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568章 臭嘴VS丢人现眼的货

    “苏悠悠,把这个东西给我下去!”午觉醒来,苏悠悠便看到自己的妈妈端着一大锅鸡汤,在自己的面前摆开阵势。

    “太后娘娘,您会不会觉得这一整锅汤,会将您女儿的肚子给撑爆了?”

    说这话的时候,苏小妞还煞有介事的看了自己的肚子一眼。

    好吧,虽然肚子的那一块看上去真的像是快要撑爆了,但苏小妞还是大言不惭着。

    “少给我贫嘴,喝不完就留着晚上喝。等会我还给要你做了一些排骨,你要是不吃的话,看我怎么收拾你!”

    如若此时凌二爷看着叉着腰对着苏小妞耀武扬威的苏妈妈的话,他一定会觉得苏悠悠这个耀武扬威的德行完全是遗传自苏妈妈。

    只可惜,凌二爷貌似两天没过来了。

    自从那一天凌二爷被苏妈妈赶出去之后,苏悠悠就没有再见过他。

    这期间,他去了什么地方,做了什么事情,苏小妞一概不知道。

    因为,她的手机被妈妈给没收了,她家里的电话线也被妈妈给拔了。这下,苏小妞感觉自己就像是个被隔绝在另一个世界的人。

    现在,连能说说心里话的顾念兮,都联系不上。

    而妈妈呢?

    那一天见到她挺着个大肚子,而且肚子里的孩子还是她最恨的凌家的血脉之后,她一开始是发过脾气。这不,连当时还在这公寓里的凌二爷都给她炮轰走了。

    可之后呢?

    当苏悠悠迷迷糊糊靠在沙发上睡了一觉醒来之后,苏妈妈已经在厨房里给她做好吃的了。

    不只是那天,从那一天开始到现在,苏妈妈都跟变了个人似的。

    唯一有些怪异的是,对于凌二爷,以及她肚子里的那个孩子,苏妈妈是决口不提。

    可她,还是会变着法子做有营养的东西给她吃。

    像是她认为最有营养的鸡汤,这两天她熬了好几次,每次的口味都不大一样。

    只是,每次量都有些大。

    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那个大锅,苏小妞没有骨气的咽了下口水。

    “太后娘娘,那您跟小的一起喝好不?这大容量的,小的怕被撑坏!”

    苏悠悠说着,还拿起了小碗盛着。

    看着她的动作,苏妈妈的眼神暗了暗。

    但最终,还是在苏悠悠递给她的时候,接了过去。

    “我就帮着你喝这些,其他的你自己看着办!”

    说完了这话,苏妈妈一仰头就将一整碗的鸡汤喝了。

    看着这幅豪爽的架势,某苏小妞赶紧狗腿的喊着:“女侠,再来一碗!”

    “去去去,别跟我瞎贫!你就想要骗着我将你这些都给喝了,你以为我不知道?”

    苏妈妈戳了她的脑袋。

    “哎呀,还真的是什么都瞒不住咱家的太后娘娘!”

    别的苏小妞不在行,不过当狗腿的这个行当,她苏小妞要是敢说世界第二,绝对没人敢说世界第一。

    “你是我肚子里生下来的,你以为你……”你以为你有什么瞒得住我。

    但话说到最后一截的时候,苏妈妈扫了一眼苏悠悠高挺的肚子,最终没有说下去!

    而苏悠悠也注意到妈妈的视线此刻正好落下的地方,一时间她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气氛顿时变得有些僵。

    “好了,喝完的话就给我起来走动几下。”

    苏妈妈率先放下了碗,说了话,打破了僵局。

    看着放下碗就转身去了厨房忙活着的母亲,苏悠悠的心里闷闷的。

    其实这几天,虽然妈妈嘴上没有说什么,但从她每天给自己炖的汤,还有每次闹僵之后她率先打破的态度来看,妈妈是担心她心情不好,进而影响到肚子里的孩子。

    就算,她的嘴上口口声声不肯承认这个有着凌家血脉的孩子,可她还是默默的做着一些为她苏悠悠好的事情。

    只是苏妈妈可能不知道,她越是这么做,苏悠悠心里的疑惑和不安也就越来越大。

    苏妈妈嘴上什么都不说,让苏悠悠更不清楚她的心里到底都在想些什么。而她也会觉得现在一切的平静像是走在刚刚冻结的冰面上,她看不清这底下的路到底结不结实。

    会不会,稍一不慎就连带着孩子,陷入这绝望的深潭中……

    望着妈妈离去的背影,苏悠悠的眉头蹙起……

    ——分割线——

    “妈,抱抱!”

