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539章 必须提前生孩子vs强颜欢笑

    “兮丫头!”

    军区总院的单人病房里,一个清脆的女音响起。

    顾念兮抬头一看,就看到从门口飞迸进来的人儿。

    这一幕,让她吓得不轻。

    连刚刚脑子里的惶恐,都被吓得躲藏了起来。

    “悠悠,你慢着点。别忘记,你现在是两个人的身子,这么毛毛躁躁的要是跌倒了,该怎么办?”

    顾念兮也顾不上其他,连忙伸手扶稳了来到自己身边的苏悠悠。

    “我自己的身体我当然有分寸,倒是你,情况怎么样了?”问这一番话的时候,苏悠悠还不时喘着热气。

    可见,刚刚她到底是用什么样的速度冲到这边来的。

    很明显,苏小妞成为下一届亚洲飞人的可能。

    你看,连跟在她身后的凌二爷,这才追上来:“苏小妞,你怎么跑的这么快?快把老子给吓死了!”

    凌二爷刚刚这车子才停下,还没有来得及嘱咐一下苏悠悠什么,就见到这货直接推开了副驾驶座的门跑了。

    那速度,凌二爷要不是亲眼看到,都不会相信这是一个孕妇能跑出来的。

    “嚷嚷什么呢?敢给本宫在这里呛声,小心本宫罚你掌嘴!”

    苏小妞正打算跟顾念兮说话,没想到这个时候凌二爷还插上嘴,有些气急败坏的喊着。

    而一听到苏小妞嘴里的话,凌二爷和顾念兮相视,都嘴角颤了颤。

    靠,这苏悠悠还真的太入戏了!

    连那些宫廷里的女人动不动就玩掌捆的德行,都给模仿的入木三分。

    “好好……你先说。说完了,老子再跟你慢慢算帐!”

    知道苏悠悠是太急了,凌二爷也懒得在这个方面和她多计较。

    但关于她刚刚跑的这么快,凌二爷觉得有必要在回去的时候,和她好好的就此事探讨一番。

    再者,凌二爷也相信苏悠悠这个欠抽的货刚刚说的那些绝对能做到。

    而他凌二爷为了留住自己风骚逼人的形象,当然不会在这个时候继续去触碰苏小妞的逆鳞。

    让凌二爷闭上嘴之后,苏小妞又赶紧抓着顾念兮那只手,问道:“情况怎么样了?检查报告在哪里,我看一下!”

    苏悠悠说着。

    “悠悠,你被太着急。病历应该是在那边第二个的抽屉里。胡伯伯刚给我拿过来,我看不懂就让护工给我塞在里面了!”

    那些医学术语,看的她脑袋发疼。

    而听顾念兮这么一说,苏悠悠又开始心疼她了。

    眼下都已经怀孕八个多月了,可顾念兮身边连个男人都没有。

    连照看她的,也只有陌生的护工。

    再者,苏悠悠也知道,依照顾念兮的脾气,这丫头肯定都不会让家里的老人在这边看护。

    也就是说,这样住在医院里的夜晚,顾念兮都是一个人和一个陌生的护工度过的。

    光是想到这一点,苏悠悠的鼻尖就酸酸的。

    顾念兮一直怕黑,也不喜欢医院。

    从小到大,那次她生病住院的时候,不是顾市长好说歹说,再者还要亲自留下来守着她,才能让她老老实实的呆在这里?

    而现在,为了保住她和谈参谋长的孩子,她竟然一个人留下来了。

    可从她眼圈周围的那一圈黑,苏悠悠可以看得出,这丫头最近几天应该睡得不好!

    也对,陌生的环境,没有一个熟悉的人,她有怎么可能睡的安稳呢?

    看着这样的顾念兮,苏悠悠心疼的抚上她明显几天就尖了许多的下巴:“兮丫头,是不是没让顾叔叔和阿姨知道?”

    “嗯!”顾念兮点了点头。

    其实,顾念兮就算不回答,苏悠悠也知道答案。

    不然按照顾市长的脾气,肯定已经在这边,万事亲力亲为了。

    “悠悠,d市老城区那边最近问题不断,我爸在那边主持。这个时候,千万不能告诉他。”

    不然,爸爸分了心的话,那边的问题肯定会越来越多。

    而且,顾念兮也知道,因为爸爸太过清正廉洁了,这两年总有那么一股势力想要将爸爸从那个位置上拉下来。

    而这次老城区,绝对也是这些人设下的一个陷进。

    在这个时候,爸爸千万不能分心。

    不然,可能弄得晚节不保。

    这也是,顾念兮近段时间住院,却不敢在家人面前提起一句的原因。

    “可念兮……你一个人呆在这里,多遭罪?”

