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545章 可惜不是你vs求婚红宝石

    “下回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要先行通知父母,知道么?”因为这次给的冲击实在不小,顾印泯市长下了死规定。

    而听到顾印泯这一番话的殷诗琪,也在这个时候开口了。

    “兮儿,你是不知道。你爸在市局里接到小泽打来的电话,就打翻了茶杯不说,就急匆匆的湿着衣服跑回家来,拉着我就往机场跑。你是不知道,我嫁给你爸这么多年,都没有看到他这么紧张的样子!”

    殷诗琪说到这的时候,还带着酸酸的味道。

    都说,女儿是丈夫上一辈子的情人。

    看来,这话一点也不假。

    而且顾印泯市长对他上一辈子的情人,还真的宠爱有加。

    连她这个当老婆的,都不知道眼红了多少次了。

    “我知道了爸爸,我今后再也不让你那么担心了!”听着殷诗琪的话,顾念兮的眼眶红红的,索性就直接抱着爸爸的手臂蹭了蹭。

    “好了,知道就好!不准哭,刚生完了孩子,哭对眼睛不好!”

    说这话额的时候,顾市长还伸出手来,轻揉着女儿的脑袋。

    而看着这父女间温情一幕的殷诗琪同志,再度丢给了这父女两人白眼一个。

    为毛他们两总搞的她殷诗琪跟后妈似的?

    每次见了面,也是父女俩热乎!

    都不见得顾念兮上来抱抱自己……

    不过在看到怀中那个精致小人儿正睁着眼睛看着自己,殷诗琪的嘴角也跟着弯了弯。

    ——分割线——

    苏悠悠再度遇到骆子阳以及他的母亲,是在这个午后。

    秋天这个季节,总容易让人感到忧伤。

    苏悠悠也是。

    不过,对于苏悠悠这样的二货而言,忧伤之类的情绪,大约都是装逼用的。

    挺着个大肚子,苏悠悠边走边哼着:“可惜不是你,陪我到最后,曾一起走却走失那路口。谢那是你,牵过我的手,还能感受那温柔,感谢那是你,牵过我的手,还能温暖我胸口……”

    别说,苏小妞这二货唱起歌来,比起顾念兮还真的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而苏小妞也被自己今天真情演绎的这首歌,感动的差一点飙泪。

    唱完之后,苏小妞还一边感叹着:“要是姐姐好好唱歌的话,那乐坛歌后就不是梁小茹,而是我苏悠悠了!”

    好吧,臭美吹牛的,对于苏悠悠而言都不是问题。

    至于周遭投来的各种眼神,苏悠悠全然像是没有看到。

    对于苏悠悠而言,这些人都是在嫉妒她苏悠悠的歌喉。

    “哟哟哟,听到姐姐的歌喉很好听是不是,想不想再来一曲?姐姐不会给你们这个机会的!吼吼……”

    虽然是这么说,但苏悠悠还是继续准备哼唧着歌。

    而这个时候,一个熟悉的男音,在苏悠悠的耳后响起。

    “悠悠!”

    “谁在叫本宫的名字,好大的狗胆!”

    好吧,这不靠谱的对话,就是苏悠悠的开场白。

    一转头,苏悠悠就看到站在自己身后的骆子阳。

    一时间,气氛变得有些尴尬。

    两人,只是对望着。

    貌似,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而骆子阳的视线,在苏悠悠那张素净的小脸上扫荡了两圈之后,骆子阳眸色中那抹对苏悠悠惯有的贪恋,还是照样跑了出来。

