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551章 我要的清白vs因为你是苏悠悠

    如此声音,让谈逸泽和顾念兮相识着眉头一皱。

    因为这个声音,是他们两人所不熟悉的。

    一般,这谈家大宅进出的人,都是哨兵所认识的,不然就是经过一系列确认,知道这人和谈家的人有什么关联才会放进来。

    可今儿个,这人在进来之前,他们并没有打电话过来确认!

    到底是谁?

    会在这个时候找上门来!

    而那个陌生的男音,让顾念兮的心里有些不好的预感。

    “没事,你在这边看着这两孩子,我出去看看!”

    谈逸泽看出顾念兮不开心,拍着她的背安抚着。

    貌似和他结婚之后,她一直生活在极度不安的环境中。

    而这样的不安,正是他谈逸泽的工作性质带给顾念兮的。

    有时候,看着她因为一点风吹草动而变得不安的眼神,谈逸泽也很自责。

    “那好……”感觉到谈逸泽在自己的身边,顾念兮总算是安心了些。

    等谈逸泽离开之后,顾念兮又开始给聿宝宝喂粥。

    “来,宝宝张口……”

    “爸……”

    不知道为什么,今儿个的聿宝宝也在看到谈逸泽起身离开之后,变得有些不安起来。

    本来就因为生病,小脸脸色不好。这看到谈逸泽又起身离开,他的大眼珠子里立马有了泪意。

    “宝宝,没事的。爸爸只是出门看一看,很快就回来陪着你的!”

    说着,顾念兮又给他喂了一口粥。

    看着他的大眼珠子还紧紧跟随着谈逸泽离开的背影,顾念兮很是心疼。

    谈逸泽如此的工作性质,不止岁她顾念兮有影响,连他们家的聿宝宝也……

    可没办法,谁让他是军人?

    他,并不是他们母子三人的私有财产。

    国家和人民需要他的时候,他便不得不抛下他们娘三。

    “谈参谋长!”

    安抚好顾念兮之后,谈逸泽走出来的时候便发现,今儿个到谈家大宅的人,还不是个小数。

    看看,这里里外外的,差不多十几个人。

    每个人的身上,都是清一色的警察制服。帽檐上的国徽,闪动着璀璨的光芒。

    而这些人,在来之前都知道他谈逸泽的身份。

    一见到他,每个人都对着他敬礼。

    只不过这么大的架势,让谈逸泽这个见惯了世面的人,都有些不悦的蹙起眉头来。

    “……”

    不过按照惯例,谈逸泽还是回以一个军礼。

    扫了一眼大部分已经走进了谈家大院的人儿,谈逸泽眸色一暗,问道:“哟,这阵势是……”

    如果谈逸泽没有看错的话,这些进入谈家大宅的人,每个身上都持有枪支。

    只是一般不是有什么情况的话,就算是警察也不可能随时随地带着枪!

    可这些人非但带着枪,现在还直接闯进了谈家大宅,这也就说明了一个问题。

    他们,是来找他谈逸泽的麻烦来的。

    而且怕他谈逸泽反抗,所以事先都做足了准备。

    “是这样的,前一阵A市郊区的一处废弃工厂那边,发现了一具高度腐烂的男尸!男尸的身份已经查实,是前s军区冯旭上校。”

    “冯旭?那不是该找你们的梁参谋长去?”

    谈逸泽一听冯旭的名字,薄唇扬起一抹意味不明的弧度。

    说实话,冯旭这人,一开始谈逸泽还是蛮欣赏的。

    如果,他不是在梁海那边的人的话,谈逸泽觉得可能也会选择提拔他。

    可梁海对于冯旭有恩,所以冯旭一直都是为梁海办事,而且坏事也做的不少。

    梁海下马之后,冯旭之前做的那些事情也跟着曝光了。

    之后,梁海跟冯旭两人,先后离奇失踪。

    其实就算不去想,谈逸泽也能料定,这冯旭应该是和梁海在一起。

    至于他的死么……

    不能说一定是梁海弄的,不过一定和他有着脱不了的关系!

    只是谈逸泽不明白,为什么冯旭的死,这些警察会找上他谈逸泽来!

    就算他和冯旭之前有过来往,但也不至于让他们将怀疑目标落到他谈逸泽的身上。莫非……

    “是这样的,谈参谋长!那天发现尸体的时候,勘察现场的同志在那边找到了一枚有你的指纹的纽扣!”

