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562章 唱不下去的戏码vs认错人

    “谈老大,你家这撒哈拉大沙漠怎么突然变成南极了?看把你小弟我给冻得……”

    周先生是个大喇叭。

    从小时候开始,和他一起玩的大院里的小伙伴都有这个认知。

    也正因为他是个大喇叭,所以一般人都不怎么跟他玩。

    除了因为这个大喇叭制造的噪音让人有些接受不了之外,更因为这个大喇叭每次说出来的那些不靠谱的话,有可能让人心脏承受不了。

    你看看,就像现在一样。

    明眼人都能察觉到谈家大宅的气氛有些不对。所以,大家都识趣的保持不吭声。

    可周子墨倒是好。

    这张大嘴巴一下子就将人家家里表面上为何的平静给噼里啪啦说出来了。

    这一下,所有人都有些挂不住脸。

    周太太看到这个大喇叭又开始展现他非人的破坏能力,便悄悄的掐了他的腰身一把,想要暗示这个大喇叭可以闭嘴了。

    结果……

    “哎呀喂,周太太你又怎么了?掐我腰做什么?”

    说这话的时候,周先生还煞有介事的揉着自己的腰身,一脸不满的哼哼唧唧。

    一时间,谈家大厅里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他们两人的身上。

    本来什么也没有,现在搞的像是什么都发生了似的。

    可闹腾的周先生,却不止步于此。

    一时间,这男人还唧唧歪歪着:“周太太,你的脸怎么跟猴子屁屁一样?”

    越描越黑!

    本来周太太只是觉得周先生这个二货竟然当着所有人将他们夫妻两人的互动给说出来有些羞人罢了。

    可现在看着他口没遮拦的说着,周太太觉得真的太丢人了。

    赶紧,周太太挪了挪位置,以此表示自己和这个丢人现眼的周先生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周太太,好端端的坐着,你干嘛去那边?”

    而且,还将谈老大家那个老二给抱在怀中。

    那个位置,可是属于他周先生的好不好?

    前段时间因为他们家臭齐齐出生已经将那个位置霸占了好久,好不容易臭齐齐给他强送到幼儿园去了,现在还被另一个不属于他周先生的种霸占着。

    想想,就特别窝火。

    而最气人的是,那个窝在周太太怀中的小家伙貌似也知道他的想法,现在被周太太抱着咯咯笑不说,还不时对着他周先生投来挑衅眼神!

    光是看着,周先生就想要暴揍他一顿。当然,前提是他们家老子不在这里!

    不然,当着谈老大的面揍了他的心肝,到时候他周子墨岂不是吃不了兜着走?

    “你管我做什么?”周太太没有给他好脸色。

    “周太太,我感觉好委屈啊。为什么我在我们家一点家庭地位都没有?”

    周先生很郁闷。

    最近感觉周太太对他越来越冷漠了,你看她现在坐的远远的,还不时给他甩几个冷眼。

    虽然周太太多开了他几眼,周先生很想将这个当成是周太太给自己的眉眼。无奈,周太太的冷眼实在是太明显了,他想要错判信息还真难!

    “老三,你要是再这么胡搅蛮缠下去,我看倒是我的家庭地位要不保了!”明明周先生是和周太太说的话,可结果周太太连甩他一眼都没有,倒是谈老大吱了声。

    “哟,谈老大不会吧?你在你家的地位,也这么不牢靠么?”周先生将三八的本事发挥的淋漓尽致。

    本来还敲着二郎腿靠在人家家里的沙发上自怜自唉,现在一听到谈逸泽吐了苦水,他立马来了兴致,凑过来打听着。

    “不对啊,我家是周太太掌权,所以我这弱小的心灵才每天备受气压。可你家……”

    周先生充分的发挥了狗仔队的潜能,各种挖掘。

    说到最后的几个字,他将视线落在不远处的顾念兮身上。

    后者没有理会周先生,继续抱着聿宝宝跟周太太聊天。

    而谈逸泽看到顾念兮明明听到周先生在在和他谈论她,却连一个眼神都不给他,嘴角牵起一抹苦涩……

    “我家也是老婆当家!”