    苏悠悠的眼眶,红了。

    “没事。这不是有护工阿姨么?我要是闷了,阿姨还会给我讲趣事。”

    顾念兮看着苏悠悠红了的眼眶,赶紧安慰着。

    可顾念兮越是说的轻松,苏悠悠就越发的觉得心疼。

    若真的像是她说的那么轻松的话,那她顾念兮眼圈下方那一圈,是怎么来的?

    “兮丫头,我整不明白,都这个时候了你家谈参谋长都在什么地方?你一个人在这里遭罪,他倒是好,自己一个人活得逍遥自在的!”

    因为心疼顾念兮,苏悠悠也变成了一只刺猬。

    “悠悠,那是他的责任!没有大家,哪有小家?”

    顾念兮虽然不知道这次飞机失踪到底意味着什么,但她却清楚谈参谋长的责任重大。

    见到苏悠悠误解了谈参谋长,她还是尽力的帮着解释。

    “我可不管什么大家小家。要是没了你,他还有个屁家!”

    顾念兮能体会谈逸泽的工作性质,可不代表苏悠悠能体谅。

    她只知道,自己最心疼的妹妹,现在情况很不好。

    而身为顾念兮丈夫的谈逸泽,却不知所踪!

    “苏小妞,谈老大那是为了咱们天朝……”

    凌二爷听着苏小妞的话,也试图跟她解释什么。

    可谁知道,苏小妞听到他的嗓音,就冷冷的丢了句:“小凌子,给哀家闭嘴。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

    虽然说,苏小妞的思维永远不在常人所能够理解的范围之内。

    但她的一句话,还是奏效了。

    本来还要插话的凌二爷,这个时候真的安静下来。

    见到苏小妞和凌二爷的互动,顾念兮也算是放心了许多。

    其实,在苏悠悠怀孕之后,顾念兮还担心这凌二爷会不会跟以前一样,强取豪夺的将苏小妞给弄回家之后,就丢下不管了。

    如今看来,这凌二爷经过那一段婚姻之后,似乎也懂得许多事情。

    “兮丫头,有时候我真的觉得,你不该嫁给这样的男人。要是你家谈参谋长还不快点回来,我就决定给你做媒,将你嫁给别的高富帅!”

    谈参谋长是有权有势,也对顾念兮疼爱有加。

    可在现在的苏悠悠的眼里,他却不是顾念兮的良人。

    听着这苏小妞又开始不着调的要顾念兮去相亲的话,凌二爷和顾念兮又相视着,嘴角一起抽动。

    说到要给顾念兮做媒,苏小妞又开始想着最近在哪时哪日遇到了什么帅哥。

    听着苏小妞那各种龌龊的介绍,顾念兮察觉到站在他们不远处的凌二爷脸色一点一点的变臭。

    说他凌二爷影响这个美好的气氛?

    废话!

    凌二爷一直都自视为是苏小妞的丈夫。

    眼下,苏小妞竟然当着他的面,跟顾念兮议论着哪个男人的腹肌有多么的棒,哪个男人的屁股有多翘,再者还有那个男人的*看上去很强大!

    这丫头,难道真的将他凌二爷当成死人了?

    爷还没有死呢!

    你就给爷窥探起别的男人来了!

    好吧,凌二爷此时额头凸起的青筋有些明显,连顾念兮都注意到了。

    唯有那个拉着顾念兮的手儿不断叽叽喳喳的苏小妞,像是没有发现这一情况似的。

    而被苏小妞拉着说了好几分钟各种美男,顾念兮察觉到一边的凌二爷就要炸开的时候,赶紧开口道:“悠悠,你不是要给我看一下病历么?怎么说着,说到这了?”

    因为顾念兮的打断,苏小妞没有再跟她继续介绍各种美男。

    站在她的身后,本来一副风雨欲来的凌二爷,也终归平静。

    至于苏小妞听到顾念兮的这一番话之后,敲了一下自己的脑子:“哎呀,对了姐姐是要给你看病历的!怎么让你将话题给扯远了!”

    苏小妞的一番话,瞬间让这病房里的其他两个人脸一僵:苏悠悠,那是你自己将话题给扯远的好不好?