    “妈……”

    聿宝宝最近都没有和妈妈在一起,只要能跟妈妈呆在一块儿,这小家伙就跟个无头苍蝇一样,围着顾念兮乱转悠。

    一双葡萄大的眼,更是直勾勾的盯着顾念兮看。眼眸里的期待,更是让人不忍拒绝。

    看着儿子抱着自己的裤腿的样子,顾念兮也很是心疼。半蹲下来,想要好好的抱抱孩子。

    可这顾念兮还没有蹲下来,孩子的身影一下子就没了。

    抬头一看,顾念兮才发现原来这刚刚还站在自己面前的小家伙,不知何时已经被他爸给抱走了,此刻他正被谈逸泽丢在他的肩头上坐着。

    此时,小家伙难得又能坐在他家谈少的肩头上,不知道笑的有多甜。

    估计,早已将刚刚耍无赖要让顾念兮抱着他的这回事给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看着儿子揪着谈少的耳朵,威风凛凛的样子,顾念兮有些头疼的抚了抚额。

    还好她一直都知道她家这臭小子一直都是谈少的铁杆粉,不然肯定要被打击死了。

    不过比起聿宝宝,这谈少明显比较不好糊弄。

    你看看他现在脸色阴沉的那个样,就好像恨不得将顾念兮给抽一顿似的。

    看的,顾念兮都有些胆战心惊的。

    不过她还是壮着胆子,调侃谈少:

    “哟老公,这是怎么了?这么臭着一张脸,人家可是会害怕的。”说着话,顾念兮还伸出唯一能自由活动的那只右爪,在谈逸泽的脸上揪了揪。

    看谈少那张英俊的脸皮都被扯成这样的德行,你真觉得这女人害怕了吗?

    “顾念兮,我要说话,给我端正态度!”

    谈逸泽的嗓音低沉。

    话声落下的时候,他的视线落在顾念兮的右爪上。

    貌似在提醒着顾念兮,他所谓的“端正态度”,就是指她的爪子放在了不该放的地方。

    事实证明,谈逸泽的眼神威慑力效果还是不错的。

    这不,顾念兮刚刚在他脸皮上作恶的爪子,已经收了回去。

    当然,在临离开之前,顾念兮还小心眼的多用了一下力。

    谁让这谈少那么正儿八经的?

    “谈少,有什么话快点说吧!”

    顾念兮说这话的时候,又绕回了病床边上,看了一眼某个自从被带过来,还睡的直打呼的小奶娃。

    比起聿宝宝,这个孩子更喜欢睡觉。

    看着他睡着的那个小模样,顾念兮又给他捻了捻粉红色的小被子。

    因为一直都以为这次生的会是个女孩子,所以家里人在他出生前给买的小礼物都是小女孩用的。包括他现在穿着的小衣服和帽子,都是粉红色的。

    再加上那一张美艳的小脸蛋,现在只要一抱出门,别人都会称赞说:“你家闺女真好看!”

    这一点,让顾念兮每次都乐呵呵的。

    看着他这熟睡着,小脸蛋又红扑扑的样子,顾念兮忍不住就想要将他给抱起来亲一口。

    这么想着,顾念兮也开始动了动右手,打算行动。

    可下一秒,她的爪子就被谈逸泽给抓住了。

    “说好的,手好了之前不能带这两胖子。怎么我说过的话,你都给忘了!”

    谈逸泽的语气不是很好,这脸色臭烘烘的样子,看上去还颇有他们队里传说的“阎罗”架势。

    “老公,我没忘。”一看到谈逸泽貌似真的生气了,顾念兮立马点头哈腰的,露出最让人唾弃的狗腿样。

    “没忘,那你这又是做什么?”

    “人家就是想要抱抱我的孩子,你看看我都多久没有抱过他了!”

    因为用了药,现在她已经不能给孩子喂奶了。

    这一点,让顾念兮对这个孩子多少有些愧疚。

    现在更连抱他都不行,顾念兮当然受不了了。

    “等你好了再抱也不迟。去,给我到边上坐着,等会儿我再给找毛巾擦脸!”