    今日的苏小妞,穿着一身宽松的孕妇裙,一如既往的还是她最爱的红色,衬得她的肌肤犹如凝滞。

    可对于已经怀孕五个多月的苏悠悠,虽然腹部稍稍凸起了些,但在这宽松孕妇服的遮挡下,还是看不出苏悠悠已经怀孕了。

    这样的苏悠悠,除了给骆子阳的感觉气色不是那么好之外,其他的还可以。

    “悠悠……好久不见!”不知道过了多久,骆子阳先行开口,打破了这该死的沉寂。

    而苏悠悠貌似也在骆子阳的嗓音中,回到了现实。

    扫了一眼那张曾经熟悉的面容,苏悠悠感觉到自己的心有些酸酸的。

    昔日无话不谈的好友,如今竟然连想要开口打声招呼,都变得有些为难。

    可能,有人会说是她苏悠悠矫情了。

    什么分手之后还可以做朋友之类的,其实全都是屁话。

    若是分手后真的能够成为朋友,那只能证明他们没有爱过……

    是。

    和骆子阳的爱情,起先都是骆子阳在主动的。

    可内心深处,苏悠悠已经一步步的将自己的心给叫出去。

    不是没有彷徨,不是抵没有抵触,可最终她苏悠悠还是彻底的将自己的心给交付了。

    但最后的结果,却是她始料未及的背叛……

    见到骆子阳的时候,他和施安安在沙发上那激烈缠绵的一幕,还是毫无预兆的在苏悠悠的脑子里重现了。

    即便这一幕,她苏悠悠发了疯似的想要从脑子中剔除。

    可最终,苏悠悠发现这些东西早已在她的脑子里根深蒂固,想要剔除又是何等艰难?

    曾经的伤,经过岁月的流逝,伤口被她苏悠悠很好的掩藏了起来。时至今日,虽然用龟速恢复着,但再度骆子阳却像是将那个伤口再度给摊开。

    钝痛,从心里铺天盖地的袭来。

    一点点的切割着心脏,切割着灵魂。

    她在犹豫着该怎么和骆子阳打个招呼,却眼尖的憋见不远处正在靠近的那抹身影,随即神色一变:“哟哟哟,我当是谁在喊我,原来是二狗子啊?瞧瞧这穿着,人模狗样的!最近这段时间,应该混的不错吧?”

    说这话的时候,苏悠悠又围着骆子阳的身边绕了一圈,像是她真的是在打量骆子阳似的。

    可那语气,分明就像是老鸨在审视新到的姑娘。

    如果骆子阳仔细看苏悠悠的话,应该会发现这一刻苏悠悠的表情变化衔接的太过明显。

    但因为骆子阳只是贪婪的看着苏悠悠,所以他忽略了她脸上变化了一番的表情。

    而骆子阳看着在他面前叽叽喳喳的苏悠悠,没有半点的反感。反而,这样又笑又闹的苏悠悠,给了他久违的熟悉感。

    苏悠悠又在对他笑了。

    这是不是意味着,苏悠悠已经放下了当初的那些事情?原谅了他骆子阳?

    想到这的时候,骆子阳试图伸手拉苏悠悠。

    对于苏悠悠的喜欢,骆子阳也不记得自己是在什么时候开始的。而在别墅里一起过着的那段时光,虽然有痛苦,但却让骆子阳无时不刻不眷恋着。

    看到此时再度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苏悠悠,骆子阳真的好像抛下一切,跟她走。可当做这个决定的时候,骆子阳的脑子里又闪现了那个挺着个巨大肚子的施安安的身影……

    那一刻,骆子阳本来尝试着伸过去的手,突然一僵。

    而这个时候,本来在远处的那身影,突然急切的朝着这边走来:“子阳,你在这里做什么?妈让你陪着我过来做身体检查,你怎么又被狐狸精给勾住了?”

    没错,这见到苏悠悠和骆子阳的纠缠急匆匆赶来的便是骆子阳的妈。

    一上前,这老女人那不留情面的奚落,非但让苏悠悠皱了眉,连站在边上的骆子阳都有些受不了。

    “妈,您这到底在说什么呢?好不容易遇到悠悠一趟……”

    骆子阳有些气急败坏!

    就算他今后没有资格再和苏悠悠好,但他仍旧不喜欢从别人的嘴里听到关于苏悠悠的坏话。

    因为,苏悠悠在他骆子阳的世界里,至始至终都是最干净,纯粹的一个人。

    “我只是说你被狐狸精给勾住了,我可没有说她就是狐狸精!”

    在d市的他们所居住的那一块地方,骆妈妈可算是出了名的名嘴。

    所以和他们家有交情的人,都避免和骆妈妈干上。

    可那是别人,别人不敢并不代表苏悠悠不敢。

    以前她还敬重骆妈妈是长辈,所以她说的有些过分,她苏悠悠做晚辈的能忍就忍了。

    可她苏悠悠能忍,并不意味着她一定要放任别人都骑到自己的脑袋上来。

    按照曾经在凌家的经验,像是骆妈妈这样目中无人的骑到自己的头顶上去,而你连说一句都不敢的话,这只会让她以为你好欺负。之后,变本加厉的往你的身上招呼。

    正因为在这些人的身上吃过苦头,所以现在苏悠悠才不会像以前那样能忍则忍。

    琢磨了一番之后,苏小妞说:“二狗子,你啥时候和哮天犬也交好了?”说到这的时候,苏悠悠又拍了一下自己的脑子,像是恍然大悟似的:“瞧我这个记性,你都叫二狗子了,肯定是狗生的!和哮天犬有什么交情,也是应当的!”