    不过,对于顾念兮和凌二爷脸上的异色,苏小妞并没有察觉到。

    想到了顾念兮的病历,又看了一下最近自己有些肿的脚丫,苏小妞清了清嗓子:“小凌子,你刚不是听到兮丫头说病历放在什么地方的么?还不快给哀家递上来?要是耽误了哀家看病历的时间,看哀家怎么收拾你!”

    又是一番话,让凌二爷和顾念兮两人,都头疼了。

    而顾念兮,甚至还有些担忧这苏小妞这么玩下去,这凌二爷会不会给玩疯的时候,就见到向来傲娇的凌二爷,在苏小妞的命令下便迅速的走到柜子边,取来了病历,并且亲手递到苏小妞的手上:“哀家,你的病历!”

    “去去去,会不会说话?什么叫我的病历?这应该叫我要看的病历!再乱说,小心哀家把你的舌头给割下来,喂狗!”

    好吧,苏悠悠又是建设性的一句话,弄得凌二爷的整个脸都有些扭曲了:苏小妞,小爷都做到这样了,你还要将小爷的舌头拿去喂狗?

    可看了一眼苏小妞有些浮肿的脚丫,凌二爷又不说二话,半蹲下去给她按摩着。

    最近这阵子,苏小妞的脚丫一直都有些浮肿。

    凌二爷知道,这和苏悠悠怀孕有着密切的关系。

    心疼她每天挺着大肚子(好吧,现在苏小妞的肚子压根就还没有怎么显怀,这凌二爷就开始傲娇了!),两只脚丫还浮肿着,每天凌二爷都会定时给苏小妞按摩。

    或许是按摩享受成为习惯,所以当凌二爷当着顾念兮作出这些过分亲昵的事情来之时,苏小妞连一点反抗都没有。

    只是任由着这个男人,轻揉着她的脚丫!

    而自己,则一边看着顾念兮的病历,一边舒服的哼唧着。

    等凌二爷给她按摩完了一只脚,她还将另一只赶紧递上:“这边也按按,难受!”

    听着苏小妞这么随性的话,顾念兮都替她捏了一把汗。

    凌二爷和谈逸泽一样,都是上帝的宠儿。

    他们从出生到现在,大概只有别人在他的面前臣服,伺候的份儿。

    那种惯有的王者风范,是任何人模仿不了,超越不了的。

    就连在谈逸泽身边已经呆了那么多年的顾念兮,有时候都不大敢命令她家的谈参谋长做事。

    倒是苏小妞这货,指挥起凌二爷来,跟个领导似的。

    可反观,凌二爷得了苏小妞的命令,就乐呵的跟得了个什么宝贝似的,捧着苏小妞的另一个脚丫高高兴兴的按摩去了。

    你别说,凌二爷按摩还真的有一套。

    本来苏小妞每天的脚丫都因为怀孕的关系肿的很厉害,也很不舒服,每一次被他按摩之后,却又奇迹般的消失了。

    所以本来期限对于要给自己按摩的男人也是各种别扭的苏小妞,在这之后就各种喜欢上了。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凌二爷这几招能给她按摩的舒舒服服的,可绝对不是空穴来风。

    因为为了能让苏小妞的脚丫不至于那么难受,他这可都是到专门的足部按摩店学来的。

    你想,他堂堂一凌二爷,每天从凌氏下班就穿着一身骚包的西装往人家足部按摩店里蹭,备受各种人的异样眼神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但为了苏小妞能过得好一点,凌二爷也觉得自己拼上这老命也值得。更不用说,只是区区忍受一下别人的冷眼。

    可凌二爷就算屁颠屁颠的伺候着,苏小妞这块木头好像永远都捂不热似的。

    你听听,这要是他凌二爷按轻一点吧,苏小妞就说:

    “你做什么呢?今天没吃饭是不是?也不知道使上点力气!”

    但要是按重了一点吧,苏小妞随即就往他的脑袋来了一个暴炒栗子:“你当我是铁造的啊,这么揉会出人命的,而且还是一尸两命的那种,你知不知道?”

    此时,对着凌二爷各种耀武扬威的苏小妞就像是一恶毒的婆婆。对着儿媳妇各种的挑剔。

    弄得,顾念兮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喂喂喂,你们这到底是来探病,还是觉得我不够难受,准备往我的心口来几块石头堵着?秀恩爱,也看看时间和地点,好吧?”