    “单凭一颗带有指纹的纽扣,就想定我谈逸泽的罪?”

    谈逸泽的嘴角,仍旧挂着优雅而得体的弧度。这样的他,一点都不像是被审问的嫌疑人,倒像个正在等待好戏上演的君王。

    并且,他嘴角挂着的弧度,除了让人觉得他谈逸泽矜持有礼之外,更重要的一点,让他面前的人,都摸不透他谈逸泽的想法。

    只不过,所有人都明白一点,那就是,这个男人在笑,可并不代表这个男人的友好。

    这个从来不按常理出牌的男子,若是那么容易搞定的话,他也不会如此年纪轻轻就坐在今儿个这个位置上。

    这也是,今天上头交代他们几个过来将他带到那边去审问,并且还千叮咛万嘱咐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动手的原因。

    若是真的是这个男人做的,你对他使用枪支还情有可原。

    但若不是谈逸泽做的,你却他无礼的话,那他绝对能让他们整个局里的人跟着完蛋。

    这就是谈逸泽!

    是人民的大英雄的同时,他同样是个让人惧怕的魔鬼!

    这些前来的人,本以为上头夸大其词了。

    可在亲眼看到这个男人身上所不自觉流露出来的上位者架势之时,每个人都不自觉的退后了一步。

    谁,不想首当其冲的承受这个男人的怒火。

    “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的话,那就请离开我的家!”

    显然,谈逸泽对今天这样的一幕,并不买账。

    除了因为他今天的脾气有些不好之外,更因为他知道顾念兮受不了看着他亲眼被带走!

    眼看男人强势的下了逐客令,众人各自相窥着。

    好吧,当了这么久警察的他们,貌似也没有遇到过有什么人,如此强势的拒绝配合警察的工作。并且,还是拒绝的如此正义凛然的,让他们顿时都说不出什么话来。

    而谈逸泽丢下这样的一番的时候,便转身准备离开。

    眼看着这个男人就要消失在他们的视野里,带头前来找谈逸泽接受调查的那个人终于还是开了口:“谈参谋长,我知道我们这么前来有些冒昧。可没有办法,因为是上头突然分发来下的任务,我们也只能执行。麻烦谈参谋长还能配合我们一下!”

    而正巧,在这人说这番话的时候,顾念兮从屋里走了出来。

    此时,她手上还端着聿宝宝没有喝完的粥。

    因为良久都没有等到谈逸泽再回去,她有些担心,所以跟着走出来看看。

    聿宝宝估计也是知道妈妈是要出去找他的谈参谋长,所以他也眼巴巴的揪着妈妈的裙摆走了出来。

    一见到面前突然出现了这么多的陌生人,有些怕生的聿宝宝直接往妈妈的裙摆后躲了躲。

    可他发现就算躲在妈妈的裙摆下也没有多少安全感,索性朝着谈逸泽小跑了过去:“爸……”

    小家伙很机灵。

    一来到谈逸泽的身边,就紧紧的抱住谈逸泽的长腿。

    本来和这些人对峙,浑身上下散发出寻常在家人面前不常出现的阴冷的谈逸泽,在看到已经跑到自己腿边的小小身子之时,眸子一暖,将他给抱了起来。

    “吃完饭了没有?”

    “爸,抱抱……”

    人太多,聿宝宝就跟个小老鼠一样,恨不得在谈逸泽的身上打地洞钻起来。

    知道自己的儿子胆量貌似没有那么大,谈逸泽索性看向顾念兮。

    “就吃了几口,又不肯吃了!”顾念兮说这话的时候,满脸的愁云。再看向突然出现在这家里的清一色警察,顾念兮眉心处的折痕越是明显:“老公,这又是什么状况?”

    在谈家生活了这么久,顾念兮也没少在这地方看到偶尔过来小坐的警察。那些,都是谈逸泽当年带出来的兵。

    当然,他们谈家客房里,现在还赖着个警察。

    那个无厘头的周先生,也是人民警察中的一员。

    可顾念兮虽然见惯了不少这样的场面,还真的没有看到过家里一次性来了这么多的警察。而且每个,还是身穿制服,一看就知道是在执行公务的样子。

    再者,谈逸泽的脸色貌似不大好。

    顾念兮知道,谈逸泽虽然不常在陌生人面前摆笑脸。但至少,来者是客这个道理,他是懂的。

    所以一般而言,对于到谈家的人,谈逸泽一般不会摆出如此难看的脸色。

    看这个架势,顾念兮就知道,这双方之间肯定发生了什么!

