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555章 二爷醒了vs以肉偿还

    秋末的风,总是显得那么无情。

    这么一刮,树梢上那些摇摇欲坠的树叶,纷纷飘落。

    在这个落叶的季节,顾念兮的车子也跟着这秋风一样,在半路上熄火了!

    一大早上,她一个人开车出来容易么?

    可没办法,这两天梁海的命案在审理,谈逸泽有一大堆的事情要处理。凌二爷现在脱离危险,他便能抽身直接开始对梁海的势力趁胜追击,让他们再也没有出头之日。也好为凌二爷这一身的伤报仇。

    至于谈家的司机,据说这两天他的孙儿生病了,儿子又在外地出差,他只能赶紧回家去帮着儿媳妇带带孩子。

    所以,顾念兮这一大早给两个宝宝喂完饭之后,只能一个人驾车过来。

    人倒霉的时候,喝凉水也会塞牙缝。

    这句话,也是今儿个顾念兮才真正领会到的。

    不过是要开车去给苏悠悠送点早餐,顺便将刘嫂给熬的汤也给送过去,可谁知道这车子竟然在路上抛锚了。

    她在车上都尝试了好几次了,车子还是呆在原地。

    一气之下,顾念兮就将车子丢在路边了。

    提着自己给苏悠悠带着的那些东西,她就打算在路边打车。

    可谁知道,她的手没招呢。

    这就有辆车子,缓缓在她顾念兮的面前停下。

    而且,这车子还不是出租车!

    看着车窗缓缓降下来露出来的那张脸,顾念兮的脸色不是那么好。

    “这谈总还真的闲情逸致。大早上的开车在外头到处兜着?”

    很明显,这顾念兮的语气并不是那么好。

    对于谈妙炎这尊大佛,顾念兮一直都是抱着惹不起姐姐我还躲得起的想法。知道他对谈逸泽恨入骨,想利用她顾念兮来打击谈逸泽,这让顾念兮对这个男人又多了一层戒备。

    所以,自然而然的,顾念兮也将这个男人眼眸里的贪恋,当成了这个男人制造出来的烟雾弹而已。

    而相比较顾念兮的不友好态度,谈妙炎倒是轻笑出声。

    “我是正好路过这边,看到你的车子抛锚了。怎么,用不用我帮忙?”谈妙炎笑的时候,有着谈家男人一样的魔力。

    那唇角微微上扬的感觉,能让你感觉眼前一亮。

    他说这话的时候,一直都在细细的打量着顾念兮。

    生完了孩子的顾念兮,身子比之前圆润了许多。

    只不过,之前的顾念兮太瘦了,感觉抱在怀里都有些磕得慌。

    而现在,这样的她在他看来,正好。

    尤其是那张生完孩子之后调养的不错,泛着粉色光晕的小脸蛋,一看就让人忍不住想要尝一口。

    说实话,这段时间谈妙炎也没少和明朗集团提出各种合作。为了见到顾念兮,每次关于明朗集团的会议,他都会亲自出席。

    可每次前来参与两家公司的,却都不是她顾念兮。

    按理说,他打听到前段时间顾念兮做了剖宫产,算算日子她应该也差不多上班了。

    可为什么,这么长的时间里他还是没能等到顾念兮?

    这想见顾念兮的念头,让一大把年纪的谈妙炎头一回像是个初出茅庐的小伙子一样。

    感觉,没有见到顾念兮的日子,每天都活在煎熬中。

    这些天,他几乎每天都要去一趟谈家大宅附近,为的就是看看顾念兮。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刚生产完,就算去了那么多次,谈妙炎也没有一次能撞见顾念兮的。

    如此重复着,谈妙炎已经很久没有睡过一次踏实觉了。

    今儿个他又如同最近这一阵子一样,每天一大早就醒来,在这附近转悠。为的,就是能不能撞上顾念兮一次。

    没想到,这一次还真的让他遇上了。

    而且还是顾念兮的车子抛锚的情况下!

    这一点,让好一阵子没有见到顾念兮的谈妙炎小小的激动了一番。

    “你会修车?”

