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565章 谈逸泽,你好败家VS意外

    “哇哇哇……”

    估计是从出生到现在第一次遇上这样黑灯瞎火的,本来不怎么爱哭的他们家的老二现在哭的那个撕心裂肺。

    凭着本能,顾念兮只能摸索到小床边,将这小子给抱起来。

    聿宝宝也在边上哼唧着,喊着他的爸爸……

    “爸……”

    从出生到现在,聿宝宝每次哭的时候,只会喊着谈逸泽。

    两个孩子同时哭,顾念兮一时间有些招架不住。

    本来就有些怕黑的她,现在也开始呜咽了起来。

    只是她也清楚,她现在是个母亲,所以她在孩子需要她的时候,她不敢哭大声。

    可这呜咽声对于听觉能力向来惊人的谈逸泽而言,并不是什么秘密。

    所以在进门的第一时间他便听到了那个女人的啜泣声,连忙三两步走来。

    “兮兮……”

    “兮兮怎么了?”

    “老公,你在什么地方?我看不到你!”

    貌似只有在谈逸泽的面前,她才敢如此肆无忌惮的哭出声来。

    “你别动,我来了!”听着她哭的声音,谈逸泽也有些后悔刚刚剪掉保险丝的做法了。

    他的兮兮有些夜盲症。

    太黑的地方,她会看不到东西。

    所以,在他们家就算是睡觉,夜里也要点个小台灯。

    而谈老爷子听说顾念兮有这么个毛病之后,专门让人将家里的用电设施重新架构,保证这谈家大宅就算断电,也不至于影响到他们房间的照明。

    这也是,谈逸泽刚刚为什么在那边弄了那么久的原因。

    先后破坏了两个系统的电力设施,他有多累?

    好吧,刚刚想到只要能让顾念兮多和自己说上一句话,怎么样他都不后悔。可现在一听到她的呜咽声,他就开始后悔了。

    “老公,我在这里!”

    顾念兮喊着。

    “我知道!”

    他又不是这丫头,常年的夜间作战练习,早已让他的夜间视觉达到了非人的程度。

    进房间的第一时间是有些黑,不过他很快就适应了,也能看清楚屋子里的东西。

    顾念兮坐在小奶娃的小床边,抱着孩子。而聿宝宝这个小没骨气的,正扯大了小嘴在一边哭着。

    谈逸泽只能先过去,将这孩子给提到自己的怀中,然后才来到这边,将顾念兮和她怀中的小奶娃也给揽进自己的怀中。

    如此一来,一家四口终于窝在一起。

    “兮兮,没事!别哭啊,就是停电了。”

    将她抱在怀中,谈逸泽只顾着哄着自己的老婆了,貌似没有听到身边两个小孩的哭泣声。

    “我知道是停电了。可还是好害怕……”

    从小她就怕黑。

    一停电,她就什么东西都看不见。

    所以家里一般要是停电,妈妈都会尽快给她找来蜡烛。

    可在谈家,顾念兮貌似已经忘记了会有停电这么一回事。

    如今突然再度陷入这样黑暗的惶恐中,一时间她还有些适应不了。

    “没事。估计是保险丝烧坏了,我去看看!”本来打算将保险丝弄掉,然后让整个谈家停电几天,好借机和顾念兮恢复关系。可看到这丫头吓成这样,谈逸泽也开始改变了主意。

    说这话的时候,谈逸泽将聿宝宝放到顾念兮的身边,便打算起身。

    此时的聿宝宝,因为刚才哭的有些累,昏昏欲睡。

    被放在顾念兮的身边,小家伙头一歪就往顾念兮的怀里钻着,然后肥嘟嘟的手紧紧的揪着顾念兮的睡衣便睡着了。

    至于顾念兮怀中的那个小家伙,已经停止了哭泣。

    不过和聿宝宝不一样的是,这小家伙精神头貌似还非常不错。

    特别是那双闪着奸诈光芒的大眼……

    顾念兮因为有夜盲症,所以她看不到此时这小家伙盯着谈逸泽那种半带讥讽的笑容。可谈逸泽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这小家伙,难道已经看清楚了今晚上的停电,只是他谈逸泽的恶作剧?

