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542章 小三不好当vs孩子的性别

    “生了!”

    听到这里头传来孩子的哭泣声后最为激动的,就数着谈老爷子了。

    本来被刘嫂搀扶着坐在边上的长椅等待的他,现在已经连手杖都不用拿,三两步就走到了手术室前方。

    那步伐利落的,一点都不像是一个有腿疾的人。

    那那双布满了岁月留下来的痕迹的鹰隼里,有着的是对新生命的希冀,和对正躺在手术台上的女人的浓浓担忧。

    “老爷子,您仔细点。”刘嫂看到谈老爷子这么走,也都有些心惊胆战的。

    抱着聿宝宝的她,赶紧跟了上去。

    “我没事。就是不知道兮兮现在怎么样了!”

    说这话的时候,谈老爷子还不死心的在这手术室前张望着。

    那充满关切的眼神,像是希望透过这扇门看到点什么……

    同样显得有些兴奋的,还有苏小妞。

    不是没有看到过孩子的降生,在医院做妇产科医生这一行的,对于这样的情况已经屡见不鲜。

    可这一次,却让苏小妞有些紧张。

    因为,这是自己的好妹妹的孩子。

    再者,一想到再过不久,自己也会跟顾念兮一趟躺在产房里头剩下一个和自己流着一样的血的小娃娃,苏小妞的心里就忍不住的期待。

    看着苏悠悠望着手术室门的期盼,凌二爷则有些小小的妒忌。

    谈老大这下都有第二个崽子,和小嫂子的感情也更上一层楼了!当然,在家庭里的地位也更加牢固了。

    可他凌二爷呢?

    现在还在通往争取在苏小妞的家里有一席之位的艰难道路上。

    不过视线转向苏小妞现在虽然还看不大明显的小腹之时,凌二爷的嘴角又忍不住的轻勾。

    虽然有些羡慕嫉妒谈老大这第二个宝宝的来临,可一想到他凌二爷的宝宝也正在娘胎里,心里也跟着乐呵着。

    这么一想着,凌二爷觉得自己的生活也开始变得有滋有味了!

    不同于这些人在听到孩子的哭泣声的时候的各种期待,一边刚被谈逸泽收拾了一顿的楚东篱,眼眸只是直勾勾的落向手术室的灯上。

    孩子怎么样,他楚东篱才管不着。

    他在乎的,只有那个女人的安慰……

    在孩子哭声传出之后的不久,一个护士手上抱着一个皱巴巴的小肉团走了出来。

    一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紧跟着冲了上去。

    “护士小姐,我们家兮兮现在怎么样了?”谈老爷子第一个问的是兮兮,这让一边的苏小妞听着顺心了一些。

    至少证明,他们家兮丫头在谈家长辈的眼里,远比孩子重要。

    “刚刚手术过程中出现心脏骤停,不过后来经过及时抢救,病人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医生正在给她做缝合手术,很快就能出来了!”护士小姐这一说完,所有人都倒抽了一口凉气。

    心跳骤停?

    这一次顾念兮还真的和死神擦肩而过。

    不过在听到护士小姐后边说顾念兮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很快就能出来了,所有人又都松了一口气。

    而此时,苏悠悠已经问着:“那孩子应该要进保温箱吧?”

    苏小妞是妇产医生,她当然知道顾念兮这次算是早产。

    生下来的孩子,她一眼就看得出这孩子低于正常孩子体重,需要进保温箱。

    “嗯,是个漂亮的王子。不过现在这孩子的体重只有四斤五两,属于早产儿,所以现在要进保温箱!”

    “王子?又是个带把的?”

    谈老爷子这一听,又给激动着一时半会儿说不上话了。

    而苏悠悠这边一听,倒是皱眉了。

    “怎么是男孩?念兮前一阵子跟我说,里头是个女孩!”

    所以,苏悠悠连给自己干女儿的见面礼都准备好了。据说,谈家这次给孩子准备的婴儿用品,也是清一色的粉色。

    结果到头来,竟然是个男孩!

    “呵呵,真的是个男孩!没假……好了,我先把孩子送保温箱去了!”

