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547章 算总帐vs小东西,我喝醉了

    一式三份的玩具?

    看到这三份玩具的时候,顾念兮的眉心一皱!

    谈逸泽爱给孩子买这些坦克车之类的玩具,顾念兮一直都知道的。

    反正他每个月也就只有在那个地方稍微花点钱,至于其他的……

    一来谈逸泽不怎么抽烟,二来他也不喜欢喝酒。除了偶尔给她买点小零食之外,几乎钱都没有用到的地方。

    所以对于他爱乱买玩具,将家里堆得到处是的嗜好,顾念兮倒也没有多说什么。

    只是为什么谈逸泽买的玩具,却是三份?

    家里,就只有两个宝宝。

    那谈逸泽买的这第三份,是准备给哪个孩子的?

    想到这的时候,顾念兮拿着这购物小票,就开始在谈家一层的储物室里翻腾着。

    这个房间原本是一个客房。

    自从家里有了宝宝,谈逸泽要是下班早了就会去趟超市搜刮最新款的玩具。而他买来的很多东西,大部分宝贝们现在还不会玩,在客厅里堆成了小山。

    谈老爷子没办法,只能喊来刘嫂,将这个房间给腾出来,暂时置放这些东西。

    所以现在一般买回来的玩具,都会先放到这里。

    那么谈逸泽这购物小票上的东西,应该也放到了这里才对!

    一边对照着这购物小票,顾念兮嘴里呢喃着:“遥控小飞机……陆战小坦克车……”

    这些玩具,顾念兮是在这个储物室里找到了两份。

    但另外一份呢?

    按照这购物小票上,谈逸泽应该买了三份。

    最后一份他不放在储物室,也没有放在房间里,那是给了谁了么?

    纠结着这个问题的时候,顾念兮突然想起昨儿个,谈逸泽准备去扫墓的时候,手上提着的那袋子东西。

    谈逸泽当时说:那是祭拜的东西。

    昨天还没有什么,为什么今天她感觉那袋子东西越来越可疑了?

    “兮兮……你在做什么?”

    当顾念兮正在储藏室里捣鼓着的时候,谈逸泽正好从外头进来。

    谈逸泽脑袋上的橄榄绿帽子,已经被他给摘下来,露出来的刺刺小平头上,还带着些许水珠。

    这几天总是会飘起毛毛细雨,气温也降了许多。

    而脑袋上被淋了雨的感觉,是最不好受的。

    尤其对这有些洁癖的谈逸泽而言。

    若是寻常的话,他估计进门的第一时间会找毛巾,将脑袋上的水珠给擦干。

    但今儿个看着顾念兮猫在储藏室的背影,谈逸泽隐隐有些不安。

    也顾不上自己脑袋上的水珠,三两步他也跟着挤进了储物室,果然看到顾念兮的手上除了拿着他前几天才买回家的遥控小飞机之外,还拿着一张纸。

    如果他谈逸泽没有猜错的话,这应该是购物小票!

    “兮兮,你怎么到这里来了?这地方有些潮湿,不适合你待着!跟我出去!”

    谈逸泽说这话的时候,他的大掌也朝着顾念兮的腰身袭来。

    看样子,他现在是非要将顾念兮带出这个地方不可了。

    可一听谈逸泽的这话,还有他现在所表现出来不同寻常的急切,顾念兮就更是怀疑了。

    这谈家大宅,当初可是谈老爷子选了最好的地点,建房子的材料也选的极为讲究,都是防潮防湿的。

    再者,这个地方之所以能被改为储物室,全都因为这地方很干燥。放了东西,也不担心被弄潮弄坏。

    可现在,谈参谋长竟然睁着眼睛说瞎话,竟然还说这地方潮湿?

    难不成,他心中有鬼!

    想到这,顾念兮退后了一步,躲过了谈逸泽伸过来的手。

    看着自己抓空的那只手,谈逸泽的黑瞳里闪现一抹怪异的情绪。

    “兮兮,怎么了?”

    他问。

    故意压低的声音,放柔的声调表明了他的刻意讨好。

    可看着这样的谈逸泽,顾念兮感觉有些堵堵的。

    总感觉,谈逸泽不想将某些问题告诉她。

    可问题是,她顾念兮从来都不是一个喜欢逃避问题的人。

    所以,她将自己面前的那张购物小票放到碳原子的面前,问道:“谈逸泽,你可以给我解释一下,这上面的第三份玩具是谁的么?”