    “发现一具男尸,某些人就想要将屎盆子往老子的头顶上扣!”

    谈逸泽的语气倒没有什么变化,或许是因为跟顾念兮解释的缘故。

    可谁人都知道,谈逸泽的话语里带着三分的冷意。

    “发现了男尸,就和我老公有关?我告诉你们,若是调查结果和我老公无关的话,我一定会将起诉书送到贵部门!”

    听完谈逸泽的话,顾念兮开口。

    很明显,她这话并不是回答谈逸泽的。因为此时,她的视线正好落在这些人的身上。

    传言中,谈参谋长的妻子年纪不大,却是跨国公司,明朗集团,以及现如今在国内名气非常好的云阁饮食公司的执行总裁!

    传言中,这个女人温文尔雅,脾气也不错。

    不然,也不会让打着单身主义那么多年的谈逸泽宠她上天。

    可今儿个亲自见到,他们才发现,这女人确实和他们想象中的模样差不多。脸蛋和身材,都是男人梦想中的。但这女人的脾气哪点好?

    这动不动,就要起诉的!

    “参谋长夫人,我们这也是上头交代的任务,请别让我们为难!”

    “……”

    可顾念兮的白眼直抛。

    那架势好像在反问那一群人:你奶奶的哪只眼睛看到姐姐我在为难你们?分明就是你们在为难我家谈参谋长,好不好?

    “兮兮,别生气了。”

    谈逸泽看到顾念兮那个模样,有些好笑,也觉得有些心疼。

    这丫头,寻常在别的事情上也没有见过她这么尖锐的样子。

    反倒是在他谈逸泽的事情上,她却表现得像是小老虎一样。

    谈逸泽知道,这都是因为这个女人不想失去他谈逸泽的表现……

    看着她露出小老虎般的爪牙,谈逸泽赶紧抱着孩子来到她的面前,安抚着。

    “谈逸泽,我不准你跟着他们走!”

    她索性将聿宝宝的饭碗丢在一边,紧紧的拉住谈逸泽的手臂。

    她知道,她的男人身上已经粘上了一身人血。

    就算这具男尸是他杀害的,又怎么样?

    她顾念兮一点都不介意!

    而且她相信,谈逸泽杀那人,一定有他的理由。

    看着这顾念兮无条件无理由的维护自己,谈逸泽突然改变了主意。

    他不能随便让别人将杀人的罪名安在自己的身上,特别是在自己的孩子面前。

    想到这,谈逸泽将怀中缩成了一团的聿宝宝放到顾念兮的怀中:“兮兮,我觉得我还是跟他们走一趟的比较好!至少,我要看清楚是那些人,想趁着这个机会对我……”

    谈逸泽虽然没有将话说完,但他的意思,已经够明显了!

    只是明知道谈逸泽的意思的顾念兮,却还是始终揪着他的袖子不肯松手。

    “老公……”

    她不喜欢看着他被别人带走。

    “兮兮,听话!我很快就回来,你要带好我们的孩子!”

    吩咐完顾念兮之后,谈逸泽又看向顾念兮怀中的聿宝宝。

    见这小家伙还怯生生的躲在顾念兮的怀中,充满防备的盯着站在他们家大门前的那些人,谈逸泽无奈的揉了揉这小家伙的脑袋:“谈聿小同志,现在不是你懦弱的时候。爸爸不在家的时候,你需要保护好你的妈妈和弟弟!这个任务,你能担任的了么?”

    听着谈逸泽循循善诱的样子,所有人都觉得他是个好父亲。

    而聿宝宝本来还有些怯场,在听到谈逸泽的话之后,就比划着自己的小指头,朝着谈逸泽伸来。

    谈逸泽一看儿子的反映,就知道这小家伙算是将自己的话给听进去了。

    和他拉完了小指头之后,谈逸泽便转身朝着那一群人说:“不是要走么?”

    “是,我们这就走!”说着,那些人也相互一个眼神示意,就纷纷先后走出谈家大宅。

    看着这一群身穿制服的人消失在谈家大宅里,顾念兮这才感觉这大宅子里的气氛瞬间好了不少。

    这,便是谈逸泽的目的。

    他可不想让这些人赖在这个家里,影响了老婆孩子的心情。

    看着那些人已经离开,谈逸泽也跟着准备离开。

    只是在他临出门之前,顾念兮的身影从他的后方传来:“谈逸泽!”

