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534章 谈逸泽的报复vs魔鬼来了

    当外界,关于sh国际即将收购盛世集团各种小道消息不胫而走的时候,顾念兮这个所谓的sh国际集团的正牌领导人,现在正窝在她的小窝里呼呼大睡。

    谈逸泽从外头回来的时候,就听到卧室里传来那均匀的呼吸声。

    进入卧室的那一瞬间,看着蜷缩在大床中间的那一团凸起,他浑身上下原本笼罩的阴霾,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随着顾念兮肚子里孩子的月份大了,她的身子渐渐变得圆润了许多。

    钻在被窝里的一团,也比之前大了许多。

    看着被窝里女人睡的红扑扑的小脸,谈逸泽刻意敛去了走动的声响,来到床边。

    和顾念兮结婚已经四年出头了。

    每次半夜醒来,只要看到她还躺在自己的身边,谈逸泽就无比庆幸上天将她赐给了自己。

    其实,结婚到现在四年多,他们一起呆着的时间并不长。

    更多的时候,他任务在身,没法在家。

    有时候,看着她从涉世未深,到现在能机灵的面对周边的各种变化,谈逸泽是心疼的。因为他知道,成长也是必须付出一定代价的。

    可看着顾念兮的成长,谈逸泽更多的是庆幸。

    他,当然也想无时不刻的保护她,让她在自己的羽翼下自由自在的生活欢笑。

    可没办法,因为他身份的特殊,更多的时候他是无法时时刻刻陪伴在顾念兮的身边。

    这个时候,只能依靠她自己。

    所以,当看到顾念兮现在能开始懂得应对这些的时候,谈逸泽也放心了些。

    看着她睡的红扑扑的小脸,谈逸泽就这样安静的守着。

    不知道在床边矗立了多久,顾念兮再度向来的时候就看到了身边那抹熟悉的身影。

    揉了揉惺忪的眼睛,女人呢呢喃着:“老公……”

    “怎么了?”听着她喊自己,谈逸泽自动自觉的凑上前被使唤。

    “老公,我肚子饿了,可又不想动!”这孩子,食欲真的很好。

    顾念兮犹记得自己才刚刚吃了些东西,没想到这一起床又饿了。

    “你这坏东西,自己想吃东西又不起来,竟然还来使唤我?”

    谈逸泽看着她像是只软绵绵的虫儿,双手环着他的脖子,有些没好气的说着。

    想他谈逸泽,好歹也是一个军区的参谋长!天朝内,s军区的第二把手!

    他的手,是用来握枪的。

    谁人敢轻易的使唤他谈逸泽?

    就连家里最德高望重的谈老爷子,都不敢叫他做这样琐碎的事情。

    可偏偏,这丫头却总敢直接践踏他的底线。

    而他呢……

    虽然嘴上说的有多么的不情愿,可现在已经将身子圆滚滚的顾念兮给打横抱起,进入了浴室。

    很快,浴室里头传来水声,那是他帮着她洗簌的声响。

    没办法,这一辈子他谈逸泽算是栽倒在这女人的身上了。

    面对她的时候,他身上那张本能的嚣张跋扈,都会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心甘情愿的任由摆布……

    ——分割线——

    谈逸泽让周先生安排自己和舒落心见面的时间。

    在谈老大的各种威严下,周先生的办事效率还算不错。

    今天,就订好了时间和地点。

    但这次见面,除了谈逸泽知道之外,连另一个当事人舒落心,都不知情。

    所以当舒落心被人带出了牢房,说是有人要见她的时候,她的眼里充满各种期待。

    舒落心知道,虎落平阳被犬欺的这个道理。

    所以,她从来也不指望,在这个时候她的那些所谓的好姐妹,还会来看望她。

    而这,也让她认定,在这个时候还会来看自己的人,也就是自己的亲人。

    会不会,是小南呢?

    想到好多天都没有见到小南,舒落心的眼里各种期待。

    如果不是小南,那就是舒家的人吧!

    上一次被关进来的时候,舒落心已经托人去找舒家的人了。

    想着他们上一次能顺利将自己给弄出去,这一次也应该可以的才对!