    护士小姐这一走,谈老爷子也忍不住会跟上前。

    而抱着聿宝宝的刘嫂,也只能跟上去。

    剩下的只有苏小妞跟凌二爷,以及一直都站在边上的楚东篱。

    很快,手术室的灯熄灭了。

    手术室门被推开的时候,陆续有穿着白大褂的医生从里头走了出来。

    “手术过程中虽然病人出现了心跳骤停的现象,不过经过医生的极力抢救,目前病人已经脱离了危险,情况稳定。现在可以转入普通病房。”这和医生打交道的时候,苏悠悠最在行了。

    所以,这些都是苏悠悠处理的。

    这之后,顾念兮被推了出来。

    而她身边紧跟着的,还有谈逸泽。

    众人能看到,当顾念兮被推出来的时候,谈逸泽和顾念兮的手儿一直都紧握在一起。

    而对于这些,医护人员貌似没有多大的惊讶。

    因为从谈逸泽进入手术室之后,他的手就这样一直牵着顾念兮的。

    即便顾念兮被推着离开,谈逸泽也紧紧拉着她的手,加快步伐,跟着她一并离开。

    楚东篱试图想要跟着上去,但谈逸泽回头那冷冷的一眼,带着无声的警告。

    最终,楚东篱止步于此。

    而没有第一时间跟上去的,还有边上的凌二爷。

    他不会像苏小妞那个二货一样,现在谈老大和小嫂子之间明显不想其他人打扰,她还死皮赖脸的跟上去当电灯泡。

    不过不跟上去,貌似在这医院呆的也有些无聊。

    不过这一转身,憋见正半蹲下来,打算捡起刚刚被谈逸泽踩碎了一个镜片的楚东篱,凌二爷突然也觉得,在这里其实并不是那么无聊。

    楚东篱是想要捡起自己的那副眼镜,并不是因为那副眼镜有多么的贵重,更不是他楚东篱没有钱可以换一副。

    而是因为,这幅眼镜的镜框,还是他当上市委书记的那一天,顾念兮送给他的礼物。

    当时,这样的镜框是非常流行的。

    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镜框潮流更新换代。

    而他楚东篱,却一直没有换。

    而这,都是因为他心里的某个执念……

    本以为不换镜框,就可以一直将顾念兮留在自己的心里头。

    可今儿个,镜框却被人为的弄坏了。

    而弄坏了镜框的人,是现在拥有着顾念兮的谈逸泽。

    楚东篱一直都以为,自己将对顾念兮的这份情掩饰的极好。

    可今儿个那个男人在踩碎这幅边框眼镜的时候的毫不留情,让他察觉到不是这样。

    那个男人,恐怕早已将他楚东篱心里的所有心思都给看穿了。

    所以,每次对上他楚东篱的时候,他都是不留情面。

    连他的拳头,也没有留情。

    只是,就算被谈逸泽给当面揭穿,楚东篱还是舍不得。

    那是他深埋在心里多年的喜欢,从未拥有,又怎么肯轻易舍去?

    伸出手,他想要将地上那副被踩得残破不堪的眼镜给收回。

    可手在触及到眼镜的时候,有一双骨节纤长的大手却先于他楚东篱一步,将地上的那副边框眼镜给捡走了。

    这感觉,就像是当初知道,顾念兮和她最喜欢的男人并没有结婚,而是被一个半路杀出来的谈逸泽给掳了去的感觉是一样的。

    再加上今天还被谈逸泽打了一顿的缘故,楚东篱此刻的不满在一瞬间爆发。

    抬头,他想要将今儿个自己的怒火给发泄出来。

    可没有想到,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的竟然是那双谜一样的桃花眼……

    把玩着那副一个镜片已经碎成跟蜘蛛网似的眼镜,凌二爷脸上的笑容,妖冶夺目。

    “把它还给我!”

    楚东篱眼看着这个男人将他的眼镜放在手里玩弄着,有种不好的征兆。

    感觉,这个男人将会将他最后一件珍视的东西,给夺走。

    这样的不安,就像当初知道顾念兮竟然傻乎乎的就嫁给了谈逸泽的感觉,是如出一辙。

    而楚东篱也第一次当着其他人,毫不掩饰的将自己的不安发泄出来。

    可凌二爷呢?

    在面对楚东篱的咆哮,他脸上的笑容一分都不少。

    更没有直接回答楚东篱的话,而是反问着:“有些人已经离开了你的生命,留下来的东西就是死物!这么留着,还有什么意义?”

    凌二爷的话,看上去漫不经心。

    却让听到这话的男子,身形一僵:

    “这个就不需要你管了!你凌二爷,还是担心你自个儿的问题就行了!”