    这顾念兮的一番话下来,凌二爷和苏小妞果断的收敛了不少。

    因为他们也意识到,现在他们两人在顾念兮面前做的,似乎有点过了。

    寻常,还好。

    要是谈逸泽在顾念兮身边的话,他们该怎么歪腻照样歪腻。

    因为谈逸泽总有办法,能比他们有过之而无不及。

    可现在,谈逸泽不在身边,顾念兮形单影只的,当然不大好了。

    而这个时候,凌二爷还企图对苏小妞伸过去的手,被她一脚踹开了。

    “看你今天表现的还不错,晚上那锅骨头汤就赏给你了。”苏小妞压根像是没看到凌二爷眼里的愤怒似的,自顾自的说着。

    “苏小妞,那锅汤是我专门炖你吃的!”竟然还拿着他凌二爷煮的汤来打发他?

    这到底算什么?

    “别跟哀家客气,这是哀家的赏赐,隆恩浩荡。赶紧叩谢,然后滚吧!”

    你看苏小妞这姿态,活脱脱真的跟穿越到古代的黄世仁似的。

    ——分割线——

    “苏悠悠,我这情况现在怎么样了?”

    等凌二爷出去了,顾念兮才问着。

    苏悠悠是这一方面的专家,她说的话估计比老胡还要权威。

    “兮丫头,你肚子里的这胎儿目前已经发育成熟,羊水过少可能会导致他缺氧。所以我建议是进行剖宫产!”

    如果可以,苏悠悠当然也不想当面跟顾念兮说这些。

    可事实上,现在谈逸泽不在她的身边,家里头剩下的又都是老人和孩子。

    顾念兮这个时候要手术的话,还是自己有心理准备比较好。

    考虑以上两点,苏悠悠将现在实际情况告诉了顾念兮。

    而不出她的预料,顾念兮在听到她的这一番话之后,脸色不是那么的好。

    “……”

    她没有说话,视线落在自己高高隆起的腹部,那个住着她和谈参谋长孩子的地方。

    犹记得,谈逸泽那日将脸贴在这里的时候,黑瞳里的坚定……

    “兮丫头,你别吓我啊!”

    见顾念兮一直都没有开口说话,苏悠悠还担心自己刚说的内容对顾念兮而言是不是太过刺激了。

    好在这一喊完,顾念兮抬头看向她。

    在看到顾念兮的脸上并没有明显的泪痕之后,苏小妞才松了一口气。

    “兮丫头,你别不说话,我吓得慌!”

    拉着顾念兮那微凉的手儿,苏悠悠的眉心施总没有松开。

    “悠悠……”

    顾念兮喊了她一声。

    这熟悉的喊声,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却让苏悠悠有种不好的预感。

    可她,还是硬着头皮问顾念兮:“怎么了?”

    “悠悠,算我求你,你帮帮我好不好?逸泽可能就要回来了,我真的不想让他再有遗憾了!”

    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的眼眶微红。

    是的,她是不想她家的谈参谋长再有什么遗憾了。

    别人可能以为,谈逸泽年纪轻轻的就能走到今天这个位置,是运气也是家里关系硬。

    可顾念兮清楚,谈逸泽之所以能走到今天的这个位置,他吃过的苦头,他流过的汗水,绝对比其他人要多。

    他付出了,比同龄人更多的努力和汗水,才有了今天。

    而现在,人们只是看到他风光的一幕,又有谁能看到谈逸泽背后的心酸?

    可顾念兮看到了。

    她知道他家谈参谋长这一路披荆斩棘过来,有多么的累,更有多少无法对人诉说的痛?

    正因为心疼他,顾念兮才不舍得让自己给他多来一次遗憾。

    这也是,她这次为什么如此坚持着想要等谈逸泽回来的缘故。

    “可兮丫头……”

    看着这样的顾念兮,苏悠悠也有些举棋不定。

    “悠悠,求你了好吗?我知道你一定比他们更有方法的,对不对?”

    若不是这样,苏悠悠也不会这么年轻就成为最有名望的妇产医生。

    “那……我试试!”

    苏悠悠迟疑了片刻,最终开了口如此说。

    “但念兮,咱们要先说好。这样保守治疗,也不一定是百分百奏效的。要是治疗几天,你的情况还没有好转的话,那到时候就一定要剖宫产了!”

    苏悠悠是个好医生。

    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她除了会最大程度满足患者的要求之外,她更会为病人的实际情况考虑。

    “嗯,我知道。我再傻,也不可能拿孩子的生命开玩笑的!”