    顾念兮其实也有刁难谈妙炎的嫌疑。

    估计,这和第一次见面,她就知道这人来者不善有关。

    而这之后,谈妙炎无论作出多么展现自己善意的行为,顾念兮都不大领情。

    “你不试试看,怎么知道我不会!”或许因为顾念兮的挑衅,让谈妙炎顿时打消了直接开车送顾念兮过去的想法。

    此刻,他已经下了车。

    将自己那一身昂贵的手工西装外套给褪下之后,谈妙炎还将自己的衬衣袖子挽起来。

    这样的谈妙炎,少了一份寻常给人的刻板,多了一份时下年轻人的干练。

    多日不见的阳光落在他的头顶上,倒也让他增添了几分人情味。

    可看到谈妙炎真的开始研究起她的车子来,顾念兮不淡定了。

    这车子其实也是谈建天当年留下的,现在一般都由老陈开,顾念兮去哪儿都是他接送。若不是今天老陈不在家,顾念兮也不会遇到这样的情况。

    刚刚顾念兮不过是故意要将谈妙炎给弄走,才说了这样的话。

    没想到,一个堂堂king集团的大总裁,竟然真的趴在她的车子旁边给她修车!

    这下,顾念兮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有些太刻薄了?

    “你真的要给我修车?算了,我自己搭车过去就好了!”

    顾念兮说。

    可那个已经开始打开她的引擎的男人,却没有理会她。

    此时,谈妙炎的神情专注的就好像在研究什么重要文件似的。

    这样的谈妙炎,连顾念兮都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你……”顾念兮突然间发现,自己好像有些小肚鸡肠了。

    这谈妙炎估计是真的想帮助她。

    可她却……

    只是她的话还没有说出口的时候,谈妙炎却发话打断了她:

    “别吵,我看着呢!”说这话的时候,谈妙炎已经开始折腾着车子的引擎了。

    大约过了十来分钟之后,车子总算是发动正常了。

    而此时,谈妙炎那一白色的衬衣,已经变得不堪入目。

    甚至,连他那张颇具男人味的脸蛋上,也多了几道黑色的痕迹。

    看起来,有些可疑。

    估计,是刚刚他的手指沾上去的。

    看着这样的谈妙炎,顾念兮最终还是从自己的包包里找到了纸巾,给他递上去。

    “擦擦吧。”

    “谢了!”

    虽然嘴上是这么说,可谈妙炎却将顾念兮递给他的纸巾,放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看着这一出,顾念兮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你不擦一下你脸上么?有些脏!”

    顾念兮皱着眉头,视线落在谈妙炎将纸巾收好的那个口袋里。

    “没事,反正回家一洗就干净了。”最重要的是,这纸巾是她给的,他怎么舍得弄脏呢?

    “呃……”

    好吧,这么古怪的人顾念兮还真的是第一次见到。

    而谈妙炎这样怪异的行为,顾念兮都归咎于人家是勤俭节约的人。

    一张纸巾也没有几毛钱,她倒是没想到谈妙炎会将纸巾收起来。

    本以为像是他这样的大人物,通常花钱都是大手大脚的。

    只是顾念兮貌似没有发现,刚刚接过她纸巾的谈妙炎的拇指,却在她刚刚接触纸巾的部位轻轻的摩挲了那么一下。就好像,在感受她刚刚接触到的部位。

    而就在这个时候,不幸的事情发生了。

    谈妙炎之前的车子就停在不远处。

    交警大队的人看到车子停在不远处,影响了交通,就让人过来将车子给拉走了。

    眼看着拖车将别人的车子给拖走了,顾念兮急忙追了过去。

    “喂,车子的主人在这边呢!”

    奈何附近车流声太大,拖车的人压根听不到。

    而车子,就这样被拖走了。

    而相对于顾念兮,车子的主人倒是淡定了许多。

    眼看着车子被拖走,谈妙炎就跟没事的人一样。

    看着顾念兮跟个小鸟一样在那边叫叫嚷嚷着,小脸都气的红扑扑的样子,他只是笑着。

    眼眸里流窜着的温柔神采,是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

    “你车子都被拖走了,你在这里傻笑着什么?”

    顾念兮追不到车子,本来就有些火大。

    没想到这一回头,还看到谈妙炎笑嘻嘻的。

    当即,她的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

    可谈妙炎说了:“没事!”

    其实,他就是看到顾念兮竟然为了他的事情着急上火,很开心。

    “你刚刚怎么不追上去?你追上去的话,肯定能追得上的!”

    他一个大老爷们的,声音肯定比她顾念兮粗狂。

    再者,他这长腿长胳膊的,肯定跑得也快。

    要是他真的追上去的话,顾念兮就不相信他追不上。

    可他倒好,跟个没事的人一样站着!

    “反正明天到交警那边也能领到,没事的!”

    看看,这倒是什么事情?