    “哟呵,没想到谈老大也有这样的觉悟。”

    “那是……”

    谈逸泽和周先生一唱一和,只是一出戏貌似没有观众,再好的剧本也演不下去。

    “……”和周子墨三番两次的念叨之后,谈逸泽发现从始至终顾念兮都没有看他一眼。脸,貌似也比之前还要臭。

    这下,谈逸泽算是清楚,这马屁拍错地方了。

    昨天跟顾念兮说起了那些事情之后,谈逸泽就等着顾念兮来问自己。

    如果她非要跟以前那样的纠缠着问自己的话,那他谈逸泽也不是不能和盘托出。

    可关键是,顾念兮在听完他说的那些话之后,突然间就沉默了。

    从昨晚到现在,她是连一句话都没有跟他说过。

    她如此安然面对事情的态度,却让谈逸泽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他宁愿顾念兮在听到这些之后,跟别的女人一样插着腰跟自己纠缠个青红皂白。

    可顾念兮没有!

    这态度,让我们高高在上的谈少觉得,他们夫妻间的关系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机。

    警报拉起!

    所以他才会大清早的让老三带着他的媳妇儿过来。

    希望借此,能缓和一下气氛。

    只是看到这结果,谈逸泽感觉真的有些适得其反了。

    既然没有看戏的,这出戏也就没有唱下去的必要了!

    演员,也可以离开的……

    “老三,你局子里还有事情吧?你可以滚回去了。”谈逸泽说。

    听到谈逸泽下逐客令,周先生还有些愣在原地。

    “不是吧,谈老大不是你喊我过来的?你这是过河拆桥,知道不?”

    周先生唧唧歪歪,表示自己对谈逸泽这个做法的不赞同,更表明自己是个有始有终的人,一出戏已经上场,怎么可以轻易的中途谢幕。

    “拆个屁!你要是不走,你信不信我将你给拆了!”

    和顾念兮从没有闹到如此僵的地步,就算当初逼着她签下离婚协议,他们貌似也没有这样连话都不说呆着一整天。这样的感觉,让谈逸泽感觉到前所未有的不安。

    脾气,自然也暴躁到了极点。

    貌似察觉到谈老大真的心情很不好,就像是个随时会喷火的恐龙,周先生再怎么不满意,也只能扁扁嘴离开。

    唯一能跟顾念兮说上话的周太太,被留在了谈家。

    谈逸泽的目的只有一个,留着能让顾念兮开口说话的人儿。

    就算不能直接让顾念兮和他直接对话,至少也能当个传话筒什么的。

    于是,从这一天开始,外界有个传言:周家少奶奶被扣押在谈家大宅了。

    至于是那个大嘴巴走漏的风声,可想而知……

    ——分割线——

    谈妙炎直接来到谈家做客,是在这个周末。而这天,他的收获也不小。

    king集团之所以会开始和明朗集团合作几个大型项目,全都是因为谈妙炎的私心。

    因为,他想要见到那个女人……

    其实,连谈妙炎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就对顾念兮这样的女人着了魔。

    谈妙炎已经是年近五十的成功人物,按理说他走过的桥可比顾念兮走过的路还要多。在他走过的那段漫长岁月里,像是顾念兮这样有点姿色,身材也不错的女人在他身边也出现过不少。

    所以这样一个黄毛丫头竟然能让他牵心挂肚的,还真的有些让他倍感意外。

    他不是没有控制过自己不要继续这样的幻想,可到最后他发现没起一丁点的作用。

    连续等着五次明朗集团派过来和king集团谈合作的代表都不是顾念兮之后,他终于按耐不住了。

    登门入室,是他现在唯一想到能见到顾念兮的法子。

    为此,他踏入了已经十几年不曾到访过的谈家大宅……

    印象中,这宅子很多年前就是这个样子了。

    经历了那么多岁月的洗礼,这个建筑没有多少的变化。

    可想而知,住在宅子里头的人也花费了一番心思。

    从谈家大宅大门走进去的时候,门口那只犬儿警惕的盯着他,还不时发出警告的吠叫……

    如此威风凛凛的守卫犬,饶是见多识广的谈妙炎都有些害怕了。

    而在这个时候,有个奶声奶气的声音从谈家大宅里传来:

    “黄黄,乖乖。陪我玩……”而后,还有由远及近的铃铛声……

    有意思的一幕出现了。

    本来还朝着他谈妙炎煞有介事吠叫的犬儿,却在听到这个奶声奶气的嗓音之时,顿时发出了呜咽的嗓音。

    那声音,别提多可怜了。

    就好像,只要不让它和屋子里的这个小恶魔玩,让它做什么事情都行。

    “黄黄……”

    这个声音再度传来的时候,犬儿的身边便出现了一道小小的身影。

    小家伙一点也不怕狗儿那威武雄壮的感觉,直接跑过去就双手挂在了狗儿的脖子上。

    本来还威风凛凛的犬儿,在看到这道小小的身影之时跟抱头鼠窜似的,开始在院子里跑了起来。

    啥?