    这小子,现在就这么不好糊弄了,将来长大那还了得!

    这是谈逸泽第一次发现,某个小奶娃对自己的威胁。

    “别啊老公,我怕!”

    谈逸泽这才刚刚起身,顾念兮赶紧拽住了他的袖子。

    “没事,我就离开一下下,很快就能修好的!”没人比他谈逸泽更知道,这个电力设施现在该怎么修。因为,这是他破坏的。

    “我不管!反正现在你就是不能走!”

    顾念兮一手抱着孩子,一手紧拽着他谈逸泽的裤腿不放。

    看着黑暗中她那双带着泪意,又干巴巴如同小狗般可怜的大眼,谈逸泽只能无奈的留下。

    “好了,我不走就是了。等你睡着,我再……”

    等他们睡着,他再去修好。

    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顾念兮又狠狠的扯着他的裤腿:“就算我睡着也不能走!”

    “好好好,我不走就是了!”

    谈逸泽无奈的说。

    再不说回答他的话,谈逸泽还真的很担心自己的裤子会被顾念兮给扯下来。

    “来,把孩子交给我,我放到小床上去!”

    看着某个对着自己一直笑,让他谈逸泽都有些毛骨悚然的小家伙,谈逸泽决定还是先将这小子给送远一点。免得,被他窥探出更多的秘密。

    “好。”顾念兮说。

    只是嘴上是这么说,顾念兮的手儿却揪着谈逸泽的裤腿不放。

    到最后,谈逸泽只能无奈妥协,让她揪着自己的裤腿走。

    这是自己的心肝,就算她要他谈逸泽的命,他都会双手奉上。更不用说,只是区区一个裤腿……

    裤腿不要,就不要了!

    “小子,今晚跟你哥一样,给老子安分点。不然,你妈到时候要是不理咱们三,你就有的哭去!”

    这是谈逸泽将这个小家伙给抱到小床上的时候,嘴里嘟囔着的。

    “唔……”

    小家伙被谈逸泽威胁了,有些不高兴的挥舞了一下手脚。

    不过考虑到妈妈要是真的生气离开的话,自己的温饱问题估计也成了一大难题,这个小家伙难得安分的不哼哼唧唧了。

    收拾了小的,谈逸泽又将聿宝宝给送到他专属的小床上。

    这个小家伙向来得宠。

    个头长的这么快,谈老爷子还是会让人随时都给准备着这个小家伙正好合适的小床子。

    让谈逸泽最为满意的是,这小家伙一直都是最容易搞定的。

    你看他刚刚因为停电被吓得歇斯底里的哭着,不一会儿的功夫,这个小家伙已经睡的四脚朝天了。打着小呼噜,雷都打不动。

    满意的揉了揉大儿子那个乱糟糟的鸡冠头之后,谈逸泽这才转身。

    而这个时候,顾念兮因为他一直移动,已经快将他的裤子给拽下来了。

    黑暗中,他捕捉到顾念兮那双带着雾气的黑眸,他脸上刚刚在这个屋子里歇斯底里的烦躁已荡然无存。

    此刻,他只能让自己的面部表情温和一些,免得吓坏了这个女人。虽然他知道,这样的黑暗,顾念兮压根看不到什么,但他还是固执己见的做着这些认为对顾念兮好的事情。

    这,就是谈逸泽。

    一个,霸道却又将他心爱女人给捧到心尖上的男子。

    “兮兮,没事是我!”黑暗中,谈逸泽半蹲下去抚上她的肩头之时,能明显的感觉到女人的身上一僵。而在他的安慰下,女人又恢复了。

    “来,我们到床上去。你这么蹲在地上,会着凉的!”

