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549章 男人溅骨头vs嫖客技女的反串

    “去去去,什么三儿!我都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别这么喊我!”说这话的时候,周先生还小心翼翼的往厨房的方向看了一眼,在确定正在厨房里的周太太正在忙活着自己手头上的活儿,并没有被凌二爷进来的这一番话影响,看样子是没有听到凌二爷对他周先生的称呼之后,周先生这才松了一口气。

    好吧,他们哥们几个,凌二爷最怕的就是别人喊他“老二”,周先生则是怕别人喊着他“三儿”!

    “你本来就是三儿,还怕别人知道!”

    对于周先生的不满,凌二爷像是没有看到似的。

    “老二,你确定你要继续这么喊着?”

    被别人踩到了底线的周先生就像是炸毛的猫。

    一听到周先生这么喊着他,凌二爷嘴角一抽,表示妥协:“知道了,不喊就不喊!赶紧给哥哥介绍个美女!”

    “哟?今天开窍了?不一头扎死在一颗大树上了?明白了森林的好处?”周先生越说越荡漾。

    其实,男人都是这样。

    几个大老爷们在一起的时候,就喜欢这样的话题。

    不过往往的,男人的嘴巴越是坏,却越是纯情。

    就像周先生这样的,都是过过嘴瘾。

    可实际上,他也只有周太太这一个女人。

    “是啊是啊,我准备到处开花,遍野绿!赶紧的,给哥哥弄个美女来!最好,在这个周末之前。”

    凌二爷不理会他的调傥,自顾自的说着。

    老三偶尔脑子抽,凌二爷也不想跟他一般计较。

    再说了,跟老三这样的二货这么计较的话,他都要不知道被气死了多少回。

    所以,他们兄弟几个对待老三这样欠抽的人士,一般都不会和他计较。要是真想和他计较的话,他这嘴巴不知道多少年前被人给缝住了。

    “哟哟哟,瞧瞧这话说的!不过你想这大白天的我上哪儿给你弄女人去?而且,还要是个美女!”自从结了婚,认识了周太太,在周先生的眼里还真的很少有美女这个定义了。

    按照他的说法,美女就要跟周太太那样差不多。

    可天底下,就只有这么一个周太太,周先生是绝对不会让给别人的!

    “按照你的说法,这个世界只有你家周太太一个美女?”

    周先生这点想法,一看就知道个大概。

    而凌二爷,一点一个透。

    引得,周先生连连的赞许:“就是就是!不过我家的周太太我是不会让给你的!”

    周先生各种矫情!

    “去,谁要你家周太太了?我还没有兴趣当别人婚姻里的三儿呢!就算不是个美女也行,总之差不多对得起你二爷我这个档次的就行!”

    知道对于周先生的审美观不能过多的强求,所以凌二爷也不想对这个脑子欠抽的人废话。

    “就你这个档次,能搭配上的人还是有大把的。别急,今晚上我就带你去找找,保管能找到个差不多的!”

    周先生兴致勃勃的拍着胸口跟凌二爷承诺着。

    当然,说这话的时候周先生也不忘刻意压低了一下声音。

    是凌二爷要找女人,又不是他周先生。

    但不知道为什么,他还是心虚的不敢让周太太知道,生怕引起家庭矛盾,让他本来就岌岌可危的家庭地位直接没了!

    有了老三的保证,凌二爷自然是回家耐心等着消息了。

    ——分割线——

    秋天的夜晚,夜幕降临的比较早。

    不过这里是城市比较繁华的阶段,所以就算入了夜,也没有多大的影响。

    霓虹灯的折射下,这个城市奢靡尽显。

    周先生就在这样的灯光下,拉扯着凌二爷进入了本市最高级别的娱乐场所。

    “喂喂,二啊!我都为了你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了,你至少给点笑脸成不?你又不是没有进过这样的场所,别给我一副贞洁列夫的的表情行不?又不是能得什么贞节牌坊的!”

    从进了这个包厢之后,周先生就没有从凌二爷的脸上瞅见一个笑容,开始不满的抱怨着。

    你说说,他大晚上的撇下难得在家的周太太,过来陪着他凌二爷寻花问柳的容易么?