    光是想到很快就能从这个牢房里出去,舒落心的嘴角上就是掩藏不住的笑容。

    而这样的笑容,自然也落进了别人的眼里。

    除了这个带着舒落心前去的狱警之外,就是住在舒落心对门牢房的霍思雨。

    狱警憋见舒落心这脸上竟然还带着笑容,顿时替这个女人感到前所未有的悲哀。

    其实,她刚刚也有些好奇在这个时候还会有什么人能有这么大的能耐,要见到这个谋杀了s军区的谈参谋长的母亲,现在被整个监狱里当成头号犯人,严谨关押着的女人。

    自从上一次那一份证据提供上来之后,众人都知道这个女人现在是死罪难逃,活罪也难免,所以都小心的关押着,就生怕在这个过程中会发生什么差池,惹怒了那个男人。到时候,在这边工作的所有人,恐怕难咎其责。

    所以,当接到有人想要见舒落心的时候,上头也派她前去看看,到底是谁要见舒落心。

    当见到那个寻常只能在电视上看到的男子之时,她的心也跟着这开始转凉的天气一样,刮起了秋风。

    当然,有一点她也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真的很好看。

    五官深邃的,就像是艺术家刻意雕凿出来的。

    但那双遍布阴戾气息的黑瞳,却让人不敢直接接近他。

    谈逸泽亲自出现在这里要见舒落心,这意味着什么,没人比他们这些狱警清楚了。

    可悲的是,这舒落心现在还以为,是有人想要将她给保释出去,竟然还在一边沾沾自喜!

    连狱警,都为她感到悲哀!

    而一旁同样看出了端倪的,还有霍思雨。

    这几天,舒落心牢房里一有个什么风吹草动,就有一大批人马赶到。

    舒落心可能觉得,这是自己倍受关注,也可能是舒家人打点了家里的结果。

    可霍思雨好歹在这里也住了那么长一段时间,又怎么会不知道,就算舒家的钱财再怎么多,也不可能将手伸到这牢房里头来。

    唯一的解释,就是那个男人生怕自己在亲手解决掉这个女人之前,会被她自我了断或是落进别人的手里。

    而在这样层层把关之下,还能进来和舒落心见上面的人,地位肯定也不一般。

    或许,也只有那个男人自己才能办得到。

    而想到了这一点的霍思雨,只为舒落心脸上的笑容觉得可悲。

    不过对于舒落心这个老女人,霍思雨倒是没有觉得有什么需要觉得可怜的。

    这些,都是她作茧自缚罢了。

    可霍思雨不想理会,并不代表舒落心不想鸟她。

    路过霍思雨的牢房之时,舒落心还一个得瑟的朝着霍思雨喊着:

    “做什么?哭丧着脸,晦气!”

    “是不是,看到我即将出去,为自己感到悲哀?”

    “霍思雨,你想要我跟你一样在这里头蹲着,我就偏偏不!我一定要让你看到我再度回到外面逍遥自在的样子!”

    一番豪言壮志之后,舒落心终于心满意足的随着狱警离开了。

    只是舒落心并不知道,自己刚刚的那一番言行举止在其他的两个人的眼中只汇聚成这么一句话:“不撞南墙心不死!”

    到了一处小房子前的时候,狱警停下了脚步。

    打开了门之后,她对舒落心说:“你自己进去吧!”

    看着狱警的样子,舒落心皱眉。

    其实,她2前段时间也在这里呆过。

    那个时候,她的大哥舒落辉也来看过自己两三次。

    可每一次,这些狱警哪个不是跟着进去,然后盯着他们的言行举止,防止他们过多接触的?

    但这一次,为什么这些狱警却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连进去,都不要?

    “别磨磨蹭蹭了,快点进去!”狱警又喊了一声。

    在舒落心没想明白这个问题的时候,她的身子已经被一推,朝着房子里走了进去。

    看着那个女人跌跌撞撞的进了屋,狱警终于松了一口气。

    没有办法,他们也知道,这样的碰面是该留在里头。

    可谁让,里头的那个大人物,气势实在太过吓人了?

    连局长在他的面前,都大气不敢喘一声。

    他们这些小喽啰,又怎么敢在边上偷听他们的对话?