    谈逸泽虽然嘴上是带着轻哄,可手已经不由分说的将她打横抱起。

    这才是谈逸泽,认定了会对她好的事情,就会不顾一切的送上。

    “老公,你今晚不准离开,知道么?”

    被谈逸泽带到床上,揽在怀中之时,顾念兮仍旧死死的拽住他的衣服,不肯松开。

    “好,我知道了。你安心睡吧,我守着你……”

    他的大掌,自然而然的伸到了她的背后,有节奏的轻拍着。这样的动作,仿佛经过千百次的练习,所以当谈逸泽做出来的时候,又是如此的自然。

    其实,一开始谈逸泽也不擅长这样哄老婆。

    可每次看到她半夜惊醒,那双大眼里带着雾气,总是用不安的眼神打量着周围的景物之时,谈逸泽只能无可奈何又心甘情愿的哄着她。如此一来,这些事情也做的越来越好……

    若是在和顾念兮遇到之前,有人谁他谈逸泽会为了一个女人做到如此的地步,他一定不会相信。

    可当现在一切摆在他面前的时候,他却又觉得如此的自然……

    “老公,抱紧一点!”不知道是夜太黑,还是太久没有享受到他谈逸泽的拥抱,此刻的顾念兮比聿宝宝对他还要黏糊,一个劲儿的往他的怀中拱着。

    看她如同小考拉一样挂在自己的身上,谈逸泽只能按照她所说的,再抱紧一点。

    顾念兮,如果可以请你一辈子这样赖在我的身上吧!

    不管前方的路到底有怎样未知的危险,只要有你的陪伴,我就有信心走下去……

    黑夜中,谈逸泽看着怀中的女人,黑眸里有前所未有的坚定。

    而顾念兮呢?

    其实,她除了真的有些怕黑之外,更多的是已经两天没有像是现在这样挂在谈逸泽的脖子上了。她想他了,想他身上的味道,想他身上的温度,想他的一切一切……

    所以,她想要赖着他。

    再有,还有苏悠悠的那一番话。

    苏悠悠说了,人无完人。他家谈逸泽再怎么的完美,他都是一个人,不是一个神。是人,总有他的缺点。

    再有,苏悠悠还说了,谈逸泽若是真的作出了什么事情来的话,那也真的是他认为对她顾念兮好的。

    就像是今晚停电,他固执己见的将她从地上拉回到床上一样。

    想到这,顾念兮突然间释怀了。

    如同小狗撒尿般的在谈逸泽的身上一顿乱嗅之后,顾念兮终于跌进了昏昏沉沉的睡梦中……

    至此,顾念兮的手儿紧紧的圈着谈逸泽的腰身,如同以前同床共枕的无数个夜一样。

    而谈逸泽呢?

    看着她心甘情愿落在自己腰身上的小手,自然也明白了她的想法。

    两天都没有好好的抱着她,谈逸泽感觉自己又变得有些毛躁。正因为变得毛躁,谈逸泽又不安的将顾念兮往自己怀中抱着,悄悄的亲了亲她的脸颊不说,又悄悄的将手放进她的睡衣里。

    奇怪了,别人都说夫妻结婚几年,连拉个手都跟左手拉着右手一样,没有区别。别说给老婆剥虾子吃,连剥老婆的衣服都不愿意。

    可为毛这样的观点,在他和老三的世界里都不能成立?

    看来,他们兄弟还真的是注定被老婆吃的死死的。

    亲了顾念兮,本来打算再悄悄吃一把豆腐的谈逸泽,却在听到这个女人睡梦中受到侵扰而不悦的呢喃声之时,无奈一笑。

    “臭丫头,老子有一天真的会被你折腾死的!”