    说这话的时候,谈逸泽又将自己脑袋上那个不安分正在扯着自己的耳朵的小家伙也给提了下来,放在顾念兮的身边坐着:“你也给我在这里呆着,不然今天没有奶糖吃!”

    将这娘俩给收拾好之后,谈逸泽一边朝着外面走着,一边哼哼唧唧着:“大的不安分,小的也不省心!”

    听到谈逸泽的抱怨的顾念兮,立马觉得是身边那个嚷嚷着要吃大白兔奶糖的小胖子拖累了自己,立马对着身边的小家伙唧唧歪歪:“都是你,害我被老东西说!”

    聿宝宝也不甘示弱。

    对着自家老妈就是一记冷眼,那感觉好像是在回应顾念兮:是你连累我的,好不好?

    于是,这母子两人就在干瞪眼中度过这个下午。

    而他们所不知道的是,某个看上去像是生气离开的男子,却在临出门前下意识的回头看着这娘俩一眼,眼眸里尽是化不开的宠溺……

    ——分割线——

    “六子,把我的文件给拿走。”

    “是。二爷。”

    凌氏大厦的总裁室,一身穿笔挺西装,头发打理的极为考究的男子不停的叫器着。而随便穿个衬衣,领结歪在一边的豆豆男一脸哀怨的伺候着。

    这凌二爷这么叫器着,这几天来都不知道是第几回了。

    反正只要看不爽的东西,就能让凌二爷叫器个老半天。

    等六子将这些碍了凌二爷眼的文件给搬开之后,凌二爷各种不满的叫器声又开始传来:

    “六子,你去把财务部的那些老混球都给叫过来,这都做的什么乱七八糟的账本啊。我凌氏养活这群老废物到底做什么用的,连简单的账单都给爷弄的乱七八糟的,这叫人怎么看下去?”

    看了一眼财务部的报表之后,二爷火大的将文件往办公桌上一扔,然后各种猖獗的叫器着。

    办公桌上本来摆放着的那些东西,都被凌二爷这一甩手,弄得东倒西歪,还有一些直接掉在了地上。

    “是是是。”无疑,二爷寻常嘻嘻哈哈,脑子也有欠抽的时候。可他当真生气起来,那还真的有些恐怖。

    这不,二爷忧伤的这一阵子,整个凌氏集团感觉都像是被一层黑云笼罩着。

    连六子,这位在二爷身边算得上能说话的人物,最近都战战兢兢的。

    而将这位爷给弄成这幅德行的,除了苏小妞,六子也想不出二爷会为了其他人如此大动干戈。

    自从苏小妞怀孕,二爷就很少过来凌氏上班了。

    基本上这边的事情,都是他六子在帮忙看着。

    虽然他六子没有受过什么高等教育,但好歹也在“社会大学”混了好些年,一般看人的功夫还是有的。

    所以,凌氏一般没有什么事情能难住他。

    再者,要是真的出了什么大事情的话,他就直接联系凌二爷好了。

    所以说,这段时间六子觉得自己在这凌氏集团混的还是挺好的。

    如果,不是凌二爷这段时间又开始炸毛的话……

    “六子,把策划部的那些混账也给我叫过来。这合同都快到要签署的日子了,怎么还没有将方案给老子整出来?到时候人家要合同,难不成要我开个天窗?”

    等六子将财务部的“老混球”们请到的时候,办公室里又传来了凌二爷各种暴戾的嘶吼声。

    “六子,你这个混账不会开空调么?这么燥热的天,你是想要闷死我?”

    “六子……”

    这样的二爷,连这群在凌氏混了那么多年的人物都有些害怕。

    盯着人家凌二爷那张阴沉的脸,所有人都哆嗦着听着二爷的训斥。

    直到二爷舒坦了,让人回去整改,所有人都如释重负,拿着自己的文件匆匆忙忙的“滚”走了。

    只是这些人走了,就留下了六子一人。

    这下,让他单打独斗面对这样各种不爽的二爷,六子想死的心都有了。

    “六子……”

    这不,二爷又开始开口说话了。

    以前都会往凌二爷的头上调侃几句的六子,这下却开始蔫了。

    好吧,连日来的精神折磨,六子真的快承受不了了。

    “凌二爷,您要是那方面不满,应该找苏小妞发泄,而不是找我啊!”

    六子这下整个都颓废了,抱着破罐子破摔的想法,直接窝在二爷的办公室里的沙发上,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什么意思?”