    虽然说周太太进来两天回了家,也不大爱理他,连一盘炒肉丝都直接给扣去了三两肉,可周先生还是觉得在家里看着周太太,比在这鬼地方有意思的多。而且,也不用担心来这样的鬼地方被周太太知道了,可能带来的可怕后果。

    但为了兄弟,周先生今儿个算是豁出去了。

    只是凌二爷到了这边来,却还是闷闷不乐的。

    一个劲儿的喝着闷酒,就好像在这样的地方,他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

    看着这样的凌二,周先生就来气。

    你想想,他一个有妇之夫,能陪着他凌二爷到这样的地方来多不容易!

    就说受委屈吧,也是他周先生受了委屈好不好!

    “二啊,你想想我都为了你在周太太眼皮底下做这偷鸡摸狗的事情了,你能不能别让我觉得心寒?”

    “你都知道这是在周太太眼皮底下偷鸡摸狗,你还带我来这鬼地方?”

    凌二爷不满的抱怨着。

    他本来是想让老三给他找个差不多,能充充场面的女人就算了。

    自从确定重新追苏小妞之后,他凌二爷已经洁身自好了。

    以前跟他有联系的那些女人,他全部断绝了来往。

    这才导致今天突然想要找个女人,连个电话都没有的地步。

    本来还想借老三的面,找个随便能充场面的,可谁知道却是被带到这样的地方来。

    好吧,灯红酒绿的地方也就算了!

    可周子墨,你至少也该找个像样点的吧?

    想当初,他凌二爷每次到这些地方点的那些妹子,个个水灵。

    可你看周先生这次给他找的是什么样的?

    每个脸上都不知道打了多少次面粉,一巴掌扇过去估计都要跟脱灰似的。

    穿的是像出来卖的,但关键是老肉也不好卖啊!

    这些个拖出去,一个个都快可以当他凌二爷的妈了。

    周子墨,你确定这些人能你能咽得下?

    “二啊,这鬼地方是不大好,但关键是女人多,应有尽有啊!”

    周先生苦口婆心的劝说着凌二爷的时候,正好一个女人迈着款款的步伐朝着他走来。

    好吧,这女人穿着也很露,但关键是这张老脸还有那颗媒婆痣,都让觉得好重口味!

    “先生贵姓!”

    “我姓周!”

    “喲,原来是周先生啊,看你面生,是不常来这样的地方吧?”女人熟练老套的招呼着,可看着她递过来的酒,还有她摸上了自己胸口的手,周先生顿时倒抽了一口凉气。

    而周先生的眼神,一个劲儿的朝着凌二爷求救:二啊,帮帮忙,没看到老子快被人给强了么?

    对于周先生的求救眼神,凌二爷却像是没有看到似的。

    这本来就是他自己找来的,你还想我救你?

    看着凌二爷的见死不救,周先生顿时感觉自己就像是被白雪公主的后妈虐待的王子。

    没人救自己,只能靠自己。

    他赶紧伸手将那老女人爬上了自己的胸口的手给拉下来,丢在一边。

    “大婶,请你自重点!”老子可是有老婆有孩子有家室的男人,你他妈的一看就不是个会看人脸色的。要勾搭,也不会勾搭个没娶老婆的!

    想到这,墨老三一个劲儿的对那个女人眼神示意着:勾搭旁边的那个,那个没老婆!

    可大婶貌似会错意了。

    以为周先生不喜欢那种直接上的风格,喜欢玩欲擒故纵。

    于是,她笑的那叫一个荡漾:“原来周先生是不喜欢玩这样的,好啊好啊,我们接着来!”

    听着这女人招呼自己,周先生一下子凌乱了。

    他妈的,为什么今晚上这些老女人不像是以前遇到的那些?

    以前他们每次去夜总会,这些女人一看到老二就像是苍蝇看到了大便一样,一个劲儿的围着他转。

    这才害的他周先生那么一大把的年纪,却一直都被他们嘲笑是老处男!

    好不容易现在他被周太太给破了身,想要为周太太守身如玉,却被这些人当成了有缝的蛋。

    (某律在这个时候不适时宜的钻了出来,问周先生:你确定你是被周太太破了身么?不是听说,是你新婚夜直接将人给强取豪夺了么?周先生笑的一脸的淫荡,回曰:反正就差不多的意思!她上我我上她,没区别!被周先生那淫荡的笑容恶心到,某律只能飘走,暂时不和这放荡的周先生作计较。)

    一脸懊恼的周先生却貌似都没有注意到,今儿个出现的凌二爷,其实和以前的他还是有很大的差别的。

    虽然说打扮是一如既往的骚,但凌二爷浑身上下却一直透着一股子生人勿进的寒气。

    就这样的人在夜总会,还有什么女人敢直接上去跟他打招呼?