    “也不是不可以。但兮兮,这事情等你出了月子,我再告诉你好吗?”

    虽然他们现在已经有了两个孩子,但谈逸泽还是能预想到,一旦第一个孩子的事情被揭穿,对现在还没有出月子的顾念兮将带来怎样的影响。

    “谈逸泽,你到底有什么不能说的?就算这玩具是被你拿去给了其他的孩子,我顾念兮也不是那么小心眼的人。可你为什么,不肯跟我说到底是给了谁呢?”顾念兮从谈逸泽的口中听不到合理的解释,有些气急败坏的。

    “兮兮,相信我,我真的没有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我现在所做的,都是为了你和孩子!”

    谈逸泽不是没想过要将所有的事情和盘托出。

    但这事情要是真的那么简单的话,他也不至于拖了这么久。

    当初的那个孩子,一直到现在都是他谈逸泽的心病。

    更何况,是顾念兮呢?

    “既然你没有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为什么不说?”顾念兮又问。

    可最终,她仍旧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

    因为谈逸泽在这个过程中,就像是个死不认账的,一直耷拉着脑袋,不管顾念兮怎么说他都不肯提及这些。

    看着谈逸泽这个样,顾念兮也知道,今天自己是没法从这个男人的嘴巴里知道什么了。

    也对,谈逸泽可是这全天朝有名的将领。

    很多涉及到保密的事件,都是由他带兵出马。

    就这样的人,连敌国派来的探子都没能从他的嘴巴里得到半点内情,她顾念兮这样的门外汉,更别想。

    可早预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在亲身经历的时候,顾念兮的心里还是有些不好受。

    这自然而然的导致了,小两口间的低气压。

    特别是晚饭的时候,餐桌上的气氛简直冰到了极点。

    整个餐桌上,除了给聿宝宝喂饭的刘嫂振振有词之外,其他的三人都默不作声。

    顾念兮生谈逸泽的闷气,不想理会谈逸泽,所以不想开口说话。

    而谈逸泽则是不知道该如何应付这样生闷气的顾念兮,更害怕她有会追问自己关于那些玩具的下落,所以不敢开口说话。

    至于谈老爷子,是不明白人家这小两口到底闹什么低气压,不好瞎掺和不敢说话。

    总之一顿饭下来,气氛就让饭菜凉了。

    自然,连人都没有什么胃口了。

    等到顾念兮吃完饭,去看已经醒来的小奶娃之时,这气氛总算是暂时缓和了些。

    趁着这个时间,谈老爷子赶紧问谈逸泽:“小泽,你是不是做了什么惹人家兮兮生气的事情了?”

    好吧,谈家的男人一向都宠爱自家的女人。

    所以,女人生气唯一的可能,就是自家的男人做得到不够好。

    这一点,是谈家多年以来的传统。

    而谈逸泽这一次纯属冤枉。

    他不是知情不报,而是有苦难言。

    所以对于谈老爷子的问话,谈逸泽也只能无奈的说着:“我总不能跟她将实情给说了吧?她还做月子呢?这要是这段时间过的不好的话,将来肯定要落下病根的!”

    已经让顾念兮流过一次产,这多少对身体有影响。

    谈逸泽可不想让她的女人再遭那样的罪。

    谈逸泽虽然没有直接说是什么事情,不过谈老爷子是聪明人,被谈逸泽这么一说,他当然也知道谈逸泽指的是什么。

    当下,他也只剩下无声的叹息……

    而这对话的两个人却不知道,当他们正说着这些的时候,顾念兮虽然正抱着小奶娃逗着,可她的全部精力都在偷听他们这边的对话。

    不过,虽然能清晰的听到谈逸泽和谈老爷子说的话,但顾念兮还是猜不透谈参谋长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以及,谈老爷子最后那一声带着无限心疼的叹息声,到底是为何……