    虽然嘴上是这么抱怨着,但这一天谈逸泽还真的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做,安静的抱着顾念兮睡去。

    连着两天都没有这么抱着顾念兮睡觉,无疑这一夜便是谈逸泽这一阵子来睡的最为安稳的一夜……

    很快,整个卧室里只有微微的打呼声。

    窗外皎洁的月光正好从外面照了进来,正好落在床上这紧紧相拥的一对人儿身上……

    ——分割线——

    第二天一大早,谈家就发现了昨夜的保险丝是被人剪断的这个事实。

    而谈家的电力系统是经过特殊设计,一般人压根就不知道,就算断了电,谈家某一处房间都不会断电的事。

    可昨晚上,那个潜进来剪了保险丝的人,却正好知道了这一点。

    再者,谈逸泽的洞察能力惊人,一般在房子周围逗留的人,他都能察觉的到。更何况是这个趁黑潜入谈家的人儿。

    可昨晚上,他却没有发现。

    而且,还抱着他的妻子呼呼大睡了一觉。

    今儿个醒来,还睡相全无。

    灰色的居家服早不知道被他丢在什么鬼地方不说,甚至还将长满腿毛的大腿直接搁在了顾念兮的肚子上……

    此时,让昨夜本来有些害怕慌张的顾念兮,顿时明白了一件事情。

    于是,谈家大宅的大清早就传出了杀猪般的声音:“谈逸泽,你干的好事!”

    “兮兮,别生气。我这是为了我们家庭的和睦做奉献!”

    “什么奉献?把家里的保险丝都给剪断,就是贡献?谈逸泽,你好败家!”

    不过谈某人并不承认自己败家的这一点,他觉得这应该是顾念兮不肯承认他对这个家的贡献比她的大,所以羞涩了,妒忌了……

    总之,这一次夫妻间的危机能够成功的度过,全都是因为他谈某人的贡献。

    这一天一大早,谈逸泽在对自己的各种膜拜中度过。

    不过很快,他接到了这么一通电话。

    “什么?自杀了!”

    接到电话的时候,谈逸泽的脸色很不好。

    刚刚脸上洋溢着的笑,全都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杀意。

    “给我不计代价留住她的命。还有告诉她,若是她真的想死的话,到时候母债子还就行!”

    这话之后,谈逸泽便果断挂了电话。

    ——分割线——

    舒落心自杀的这一天,正好是这个月初。

    前一阵子,舒落心虽然坐牢,但牢房对面好歹还住着个霍思雨。

    虽然两人互看彼此不爽已经很久了,虽然每天他们也不会聊天,更多的是对彼此唾骂。可霍思雨出狱,舒落心发现自己的情绪找不到发泄口。

    而每天,她一个人呆在那个据说是她自己曾经害死了一个女囚的牢房里,又没有人跟她说话,舒落心的情绪开始变得低迷。

    而每夜,不知道是心里作用还是真的有个哭泣声一直都在她耳边缠绕,让舒落心夜夜难免。

    最终导致舒落心情绪全然奔溃的,还有昨晚上晚餐时她被安排去观看的那个节目……

    那个报道说,梁海在爆炸中死了。

    出现在电视画面上的那一团,经过鉴定就是他的尸首。

    那些话,让舒落心愣住了。

    本来还拿着勺子的手,本能的一僵。

    勺子,很快掉落在地上,发出叮叮当当的声响。

    梁海死了?

    一直和谈逸泽对着干,比她舒落心都有能耐的人,就这样没了?

    舒落心惶恐的再度将视线落在电视画面上,像是想要从电视画面上找到什么东西来推翻这些。

    可没有。

    不管什么,她都找不到。

    此时,电视上还报道说,这次是一件偶然的爆炸事故……

    怎么可能?

    如果不是事先有预谋的,这样的爆炸怎么可能那么突然?

    想到这一点的时候,舒落心的脑子里也浮现了一个人的影子!

    谈逸泽!

    对,一定是他做的!

    什么偶然,什么意外,那都不过是他谈逸泽将梁海给处理了的一种手段!

    之后,电视画面上还在上演那些,舒落心一点都没有看进去。

    她的脑子里只剩下,梁海的死!