    所以,理所当然的成了围着他周先生转的苍蝇了!

    眼看着这个女人开始对自己花枝招展的摇头晃脑,周先生那边又来了另一个女人,一个劲儿的对着他抛媚眼,还好意思顶着她那张老脸对着他周子墨喊着:“欧巴,我们来划拳!”

    周先生这边左拥右抱不说,现在还有几个在他面前跳舞唱歌,就为了哄的这位爷兴致大发。

    可事实证明,年纪一大把的女人,实在不适合作出这样可爱淘气的动作来,那只会……

    硬生生的将人给恶心到!

    凌二爷就是被恶心到的人。

    于是,他借着自己喝了酒的名义对周先生说:“老三,我出去透透气!”

    周先生这被左右围攻的情况下,欲哭无泪的对凌二爷说:“别啊二,你看看我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你要是出去了,我被人给强了可怎么办?”

    “……”可凌二爷却没有听到他的求救似的,径自走了!

    于是,周先生的这边的情况,变得越发的水深火热!

    “大婶,求你别一个劲儿的往我身上靠成不?”

    “帅哥,你喜欢就别拒绝。这欲擒故纵的把戏,我看多了!”

    “不……我是说真的!”

    “哎呀,像你这样的我见多了。你喜欢这么玩似的,没事,我陪你!”

    “别……”

    “你别叫了,再怎么叫,喊破了喉咙都没有人搭理你的……”

    这是这包厢内,凌二爷临走出去之前听到的对话。

    怎么听,都像是嫖客和妓女的反串!

    ——分割线——

    烦躁的凌二爷,从包厢内走了出来,远离了那些女人调笑的世界,顿时觉得世界清静了许多。

    烦躁的他,一连站在这窗台之前,抽了好几根烟。

    在他的脚下,都不知道散落了多少个烟蒂。

    一连串抽下来,凌二爷再度往自己的烟盒摸去的时候才发现,这里空了。

    人倒霉的时候,连抽烟都不顺利。

    凌二爷心烦气躁的将空了的烟盒给拧成了一团,随意的丢在附近。

    只是做完了这些发泄之后,他依然发现自己的心里空空如也的。

    他生气,不是没有理由的。

    从今儿个出来上班到现在,这都过去多长时间了?

    以前的他,这个时间点肯定是在苏悠悠的房子里给她煮各种好吃的。

    可今儿个,这都过了饭点了,苏悠悠都没有来找他?

    难道,他凌二爷在她苏悠悠的世界,真的是可有可无的?

    所以,她才在他如此无微不至的照顾下,还想着要和别的男人相亲?

    虽然心里头这个想法很猖獗,凌二爷还是不死心的摸出了自己的手机。

    心里头还是希冀着,是不是苏悠悠打电话来了,而自己没有听到?

    可摸出了手机,看着频幕上显示没有一个未接电话,没有一封未读短信的状态,凌二爷真的恨不得将这个手机给丢了。

    苏悠悠,你怎么能这样不在乎我?

    我现在在泡妞,你知不知道?

    当然,如果那些都到了他妈那个年纪的女人能当妞的话!

    可最终,凌二爷还是忍住了想要将手机给丢进垃圾桶的冲动,硬是强迫着自己给苏悠悠打了电话过去。

    虽然这有些没有志气,但他还是控制不了自己的心……

    电话接通的那一瞬间,凌二爷感觉自己的心跳明显的比平时快了许多。

    苏悠悠会不会现在正在着急的找他?

    又或者,苏悠悠会不会在担心他?

    虽然这样的想法不现实,可凌二爷还是期盼着。

    而这一切的想法,全都在听到苏悠悠那还有些模糊的嗓音,消失的一干二净。

    “谁啊,吵着姐姐不要*了是不是?”

    苏悠悠刚睡醒,起床气很大。

    嘴里的威胁,越黄越暴力。

    可听着这样的苏悠悠的嗓音,凌二爷却纳闷了:“苏小妞,是我!”

    他想问,苏悠悠你难道都没有发现我一整天都没有出现么?