    ——分割线——

    这个周三的早晨,天气不错。

    是最近这一阵子,难得的大晴天。

    而这一天,对于霍思雨而言,同样也是特别的一天。

    这一天,一大早霍思雨就开始整理着自己的东西。而且这边整理着东西的时候,霍思雨还不自觉的哼起了小曲。

    这样的心情,对于同样住在监狱里的其他人,自然是难得的。

    很多人,都问霍思雨今儿个的心情为什么这么好。

    可霍思雨连说,都没有说。

    同样发现霍思雨心情不错的,还有舒落心。

    这段时间,她和霍思雨仍旧住在对面的牢房。

    可明明相对着的两个人,却连一句话都没有说上。

    因为,他们打从心里的厌恶对方。

    舒落心一想到,若不是这霍思雨告的密,跟谈逸泽说那个日记本的事情,她舒落心也不至于沦落到被关押在这里。总之,在舒落心看来,她现在所经历的所有磨难,都是霍思雨给她带来的。

    而霍思雨一想到,前段时间舒落心是打从心里想要她死,她就恨不得将这老女人的脸给撕烂了,又怎么有心情和她说话。

    不过今天她就要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这之后,舒落心的审判结果应该也快下来了。

    到时候,谈逸泽肯定不会放过这个老女人。

    她的死期,也就快到了。

    想到这大概是这辈子最后一次和舒落心见面,霍思雨这一次倒是不吝啬的开口,主动和舒落心搭话:“喂,舒落心!”

    “什么事情!”前段时间,在谈逸南和她见了一面之后,舒落心的神志清醒了些。

    除了晚上入睡前,还是会喊着牢房里有鬼要吃了她之外,其他的时间她还能做一些正常人能做的事情。

    就象现在,她也知道是霍思雨和她在说话,还能故意在霍思雨的面前摆出一副冷艳高贵的感觉。

    只不过,霍思雨也知道,能让这舒落心装模作样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因为再过不久,她舒落心的脑袋就要和身体分家了。

    到时候,霍思雨倒是想看看,一个死人还能怎么装模作样!

    正因为距离舒落心的死期不远,所以霍思雨也没有多计较这个女人现在的态度,而是说着:“舒落心,你现在后悔么?这一辈子做了那么多的坏事,就是为了得到明朗集团得到谈建天。如今,谈建天死了,明朗集团也成了顾念兮的,你什么都没有得到,落得人财两空!你,后悔么?”

    霍思雨已经整理好了自己的东西,此时的她闲坐在舒落心对面的角落,一边悠闲的把玩着自己那头已经齐肩的发丝,一边问着舒落心。

    其实,这段时间被关在这个和外界接触不到的地方,霍思雨也想了很多。

    从她大学毕业,踏出社会,想到了近段时间,在明朗集团上所做的那些。从她羡慕顾念兮,想到她对顾念兮的嫉妒。

    她忽然明白一个道理。

    是你的,终究是你的。

    不是你的,也强求不来。

    不过,悟出这个道理,是用了她的一条腿,还有一张脸换回来的。

    这个代价,对于她而言,或许太过沉重了些。

    不过,她还是觉得庆幸。

    至少,她霍思雨没跟舒落心一样,连生命豁出去,都没有悟出这个道理。

    你看看,现在舒落心还在她霍思雨的面前摆谱,就知道了。

    “我后不后悔,这貌似不关你的事情吧?”

    被霍思雨问及这些的时候,舒落心是这么说。

    她舒落心一直都是个强势的女人。

    她才不愿自己被人看了笑话。

    而且,这看笑话的人,还是霍思雨这个低贱的女人!

    “你这个低贱的人,没有资格管我的事情!”

    舒落心貌似不想继续跟霍思雨对话。

    见到她坐在自己的对面盯着自己看,舒落心索性躺了下来,不去看对面的霍思雨。

    可听到舒落心的那一番话的霍思雨,却突然笑了:“低贱的女人?”

    对于舒落心这个女人,霍思雨现在真的觉得她的世界观扭曲的可怜。

    时至今日,连命都要没了,她竟然还只注意她的门户之见!

    “舒落心,我霍思雨是低贱,我没有一个像你们那么美好的家庭,但至少我所拥有的一切还都是我自己打拼来的。可你呢?你拥有的一切,却都是你靠着陷害别人,谋夺别人的生命得到的。在我看来,你这样的才是真正的低贱!”

    正巧,在霍思雨说完了这一番话的时候,有个狱警走了过来,对霍思雨说:“霍思雨,你可以走了!”

    而这样的话,也让本来躺在地上的舒落心来了精神。

    “什么?霍思雨可以走了,这是什么意思?”