    如果说,苏悠悠前面一句只是让骆妈妈的脸色一变的话,那接下来的这一番话真的快要让骆妈妈气炸了。

    这苏悠悠,竟然骂她是哮天犬?

    “苏悠悠,你说骂谁呢?谁是狗!”

    骆妈妈的脾气也急,一下子就想要冲上去和苏悠悠理论一番。却不想,被自己的儿子拦截了下来,只能在骆子阳的身后对着苏悠悠嚷叫着。

    看着这老女人被自己气的像是炸毛的猫一样,苏悠悠没有半点愧疚之心,反倒是慢悠悠的说着:“谁应就骂谁!”

    也就是说,她骆妈妈刚刚反映了,所以就是骂她了?

    “你这个野女人,你爸妈是怎么教你的?”骆妈妈仍旧在愤恨的叫器着,却貌似一点都没有想过,苏悠悠刚刚的这一出,不过是将她骆妈妈刚刚骂她的手段,全数奉还罢了。

    看到自己的母亲竟然对苏悠悠这样破口大骂,骆子阳也有些为难。

    一边,他很自己的妈妈喊着:“妈,我求求你,你给我少说两句!”一边,骆子阳还要跟苏悠悠道歉着:“悠悠,对不起。我妈的脾气就是这样,你千万别放进心里!”

    苏悠悠刚刚想看在这骆子阳的面上算了,毕竟她也知道,夹在母亲和她苏悠悠之间的骆子阳并不好受。

    可她刚想要开口说话的时候,就听到骆妈妈又气急败坏的喊着:“子阳,我是你妈,难道你都没有看到这女人刚刚骂我了么?你还跟她道歉,你的脑子到底怎么了!”

    “妈,你能不能给我安静一点?好不容易遇上悠悠,你难道就不能安静点让我跟她说说话么?”

    “说话?你和她之间还又是狠么好说的?我可告诉你,像是这样的野女人,目无尊长!要是哪个人娶了她,这一辈子都要倒大霉!”

    骆子阳是从她的肚子里生下来的,骆妈妈又怎么会看不出,这骆子阳到现在还喜欢人家苏悠悠?

    要是让他们两个人这么静静说话,到时候又好上了,这可怎么办才好?

    别的不说,单凭苏悠悠离了婚,还流了产,很有可能这一辈子都不能生下孩子的这一点,骆妈妈是绝对不准许这样的女人进他们的家门的。

    “妈……”

    而骆子阳在听到骆妈妈的这一番话的时候,当即有些慌张的看了一下苏悠悠的脸色。

    好在,苏悠悠的脸色还算正常之后,他才气急败坏的准备跟自己的妈妈理论些什么。

    但在骆子阳还没有开口的时候,有个男音打断了骆子阳准备出口的话。

    “哟,哮天犬级别的狗,还真的是不同凡响。医院的楼道里,就能听到在吠叫!”顺着这个如同泉水叮咚般动人的男音看了过去,只见一穿着花衬衣,下身一条亚麻色长裤的,还带着一副大边框眼镜的男子正朝着他们慢步走来。

    其实,听到这声音的时候,骆子阳便知道,来人便是凌二爷。

    不愧是富家公子哥出身,明明几句话也和他们这类人差不多。可他的声音,却能像是冰雹。

    每一个字下来,都能砸的人心里头一抽抽的疼。

    骆子阳是认出了凌二爷,但不代表母亲认得出。

    毕竟,骆妈妈和凌二爷也只有过两面之缘。

    这样,骆妈妈就算是想要认得凌二爷,也难。

    正因为认不出凌二爷,所以此刻的骆妈妈在听到又被人骂成狗之后,暴怒的朝着凌二爷叫器着:“你算哪根葱哪根蒜?敢骂我是狗!”

