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554章 凌二爷病危vs喜欢老女人!

    谁人看到苏悠悠这个泼妇骂街的架势,都有些震撼到。

    连一旁走出来的医生们,也被这哭的一脸不明白物体挂着的女人给吓得有些愣住,纷纷选择绕道走。

    好在这个时候谈逸泽算是冷静些,没有被苏悠悠这个德行给唬住。

    看到绕道走的医生,他上前就将人给拦截住了,问道:“他怎么样了?”

    而苏悠悠在谈逸泽发话之后,也回过神来了。

    谈逸泽拦截下来的是主治医生,那自己拦下来的是什么?

    揉了揉自己哭的肿的有些睁不开的眼睛,苏悠悠总算是看清楚了自己揪着的那个物体。

    妈呀,这不是个护士么?

    再看自己的手……

    好家伙,都直接盖在人家的球体上了!

    怪不得自己揪成这样之后,这女人连吭声都没有。

    苏悠悠这一发现,赶紧松开了自己的手。

    而她的这一收手,这小护士跟飞镖似的,直接狂奔走了,边走还边挥眼泪。

    “尼玛的,上个班容易么?有时候可能面对男性患者变态的要求,现在还要被一个大肚婆给非礼,这还有没有天理了!”

    听着这远走的小护士的话,苏小妞泪奔中凌乱了。

    什么时候她苏悠悠,还多了个调戏女人的本事了?

    不过也因为这个女人闹了这么一出之后,苏悠悠顿时淡定了许多。赶紧上前,仗着自己肚子老大,直接将谈逸泽给挤开,然后问道:“医生,凌宸怎么样了?”

    “凌先生爆炸的时候虽然能够及时逃脱,但背部上因为爆炸时产生的热量给灼伤,面积不小。虽然及时抢救过来,但目前尚未脱离危险。”

    医生摘下了口罩,看清楚面前这个女人正是前一段时间在军区总院引起了不小轰动的苏悠悠妇产科女医生之后,向她点了点头。

    可这些礼节方面,苏悠悠暂时没法考虑这么多。

    她只知道一点,凌二爷目前还没有脱离危险。

    所以她根本没有心思在意其他,只是继续问着:“你说他还没有脱离危险,怎么会这样呢?”

    “爆炸时产生的冲击波很大,造成他肋骨多出骨折。再加上送来的时候,被灼伤的背部已经有部分感染了,所以情况比较糟糕。所以,这几天先住进重症观察室!”

    “那接下来呢?他会不会死?”

    苏悠悠很想从医生的眼眸中得到否定的答案。

    可医生在看了她好几眼之后,却始终都没有说话。

    那一刻,苏悠悠的心已经凉凉的。

    其实,她也是个医生。

    当然知道,这个医生现在考虑到她苏悠悠是个孕妇,所以到底情况有多么危险,都不敢跟她明说。

    而他越是欲言又止,也越是证明现在凌二爷情况危及……

    “接下来有待观察。若是他能在这几天内退烧,就有可能平安度过。”

    医生说。

    “若是不能呢?若是不能呢?”

    苏悠悠嘶吼的嗓音,沙沙的,哑哑的。

    任谁听了,都很不好受!

    而顾念兮在这个时候上前,将苏悠悠从医生的身上给拉下来。

    “悠悠,凌二吉人自有天相,肯定会度过这次难关的!”

    顾念兮安抚着。

    凌母虽然几度尝试着也想要开口安慰苏悠悠,可她自己心里已经够难过了,压根就说不出什么安慰苏悠悠的话。

    虽然她也知道,凌二这次出事,肯定和谈逸泽他们有脱不了的关系。

    可没办法,谁让自己的儿子总喜欢跟着别人混?

    说到底,这其中也有他自己的责任。

    所以,凌母就算是想要开口责备谈逸泽他们,也一直在掂量着。

    “兮丫头,我好怕……我好怕他真的会挺不住……”

    这一次,苏悠悠没有挣扎就任由顾念兮将她带进怀中,靠在顾念兮的肩头上,苏悠悠呜咽着。

    这是,她从未在别人面前展现若的柔弱一面。

    而这也是苏悠悠第一次发现,原来她自以为的坚强可以不掉泪,不过是只未到伤心处!

    如今,伤心处一到,那泪水就像是卸了闸的洪水似的,铺天盖地的袭来。

    “兮丫头……”

    “悠悠,没事的,我会一直陪在你的身边的!”