    在舒落心看来,霍思雨应该得到和她差不多的惩罚,怎么她就可以走了呢?

    “霍思雨的律师已经提供了所有证据,证明之前所有的事情都和她无关,所以她可以取保候审!”狱警解释着。

    “什么?怎么和她无关?当初,明朗集团和sh国际的设计的剽窃,都是她自编自导自演!怎么她现在就能无罪释放,我就要在这里呆着!不公平,我要上诉,我要上诉!”

    舒落心就像是个疯婆子,大声的在这监狱里透叫嚷着。

    “这不是无罪释放,是取保候审!麻烦你安静一点。”

    狱警被舒落心吵着有点烦,上前警告了一次。

    可对于舒落心而言,这取保候审和无罪释放压根就差不多。

    她一个劲儿的闹腾着:“不,你们一定是收受贿赂,所以才将霍思雨给放走的!我要告发你们,我要告发你们!”

    看着舒落心跟个疯婆子一样,在监牢里头大吵大闹着,霍思雨笑了笑。

    “舒落心,就算这一切都是我自编自导自演又怎么样?可我至少没有杀人!这,就是我和你最大的不同。”

    “什么有不同?你这个贱人,都是你逼我的,是你逼我的!我一定会把你拉下水的,我一定不会让你好过的!”

    不知道是看霍思雨能出去,舒落心眼红了还是怎么的,一直叫着嚷着。

    将自己收拾好的那一袋子东西提起来之后,霍思雨又扫了一眼那个跟疯婆子没区别的舒落心,道:“舒落心,你别血口喷人好不好?你杀施涵的时候,我还没有出世呢!你觉得,我怎么逼你?”

    说到这的时候,霍思雨已经走出了自己的牢房,正好路过舒落心的牢房门,在距离舒落心不远的地方停了下来,道:“就算你现在要拉我下水,我也不介意。当然,这一切都要看你还有没有那个命,等到把我拉下水的那一天!”

    这是,霍思雨和舒落心说的最后一句话,说完了这一句之后,霍思雨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至于在她身后还吵着闹着骂着她霍思雨是个贱人的舒落心,霍思雨觉得,他们这一辈子应该是不会再见了。

    这也好。

    本来就是孽缘,不相见便是最好的。

    如果可以回到从前,霍思雨真的希望,她从没有来到过这座城市……

    ——分割线——

    舒落辉主动找上谈逸泽,是这个秋末的傍晚。

    此时,A市的气温已经骤降,所有人都换上了厚棉衣。

    傍晚时候的落日,总让人心里有种无端的感叹。

    而站在夕阳下的谈逸泽,更让舒落心的心里有种无端的佩服。

    总之,在经历了这么多之后,舒落辉除了对这个男人有恐惧之外,更多的是佩服。

    一个从小缺失了母爱的男人,竟然在这样的环境下,成长到如此的地步。那背后所经历的心酸,一定不必寻常人少。

    这大概也是造就了,这个男人身上那种无端疏离感的感觉吧?

    “来了?有什么话,快点说了吧!完了,我还有点事情要做!”

    站在夕阳下的谈逸泽,正抽着烟。

    烟气在他的四周弥漫,让他看起来多了一丝飘渺。

    而让舒落辉诧异的是,谈逸泽并没有扭头看向身后,为什么会知道,他的到来?

    舒落心明明刚刚已经放慢,放轻了脚步,为什么这个男人还能在第一时间察觉到呢?

    难不成,他的后脑勺上还长有一双眼睛不成?

    不过对于舒落辉心里头无数个疑问,谈逸泽压根就没有兴趣知道。

    将自己的抽完的烟蒂丢在地上,脚尖轻捻了一番,确定这烟蒂已经熄灭之后,谈逸泽这才转身看向舒落辉。

    不过,谈逸泽这一转身,倒是让舒落辉诧异了。

    好家伙!

    谈逸泽这脸上这一横,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被猫儿挠了么?

    对于舒落辉此刻脸上的诧异眼神,谈逸泽自然也察觉到他的视线放在自己脸上的那个爪印上。

    轻抚了自己脸上的那个痕迹之后,谈逸泽的嘴角抽了抽。

    这丫头,下手也不知道轻重!

    看看,这今天都是第几次被外人看笑话了?