    楚东篱一直以为,自己掩藏的很好。

    却不想,在谈逸泽他们这群人的面前,都成了徒劳。

    现在非但谈逸泽自己看出来,连他的兄弟凌二爷都看穿了他的心思。

    更看得懂,他之所以在这幅眼镜变得残破不堪,还企图将它修复的原因……

    “我当然只会管我自己的事情,不过是看在相识一场的份上给你一些忠告罢了。谈老大,是你所惹不起的。所以该丢掉的东西,还是早些丢掉的比较好!不然将来,有你后悔的。”

    虽然是这么和楚东篱说,但凌二爷最终还是将自己捡起来的那副眼镜送回到楚东篱的手上。

    之后,凌二爷将自己的双手放回裤袋里,又扫了楚东篱有些狼狈的身影,再补充了这么一句:“小三可真的不是那么好当的。尤其是当谈老大军婚里的小三,那可是要判刑的。所以我劝楚书记,你还是今早死了这心吧!”

    丢下这话,凌二爷便迈开修长的腿,朝着苏小妞刚刚离开的方向走了。

    那个二货,才是他凌二爷最担心的。

    至于其他人的死活,才和他凌二爷没半毛钱关系。

    “……”

    楚东篱在听闻凌二爷的“好言”相劝之后,也发不出一句话,只能傻乎乎的盯着凌二爷刚刚放回到自己掌心里的那一副一个镜片已经碎成蜘蛛网的眼镜……

    ——分割线——

    当谈逸泽天朝失踪客机被搜到,并且成功的救下三十乘客这个消息在电视节目上一遍遍的播出,并且还有无数被采访者表现出对于谈逸泽营救及时的感恩之时,这城市某一处废弃工厂内的男子,一把抄起放在自己面前的陶瓷烟灰缸,狠狠的砸向这个工厂里摆放的唯一一件家电——老式电视机!

    当电视机被咂中的时候,本来还在继续播放各个群众对于谈逸泽有多爱戴,对国家有多么信任的电视荧幕突然暗了下去。

    整个废弃工厂,再度恢复和之前一样的死寂。

    只是即便是这样,这男人还像是无法发泄自己内心的不满似的,在这个废弃的工厂里各种打砸。

    不过幸好这里的东西都是工厂停产之后留下的,被砸的如此凌乱,也没有人多在意。

    等到砸累了,这个男人才窝回到自己刚刚坐的那把椅子上。

    “梁参谋长,我们现在该怎么做?”

    而等到这个男人真的平息下来的时候,才有个人出现。

    “该怎么做?谈逸泽现在非但过的好,连民心都被他给收拾的服服帖帖。我们现在,是无法将他从那个位置拉下来了!”

    怕只怕,等这事情一过,谈逸泽再度高升。

    到时候,就是他将他们这一群乱臣贼子收拾了的时候了。

    一想到那可怕后果,男子的脸色又变了。

    “难道我们现在要坐以待毙?”

    若是没法将谈逸泽拉下来,那他们这东躲西藏的日子,就没完没了了。

    最终的结果,肯定会被谈逸泽逮住,送上军事法庭。

    “不……坐以待毙,不是我梁海的作风!”

    男人说到这的时候,抓起了放在自己边上的啤酒。

    狠狠的往自己的肚子里灌了大半罐之后,他将瓶子给丢在一边。

    瓶子和地面接触的时候,发出刺耳的声响。最后里面的酒水,都留在了地上。

    本来还收拾的算整齐的废弃厂房,经过这个男人这么一砸丢,变得凌乱不堪。

    而男人在灌下了这么多的酒之后,窝在椅子上一个劲儿的喘息着。

    其实,自从他参军开始,他真的很少像是这样喝酒。

    以前的他,认为喝酒就像是浪费时间。

    与其花时间在这里买醉,还不如清醒着去做点有意义的事情。

    所以,在那段时间里,他除了必要的应酬会喝酒之外,其他的时间他滴酒不沾。

    可现在呢?

    现在,外面的阳光正好。

    谈逸泽照样步步高升!

    这个时间,本来他梁海应该出去给他制造点障碍的才对!

    可现在的他,竟然只能躲在世人都看不到的角落,喝着酒醉生梦死!因为只有这样,在这个见不到人的角落里,才不用每分每秒都数着度过……

    如此的颓废度日,打从梁海出生开始就没有过。

    而这样的结果,全都是拜谈逸泽所赐。

    梁海不甘!

    他自认为,自己无论是能力还是别的,都不输给谈逸泽!

    为什么,却会栽了这么大的跟头!