    此时,顾念兮和谈逸泽对视了一阵,在确定彼此心中的想法之后,便不再说话。

    ——分割线——

    凌二很快就被转入重症监护室!

    他在里面带着,浑身上下都插满了各种管子。

    那头寻常极爱弄着发蜡,展现他凌二爷骚包一面的发丝,貌似也因为被火给烤了,送进来之后就被一并剃掉了。

    此时的凌二爷,光溜溜的脑袋上就套着个氧气罩。

    从这边看过去,苏悠悠从他的身上感觉不到一丝生机。

    而苏悠悠呢?

    则一直站在这扇玻璃窗的前方,不肯离去。

    她看着光着脑袋的凌二爷,满眼都是鄙夷:“凌二爷,你知道你现在有多么的滑稽么?一个脑袋光溜溜的,就像是个电灯泡一样。估计这么走出去的话,会闪瞎了别人的铝合金狗眼!”

    “还有,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躺成这样,上半身都光裸着?难道你就不怕我这个时候趁你睡着了,拍了你的裸照拿出去卖么?”

    苏悠悠一边说,一边把这玻璃窗都给嗬出了一层薄雾。

    因为这样,她发现自己又看不清那个男人了。

    赶紧伸出了自己的手,在玻璃窗上胡乱的擦拭着。

    从来没有发现,一分一秒竟然是这么的珍贵。

    珍贵到,你这一刻不好好的看着他,下一秒他真的有可能就这样走出你的生命。

    这样的领悟,这两天里苏悠悠真的忽然明白很多。

    也正是因为这样,她才挺着个大肚子站在这重症监护室的门前,不肯离去。就为了,好好的守着那个虚弱的男子……

    这玻璃窗,被她擦拭了一遍又一遍。现在,已经能清晰的透过这扇窗户看到那个男人没有血色的脸。

    凌二爷还是凌二爷。

    即使在重症监护室里,他的脸仍旧是风情万种。

    虽然他是处于半昏迷状态,看不到那双迷人的桃花眼。可这样苍白的脸色,却让他多出了一种柔弱需要呵护的感觉。

    “臭混蛋,你在重症监护室里为什么还要那么好看?你难道不知道,你越是好看,那些护士越是喜欢看着你?到时候你病好了,肯定又要招来好几只苍蝇了!你知不知道,这一点就是你最讨厌的地方!”

    “我可告诉你,你要是病好了之后还跟以前那样乱招蜂引蝶的话,将来你孩子就别想叫你爸!”

    “混蛋,我说了这么多你怎么都不回嘴?你以前不就最会气我么?你现在倒是醒过来骂骂我也好啊……”

    说着说着,苏悠悠的泪水就滑落了。

    而众人在看到这一幕之时,也只能无声的叹息。

    这样的一幕,在凌二爷住院的这两天时间里,经常上演。

    刚开始,他们也尝试过上前哄着苏悠悠,试图让这个大肚婆回去休息一下。

    可随着凌二在里头时间越长,医生汇报来的情况越是不好,没人再敢让苏悠悠离开这里一步。

    谁都不能知道,凌二会不会突然就走了?

    要是这样的话,到时候苏悠悠连见凌二最后一面都来不及,岂不是更残忍了?

    晚上入夜,苏悠悠要么就是在这楼道里的长椅上靠着,要么就是在隔壁的单人病房里随便靠一靠。

    连着两天下来,苏悠悠本来好不容易多出了一些肉的小脸,现在整个都瘦了。

    而她的眼睛,也一直都是红红肿肿的。

    到第三夜的时候,苏悠悠终于扛不住,瘫倒在顾念兮的怀中。

    知道她不肯离开这里,顾念兮只能将自己的肩头让她靠着。

    虽然很酸,但顾念兮没有任何一句怨言。

    睡到半夜的时候,苏悠悠醒了。

    醒来的第一时间,苏悠悠就冲到了重症监护室的大窗前。

    在看到里头的男子还安静的躺在那里之后,她才松了一口气。

    “还好……”

    刚刚的她梦到,她到了一个医院里。

    那医院,和这军区总院真的很像。

    可在那里面,苏悠悠却看不到一个人。

    走走停停,她终于来到了重症监护室。

    她急切的在那里找寻着那个男人的身影,却始终都没有找到。

    心,在那一刻就像是跌进了无底的湖。

    望不到底,触摸不到边际……

    那种绝望,是她所无法设想到的。

    而在这样的情况下,她醒了。

    看到他还安好的躺在那个重症监护室里,苏悠悠终于松了一口气。

    这个梦,让苏悠悠突然明白了好多东西。

    就算凌二爷这一辈子都醒不过来也好,她都会陪在他的身边的。

    只要,他活着……

    “兮丫头,你是不是生我的气?”