    听着苏悠悠的话,顾念兮也松了一口气。

    有苏悠悠这样的顶级妇产科医生坐镇,至少还能再拖延几天手术吧?

    谈逸泽,你尽快回来好不好?

    我是真的很需要你……

    ——分割线——

    “卫星图上发现在南印度洋上方有个漂浮物,疑似失事客机的残骸!”

    这一天的早晨,谈逸泽他们又收到了关于这次失事客机的相关消息。

    这已经不知道是最近一阵收到的第几次相关消息。

    每当公布一个坐标的时候,所有的船只和飞机,都急匆匆的赶往发现目标的地点。

    但洋流,会将发现的目标给冲到别处。

    而这冲出的距离,还会和当天的气候和洋流有关。

    这也是,海洋搜救的难点。

    看到最新公布的消息,谈逸泽他们即刻下令,调转船头。

    因为这次公布的相关坐标,和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相当接近。

    若是这个时候全速赶过去的话,估计还能赶在新一轮洋流冲刷之前,找到他们。

    当然,更重要的是若是能尽快找到失事客机,那他们连日来的奔波劳累,也就有了回报。

    而他,也能够更快的结束任务,回家去。

    谈逸泽现在最为牵挂的,就是顾念兮的安危。

    因为那天夜里做的那个梦,真的让他很不安。

    想到顾念兮现在一个人在家可能碰到的种种状况,谈逸泽连日来都无法入眠。

    几天下来,他的眼圈比一般人都要黑。

    可执行任务的积极,却比任何人都要高。

    因为,他知道他的念兮在家,现在很需要他!

    兮兮,等我!

    今天要是能赶到这个地点的话,我就能赶回去了。

    你一定要乖乖的。千万不要发生什么事情!

    ——分割线——

    血常规检查,然后又是血压检查,以及其他各项乱七八糟,顾念兮说不上名称的检查。

    而对于这些,最近这阵子顾念兮貌似已经习以为常了。

    见一个护士走进来,看她手上拿着的量血压的,顾念兮就自个儿挽起了袖子,等待他们检查。

    看着顾念兮这几天对于他们医护人员的工作相当配合,老胡他们都感到很欣慰。

    当然,他们也清楚,顾念兮寻常吃个药都要嚷嚷上半天的性子。可这一次在没有谈逸泽的陪同下,却乖巧的让所有人都惊呆了。

    而老胡知道,顾念兮之所以这么配合所有的工作,全都是因为她拼了命想要在拖到谈逸泽来之后再生产。

    可就算顾念兮这样,情况仍旧不容乐观。

    主治医生将今天顾念兮刚刚测得的各项数据给老胡过目。

    看着上面的那些数字,老胡揉了揉额头。

    本来想上前跟顾念兮说些什么,可看顾念兮一个人捂着高隆的肚子发愣的样子,他最终没能敢直接上前跟她说话,而是转身走出了顾念兮的病房。

    而顾念兮则在老胡和主治医生都离开自己的病房之时,本来一张平静无波的小脸,顿时遍布愁云。

    其实,她刚刚都在暗中观察这些医生和护士的神色,包括胡院长的。

    而老胡刚刚看了检查结果的表情,自然也在她观察的范围中。

    顾念兮不傻。

    她自从从老胡的一系列举动中看出,这一次的检查结果并不理想。

    想到这种不理想的结果可能最终导致她必须要提前生产,顾念兮就有些发慌。

    生孩子,就像是在鬼门关走一圈。

    这一点,生聿宝宝的时候顾念兮就知道了。

    当时,她差一点就和谈逸泽阴阳相隔了。

    而这一点,也正是她这一次坚持着不肯在谈逸泽回来之前做手术的原因。

    说她顾念兮自私也好,她真的很想在生这个孩子之前,和谈逸泽见一面。

    因为她真的很怕,这一辈子都无法和她的谈参谋长再想见了。

    想到这的时候,顾念兮的视线又落在了病房里的那扇窗。

    这个病房的方向不错。

    坐北朝南!

    从这个角度望出去,正好可以看向祖国的南方。

    顾念兮记得,这一次谈逸泽说是在南边出发的。

    那是不是也就说明,他也会从南边归来?

    会不会,她想在眺望的某架飞机里,就有她的谈参谋长在里边?

    带着这个美好的期盼,顾念兮住院的这段时间,都望着这窗外的世界。

    “宝宝,爸爸就快要回来了。你再等等好不好?”

