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553章 替我跟苏悠悠说,我爱她

    这一天,从将顾念兮送到苏悠悠那边之后,A城的天空就被乌云所笼罩。

    这样的天气,如同有什么大事即将到来一般。

    谈逸泽和凌二爷,就在这样的天气中出发了。

    车子,是由谈逸泽驾驶的。

    而凌二爷,则负责在边上接应。

    接人,上车,继续行驶。

    这一路,还算是平稳。

    在就要到预定路口的时候,谈逸泽和凌二爷对视了一眼,在某个公交亭前,稳稳当当的停下来。

    此时,时间还没有到上班的高峰期。再加上这是个郊外的公交亭,所以还看不到什么人。

    而就在这个时候,看到公交车之时,不远处有个人小跑着上来。

    “等等!”

    那熟悉的声音,让握着方向盘的那只手,露出了青筋。

    小刘,冯旭,还有他在包抄毒枭大窝之时,死去的千千万万的兄弟……

    是时候,该将这些血债,都算清楚了!

    只是心里头虽然很不平静,但坐在驾驶座上的男子,还是没有表情上的变化。

    这,才是能真正办的成大事的人!

    “等等!”

    那人在上车之后,扫了一眼车上形形色色的人,虽然眉心处有了折痕,但还是很快的在公交车子的前方,投了币,然后在后方找了个作为。

    这之后,车子稳稳当当的驶离了原地。

    而这人也在坐上了公交车之后,摘下了自己脑袋上的鸭舌帽,露出了他的脸。

    小跑了一阵的他,气息有些不平稳,也有些燥热。

    所以,他拿着鸭舌帽檐充当扇子,扇着风。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冰凉的物体,抵住了他的脑门!

    在杀害了冯旭,顺便将罪行嫁祸给谈逸泽之后,他已经打算先离开这个地方一阵子。

    不然,聪明如谈逸泽,一定会猜想到他现在还在这个城市!

    所以,在警方发现了尸体之后,他又计划了一番,决定逃亡g市,顺便也研究了路线。

    他用排除法,决定从郊外出发。

    乘坐公交路线,到达轮渡渡口,再乘坐船只,到达海滨城市g市。

    之所以这么计划,还有个原因。

    因为这一条线路,是唯一能逃亡,并且也用不上身份证的路线。

    不然,依照现在的情形,所有的部门应该已经接到了通知,在查到他身份证的相关使用情况之后,一定会通报到警方那边。

    当然,梁海也不是没有想到做一张假身份证,蒙混过关。

    可关键是,前一段时间冯旭在网吧上了网回来之后就告诉他,他梁海现在已经成了网上在逃通缉犯。

    警方已经将他的照片发布在上面,而且还是有悬赏的那种。

    这么一来,关于他梁海的长相,肯定被很多市民所熟知。

    利用假身份证过关,肯定也是不实际的。

    没准到时候,反被人认出来举报。

    所以思量了两三天之后,梁海确定了自己逃跑的路线。

    至于为什么选今天,其实也是因为今天恰逢节假日。

    这么一来,出游的人也会比较多。

    你看看,他刚刚上车不就看到很多人?

    这些人一个个的装备,都是出门游玩的。

    要是在这样人多的地方,想要被人逮住,也是相当困难的。

    再者,要是被逮住的话,到时候他也未尝不能用鱼死网破的那一招!

    只是,梁海真的没有想到,自己的计划都已如此精密了,为什么还会……

    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抵在自己后脑勺上的,应该是92式手枪。

    熟悉所有枪支的梁海,自然清楚92式手枪是属于自卫式手枪,而抵在自己脑袋上的这个口径,大概是5。8毫米。比e国装备的小口径自卫手枪多出了3。5毫米。是我军指挥人员及有关人员装备的战斗手枪,主要用于杀害50距离内的目标。弹头侵入人体形成的空腔效应是巴拉贝鲁姆手枪弹的2。5倍,手枪弹杀伤威力之大,堪称世界第一。

    这也就证明了,这个要自己的命的人,应该是天朝人……

    难道是……

    谈逸泽?!

    想到这种可能,梁海慢悠悠的转过头!

    但目光触及到那张妖冶的脸庞之时,梁海的眸光暗了暗。

    “梁参谋长,好久不见!”

    这是,凌二爷的开场白。

    如此慵懒的嗓音和调子,实在不像是个拿着手枪抵着你的脑袋的人该有的。

    “凌二爷,我们是好久不见。只不过这样的见面方式,貌似和你我有些不搭调!”