    车子被拖走了,倒是车子的主人来安慰起她顾念兮来!

    “反正车子也是你的,我着急什么呀我?”

    吼吼!

    说的跟车子是她顾念兮的一样!

    不理会这个一直傻笑的男人,顾念兮从他的手上拿回了自己的车钥匙便上车了。

    而就在她准备拉动引擎的时候,谈妙炎竟然拉开副驾驶座位的车门,不要脸的挤了进来。

    “你做什么?”

    顾念兮明显的不欢迎这人乘坐自己的车子!

    “当然是搭个顺风车了。你看看我为了给你修车,弄成这么狼狈,现在连车子都被人给拖走了。你难道就要看着我在这里吹冷风?”

    谈妙炎这边说着,那边已经很不可以的将安全带系上了。

    顾念兮很想说,车子被人拖走是你自己眼睁睁的看着。可看到谈妙炎身上只剩下那一件单薄衬衣的时候,便没有再开口说话了。

    也对,现在这个天气穿着这么个衬衣,在这里站一会儿的话,估计真要感冒了!

    想了想,顾念兮最终闭了嘴,开了车……

    而她却没有注意到,在她发动车子引擎的时候,谈妙炎的嘴角轻勾……

    是啊,他确实是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车子被拖走的。

    但没有像是往常一样,咒骂着交警大队办事的速度。

    因为在看到自己的车子被拖走的时候,他就有了一个打算。

    若是车子被拖走的话,那他就赖定顾念兮了。

    到时候,也能跟她有多一点相处的时间,是不是?

    想到这的时候,谈妙炎迅速的拿起手机,在触碰手机上滑动了几下。发了个短信让自己的助理将今天所有的会议都给推迟之后,就直接将手机给关上了。

    而谈妙炎如此轻率的一个举动,却让此时正在刚建立的king集团A市分公司大厦里的他的助理忙的焦头烂额。

    总裁今天一定是发疯了!

    今天是king集团好不容易争取到的和英国公司的合作案子签署的日子,他怎么可以如此轻率的就决定暂时推迟?

    要是英国那边的人不同意怎么办?

    助理在心里咒骂着谈妙炎。

    从到了A市之后,这个男人就不正常了。

    以前从来不会在大白天不工作的人,最近这一阵子却经常将早上的会议推掉或是延迟,本以为他应该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要做。

    可助理好几次开车出去办事的时候却都撞见谈妙炎不过是在附近开车闲逛。

    每次看到那样的一幕,助理都觉得,谈妙炎是中邪了!

    不然,他怎么会放下那么数额那么大的合作不管,专门跑到外面溜达!

    本想给他打个电话再去请示一番,看看他是不是真的下了这么个决定,却被告知:“你好,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于是,谈妙炎的助理确信,他们家总裁最近真的是中邪了!

    与此同时,坐在顾念兮车上的谈妙炎却在盯着顾念兮专注开车的侧颜,嘴角勾着如梦如幻的幸福微笑。

    是啊,他谈妙炎真的中邪了,中了一个叫做顾念兮的邪!

    ——分割线——

    苏悠悠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凌二爷的床边到底趴着睡了多久。

    只知道,自己醒来的时候,不知怎么就靠在沙发上睡了。

    爬起来的时候,苏悠悠一边揉着自己有些闹腾的肚子,又迷迷糊糊的抓起一旁的外套。

    这两天,她都没怎么睡。

    现在凌二爷脱离危险,她总算是睡的比较舒坦了一次。

    可苏悠悠不明白,自己为什么睡在沙发上了。

    难不成,是兮丫头已经来过了?

    在洗手间里擦了一把脸之后,苏小妞又拿着温热的毛巾,来给凌二爷擦了一把脸。

    毛巾在凌二爷的脸上轻轻擦拭了一把之后,苏小妞念叨着:“哟,帅哥。你这是上哪儿找的媳妇啊,你都躺成这样呆在病床上,你家媳妇还给你擦脸?瞧你那幸福的狗样!”