    一个人靠在那大玻璃前,看着里头那个满身都是管子的男子,苏悠悠嘀咕着。

    顾念兮在听到苏悠悠的声音之后,揉了揉自己的肩膀就上前了。

    看着苏悠悠依靠在玻璃窗前,眼神有些呆滞的样子,顾念兮只能往她的肩头上多添了一件棉衣。

    快入冬了。

    夜里的天气,越来越冷。

    顾念兮真的难以想象,再这么继续下去,苏悠悠的身体会变成什么样。

    “生什么气?”将衣服给苏悠悠盖好之后,她才问道。

    “就是那天,凌二找到的时候,我对你家老公发火!”

    苏悠悠说到这的时候,看了一眼凌二爷背后的那些烧伤之后,才说:“我想,那一天的情况一定很紧急吧。不然,你家老公也绝对不可能让他伤成这个样子……”

    “而且,凌二爷都伤成这个样子,你家老公心里头肯定更不好受。而我竟然还在那时候对他发脾气……”

    苏悠悠越说,声音越是哑。

    “悠悠,你那是一时情急,没人会怪你!”顾念兮相信,谈逸泽也是一样的。

    “念兮,其实你知道么?我在怪别人的时候,我更怪我自己!”

    苏悠悠说到这的时候,泪水已经潸然而落。

    “如果那一天他要离开的时候,我也像你那样和你老公嘱咐那样,细心的给他交代注意事项,或是让他一定要回来的话,他是不是在遇到危险的时候就会更有动力逃跑了?那样的话,他是不是现在就不会躺在这重症监护室里了呢?”

    说到这,苏悠悠痛苦的揪着自己两天都没有打理,有些乱糟糟的长发:“都怪我,都怪我当时他妈的鬼迷心窍,没事说吃什么提拉米酥!他估计就觉得我总爱吃,活着留下来陪我肯定也是一个大累赘,所以他吓得想用死来解决我这个大麻烦!”

    “悠悠,没人觉得你是大麻烦。我相信,凌二也绝对不会觉得你是大麻烦,他喜欢你都来不及,想让你赖着他都来不及了,他怎么可能会嫌弃你呢?乖,别哭了。我们先吃点东西。不然待会儿凌二醒了,你却倒下了。”

    看着苏悠悠那抹痛苦,顾念兮头一回有了想分担却分担不了的无奈。

    “他真的不会生我的气么,真的不会嫌弃我这个累赘?”

    苏悠悠听到顾念兮这话之后,忘记了哭泣,傻乎乎的盯着顾念兮看,眼眸里带着急切。

    顾念兮知道,苏悠悠这是想要从自己的脸上找到肯定的答案,也找到活下去的理由。

    所以,她义无反顾的点了点头。

    而看到顾念兮点头的苏悠悠,泪水瞬间又落下了。

    这次,她转身看向玻璃窗后面的男子。

    此时,男子的脸上仍旧苍白的没有血色。

    他安静的躺着,如同已经被抽掉了灵魂的人。

    看着他的脸,苏悠悠伸出了自己的手儿,一遍遍的摩挲着玻璃窗上他的脸。那小心翼翼的感觉,就好像她此时触及的并不是玻璃窗,而是他凌二爷的身子一样。

    “凌二爷,你听到了么?念兮说你绝对不会嫌弃我,你他妈要是敢因为嫌弃我苏悠悠跑了,我一定会追到地狱去的。到时候,我一定要将地府给闹得天翻地覆,我倒是要看看你怎么还能将我甩掉!”

    虽然是这么强势的话,可一说完,苏悠悠又趴在玻璃窗上呜咽着了。

    看着这样的苏悠悠,顾念兮只能端着一小碗白米粥,来到这边。

    “来,悠悠吃点东西先吧!”

    “念兮,我吃不下!”