    你让二黄不跑?

    那是傻子做的吧!

    你又是不知道,小主人就喜欢老是拿着他当马儿骑。

    他二黄可是狗儿,狗儿要有狗儿的自尊好不!

    于是,一狗儿在前面狂奔,后面就有个穷追不舍的小娃娃。

    而小家伙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被嫌弃了,跑得一张笑脸红扑扑的。

    那咯咯咯清脆的笑声,划破了宁静的早晨。

    “宝宝,别欺负黄黄啊,待会儿你妈妈肯定要生气了!”

    谈老爷子在屋子里头听到了二黄的吠叫,还有聿宝宝的笑声,还以为是这淘气小娃娃又拿人家二黄当玩具,欺负它。担心顾念兮这会儿对谈逸泽有气,要是气的她火了的话没准又要回去d市了。

    而这,正是这个老人家所不愿意看到的。

    所以现在顾念兮上楼看着小宝宝,谈老爷子就在大厅里看着聿宝宝,生怕这小家伙又给他妈添堵。

    可这一走出来,谈老爷子发现原来这个房子里还有一个人。

    而这个人的面容……

    “你是……”

    盯着这个人儿看,谈老爷子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而且,越是看越是觉得,这孩子和谈妙文长的很相像。

    若不是上一次见到谈妙文现在那个阴柔劲儿的话,谈老爷子肯定会认定眼前的人便是死去多年的谈妙文。

    “妙炎?”

    不知道思索了多久,谈老爷子的口中喊出了这么个名字。

    而这个声音,也让聿宝宝注意到这个院子里多出来的那个人。

    刚刚他跑出来,就专心的找二黄玩,其他什么都给忘记了。

    如今看到这个男子,聿宝宝那双如同葡萄般黑黝黝的大眼直勾勾的盯着他看了好一阵儿。

    “大伯,好久不见!”谈老爷子举棋不定的情况下,谈妙炎的一句话肯定了他的猜测。

    “还真的是你,妙炎!”貌似自从谈妙文发生意外之后,这孩子就不曾踏进这个谈家大宅的门。

    虽然他没有跟他的妹妹谈妙珠一样,每次见到谈逸泽都是针锋相对的,恨不得将谈逸泽给弄死的架势。

    可谈老爷子看得出,谈妙炎心中的结可不比他妹妹谈妙珠的小。

    比起谈妙珠那种嘴巴放炮的,谈妙炎更喜欢来实际行动……

    上一次,顾念兮和聿宝宝被他“请”去,差一点害的顾念兮流产,就是他到这个A城的见面礼……

    想到那一次,谈老爷子就恨不得亲自动手收拾了他。

    可他又想到了谈妙文,想到了那个多年未能归家的孩子……

    最终,他给了谈妙文一个面子,暂时不对谈妙炎动手。

    本以为,上次他息事宁人的做法,会让谈妙炎有所收敛。

    可今天他登门入室,这让谈老爷子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担忧。

    今天一大早,谈逸泽就去s区了,说是罗军宝这货不知道闯下了什么祸,等着他回去收拾。

    如今,整个谈家大宅里只剩下他们老人小孩和女人,若是谈妙炎想要动手,怕是……

    想到这,谈老爷子警惕的喊着聿宝宝:“小宝贝,到太爷爷这边来。太爷爷带你上去找妈妈……”

    怕顾念兮这两天心情不好,谈逸泽一大早就将这闹哄哄的小家伙给扛下来。而这小家伙一直嚷嚷着要去找他“妹”玩。

    貌似,过了这么几个月,聿宝宝仍旧沉浸在顾念兮生孩子前跟他说妈妈肚子里是个“妹”的幻境中不能自拔。

    眼下,见形势不对劲,谈老爷子便用这一点诱惑他,想要尽快将他带到楼上去,交给顾念兮,然后让他们娘三躲起来,不管怎么样死撑到谈逸泽回来。

    至于他老头子,反正都已经一把岁数了。

    若是眼睁睁的让他看到自己最喜欢的几个人遇到危险,还不如直接要了他的命。

    也就是说,这一刻的谈老爷子已经做好了要和谈妙炎一起下地狱的准备。

    可谈老爷子喊着的小小人儿却没有因为老爷子的话而过来,而是……

    聿宝宝盯着谈妙炎看了好一阵儿之后,竟然松开了本来已经抓住了二黄的胖乎乎的小手,然后乐呵呵的跑向了谈妙炎这边。在所有人都有些瞠目结舌的情况下,这小家伙一下子就抱住了谈妙炎的裤腿,然后仰起头来甜甜的喊着:“文爹地……”