    想当初,凌二爷在特种部队里头的时候,自然也是相识的。

    不过因为这梁海和谈逸泽不对盘,凌二爷自然也和这梁参谋长不是太亲近!

    但谁也没有想到,他们之间会用这样的方式再度见面。

    “据我所知,凌二爷已经退伍了。貌似,你已经没有什么资格拿着我军的装备吧!”

    梁海是个聪明人,一开口就知道如何切中重点。

    若是寻常人,肯定在这个时候被他给唬的一愣一愣的。

    只是,这次的对象是凌二爷。

    和谈逸泽一样,狡猾的让梁海不得不防备的人。

    但同样的,梁海也不得不忽视一个问题。

    以凌二爷和谈逸泽的交情,一个出现在这里,那么另一个呢?

    难不成,凌二爷在知道谈逸泽的死对头出现在这公交车上,会不通知谈逸泽?

    这个想法,让他变得有些隐隐不安。

    若是谈逸泽出现在这公交车上的话,这情况恐怕对他梁海有些不利。

    最起码,他们是两个人,而他梁海只有一个人!

    虽然说他梁海的功夫也不差,但一个人对上两个曾经都是特种部队里的人,这情况可想而知了!

    而当他说这话的时候,凌二爷那张本来就风情万种的脸上,又出现了一抹人畜都为之倾倒的笑来。

    “我军的装备?梁参谋长,貌似您现在也没有资格说这样的话吧。据我所指,你和毒枭勾搭的所有证据,都已经被呈上军事法庭。你现在,最多也只算是一个逃犯罢了。你又有什么资格自称我军?这,可是对我们大天朝的侮辱!”

    凌二爷看似嬉笑的说着。

    可每一句话的锋芒,都直接的切割到梁海的要害!

    这话的结果,就是将梁海的话都给堵得死死的。

    而凌二爷却又自嘲的说着:“不过有一点你说的是没有错,这玩意确实现在不该由我来握着,当然的,你的命也不该是由我来取的!”

    谈逸泽说过,梁海的命只能结束在他的手上。

    因为,这是他答应死去的小刘的!

    这该死的家伙,竟然拿着小刘的家人的所有性命,去威胁他作出泄密的事情来。

    而在他主动交代了所有的罪行之后,他竟然还派人将小刘给……

    想到那一天在胡同里发现小刘的尸首,那和身体分了家的脑袋,谈逸泽的整双眼眸都被鲜红给吞噬!

    “你是什么意思?”

    听到凌二爷的话,梁海的眼眸微微眯了起来。

    不是他猜不到什么,而是他总觉得这凌二爷话中有话。

    而就在凌二爷说完这一番话的时候,车子缓缓的停下来了。

    车上,细细碎碎的响声传来。

    在梁海还没有转过头的时候,又有那么个黑乎乎的东西递上了梁海的脑袋。

    而这次的枪口直径,其实和凌二爷手上的那把没有什么区别。

    仍旧是92式5。8毫米手枪。

    只不过,这次拿枪的人用的力气更大。

    枪口,直接死死的戳着他的后脑勺,压得他抬不起头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本来把玩着枪支的凌二爷收回了抵在他脑袋上的手枪,往后一丢。

    “这玩意还真的不适合我拿,要是我女儿知道我拿这玩意儿的话,估计将来出生都不给我抱着了!”

    凌二爷说完了这一番话之后,又迅速的说到:“这边交给你了,谈老大!”

    谈老大?!

    这一刻,梁海终于确定了今儿个自己为什么被截住了。

    谈逸泽!

    真的是谈逸泽!

    这个魔鬼,还是追来了!

    可他这个时候,不应该因为各种调查,被人关押着么?

    怎么可能这么轻而易举的脱身呢?

    再者,为什么他梁海一直都熟知谈逸泽的气息节奏,这也是当初在酒吧里,谈逸泽用伪装混过了他的保镖的视线,却还是在他面前暴露的原因。

    可这一次,为什么他冲上车到现在,都没有发现谈逸泽的存在呢?

    “很诧异我为什么被警方带走之后,还能出现在这里?”

    没有任何起伏的嗓音,在他的脑袋上传来!

    而这样的嗓音,梁海并不陌生。

    这是他多年来一直都在防守的对手——谈逸泽!