    捂着自己高隆的肚子,顾念兮靠在床头轻声的呢喃着……

    ——分割线——

    就在老胡一行人从顾念兮的病房里走出来的时候,苏悠悠以及跟在她身后的凌二爷,也赶到了这边。

    怀孕之后的苏小妞,没有再化她最爱的浓妆,没有给那头烫染的各种招摇的金丝用发胶定成各种妖娆的造型,更没有踩着她寻常最爱的高跟鞋。

    这样的苏悠悠,犹如经过一番灵魂的洗涤,褪去了一身的浮华躁动。沉淀下来的,是一种近乎让人惊叹的美好。

    没有化妆的苏悠悠,虽然脸色是苍白了些。可一张素净的小脸,配上一双圆头平跟鞋,还有经她的要求,凌二爷特地找来的粉色高腰裙,完全的遮挡住了这才刚刚显怀的小腹,如同一邻家小女孩般,惹人怜爱。

    可扫了一眼如此穿着的苏悠悠的凌二爷,心里嘀咕着:装逼!

    好吧,苏小妞本来年岁就比他凌二爷小了好些,如今这么一装模作样,都让凌二爷有些心理障碍了。

    可苏小妞对于这男人的各种牢骚,都当成了:嫉妒!

    凌二爷就是年纪一大把,所以他就见不得别人比他还要年轻。

    这样的人,苏悠悠在医院见多了去了,不过那些都是一些四五十岁的大妈们。她就是没想到,这凌二爷也会在意年龄!

    对于苏小妞那个略微带着些鄙视的眼神,凌二爷心里各种不舒坦。

    他在计划着,什么时候自己也去美容院收拾收拾,整出一个阳光美少年。到时候,不就跟苏小妞登对了么?

    当凌二爷用满含暗示的桃花眼告诉苏小自己这个美好的想法之时,却被苏小妞又用眼神给狠狠的挖苦了一番。

    苏小妞对于这准备又开始装逼的凌二爷表示:歪瓜裂枣是怎么都不可能变成高大上的樱桃。除非,是重新再造!

    可凌二爷觉得,苏小妞这绝对是故意打击报复自己。

    想来,他凌二爷也靠着自己这张花容月貌,下至五岁小女孩,上至八十岁老奶,都没有一个能抵抗的了他凌二爷的美色的。

    可当凌二爷积极额的想要跟苏小妞分享一下这些年来自己这惑世容颜为他带来的各种趣事,顺便回击一下苏小妞的时候,却发现这女人已经调转了枪口,看向刚刚从小嫂子病房里走出来的老胡:

    “胡院长,兮丫头今天的检查结果出来了么?”

    对于这次出现在面前的苏悠悠,老胡也感到有些意外。

    好吧,苏小妞以前那个浓妆艳抹的女王风范,还真的是深入人心。

    一时间,老胡还有些适应不了面前这“纯良淑德”的苏小妞。

    上下打量了苏悠悠一番,确定是她没有错之后,老胡这才将刚刚新鲜出炉的报告递给苏悠悠。

    “这是今天的检查结果,你也看一下吧!”

    苏悠悠是这一方面的专家,再加上她还是顾念兮的好友,由她出面劝顾念兮,可能会比较好。

    这也是,他们那日检查到顾念兮的情况,立马给凌二爷那边打电话的最主要原因。

    而对于那些专业术语和数据,凌二爷扫了一眼表示自己看不懂。

    不过,他倒是从苏悠悠的表情中,读懂了些什么。

    “情况不好么?”

    凌二爷只看了苏悠悠的小脸一眼,便如此问着。

    “嗯,不是很好。治疗,没有明显的效果!”

    苏悠悠一连翻看了几页检查报告之后,这么说。

    而这个答案,其实压根不用苏小妞回答,凌二爷已经从她的表情中看到。

    一定是顾念兮的情况不乐观,不然向来都喜欢用笑容面对这世间,不管自己是真的开心还是不开心的苏悠悠,又怎么会出现这样的表情?

    但同样,顾念兮这样的结果,也不是凌二爷所希望见到的。

    这要是小嫂子在谈老大执行任务的这段时间说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情的话,凌二爷几乎可以预见后果。

    可能,不只是这小小的A城会刮起一场腥风血雨。

    恐怕,连整个天朝国,乃至整个世界都要卷进来……

    想到那个可怕的结果,凌二爷问道:“那是不是,要提前生孩子了?”