    “那我们到底要怎么做?”显然,跟在梁海身边的这个人,也开始有些不满近段时间梁海的节节败退。

    有时候,选错队伍站,是很可怕的。

    轻则,丢了工作,丢了现在所拥有的财富,重则连命都没了!

    “你现在问我,我也不知道!”

    可被这么逼问,梁海也有些气急败坏。

    他要是知道自己该怎么做的话,也不至于大白天的躲在这里喝酒度过。

    “不知道?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已经注定此局已败?”

    “还没有到最后关头,鹿死谁手都不一定!”

    “那既然这样,我就拭目以待!”

    说到这的时候,那人转身就朝着大门走去。

    “你去哪里?”

    “这个时间,当然是找个地方吃东西了。”

    “那好,回来的时候给我也带点!”

    梁海吩咐着。

    而那个人在听到梁海的这句话之后,嘴角露出一个讥讽的弧度。但他最终还是应道:“好!”

    之后,他便继续朝着前方走去。

    只是刚刚走了两步,他就感觉到眼前一花。

    有什么东西,狠狠的勒住了他的脖子。

    他同样是个军人,当然知道这情况绝对是遇袭了。

    他立马伸手,想要阻止这玩意儿往自己的脖子上勒。

    而脚,也狠狠的准备朝着自己后方踢去。

    可这人似乎早在他行动之前就意识到他会有什么样的反映似的,在他伸脚的时候,立马狠狠的压制住了他的腿。

    而勒住他脖子的手,也不断的加大力道。

    他从小就跟在梁海的身边,他的功夫也都是梁海教会他的。

    能清晰的看清楚他的招式,并且也知道他会有什么样的反映之人,除了梁海他不认为还会有什么人!

    可这个认知,却让他打从心里不肯接受!

    他从十五岁开始就跟在梁海的身边,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就像这一次一样,所有的人都在知道梁海败北之后,选择远离梁海。

    可他还是傻傻的跟着。

    不只是因为年少时候的那份恩情,更因为他将梁海看成自己的恩师。

    所以,他真的无法接受,自己这样无条件的跟随梁海,最后引来的是他的杀意。

    可在拼死的转头看向自己身后正勒着自己脖子的那张面孔之时,他真的恨不得自己刚刚没有看清楚这些。

    真的是梁海!

    对他动手,想要治他于死地的人,真的是梁海!

    “你怎么可以……”

    他是那么坚定不移的跟着梁海,梁海怎么能够杀他?

    “对不起,如果可以我也不想杀你!可你知道,我现在情况特殊,若是你走出去不小心走漏一点风声的话,那我岂不就一命呜呼了?”

    “我不会出卖你……这么多年过来,你还不信我么?”

    被梁海勒的喘不过气,此人的面色变成了紫红色。

    可他,还是断断续续的说着。

    眼神,从没有从梁海那张虚伪的脸上离开过。

    看着他如此恨自己的眼神,梁海却笑着说到:“我当然相信你,怎么可能不相信你不会出卖我?不过我会更相信一个死人!”

    最后的一句话落下,梁海狠狠的加大了自己手上的力道。

    很快,被他勒着的人儿,眼神一点一点的涣散。

    到最后,本来还狠狠挣扎的人,就那样瘫软在梁海的身上……

    在察觉到这人已死,梁海将这人丢回了地上之后,又不忘往他的身上补上几脚:“现在少一个人,少一分累赘。你要怪,还是要怪谈逸泽。谁让他害的我走投无路……”

    ——分割线——

    “老胡,她怎么还没有醒来?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当某废弃工厂里发生命案的时候,军区总院的病房里,一男人拉住老胡的袖子,怒色道。

    而这,对于老胡而言,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从今儿个顾念兮被送进这病房里,谈逸泽已经不止一次这么问。

    可每次得到的回答都一样。

    “你放心,我们刚刚已经给念兮做了两套最全面的检查,证明都没有什么问题。”

    “没什么问题,那她为什么到现在都没有醒?”

    看着躺在床上,一直紧闭着双眼的女人,谈逸泽的心里乱糟糟的。

    “估计是这段时间没有怎么睡好吧?你看她的眼圈有多深!”插进这话的,是苏悠悠。

    从顾念兮被送到病房之后,这都已经过去七八个钟头了。

    眼下,已经是深夜。

    不管凌二爷好说歹说,苏小妞都不肯回去。她坚持着,要等顾念兮醒来再走。

    见谈逸泽神神叨叨的,苏小妞便插话了。

    早这么担心的话,那应该早些回来看她。也不至于让念兮一个人面对了那么多!