    “兮兮,别担心!我一定会早一点回来的。你若是不放心,就将在咱们家现在还在睡懒觉的那个人给叫起来。”

    谈逸泽说的是周子墨!

    这个老三,自从被周太太给赶出家门之后,每天就活得很颓废。

    只要是不用上班的时候,他就跟个没有骨头的人似的,整天都躺在床上。

    这段时间,谈逸泽还觉得自己是不是过分纵容周子墨了!

    不过现在看来,周子墨也不是白养。

    这会儿,让顾念兮将他给叫起来,估计他还能至少将他谈逸泽那边的最新情况告诉顾念兮,省得她一个人在家里瞎担心!

    “那好,你要答应我一定要平安回家!”

    顾念兮要求的并不多。

    “我知道了!好了,风大,你和宝宝都进去吧!”

    谈逸泽最后嘱咐完这一番话之后,就跟着那些人离开了。

    眼看着他们的车子消失在视野中,顾念兮的视线变得有些模糊……

    ——分割线——

    这还没有睡醒呢,周先生就感觉自己快被水儿给淹没了。

    因为,他听到了小嫂子的哭声。

    “呜呜,周大哥你倒是起来啊!”

    “小嫂子,你说你一个女人家好意思么?人家还没有起来,你就直接闯进了房间里。要是看到不该看到的,我的清白就没有了!”

    周先生咬牙切齿的,以此来证明其实自己是清白的。

    说这话的时候,周先生赶紧还拉着棉被捂住自己的上半身,活脱脱像是个刚刚被流氓占了便宜,又怕被人看到自己的身体的矫情小姑娘。

    周先生从小到大都有一毛病,就是睡觉的时候不大爱穿衣服。

    不管是炎热的夏天,还是大冷的冬天,他都喜欢光溜溜的在被窝里溜号。

    当然,若是能和周太太一起,他越是喜欢光溜溜的。

    不过因为周太太对于喜欢裸睡的他并不怎么待见,所以在结婚之后,周先生在周太太各种冷暴力的威胁下,不得不妥协下来,每晚上睡觉,都要套上个大裤衩。

    而这,也让他渐渐养成了习惯。

    就算现在在人家谈家大宅客房里睡,周太太也没有跟过来,周先生还是老老实实的套着大裤衩睡觉。

    可这光着的上半身……

    其实,之前周先生也不是没有光着膀子到处走过。

    想当初他们在部队里训练的时候,不就时常这么做的?

    但自从和周太太在一起,周先生就有了身体的归属感。

    总之,他觉得自己的身体是神圣不可侵犯的,除了周太太!

    所以,当看到突然闯进房间来的顾念兮,他才会如临大敌。

    只是周先生却不知道,他现在的做法,只让顾念兮觉得,大老爷们矫情做什么?

    又不是没有穿裤衩?

    可周先生还是再度用自己的行动表明了,他是死忠于周太太的。

    捂着棉被的他,死活都不肯起身。

    “小嫂子,你出去我穿个衣服,然后咱们在好好说,好不好?不然,我清白要是没有了的话,到时候真的跟周太太有理说不清了!”

    “你要是想要你的清白的话,当初就不该背着梦瑶姐去夜总会找美眉!”周子墨不说还好,一说顾念兮也来了气。

    虽然这段时间周太太除了将周先生给赶出来之外,并没有说什么。

    可最近每次看到周太太的时候,顾念兮都能从她的眼神中读到那种莫名的哀伤。

    是啊,周太太一直都很在意自己不是清白之身嫁给周先生的,更担心因为这一点周先生不喜欢她。

    而周先生现在在结婚还不到七年之痒的时候就去找美眉,周太太除了往这一方面想,还能想到什么?

    可以说,那天的事情,对于周太太而言,打击不小。

    “我那要不是为了老二,我哪会去?这该死的老二,竟然还出卖我!”周先生一脸愤恨。

    顾念兮在听到周先生的这话之时,虽然有些诧异,但碍于眼下谈逸泽出了事,她压根没心情去理会这些。

    “好了,我先出去,你赶紧给我换好衣服。不然我就告诉梦瑶姐你还想要去夜总会!”