    苏悠悠就是这样,就算生活的平平淡淡,她也能够自娱自乐。

    只不过,她最后的那句话倒是让人有些不能接受。

    不过也知道她这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道理,也没有多少人和她计较。

    给凌二爷擦了一把脸之后,看着他这个光溜溜的脑袋,苏小妞又开始闹腾了。

    揉了揉他的脑袋不说,还趁机摸了一把他的唇瓣。

    “都趟在病床上了,还这么好看做什么?这不是招人妒忌是什么?讨厌!”苏悠悠狠狠的拧巴了一下凌二爷的脸颊,然后将毛巾给收走了。

    只是某女似乎没有察觉到,她刚刚拧着人家脸蛋的时候,某个人隐忍的表情。

    给凌二爷收拾了一把之后,苏小妞的肚子叫的欢畅了。

    摸着自己那已经八个多月的大肚子,苏小妞揉了揉:“女儿,你未来婆婆还没给咱们娘俩送饭呢!你要记住这仇知道不?等将来她老了的时候,你也饿她几回!”

    瞧瞧,这女儿都没有出生呢!

    这苏悠悠,已经将她未来的婆家都给定好了。

    而且,还帮女儿“算计”好了以后要怎么虐待顾念兮这婆婆!

    “苏悠悠,我可都听到你说的坏话了!这孩子都没有出生呢,你可别将我的儿媳妇给教坏了!”苏悠悠刚说那一番话的时候,顾念兮就推门进来了。

    苏悠悠一直叫叫嚷嚷着这孩子是谈家的未来儿媳,弄到现在顾念兮都开始默认这个事实了。

    可怜某个被刘嫂带着正喝完了牛奶,伸了伸懒腰打算入睡的小奶娃还不知道,他这命运已经被两个当妈的都给算计好了。

    而看着顾念兮提着一个保温壶的食物进来,苏悠悠很没有节操的抢过去就开吃了。

    “苏悠悠,你慢点,好歹也矜持一下好不好?”

    “矜持什么的,姐姐早八百年没有了。再说了,这是你儿媳妇想吃的,你这么久才送来,你好意思么?”苏悠悠连头都没有抬起来,就自顾自的吃着。

    顾念兮看着一旁狼吞虎咽的女人,赶紧低着头表示自己和她不认识。

    “我这不是车子半路上坏了么!好在碰到了个熟人,给我修车。不过他把自己的车子也给搭进去了!”

    顾念兮进入凌二爷的病房之后,就开始帮着苏悠悠整理着这地上掉下来的东西。

    苏悠悠肚子大了很多,这蹲下的动作基本做不了。

    所以,她除了收拾一下沙发上的东西之外,其他掉在地上的一般都是顾念兮来。

    而随同顾念兮一起进来的男人在看到这狼吞虎咽的女人之后,就看向顾念兮忙碌的身影。

    顾念兮看到谈妙炎跟着进来,就说到:“你随便找个地方坐吧。等会儿我这边收拾完,再送你到你回公司。”

    而嘴里头叼着一个水饺的苏悠悠,也在这个时候才注意到身边有那么个人的存在。

    抬起头来的时候,她连自己嘴边粘上的辣椒酱都顾不上。

    “兮丫头,这位……”

    “他就是帮我修车的那个人!”顾念兮只是这么说。

    而谈妙炎看顾念兮的行动就知道,这丫头压根就没有想将他谈妙炎引荐给她的朋友!

    这小白眼狼!

    “你要是不跟我说,我还真不知道这是一修车师傅!”苏小妞说完,也没有太在意,继续扒着睡觉。那德行,就像是恨不得直接将自己的嘴巴扯大一些,然后将整盆饺子都给倒进嘴里!

    听着苏悠悠的话,谈妙炎嘴角抽了抽。

    他好歹也是king集团的总裁,竟然就被人说成了修车师傅!

    气愤之下,谈妙炎主动跟苏悠悠做起了自我介绍:“你好,我叫谈妙炎……”

    说出姓谈的,再加上自己的长相,谈妙炎还真觉得一般人都会自觉的联想起他和谈家的联系。

    顾念兮这不是偏偏要和他划清界限么?

    他越是不想让这丫头得逞!

    就算只是个远亲关系,他都会利用的妥妥的。

    只是谈妙炎貌似没有考虑过,苏悠悠是个粗线条的人。

    这样的她,又怎么会单凭一个谈字,就考虑到他和谈家的关系?

    听着他的介绍,苏悠悠只是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好不容易又解决了一颗水饺之后,苏小妞这才抬起头来说到:“我代表党和人民欢迎你。”

    之后,某二货就继续吃她的水饺了!

    这下,谈妙炎的脸色堪称一绝!红了又青,青了又紫!

    而顾念兮其实也料想到这谈妙炎自我介绍的想法,看着苏悠悠的反映之后,她对着谈妙炎挑了挑眉。

    后者,没好气的哼了哼!