    凌二爷也还想问:苏悠悠,你难道都不担心我被别人拐走了么?

    可结果,他还没有问出这些话的嘶吼,就被苏悠悠给打断了:“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小凌子!”

    “我说还死在外面做什么?本宫都快饿死了,还不快给本宫死回来做饭?再有耽误,直接拖出去阉了!”

    苏悠悠本来是在等他回去做饭吃的。

    当然,苏悠悠也不是不会做饭。

    而是,这段时间她的胃口还有肚子里头的那个孩子,都被凌二爷养刁了,根本吃不下她苏悠悠自己煮的东西。

    在厨房里捣鼓了好一阵子之后,苏小妞还是决定缴械投降,打算在沙发上等凌二爷回来。

    只是结果表明,孕妇真的和某种生物很像。

    倒在沙发上的苏悠悠,就在等待凌二爷回来煮饭的过程中给睡着了。

    而这醒来,还是被凌二爷的一通电话给叫醒,再者又发现自己的肚子竟然饿的咕噜噜的冒泡,她能不生气么?

    于是,刚刚睡醒的苏悠悠脾气很大。

    不过她貌似都没有忘记,在他凌二爷的面前耀武扬威的。

    本来,凌二爷是火很大,也很烦躁的。

    而且,面对苏悠悠这个他失踪了一整天,都没有发现的女人,凌二爷本来应该很生气才对。

    可不知道为什么,在听到苏悠悠那熟练的压榨他的劳动力的话之时,他今天心里头的那些低落,都一扫而空了。

    此刻的凌二爷只有一种感觉:苏悠悠需要他!

    这感觉,虽然只建立在吃饭的事情上,但凌二爷还是觉得颇为满足。

    至少在某个地方,苏悠悠是需要自己的。

    于是,凌二爷一扫而空今天所有的低落心情,对着电话那边的女人兴致勃勃的说着:“知道了,我马上回去。你的零食盒里不是还有几块饼干,先拿出来垫下。”

    “那几块玩意儿哪够我塞牙缝?本宫可警告你,晚回来就直接给我死在外面好了!”

    苏悠悠的话说的很难听,可听到这话的凌二爷却如同得了什么好东西似的,笑的一脸荡漾。他还一个今儿的朝着电话里的苏悠悠保证着:知道了,知道了,我很快就回去了!你等着……

    打完了电话的凌二爷,从刚刚一脸死气沉沉的样子,又变成了现在各种骚样。

    这样的他,连走过他身边的女人,都不自觉的被他明艳的笑容给吸引了。

    看着周围那些蠢蠢欲动的老女人,凌二爷觉得头皮发麻。

    这在大庭广众之下,这些女人都一副恨不得直接将他凌二爷给扒光上了的眼神。

    这要是进了包厢,在那个封闭的空间里,岂不是更危险?

    想到这要是自己在这里被强了,在家里的苏悠悠可就要饿肚子了。本来打算走回包厢,解救周先生的凌二爷立马往回撤,朝着门口走去。

    当然,为了表达他对周先生今天舍己为人的节操的高度赞扬,也为了表达他们兄弟情深,凌二爷决定给周太太打个电话,让她亲自来解救他们家周先生的比较好。

    于是,在凌二爷临拉动车子的引擎前,你们可以听到以下这样的话:“喂,是周太太么?”

    “哦,没事。我不是找老三,我就是想跟你说,你家周先生现在正在xx路的夜总会这边。”

    “啊,对对对,就是那个包厢,他还点了好几个女人作陪!”

    “嗯,你赶紧过来吧!”

    打完了电话,收好了手机,确保自己的兄弟不会被那群老女人给吞了之后,凌二爷迅速的拉动了引擎,朝着超市开去……

    ——分割线——

    谈逸泽得知,周先生竟然背着周太太去了夜总会,还和一大堆女人在包厢里玩的不亦乐乎,弄得被周太太赶出了周家大宅,是在他出任务回到家里的这一天。

    刚刚到家的谈逸泽,心情还算不错。

    经过连日的奋斗,总算是在指定的时间之前,圆满的完成了上头指定的任务。

    当然,让他高兴的还有,这么多天终于能见到他的老婆了。

    谈逸泽这趟离开的时间有些长,这不,顾念兮都出月子了。

    不过考虑到孩子是个早产儿,这段时间顾念兮并没有急着去上班,而是留在家里陪着孩子。

    关于这一点,早前顾念兮和和谈逸泽提过。

    说是,这个孩子她也打算在断奶之前不去上班。

    对于她的这个提议,谈逸泽也觉得可行。

    除了苦了韩子之外,他觉得这个提议对于顾念兮和孩子都好,所以便默许了这个计划的实施。

    于是,他对于韩子的哭诉,视若无睹!