    所以,苏小妞倒是支持这个时候的顾念兮多睡一小会儿,不理会这个男人,让他好好的紧张一些。

    当然,苏小妞的意思是,顾念兮只能多睡一会儿。

    一会儿之后,一定要醒来!

    一定要跟以前一样,老是爱赖着她苏悠悠买板栗给她吃!

    听到苏小妞的这一番话的谈逸泽,扫了一眼顾念兮眼圈下的那一层黑,心里也不大好受。

    也对,这丫头都习惯赖在自己的怀中睡觉。

    再加上这段时间天气转凉,她的手和脚都是凉凉的。

    记得以前每到这个季节,顾念兮睡觉都喜欢将双手放到他谈逸泽的脖子上蹭暖才能睡着。

    而这段时间,入秋之后天气变得无常。这样的夜晚,他却将她一个人留在这冰冷的医院……

    怪不得这丫头的眼圈这么黑呢?

    想到这段时间对顾念兮的辜负,谈逸泽的心一下下的抽疼。

    没敢再说话,只伸手轻轻揉着顾念兮那微凉的指尖……

    “苏小妞,咱们先回去吧。都这个点了,你跟宝宝都该睡觉了!”

    凌二爷看了一眼墙上的壁钟,都十二点了!

    这么晚入睡,对孕妇不好吧?

    “不,我等兮丫头醒来再走!”

    苏小妞坚持。

    “苏小妞,别忘记你是个孕妇!”

    凌二爷有些气急败坏!

    “听话,咱们先回去。回去睡了觉,明天一早我在带你过来!要不然你跟小嫂子在这边,到时候连你的身子也给熬坏了,就不好了!”

    凌二爷还在苦口婆心的劝说着。

    “苏医生,你还是早些回去吧。这么在这里呆着,也做不了什么事情是不是?”

    老胡见凌二爷劝的辛苦,也加入了他的阵营。

    “可我……”

    苏悠悠还想说什么,就听到谈逸泽这么说:“你先回去吧。她要是醒了,我到时候让凌二通知你!”

    说这话的时候,谈逸泽的视线,仍旧没有离开顾念兮的身上。

    不是他担心苏悠悠,那又不是他谈逸泽的老婆。关心她和孩子的事情,还轮不到他谈逸泽。

    可谈逸泽知道,在顾念兮的心中,苏小妞的地位可不低。

    要是她知道自己昏睡这一夜,他谈逸泽竟然让苏小妞在这边等一整夜的话,到时候这丫头该发脾气了。

    关于坐月子的事情,为了顾念兮,谈逸泽可没少了解。

    要是让坐月子的她心情不好的话,恐怕对她的身体也不好。

    所以,为了免得这丫头遭罪,谈逸泽这才开了口。

    而被他这么一说,本来还执拗着不肯离去的苏小妞,也终于妥协了下来,跟着凌二爷离开了。

    老胡交代了值班医生一声之后,也跟着离开了。

    此刻,病房里便再度剩下他和顾念兮两人。

    看着这丫头睡的沉,谈逸泽有些心疼的拨开了她脸颊上的发丝。

    “小东西,你睡的太久了吧?”

    “是不是,最近这段时间我都没有陪在你身边,你睡得不好?所以我一回来,你就故意睡着不理我?”

    “好吧,你就惩罚我吧。不过你可答应我,一定要醒来知不知道?我还有很多话,没有跟你说呢!”

    “……”

    念念叨叨的,谈逸泽就在顾念兮的身边这样说了一夜。

    一直到,第二天天灰朦朦亮的时候,顾念兮的眼皮才有了反映。

    而这一整夜,谈逸泽的视线始终都没有离开她的脸,甚至连闭眼休息一会儿都没有。就那样贪恋的盯着顾念兮的小脸看。

    所以,这顾念兮的眼睛稍稍一动,谈逸泽就反映过来了。

    “兮兮?”

    “兮兮,你醒了么?”