    没有来得及拉住自己的母亲,骆子阳就看到自己的妈妈直接朝着凌二爷冲了上去。

    可有些人生来,就带着与生俱来的不容侵犯的架势。

    就像是现在的凌二爷那般。

    明明母亲已经冲到了这个男人的面前,抬起了手。

    连苏悠悠都以为,凌二爷这张骚脸可能要挨打了。

    可最后的一秒,骆妈妈却停了下来。

    不是她不想打下去,而是她发现这个男人身上有种恐怖的气息。

    若是这一巴掌打下去,不光是她,连她的儿子都有可能被连累到。

    而在骆妈妈打不下去的时候,凌二爷突然勾唇一笑。

    当着这个老女人那双因为愤怒而瞪得老大的眼,凌二爷缓缓的摘下了自己脸上那副大边框墨镜,露出那张倾世容颜!

    在那个老女人的眼中闪现惊艳,和诧异之际,凌二爷那线条精致的唇突然勾出一抹笑,随后那带着蛊惑的嗓音,再度传进了所有人的耳朵了:“对不起,我不是葱也不是蒜,就是你刚刚口中要倒大霉的人!”

    不愧是凌二爷,明明是简单的一句话,竟然还含沙射影,逼的人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可在凌二爷看来,他这么对骆妈妈已经算是便宜她了。

    明知道他家的苏小妞最讨厌别人说她父母的不是,这老女人竟然还往她的心里添堵,这就是纯属找抽!

    好吧,迫于凌二爷的带来,以及上一次在苏悠悠所工作的地方带来和这个男人杆上后的经历,骆妈妈吓得没敢再开口。

    她不傻。

    光是那一天她在医院里闹事,竟然连一点消息都没有传到外界去,这足以说明这个男人的权势不是他们这个等级所能惹上的。

    扫了一眼骆妈妈的反映之后,凌二爷又慢条斯理的扫了一眼边上站着的骆子阳,朝着他一笑,算是打招呼。

    当然,若是寻常人可能真的觉得凌二爷此时真的是跟二狗子在打招呼。

    可作为当事人的骆子阳,却不是这么觉得。

    凌二爷表面上是对着他笑,笑的矜持有礼。

    可实际上呢?

    这样的笑容里,满是疏离。

    这样的笑容,给别人的就是一种无端的疏离感。

    那种感觉,就像是在你们的关系中划上一道鸿沟。

    而骆子阳一看凌二爷这个疏离的笑容,再结合他刚刚所说的那一番话!

    母亲刚刚说,娶了苏悠悠的男人,会倒一辈子大霉!

    而刚刚这个男人却说了,他就是母亲口中要倒大霉的人!

    难不成,苏悠悠又和他在一起了?

    想到这的时候,骆子阳慌乱的看向站在远端的苏悠悠……

    而凌二爷也明显的感觉到这个男人眼里情绪的变化,索性大步来到了苏悠悠的面前,伸手直接环住了苏悠悠的腰身!

    而另一手,当着骆子阳和骆妈妈的面,就直接覆盖在苏悠悠的小腹上。

    这一系列的动作,完全的落进了骆子阳的眼里。

    而在这一系列的动作中,骆子阳并没有看到苏悠悠有任何的反抗。

    这是不是说明,她苏悠悠真的已经和凌二爷……

    悲哀,突然从骆子阳的心里蔓延了开来。

    是啊,苏悠悠恰逢适婚年龄。

    这样的女子,身边要是有个好的男人,当然会嫁了。

    虽然她和凌二爷之间是有过不成功的一段,但看现在这个男人对她小心呵护的样子,应该已经改掉了之前所有的毛病了吧。

    凌二爷家有钱有势,想必也不会亏了苏悠悠才对!

    现在的苏悠悠,应该过的很幸福吧?

    再经历了那么多的磨难之后,苏悠悠也应该会比其他的人更珍惜这得来不易的幸福才对!

    看着过的如此幸福的苏悠悠,骆子阳知道自己应该大方的送上自己的祝福才对!

    可为什么,自己的心还是钝痛了起来?

    那如同被利器狠狠的刺进了胸口,连呼吸都带着的疼……

    对了。

    是后悔!

    那是一种叫做后悔的东西,留下来的痛。

    当初和苏悠悠在一起的时候,若不是他骆子阳走错了一步,和施安安在一张床上的话,那现在站在苏悠悠身边的男人,应该还是他骆子阳才对!