    而几次提出无奈,并控诉自己娶媳妇变得遥遥无期的韩子,只能在心里碎碎念着:这对奸夫淫妇!

    也因为韩子在心里辱骂了他们夫妻,于是连带着sh国际公司这段时间的各项麻烦事,都被交到了他的手上。

    而这,韩子再也抽不出时间在心里碎碎念了!

    不过也是这一次,韩子知道,就算在心里头骂,也不能当着谈逸泽的面。

    不然,会死的很惨,就像他韩子这样!

    而谈逸泽风尘仆仆的归来,看到正抱着孩子在大厅里走动的顾念兮,便毫不吝啬的打算给顾念兮一个大大的拥抱。

    多少天的离别,多少天的分隔两地,多少天不能感受到她顾念兮身上的温度?

    这些,都无时不刻的考验着他谈逸泽。

    他,真的快想她想疯了。

    而谈逸泽也骤定,顾念兮应该会像是自己想念她这般的想念他谈逸泽。

    你想,以前他每一次出去出差的时候,回来的哪一次顾念兮不是跟个快乐的小鸟一样直接往他谈逸泽的怀里扑,然后直接挂在他的脖子上?

    谈逸泽相信,这一次也应该这样。

    不过这次的谈逸泽,不打算让顾念兮主动。

    他听过这么一句话:主动久了,也会累的。

    所以,这一次他不打算让顾念兮主动,因为他怕她主动久了,会累,会让她感觉到这段感情让她疲惫。

    他想要主动的拥抱顾念兮!

    于是,提着心里的他在看到顾念兮的时候,就直接将自己手上的行李给丢在一边了。

    嘴里喊着:“兮兮”,随后他就朝着顾念兮大步走了过去。

    与其说是走,倒不如说是跑。

    前一刻,顾念兮才听到这个男人的嗓音,下一秒就看到他已经来到了自己的面前。

    她还没有回过神来,谈逸泽的大掌就朝着她袭来了。

    有那么几秒钟,眼看着这谈逸泽都要将他的大掌放到她的肩头上了,顾念兮赶紧空出一手,将谈逸泽就要朝着自己压过来的身子给挡住了。

    被顾念兮用手阻挡着的谈逸泽,正好停在距离顾念兮的身子一米之外的地方。

    看着顾念兮拒绝拥抱的样子,谈逸泽的眼里满是惊讶,更还有着些许受伤。

    “兮兮?”

    “谈逸泽,你等等!我把孩子给放到小床上去,他刚刚睡着!你要是这么靠过来的话,会吵醒他的。”这话,顾念兮还压低了嗓音。

    而她的视线,在落向襁褓中那个呼呼大睡的小婴儿的时候,露出了一抹连谈逸泽都觉得羡慕妒忌恨的温柔的笑……

    而说完了这一番话的顾念兮,也不等谈逸泽有什么反映,就抱着孩子转身离开了。

    顿时,刚刚风尘仆仆,打算给女人一个惊喜的谈逸泽,觉得自己备受冷落。

    等到顾念兮将孩子放好之后,本来打算拉着顾念兮好好抱一抱的谈逸泽,再度被推开了。

    “行了,刚回来就去洗个澡吧。我去厨房里看看,还在给孩子顿一些汤喝!”

    被顾念兮接连无视了两次,谈逸泽怒了:“顾念兮,我难得回来一趟,你就打算这么敷衍我么?”

    “我……”

    顾念兮没想到谈逸泽的嗓门突然这么大,让她吓了一跳。

    慌里慌张的瞅了一眼孩子小床的方向,见孩子那边没有什么动静,顾念兮才说:“老公,我知道你想我,但……”

    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的眼神又瞟向了另一个方向。

    “怎么了?”