    不过对于舒落辉这个人,谈逸泽没有解释这爪痕的来源的冲动。

    冷冷的憋了一眼舒落辉,他便开口道:“哑了还是聋了?”

    “没哑也没聋!”

    舒落辉赶紧道。

    “那还不快说!”

    说完了,他有事呢!

    “是这样的,我想要回舒家的住宅!”

    舒落辉开门见山。

    “舒家的住宅?你觉得,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谈这些?”

    谈逸泽听到舒落辉的话,就像是刚刚听到什么玩笑似的,嘴角上突然浮现了涟漪。

    这样的笑容,在夕阳的折射下,也有了不一样的风情。

    有时候看着谈逸泽脸上的笑容,连舒落辉都会怀疑,这个男人到底有多少面,是他们没有见到过的?

    “舒家住宅是我们舒家人的财产!”

    在谈逸泽不明所以的笑容中,舒落辉硬着头皮说!

    “舒家人的财产?所以呢?”谈逸泽仍旧没有松口的痕迹,似笑非笑的眼眸就让舒落辉有些心里没底。

    这谈逸泽,到底想玩什么?

    “据我所知,舒家住宅不是前一阵子被你拿去银行抵押了,申请批下了一些款项么?”

    谈逸泽说着,索性转身看向身后的夕阳。

    在夕阳的余晖中,舒落辉竟然看到了如此的一幕。

    不知道是不是夕阳的余晖产生的效果,还是谈逸泽本身就有,此刻在谈逸泽的周身边,竟然有浮现了一道淡淡的光晕。

    舒落辉不是没有听说过,有的人如同一道光,不管随时随地都不会被人忽略。

    可当亲眼见到的时候,他才发现这样的人原来真的存在。

    “难不成,你这是想要从银行将这封地契给偷出来不成?”

    谈逸泽貌似压根不知道自己刚刚给舒落辉带来的震撼那般,只是淡淡的说着。

    这话,倒是将舒落辉飘远的神志给拉回了。

    “那个……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我是在想,盛世集团现如今已经被sh国际给收购了。那么近段时间盛世集团所欠下来的债务,是不是也应当由sh国际承担,而不是继续让法院查封舒家大宅?”

    舒落辉知道,在谈逸泽这样的人面前装模作样都是徒劳。

    他一眼,就能看穿你心里所想。

    与其到最后都被他揭穿,引得两人的不愉快,倒不如从一开始就全盘托出。

    而听到舒落辉的话,谈逸泽又笑了。

    当然,这一次的笑容,和前一次的并不一样。

    “有意思。看来,你比我想象中的有头脑多了。竟然先把主宅抵押出来,钱你拿了,宅子你也想占为己有?”

    当谈逸泽说这些的时候,舒落辉庆幸自己刚刚的决定。

    没在谈逸泽面前撒谎,果然是对的。

    一下子,他就将你的想法给分析的清清楚楚的。

    这样的人,还真的是舒落辉所没有遇到过的强劲对手。

    若是谈逸泽这样的脑子全部精力去经商的话,现在这sh国际怕已经不是这样的规模这么简单了。

    不过,就算是大部分心思都没有在此,如今的sh国际,已经是所有人都无法企及的高度了。

    “我……我也是没有办法。若是舒家主宅只是我一个人的,我自然不会讨要回去。可这主宅,是我弟弟还有我的几个孩子生存的地方。现在我们已经没有了盛世集团,若是连住的地方都没有,我们……”

    舒落辉继续说着。

    却不想,在这一番话之下,本来还脸上带笑的谈逸泽,竟然变了脸。

    一时间,这个男人脸上的笑容,全都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那种淡漠,让你都会以为,刚刚你所看到的那些不过是幻影罢了。

    “舒落辉,你难道不知道你现在的生死,全凭我一句话?”

    谈逸泽就是谈逸泽!

    别人看上去像是威胁的一句话,在他的嘴里说出来,就是够份量。

    因为,他真的有那么权利操纵你的生死。

    “我知道……”在谈逸泽的这一番话之下,舒落辉的面色如死灰。

    而谈逸泽,却又笑了:

    “呵呵……”

    如此爽朗的笑声,如此喜怒无常,让舒落辉都弄不清,自己到底什么地方又讨得了这个男人的和颜悦色。

    “舒落辉,你想要回舒家主宅,也不是不可以!只要,你拿你们舒家的那只手杖来换!”谈逸泽像是没有看到舒落辉眼里的诧异那般,继续说着。

    其实,他刚刚本来就没有想要杀这个舒落辉。

    因为从他的身上,他也看到了自己悲哀的影子。

    “手杖?你要手杖?这个……”

    听到这,舒落辉倒是有些犹豫了。

    手杖!