    再说,舒落心见她大哥舒落辉的时候,他们还担心他们两人作出一些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来。至于谈逸泽这边的到访……

    他们相信,这个大人物应该不会作出让他们为难的事情。

    将门给关好之后,小狱警同志又想起了刚刚领导说的,让她将人给带到之后,就离开了。

    左右扫了一圈,没有发现什么怪人之后,她便如同领导交代的,消失的无影无踪。

    ——分割线——

    “哎哟,这些人真不知道有没有爹妈教的。让人走说就好,何必动手动脚呢?差一点害我摔倒了!”

    和以前没有什么区别,一点消失舒落心就能够不满上大半天。

    因为这见面的房间,光线有些不好。

    所以,舒落心并没能在第一时间意识到面前那个人是谁。

    抱怨了一阵子之后,舒落心终于想到了自己是要跟人见面的,慢步上前。

    逆光中,舒落心看到了背对着自己那具伟岸身子。

    身体的直觉告诉她,这应该不是她家的小南。

    但舒落心还是不死心,又凑上前了几分。

    因为她不认为,除了小南还有什么人会来见她。

    “小南?”

    上前了好一会儿之后,舒落心才试探性的开口。

    “小南,好久都没有见到妈妈了。怎么不看看妈妈?”

    一句话,还是泄漏了舒落心的情绪。

    毕竟是当母亲的,她怎么可能会不想见到自己的孩子呢?

    可这几个月,谈逸南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似的。

    不管她给他打了多少通电话,那个孩子却一次都不肯回复她。

    舒落心是知道了,那孩子生气了!

    生气她的所作所为,生气她的咎由自取。

    可一连尝试喊了两声,都没有得到回应的舒落心也开始意识到,面前这个人可能不是自己的孩子。

    “小南……”

    再度开口的时候,舒落心又上前了几步,并且伸手就打算拉着坐在另一端的男人的手臂。

    可这手还没有触及到那个人儿的时候,那背对着她的男子也不知道脑袋后面是不是长了眼睛,竟然在这个时候反手一按,直接将她舒落心的手臂给翻了过去,压在桌子上。

    那扭曲的形状,让舒落心的脸顿时发生了扭曲。

    “啊!”

    这一刻,舒落心终于意识到,坐在自己对面的这个男人,绝对不是她的孩子谈逸南。

    是她的孩子,就绝对不会对她这么的残忍。

    不出她的预料,那个男人在转身看向她的时候,那一张脸……

    果然不是小南!

    这个发现,让舒落心的眸里,多了几丝失落。

    “哟,原来是舒姨呢!我还以为是什么阿猫阿狗的……”

    谈逸泽笑着和她打了招呼,就像是个多年不见的亲人一样。

    可舒落心知道,这个男人突然表现出来的友好,可不一定真的代表他在跟你问好。

    因为,你可以看到,谈逸泽在看似和她打招呼的时候,将她的手翻过来按在桌子上的力道,可都没有减少。

    看着自己那只已经发生了扭曲,看样子就要报废的手,舒落心一个控制不住就开始嘶吼起来:“你这个疯子,你这个疯子,快点放开我!”

    说这话的时候,舒落心还企图用自己那一只并没有得到控制的手,抓挠谈逸泽,企图给谈逸泽一些颜色看看。

    只是,舒落心却打错了算盘。

    像谈逸泽这样的男人,他的机警又怎么会输给其他人?

    当舒落心刚刚才朝着他再度扬起另一只手的时候,谈逸泽便先发制人,再度将她的手给按到了桌板上。

    两个清脆的声音传来的时候,舒落心清楚的看到谈逸泽松开了她的手,而她的手正用一种极端复杂的姿势靠在桌板上,不能动弹。

    “啊……”

    痛!

    真的很痛。

    两个手就像是被掰断了似的,痛得舒落心跟个疯子似的乱叫着。

    好在谈逸泽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在舒落心这么疯狂吼叫的时候,他也只是淡笑着解释:“舒姨,这么久不见,您也无需要这么热情。您知道的,我谈逸泽一向不喜欢别人随便碰我!”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眼神还落在刚刚差一点被舒落心碰到的手臂上。

    那嫌恶的眼神,就好像刚刚差一点染上了什么可怕的病毒。

    当然,这样的眼神也一度刺痛了舒落心。

    谈逸泽,你好毒!

    就为了刚刚差一点碰到他的身,所以他就将她的手给扭成了这幅形状?