    ——分割线——

    谈逸泽过来的时候,没想到会看到凌二的病房里多出一个人。

    而这人,正是自己最不愿意见到的。

    谈妙炎也没想到,这个时间点竟然会撞见谈逸泽来。

    一时间,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当然,这个说法是有些过了。

    谈妙炎之于他谈逸泽而言,最多就是情敌。

    别以为,他对顾念兮的那点小心思能瞒得住他谈逸泽。

    想要当顾念兮的男人,那就应该早些时候遇到她呀!现在这顾念兮都已经是他的媳妇了,这男人还想来凑一腿算什么?

    当然,就算在他和顾念兮结婚之前,谈妙炎想要参合的话,他谈逸泽也会一脚将他给踹飞。

    这顾念兮,这辈子只能是他谈逸泽的女人。

    当然,不只是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下下下辈子……(此处省略几千字)都是他谈逸泽的女人!

    “老公,你怎么这个时候有空过来?”

    能在这个时间点见到谈逸泽,无疑是顾念兮最开心的。

    没多想,她就迎了上来。

    “刚刚有点时间,就抽空过来一趟,打算看了老二就走!”

    这一点也是谈逸泽的初衷。

    不过在看到谈妙炎也出现在这个病房之后,谈逸泽觉得自己有必要改变一下计划。

    “既然来了就吃点东西再走吧。你今天早上也没有吃什么,刘嫂昨儿个包了些饺子,我给悠悠带了很多过来。你吃点吧!”

    顾念兮说着,已经开始给他盛饺子了。

    而谈妙炎这边,盯着顾念兮手上的饺子,就有些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

    好吧,他也很想尝尝这顾念兮亲手盛出来的饺子是什么味道。

    一定,很好吃吧?

    或许是谈妙炎的眼神太过帜热了,连顾念兮都感觉到他在看自己手上的饺子。

    再看他浑身上下因为自己而有的狼狈,顾念兮说:“谈总,你要饺子么?”

    “这会儿才记得我也在这里?”

    谈妙炎有些不服气的开口。

    他承认,自己是有些妒忌了。妒忌顾念兮对谈逸泽的好!

    要不是谈逸泽进来,顾念兮恐怕都不会提起还有多出来的饺子吧?

    “……”

    好吧,顾念兮没想到,这谈妙炎堂堂一个大男人也这么的小气。

    竟然如此的记恨!

    本来还打算回击的顾念兮还没有开口,又听到这个男人说:“给我来一碗吧!”

    尼玛!

    握爪!

    若不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顾念兮还真的想将自己打算端给谈逸泽的那碗饺子扣到他头上。

    一脸的嫌弃,谈妙炎你好歹说你不吃啊!

    吃也就算了,竟然还要一碗!

    你是猪啊!

    本来被苏悠悠已经吃了一大半,剩下的并不多。现在这谈妙炎一要竟然要一碗。那谈逸泽到时候还剩下什么?

    可事实证明,谈家的男人在追女人的时候,脸皮都是钢筋水泥铸成的!

    就算面对顾念兮的白眼,还有谈逸泽冒着火的黑眸,这个男人依旧神情自若的接过顾念兮手上的饺子,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看着这一幕,谈逸泽手里握着的塑料筷子直接断掉了。

    “老公,算了。要是不够的话,晚上回家我给你多下点!”刘嫂包的挺多的,顾念兮早上出门的时候就看到冰箱里已经藏了好些。

    这可是聿宝宝最爱的饺子。

    一口一个的,那小家伙每次不知道吃的多欢。

    也正因为这小家伙喜欢吃,最近家里包饺子的次数也变多了。

    寻常刘嫂都会在冰箱里预备一些,要是他不肯吃饭的话就给他下饺子。

    而刚刚谈逸泽筷子断掉的一幕,顾念兮知道这个男人估计是被谈妙炎给气到了。

    虽然说这几个饺子顾念兮也是舍不得给谈妙炎吃的,但考虑到今天早上他帮自己修车,她最终还是妥协了。

    而谈逸泽不知道抽的什么风,本来一脸凶神恶煞的,现在又笑的像是一只狡猾的狐狸。

    那样的笑容,看的顾念兮的背脊都凉飕飕的。

    谈参谋长,你要是生气的话麻烦您表现的明显一点,你这样突然就不生气了,而且还笑了,你知不知道这尼玛的更吓人!