    正因为太过熟悉了,所以他在听到谈逸泽的嗓音之时,感觉心里没有底,就像是跌入了一个无边无际的黑洞中,等着恶魔的扑食。

    没有等到他的回答,谈逸泽继续说着:“呵呵,你是算到了我那一天会回到国内,但你千算万算都没有算到,我妻子那一天正好进行剖宫产。军区总院的所有摄像头里,都有我的身影。这正是你诬赖不了我的地方!你自作聪明,想要绊住我的动作,无非只是将你现在的下落给暴露罢了!”

    若不是梁海弄出冯旭命案的话,估计还真的很难确定他现在就在这个城市!

    “至于你在警方那边的线人,也已经被我抓住,如今正关押在大牢里,等着和你对质!”

    谈逸泽说着这一切的时候,仍旧没有任何的嗓音起伏。

    这样的他,仿佛是逮住了猎物的猛兽。没有直接猎杀他的想法,有的是戏弄猎物,玩弄猎物,在猎物耗尽最后一丝力气之后,才打算将他杀害。

    “不过也没有关系,如今对不对质也没有什么关系。就算没有这一条罪名,你也照样是个死罪!”

    “谈逸泽,我有个问题想要问你!”

    梁海在听完谈逸泽的前半截话之后,没有反口。

    没错,这些都是他做的。

    他也无需在谈逸泽的面前抵赖。

    因为他知道,现在一切的抵赖是徒劳。

    按照谈逸泽的脾气,没有根据的事情他是绝对不会说出来的。

    现如今,他却将他一一列举出来,也就说明他已经掌握了绝对的证据。

    “是想问我,在这汽车上,你为什么没有感觉到我的存在么?”

    曾经都是特种队伍里的人,对于呼吸声是异常敏感的!

    可梁海没能感觉到?

    这一点,实在连他自己都感觉到极为诧异。

    追根究底的,他还是想问出来。

    而谈逸泽在看到了梁海眉宇间的肯定之后,却没有直接给他想要的答案,而是冷笑道:“你非但没有察觉到我的存在,更没有察觉到他们的存在吧!”

    谈逸泽说这话的时候,看向车子的后方!

    而这个时候,梁海也顺着谈逸泽的视线看了过去。

    这一看,梁海的瞳仁里有了震惊!

    好家伙!

    这刚刚坐进车上的人,哪里是路人?

    一个个,都身穿橄榄绿,有谁见过一大批穿城这样的人结伴出来游玩的?

    可这车子,明明是公交车!

    这一来二去的,梁海瞬间明白了,他中计了!

    谈逸泽这个狡猾的混蛋,竟然用了一辆公交车来瞒天过海。

    将他梁海,直接困在这个死局里!

    但怪也怪在,他今儿个为什么都没有察觉到这些人其实并不是普通的路人呢?

    按理说,他的敏感度应该不会差才对!

    梁海百思不得其解。

    而谈逸泽显然也没有想过要在这个时候告诉梁海某些答案。

    在看到他一直疑惑不解的时候,他只是开口吩咐凌二爷:“二啊,把车子开开,咱们好好送送我们的梁参谋长一程!”

    瞧瞧,这话说的多好听?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谈逸泽真的是如此热情,以礼待他梁海。

    可谁又能体会出,谈逸泽这话里的杀机?

    “至于你想要知道的那些,留着到坟墓里问问小刘吧!”

    谈逸泽又是说……

    小刘,那个曾经陪伴了他谈逸泽走过军旅生涯一大半的小伙子,本该是人生最美好的年华,却因为他梁海一个命令,死于非命。和心爱的老婆和孩子,永无相聚之日!

    是,虽然小刘是背叛过他谈逸泽,但最后的关头还是他挽救了他谈逸泽的性命,并且将梁海的所有都说了出来。

    关于那些,谈逸泽早已原谅了小刘。

    但杀害小刘,并且害的他的战友们都死在异国他乡的人,他是绝对不会手软!