    是他,自己没有好好的把握苏悠悠给他的机会。

    是他,没能好好的守着苏悠悠……

    看着不远处刺眼的幸福,骆子阳有些黯然失色的低下了头。

    但骆子阳想要逃避,并不代表别人会放过他。

    凌二爷就是这样的人。

    见到骆子阳伤心,他就恨不得在上面再践踏一番,最好让他连再抬头看苏悠悠的勇气都没有。这样,他凌二爷也顺便绝了这个人想要撬墙脚的心。

    于是,当着这母子两人,凌二爷又开始往人家的心里头投下一重磅消息:“老婆,今天咱们的宝宝闹腾了没有!”

    问出这一番话的时候,凌二爷还不忘扯了一下苏悠悠的裙摆,让她的腰身更为明显的凸显在他们两人的面前。

    果然,在他凌二爷的这一句话之后,这两个人齐齐看向苏悠悠的肚子。

    在发现,苏悠悠的小腹上果然凸起之后,两人除了震惊还是震惊。

    当然,情绪更为复杂的,还是骆子阳。

    心爱的女人如今怀了身孕,却不是自己的种!

    这种感觉,应该真是操蛋的难受吧?

    而这,正好是凌二爷所追求的效果。

    可被拉着一起演戏的苏悠悠,却开始在他的怀中挣扎着,不安的想要将自己的裙摆放回去。

    可当苏悠悠做这些的时候,却接到了凌二爷警告的眼神:如果不想被他们笑话的话,你就给我演下去!

    果然,在他的这个眼神之后,苏悠悠配合了许多。

    本来在他怀中挣扎的身子,也放松了下来。

    但即便是这样,凌二爷的心里还是拔凉拔凉的疼着。

    苏悠悠在意骆子阳!

    这个发现,让凌二爷的心里如同升起了一阵莫名的火气……

    在这样的情形下,凌二爷也没有了继续在骆子阳心里头添油加醋的冲动,而是:“抱歉,我今天带悠悠过来这医院是打算做产检的。这时间也应该差不多了,我们就先进去了!”

    说着,不等苏悠悠和骆子阳打招呼,凌二爷就半拖半拽的将苏悠悠给带走了。

    而留下来的骆子阳和骆妈妈,只能神情呆滞的看着渐行渐远的那对人儿……

    只是,骆子阳和骆妈妈可能没有想到,当他们正盯着苏悠悠和凌二爷离去背影的时候,医院的小儿科那边也正好有个人,将现在这一幕纳进眼底。

    尤其,是看到骆子阳现在失神的盯着那个渐行渐远的女人的身影的时候,那站在儿科门口的女人,将自己怀中的婴儿又抱的紧了些。

    而她身边紧跟着,同样也抱着孩子的中年男子则上前问着:“安小姐,怎么了?”

    “没什么。只不过,是看到了熟人罢了!”

    “那用不用上去打招呼?”

    “不用了!”

    不是所有的老熟人,都能打招呼的!

    再度扫了一眼僵住的男人身影,施安安带着孩子慢步离开……

    ——分割线——

    关于sh国际收购了盛世集团的消息,是在这个周一的早晨,传遍了A城的大街小巷的。

    所有人在听说这盛世集团竟然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被收购了,除了感叹就是感叹。

    也对,谁能想到一个在本市数一数二的大企业,突然间就被一个入驻本市不到几年的公司,给收购了?

    于是,这关于盛世集团被收购的消息,自然在这一段时间成为所有搜索引擎的第一位。

    但所有人已经渐渐接受了盛世集团被收购的消息,并不代表所有的人都接受了。

    眼看着这盛世集团的相关报道一出接一出,躺在病房里的舒老夫人,将摆在自己面前的碗筷狠狠的扫在了地上。

    “不,这不是真的!”

    “这消息一定是作假。盛世集团怎么可能……”

    那是她一辈子的心血。

    除了舒落心之外,她费尽心思经营的大集团。

    为的,就是在自己百年之后,保障自己的女儿衣食无忧。也不用看人家谈家的脸色过日子!

    可没想到,在舒落心锒铛入狱的节骨眼,盛世集团竟然爆出被收购的丑闻。

    要是这个消息是假的话,舒老夫人也可以遇见,在这之后可能对盛世集团带来的危机。

    到时候,所有的合作项目都面临被搁置。

    本来和盛世集团签署好的各种合作协议,也肯定会解约。

    最后,因为各种合约都解除,盛世集团所有的资金都无法收回。

    破产,那是不二选择。

    更可怕的,就是波及到舒家!

    这要是波及到舒家,查封了整个舒家的房产的话,那舒落心可怎么办?