    小小的人儿,一双白皙又胖嘟嘟的小手紧拽着谈妙炎的黑色裤腿,造成不小的视觉冲击。

    当下,谈妙炎像是脑子被抽空一样,直勾勾的盯着下面的聿宝宝看。

    那眼神,像是恼,又像是无可奈何。

    而眼底的最深处,还有一层探究。

    这眼神,谈老爷子都已经给一一分析出来。

    得出的结论便是,聿宝宝现在的处境很危险。

    于是,他顾不得自己的腿疾,大步走了过去,企图想要将聿宝宝给带离这个危险的谈妙炎。

    “宝宝,跟太爷爷走!太爷爷找妈妈给你弄葡萄吃!”

    小家伙最喜欢吃葡萄,每次只要喊道葡萄二字,就能忽悠的他屁颠屁颠。

    可这一次,谈老爷子明显也低估了这个小家伙的决心了。

    就算谈老爷子已经伸手将他小小的身子抱在怀中,这小家伙还是紧拽着人家谈妙炎的裤腿不放。

    而那小小的嘴巴还在口口声声的喊着:

    “文爹地!抱抱……”

    葡萄大眼此时已经充满了雾气,像是在哭诉谈妙炎对他的不理。

    可这下,轮到谈妙炎郁闷了。

    他和这小家伙的见面,貌似也只有哪一次将他和他妈妈给“请”过去那么一次,之后就没有更多的接触。

    为什么,这个小家伙每次看到自己的时候,都会这么亲昵的粘着他?

    而且,还口口声声的喊着他“文爹地”?

    印象中,那一次将顾念兮和他给请过去的时候,他也是呆在顾念兮的怀中这么喊着他“文爹地”。

    难不成……

    谈妙炎的眼里,闪着让人摸不透的光。

    而与此同时,谈老爷子仍旧拼命的想要将他的小心肝给带出这个危险的境地,可聿宝宝却死活拉着人家的裤腿不放。

    这也就造成了如此滑稽的一幕。

    一身打扮得体的谈妙炎,此刻被聿宝宝拽的衣冠不整。

    甚至,裤腿下的白色袜子也露了出来。

    “宝宝,听话。不然太爷爷可要打你小屁屁了!”

    谈老爷子不得不拿出这来威胁聿宝宝。

    可他老人家却不知道,从小因为他过分的溺爱,这小家伙明显已经知道,不管什么情况下,他家太爷爷都是不可能打他的。

    这也造成了,僵持仍旧在继续。

    “文爹地……”

    “呜呜……”

    长时间没有等到自己想要的那个怀抱,聿宝宝开始耍无赖了。

    长大的小嘴,哭的小脸蛋都红了。

    这让谈老爷子心疼,却也让谈妙炎半蹲下去将那个拽着他裤腿不放的小小人儿给抱了起来。

    “不哭不哭,抱你就是了!”

    谈妙炎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看到这个孩子哭的如此伤心的时候抱着他。

    他家里也有个小孩,当然也会如同聿宝宝一样,得不到想要的就哭闹不已。

    可每次那个时候,谈妙炎基本上直接收拾了公文包就离开家。

    一离开,就是几天几个月,就为了躲避房子里那个让他觉得烦躁的孩子的哭声。

    可今儿个遇到这聿宝宝,他感觉自己内心的某一处像是被什么东西给触碰到了似的。

    “都这么大了,哭的跟个鼻涕虫似的。”

    谈妙炎的嘴角,难得的展现慈爱的光芒。

    这会儿,他还掏出了自己随身携带的手帕,给聿宝宝擦拭脸上的泪珠。

    看起来,现在的谈妙炎就像是个关心聿宝宝的长辈那般。

    可落进谈老爷子的眼里,他还是觉得不放心。

    现在谈妙炎是抱着聿宝宝逗着玩,谁知道过一会儿会不会突然又发了狠,伤了他的心肝?

    “宝宝,过来太爷爷这边吧。”

    谈老爷子哄着,可聿宝宝正在泪意头上,只顾着往谈妙炎的怀里缩。

    “大伯,他想让我抱着就让我抱着吧,也不会累。”谈妙炎说着,还轻抚着聿宝宝的背部,帮着他顺气。

    可听到谈妙炎的这一番话的谈老爷子的心里却不是这么想。

    他哪里是担心你抱着这个小胖子会累?

    他是担心你谈妙炎会伤到他的小宝贝好不好?

    你以为,你谈妙炎如今登门入室来到谈家拜访,他老头子就看不出来他其实还没有放下谈妙文的那些事?