    在谈逸泽的一声令下,车子缓缓驶离了原地。

    这个押解过程,可以说还算顺利。

    但就在距离目的地不到二十公里的路上,梁海突然有了动作。

    他不顾谈逸泽的阻拦,按下了随身携带的定时炸弹的按钮。

    那一刻,梁海跟个疯子一样,开始在车上乱窜着。

    即便,他的腿已经被谈逸泽打了两枪,可他还是拼着最后的一口气,闹着。

    到最后,这个疯狂的人儿竟然死死的缠住了驾驶座上的凌二。

    起先,凌二因为系着的安全带无法动弹。

    等到他解开之后,这个疯子竟然死死的抱住了凌二爷。

    而且他很聪明,直接将凌二的身子拿来挡在他的面前。

    这样,谈逸泽他们就算想要射杀他,都要掂量一下。

    车子因为无人驾驶,开始在路上摇摇晃晃的疯狂行驶着。

    而时间,则在这样的对峙中一点一点的流逝。

    听着梁海身上的定时炸弹的每跳一秒都发出哔哔哔的声音,所有人的呼吸都有些困难。

    “谈老大,开枪!”

    凌二爷不是没有尝试过从这个疯子的手上挣脱。

    可关键是,梁海这次是抱着必死的决心的。

    被谈逸泽抓住,也是死路一条,那他为什么不在最后的关头,将其他人也拉下地狱了?

    虽然,梁海是想过要和谈逸泽一起死,这也算直接了清了两人的恩怨。

    可他也是明白人。

    若是死的时候拉下谈逸泽最好的兄弟呢?

    梁海别的不知道,但他可知道当年他们兄弟几个小六的死对谈逸泽造成的沉重打击。

    若是这一次,凌二也在他的面前没了的话,那对于谈逸泽而言绝对是最为致命的打击。

    这样的话,谈逸泽这一辈子也别想好过。

    这样,绝对比直接拉着谈逸泽一起下地狱效果还要好!

    真的不出他的预料,果真在他抱住凌二爷之后,谈逸泽之前的疯狂射杀行为停下来了。

    梁海甚至还从谈逸泽的眼瞳里,读到一抹叫做恐惧的情绪。

    恐惧……

    呵呵!

    原来,谈逸泽也有害怕的东西!

    他梁海一度还以为,他谈逸泽真的天不怕地不怕呢!

    这不错!

    真不错!

    至少,在死之前,他梁海也体验了一把,谈逸泽如此恐惧……

    “谈老大,快开枪弄死他啊!”

    凌二爷的还在嘶吼着。

    只是他在扭动的时候,梁海也一直跟着扭着。

    他脸上的诡异笑容,一直都在谈逸泽的脑海中徘徊着。

    谈逸泽可以肯定,梁海现在肯定有所打算。

    若是他谈逸泽真的对凌二爷开枪的话,他绝对会将凌二爷直接堵在子弹上。

    虽然他这么做也有可能失手,但谈逸泽不敢用凌二爷的命来赌。

    那是,他一起出生入死过的兄弟……

    他还没有和苏悠悠真的结婚过,他还没有享受到初为人父的喜悦。

    他更没有和享受过,每天上班回到家,看到自己的小妻子在厨房里为自己张罗着晚饭的那种温暖……

    他的人生,等同于还没有开启新的篇章……

    他不可以死!

    早知道是这样的话,他今儿个就自己来了。

    那样的话,死的人就是他谈逸泽自己了!

    那一刻,他真的无比后悔今天为什么要同意凌二跟着来了。

    “谈逸泽,你开枪啊,有种你就开枪啊!你不是最有能耐么?我就要看着你,是怎么开枪弄死你兄弟的!”

    死死的拽着凌二身子的梁海,一直不断的朝着谈逸泽挑衅着。

    而凌二爷能感到,谈老大举起枪的手,在颤抖。

    “谈老大,你别信他。”

    “呵呵,他不信也得信。我就不相信,他能眼睁睁的再看着自己的弟兄死一遍。”

    说着,梁海的笑声越是猖獗:“今儿个我梁海就算是死,也死的值得了。虽然没能将你拉下来,不过我倒是要看看再度看着为你出生入死的兄弟死在你面前之后,你是不是还能跟从前一样无动于衷,稳坐在你现在的那个位置上!”

    “谈老大,你别信他。六儿当年的死只是意外。你千万别在这个时候中了这个疯子的诡计。快点开枪……”

    只是在凌二爷说完这一番话的时候,本来只是有节奏的跟着秒表一起跳动的定时炸弹,声音却突然变得频繁了起来。

    而梁海在看到了定时炸弹上显示的数值之后,释然一笑:“呵呵,谈逸泽现在就算你能动手开枪也晚了,我今儿个就要让你们这群人跟着我一起下地狱!”