    “嗯。不过,这可能要跟兮丫头事先交流一下。不然,我怕到她……”

    怕她奔溃!

    这一点,凌二爷也貌似懂了。

    也对,现在顾念兮一个人,别的不说,身上还背负着三个大公司。

    一旦她进手术室,这公司层面的所有决策都必须搁置。

    再者,任何手术都存在一定的危险。

    而对于这一点,顾念兮应该也清楚才对。

    所以,她一直都坚持着要等谈逸泽回来……

    想必,她现在一定很慌,也一定很乱。

    有太多的话,想要跟谈逸泽说。

    正因为知道这一点,所以苏悠悠才答应下来要帮她。

    可没想到,所有的治疗貌似都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顾念兮的羊水还是过少。

    情况若是继续这么糟糕下去,而不采取剖宫产的话,她肚子里的孩子也会有危险。

    “没事的,好好跟她说说,她应该会冷静下来的。苏小妞,你现在进去跟小嫂子聊一聊吧,我和老胡开始安排一下,手术的事情。”

    看苏小妞的眼眶红了,凌二爷的心里越是乱糟糟的。

    但他清楚,越是这样的时候,就越发要打起精神来,一起共渡难关,等着谈逸泽回来。

    “好,到时候我也会跟着进入手术室。虽然我现在情况也不是很好,但我至少能给一定的意见。”

    考虑到最近这段时间苏小妞时不时的就呕吐,凌二爷有些担心她的身体,本能的想要拒绝。

    但看到苏悠悠那双泛红的眼睛,拒绝的话,他又说不出口了。

    最终,他只能道:“知道了。我这边安排一下,待会儿还要跟谈爷爷他们说!”

    顾念兮怀着的是谈家的骨肉,进行剖宫产自然要告诉他们。

    在凌二爷的劝说之下,苏悠悠也终于鼓起了勇气,进了顾念兮的病房。

    而这之后,凌二爷已经和刚刚赶到的周子墨,进了老胡的办公室,和一早被叫过来的谈老爷子进行交流……

    ——分割线——

    当苏悠悠进入顾念兮的病房之时,发现其实现在顾念兮和这两天在这病房里做的事情,并没有区别。

    她仍旧有节奏的轻拍着自己的小腹,像是在安抚着肚子里的小宝贝。

    眼睛,仍旧直勾勾的盯着窗外的那片蓝天。

    这样安静的顾念兮,让苏悠悠都有些犹豫,自己是不是该闯入这一幕……

    但考虑到今天要说的事情,苏悠悠深呼吸之后,还是喊了一句:“兮丫头!”

    “悠悠,你来了。快过来坐坐,爷爷今天给我买了好多的东西吃,我吃不完,你赶紧过来帮我消灭一些!”

    顾念兮抬头见到是苏悠悠,唇儿向上一勾。

    阳光下,她如此明媚的笑颜,却让苏悠悠的眼眶一红。

    扫了一眼顾念兮说的那些东西,有好多都是酒店名厨给做的,上面的包装盒正好诠释这一点。

    而且,这些菜色都是顾念兮最近最喜欢吃的。

    看这些酒店名厨做的好些东西,有些不一定是你想买就能买的着的。因为最近凌二爷也时常给她弄来这些,所以苏小妞也知道这一点。

    想必,为了弄到顾念兮喜欢吃的东西,让她暂时忘却谈逸泽不在身边的烦恼,谈老爷子这两天也废了不少力气吧?

    可顾念兮呢?

    面对这些老爷子精心准备的美食,都没有胃口了。怕是,这两天她已经开始不舒服了吧?

    因为羊水过少,胎儿在顾念兮子宫内的活动没有更好的缓冲,所以顾念兮竟然会因为胎动而赶到疼痛。

    再加上,谈逸泽不在身边给她造成的不安感。

    光是这两天,苏小妞就发现,顾念兮的下巴又尖了好些。

    原本好不容易有些圆润的脸蛋,现在又被打回了原形。

    这样的顾念兮,要是被顾市长看到的话,肯定要心疼死了。

    “悠悠,快点。这不是你前段时间说你喜欢吃的猪蹄?快点趁热吃吧。还有,吃完了,还有酸酸甜甜的李子吃!”