    和顾念兮结婚这么久,谈逸泽也知道,没什么事情的话这丫头不会这样欲言又止的。

    扫了一眼她,谈逸泽又顺着她的视线看到了某个点。

    这个点,是在他们家的沙发上。

    而那里,有个毛茸茸的脑袋。

    “这……”

    谈逸泽还没有说出什么话来,那个角落就传来了如此的抱怨声:“小嫂子,怎么又这么吵?再吵下去,我就要挂了!”

    周先生一边抱怨着,一边抓挠着自己的脑袋坐了起来。

    “老三?你怎么在这里?”

    谈逸泽看到这个脑袋的主人,双眼肿的跟刚割了双眼皮似的,一脸的诧异。

    “哟,原来是谈老大来了?招呼不周,还请见谅!”说完了这一番话,周先生还打算继续靠在沙发上睡下去。

    可一下子,他就被谈逸泽提了起来。

    谁也没有看清谈逸泽刚刚是怎么走过去的。

    包括,刚刚就站在谈逸泽身边的顾念兮。

    “谈老大,你吓死我了!”

    周先生本来还睡眼惺惺的,被谈逸泽这么一揪衣领,顿时清醒无比。

    废话,这谈老大一看就是要收拾他,他要是还不清醒明年今日就成了他的祭日了!

    “说,怎么赖在我家的?”

    谈逸泽言简意赅的逼问着。

    好吧,对于突然到访的兄弟他谈逸泽不是不欢迎。

    但这影响了他和媳妇培养感情的时间,就休怪他谈逸泽表现出不友好了。

    “谈老大,我也不想赖到这里的。可问题是,我现在无家可归!”

    周先生耷拉着个脑袋。

    被周太太赶出家门,他连件衣服都没有。

    零花钱呢?

    前段时间就被周太太给搜刮的一干二净的!

    想要到外面住,是不切实际的。

    所以,无奈之下的他只能跑到谈老大这边来。

    不过虽然谈家有可供他吃住的客房,可周先生每天还是夜不能寐。

    为啥?

    还不是没能看到周太太!

    这不,上了一整天的斑回来,他也是像这样的窝在他们家的沙发上闭目养神。

    却不想,竟然碰到了谈老大回家。

    “无家可归?!怎么回事?”

    “我被周太太赶出来了!”虽然这事情说起来有些丢人,但为了争取宽容处理,周先生只能老实交代。

    “因为上次的事情?”

    谈逸泽说的,是上次周先生喝了酒,说了胡话,还骂周太太是个小没良心的事情。

    他相信,这话周先生应该听得懂才对。

    “不是……”

    周先生说到这的时候,有些咬牙切齿:“都怪老二那个混蛋。说什么要我帮着他找个美女,我瞒着周太太带着他去了夜总会,可结果呢?那臭小子一整个晚上都臭着一张脸不说,最后自己不满意那些女人走了也不说,最后离开还放了一把火,跟周太太告密说我在夜总会左拥右抱的。”

    比起周先生,谈逸泽算是淡定的多。

    听他如此形容,谈逸泽只是说:“那你就被周太太给逮到了?没用的东西!”

    这种事情,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如今被周太太逮了个正着,你觉得还有必要解释什么?

    要是换成他谈逸泽,绝对将他给揍扁。

    “谈老大,不是我。是老二那个混球,是他害我的!”

    周先生试图解释。

    “去去去,烦人。兮兮,我们回房!”

    没等这周子墨再度黏上来,谈逸泽拉着顾念兮就上楼了。

    这么久了还没有和顾念兮见一面,他当然是想要好好的亲热一把。

    这样美好的时候,又怎么能被这个本来就欠收拾的周先生给破坏了。

    而眼看着谈老大和小嫂子相继离开,周先生顿时觉得自己像是被人抛弃的可怜小狗。

    不过谈老大没有直接开口让他滚蛋,这也就是说明谈老大还是同意让他暂时住在这里的。

    想到这,周先生又扫了一眼呆在边上小床里,这些天来总是吵得他寝食难安。

    可本来还睡的直大呼噜的小家伙,却在这个时候睁开双眸,笑的不知道有多开心!

    “臭小子,我被赶出家门那么好笑么?连你也笑我!”

    回应周先生的,是那张比之前笑的更甜的小脸蛋……

    ——分割线——

    顾念兮被谈逸泽拉到房间里,本来还想着回到楼下将孩子带上来。

    在她看来,许是因为被墨老三给气到,所以谈逸泽拉着她上楼,忘记了楼下的宝宝也给带上来。

    可她这一转身,又被谈逸泽的手给拉住了:“还想去哪儿?”