    如今,连唯一能够和谈逸泽抗衡的人,都死了。

    那曾经被她舒落心当成最后一个能挡得住谈逸泽的挡箭牌,也没了。

    那么距离她的死期,也不远了吧……

    当天晚上,舒落心第一次对这个世界感到绝望。

    而让她更为惶恐的,是那种她明知道死亡在一点一点的靠近,可她却不能自救的无力感。

    而如此坐以待毙,不是她舒落心的风格。最终,她从小南上一次给她带来的那些洗簌用品中拿出一瓶洗发水,瓶盖打开之后一口闷……

    当身体渐渐开始不适,当眼前的世界开始模糊之时,舒落心的嘴角悄然勾起!

    这样一来,她是不是很快就可以消失在这个世界里?

    小南,妈妈离开之后,你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将本来属于我们娘俩的那些东西,都给争夺回来。

    这样一来,妈妈也就心安了。

    在彻底沦陷在那片黑暗中的前一刻,舒落心的嘴角上更露出一抹狠毒的笑:

    谈逸泽,你想要我的命,我偏不给你!

    很快,舒落心闭上眼了。

    她一度以为,这便是她生命的终点。

    可谁知道……

    “怎么样?”

    “情况已经稳定下来了。还好发现的及时,并没有危及到生命!”

    “那就好,要是她真的死了的话,到时候我们可不好跟谈老大交代。”

    “知道是谈少想要的人,所以我们这些天都安排专门的人看着。发现异常在第一时间向上级汇报,并且也及时将人给送到医院来!”

    “确实不错,继续坚持。梁海那边已经结了,这老女人的日子也不多了。等谈老大接手,你们就没事了!”

    舒落心迷迷糊糊中,便听到了这样的对话。

    前面的那一句,是一个男音。

    但舒落心认得出,那并不是她的死对手谈逸泽的。更不是她心心念念的小南的。

    而后一个,则是一个女音。

    只是,他们在聊什么?

    什么情况已经稳定下来,没有危及到生命?

    她不是已经死了吗?

    在那个国度,应该没有什么“谈少”之类的可怕称呼。不然,她舒落心现在也不会如此疯狂的想要到那个国度去。

    可为什么,他们的谈话中还是少不了那个魔鬼?

    难不成……

    一度的惶恐不安中,舒落心睁开了双眼。

    入眼,是一室的白。

    白的,纯洁无暇,连她舒落心都有些诧异自己为什么能进入这样纯白的世界。

    她是个凶手,杀了两个人的凶手。

    她该下的,是十八层地狱才对。

    难不成,连天上的神仙也觉得,她杀的那些人,都是罪有应得的?

    对对对,就是这样。

    阻碍了她舒落心的人,就改下十八层地狱才对。

    只是,舒落心如此猖獗的想法只维持了不到几秒钟的时间。

    几秒钟之后,她立马意识到,这并不是她所想象的那个天堂。

    因为,那个黑衣男子,推门而入……

    ——分割线——

    来人,一身的黑。

    和这个纯白的世界,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他的面容,非常的好。

    可以说,曾经舒落心幻想的所谓的天使,本该长的就是这个样。

    可那一身的黑色,却又和他的面容形成了强大的反差。

    邪肆的弧度,让他身上的邪气入木三分。

    这样的人,与其说是天使,倒不如说是披着天使外衣的恶魔。

    他的出现,将舒落心所有的理智都给拉了回来。

    唯一让她庆幸的是,这个人并不是谈逸泽……

    “哟呵,老女人身子还听硬朗的么!喝下了那么多的洗发水,被人拖到这边洗了肠子还能这么快醒来!”

    男人说这话的时候,伸手就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了香烟,自然而然的点火,让那迷蒙的烟气在他的周围四散开来。

    而在他的不远处,那一块“禁止吸烟”的牌子,俨然成为了摆设。

    在抽了几口烟,暂时缓解了某种情绪之后,男人才再度开口:“不过身子这么硬也好,省得在交到谈老大的手上之前发生了什么差池,到时候我们这些人都要被你给害了!”