    说完之后,梁海便是仰天嘲笑谈逸泽。

    是啊,在谈逸泽犹豫的时候,已经错过了最佳射杀他的时刻。

    眼下就算弄死了他梁海,他们这么多人也没有办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下车逃亡。一旦梁海的炸弹引爆了这车子的油箱的话,结果可想而知。

    这辆公共汽车可能化身一片火海,而他们这群可爱的战士也一定会丧命火海中。

    而就在这个关键的时刻,凌二爷想到了一个计划。

    如果可以,他当然不会选这样危险的赌注。

    可眼下,他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谈老大他们跟着自己陪葬!

    光是想到小嫂子和那两个孩子,他就无法无动于衷。

    所以,在这最为关键的时候,凌二爷突然抬头,对上谈逸泽:“谈老大,如果我有什么不测的话,告诉苏悠悠,这一辈子是我负了她。还要告诉她和孩子,我真的很爱她……如果可以,下辈子我们再续前缘!”

    在听到凌二爷的这一番话,而且已经读懂了他的眼神的那一刻,谈逸泽已经察觉到凌二到底在想些什么。

    他发了疯似的冲上前,想要拦住凌二。

    可那一刻,凌二爷本来用来扼住梁海的一只手突然空了出来,拍了公交车上的某个按钮,前门的乘客入口打开。

    而凌二爷就在那定时炸弹的红色数字显示到“1”的时候,拉着梁海跳下了车。

    “不……”

    “凌二,你不能死!”

    谈逸泽的嘶吼声,响彻整片云霄……

    在凌二爷和梁海双双滚动下车子的时候,发出一个巨大的爆炸声……

    ——分割线——

    当所有人将凌二送到了军区总院,谈逸泽急忙通知顾念兮的时候,他的话通过无线电波传来,让顾念兮有种被人给当头一棒的感觉!

    若是普通的事故,像是枪伤什么的,谈逸泽他们压根不会当成事情来处理。

    可现在,谈逸泽竟然用如此焦急的口吻说着,那就证明凌二的伤肯定不简单!

    只是,这到底都算什么事情?

    苏悠悠和凌二爷好不容易才开始朝着正常的轨道发展,苏悠悠虽然没有说要接受凌二,可从苏悠悠的架势看,也距离那个方面差不多了。

    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偏偏发生这样的事情?

    顾念兮感觉,自己浑身像是被谁当头淋了一盆冷水似的。

    说不出话,只是傻傻的看着这会儿,见她顾念兮在打电话,又一个人猫着看gv的苏悠悠……

    一时间,顾念兮的眼眶有些红。

    有些薄雾,开始在她的眼眶里弥漫开口。

    苏悠悠……

    她的苏悠悠……

    真的好让她心疼!

    “兮兮,你听我说,现在你绝对不能自乱阵脚!相信我,我们这边一定会经历抢救,让凌二活着出来的,相信我……”

    抢救?

    那证明,是很严重很严重的伤咯?

    “你赶紧带着苏悠悠过来,千万别让她出事!”

    谈逸泽在她的耳边絮絮叨叨着什么,顾念兮听不大出来。

    若凌二爷真的有个什么不测,那苏悠悠肚子里的孩子,就是凌家唯一的血脉了……

    顾念兮只感觉,自己的大脑当时一片空白。

    至于自己到底是怎么放下手上的电话的,顾念兮压根就没有什么印象。

    只知道,在接完电话之后,她的手一直有些发抖。

    看着苏悠悠,顾念兮一直发不出任何声音。

    一直到苏悠悠转过头来看向顾念兮:“我说兮丫头,你老公给你打了什么电话,你至于跟吃了大便一样的表情么?”

    苏悠悠的形容词,永远都那么的让人觉得震惊。

    但更多的时候,她说的话不过是为了缓和一下气氛。

    聪明如她,自然察觉到顾念兮接完了电话之后,脸色不大好。

    难不成,是谈逸泽有什么问题?

    她本来是想要说些话来逗顾念兮开心的。

    可不知道是什么事情,就算她说的如此嗨皮的话,顾念兮仍旧盯着她,不给一点笑容。

    “兮丫头,难不成发生了什么事情?”

    苏悠悠又问。

    而这一次,苏悠悠的声音终于拉回了顾念兮的神志。

    “悠悠,没事。你听我说,我们现在先去一个地方!”

    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已经站了起来,到苏悠悠的卧室里,给她找来了一件厚实的红色风衣!

    “来,你先把这个穿上!”