    “谈逸泽,你信不信我现在去告你?”把她的手给弄成这副样子,她疼得出了一身汗。而他,却跟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去啊,我又没有拦着你!”谈逸泽仍旧坐在原来的那个位置上,双脚敲着二郎腿,一副看好戏的表情盯着舒落心。

    “谈逸泽,你真以为,你现在的身份和地位,就能够任由你胡作非为。我可告诉你,别人怕你谈逸泽位高权重,我可不怕!总有一天,我一定要你从那个位置上滚下来。爬得越高,摔得越惨!”

    穿着过分宽松的女监服的舒落心,一边颤抖着双手,一边叫嚷着。

    那原本总是装模作样,故作清高挽起来的长发,现在只是随便的捆成一团放在脑袋后面。因为刚刚的一番挣扎,头发四散下来。现在的舒落心,压根看不出是原来那个在明朗集团各种事情上指手画脚的女人。

    怪不得,周子墨他们说,这个女人感觉像是快要发疯了。

    看了一下外面还大亮着的天,又听听女人刚刚说的那一番话,谈逸泽还真的觉得周子墨他们说的不错。

    舒落心确实就要疯了。

    你看大白天的,她不担心自己的手,竟然还做梦要将他谈逸泽从那个位置上弄下来?

    难道她以为,她现在还有什么能跟他谈逸泽斗?

    “舒落心,你觉得你现在还有什么东西能跟我谈逸泽斗?”谈逸泽扫了她一眼,虽然眼神不深,但一眼就看得出,这个男人的冷眼在嘲笑她的自不量力。

    “梁海么?现在梁海大部分的势力,都被我给削了。他怕是连自己都保不住了,你以为他还会花费精力来保护一个不过是露水姻缘的女人?”

    谈逸泽毫不掩饰的一番话下来,让舒落心红了眼。

    原来,谈逸泽都知道,那段时间自己呆在梁海那边?

    更知道,自己做那些的一切幕后指使者,竟然是梁海?

    可梁海那边不是一直都说,谈逸泽不可能发现么?

    为什么到谈逸泽这边,却跟一切透明化似的?

    如果真如谈逸泽所说的,他一直都知道他们在做什么,藏在什么地方。那这个男人的城府,到底有多深?

    可舒落心的那些疑问没有得到解答,谈逸泽又说了:“再者,你真不会以为梁海那样办事要求没任何泄密的人,会真的帮着你离开,而且还是你掌握了他证据的情况下?”

    “我老实跟你说吧,那一天要不是我直接将你送进这里,你早就被梁海派去的人给弄死了不知道多少次!”

    谈逸泽语气平平的一番话,像是在和她谈论着今天的天气。

    可在舒落心的心里,却引起了不大不小的波澜。

    梁海想要杀她?

    这……怎么可能?

    可看谈逸泽的眼眸,舒落心又不觉得这个男人在说假话。

    再者,这个男人也没有说假话的必要。

    想清楚了这一点,舒落心立马改变了刚刚的态度:“小泽,以前都是舒姨的错,你看在舒姨以前不懂事的份上,就放舒姨一马吧。当然,舒姨也不会让你白白的放过我的,你想要扳倒梁海这事,我是知道的。只要你放了舒姨的话,我一定会将我手上所掌握的东西,都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也保证,我今后一定力挺你到底。”

    生在豪门,长在豪门的人,就是会见风使舵。

    而舒落心,正是这些人最凸出的代表。

    刚刚还和谈逸泽各种叫器的她,现在立马换下了那副嚣张的嘴脸,一脸的讨好谈逸泽。

    那张带笑的老脸,让人都不由得怀疑,刚刚那个叫器着的和现在的这个她,是不是同个人。

    本以为,现在自己掌握了梁海的行踪,还有住在梁海那边那段时间,自己每夜都假装睡着,偷听梁海的几个电话,就成为自己现在反过来要挟谈逸泽放过自己的依仗的舒落心,却没想到这番话落下就听到谈逸泽猖獗的笑声。

    “呵呵……”

    如此猖獗的笑,让舒落心的内心发麻的同事,更让她觉得,此刻谈逸泽正看着自己手上的猎物,在濒临死亡的时候那张惧意,而打从骨子里头发出的欢愉的笑。

    “谈逸泽,你笑什么?”

