凌二爷到底是怎么让苏小妞消气的。

    是跪遥控器,还是电脑主板?

    ——分割线——

    顾念兮在懊恼着给苏小妞未出生的孩子送什么礼物的时候,一则新闻开始陆续霸占A城各个频道的头条。

    “盛世集团现任总裁舒落辉,被爆和多名女性有不正当的关系。其中,还包括他的弟媳妇,也就是现盛世集团总经理的夫人……”

    “更有匿名人士爆料,盛世集团现任总裁舒落辉和他的弟媳妇如此关系已经不仅仅是一天两天。据悉,报料人也是A城人,曾经不止一次在公众场合看到过盛世集团总裁和他的弟媳妇的行为举止暧昧。”

    “……”

    诸如此类的报道,层出不穷。

    而电视上,还播出一些应该是近两天在盛世集团大门蹲守的前方记者发回来的报道。

    电视上的舒落辉虽然还是西装革履,但脸色憔悴,衣服上还有不少折痕。

    可想而至,应该已经连续几天都没有能好好的休息。

    从盛世集团走出的时候,见到记者他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步履匆匆。

    见到记者,他更多的是躲闪。

    特别是当记者提及他和弟媳妇的关系的似乎,他和他的助理都只有一句回复:“恕我无可奉告!”

    随后,在盛世集团的保安人员的护送下,他上了车。

    一溜烟的功夫,便消失在了镜头中……

    但舒落辉如此的做法,更让人觉得他和他的弟媳妇的关系暧昧,让人不仅揣测的更多。

    不然,寻常人在这个时候不应该是出来澄清辟谣么?

    事实上,这样的做法,舒落辉也不是没有想到。

    从前天出现这样的报道的时候,他就忙的焦头烂额了。

    本来批不下来的贷款,现在越是拽的紧。

    不管他从哪些地方做思想工作,都没有能够如愿。

    而眼看着周转资金不灵,所有待实施的公司企划,也一度搁置。

    而这边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无法实施的情况下,那边准备给工资做投资的人在看到这样的情况自然也不可能将资金注入。

    情况若是这样继续重演的话,那最后的盛世集团肯定会因为各方面的资金不流通,而陷入倒闭的灾难中。

    撇开盛世集团不说,家里头的事情也让他一个头两个大。

    妻子在看到电视上的那些新闻之后,闹着要他给个说法,甚至还要求离婚,将名下的一半财产给她。

    妻子知道这些,肯定会闹,他是料想到的。

    但他没想到的是,自己的弟媳妇竟然也跟着妻子一样的闹。

    在知道了他在外面非但有她一个女人之后,那女人就跟疯了一样,还扬言要将他舒落辉这些年在外面做的龌龊事都公之于众!

    这可不妙!

    这些年他为了盛世的发展,各种卑劣的手段都用了。而唯一知道他做的这些事情的,也就只有他的弟媳妇了。

    本以为,因为有了两人的这一层关系,那女人是永远都不可能让人知道这些的。

    可没想到,这所有的一切都被捅出来了。

    眼下的情况,打的他措手不及。

    而舒落辉并不傻,他知道若不是有人在背后指使这一切的话,所有的事情不可能在一时间全部跑来。

    可这人,到底是谁呢?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