    “我知道你吃不进去,可你不为了你自己想想,也要为了你肚子里的孩子想想吧?在这么下去,你和肚子里的孩子都会……”

    顾念兮说到这,就不敢说下去了。

    苏悠悠是个妇产医生,顾念兮相信在这方面她肯定比自己懂得多。

    而苏悠悠也在听到顾念兮的这一番话之后,老老实实的接过顾念兮手上的东西。

    等顾念兮在隔壁的单人病房里给苏悠悠又拿来了枕头的时候,就发现苏悠悠手上的碗里已经空了。

    看上去,她就像是将所有的东西都给吃了。

    可一会儿,顾念兮还是在附近的垃圾桶里找到了刚刚被丢掷的食物……

    苏悠悠,你这是何苦?

    难不成,凌二活不成,你真的也不想活了?

    看着将碗筷交回到自己手上,又开始站在大玻璃窗前发愣的女人,顾念兮的视线最终落在重症监护室里那个满身插着管子的男子身上。

    凌二,你看到了吗?

    这就是悠悠!

    她好不容易再度打开心扉接受你,好不容易想要和你携手一生。你真的舍得让她这么难过么?

    只是在顾念兮盯着看了这么好一会儿之后,凌二爷始终都没有动静。

    最终,顾念兮只能开始继续收拾着苏悠悠的东西。

    因为苏悠悠是个孕妇,这两天又吃不下什么东西,所以这几天来看望凌二爷的人中,还有好多人特意给苏悠悠买来了一些奶粉什么的。

    来的人多了,东西在这边也是到处丢。

    本来,谈逸泽也一直守在这边的。

    只是今天早上,关于梁海的死讯已经传开了。

    谈逸泽那边,被人给直接叫走了。

    估计,应该是去整理梁海死了之后的后续问题。

    而他离开之前,还将一部手机交给顾念兮,让顾念兮要是有什么情况,立马和他联系。

    而谈逸泽离开之后,顾念兮就成了专职照顾苏悠悠的。

    至于家里的两个孩子,都让刘嫂在家里带着。

    小奶娃要喂奶的时候,才给送来那么一下。

    本来苏悠悠也让顾念兮回家的。

    但这么放着苏悠悠一个大肚婆在这边,每天都以泪洗面的,顾念兮实在放心不了。

    将她交给凌母呢?

    顾念兮觉得,他们之间还有些间隙。

    就算这次凌二爷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让他们之间的关系缓和了不少,可这不代表他们之间能够在这里相处融洽。

    所以,考虑再三,顾念兮还是决定亲自留下来照顾苏悠悠。

    眼看这都夜里四点多了,顾念兮收拾了一下单间病房里的东西之后,便带着苏悠悠过去小睡一会儿。

    只是离开的她们貌似没有注意到,在苏悠悠离开玻璃窗前的那一刻,凌二爷那没有扎针管的手,突然动了一下……

    只不过,这个动作幅度很小,自然而然连里头正在查房的护士,也给忽视了……

    ——分割线——

    话说,在凌二爷住院的这段时间,周先生的日子也不是很美丽。

    因为谈老大竟然是和凌二单独去行动了,这一点让他有些难过。

    自己的兄弟在危险的时候,他周子墨竟然连忙都帮不上,这让他更是纠结。

    眼下,凌二爷躺在医院里,生死未卜的情况下,周先生的状态越来越不好。

    就连这一阵子,周太太破天荒的将他给接回家,周先生都没有表现出那么大的兴致。

    晚上一回家,他就是摇头晃脑的,各种丧气声连连。

    其实,周先生还有些埋怨自己的是,若是那天他知道谈老大他们要过去弄梁海,也跟着去的话,会不会凌二爷也就不会遇上这样的危险了?

    不是有句俗话这么说来着: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

    虽然周先生他并不想承认自己是臭皮匠,但他总感觉自己那天参与了行动的话,肯定会是个和现在不一样的结果。

    而这么想着,周先生每天也吃不下饭,觉也睡得不好。

    更别说,其他的了。

    眼看着自家周先生的模样一天比一天憔悴,周太太急了。

    “周先生,再多吃一点肉!你看看,这些可都是我今天给你特意做的。你就赏个脸,多吃一些?”

    看着一整盘炒肉丝都没有动过几口的样子,周太太有些着急了。

    若是寻常,这些肉丝周先生一盘肯定是喊着不够塞牙缝的。

    可现在,一盘下来还剩下这么多。

    怪不得几天时间,他就瘦了一大圈!