    要是以前,不知道谈妙文其实是被谈逸泽救下,现在还好好的活在这个人世也就算了。

    可事实早已摆在面前,他的孙子并没有亏欠他们这一家子什么,却还是背负了那么多年的窝囊气。甚至前一阵,还差一点害了顾念兮和宝宝遇害。

    想想,他老头子都替他的孙子喊冤。

    可眼下,聿宝宝还在这谈妙炎的手上,谈老爷子也不敢多说什么。生怕一时激怒了谈妙炎,对聿宝宝不利。

    这左右不能动弹的时候,谈老爷子一双和谈逸泽如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鹰隼紧盯着谈妙炎,如同对待阶级敌人一般。

    陪伴在谈老爷子身边多年的二黄貌似也明白了主人现在严阵以待。

    此刻,它也赶紧站到了谈老爷子的身边,龇牙咧嘴的对着谈妙炎。

    “宝宝?”

    “宝宝你在哪呀?到妈妈这边来?”

    就在谈家院子里形成两个方阵之时,顾念兮的身影由远及近。

    原来,顾念兮是在楼上听到聿宝宝的哭声,还有院子里二黄的叫声。

    估计,她是以为孩子又跟二黄打闹了。

    刘嫂上街买菜去了,楼下只有一个腿脚不方便的老爷子,顾念兮还真的担心这两个家伙一旦闹起来,老爷子拉都拉不住。

    只是这一下来,顾念兮便发现这院子里头多出了个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而谈妙炎呢?

    在期盼了好一阵子,终于听到那个魂牵梦绕的女音之时,就直直的望了过去。

    女人如同记忆中那般,喜好穿着白色的衣服。下面是一条深蓝色的牛仔裤,长长的发丝随意披在肩头,简单干练却又不失女人味的装扮。

    而最让谈妙炎心动的,还是那张白皙小脸蛋……

    “念兮,好久不见!”

    这是,男人的开场白。

    他不跟谈妙文一般,喊着她侄媳妇,亦不跟合作显目那些合作人一样,喊着她“顾总”,却直接喊着她的名字。这足以见得,这谈妙炎其实并不想用这些俗套的关系和她见面。

    可偏偏,顾念兮却没有和这人亲昵的想法。

    见到他在这里,便三两步上前。

    “哟,原来是谈总!不知谈总今天怎么有如此高的兴致,到我家来做客!”

    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又看了看窝在谈妙炎怀中哭的小脸红彤彤的聿宝宝,黑眸一眯,便伸手朝着谈妙炎怀中的聿宝宝而来。

    “宝宝,到妈妈这里来!”

    上次谈妙炎给她顾念兮的教训,她可到现在都没有忘记。

    现在看到这男人竟然将自己的宝贝儿子抱在怀中,顾念兮能不跟被踩了尾巴的猫儿一样么?

    可很明显,聿宝宝看不懂大人间眼神交流中的波涛暗涌。此刻他仍旧依偎在谈妙炎的怀中,口口声声喊着:“文爹地!”

    看到儿子这德行,顾念兮算是看出来了。

    小家伙将谈妙炎认成了谈妙文了。

    不然一向怕生的他,又怎么可能会安分的呆在谈妙炎的怀中。

    考虑到现在和谈妙炎强夺孩子,她顾念兮一点胜算都没有,她便笑着对聿宝宝说:

    “宝宝,你哭成个小花猫了。要是你爸回来看到你哭成这样,那你今晚可别想骑高高了!”

    可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却比谈老爷子刚刚各种诱惑上前来的有用。

    其实,顾念兮清楚不是自己的话有什么奇效。

    而是,她家聿宝宝是谈少的铁粉,就吃谈少的那一套。

    这不,本来还窝在谈妙炎怀中的小家伙,开始挪动小屁屁,然后伸手勾住了顾念兮的脖子,回到了她的怀中。

    “妈,我要爸……”

    “你爸一会儿就回来了。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呆着!”

    顾念兮一边轻拍着他的背部,一边安抚着。

    其实,她也不知道谈逸泽什么时候会回家。

    今天早上接了个电话就急匆匆的走了,不知道又要忙到什么时候。

    她之所以和聿宝宝这么说,除了是安抚他们家这个傲娇只喜欢爹的聿宝宝,另一方面也在暗示谈妙炎,这谈逸泽很快就要回来了,他可别想对他们娘三作出什么事情来!

    谈妙炎好歹也在商场上游走了那么多年,又怎么会看不出这顾念兮这番话的用意。

    一时间,他这张老脸有些挂不住。

    “念兮……”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