    那是舒家的传家宝。

    只有舒家的当家主母,才有资格拥有那个东西。

    舒落辉是不知道,这个手杖到底有什么可宝贝的,连谈逸泽都想要它。

    但这玩意是舒家的传家宝,舒落辉有些难以决定!

    再者,现在手杖也不在他的手上。

    舒老夫人被赶出主宅的那一天,正好被她给带走了。

    如今要拿到手杖,恐怕也只有先找到那个老女人了!

    “怎么?不答应?那今天的事情,就当你没有说过吧!”

    谈逸泽向来不喜欢做亏本买卖!

    舒落辉竟然利用他sh国际来给他还债,这一点他当然知道。

    可同样的,要谈逸泽在知道的前提下还心甘情愿的被利用,这也只有一种可能!

    那就是,谈逸泽想要通过这样的方式,换取什么东西。

    关于手杖上的红宝石,谈逸泽也不是没想过直接夺走。

    对于他而言,任何的防盗设施都形同虚设。

    更何况,现在这手杖不过是在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老女人手上?

    可他知道,宝石这样的东西,除非别人心甘情愿的赠与,不然不会有有意义的。

    而这红宝石,是他谈逸泽打算打磨给顾念兮的求婚礼物。

    这玩意儿,又怎么能随便沾上乌烟瘴气的东西?

    这也是,这一次他心甘情愿帮舒落辉擦屁股善后的原因。

    为的,只有那颗红宝石!

    可看舒落辉的样子,他貌似并不怎么赞同这个交易!

    想到这的时候,谈逸泽转身就要离开。

    而舒落辉却在这个时候开口喊住他:“那东西,现在在那个老贱人的手上!”

    “这个我当然知道!”谈逸泽看中的东西,又怎么可能会不加以关注它的去向。说到这的时候,谈逸泽又补充了一句:“我相信,你有的是办法拿回那东西!”

    “……”听着谈逸泽的话,舒落辉的手紧了又紧。

    确实如同谈逸泽所说的,他不是没有能力拿回那个手杖。

    可当真要将手杖,拿来跟谈逸泽交换主宅么?

    这一刻,舒落辉竟然有些犹豫了!

    可谈逸泽却连给他犹豫的时间都没有,径自道:“我静候消息。十天之内没有看到手杖的话,我会让人将查封的舒家大宅拍卖的,到时候价高者得!”

    这话之后,没等舒落辉回应,谈逸泽又说:“现在这些无关的事情都说完了,该好好算一算咱们的总账了!”

    前一句话,舒落辉还没有来得及分解消化,就来了后面的一句话。

    而他还不知道自己和谈逸泽到底有什么总账没有算清之时,就挨了一个拳头。

    谈逸泽的拳头,还真的名不虚传。

    一个拳头过去,舒落辉就扑腾倒在地上。

    “这一拳,是替兮兮打的。趁我不在家,竟然在兮兮的面前说了那些,害的她发生危险!”

    舒落辉的脑子还没有弄清楚,自己这是为何挨打,就听到了这么一番话。

    而很快,他又被从地上提了起来,然后又挨了一个拳头,再度跌倒在地上。

    “这个拳头,是替我家的小崽子揍你的。你让他差一点还没有来得及看得清这个世界,就差一点和这个世界失之交臂!”

    这之后,舒落辉又听到有人这么说。

    但总之,他这一天大脑都跟不上节奏,就一直处于挨打中。

    一直到谈逸泽觉得账差不多都给算完了,这才放过了他,开车扬长而去。

    留下他舒落辉,一个人因为疼痛昏倒在码头……

    但奇怪的是,舒落辉明明感觉浑身上下就像是散架了似的,可被送到医院之后,检查结果却是没有一处伤?

    连内伤,都没有!

    这一点,让舒落辉都有些怀疑,自己刚刚挨的那顿打是不是存在过!