    在谈逸泽那低哑的有些不像是他的嗓音中,顾念兮缓缓的睁开了眼。

    此时,天刚灰蒙蒙亮。

    这病房里的光线,并不是很足。

    可顾念兮在第一眼,就认出了眼前的男人便是她的谈逸泽。

    此时,眼眸中还带着些许睡意的她,就这样缓缓的对着谈逸泽伸出了另一只手。

    谈逸泽看到她伸出来的手,还以为她这是想要做什么,赶紧伸手拉住了她的。

    可没想到,她的手儿却挣脱了他,缓缓的落向他的脸颊。

    当然,按照谈逸泽的力气,他不可能拉不住现在才动过手术,身体还很虚弱的顾念兮。他拉不住她,更大的程度是他不想弄疼了她。

    可谈逸泽怎么都没有想到,顾念兮这一醒来就摸着他的脸颊,然后呢喃着:“我是不是太想你了?竟然做梦都梦到你……”

    说完这话的时候,谈逸泽便看到从顾念兮眼尾处缓缓掉落的那滴晶莹。

    那种无声的眼泪,仿佛在诉说着他谈逸泽不在的这段时间,她对他那种入骨的思念。

    而透过她那双充满水雾的大眼,谈逸泽仿佛看到了在这期间无数个夜,她一个人睁着眼睛等待天明,等待他谈逸泽归来的一幕幕……

    那一刻,谈逸泽真的恨不得抽自己几巴掌。

    而顾念兮的呢喃声,再度传来:“这次的梦境不错,竟然还有手感……”

    她的嗓音,哑哑的。

    在这个病房内响起的时候,有种酸涩的味道蔓延开来。

    “唉……臭谈逸泽,你怎么舍得让我一个人等你等这么久……”

    说到这的时候,顾念兮本来还落在谈逸泽脸颊上的手,就要离开。

    而谈逸泽却突然伸手将她的手儿拉住,并且按在自己的脸颊上:“兮兮,是我。真的是我,我回来了,我回来了!”

    那一刻,从他眼里开始弥漫着一股薄雾。在他面前的顾念兮,变得有些模糊。

    “真的是你?”感觉到那只拉着自己的手的指腹粗糙,那正是她家谈参谋长常年握枪所特有的。

    那真实的触感,让顾念兮意识到这面前的人儿,并不是自己的梦境。

    那一刻,这段时间所有的惊慌和无助,所有的等待和无奈,都随着这两行热泪缓缓流出……

    “谈逸泽,你怎么这么久才来。你知不知道,我真的好害怕……”

    说到这的时候,顾念兮察觉到自己小腹的一样扫了一眼。发现那原本圆滚滚的腹部,竟然出奇的平坦,她发了慌的尖叫着:“孩子!”

    “我的孩子呢?”

    “我的孩子,到哪儿去了?”

    谈逸泽知道,他可能联想到了什么,赶紧拉住顾念兮。

    “没事没事,孩子平安生下来了!”

    听到谈逸泽这话,顾念兮的心总算是归于原位。

    还好,孩子和她都在这场“战役”中,活了下来!

    “那孩子呢?是女孩么?”想到一个柔柔的小丫头,顾念兮的表情也柔和了许多,看的谈逸泽一愣一愣的。

    “呃……这个应该是个女孩吧!”

    谈逸泽伸手抓了一把自己的平头,顿时有些尴尬。

    本还想糊弄顾念兮一下的谈逸泽,却不想一下子竟然被顾念兮给看穿了。

    “谈参谋长,你不要告诉我你从回来就一直都呆在我的身边,连女儿都没有看过。”

    “这个……”这丫头,看出来也不要直接拆穿啊,弄的他谈逸泽都怪不好意思的了。

    “讨厌,一点都不关心女儿!”

    顾念兮小小的抱怨了声,想要将手儿从谈参谋长的魔爪里逃出来。但结果,只被他拽得更紧。

    “好了,我这不是担心你么?动完了手术,你一直不醒来,我怎么有心情顾得上其他?”

    谈逸泽说着,低头将轻柔的吻覆在顾念兮的鬓角上……

    那小心翼翼,又呵护备至的感觉,让顾念兮心里暖暖的。

    谈逸泽在孩子出生之后,连孩子都没有来得及看上一眼,甚至连性别都不知道。这是不是证明,她顾念兮在谈逸泽的心里头,比其他的一切都重要?

    谈逸泽的吻落下来之后的不久,顾念兮便感觉到身侧的位置塌陷了许多。

    睁眼一看才发现,她家的谈参谋长也跟着钻进了这张小床。

    “老公,你不会觉得我们这样躺着,有些让人想入非非了么?”

    这才刚刚生完了孩子,立马又钻进了同个被窝里?