    男人自顾自的说完这两句话,他食指和中指间的那根香烟也即将燃尽。

    他随手丢在地上,用脚尖捻了捻,确定香烟已经燃尽之后,男人便转身打算离开。那种从容不迫的态度,像是一点都不担心自己刚刚说的话,会不会刺激到这个躺在病床上的女人……

    “为什么要救我?”

    本以为这老女人不会问自己,却不想在他即将离开的时候,她还是开了口。

    一句话,却让原本打算离开的男人,双肩颤抖。

    如此的反映,让舒落心都有些误以为,自己刚刚是不是说错了什么?

    等到男人转过身来的时候,她才发现原来这个男人是在笑。

    可舒落心不觉得,自己的话真的取悦了这个男人。

    不然,为什么她在这个男人的眼里,看不到一丁点的笑意?

    “救你?别,你可别往自己的脸上贴金。我刚刚说的话,估计你还是没有明白,那我就再给你解释一次好了。你,给我听清楚,我也只解释这么一次:你这张嘴脸,老子看到一次就想扁你一次。要不是考虑到老子的拳头极可能在谈老大要了你的命之前先把你的命给弄没了的话,老子早就揍你了!”

    一句话,直接表明这个男人对她的厌恶。

    “你这个命,可是谈老大要的。要是在那之前先没了的话,到时候我们拿什么去跟谈老大交代?所以舒落心,我奉劝你一句,别他妈的再折腾了。你的命,现在除了谈老大,没人敢要!”

    古人云:阎王爷让人三更死,谁让留人到五更?

    可在这个国度,谈逸泽比阎王爷的还要让人恐惧。

    交代了这一番话,又从舒落心的脸上看到落寞的表情之后,男人才再度迈开脚步朝着门口走去。

    在即将离开这病房之时,男人的步伐又停顿了那么一下,却没有回头。

    “你今天折腾出来的事情,我已经跟谈老大汇报过了!谈老大也说了,若是他不能亲自报了杀母之仇的话,那他也不介意母债子还!”

    丢下这么一句话,男人的身影消失了。

    门外面,还传来如此的对话。

    “墨老三,这老女人怎么办?”

    “收拾个差不多就行,等下给丢回那边。反正距离结果出来也不远了,咱们也快要解放了!哎呀喂,我今天又帮了谈老大一次,不知道他和小嫂子什么时候能将媳妇儿还给我。”

    “墨老三……”

    门外,那吊儿郎当的男声,引得外面的人都笑声连连。和刚刚在病房里,那个带来极端恐惧的男子,判若两人。

    可呆在这个病床上的女子,却没有半点被外面男子的风趣幽默逗笑。

    相反的,在听到他临走出这个病房前的那一句话之后,她的面色越是凝重。

    谈逸泽说,他不介意母债子还。

    这话的意思,是不是若是她舒落心这个时候选择自杀的话,那到时候她的小南会被他……

    不!

    这个魔鬼!

    她舒落心就算有再大的错,都是她做的。她的错,不应该怪罪的她的小南身上。

    再说了,她的小南有什么错?

    他也是谈家的血脉,如今谈家的一切都掌控在顾念兮的手上,那些本该都是小南的东西!

    可谈逸泽这个恶魔,为什么还要将念头打到她的小南身上来?

    难道他不知道,小南是她在这个世界上最为牵挂的人?

    事实证明,谈逸泽正因为太过清楚这一点,所以他才会将主意打到谈逸南的身上。

    也因为这一句话,舒落心在剩下的那些牢狱生涯,都表现的还算不错。

    至少,没有再出现任何自杀事件。

    ——分割线——

    月底的时候,一则新闻开始占据各大电视屏幕。

    “king集团A市分公司出现财政危机,本市龙头企业明朗集团有意收购。”

    当这则新闻出现的时候,顾念兮正打算坐车去公司。

    而她的怀中,还带着个小奶娃。

    估计是刚刚睡醒,这个小奶娃的脸蛋红扑扑的。

    一双向上勾起的眼眸,不笑的时候就美艳至极。

    不过今儿个,小奶娃刚刚睡醒就被带出家门,心情估计不大好。

    粉嘟嘟的小脸上,没有任何笑意。

    “宝宝,今天咱们就去一趟公司,很快就回家了!你别这样给妈妈摆个臭脸,行不?”