    眼下,她就要被判刑了。

    本来舒老夫人还打算,这两天再给她找个律师,也找点人脉,看看能不能先将她给弄出来,送出国的。

    可在这个节骨眼舒家被查封的话,那她之前所做的一切不都功亏一篑?

    想到这,舒老夫人觉得,策划传言说盛世集团被sh国际收购的人,真的是太聪明了。

    一招,就直接将她全盘的计划都给打乱了!

    “来人,尽快把盛世集团的法律代表找来,我们要今早召开新闻会,澄清今早这sh国际收购了咱们盛世集团的消息是假的!”

    一边嘶吼着,舒老夫人还打算下床。

    因为叫了许久,外面的人都没有一个进来。

    这让她的脾气,一下子就上来了。

    想当初,她掌控盛世集团的时候,谁敢对她的命令怠慢,那就是自寻死路。

    可如今,盛世集团一旦有危机,这些人就将她的命令当成耳边风?

    不行!

    看来她有必要亲自出山了!

    想到这,舒老夫人伸手够住放在边上的手掌,踉跄着从病床上起来。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她的病房门被推开了。

    “……”

    她本来是想要开口,想要将自己刚刚在这里没有理会受到的窝囊气,发泄到这第一个进来的人的身上。

    刚刚耳朵聋了?现在怎么又进来了?

    你们这些人,都是饭桶。

    盛世集团绝对不养活饭桶,你们可以滚了!

    舒老夫人是想要这么说的。

    可在她抬头,看到这进入病房的人的那一刻,她发现自己剩下的那些话,全都被噎在喉咙里,想说也说不出。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个男人是怎么进来的?

    门外她请来的那些保镖,都是废物?

    此刻,舒老夫人的眼眸里,无一不是对这个男人的厌恶。

    是,是厌恶。

    一个亲手将你的女儿送进了监狱,甚至还随时随地想要她女儿生命的人,而且还是将她一手创建的盛世集团给整到如今地步的人儿,她不恨才怪!

    可就算是厌恶,此刻她也不敢对这个男人多一点无礼。

    毕竟她知道,这个男人现在随时都能要了她的命。

    紧了紧自己手上的手杖之后,她开口:“谈参谋长今儿个怎么有空到我这边来小坐?这是医院,恐怕有招待不周之处!”

    只是,对于她的话,谈逸泽却像是压根都没有听到似的。

    自顾自的落座于对面沙发的主位之后,谈逸泽这才开口:“我是来看看即将被sh国际收购的盛世集团的所有人现在是个什么下场而已!”

    没有回答舒老夫人的话,甚至连打一声招呼都没有,开门见山的奚落,如此强势的态度也正是舒老夫人始料未及的。

    这个时候,盛世集团发生了如此重大的问题,对于她而言已经是堵心的事情了。

    可偏偏这谈逸泽,还在这个时候说这一番话,这不是添堵,是做什么?

    可碍于知道谈逸泽手上掌控着的权势,是她无法正面硬碰硬的,所以就算谈逸泽当面给了她难看,舒老夫人仍旧只能一口咽下,随后还对着谈逸泽扯动了老脸笑着说:“这段时间外面传得疯言疯语的,想必谈参谋长也是听外面的人说了些什么。不过我可以告诉你的是,我们盛世集团绝对不会有这样的问题,什么被收购之类的话,都是谣传!”

    “你怎么知道,这只是谣传?如果是事实呢?”

    一身简单的黑色风衣,慵懒的靠在沙发上坐着的谈逸泽,明明没有过多的装饰,却让人无法忽略他的存在。

    阳光撒在他的侧脸,光和影的结合下,男人的轮廓异常的清晰。

    他只是随便的扫了一眼舒老夫人手上的那个手杖,明明没有再度说话。

    可那刻薄的眼神,却比任何犀利的话语还要伤人。

    如果谈逸泽没有猜错的话,舒老夫人手上的那根手杖,应该就是舒家的传家之宝。

    木材的本身,并不具备任何的价值。

    可这手杖上,却镶嵌着一颗红宝石!

    天然的红宝石并不多见。而且所谓的红宝石“十红九裂”,也就是说裂纹较发散,长剑的红宝石其内部都有很多的裂纹!

    所以,这才导致了镶嵌在这手杖里的,没有任何裂纹的天然红宝石,异常的珍贵!

    如果拿了这个玩意儿去给兮兮打造一个求婚戒指的话,那想必比任何东西更有意义!