    二爷听到六子这么抱怨,挑了眉。

    本来是想让六子给自己端一杯咖啡而已,没想到这货直接瘫倒在沙发上。

    而且那副样子,就像是被人狠狠的收拾了一顿,要死不活的样子。

    他凌氏什么时候如此欺榨员工来着?

    看凌二爷这幅兴师问罪的样子,六子甩了一记白眼表示:凌氏没有欺榨员工,就二爷最近有点……

    “二爷,您不用说我也知道您现在男人的需要得不到满足。但这种事情,不是发发脾气就能解决的。不然,您去找苏小妞,或者……”或者我帮你到咱们酒吧找个美女?

    这话凌二爷一开始还摸不着头脑,琢磨了一番六子那龌龊的眼神之后,凌二爷这才领会,这二货六子的意思是说他凌二爷欲求不满?

    nnd,他凌二爷看起来那么像是禽兽么?

    苏小妞现在因为怀着身孕,正在受着十月怀胎的非人折磨。

    这个时候,他哪还有那么龌龊的想法,而且还是背着苏小妞到外面去找人?

    这一点,凌二爷是万万不能接受的!

    好吧,他也承认,每次看着苏小妞的那双腿儿,他还是会糊里糊涂的乱想些什么。

    可好歹都在最后关头,他能够把持住。

    而且凌二爷认为,这并不是因为他本身龌龊。

    而是他真的喜欢人家苏小妞,所以看到苏小妞的时候会不自觉的乱想。

    最后还有更重要的一点……

    他凌二爷这段时间的暴躁,其实跟这欲求不满没有半毛钱关系。而是因为,他已经好几天都没有见到苏小妞了。

    自从那天苏妈妈到这边来了之后,他就连苏小妞的公寓都进不去了。

    偶尔能听到苏小妞的声音,还是趁着楼道里没人的时候,悄悄将脑袋靠在苏悠悠的公寓门上偷听到的。

    如此过了几天,凌二爷觉得这日子难熬的像是几个世纪。

    当然,在这个期间凌二爷也不是没有找过苏妈妈,让她给个机会,让自己和苏悠悠碰上一面。

    可每次得到的答复,都是:“不能!”

    好吧,他凌二爷除了有些害怕谈老大的拳头之外,这个世界还真的没有其他东西让他害怕的。

    苏妈妈什么的,他根本一点都不害怕。

    若不是担心他要是不听从苏妈妈,这会让苏悠悠的处境更加不好的话,凌二爷早就强行将那扇门给拆了,看这苏妈妈还拦不拦得住他!

    想到这,凌二爷的脸色越是臭烘烘的。

    而本来还在边上不断唧唧歪歪的六子,在察觉到二爷的脸色突变之后,也识相的摸了摸鼻子,没有说下去。

    一时间,这个办公室的气氛有些僵。

    六子都察觉到,他们周围的空气貌似也变得有些稀薄。

    而就在六子琢磨着自己该说出什么话来哄的这位爷开心之时,便听到二爷说话了:

    “六子,明天开始你不用到凌氏来上班了!”

    只是这么一句话,却让六子的脸垮下来了。

    “二爷,您知道六子的嘴巴就是有些臭,为啥还要跟我较真?”

    看二爷的脸色不善,六子以为这凌二爷是打算将他给炒了,然后划清界限。

    这下,六子郁闷了。

    除了这凌氏的待遇好的让人惊叹,让六子舍不得这份工作之外。

    更重要的是,这么几年和二爷相处下来,六子也早就将凌二爷当成自己的亲兄弟。

    突然要这么和二爷划清界限,六子还真的有些舍不得。

    而看着六子那一脸便秘的样子,凌二爷便意识到,这货可能将自己的意思给想歪了。

    清了清嗓子,二爷才再度发话:“你想到什么地方去了?我就算炒了自己也不会炒了你!”

    凌二爷可是凌家的独苗苗。

    现在,整个凌氏集团的首席。

    要让他自己炒了自己,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而二爷说了,就算炒了他自己也不会炒了六子。

    这话的意思是,他六子的工作是保住了?

    六子盯着那张豆豆脸,希冀的看向凌二爷问着:

    “那二爷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你明天开始不用到这边上班,你的任务是到苏小妞住的公寓楼下,观察一下苏妈妈每天上街买菜的时间,还有每次买菜的时间需要花多久!”

    六子也是聪明人。

    一听凌二爷的话,便知道他这是打算趁着苏妈妈上街买菜的时候和苏悠悠见一面。

    不过也正是这话,六子意识到一个问题。

    那就是,苏妈妈来了?