    可后者,貌似没有看到顾念兮的抗议。

    一手,就直接将站在自己身边的顾念兮给拉了过去,一手扣着她顾念兮的腰身不说,还一个劲儿的拉着顾念兮往自己的怀里揣:

    “兮兮,晚上我要吃现做的!”

    “现……做?”

    大晚上的,她去哪里给他找饺子馅?

    “……”

    只是顾念兮的迟疑,貌似弄的这个男人很不悦。

    这会儿,看到顾念兮不回答自己,谈逸泽落在她腰身上的手又拧巴了一下。

    那抽疼的感觉,让顾念兮的嘴巴抽抽。

    这谈参谋长,看来是真的较上劲儿!

    最终,顾念兮只能回答着:“好吧好吧,想吃的话我到时候给你包就是了!”

    而得到了顾念兮的应允的谈逸泽,则扭头对着身后的谈妙炎挑了挑眉。

    那德行好像是在告诉谈妙炎:看吧,老子能吃到她亲手做的,你他丫的算个屁!

    对于谈逸泽的挑衅,谈妙炎虽然很想反驳。

    可想想,还真的如同他说的那样,他谈妙炎现在吃的再多,吃不到顾念兮亲手包的也是徒劳。

    最终,谈妙炎有些丧气的耷拉着脑袋,一个劲儿的往自己的嘴里扒着饺子。

    一碗下肚,他将碗筷都还给了顾念兮。

    “我吃完了,先走了!”

    本来还想在这里多赖着一会儿的谈妙炎,在见到谈逸泽的到来之后,自然知道自己今天肯定赖不了顾念兮了。

    与其留在这里被谈逸泽气,倒不如回公司……

    虽然忙了些,至少不用感觉自己的心都在被人烤着。

    “我送……”顾念兮想要说送送谈妙炎。

    只是她这话还没有说出来,谈逸泽已经直接将她的身子给按住,然后说到:“那慢走,不送!”

    一番话下来,本来在听到顾念兮的话,还略有期待的谈妙炎,最终灰溜溜的离开了。

    好吧,只要谈逸泽在这里,他都不可能接近顾念兮了。

    最终,谈妙炎离开了。

    而这个房间里的气氛,也恢复到了从前。

    “医生过来了么?”

    看着还躺在病床上的凌二爷,谈逸泽的眸色深了些。

    “来过了。”

    “情况怎么样?”

    “医生说伤口愈合的速度挺快的!”

    “老二的皮肤向来不错!只是为什么这么久了,怎么还没有醒?”正跟苏悠悠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这话的谈逸泽,凑到了凌二爷的跟前。

    如果他没有看错的话,他刚刚看到了……

    “说是可能跟那天发烧太久有关。不过医生说了,应该这两天就会醒来!”这话是苏悠悠回答的。

    凌二爷测得的所有数据,都非常完美。这也让苏悠悠不自觉的感叹,这个男人的身体素质真的不错。

    说完了这一番话之后,苏悠悠打算上前看看。

    可就在这个时候,谈逸泽却转过身来,将苏悠悠的身子给挡住了。

    “怎么了?是不是情况不好?”其实,在谈逸泽转身的时候,苏悠悠从他的眼里读到一抹可称之为慌乱的情绪。

    这样的情绪,或许在其他人身上是比较常见。

    可这人是谈逸泽!

    至少,除了那天凌二爷被送到医院之外,还有在顾念兮的事情上,苏悠悠还真的没有看到过这个男人对什么事情会有这样的表情变化!

    难不成,是凌二爷……

    光是想到这个可能,苏悠悠的心里就拔凉拔凉的。

    她想要冲上去的时候,却被谈逸泽拦截住了。

    “没事,我就是突然想起刘嫂给我打电话,说让我带兮兮回家一趟,给孩子喂奶!”

    谈逸泽貌似也知道苏悠悠在想些什么,情急之下就扯出了这么个借口。

    而苏悠悠貌似在听到这个理由之后,也没有多大的怀疑。

    顾念兮刚生出来的这小家伙娇气的很。

    每天要是喝点牛奶,简直就像是谋杀他,经常能听到撕心裂肺的喊叫声。

    可怜的是顾念兮这次的奶水并不多。

    所以,这小奶娃大部分饿了,还是要喝奶粉。

    谈逸泽这么一说,估计是家里的孩子闹了。所以苏悠悠也没有多想。

    “孩子闹了么?”

    顾念兮听到谈逸泽的话,也放下了自己正在整理的碗筷,有些担忧的凑上来。

    也对,就算是个男孩,那也是从她顾念兮身上掉下来的肉,她哪有不心疼的道理?