    要不是今天他出门的时候,连衬衣都没有整理好,周太太去给他整理的话,没准还没发现这一点。

    看来,凌二爷的重伤,对于周先生而言也确实是个不小的打击。

    扫了拿着一盘炒肉丝往自己的面前放的周先生,面无表情的说着:“放下吧,我没什么胃口!”

    确实是没有什么胃口。

    只要想到凌二可能在这一次事故中没了命,他们兄弟几个都没有胃口。

    以前六儿就是这样没的,这已经让他们五个大受打击了。

    若是这一次又没了老二的话,估计他们谁也无法接受这样的打击。

    尤其,是谈老大……

    虽然说这个老二有时候真的很不靠谱,也经常作出一些缺德的勾当,譬如给他的周太太打小报告之类的。

    可周先生还真的放不下凌二爷。

    尤其是这一次,他周先生好心的带着凌二爷出去找美女散心,结果这老二竟然给周太太报了信,害的他周先生过了好几天有家不能归的悲惨日子。

    周先生一度打算,这个账要等凌二结婚,苏小妞生下孩子之后再好好的讨回来。

    可没想到,在这个节骨眼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若是凌二就这么没了的话,那他这一辈子是不是都报不了仇了呢?

    想到这一点的时候,周先生越是懊恼了。

    凌二,你他妈的真混蛋。

    欺负了我不说,还打算就这样拍拍屁股走人!

    真他妈的太欠抽了!

    若是你真的打算这么走了的话,那下一辈子你就别想和我周子墨好了!

    吼吼……

    “周先生,你真的就不能为了我多吃一口?”看着急速消瘦下去的周先生,周太太很心疼。

    好吧,虽然这个周先生一直都有些不靠谱,有时候更无厘头的让她只想要挠他。

    你想想,一个女人要是在夜总会里看到自己的老公坐在一群女人中间被灌酒,被乱摸那是个什么心情?

    好吧,要是周先生是嫌弃她周太太年老色衰也就罢了。

    关键是,坐在周先生身边的那些女人,一个比一个老,一个个的,都快可以当他们两人妈的年纪了。这周先生,难道有这样嫩草吃老牛的习惯?

    看着这一幕的周太太自然有些纠结了,周先生难道是嫌弃她太年轻了?

    其实,周太太最近一直都在逛主妇论坛。

    从那些女人的口中,她也知道了一些对付丈夫花心的手段。

    无奈的是,上面论坛里的相关记载都只有丈夫嫌弃自己的老婆年纪大了身材走样了,再者还有各种脾气不讨好之类的。唯独对于嫌弃自己的太太过分年轻的,还真的没有相关的记录。

    这下,都让周太太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个周先生了。

    这也是,为什么周太太一怒之下将周先生扫地出门的原因。

    因为,她实在想不出该怎么面对一个喜欢老女人的老公。

    (后来,当某律将这个告诉周先生的时候,周先生在旁边控诉着:周太太,冤枉啊,都是老二他妹的让我去给找美眉。我想着总不能让他真的背叛苏小妞,就给他找了些年纪大点的。本来周先生还觉得,按照老二那个受女人欢迎的程度,那些老女人就算是缠着也是缠着老二。可谁知道,那天晚上的情形发生了逆转。我周先生竟然糊里糊涂的沦为了那些大妈们的宠儿了。周先生哭诉完又一脸乐呵的拿起旁边的镜子照了下:看来,最近自己的魅力是提高了!

    某律听着周先生那狼哭鬼嚎的,白了他一眼:你确定是自己的魅力提高了,不是别人的品味降低了?

    周先生露出一个“你知道的太多,会被咔嚓”的表情!

    最终,某律灰溜溜的飘走了!)

    虽然对周先生有各种怨言,可不得不承认的是,和周先生结婚这么久了,周太太已经将这个男人放在自己的心里了。

    她,真的不舍得看着他这么消沉下去。

    看着他什么东西都没有吃,周太太是好说歹说的哄着。

    可最终,周先生的回答是:

    “周太太,不是我不能多吃一口,是我真的没什么心情!”