    顾念兮甚至还主动要帮苏悠悠更衣。

    只是她的主动,却让苏悠悠无比怀疑。

    “兮丫头,你这是要带我上什么地方?你这丫头什么时候伺候过本宫穿衣服了?是不是你想趁着我挺着个大肚子,还有点重量的时候将我拉去卖了?”

    “你知道的太多了!”

    貌似,经过刚刚的一阵之后,顾念兮已经冷静下来。

    除了脸上根本挤不出一点表情之外,其他的还好。

    看着这样的顾念兮,苏悠悠虽然决定有些奇怪,不过她还是听顾念兮的话拿着钥匙起身了。

    “不过念兮,我们出门的话,这两个睡着的孩子怎么办?”

    两个孩子都还在打呼。

    “我老公说,刘嫂应该快到了。刘嫂一到,我们就出发!”

    显然,谈逸泽之前已经将所有的事情都给安排好了。

    “那我是不是能问问,我们到底要去什么地方吧?总不能待会儿你还我卖了,我还要帮你数钱吧?”

    苏悠悠还一个劲儿的叽叽喳喳着。

    但她不知道,顾念兮看着她这个模样,心里就像是被人掏出了个大口子。

    悠悠,你要是知道凌二现在可能死了,你还会像现在这样开心的和我有说有笑么?

    正巧,门铃在这个时候响起。

    顾念兮这边已经抓起了手机和车钥匙,直接拉着苏悠悠到门边。

    一开门,果真是刘嫂。

    不过刘嫂的神情,和顾念兮一样。

    “刘嫂,几天不见,您老最近是不是喜欢上僵尸脸了?”苏悠悠和刘嫂也算是熟人,一见到刘嫂也会不正经的开玩笑。

    要是寻常,她也能将刘嫂给逗得乐呵呵的。

    不过今儿个的刘嫂不知道怎么了,在听到她苏悠悠的这一番话之后,脸部表情更僵了。

    到最后,还是顾念兮解得围。

    “刘嫂,两个孩子先麻烦你了。对了,小宝宝的奶粉我也给带了,要是他哭的话就给他喂一些。晚些时候,我让陈伯伯过来带你们回去!”

    “那好,你们两个都小心点!”

    刘嫂再看了苏悠悠一眼,强忍着泪意说着。

    苏悠悠可能不知道,刘嫂不是不喜欢她苏悠悠开的玩笑。

    而是,她真的实在笑不出来。

    苏悠悠是个好孩子,每天脸上都洋溢着灿烂的笑容。

    只是这孩子的命,为什么这么苦?

    苏悠悠和凌二爷离婚的那一段,她也算是亲眼看着过来的。

    好不容易他们现在的关系才好了一点,孩子也要出生了,却在这个时候碰上了这样的事情!

    为什么,老天就是这么的不公平?

    想到这些,刘嫂的眼泪滑了下来。

    索性的是,此时顾念兮已经拉着苏悠悠出了门!

    ——分割线——

    “兮丫头,我们这是去什么地方?”

    路上,苏悠悠再一次发问了。

    其实,苏悠悠已经看得出,这路是通往军区总院的。

    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好像,是凌二爷出事了!

    不然,若是谈逸泽出事的话,应该不可能亲自打电话过来。

    而今天早上凌二爷是跟谈逸泽一起出门的。

    现在谈逸泽有了回应,那凌二呢?

    若是他没什么事情的话,他怎么连一通电话都没有给过她苏悠悠?

    越是想,苏悠悠越是心里没有底。

    可她还是忍不住的盼望着,凌二爷没事!

    会不会,他是去给自己买提拉米酥了?

    “苏悠悠,我老公说在去之前先不让你知道。但我觉得,还是让你有一点心理准备的好!”

    顾念兮一边手握着方向盘,一边伸过去轻轻揉着她的掌心。

    “兮丫头,到底什么事情?”

    她的预感,没有错!

    这一刻,苏悠悠想到凌二爷可能发生了什么事情,有些慌。

    “悠悠,今天我老公和凌二,其实是去抓那个姓梁的坏蛋去了!具体的情况我不知道,但我老公说,凌二出事了!”

    苏悠悠一听,她的手突然慌了。

    不知道抓住什么东西才好,更不知道自己的身子为什么总是颤抖。

    “兮丫头,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一定是顾念兮这丫头看自己今天跟凌二爷黏糊,所以才开这样的玩笑是吧?

    对,一定是这样的!

    不然,凌二爷那么聪明的人,怎么可能让自己遇上危险呢?