    “小嫂子,没想到你也这么阴险!”

    房间里,周子墨愤恨的叫器着。

    但他还是迅速的穿戴整齐,之后便带着顾念兮和聿宝宝出了门!

    ——分割线——

    在谈逸泽被带走的当晚,经过周子墨的交涉,谈逸泽已经被放出来。

    在大门前看着抱着孩子站在寒风中的顾念兮之时,谈逸泽的心尖跟狠狠被针给扎了似的。

    大风中,顾念兮的长发随风飘舞,有些凌乱,有些凄美。

    而她怀中的聿宝宝,虽然蜷缩着妈妈的怀中,大眼珠子还是死死的盯着谈逸泽走来的方向。

    在看到谈逸泽的那一刻,那双大眼里蹦出了靓丽的光芒。

    一个劲儿的喊着:“爸……”

    那一刻,谈逸泽一路小跑着来到他们娘俩的身边,将顾念兮连带着她怀中的聿宝宝,死死的揽入自己的怀中。

    “兮兮,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他疼惜的在顾念兮的耳边亲吻着。

    “我是你的妻子,我不担心你,谁来担心你?”

    一句最为简单不过的话,从顾念兮的嘴里说出来的时候,谈逸泽也顿时觉得自己的鼻尖酸酸的。

    “兮兮,你不问,人是不是我杀的?”

    谈逸泽紧抱了她之后,又问着。

    “是不是你杀的,又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知道,就算真的是你杀的又怎么样,你一定有你的理由!而且,我只要看你的眼神就知道,这件事情和你无关。”

    因为要抱着孩子,顾念兮没法空出一只手来回应谈逸泽的拥抱。

    可她坚定的眼神,却让谈逸泽将手上的力气收紧了几分。

    而此时,站在局外看着他们夫妻相拥的一幕,也有些被这一幕感动。

    军嫂的责任,让本来不该承受这么多的顾念兮,变得超出年龄的懂事。

    而谈逸泽的这个位置,有太多人的窥探。

    所以,他们的生活注定了不平静。

    可在这样的生活中,他们彼此间的信任,却让周先生都感动。

    什么时候,他家的周太太也能跟小嫂子一样的信任自己,周先生便觉得自己的世界也跟着圆满了。

    “兮兮,放心好了!这件事情不是我做的,我绝对不会让人随随便便的将屎盆子扣上来的!”

    谈逸泽说这话的时候,将顾念兮往自己的怀中一带,随后带着她迈开脚步,朝着周先生的车子走了过去:“风这么大,你才刚出月子,要是感冒可怎么办?”

    这一天,顾念兮很快的就被谈逸泽给带回了谈家。

    此时,苏悠悠和凌二,也已经呆在谈家大宅等候多时。

    看到他们几个进门,大家才松了一口气。

    “小泽,你没事吧?”谈老爷子一直盯着大门,看样子已经等候多时。

    “嗯。刘嫂给爷爷吃降压药了没有?”看着老爷子红光满面的样子,谈逸泽知道他这是血压高了。

    “刚吃了!”说到这的时候,刘嫂看向谈逸泽身边的顾念兮,说到:“兮兮,谈聿先交给我,你进屋给小孩子喂奶吧。小家伙好像有些认人,刚刚我怎么哄他都不肯吃!”

    “好的!”

    说着,顾念兮将聿宝宝放到刘嫂的手上,又将小床上瞪大了眼珠子,仿佛受了多少委屈的小奶娃给抱上手。

    这之后,顾念兮如所有人所愿的那般,进了屋。

    当然,陪着顾念兮进屋的还有苏悠悠。

    其实,顾念兮不是看不出,他们这些人不过是要将她顾念兮给支开,好说些什么。

    顾念兮没有表现出来,不是她不担心,而是她知道自己就算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也没有多大的帮助。倒不如,安安分分的带好孩子,给谈逸泽做好坚实的后盾,省去了他担心家里,分了心之类的麻烦。

    这样的话,谈逸泽就能专心的对付那些蠢蠢欲动的势力了。

    依照她家谈参谋长的能耐,顾念兮还真的无法想得出有什么样的难题能难倒他!

    而看着顾念兮进门之后,谈老爷子和其他人都松了一口气。

    这之后,他们才开口:“小泽,情况到底怎么样?”