    “周先生……”

    周太太还想说些什么,周先生突然起了身离开了餐桌。

    拿起了放在沙发上的外套之后,周先生打算向外走去。

    趁着晚上不用上班,还是去凌二那边看看。

    可就在他还走了没有几步的时候,一双藕臂缠上了他周先生的腰身。

    而他的后背,也贴上了一个温暖的东西。

    一时间,周先生的脸变得有些僵。

    除了上一次,周太太突然变好脾气之外,结婚到现在,他还真的没有享受过周太太如此温柔的待遇。

    看着缠在自己腰身上的那双手儿,周先生道:“周太太,你怎么了?”

    因为感觉到自己的后背上传来的轻轻颤抖,周先生猜得出,周太太可能在哭。

    他的周太太……

    “周太太,是不是哪里难受了?”

    察觉到周太太可能在哭,周先生一时慌了。

    在周先生的印象中,他的周太太虽然不是什么女强人,但好歹她不会经常哭。

    能让她哭的事情,周先生还真的见不多。

    一乱之下,周先生想要将周太太给扯过来,看个明白。

    可将整个脑袋埋在他的后背中的周太太,却双手死死的缠着他的腰身,不肯动弹。

    “周太太……”

    他的低哑的嗓音中,带着浅显易懂的疼惜。

    “不要动,周子墨!你再动的话,我他妈的给你没完!”周太太威胁着。

    “好好好,我不动就是了!你别哭啊……”

    被周太太一哭,周先生也变得六神无主了。

    “周先生,看凌二哥他们,我也想了很多。人的生命,真的很脆弱。我们不要在闹了,好不好?我们就这样好好的过日子,好不好?”

    无疑,周太太的话说的很煽情。

    可周先生还是很想告诉周太太,一直在闹的都是你周太太好不好?将他赶去沙发睡也是她,扣除了他的零花钱的也是她,现在连将他周子墨给赶出周家大门的,更是她。

    到底,哪一点是他周先生挑起来的?

    不过考虑到这一番话说出来可能破坏眼下这个气氛,周先生还是决定暂时将这话藏起来,等找个合适的机会再和周太太理论一番。

    当下,他只是用自己的大掌覆盖住周太太放在自己腰身上的手,然后说着:“周太太,我们不闹,好好过日子。”

    听到周先生的回应,周太太破涕为笑。

    只是,此刻她还是照样趴在周先生的悲伤,不肯和他面对面着。

    “周先生,以后你不要再做傻事了好不好?有什么问题,你就跟我好好商量着!”周太太念叨着。

    周先生一听,眉头皱的可以夹死苍蝇。

    什么叫不要做傻事?

    说的好像他周先生是个傻逼似的。

    可转念一想周太太哭了,这么多愁善感的季节,还是随了她比较好,省得她待会儿哭的惊天动地的。

    “嗯,我都会和你商量的!”

    “还有,周先生你别再做欠抽的事情了,不然我真的会忍不住揍你的!”

    周先生满脸黑线,什么叫做欠抽的事情?老子做的都很正经,好不好?

    可周太太没听到回应,提高了调子反问:“听到没有?”

    周先生立马迅速的回应着:“听到了,保证完成领导交代的任务!”

    可心里还是念叨着,尼玛的,在这个家还有所谓的民主可言么?

    在周先生看来,这个家现在就是,他周先生民主,周太太专政!

    “还有,最后的一点,也就是最重要的一点。你要给我听清楚了。”

    “你说,我听着呢!”

    “以后不管你再怎么喜欢老女人,都不可到夜总会那种地方。不然,我可报扫黄组过去了!”

    周太太这话,让周先生听的心惊肉跳的。

    “周太太,你这么做忒狠了吧!”

    毕竟也是自己的老公,至于一去夜总会,就直接让扫黄组过来抓么?

    再说了,他被抓了,她周太太不也跟着丢人!

    不过,刚刚说完这一句话的周先生立马意识到,周太太最后的这话貌似不是重点。

    那重点在哪里呢?

    对了,周太太说:“不管你再怎么喜欢老女人!”

    “周太太,谁说了我喜欢老女人?”

    他周先生可是社会主义下根正苗红的好青年,没有那些歪瓜裂枣的嗜好。

    可就算他如此强烈的反驳,周太太却用了一种她早已明了的语气道:“我知道,毕竟喜欢老女人这样的嗜好被人发现是很不好意思的。考虑到你是我老公的关系,我暂时不会跟其他人说。不过你要是真敢作出背叛我的事情来的话,我绝对将这个消息弄成广告,让左佑良每天都在电视上插播一则!”