    还有,他不是还说过会给她苏悠悠带回提拉米酥的么?

    不……

    一定不会是他。

    一定不会是他凌二爷发生危险的!

    “悠悠,我也很希望这是上天跟我们开的一个玩笑。但你现在必须要坚强,我们很快就赶过去,你千万不要紧张!”

    说完了这话,顾念兮松开了握着苏悠悠的那只手,然后加快了车子的速度。

    而这之后的一路上,苏悠悠始终没有说话,她的视线一直落在车窗外,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很不巧,天公不作美。

    在快到军区总院的时候,雨丝还是滑落。

    而且,雨势越来越大。

    淅淅沥沥的雨丝,打在车窗上,噼里啪啦的响。

    只是即便是这样的声音,仍旧无法驱走这个车上的死寂。

    等他们到军区总院的时候,车窗外已经湿了一大片。

    而顾念兮赶紧停好了车,想要找找看车子后面有没有放着伞。

    “悠悠,你等等,我记得这里放着一把伞的!”

    只是顾念兮刚说完了这一番话,苏悠悠已经推开车门跑了进去。

    看着苏悠悠小跑的身影,顾念兮的心脏一连漏掉好几拍。

    天空还下着不小的雨,地面湿漉漉的。可苏悠悠却挺着个大肚子小跑了起来,这证明她有多着急。

    这下,顾念兮也顾不上找伞,关上车门之后便迅速的跟着苏悠悠的身后跑了进去。

    “悠悠,你等等我!”

    “兮丫头,你说他在哪里,在哪里……”

    苏悠悠的嗓音,没有了往日那股清甜的感觉。

    那种干哑,让你苦涩,让你心尖发抖……

    “好像是在急救室……”

    顾念兮一边说,一边稳稳当当的扶着苏悠悠的手。

    急救室?

    这么说,现在还生死未卜了?

    光是听到这个消息,苏悠悠就感觉自己被雷给劈了一样。

    原来,刚刚凌二爷是在急救室!

    怪不得,顾念兮和刘嫂他们看到她苏悠悠的时候,都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怪不得,他们两人看着她在叽叽喳喳的时候,都眼眶红红的……

    这一刻,之前苏悠悠所不了解的,现在都了解的。

    可越是了解,苏悠悠越是感觉自己浑身冰冷。

    军区总院的地方是很大。

    不过,急诊室也就那么几个。

    而一个急诊室的门口围着一大群都是橄榄绿身影的,并不多。

    很快,顾念兮和苏悠悠便赶到了谈逸泽他们所在的地方!

    ——分割线——

    “老公……”

    顾念兮的声音,成功的引起了谈逸泽的注意。

    此时,所有人的视线,都纷纷看向不远处急忙走来的两抹身影。

    刚刚生完孩子的顾念兮,比以前圆润了许多。

    不过,此刻她的脸色并不好。

    而苏悠悠呢?

    挺着个大肚子,脚丫有些浮肿。

    刚刚出门的时候,苏悠悠本来只穿着一件宽松的毛衣。而顾念兮给她披上的那件红色风衣,也在刚刚的大雨中淋湿了。

    不只是衣服,连她的头发都湿漉漉的。

    这样的苏悠悠,很是狼狈。

    只是,她的步伐一点都不慢。

    急匆匆赶到急诊室大门前的时候,苏悠悠的大嗓门响了起来:“凌二爷呢?凌二爷在哪里?”

    “谈逸泽,你告诉我,他到底在哪里?”

    “是你将他带出去的,你就要把他安全的给我带回来啊!你怎么可以让他遇上那样的危险呢?”

    “你把他还给我,你把他还给我……”

    苏悠悠撒泼的时候,嗓门比之前越是大。

    她是个医生,自然知道在这医院是要保持安静,免得影响到其他病患的休息。

    可这一刻,她真的控制不了。

    早晨出门还说要带着提拉米酥给她的人,怎么好好的就躺在里面?

    苏悠悠真的无法想象,他要是有个什么闪失的话,她苏悠悠今后该怎么面对这剩余的人生……

    所以,此刻的苏悠悠已经顾不上害怕谈逸泽了。

    “悠悠,你冷静一点。”

    看着谈逸泽默不作声的任由着苏悠悠拉着自己的领子,顾念兮除了心疼苏悠悠之外,也很心疼这个什么话都不说的谈逸泽!