    如此的笑,让舒落心越来越没有底。

    最后,她不得不亲自问出话来,打断谈逸泽的笑。

    “那舒姨以为,我笑什么?”

    谈逸泽不答反问。

    此时的他,嘴角的笑容在慢慢的收敛。

    一副冷眸,就这样直勾勾的盯着舒落心看,让这个女人的头皮发麻。

    “我……”

    舒落心犹豫着该说什么。

    知道此刻的舒落心应该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谈逸泽便主动接过话语主动权:“舒姨,难道在你看来,我谈逸泽就是那么个没用的人么?想要扳倒一个人,还用得着拿本就该亲手处死的杀母仇人来交换?”

    男人的语气,不卑不亢。

    抬头一看舒落心的时候,露出的下巴正好彰显着这个男人的坚持。

    “小泽,我……”

    “舒落心,不用继续在我的面前装腔作势了。”

    这意思是,你再怎么喊我喊的多亲昵,都没有用。

    “不管你怎么做,或是外界怎么变化,你的死都不会有改变!”谈逸泽的骤定,让舒落心的眼眸多出些许惊悚。

    谁人会喜欢从他人的嘴里,听到如此骤定的死讯?而且,还是自己的!

    “不……你不可以这么做!”

    舒落心刚刚那歇斯底里的样子,再现。

    可面对这样的她,谈逸泽的脸上仍旧有着笑意:“舒姨,你别那么紧张么!我说你会死,又没有说你会现在死。我是想告诉你,我会让你亲眼看着舒家倒闭之后,彻底的了绝了你的念想之后,再让你死!”

    舒家不倒,舒落心就一直都会盼望着,舒家的人可能来解救她。

    “舒家倒闭?不可能!”

    “不可能?可能你是没有看到今天的新闻吧。”说到这的时候,谈逸泽从自己的上衣口袋里,找出了一份报纸,随后又继续说:“我知道你在这里头能得到的信息很少,所以你看我给你带了什么!”

    说着,谈逸泽将那份报纸,直接丢在舒落心的面前。

    入眼的第一幕,就是一张不堪的图片,旁边还附赠一条解说:“劲爆:盛世集团现任总裁舒落辉竟然和弟媳妇有染!”

    而下面的那张图,就是上一次在舒落辉的办公室里,拍到的当时他和他的弟媳在办公室里难耐寂寞,颠鸾倒凤的一幕!

    看着上面那不堪入目的照片,舒落心感觉自己浑身血液都往上走,直冲脑门!

    怎么回事?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才进入这个牢房多少天,怎么就弄出这样的事情来?

    上一次和大哥见过面的时候,她不是才千叮咛万嘱咐让他千万不要在这个时候弄出什么岔子,免得被谈逸泽逮住了把柄么?

    怎么就弄出这样的事情来?

    “不……不可能!我大哥和我弟媳妇,不可能这么做的!一定是你陷害他们的,对,一定是你陷害他们的。”

    要是当真这两人闹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上报的话,到时候这盛世集团的地位就岌岌可危了。

    怪不得谈逸泽会说,要让她亲眼看着舒家倒下来之后再让她去死!

    “不可能么?我倒是觉得,他们挺卖力的。看看,他们多享受!对了,我还有他们做这些的时候的视频,你想不想看。这画面,可比你当初和梁海的,带劲多了!”

    谈逸泽就像是在时事评论员一般,在报纸上指着这两人的表情然后和舒落心一一分析。

    舒落心的脸皮再厚,自然也抵不过这谈逸泽如此做法。

    而且,谈逸泽还说他手上有一段视频。

    这也就证明了,这些东西其实都是谈逸泽弄出来的。

    “谈逸泽,你这个魔鬼!你怎么可以这么做?”

    第一次,舒落心发现,她嫁进谈家这么多年,都没有真正看清楚谈逸泽的为人!

    “是啊,我是个魔鬼!所以,你也别以为,现在你所承受的这些,就是尽头!我告诉你,我还会你眼睁睁的看着我,一口将盛世吞为sh国际的子公司,再将你们舒家的人,一个个都给赶出去!”

    对于舒落心,谈逸泽倒是一点都没有隐瞒自己的计划。

    因为这样,他才能让舒落心一直处于极度不安中,然后看着自己求天拜地都没法改变的现实在自己的面前发生!