    顾念兮抱着孩子,亲了亲。

    可这位小爷却横着一张脸,表示小爷不开心,什么都不接受。

    “顾总,一个小奶娃会摆什么臭脸。人家不过是不开心罢了!”

    身边,韩子看着那张小脸蛋,说着。

    “韩子,你是不知道,这孩子古灵精怪的很。我都不知道被他鄙视了好几回了。”

    顾念兮说这话的时候,正好换了个姿势,让这小奶娃正脸看着韩子。

    “唔……”

    小奶娃一看到韩子的脸,就吐着泡泡不知道嘀嘀咕咕说着什么。

    看着他那个可爱的模样,韩子忍不住就想要凑上前亲他一小口。

    可谁知道,这个小奶娃一个巴掌就往韩子的脸上扇了过去。

    韩子虽然不像谈逸泽那样的大人物,身上带着与身俱来的生人勿进气息,可好歹也在谈老总裁的身边呆了那么多年,学不到全部,至少也有三四分。

    到现在,还真的没有什么人敢给他脸色看。

    可没想到今儿个竟然被一个小奶娃不买账。

    而且,还被他给甩了一巴掌。

    并且,力气还不小……

    一时间,韩子呆愣在原地。

    “韩子,我说了你还不信。他要是睡不清醒,连他家谈少的面子都不卖。”顾念兮说这话的时候,小奶娃打完了韩子一点愧疚之心都没有,扭头就往顾念兮的怀里钻,打算继续睡大觉。

    “哟,敢情他还敢在我们谈少的头上撒野?”韩子被顾念兮这么一说,顿时也充分的发觉了身为男人的八卦能耐。

    在他的印象中,谈少可是天上无所不能的神,是他们这些人所惹不起的大人物。韩子一度以为,应该没有什么人敢在这位大人物的头上撒野才对。至少这么些年来,韩子还真的没有见过此类事件的发生。

    可如今,这事情却发生了。

    而且这个撒野的坏小子,还是个躲在顾念兮怀中睡觉的小奶娃。

    “呵呵,是啊这小子能耐的很。”顾念兮说着,这才发现怀中的小家伙不知何时又睡了过去。赶紧从老陈那边拿来备好的小毛毯,给他盖上。

    看着小爷已安然入睡,韩子也不再说话。

    车子一路前行,却在未到达明朗集团之前,突然就来了个急刹车。

    这一停车,后座上的人显然没有预料到,都直接往前边栽。

    顾念兮在意识到危险的时候,赶紧双手环住自己怀中睡着的宝宝,形成一个保护圈,而自己则一头栽了过去。

    车子停下来的时候,顾念兮的手肘被狠狠的撞了一下,疼得她龇牙咧嘴的。

    可她一停下来,却没有时间顾及到自己身上的伤势,反倒是急急忙忙的检查了一下自己怀中的小婴儿,只见这小家伙压根没有被这样的变故打扰到,依旧打着小呼噜。

    看着孩子没事,顾念兮也松了一口气。

    而此时,栽在一旁的韩子也赶紧直起身来,询问身边的顾念兮:“顾总,你没事吧!”

    “我没多大问题。”

    “那宝宝呢?”

    “他还在睡着!”

    听闻顾念兮这么回答,韩子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不是韩子置自己的生死于不顾。

    而是他知道,这车上的这顾念兮,是谈逸泽的天。

    要是让她在这儿发生什么事情的话,到时候就算他韩子在这场变故中保存了性命,也无济于事。到时候,还不是被谈逸泽这阎王爷照样给收走?

    “那就好!”