    看着舒老夫人的手杖,谈逸泽的嘴角勾起一诡异的弧度。

    “谈参谋长说笑了。虽然我已经从盛世集团上退下来多年了,但我没有瞎。我能分得清,我所能看得见的东西,是真是假!”

    舒老夫人像是察觉到了谈逸泽的视线落在自己的手杖上似的,她的手又紧了紧。

    不过,谈逸泽落在她手上的视线,并没有任何占为己有的想法。

    可就是这样摸不清情愫的视线,才让舒老夫人更家头皮发麻。

    弄的清楚的对手,至少你还能知道从哪个地方下手才好,可弄不清楚的对手,你压根不知道从何下手。

    这是,目前对付谈逸泽最为棘手的地方!

    正因为这样,所以她才更不敢贸然在谈逸泽的面前展露手脚。

    只是,面对舒老夫人步步后退,像是想要为彼此对话留下余地的做法,谈逸泽并不领情。

    听着她的话,谈逸泽随即笑开了:“是么?我看你是老眼昏花了,连真的都看成了假!”

    如此明显的奚落手段,任谁都无法忍受了。

    “谈参谋长,你早年丧母可能没有人教会你,得饶人处且饶人的做法吧?”

    两个人明显的掐架,却要维持在平静的表面下。

    这一幕若是到了顾念兮眼里,一定会狠狠嘲笑他们虚伪了。

    想到顾念兮骂人时候的表情,谈逸泽看着舒老夫人那手杖的眼神,更具深意。

    “是,我早年丧母,所以我是没有什么教养。我所奉行的准则就是,别人怎么待我,我必定加倍奉还!”不说到他母亲的事情上还好,一说到母亲的事情,谈逸泽就更加恨不得将面前这个老女人给撕烂。

    事实上,他也不是没有过这样的念头。

    可一想到让她就这样死了解脱的话,岂不是太便宜她了?

    “sh国际收购了盛世集团,这个消息千真万确。这也是我今天特意到这里走一遭,想要告诉你的……”

    谈逸泽没有理会自己刚刚那一番话给舒老夫人带来的惊悚,又慢悠悠的开口。

    “这不可能!盛世集团的股票,大部分都在我们舒家的手上,你怎么可能……”

    她还打算说些什么,可谈逸泽比她先一步开口,打断了她接下来想要说的话:“舒落辉已经将他手上的百分之十三股份无条件交给我了!”

    谈逸泽在说到“无条件”三个字的时候,刻意加重了语气。

    一时间,舒老夫人的脸色变了又变!

    “怎么可能?不,这不可能!”

    舒落辉爱财!

    不,不只是舒落辉。

    在舒老夫人的眼里,这个世界的所有人哪个不爱财的?

    正因为爱财,所以有时候才会违背良知,做丧尽天良的事情。

    而她自己,正是这些人中的一员。

    “如果,他已经从查到你并不是他的亲生母亲呢?如果,他已经知道你当初害死了他的生母的事情呢?”

    谈逸泽慢悠悠说出口的一番话,像是漫不经心谈论别人的事情。

    可一番话下来,却让本来还气势很强的舒老夫人,一下子半蹲了下来。若不是手死死的抓住手杖,怕是早已摔倒了吧?

    可她的嘴里还是口口声声的喊着:“不,这更不可能了……”

    当年知道那些的人,都已经死掉了。

    怎么可能还有人会知道这些,告诉舒落辉呢?

    想到这的时候,舒老夫人的脑子里闪现了一种可能。她惊慌的抬头看向谈逸泽,嘴里呢喃着:“是你……是你告诉他的,对不对?”

    “不管是谁告诉他的都好,你只要知道一句话: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

    听着谈逸泽慢条斯理的说出的这一番话,舒老夫人也敢肯定,舒落辉肯定是知道了什么。所以,他才会无条件的将手上好不容易得来的百分之十三的股票,都给了谈逸泽!他应该是希望,谈逸泽帮他母亲报仇吧?

    可这个蠢货,难道他不知道,将盛世集团交到谈逸泽的手上做什么?

    难道他不知道,这个魔鬼就是想要收拾盛世集团,收拾他们整个舒家?

    再有,舒老夫人更不明白的就是,为什么舒落辉将百分之十三的股份交给谈逸泽,却变成了sh国际收购了盛世?

    难不成,这谈逸泽和sh国际真的有渊源?