    “你管别人想什么做什么?赶紧睡你的,有什么事情我都在你身边。”说着,他已经熟练的伸手绕过了她的腰身,抱住了她。

    这,就是她家的谈参谋长。

    只要他觉得能亲力亲为的事情,一般都轮不到其他人。

    特别是在她顾念兮的事情上。

    只要他觉得对他顾念兮好的事情,他都不准许其他人改变他的想法。

    看着这男人环住自己腰身的长臂,顾念兮心里碎碎念着这个男人的霸道。

    但心里头,却是暖暖的。

    因为她也知道,她家谈参谋长不过是知道,没有他躺在她的身边,她睡的一点都不踏实。

    如今再度靠近这个熟悉的怀抱,本来已经睡了一觉的顾念兮,又觉得眼皮沉沉的。

    很快,她蹭着谈逸泽的胸口,就再度跌进了香甜的睡梦中……

    这一次的梦,没有他不在家时候的慌乱。

    有的,只有他陪伴的满足……

    而看着她的睡颜的谈逸泽,只是心疼的亲吻着不过是几天不见,就明显瘦了一圈的她的小脸……

    其实,这一夜谈逸泽也跟前段时间在海上执行搜救任务一样,一整夜压根就没有睡过。

    可看着顾念兮的那张白脸,谈逸泽却觉得异常的满足。

    重聚的喜悦,冲淡了分别的哀愁。

    也让他们两人在彼此的依偎中,抚平了所有的伤口……

    ——分割线——

    第二天,天一亮这病房里就叽叽喳喳吵个不停了。

    因为,苏小妞来了!

    当然,因为知道这么大早直接杀进病房去,怕是会惹得谈参谋长的不悦。苏小妞索性还拉着刚刚被谈老爷子带过来的聿宝宝,两人直接杀了进去。

    而一进门,这小家伙最先注意到躺在床上的那抹熟悉橄榄绿。

    “爸……”小家伙一下子就雀跃了。

    挥舞着小胳膊和小腿,急匆匆的就朝着谈逸泽那边跑了过去。

    当然,现在的聿宝宝已经比同年龄的孩子要高出了好些。

    明明只有两岁多的他,却比五岁的孩子还要高。

    不等谈逸泽起身接着他,他已经顺着床腿爬上去,直接扑在谈逸泽的怀中。

    谈逸泽也知道这小家伙跑进来了,不过是想要先给顾念兮盖好被子之后才起来。

    可这小家伙从来都不安分,爬上来之后就打算要在他和顾念兮之间捣蛋。谈逸泽赶紧一把就将这往顾念兮身边钻去的小家伙给拽住,扛在自己的肩头上:“嘘,别闹。妈妈身上还有伤口,要是闹疼了她,弄醒了她,你就给我仔细一点你的屁股。”

    而被谈逸泽这么真枪实弹的威胁的聿宝宝,也算是安分了下来。

    不过等他从谈逸泽的肩头上爬下来之后,就伸出两个胖乎乎的小手抱着谈逸泽的脖子,甜甜的喊着:“爸,抱抱……”

    看着面前那张甜甜的小脸,还有那大眼里的希冀,谈逸泽也有些心疼。

    虽说男孩要糙着养,可太长时间没有陪伴在他的身边,也肯定让这个小小的人儿心神不安吧?

    有些心疼的抱紧了儿子,谈逸泽又用自己的鼻尖去蹭儿子的,逗着着说:“你这不是抱着么?”

    难得享受了一把谈参谋长的温柔的聿宝宝,笑的就像是后宫里好不容易得到了皇上恩宠的美人那般的荡漾……

    看着儿子笑的很开心,谈逸泽也忍不住跟着笑出声。

    结果,父子两人的笑声,自然让睡梦中的顾念兮醒来。

    见到顾念兮醒来,苏小妞立马就蹭过去:“兮丫头,感觉怎么样?”

    “九死一生!”

    再经历过两次生孩子之后,这是顾念兮最大的感触。

    可一听到那个忌讳的字,苏小妞就一个劲儿的喊着:“呸呸呸……胡说什么呢?那是你运气不好,谁让两次生孩子,都碰到了这样或那样的破事呢?好了,别想太多,现在都过去了。要是有遗憾,下次再怀一个,好好的弥补遗憾就是了。”

    苏小妞说的这话,其实也是知道前两天顾念兮坚持不肯动手术,为了等谈逸泽归来的原因。

    不过这话,顾念兮都还没有开口回应苏悠悠呢,倒是谈逸泽先开口:“不了。生了这个,打死都不生了!”