    此时,谈逸泽的视线还落在顾念兮进入的那间屋子的门口。

    看着顾念兮落寞离去的背影,他的心情其实也不好受。

    他知道,依照这个丫头那灵光的头脑,又怎么看不出来,其他人是故意将她给支开?

    可她,该是乖乖的离开了。

    没有寻常一样,拼死拼活的想要挣个彻底!

    而谈逸泽看得出来,她之所以这样做,不是她放下心来,而是她想要让谈逸泽放手一搏。

    看来,这个丫头现在也厌倦了这样阿谀我诈的生活,那他谈逸泽绝对会为了她,将这些弄得他们好好的生活变得鸡飞狗跳的人,送入地狱!

    思前想后,谈逸泽开口:

    “是梁海的人。在废弃工厂发现被害,是窒息死亡的。估计,是被人给活活勒死的。尸体估计也是被他先破坏的,所以才会在不到几天的时间里,高度腐烂!”

    “梁海的人?那这些人为什么找上你?”谈老爷子一副干着急的样子。

    周子墨将一份资料拿出来:“是这样的,在现场除了找到一枚带着谈老大指纹的纽扣之外,没有其他的痕迹。所以,他们理所当然的将谈老大当成第一嫌疑犯!不过尸检的结果表明,谈老大在那人遇害的时间,正好是小嫂子生孩子的时候。而在军区总院那边,能直接调出谈老大出现,甚至还有在那边活动的所有影像,所以可以排除了谈老大作案的时间!”

    “梁海千算万算,估计怎么都没想到,他设好想要陷害谈老大的时间,正好撞上小嫂子提前剖宫产!”周子墨又说。

    而听到周子墨的话的凌二,便说:“看来,你们家那小子还真的是你的福星。一个提前出生,竟然帮着你洗脱了罪名!”

    可听闻凌二爷这话的谈老爷子却不赞同:“不,孩子只是一方面,我觉得我们谈家最大的福星,就是兮兮!自从娶了兮兮之后,虽然事情还是很多,但每次都能逢凶化吉!我们的兮兮,就是我们谈家最大的福星!”

    谈逸泽听到老爷子这话之后,嘴角不自觉的勾起。

    那丫头要是听到这话,也会很开心吧?

    不过,谈逸泽忽然想起,自己貌似都没有和顾念兮说过这样的话吧?

    看来,这些事情结束之后,他谈逸泽有必要和顾念兮好好的说一说了。

    她,就是他谈逸泽最大的福星!

    娶了她,是他谈逸泽这一辈子最幸福的事情!

    “我们现在开始研究一下下一步的动作吧。冯旭的事情,我觉得他不可能没有留一手!现在眼下最关键的,就是找到冯旭现在手上掌控的关于梁海的证据。我相信,冯旭为梁海卖命了这么多年,他手上掌握的东西,可比我们手上的更有意义!”

    “除了冯旭掌控的证据之外,我觉得梁海的下落也至关重要!他现在是亡命之徒,我担心他要是陷害你不成,到时候想要来个鱼死网破!”

    周子墨沉吟了片刻,说。

    “放心,梁海的下落我现在已经有了眉目,很快就有眉目了。”

    凌二爷这边说。

    别看凌二爷所掌控的只是这A城的商界,可这商业圈里存在的各种势力,亦是不可估量的。

    一旦这黑白两道通吃的凌二爷,下令找个人的话,只要这个人不出这A城,一般逃不出他们的掌心。

    而之前谈逸泽说,按照梁海的思路是,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那么,现在梁海在的位置,应该还是这A城才对!

    而凌二爷这么一打听,还真的有了点眉目。

    “那好,我们现在商量下计划!”

    谈逸泽一个示意,他们两人跟着脑袋凑在了一块。

    这一天,他们谈论的时间很长。

    到最后,苏悠悠和顾念兮都在卧室里睡着了,他们还没有谈完……

    ——分割线——

    “苏悠悠,你告诉我你的脑子到底是什么做的?”

    苏悠悠接到苏妈妈的电话,是在这个周末的早晨。

    此时,苏悠悠因为昨晚肚子里的孩子闹腾的有些欢,入睡有些晚。这个时间点,她刚刚喝完了凌二爷送来的牛奶,打算进一步补眠。

    没想到,竟然是自己的母亲打来的电话……

    “太后娘娘,我的脑子是什么做的您不是最清楚么?就算是个猪脑,那也是您生下来的。”苏悠悠说揉了揉惺忪的眼睛说着。

    “苏悠悠,不准给我扯开话题。”

    “那太后娘娘您想谈什么,总得跟我明示一下吧?”