    ——分割线——

    晚上,谈逸泽应邀来到周子墨家。

    当然,周子墨也邀请了顾念兮过来,不过因为顾念兮现在还在月子里,不能出门,所以只有谈逸泽过来。

    谈逸泽进来的时候,发现周子墨就一个人在家。

    茶几上,却摆着好几瓶洋酒。

    而周子墨就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对着这各色洋酒哼哼唧唧。

    他的脸上,已经出现了不大正常的红晕。

    看样子,在他谈逸泽还没有过来之前,他已经喝了不少。

    “哟,瞧瞧这是谁来了?这不是我们的大英雄谈参谋长么?”

    说这话的时候,周子墨便拿着小酒杯来到谈逸泽的面前,哼哼唧唧一副小女人样的想要往谈逸泽的身上靠。

    看着他那跟猴子屁股差不多红的脸,谈逸泽一脸的嫌疑。

    伸手一推,就将他给推回了沙发上。

    “谈老大,周太太欺负我。你也欺负我!”

    周先生说的极为委屈,说完了话又哀怨的往自己的嘴巴里送进了一杯酒。

    看着这样跟受了委屈的小媳妇差不多的周先生,谈逸泽也很头疼。

    其实打从进门的时候,他就知道周太太应该好几天都不在家了。

    你看看这满个门口乱摆放的鞋,还有丟的到处是的臭袜子就知道,这都是欠抽的周先生的杰作。

    “我看是你欺负人家周太太差不多!”

    谈逸泽将沙发上臭袜子给抹去一边,随后落座。

    而谄媚的周先生,也拍马屁的赶紧递上美酒。

    “我没有欺负周太太,我爱她都来不及了,怎么可能去欺负她?我做的什么事情都是为了周太太好,为什么周太太就是不能理解我?现在还带着孩子回娘家,不理我了。呜呜……谈老大,你说我怎么就这么命苦。你说我娶个小没良心的,我容易吗我!”

    周先生各种委屈中,还真的哭出了眼泪来。

    看着吐露苦水的周先生,谈逸泽顿时在心里感叹着:娶了小没良心的,又何止你周子墨一人!

    看看他谈逸泽,现在不也正遭受着某个小没良心的白眼么?

    想到这的时候,谈逸泽摸了一把自己脸上的爪子痕。

    这玩意,可是昨晚上顾念兮给挠出来的。

    看他谈逸泽今天都被多少人笑话了?

    可这丫头,从早上到现在连一个慰问的电话都没有!

    这不是小没良心,是什么?

    “谈老大,别的女人不是都说生孩子会身材走样,不希望多生个孩子么?怎么周太太就跟个变态差不多,一直都吵着要多生一个?”

    “你知道么?怀着齐齐的时候,我看着她那么辛苦多心疼?她生孩子的时候,我就给结扎了!你看这个社会,像我墨老三这样有爱的有为青年,还多么?”

    看着靠在一侧,哼哼唧唧的周先生,谈逸泽在心里念叨:是,你确实是个有为青年。你看家里的臭袜子,都可以熏死人!

    “谈老大,你说她怎么能为了生个孩子就不跟我好?这坏丫头,真讨厌!”

    从周子墨断断续续的话语中,谈逸泽算是了解了事情的大概。

    原来,周太太在看到顾念兮生了二胎之后,回家就一直嚷嚷着想要再生一个孩子。

    结果,遭到了周先生的反对之后,两个人就冷战着。

    而近两天,冲突演变的越来越激烈。

    到最后,周太太竟然带着齐齐回娘家了。

    独守空闺的周先生,这几天过的非常的郁闷。

    他不是没想过去将周太太给哄回家,但另一方面他又不希望周太太再生孩子……

    在这样的矛盾中,周先生只能借酒消愁。

    不过周先生一直都是个傻缺的人。

    自己不幸,看到别人跟着自己一起不幸的话,他就会乐了。

    这不,他一发现谈逸泽的脸上也出现了可疑的抓痕之后,笑了。

    “哟哟,谈老大这是什么?”

    说着,周先生还朝着谈逸泽脸上的爪子痕袭去。

    好在谈逸泽眼明手快,随手就将脑子已经乱成一团浆糊的周先生给拍在一边。

    “去去去,做什么呢?”