    扫了一眼这个女人眼里的吃惊,谈逸泽便随口道:“你才得没错,sh国际确实是我的!”

    当初,关于sh国际收购盛世的传言沸沸扬扬的时候,舒老夫人也不是没想过这一点。

    可如今,在谈逸泽的口中得到证实,她发现自己竟然连表现出惊讶都有些无力。

    不过,这女人有一点让人佩服的是,年纪虽然已经大了,在一天中承受了这么多突如其来的打击之后,她竟然还能静下心来反问谈逸泽:“就算你掌控了辉儿那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孽障的百分之十三的股票,那又怎么样?大部分的股份,都掌控在我的手上。你想要得到盛世集团,还是要等到下辈子!”

    “是吗?不过你貌似忘掉了,前一阵子你貌似瞒着你的孩子们,将你手上的百分之三十五的股份,全都过户给了你的亲生女儿舒落心。”

    “这个,你怎么知道的?”

    除了她的私人律师之外,连舒家的其他孩子都没有人知道!为什么谈逸泽会知道这些?

    “我当然知道了。因为你在将这些给了你的女儿之后,她那段时间正好缺钱,所以托关系让人将手头上的那些股份都变卖了。而我,那个时候手上正好有一笔闲钱,所以就……”

    谈逸泽没有说下去,但他相信自己的意思,已经表达的够准确了。

    不然舒老夫人现在也不会气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

    差不多达成自己的目的之后,谈逸泽拍了拍自己的风衣上粘上的灰尘,站了起来:“好了,该说的都已经说了。等我家兮兮做完了月子会召开新闻发布会,到时候正是将盛世纳入我们sh国际的名下!”

    说这话的时候,谈逸泽的步伐正好来到了她的面前。

    此时,舒老夫人已经因为心脏有些承受不了,跌坐在地上。

    手杖已经被她丢在一边,她拼命的扯着自己的衣领,要死要活的样子。

    路过她身边的时候,谈逸泽的视线只往她丢在地上的手杖扫了一眼,随即呢喃着:“还真的是不错的红宝石,不过这样的东西,只适合佩戴在我家兮兮的手上!”

    红宝石炙热的红色使人们总把它和热情、爱情联系在一起,被誉为“爱情之石”,象征着热情似火,爱情的美好、永恒与坚贞。

    这样的玩意儿落在这个满腹坏水的女人手上,真是糟蹋了!

    呢喃完这一番话之后,谈逸泽又扫了一眼地上那个因为喘不过气变得面如死灰的老女人一眼,离开之前帮忙按下了她床头的那个红色按钮。

    不要误会。

    他不是想要救这个坏女人。

    他不过是觉得,就这样让他闭上眼,太便宜她了。还是等她看着自己的女儿死了,盛世集团又落进了他谈逸泽的手之后,万念俱灰自行了断的比较好!

    而当谈逸泽的身影消失在这病房内的时候,很快有医护人员在铃声响起之后赶来。救援工作,有序进行着……

    ——分割线——

    谈逸泽处理完所有事情回来的时候,就看到顾念兮和两个孩子在床上睡的跟小猪似的。

    聿宝宝自从老妈住院,他就死皮赖脸的也要跟着在这里赖着。

    不给他赖着,他就各种哭闹。

    心疼宝贝金孙的谈老爷子,最终也只能让他白天都呆在这边,晚上再由他带回谈家大宅。

    而顾念兮呢?

    看样子刚刚给孩子喂完了奶,衣领还没有整理好就睡着了。

    看着她的衣衫半开的样子,谈逸泽的喉结不自觉的上下滑动了那么一下。

    正打算伸出魔爪朝着顾念兮的胸口袭去,谈逸泽便发现身旁多了一道视线。

    而这视线,则是这奶娃娃投来的。

    小家伙原来没有睡着,只是闭着眼睛?

    看着他此刻露出抓了谈逸泽的包的得瑟表情,谈逸泽挑了挑眉。

    看来,这个小奶娃,貌似比他哥还要机灵。

    被一个奶娃给戏弄的谈逸泽,自然有些不服气。

    不过再看到这小家伙身上穿着那件歪腻的粉红色小衣衫之后,谈逸泽倒是心里头舒畅了!

    让你得瑟,活该让你妈给你打扮成小丫头!

    ------题外话------

    嗷嗷~上传章节的时候打了个喷嚏~!

    是不是有人在想我→_→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