    韩子这才揉着自己的脑袋坐起来。

    只见刚刚他的额头在撞过去的时候,不知道碰到了车上的哪个地方,破了个口子。如今,猩红的血液就像是盛开的牡丹,在韩子的脑袋上摇曳着。

    “韩子,你的额头上有伤,流了很多血!”顾念兮看到这一脑袋都是血的韩子,顿时愣住了。

    本以为这孩子还能关心到自己和宝宝,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才对。

    可现在看着他这整个脑袋的血,顾念兮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没事,顾总。我皮糙肉厚的很,这点小伤不算什么。”

    比起他们家的谈逸泽在战场上受的那些伤,确实不算什么。韩子这点上,多少还是有些认知的。

    “不行,我们需要尽快去趟医院。”

    说着,顾念兮想要伸手找纸巾给韩子止血,这一动才知道自己的手痛的不像样。

    “……”

    察觉到顾念兮一脸的苍白的韩子,顿时慌了。

    “顾总,你没事吧?”

    “我的手不知道是骨折了还是怎么了,好痛!”

    刚刚一直护着孩子,她没有发现。

    如今这一停下来,顾念兮才发觉这手真的好痛。

    “该死。老陈,我们赶紧上医院!顾总的手……”韩子本来是想喊着老陈先开车去医院的,可这一喊才发现,前边老陈一直都没有什么动静。

    “老陈?老陈你怎么了?”

    “陈伯伯?陈伯伯你开口说话啊!”

    顾念兮在韩子脸色的苍白中,也意识到了什么。

    努力朝前一挪发现,本来今天早上笑着带着她和小宝宝的老陈一脸的蜡黄。

    而这样的蜡黄,顾念兮曾经在谈建天离世的时候亲眼目睹。

    一时间,不好的预感开始在顾念兮的脑子里繁衍。

    “陈伯伯?你到底怎么了?”

    顾念兮一直喊着,可前面的人儿却一直都没有任何的回应,脚却死死的踩着刹车。

    “顾总,我感觉不对劲。你先抱着孩子下车,给谈少打个电话。我下去拦车,找人帮忙把老陈一起送医院去!”

    韩子不愧是谈建天身边多年的老将,在意外发生的时候所表现出来的沉稳,超乎寻常。

    在帮着顾念兮推开车门之前,他先是将车上的钥匙给拔了下来,以免车子在他们所料想不到的情况下再度启动。

    “韩子,你先帮我抱下孩子。”

    韩子二话不说,就接了过去。而后,他又扫了一眼此时以怪异弧度扭曲着的顾念兮的左手……

    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顾念兮的左手应该骨折了。

    而她,此刻所表现出来的超乎于女人的冷静,让韩子第一次意识到当了母亲的女人身上有一种不一样的光芒……

    本来是应该给谈逸泽先打电话的,可鉴于老陈现在生死不明,而韩子的额头上鲜血直流,再者还有自己的手……

    所以在第一时间顾念兮还是决定,先去医院。

    因为顾念兮先打电话到医院了一趟,所以当他们赶到的时候,三人就被送进了急救室。

    临上手术室之前,顾念兮掏出了手机,用自己现在唯一可活动的手给谈逸泽拨了一通电话。

    “领导,这个时间给我打电话,是有什么吩咐?”

    谈逸泽今日的心情听上去不错,竟然用难得的调侃口吻跟顾念兮打招呼。

    此时,他正好在禁闭处,看着这向来不怕天不怕地的罗军宝正对着一支笔和一个本子顶礼膜拜,希望上天赐予他五千字检讨,让他能够重获自由,不至于耽误找媳妇的时间。

    而顾念兮你?

    此时,她正好躺在病床上,被推完手术室。

    刚刚x光结果出来,不出意外左手骨折。

    可不知道为什么,刚刚就算在事故发生的第一时间仍旧能保持冷静处理一切的顾念兮,却在听到这个熟悉的男音之时,鼻尖一酸。

    “谈逸泽,我好痛……”

    梗咽的嗓音,让电话那头的男子顿时浓眉蹙起。

    ------题外话------

    嗷嗷,今天一万字哟~!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