    “什么……你要让省市集团成为sh国际的……子公司?”

    舒落心像是弄不懂谈逸泽所说的话那般,盯着谈逸泽看了好一会儿。

    等到眼里有了焦距的时候,舒落心才发了狂似的喊着:“我知道了,我知道了!sh国际从来都不是顾念兮的,是你这个魔鬼的!”

    不然,为什么当初他们查到的那些关于sh国际的创建资料,都跟顾念兮的年纪不符?可sh国际现在所有的动产和不动产,都落进了顾念兮名下?

    原来,都是这个男人搞的鬼!

    是他,创建了sh国际集团,是他将所有的东西转到顾念兮的名下。

    也正是在这一刻,舒落心才知道自己和霍思雨之前的做法有多可笑。

    他们竟然想要将剽窃了sh国际设计的罪名嫁祸到顾念兮的头上?

    这一切,不等于在太岁头上动土?

    一切的行动,压根都不可能瞒得过谈逸泽!

    亏他们还以为,计划已经成功了一大半!

    可笑……

    真是可笑!

    而施安安呢?

    或许,从始至终,施安安这个女人不过也是谈逸泽的一颗棋子罢了!

    不对!

    施安安……

    姓施的人,国内也不多!

    再者,能移居到国外的,也就……

    意识到某个可能的时候,舒落心慌乱的抬起头来,看向谈逸泽。

    那急切的眼神,像是想要从男人的脸上找寻什么答案似的。

    “舒姨,你现在才想到什么吗?”

    谈逸泽在看到她的表情,抿着红唇一笑,嘴角的弧度,一圈一圈的漾开,就像是不断扩大的涟漪。

    而他微凉的指尖,也在这个时候,狠狠的扣住了舒落心的下巴。

    笑意,在一瞬间消失殆尽。

    此刻,谈逸泽的表情,就像是秋风扫落叶那般,看不到一丁点的生机。

    “对,sh国际的命名,就是以我妈施涵的名字命名的。我外公当初只给我注册公司的钱,公司的发展和壮大,也废了我这些年不少的力气。如今公司终于走上正轨,也走到了A市,成功的交到兮兮的手上。”

    说到这的时候,谈逸泽扣住她下巴那微凉的指尖,又再一时间加重了力道,痛得舒落心变了脸色。

    “不过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在德国注册公司,却又将公司发展到这边么?我不怕告诉你,我就是为了亲眼让你看到,属于你们舒家的一切,都要因为你当初对我妈犯下的罪恶陪葬,当然也包括你的生命……”

    说完这一番话之后,男人又癫狂的笑了。

    这一次,谈逸泽的笑极为放肆。

    本来,就生得一张惑世容颜,在这样的笑容中倾尽了邪肆……

    而亲眼看着谈逸泽这笑容绽放的舒落心,却竟然的怎么都合不上嘴。

    她真的没想到,sh国际竟然是以施涵那个贱人的名字命名的。更没有想到,今天所有的一切,不过是谈逸泽十几岁的时候便计划好的……

    可现在联想起来,舒落心才发现原来的碎片,都能串连成线了。

    怪不得,自从顾念兮嫁进这个家之后,sh国际就高调入驻本城。

    怪不得,之后sh国际的一切,总能看到无形的黑手。

    更怪不得,她为什么每一次听到sh国际这个名字的时候,就感觉无端的别扭……

    “舒落心,感觉很爽吧?比别人提前知道这些,游戏是不是变得越来越有趣?”

    单手握着舒落心的下巴,将她整个人都给拽上了桌子,让她的脑袋来到自己的面前。

    四目相对的瞬间,他看到舒落心眼眸里那无尽的慌乱之时,又是癫狂的笑……

    总之,谈逸泽这一天跟她透漏的信息量,真的很多。

    若是被媒体知道这些消息,肯定大肆渲染,并且,这些消息绝对能抢占所有人的眼球。为报社创造更多的福利……

    可对于舒落心呢?

    如果可以,她真的宁愿自己从来都不知道这些。

    那样的话,她至少还可以傻傻的期盼着,自己还能从谈逸泽的魔爪下逃脱。

    可当谈逸泽将他多年的精心布局告诉她的时候,舒落心才发现原来自己一直就像是困在网中的鱼儿。

    不是谈逸泽不想收拾她,只是他觉得时机还没有到罢了。

    如今时机差不多到了,这个魔鬼会让她跌得个粉身碎骨!