    你看看,今儿个他进门,这小东西非但拒绝了他谈逸泽的拥抱不说,现在好不容易被他给带到两个人的空间里,她还想跑?

    这一次,他谈逸泽又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将她给放过?

    “我去楼下一趟,宝宝还在下面呢!”

    孩子还笑,顾念兮担心他离开了妈妈睡的不安心。

    这些天谈逸泽不在家,这大床上都是她顾念兮和小宝宝一起睡的。

    但顾念兮这才开了口,就迎来了谈逸泽的强烈反对:“在下面就下面,他睡着了就行!”

    没哭也没闹的,就让他在下面呆着就好。

    让他这个跟屁虫又黏上来的话,是不是他谈逸泽好不容易制造的两人世界又要泡汤了?

    好吧,谈逸泽承认,自己刚刚就是故意不带孩子一起上来的。

    “可我担心这孩子一个人睡的不踏实!他还小,我……”

    顾念兮这个护犊的样子,又让谈逸泽不自觉的回想起当初刚生下聿宝宝的时候。

    那个时候,她也是一时半会儿都离不开儿子。

    弄得他谈逸泽只能每天看着属于自己的地盘,被儿子天天霸占着!

    想到那个悲催的曾经,谈逸泽发誓绝对不能让那个悲惨的事情再度上演。

    于是,趁着顾念兮不注意,他的长臂一个用力,就将顾念兮卷入了自己的怀中。

    “老三在下面呢?孩子要是哭了,他会照看着。不然,他也就该给我滚出去了!”

    将顾念兮抱在自己的怀中,谈逸泽说着。

    “周大哥行么?对了,梦瑶姐还嚷嚷着要离婚呢!我看他们最近两人的关系,好像不大好!”

    顾念兮有些为周先生担心。

    可听着被抱在自己怀中的女人还总是提着别人的名字的谈逸泽,心里开始不满了。

    “兮兮,那是他交由自取!”丢下这话之后,谈逸泽又补充了这么一句:“好了,什么都别说了。你现在只属于我一个人,不准你提别人的名字。”

    谈逸泽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还能隐隐的感觉到这个男人环在自己腰身上的手不断加大的力气……

    靠在谈逸泽的胸口,倾听着那熟悉的心脏跳动声,顾念兮的嘴角轻勾。

    好吧,其实她也想谈逸泽了!

    他一个任务离开她就是这么长的时间,要不是这些天有这个爱闹的小宝宝作陪的话,她还真的不知道要怎么打发这些时间。

    现在靠在这老男人的怀中,顾念兮才感觉到,有几分真实感。

    “老公,你会不会像周大哥那样,也去寻花问柳?”靠在谈逸泽的怀中,顾念兮问着。

    听着顾念兮的嗓音,谈逸泽有些无奈。

    看来,老三的事情多少还是在她的脑子里留下阴影。

    这个臭老三,看来这段时间是欠收拾了。

    自己的家里搞的一团乌烟瘴气的不说,现在还将他家里的这个给弄得神神叨叨的!

    看来,这两天他谈逸泽难得在家休息,是该好好将他给整下了。

    与此同时,在留下的周先生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嗯?难道是着凉了么?”

    周先生揉着自己的鼻尖,吧唧着。

    可看着自己身上还套着的羊毛外套,周先生觉得应该不是着凉了。

    “莫非,是周太太想我了?”

    一想到这种可能,周先生还各种得瑟起来了。

    “周太太,是你将我给赶出来的,现在除非你八抬大轿将我给请回去,不然……”

    吼吼,光是想到周太太在家里念叨着自己的样子,周先生就各种得瑟。

    却不知道,这不过是谈逸泽要来收拾他罢了。

    而这边,顾念兮问了这一句,良久都没有得到谈逸泽回应的顾念兮锤了一下谈逸泽的肩头:“你不是想跟我玩花样吧?我可告诉你,我顾念兮可不喜欢拈花惹草的东西。要是你敢给我出去找女人的话,你就等着被休!”