    在孩子需要喂奶的情况下几乎每天都不能陪着他,那也是无奈之举。

    且不说凌二爷会出这样的事情,都是因为想着要帮谈逸泽。

    单单是现在凌二爷躺在这病床上,剩下一个挺着大肚子的苏悠悠,顾念兮又怎么于心何忍?

    不是没想过将孩子带着,可这医院毕竟是病人出入的地方,要是孩子在这边呆着时间长了也生病了,那怎么办?

    无奈之下,她只能将孩子放在家里。

    而这样加在一起,也就让顾念兮越是担心家里的孩子。

    如今听到孩子闹了,顾念兮眼眶都红了。

    “就是不肯喝牛奶,你回去看看吧!”

    谈逸泽说!

    “那兮丫头,你赶紧跟谈参谋长回去吧。免得饿坏了我的女婿!”

    苏悠悠看着顾念兮眼眶红了,也知道她在担心孩子,赶紧催促着。

    “那好,悠悠我看完孩子一会儿再过来陪你!”顾念兮临离开之前不忘记交代着。

    “没事。我在这里能有什么事情,要是有什么事情也能直接喊护士过来,你还是赶紧回家看看去吧!”

    苏悠悠说。

    顾念兮和谈逸泽很快就离开了。

    而苏悠悠一个人,又开始坐在凌二爷的床边,一个人念叨着:

    “看看吧,谈参谋长虽然也是个臭脾气,可他对兮丫头和孩子多好!”

    “什么时候,我苏悠悠也能有那么幸福美满的家庭就好了……”

    只是在说到这的时候,苏悠悠又笑了。

    “我说你这混蛋怎么还躺在这里?你就不能为了我和孩子醒来么?”

    苏悠悠突然变得很暴躁,伸手就想要锤凌二爷放在一侧的手。

    可转念一想,这么躺着又不是他凌二爷自愿的。

    像他那样高高在上的男人,如今这么躺在这里怕才是对他最大的折磨吧?

    想到这,苏悠悠又有些心疼了。

    本来要锤向凌二爷的手,也准备轻轻的覆盖在上方。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本来安静的摆在她面前的那只手,却将她的手儿覆盖住。

    那一刻,苏悠悠诧异的抬头……

    ——分割线——

    “老公,你开快一点啊!这么慢的速度,是乌龟在爬么?”

    和苏悠悠那边的情况不同,顾念兮从一上车就变成暴力分子。

    有什么不满,就直接拧着谈逸泽的胳膊。

    你看看,这才上公路不久,这丫头又开始嫌弃他开车的速度慢了。

    这不,她的爪子又直接拧住了他的胳膊。

    好在他谈逸泽的肉都已经被锻炼的坚硬,就算这么被他拧着也没多大的感觉。

    “兮兮,我说你安静一些好不好?”

    “安静,你让我怎么安静?宝宝在家里哭呢!”

    不说到孩子还好,一说到孩子,顾念兮的眼眶又立马红了。

    “谈逸泽,你老实说你是不是嫌弃咱们的宝宝吵到你了?也嫌弃我烦你了!”

    本来因为孩子在哭闹心情有些不好,现在谈逸泽一个大嗓门又让她感觉自己受委屈了,立马就开始抹起了眼泪来。

    “兮兮,我没这么说!”

    看到顾念兮的情绪如此跳跃的变化着,谈逸泽顿时头皮发麻。

    “有,你就这么说了。你嫌弃我还嫌弃孩子,所以你不肯开快点!”

    有时候,女人无理取闹起来,男人都束手无策。

    而顾念兮也是个女人,所以她也会有女人的通病。

    看着这丫头突然闹情绪,谈逸泽不得不将车子停在路边。

    谈逸泽的打算是想要先安慰这丫头的,哪知道这车子一停下来,他谈逸泽就遭受如同野兽的攻击了。

    也不知道顾念兮这丫头什么时候解开安全带的,一下子就朝着他谈逸泽扑了上来,还直接咬了他的脖子。

    “啊……你谋杀亲夫啊!”

    谈逸泽吃疼的喊着。

    不是谈逸泽没有防御的能力,也不是他没有能力摆脱顾念兮。

    可考虑到这么推开顾念兮可能伤到她,他才不敢轻举妄动,任由她这么啃着。

    一直到她咬了好几口之后,才松开口。

    此时,谈逸泽的脖子上已经出了好几个印记。

    虽然不至于破皮流血,可这触目惊心的红色还是有些刺眼。

    “谈逸泽,你知道我顾念兮的厉害了吧?再不快点回家,我一定将你的脖子给咬断!”