    “你还跟我装?我大清早的给你打电话,不就问问沈超的事情!”

    “沈超?哪一位!”

    脑子一团浆糊,苏悠悠想不出来这沈超是东街的狗儿还是西街的猫。

    而这,引来了太后娘娘的河东狮吼:“苏悠悠!”

    好吧,她家老妈这河东狮吼的能耐,就算隔着电话听筒,也让人浑身如同被雷劈了一样。

    而本来脑子一团浆糊的苏悠悠,也在这个狮子吼下清醒了。

    “啊……您是说是沈超是吧?”

    “……”

    “那啥,您肯定知道了,吹了!”太后娘娘虽然不开口说话,但她的低气压已经从电话听筒那边清楚的传过来。于是,苏悠悠赶紧老实交代。

    “我问你到底怎么吹的?”

    “也就是我觉得他不适合,他也觉得他不适合我这重口味的!”

    “苏悠悠,你还想要糊弄我到什么时候?你当我不知道,人家沈超回家说了,你相亲到一半的时候,跟一个男的跑了!”

    母亲的嘶吼声,弄得苏悠悠的眉头一皱一皱的。

    “太后娘娘,您这都已经打听出来了,为什么还要多此一举?”

    苏小妞虽然嘴上是这么漫不经心的说着,但心里还是不自觉的嘀咕着,这沈超怎么这么大嘴巴?不能在一起为什么还要跟家里的人老老实实的报备?

    这个受,真的太软弱了!

    而苏悠悠还担心,这沈超都回家说了这么多,会不会将凌二爷的身份都给抖露出来?

    当然,凌二爷的身份是没有什么丢人的。

    关键是,现在自家老妈已经恨不得拿着个扫把追赶凌二爷给狂扫一顿了。

    要是让她知道自己又跟凌二爷搞在一起,并且连孩子都给搞出来了那该怎么办才好?

    到时候,妈妈会不会直接气晕?

    心里乱糟糟的,苏小妞的睡意也消失的一干二净。

    所幸爬起来,挺着个大肚子就站在门边,偷偷的看门外边的男人在做什么。

    这一看,苏小妞的视线突然变得有些模糊。

    因为此时的凌二爷,正挽起袖子,将不知道什么时候送来的防滑地毯给铺在地上。

    虽然这个男人的动作一如既往的优雅,可苏悠悠还是看得出,他是放慢了脚步,想要藏起一切的动静,以免影响她苏悠悠休息。

    这一点,从他刚刚不小心在拐角的地方,差一点撞到花瓶,急忙扶起来之后又匆匆忙忙的扫了一眼她苏悠悠的卧室,见这边没有发出什么动静之时,才拍拍胸口继续进行手头上的工作。

    或许,这可能是寻常家男主人经常做的事情。

    可这事情在凌二爷的身上,却……

    他是凌二爷,含着金汤勺出生,养尊处优的他从来不需要低下头去做什么事情。

    可现在,为了她苏悠悠,他却连铺防滑地毯这种事情都亲力亲为。就因为她苏悠悠说过:“我不喜欢这个家里有陌生的人进出!”

    从他死皮赖脸的住进这里的这段时间,苏悠悠不是没有感觉到他的变化。

    可因为跨不过自己心里的那道坎,苏悠悠每天奴役着这个男人的时候,却不敢亲眼看着他在厨房里忙活的身影。

    有些,只是她自己刻意想要忽略。

    可最终她发现,自己原来忽略不了。

    “我就想问问,带你走的那个男人是谁?我昨儿问了沈超好半天,结果人家都不肯说。你快跟我说说,是不是你自己找了个?”

    妈妈的话,还在耳边。

    琢磨了一番之后,苏悠悠这才开口:“妈妈,我找了个可值得托付终身的人。所以拜托您,别再给我找那些乱七八糟的人来了,好么?”

    “苏悠悠,你这是什么话?”本来苏悠悠是有些生气苏悠悠说她介绍的都是乱七八糟的人。但仔细一琢磨苏悠悠前边的话,她反映过来:“不对,苏悠悠你什么时候找到什么可值得托付终身的人?那人是谁?”