    “二爷,苏小妞的妈来了?您怎么不早说啊!”

    原来凌二爷这段时间的便秘样,都是因为这苏妈妈。

    六子还以为……

    其实,六子也知道,打从知道凌二爷和苏悠悠离婚,苏妈妈就一直看他不爽。

    这次过来,看到女儿还给凌二爷怀着孩子,那脸色能好到什么地方去?

    “早说了也没用。你赶紧给我收拾好,从明天开始就到那边去蹲点!”

    “是……”

    然后,这个龌龊的计划就在这两位不怎么靠谱的人的密谋下,开始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分割线——

    “采姑娘的小蘑菇,背着一个大竹筐。清早光着小脚丫,走遍森林和山岗。她采的姑娘最多,多得像那星星数不清。她采的姑娘最大……”

    某日,苏小妞哼着小区。

    在苏妈妈的准许下,到楼下的小区花园里转一圈。

    难得能在外面溜达,苏小妞的心情听上去还不错。

    小曲哼的,嗓门老高。

    路过的人,都用一种诧异的眼神盯着这个孕妇。

    而坐在车上的六子默默将头扭向一边,表示自己真的不认识这个猥琐的妞!

    而且,苏小妞这边将人家的歌曲哼的乱七八糟不说,这边哼完之后她还做了点评。

    “我怎么感觉这个小蘑菇其实就是猥琐大叔,成天别的不想,就想着采姑娘!”

    这下,连坐在车上的小六子不淡定了,在车上就差点给笑的背过气去。

    而猥琐的苏小妞盯着不远处那辆车子老是“颤抖”,还以为里面应该是在进行车震什么的,挺着大肚子的她就开始展现她八卦的本性。

    撑着这大肚皮,就开始在人家的车子周围晃悠着,时不时还往里头瞄两眼。

    直到车上那个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男子抬头和她对视,苏小妞才发现原来这里面不是在上演什么车震。

    而六子见到苏小妞正好看到了自己,便推开了车门下来。

    “苏小妞,多日不见你还是和以前那样的猥琐!”

    六子这个臭嘴巴,一直以来都很喜欢用这么个调子和苏小妞打招呼。

    而苏小妞也不甘示弱,挺着个大肚子回驳着:“六子,多日不见你的豆豆还是和以前一样的多!”

    当然,苏小妞说完这话之后,还不忘补充上这么一句:“我苏悠悠再怎么猥琐,貌似都没有你六子强悍吧!大白天在这里假车震,不是明摆着告诉大家你缺对象么?”

    “苏小妞,我再怎么猥琐都没有你强悍好吧!光是看到人家车子在动,就往那方面乱想。难不成,最近没见到凌二爷,你也欲求不满了?”

    六子笑的一脸欠抽,苏小妞照着他的后脑勺就拍了一掌。

    一下子,六子便炸毛。

    “苏小妞,男人的脑袋是不能乱拍的!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拍我,我会……”

    六子将自己的脸整出一副凶神恶煞样,像是恨不得吞了苏小妞。不过,这一切不过是六子用来吓唬这个女人跟自己道歉罢了。

    要知道,这位大肚婆现在可是人家凌二爷的宝贝疙瘩,要是有个什么闪失他六子没准都要受到牵连。更别说,是打她了!

    可对于六子这幅装腔作势的样子,人家苏小妞一点都没看在眼里。

    “你会怎么样?有种你就吃了我啊!”

    说完这话,苏小妞还特牛掰的将自己的大肚子往六子的面前挺了挺。

    那意思很明显,你六子啥的我都不怕!

    “苏小妞,你……”

    “我怎么了?”

    “难怪人家凌二爷不要你!”

    因为一时有些生气,六子有些口不择言了。

    听到他的这一番话,苏小妞微愣了一下。

    看到苏小妞这个架势,六子也意识到自己刚刚貌似说错了什么。

    “那什么,苏小妞我刚刚……”我刚刚就是瞎掰的。

    要是凌二爷不要她的话,那还至于放着好好的凌氏不管,专门派他六子过来站哨,看看苏妈妈最近的作息时间。

    可六子这话还没有解释完,就看到苏小妞挺着个大肚子转身离开了。

    这下,六子还真的差一点就将肠子给悔青了。

    你说被这脑子欠抽的苏小妞给打一下,骂一下,就算了。

    反正这么多年,他六子什么时候见过苏小妞正常一回?