    在她看来,此刻谈逸泽的心里也肯定备受煎熬。

    他,可能恨不得现在躺在里面的人是他吧?

    所以,顾念兮试图上前阻止如此疯狂的苏悠悠,希望她暂时放过谈逸泽。

    可今日的苏悠悠,就像是个彻底挣脱了束缚的人儿。

    顾念兮拉着她,她就狠狠的将顾念兮给推开了。差一点,就将顾念兮推倒在地上。

    好在一旁的兵蛋子眼疾手快的扶住了顾念兮。

    而谈逸泽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为顾念兮捏了一把汗的同时,只是跟顾念兮说:“兮兮,你先别过来,让她好好发泄!”

    “可是……”

    “没有可是!听话,这是命令!”

    谈逸泽斩钉截铁的说着。

    除了不舍得顾念兮受伤之外,谈逸泽更知道,这是他一个人的错误。

    若不是他答应凌二的请求,让他跟着去的话,绝对不会有今天这事。

    所以,这是他一个人的错误。

    一个人的错误,就由他一个人来承担!

    “谈逸泽,你把他还给我……”

    “你告诉我,他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该怎么办,我的孩子该怎么办?”此时的苏悠悠,就像是个迷路的孩子一般,叫着闹着。

    曾经,她所不习惯在别人面前展露的泪水,现在就这样哗啦啦的流着。可她,顾不上。

    因为她的脑子里只有那张妖冶的脸孔……

    还有他那天将她抱在怀中,说着:“因为你是苏悠悠……”

    凌二爷……

    她的凌二爷!

    他们曾经在薰衣草田里,说过要结婚,要相守一生。

    他们曾经闹过,更因为家里各种琐碎的事情分道扬镳……

    苏悠悠曾经一度以为,这一辈子她和凌二爷在也没有可能了。

    可现在想想,她才知道原来是自己太过轻率了。

    若不是生离死别,怎么可以因为其他人而分开呢?

    喜欢,就应死死的抓住那个人的手,拉着他一起度过下半生才对!

    如此简单的道理,为什么却要到他凌二爷躺在急救室里,生死不明的情况下才领悟?

    凌二爷曾经说过她苏悠悠傻!

    以前她从来不肯承认。

    可当看着急救室那盏一直亮着的红灯之时,苏悠悠才发现,原来他说的一点都不假。

    若不是她苏悠悠傻的话,为什么要到现在才弄懂这个道理?

    若是她早一点弄懂的话,不,应该说只要早晨弄懂的话,死死拉住他的手,让他留下来陪着她苏悠悠。

    按照凌二爷对她的喜欢,她就不相信那个男人会不答应她。

    若是她当时拉着他,死死的不让他离开的话,那现在躺在里头的人,一定不会是凌二爷了……

    “凌二爷……”

    苏悠悠的呜咽声,在这个医院过道里,一遍遍的回响着,如泣如诉……

    ——分割线——

    急救手术,不知道过了多久。

    苏悠悠的哭声,从没有停过。

    而与此同时,凌父和凌母也赶来了。

    在看到挺着个大肚子,像是被遗弃的孩子般窝在地上大哭着的苏悠悠之时,凌母也说不出一句u话来。只能心疼的将哭的满脸是泪的苏悠悠从地上给拉起来,将她搂进自己的怀中……

    而在这样的过程中,顾念兮只是轻轻的拉着自家男人的手,不说一句话。

    她知道,在这样的时候没有人比谈逸泽更为自责。而安慰的话,在这个时候也显得有些苍白。

    最好的办法,就是安静的陪在他的身边。

    而谈逸泽回应她的,也是轻轻一握。

    有时候,他们的交流方式很简单。

    一个眼神,一个细微的动作,都能让彼此知道对方在想些什么。

    急救室的灯一直到后半夜才熄灭了。

    此时,苏悠悠已经哭干了所有的泪水。凌母没有说一句话,只是默默抹着泪陪在苏悠悠的身边。

    在医生推开急诊室的门之时,明明哭的整双眼都肿的睁不开的苏悠悠,还是第一次冲了过去。

    苏悠悠的双眼睁不开,可她见人就拽着衣领,跟个咆哮的母狮子一样,对那人嘶吼着:

    “凌二爷怎么样了?他妈的,他到底怎么样了,你们倒是说啊!”

    ------题外话------

    原来,爱情那么伤……

    其实,越是简单的道理,有时候我们却需要用一辈子去领悟……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