    “妈,这事情你先别理。我这边还有手术要进行,所以电话先挂了!”草草的收了线,苏悠悠走出了房门。

    “怎么起来了?是不是我刚刚弄花瓶的时候吵到你了?”正在铺防滑地毯的凌二爷看到本该在床上的苏悠悠竟然来到了客厅里,赶紧停下了手头上的活儿来到苏悠悠的身边。

    “这些活,你为什么不找别人来做?”

    你凌二爷的手,不应该用来做这些的。

    “你这是睡的不清醒吧?你不是说你不喜欢家里进出陌生人么?再说了,我也觉得这种事情反正我能为你做,为什么不亲力亲为!”

    凌二爷摘下了自己手上带着的手套,落座在苏悠悠的身边。

    此时,他的头发已经湿了一大半。

    虽然是秋季,天不热。

    不过在这样的空间里做了这么久的重活,他浑身已经湿透。

    看着他不顾往日骚包形象在自己面前抹去额头上的汗,苏悠悠又问:“为什么要事事顺着我?你凌二爷的性子呢?”

    苏悠悠问出这话的时候,眼眶微红。

    可眼珠子里,却有了不一样的东西,在跳跃着。

    看着这样的苏悠悠,凌二爷那张祸国殃民的脸上,突然有了笑意:“苏悠悠,你是我凌二爷想要一起过一辈子的人啊,我不顺着你,你要是再跑了怎么办?难道要我一辈子打光棍?我可告诉你,我现在……”

    凌二爷不知道还想要跟苏悠悠说些什么。

    可就在这个时候,已经记不清有多久不曾主动拥抱过自己的苏悠悠,却突然对着她的腰身伸出了双手……

    看着埋在自己胸口上的那个脑袋,凌二爷的桃花眼里写满了诧异。

    “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傻……”苏悠悠埋在他胸口,所以说出来的嗓音,有些闷闷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凌二爷的错觉,苏悠悠现在的呼吸,好像比之前的要热了些。

    “因为你是苏悠悠!”

    没有别的原因,仅仅只是因为你是你!

    凌二爷的回答,让苏悠悠落在他腰身上的手又紧了几分。

    看着将一张脸都埋在自己胸口的苏悠悠,凌二爷虽然搞不清今天苏悠悠为何变得如此主动。寻常他要是多触碰她一会儿,都一副恨不得将他凌二爷给剥皮的样子。不过虽然看不懂,但这不代表凌二爷不会回抱苏悠悠。

    这样的拥抱,他不知道奢望了多久。

    从再度见到她回国开始,凌二爷已经不知道多少次梦到这样将苏悠悠抱在自己怀中。

    只可惜,每次醒来的时候,自己的怀中仍旧是冰凉一片……

    若今天这个还是自己的梦境的话,凌二爷真的希望自己一辈子都不要醒来……

    再度看了一眼在自己怀中的女人,凌二爷闭上眼,紧紧的回抱着她。

    虽然凌二爷抱完了苏悠悠之后,除了发现自己的衬衣上多了一坨粘稠的不明物体之外,仍旧不知道苏悠悠今天这是怎么了。不过他可以发现,自从这一天之后,苏悠悠对他的态度明显比之前好了不少……

    ——分割线——

    “凌二,你确定你今儿个所说的地点没有错?”

    这日,谈逸泽在收到了凌二爷发来的短信之后,还亲自打电话去确认。

    而此时,顾念兮正抱着聿宝宝,给这小家伙喂着稀饭。

    小家伙现在感冒虽然好了,不过貌似害怕弟弟将妈妈所有的关注力都给夺走了似的,一直都不肯让别人喂饭,除了顾念兮。

    “要是没错的话,那我开始着手安排一下!”

    说到这的时候,谈逸泽扫了一眼在顾念兮怀中,还不安分的抓着他谈逸泽的小胖子,将他胖乎乎的小手抓在自己的掌心轻揉了一会儿之后,谈逸泽这才说到:“对了凌二,给我找一辆公共汽车!”

    “这个你别管,反正你很快就知道了!”

    在和凌二爷谈完,直到挂断电话之后,谈逸泽的嘴角都有着淡淡的笑容。

    这样的谈逸泽,虽然看似和寻常没有区别,可顾念兮知道,谈逸泽已经开始着手准备了。

    虽然听不懂他和凌二爷到底都在打什么哑谜,但顾念兮知道,一场腥风血雨即将拉开序幕……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