    该说的都已经说完了之后,周太太松开了环在周先生腰身上的手,抹干了自己眼角的泪痕便转身进了厨房忙活着了。

    而此时还愣在原地的周先生,风中凌乱了!

    纳……纳尼?

    谁说的他周子墨喜欢老女人了?

    谁,他妈的在背后造谣!

    而此时,造谣的那个人,正躺在军区总院的重症观察室。

    不知道是不是感应到背后有人在诅咒他的缘故,病床上的人儿一根手指,又动了一下!

    ——分割线——

    “悠悠,这是我给你熬得汤,你……”

    凌母送来顿好的鸡汤的这天,A市的天空终于转晴。

    看着连日来明显消瘦了很多的苏悠悠,凌母很是担心。

    当然,她担心的是苏悠悠肚子里的孩子,还是她苏悠悠本人,没人知道。

    大早上的,凌母这是起了个大早,亲自到超市买来的鸡。让佣人在厨房打下手,亲自熬出来的汤。

    她不敢说,这汤比外面那些厨师做的好。但至少,这些鸡汤里都是她的心血。

    只是,看着凌母手上这汤,苏悠悠连个回应都没有,只是依旧站在大玻璃窗之前,看着那个同样也消受了不少的男子。

    三天……

    整整三天过去了,他都没有动过一次。

    虽然说这边的医生说,他的烧已经退了,情况好了不少。

    可看着他那样安静的躺在床上,苏悠悠还是很难过。

    印象中的凌二爷,永远都是那么的精力充沛。

    就算被凌父打,他也是一脸乐呵,带着满身伤就缠着要和她苏悠悠滚床单。

    每天早上起床,他也必定是那个先醒来的。

    至少在苏悠悠和他结婚的那一年的时间里,每天都是他先醒来的。

    苏悠悠真的很少看到他睡着的模样。

    可如今,苏悠悠真的恨死了他这幅蔫蔫睡着的样子。

    “悠悠,这个我敢保证里面绝对没有放那些毒品。你要是不相信的话,我就先喝一口。”

    苏悠悠的态度,让凌母误以为是苏悠悠防备着她。

    这样的情况,让她着实有些失望。

    但同时,又让她感到无比的伤心。

    可这能怪谁?

    若不是当初她对苏悠悠太过分的话,现在是不是就不会变成了这样?

    考虑到这些情况都是她之前自己种下的,凌母只想着尽可能的让苏悠悠放松下来。

    “悠悠,你看妈这都喝了好几口了,也没有什么事情,你是不是……”

    是不是该喝一口?

    这几天,苏悠悠对凌二爷的重视,还有她挺着个大肚子却不肯回去休息的守着凌二爷,她当然也看得出这苏悠悠是真的在乎她的孩子。

    而她的儿子,就更不用说了。若不是真的很在乎苏悠悠,当初他也不会在她做了手术之后,会跟她说了那么多的话。

    如今,这么看来,这两个孩子倒也登对。

    就是不知道当初自己怎么那么糊涂,总想着要将他们给拆开!

    而现在呢?

    你看看,就算真的尽心尽力的想为他们两人做点什么,人家还不一定接受!

    凌母还絮絮叨叨的说些什么的时候,苏悠悠突然就将她给推开了。

    “悠悠,我……”

    她以为,是苏悠悠不接受她的鸡汤。

    虽然在这事情上,凌母也知道要不是她当初做的太过分,今天苏悠悠也不会这么对待她。

    可苏悠悠显然连顾得上她的时间都没有,挺着个大肚子就急匆匆的跑向不远处走来的医生:“他动了,他动了!”

    “谁动了?”

    所有人都被苏悠悠突然如此激动的表情给吓到了。

    要知道,他们都好几天没有从苏悠悠的脸上看到这样鲜活的表情。

    “凌二爷!我刚刚看到了,他的手指在动!”

    “宸儿动了?”

    凌母这次连自己手上拿着的鸡汤都顾不上了。

    这孩子再怎么说都是她亲生的,他的死活她怎么可能不在意?

    若不是知道还有一个挺着大肚子的苏悠悠要帮着儿子照顾着,她早就崩溃了。

    现在听到自己的儿子动了,凌母直接将自己手上端着的那锅鸡汤给丢地上了,也跟着苏悠悠上去。

    “凌先生动了?好,我现在就进去看看!”