    说到这的时候,顾念兮就直接退出了谈逸泽的怀,自顾自的抱臂背对着谈逸泽。

    看着这丫头使性子的样子,谈逸泽的唇角却不自觉的扬了起来。

    比起那乖乖顺顺听从他的女人,他还是觉得像顾念兮这样,会不时闹腾一下的顾念兮比较可爱。

    看着她背对着他的样子,谈逸泽上前,从她的腰身入手,将她整个给抱在怀中。

    让她的后背贴着自己的前胸,这样两人的心脏,最为贴近。

    做完了这些之后,谈逸泽才勾唇,对顾念兮说:“傻瓜,我谈逸泽可不会找麻烦事做。再说了,我可不希望我的家庭地位被别人取代!”

    顾念兮不喜欢拈花惹草的男人,这一点谈逸泽早就知道了。

    若不是她不喜欢这类男人,所以在发现谈逸南劈了腿之后就干净利落的分手的话,也不会让他谈逸泽捡了个大便宜。

    好不容易这竞争上岗了,谈逸泽可不希望一下子就下岗了!

    “那就好,”顾念兮听到这话之后,也忍不住的红唇轻勾。

    “兮兮,我都给你这样的承诺了,你是不是该表示点什么?”

    谈逸泽的手,开始有些毛躁。

    “我该表示什么呢?”

    明明察觉到谈逸泽的手一直在向上摩挲着,顾念兮还是问着。

    可嘴角的笑容,却出卖了她。

    “兮兮,我们好久都没有见面了,对吧?”谈逸泽就像是个循循善诱的好老师。一边说着,还一边将手向上蜿蜒,像是在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告诉谈逸泽自己的想法。

    “是啊,好久没见面了。”

    “那你是不是该对我好一点?”

    “你的意思是说,我对你不好么?”

    “没有。我是觉得,你可以对我更好一点点!”

    谈逸泽说这话的时候,索性将背对着自己的顾念兮扳正身子,让她和自己对视着。

    四目相对的那一瞬间,顾念兮看清楚了谈逸泽嘴角上那抹不怀好意的弧度。

    “梦瑶姐说了,男人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我觉得,我已经对你很好了,要是再好的话,我怕你会跑掉的!”

    顾念兮故意搬出周太太来压谈逸泽。

    可男人却信誓旦旦的开口,对着她说:“你放心好了。你待我更好,我便待你更好!”

    “那你想我怎么对你好呢?”

    顾念兮问这话的时候,那双美目无辜的盯着谈逸泽看。就像是,她真的不知道谈逸泽这一刻想做什么似的。

    但要是她真的不知道他谈逸泽想要做什么的话,那她嘴角上又怎么会有如此坏坏的笑?

    “兮兮,我想……吃你。”最后的两个字,谈逸泽是靠在顾念兮的唇边说的。而且,他还邪恶的朝着顾念兮的耳垂吹着热气。

    “可怎么办,我现在的身子还不大适合!”

    某女继续无辜的眨巴着大眼。

    “你的身子不大合适,所以只能让你的手来充数了。”

    谈逸泽说这话的样子,就好像他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

    “我的手?不要!”

    顾念兮赶紧拒绝。

    想着上次得来谈参谋长玩的那些花样,顾念兮的小心肝顿时颤了颤。

    上次谈参谋长没有眼下这么帜热的眼神,她的双手都差一点报废了。

    这次谈参谋长的眼神就像是恨不得将她顾念兮给吃了,要是这样还给谈参谋长乖乖骗去,那还了得?

    想到这的时候,顾念兮赶紧往旁边逃窜,企图躲过这个男人的袭击。

    只是事实证明,嫁人绝对不能嫁给手脚太长的。

    你看看,这顾念兮本来都已经逃出卧室了。

    “你不要也得要!老子快想你想的发疯了,你就给我乖乖的束手就擒吧!”

    可谈参谋长的长臂一捞,直接就将她给夹在疙瘩窝,给扛回去了。

    而且某人的嘴里还喊着:“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被夹在疙瘩窝带回了卧室的顾念兮只剩下一脸悲催……

    于是这一天的傍晚,谈家大宅三楼的卧室,很快的只剩下细细碎碎的声响。

    一直到楼下的周子墨等的不耐烦,打算上楼去敲那对玩腻的人儿,看看什么时候开饭的时候,才看到这谈逸泽带着顾念兮下楼来。

    而这顾念兮除了小脸红似夕阳之外,她的小手,还不时甩动着,像是缓解着什么……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