    但同样,她不得不承认,谈逸泽想要的目的真的达到了。

    让她陷入无限的惶恐中,却看着一件件自己u所不希望看到的事情发生,而自己无力阻止。

    活下来,变得战战兢兢。可死,她又没有勇气……

    看着舒落心眼里本来的希冀,因为自己的到来,并且还有自己刚刚所讲的那些,给破灭的看不见踪影,谈逸泽满意的收回了自己的手。

    当然,收手的时候,这个男人还不忘拿起边上的纸巾,将自己刚刚碰到舒落心下巴的每一根手指都给擦拭了一遍。

    就好像,舒落心是个带着病毒的东西似的。

    “谈逸泽,你不怕这么做,会得天谴么?”

    “天谴?若是为民除害也会得天谴的话,我拭目以待!”狂妄的不可一世的语气,这才是谈逸泽!

    “你这个卑鄙小人,单凭现在我的手被你打成这样,我就可以告你!”

    说这些的时候,因为情绪过分的激动,本来还趴在桌子上的舒落心,这一刻还朝着谈逸泽跑来。

    可男人却在看到她的动作之后,直接伸出长腿,准备无误的对着舒落心被扭得不成人形的手一踢。

    “啪嗒……”又是一阵骨头清脆的声响。

    伴随着的,还有舒落心的惨叫声。

    而做完了这一切的谈逸泽,眼眸里没有半点愧疚之意。

    反倒是非常淡定的盯着舒落心问:“现在,你还觉得你能起诉得了我么?”

    顺着谈逸泽的视线,舒落心又看到,本来自己被扭得不成人形的手腕,现在又恢复了之前的样子。

    可只要稍稍一动,就痛得她浑身冒冷汗。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好了,今天我就是为了给你带点消息来的。可现在,时间明显的耽误了。那么,舒姨下回有什么最新的进展,我再过来跟你好好的讲解。”丢下这话,没有理会一直盯着自己的手看,还弄不明白自己的手到底刚刚遭受了怎样摧残的女人,径自朝着门口走了……

    ——分割线——

    当谈逸泽“好心眼”的为舒落心送上那一份新鲜出炉的报纸的时候,盛世集团也因为这一份报纸而炸开了锅。

    最先开始,各种消息称这盛世集团的董事长舒落辉和弟媳妇有染的时候,所有人还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

    可当这报纸上刊登着如此不堪的巨幅照片的时候,所有人的疑惑瞬间没了。取而代之的,只是愤怒。

    盛世集团的股价因为董事长和弟媳妇有染的负面新闻,几度跌停。造成公司所有股东严重损失,各大股东代表临时组织股东大会,要求罢免舒落辉这个董事长。当然,连带着要处理的,还有舒落辉身边那个特别助理,也就是他的弟媳妇。

    可当盛世集团的临时股东代表大会召开的时候,舒家的人却没有一个能到场。

    为啥?

    还不是因为,这一份报纸发行销售之后,当然也引得这舒家顿时炸开了锅。

    舒家仅存的长者,也就是舒落心的母亲,在看到这报纸的时候,直接将家里所有的人都叫了过去。

    包括,此前因为各种传言而叫器着要离婚,甚至还直接回了娘家的大儿媳妇,也给直接叫了回来。

    不过这些人明显还不知道报纸上所报道的事情,只是一个个诧异的看着舒老夫人。

    当然,这些人中不包括舒落辉。

    因为他刚刚已经接到秘书部打来的电话,说是有那么一份报纸,还有股东们已经决定要罢免他的事情。

    舒老夫人喊人的时候,其实他已经打算出发去公司。

    可碍于舒老夫人的要求,他只能急匆匆的走进来,打算随便应付了自己的老妈之后,立马会公司处理一下现状。

    “妈,您到底有什么事情,快点说了就是了。我公司还有事情,要出门!”