    在主治医生的一系列检查的情况下,苏悠悠一直都守在玻璃窗的那一边,紧盯着凌二爷。

    如此认真的神情,估计连凌二爷都没有从苏悠悠的脸上看过。

    那表情就好像不愿错过此刻的一丝一毫……

    等医生检查出来的时候,她又急匆匆的赶过去问着:“怎么样了?他是不是要醒了?”

    “热度虽然已经退了些,但还没有完全脱离危险。至于醒来的迹象,目前还没有发现!”医生的一句话,又让苏悠悠满脸的期待,瞬间变成死灰……

    然而当他们正努力从医生的口中了解些什么的时候,躺在重症监护室里的那个人,眼皮微微眨动了下……

    ——分割线——

    在凌二爷住院的第四天,他的热度总算是退下来了。

    但至今,还没有苏醒的迹象。

    不过,他已经被转入了普通病房,苏悠悠现在也能够呆在有他的病房里。

    看着仍旧昏迷不醒的男人,苏悠悠搬来了凳子,坐在他的身边。

    看着他身上插着的那些管子,苏悠悠牵起了他的左手。

    “你这个混蛋,说好要照顾我这个孕妇的,还说要给我带提拉米酥的。可你怎么一睡就这么久?”

    虽然医生跟苏悠悠说,现在凌二爷的热度已经褪下来,醒来是迟早的事情。

    但苏悠悠还是很不放心,坚持着每天都守在凌二爷的身边。

    也因为今天能够让她进了这病房,陪着凌二爷,顾念兮暂时抽空回了一趟她的公寓,给苏悠悠拿来了几套换洗的孕妇裙。

    而凌二爷一向不差钱,所以从转入普通病房之后,就直接住进了vip病房。

    话说,这样的病房设施还真的不输给任何一个五星级酒店。

    连吹风筒,也有了!

    为此,苏悠悠今天洗了个舒舒服服的澡,顺便还给自己洗了头发。

    洗了咱,浑身上下非常干爽的苏悠悠,坐在男人的身边又开始念叨了。

    “刚洗了澡,想把头发吹干。不过我貌似记起你说过,这头发还是不要经常吹比较好。这对我和宝宝都好!”

    说到这的时候,苏悠悠感觉到自己的肚子动了一下,便赶紧伸手,抓过凌二爷的手,然后挺直了腰杆,将凌二爷的手放到自己的高高的肚皮上。

    “感觉到了吧?这孩子挺有劲的,有时候踹到我都无法睡觉。”

    “好困,我最近都没有怎么睡。不过我可不是因为你睡不着,都是被这家伙给吵得。”

    “你感觉到了吧。她在动的时候,真的很神奇吧?我听兮兮说,她怀孕肚子里的孩子刚会动的时候,谈参谋长最喜欢的就是将脑袋凑过去,和她肚皮里的孩子打招呼。像谈逸泽那样的人,都会作出那么幼稚的举动。你呢?你会不会也想要跟他一样,凑在我的肚皮上听听孩子的动静?”

    “好吧,如果你在这个时候醒来的话,我到不介意让你在这里听听!”

    苏小妞说这话的时候,别提多得意。

    但说完这一番话之后,她又小心翼翼的打量了一下躺着的凌二爷,发现后者的神色并没有人任何异常之后,她又有些失望的耷拉着脑袋。

    好吧苏悠悠承认,她刚刚所做的,无非就是看看刺激一下凌二爷,他会不会醒来。

    但结果,还真的有些让她失望。

    “算了,你要是不想听的话我也不勉强你了。不过本宫可告诉你,错过了这个村,可就没有这个店了。以后,你可别想让我给你趴着听。”

    说完了这一番话之后,苏悠悠再度看了一眼没有反映的男人,无奈的揉了揉他的手之后,又说:“看来你真的不想听了。吼吼,下次绝对连摸都不给你摸。”

    将凌二爷的手放回到床上之后,苏悠悠就坐在凌二爷床边的那张椅子上。

    也不知道是不是连日来没有睡觉的缘故,这么一坐下她果真就趴在凌二爷的手边睡着了,也顾不上自己那头还没有弄干的长发。

    但不知道是不是她最近太累了,所以出现了幻觉。

    睡梦中的苏悠悠总感觉,有什么人拿了毛巾,给她擦拭着头发……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