    某女说这话的时候,还不忘向谈逸泽暂时自己一口好牙。

    看到这,谈逸泽有些纳闷了:“兮兮,你倒是有什么急事那么着急想回家?”

    “不是你说孩子哭了?”顾念兮不明所以。

    是他谈逸泽说要带他回家看看孩子的,怎么现在又问她为什么急着回家?

    这老男人,是不是最近没收拾,脑子都糊涂了?

    “啊……”

    听到顾念兮的话,谈逸泽总算是记起来了似的。

    一手拍了下自己那个半寸平头之后,谈逸泽说:“我只是说孩子在闹,没说孩子哭了!”

    “哭了和闹了,也没有什么区别,好不好?”

    “可你见过那小子哪次喝奶的时候看到不是你不闹腾一下的?”

    这孩子说来也真的娇气了些。

    每次看到不是妈妈给喂奶,就一定会掉那么几滴眼泪。

    到最后,还不是抱着奶瓶咕噜噜的喝起来?

    有时候,谈逸泽还真的想问问这孩子,每天都上演这么一出,有意思么?

    “可你刚刚不是说……”

    而经过谈逸泽这么提醒,顾念兮倒也想起这个宝宝的脾气。

    “我不就想要让你早点凌二的病房,让他和苏小妞多一点独处的空间么?”

    谈逸泽说。

    “独处的时间?凌二现在还昏迷不醒,就算给他和苏悠悠独处的时间,有什么作用?”

    说不上话,又拥抱不了,连简单的对视都做不到!

    只是顾念兮这话一说完,就被谈逸泽反驳了:“你怎么知道凌二现在没有醒?”

    “凌二当然还没有醒,我们过去的时候,悠悠不是说他还没有……”

    只是说到这的时候,顾念兮才突然觉得,谈逸泽话中有话。

    “你是说,凌二已经醒了?”

    “……”谈逸泽没有说话,可他的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

    “这坏凌二,怎么醒了也不起来,害得我这么担心!”顾念兮有些生气的说着:“而且,醒了的话他应该让悠悠知道啊。他可能没有看到,悠悠这两天到底有多担心他,都瘦了一大圈了!”

    在听闻凌二爷已经醒来的消息,顾念兮絮絮叨叨的说着。

    可她说完了这么多,谈逸泽却没有搭话。

    良久之后,他才开口:“顾念兮,我觉得你在担心别人之前,最好还是担心你自己的比较好!”

    他的这话,终于引起了顾念兮的注意。

    此时,他的衣领被他拉开了好些,刚刚被顾念兮要出来的那几个印记,就完美的呈现在顾念兮的面前。

    看到这印记,顾念兮也突然觉得自己刚刚真的做的有些过分了。

    竟然,还对谈参谋长使用暴力!

    “呃……老公,人家刚刚那也是担心宝宝,好不好?”

    顾念兮赶紧狗腿的凑上前,抱着谈逸泽的手臂。

    “担心宝宝?也就是说,我谈逸泽在你心中,连个孩子都不如?”

    谈逸泽挑眉。

    这下,顾念兮知道了,她家谈参谋长的小气病犯了。

    连他们宝贝孩子的醋,都吃!

    怎么就酸不死他?

    可考虑到这男人要是真的醋意大发,今晚她回去都别想见到他们的孩子了,顾念兮的狗腿行为仍旧在继续。

    抱着谈逸泽的手臂不说,现在她还将脸给送上去:“老公,人家这不是偶尔犯一次错误么?”

    “一次错误,就会有第二次!”

    “老公,我保证以后都不犯这样的错误了!”

    “难说!”谈逸泽依旧不冷不热不理她。

    看这样的谈逸泽,顾念兮索性嚷嚷着:

    “那你要怎么样才不生气?”

    与其在这里继续面对谈参谋长的冷脸,倒不如直接来一到比较痛快。

    至少,一刀下去,还干净利落些!

    而听到顾念兮的这话的谈逸泽,嘴角勾勒着一抹阴谋得逞的弧度。

    好吧,其实这可能才是他谈逸泽最想要的话!

    “要怎么样嗯……”谈逸泽一手敲击着方向盘,一边像是正琢磨着什么。但最后,敲方向盘的手停下来的时候,他猛然抬头问顾念兮:“以肉补偿,哎哟还不错哦!”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