    男人的语气,斩钉截铁。

    一听谈逸泽的这话,顾念兮就知道这老男人不是在开玩笑。

    而且,这次的态度明显比上次生聿宝宝的时候还要毋庸置疑上几分。

    可苏小妞在听谈逸泽这话,却笑了:“喂喂,又不是你生孩子。你怕什么?”

    好吧,苏小妞这话里,有三分是玩笑,七分是故意说出来酸谈逸泽的。

    在苏小妞看来,生孩子这事情,压根就是女人累死累活,男人就等着坐享其成。

    所以,谈逸泽才在顾念兮那么艰难的时候,不陪在她的身边。

    其实一听苏小妞这话,谈逸泽也知道这嘴巴里吐不出象牙的苏小妞是什么意思。

    但他,难得的没有发脾气:“我不是怕,我是不想让兮兮遭罪了!”

    至于其他,谈逸泽也不屑于对苏小妞说。

    “……”听着谈逸泽的这话,苏小妞倒是识趣的没有开口了。

    而顾念兮,却看着谈逸泽有些阴沉的侧脸,察觉到这个气氛变得有些僵,赶紧开口道:“悠悠,你看孩子了么?”

    “看了,挺漂亮的!”

    是啊,是漂亮的。

    至少,在苏小妞接生的婴儿中,还真的很少有一出生就长的如此精致的小人儿。

    不过苏小妞并不知道,是她的这话让顾念兮顺理成章的以为,自己生的应该就是个女儿了!

    不然,苏小妞应该不会用漂亮来形容孩子。

    “我想去看看!”顾念兮说。

    “这能行么?要不我去弄把轮椅,推你过去?”从昨晚上,谈逸泽就知道顾念兮想看孩子想的迫切,今天应该是拦不住的。

    可考虑到她现在刚刚动完手术,谈逸泽有些担忧。

    但苏悠悠这个时候发话了。

    “没事,剖宫产术后只要双腿恢复知觉,就应该惊醒肢体挥动,不然更容易出现下肢深静脉血栓。而且运动一下,不禁能增加肠胃蠕动,还可以预防肠粘连。要是怕弄到伤口,就用束腹带绑住腹部就行了!”

    说到这的时候,苏小妞还从自己的包包里掏出了一个束腹带。

    “看看,本宫给你准备的多齐全。还不快快跪安!”拿着个束腹带,苏小妞就在顾念兮的面前趾高气昂的。那德行,别提多欠抽。

    凌二爷跟着老胡走进来的时候,就恨不得掉头走掉,装成不认识她。

    而这边,顾念兮和苏小妞的对话仍旧在继续:

    “好啦,跪安我现在是不方便了。不过我感谢你八辈祖宗成了吧?”

    “顾念兮,我怎么感觉你在骂我?”

    “没有,这绝对没有!你还是赶紧帮着我弄好,我要看我女儿去!”顾念兮从昨晚就一直想看自己生下来的小小人儿。

    “好,我帮你弄……不过,谁跟你说,你生的是个女儿?”

    苏小妞也注意到顾念兮嘴里的“女儿”二字。

    “不是女儿?不是女儿会是什么?”

    顾念兮听到这话,突然迷茫了。

    谈参谋长不是说里头是个女宝宝的么?

    他应该不会骗她顾念兮的!

    于是,顾念兮急忙的扭头,看向谈逸泽准备求证什么。

    结果,谈逸泽抱着聿宝宝,也跟她一样的一头雾水。

    “不是女儿当然是个儿子咯!兮丫头,我跟你说,你家这次的宝贝儿,比你家痰盂长的还要人模狗样的!”

    听着苏小妞的那些形容词,凌二爷在心里吐槽着:有个性,够变态!

    好在谈老大和小嫂子都处于孩子是个男孩的震撼中没回过神来,不然可有她好受的。

    “悠悠,你说我生的是男孩?”

    顾念兮仍旧不死心,继续追问着。

    “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不信,你到时候自己去看保温箱里的那小把子!”

    听着苏悠悠那傻大姐似的笑声,凌二爷的嘴角又直抽抽:苏小妞,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好歹也文明一点吧!

    可苏小妞一扭头,直接甩了一直在边上弄出各种表情的凌二爷一眼。

    别以为,他不出声,她苏悠悠就不知道他一直都在她背后搞鬼。

    再说了,她苏悠悠这哪里不文明?

    怒瞪凌二爷一番之后,苏小妞表示:姐浑身上下都是艺术细胞。只是你这些肉眼凡胎的看不出来罢了!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