    说这话,顾念兮又从一个食盒里拿出了李子。

    时值秋季,这个季节李子应该已经停产了。

    而顾念兮食盒里的这几个李子,颜色却如此的鲜艳饱满。

    怕是,也是烧钱买来的。

    看着一样一样往自己的面前搬着的顾念兮,苏悠悠感觉鼻子酸酸的。

    “怎么都不吃?难道是不喜欢吃这些?没事,那边还有一些,我去给你拿!”见苏小妞迟迟没有动手,顾念兮就准备起身走向柜子。

    因为那头,还放着好几个食盒。

    可就在顾念兮这次起身,苏小妞连忙拉住了她的手,不让她离开。

    “兮丫头……”

    “兮丫头,你安静一点。我有话,想要跟你说!”

    说这话的时候,苏悠悠才发现,自己的嗓音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的沙哑低迷,一点都不像是她的。

    “我听,你说!”顾念兮言简意赅,却始终没有回头的样子,让苏悠悠感觉心里更是没有底。

    “兮丫头……”

    这样的她,让苏悠悠有些犹豫,是不是真的要将这实际情况跟她说。

    可就在苏悠悠不知道从何说起的时候,却听到顾念兮这么问:“悠悠,是不是情况很不好?”

    顾念兮的声音,听上去很平静。

    那感觉,就像是在和她苏悠悠谈论别人的事情。

    可苏悠悠知道,顾念兮越是表现的冷淡,就越是表明她对这件事情的在意。

    只是苏悠悠没想到,他们已经表现的够好了,没想到还是没有瞒得住心思细腻的顾念兮。

    而眼下,再跟顾念兮扯那些没用的理由,已经没有作用了。

    洗了洗鼻尖的酸涩,苏悠悠这才开了口,用自己那已经沙哑的不像是自己的嗓音告诉顾念兮:“兮丫头,所有的治疗都没有明显的效果。你和孩子的情况,都不是很好。相信你也能感觉到,这两天宝宝在你的肚子里活动的越频繁了。那是因为羊水过少,少了缓冲的缘故……”

    在听苏悠悠的这一番话的时候,顾念兮一直都没有回头,看上去像是一点反映都没有。

    但苏悠悠还是注意到,在她说了这一番话的时候,顾念兮那双垂放在大腿双侧的手儿,紧握成拳。

    “真的,必须要手术了么?”

    顾念兮仍旧没有回头,只是安静的问着。

    此时,窗外的秋风正好吹了进来,拂过顾念兮的发梢。

    “嗯,情况最好是尽快手术。不然,你和肚子里的孩子,都会有危险的!”

    看着背对着自己,看上去异样平静的顾念兮,苏悠悠的心里有些不安。

    “那……手术会安排在什么时候?”顾念兮如此冷静的对话,一点都不像是正谈论着自己的事情。

    “估计,会安排在明天下午!”

    苏悠悠沉吟了片刻回答。

    “嗯……那我答应手术!”

    说完了这一番话之后,顾念兮本来被苏悠悠拉着的手儿,又挣脱了。

    此时的她,又走向了对面的柜子,拿来了她刚刚说要给苏悠悠吃的东西。

    “苏悠悠,吃吧。这些都是你喜欢的,我特意都给你留起来。”顾念兮说这话的时候,将一个又一个的食盒打开,将里面色香味俱全的美食呈现在苏悠悠的面前。

    她的脸上,又带着刚刚明媚的笑容。

    就像,刚刚被告知即将要动手术的人,不是她那般。

    可看着这样的顾念兮,苏悠悠却突然跟发了疯似的,打掉了她拿在手上的食盒。

    那食盒,在掉地的一瞬间,里面盛着的食物四散一地。

    香气,顿时在这个病房里弥漫开来。

    可对于苏悠悠如此疯狂的行为,顾念兮却好像没有在意似的。

    被打掉了一盒,顾念兮又顺手拿起了另一盒,嘴儿里还振振有词:“不喜欢那个么?那咱们吃这个好了!”

    可另一盒还没有打开,就直接被苏悠悠给推到了地上。

    这一次,因为盒子没有打开,里头的东西并没有撒出来。

    可弄得一地的狼狈,却足以证明刚刚苏悠悠到底是有多么的疯狂。

    但做了这些,苏悠悠好像还没有发泄完似的,紧接着又将顾念兮刚刚搬过来的那些盒子都给推在地上。

    做完了这些,苏悠悠才朝着顾念兮叫器着:“兮丫头,我不需要这些东西。你难过,就哭出来吧。我不喜欢看着你强颜欢笑的样子……”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