    “谈老大,你别跟我说,这东西不是小嫂子给抓的!”周先生被拍飞,没哭没闹,反倒是笑了。

    虽然是有些醉了,但他还是清楚谈老大的脾气。

    一般而言,什么人能轻易的近的了谈逸泽的身?

    就像他周子墨刚刚,手还没有动多少,就被拍飞了。

    在周子墨的认知中,能近的了谈老大身,并且能够在如此的偷袭中成功活命下来的,也就只有小嫂子了!

    而看到谈老大脸上的痕迹的周先生,顿时感觉自己找到了知音。

    搂着谈逸泽的肩头,他哼哼唧唧的说了:“来来来,谈老大我们干一杯。庆祝我们这些被恶魔老婆压榨的农民,希望我们早点翻身解放!”

    一边打着酒隔的周先生,一边哼哼唧唧的说着。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喝了酒,脑子和感觉都变得有些迟钝的关系。

    此刻正和谈老大干杯的周先生并没有注意到,当他们喝酒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进了门。

    离开家好几天,周太太其实也怪想周先生的。

    她不是傻子,当然知道他家周先生为什么不希望她再生一个孩子的原因。

    他担心她受苦……

    可有时候,女人发脾气不就为了男人能够多哄哄自己么?

    但傻缺的周先生,竟然连哄都没有哄她。还竟然拿着她的香水当防虫喷雾剂。

    一瓶一千大洋的法国香水啊!

    周先生这一碰就给喷去了大半瓶!

    她能不生气么?

    于是,周太太一起之下带着小齐齐回娘家,打算住几天再回来。

    今儿个,她的气也差不多消了。

    也想清楚,她家周先生就是个败家子,和他这样生气其实也没有什么意义。

    再者,她也想周先生了。

    所以,她打算下班回娘家之前过来看看。

    知道自己不在家,周先生的东西肯定丢的到处是,也打算给他收拾一下,让他过得舒服一点。

    可谁又能想到,本来还打算要是见到了周先生,就好好缓解一下气氛的周太太,竟然会听到周先生竟然会用“恶魔老婆”,还有“小没良心”的字眼来形容自己!

    顿时,周太太很火大。

    而谈逸泽没喝多少,所以他自然比周先生提前注意到周太太的存在。

    推了推周先生一把,谈逸泽提醒着:“你家周太太!”

    “周太太?谈老大,别在我面前提她,我现在小心肝受伤了,周太太他爱他妈谁的就是谁的。”周先生像是在歇斯底里。

    可这么一句简单的咆哮,站在远处的周太太委屈了。

    眼眶,一下子就红了。

    她这想生孩子都是为了谁?

    可周先生却嫌弃她了!

    “周太太,他喝醉了,说的都是胡话,你别往心里去!”

    谈逸泽还清醒着,当然知道周子墨这话一喊下来,周太太心里自然不乐意了。所以,他试图帮着周先生解释。

    而在这个时候,周先生也才意识到,这周太太的存在。

    一个机灵,酒洒了一地。

    脑子,也顿时清醒了不少!

    “周太太……”

    看着突然出现在门口的周太太,周先生咽了咽口水!

    那感觉,如临大敌!

    “周子墨,我是恶魔老婆,我是小没良心的?我爱是谁就是谁的么?”周太太眼眶很红,就像是小白兔的眼。

    看着这样的周太太,周先生慌了。

    他赶紧站起来,三两步想要上前拉住周太太的手儿,却被周太太无情的躲开了。但周先生没死心,赶紧解释着:

    “周太太,我刚刚说的都是醉话!”

    “人家都说酒后吐真言!周先生,我爱是谁的就是谁的是吧?好,我如你所愿!”

    许是真的被气坏了,周太太一扭头就跑了。

    周先生这下才意识到,自己闯大祸了。

    赶紧拿起自己的外套,匆匆忙忙的追了出去喊着:“周太太,我错了……周太太,等等我,前往别意气用事,让那姓左的钻了咱们的缝子啊!”

    看着两人相继离开,谈逸泽又往自己的嘴巴里灌了一口酒。一杯还没有下肚,倒是电话响了起来。

    “谈逸泽,都这个时间点了。你怎么还不回来?”电话里的小东西,脾气貌似很火爆。

    可听着她的吼声,谈逸泽却是笑开了:

    “小东西,我喝醉了!”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