    舒落辉有些迫不及待的喊着。

    就怕自己晚去了一步,被人给罢免了。

    可自己的这一句话,却直接让母亲一份报纸拍了过去。

    “你确定,你现在去盛世集团还有你的事情么?”舒老夫人冷哼着。

    都作出了这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了,竟然还有理在他面前叫嚷着。

    被母亲丢了一份报纸,有些失脸的舒落辉,赶紧抓起了报纸扫了一眼。

    在看到那张照片的时候,舒落辉的脸色可以说是调色盘。

    一会晴一会白,最后还变成了黑。

    “妈,您对大哥发什么火,有什么事情说出来就好了,别生气。气坏了身子,多不合适?”

    二儿媳妇看到舒老夫人竟然还情人舒落辉的脸上丢报纸,有些心疼就站出来维护了。

    可谁又想到,她一开口说话,就直接被舒老夫人一手杖往膝盖一打,痛得她跪了下去。

    “贱人!我和我儿子说话,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插嘴?我当初到底是造了什么孽,把你这样一个祸害给弄进门来?”

    舒老夫人严厉的指责着。

    可梁敏压根还没有意识到,舒老夫人已经知道了什么,捂着自己发疼的膝盖道:“妈,都跟你说了外面是谣传,您怎么能听外面的人信口雌黄?”

    也对,这就是她这几天扯着的借口。

    也因为这样,她在这个家还相安无事的生活了几天。

    听到梁敏竟然在报纸都登出了照片之后还想要在母亲的面前撒谎,舒落辉使劲的想要给她眼神暗示。

    可因为前段时间还爆料出来的舒落辉除了她之外,还和其他好几个女人有染,现在梁敏还生他的气,所以她故意不去看这男人。也就错过了,此时这男人给她的重要信息。

    当听到梁敏还想要欺瞒自己的时候,舒老夫人不淡定了:“你这个贱人,你还想跟我狡辩?现在报纸上都直接将你们做那些苟且之事的照片给登出来了,你还想要瞒着谁呢你!”

    也正是因为舒老夫人的一句话,原本还站在边上的大儿媳妇,而有她的二儿子,都纷纷走上前,拿起了舒落辉手上的那份报纸。

    当那不堪的一幕进入眼帘的时候,一个巴掌直接甩在了梁敏的脸上。

    “你这个贱人,竟然敢背叛我!”

    舒落峰也就是舒落辉的弟弟,突然控制不住就这样打了女人一巴掌。

    而舒落辉想要帮着劝劝,没想到弟弟下一秒的拳头就落在自己的脸上。

    “你疯了吗?我是你哥!”

    “你还知道你是我哥,你搞我媳妇儿的时候,你怎么不记得你是我哥?我今天要打死你这个奸夫!”

    说着,舒落峰不管不顾的将拳头挥向舒落辉。

    而舒落辉原本没有防备,在活活挨了几个拳头之后,也来了气。直接,就跟自己的弟弟扭打在了一起。

    至于舒落辉的妻子,则在看到了照片上那女人躺在自己男人身下露出各种享受的表情之后,狠狠的撕碎了那些。

    她已经好久都没有和丈夫做这种事情了。不是她没有需要,而是每次提及的时候丈夫都说他累了。

    她本以为,丈夫年岁大了,有时候这样也是难免的。所以,她还一直体谅着。

    可谁又想到,原来所有的累,都是借口。

    因为,自己的丈夫只是恋上其他女人的身体罢了。

    而这女人是别人也就罢了,竟然还是自己的弟媳妇!

    那一刻,她也控制不了,撕碎了那报纸之后,她直接就朝着梁敏走过去,她要撕烂了这个女人的脸,看她以后还敢不敢勾引他的男人……

    “大嫂!”

    “别叫我大嫂。和我男人躺一块的三儿,你这么喊我你不觉得恶心么?”

    “大嫂,你别这样!”

    “别这样,我还要撕烂你这小贱人的嘴脸呢!你叫我别这样?”

    “啊……”

    “贱人,还敢叫!我把你的这张嘴也给撕烂了,看你以后还能不能用你的这嘴去伺候别人!”

    报纸上其实还有几张截图,就是这女人用这嘴去……

    想到那一幕,她就恨不得将这个女人的嘴给撕成片。

    于是,这一日各种痛苦的声音,在舒家大宅子里不断的传出。

    而舒老夫人看着扭打在一起的人儿,只是叹息着:“心儿,你到底还是将那个魔鬼给招惹来了!”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