    为什么刚刚要控制不住,跟苏悠悠乱说?

    要是被二爷知道他六子给捅了这么大的篓子,到时候还不知道要怎么虐待他。

    见到苏小妞走了,六子赶紧追上去,在苏小妞的身边苦口婆心的解释着:

    “苏小妞,我刚刚乱说的!对了,我刚刚喝酒,脑子不清楚的。”

    “六子,人家都说酒后吐真言!”

    好吧,这么多年了,今儿个还是这六子见到苏小妞如此正经的说话。

    可为毛,苏小妞这一正常,六子倒是感觉自己不正常了?

    “不是啊苏小妞,我六子的嘴巴就是臭,你别跟我一般见识。”

    “六子,我的嘴巴比你还臭,所以咱们两谁跟谁?”

    “苏小妞,我……”

    这一路,六子追着苏小妞说了那么多。

    可话还没有解释清楚,苏妈妈出现了。

    盯着苏小妞身边出现的豆豆男,苏妈妈立马挺身而出,直接拦截在苏小妞和六子之间。

    见到这苏妈妈出现的架势,六子倒是明白了凌二爷这段时间为什么这么阴郁了。

    “我说怎么下来这么久还不回去?”

    苏妈妈虽然只是说了这么一句话,但落在六子身上的眼神,就好像在告诉六子:你这个癞蛤蟆,别想着天鹅肉了!

    六子扫了边上苏小妞那个大肚子,表示:带着崽子的肥鹅一只而已,而且还是个猥琐的肥鹅,你当还是香馍馍?也就凌二爷好这一口,这苏小妞送给他六子,他还不要叻。

    不是苏小妞的身材不好脸蛋不好,而是要呆在这货的身边,需要有一个能够承受得住苏小妞各种猥琐的彪悍心。

    而六子自认为没有那个彪悍的心,所以他才不会多看苏小妞一眼。

    “这位是……”

    苏妈妈很满意的接收到六子各种嫌弃的眼神,便再度开口。

    对于妈妈的问题,苏小妞再度展现了自己自恋到不要脸的能耐:

    “就是刚刚在路边不小心撞见的,然后就死乞白赖说要给我女儿当爹的。我怎么甩,他都跟上来。太烦人了!”

    苏小妞说的天花乱坠,而苏妈妈看六子的眼神更是不善。

    而六子在听到苏小妞那不要脸的自夸之后,恨不得此刻天上来一道闪电,将他给劈昏算了。这样,他就不用听苏小妞这样的唧唧歪歪了。

    “他真的说要……”苏妈妈似乎还在探究刚刚苏悠悠所说的话的靠谱性。

    而苏悠悠没等她将话问完,就又开始哼哼唧唧了。

    “可不是吗?你也不想想你女儿现在有多抢手?每天上街一溜达,就有多少男的围着。这个,还是里头最差劲的!”

    “就是,这样的长相虽然还可以,但那一脸的豆豆真的不大过关!悠悠,你要是真的有这个想法的话,妈那边可有的是资源。”

    “真的吗?”

    “是啊……走,回家打开电脑,我给你看下我前一阵子收集到的帅小伙……”

    “……”

    母女两人伴随着偶尔的说笑声,越走越远。

    而到这,六子已经差一点吐血阵亡……

    长这么大,六子没少被人奚落过,但还真的没有见到有人跟这一对母女一样,能说到这个份上的。

    毒,真是毒。

    不过到这,六子也终于明白,苏小妞那张臭嘴巴,到底都是从哪里遗传来的……

    ——分割线——

    今日,谈逸泽难得的提前下班,便匆匆忙忙打算赶回家。

    之所以这么匆忙,还不是因为今天顾念兮出院,全家人难得围坐在一起吃一顿饭。

    为此,顾念兮今天还特意在他下班之前发了短信嘱咐了一番:“谈少,今天下班早点回家。不然,遥控器伺候!”

    看着这遥控器三个字,谈逸泽嘴角抽了抽。

    这丫头最近真的好的不学,偏偏学了周太太那些烂招!

    看人家周太太让大半夜回家,衬衣上还带了个来历不明的口红印的周先生跪了遥控器,这丫头还有模有样的学了起来。

    难道她看过,他谈逸泽怕过什么东西?

    不过考虑到这丫头住院了这么多天,被他下命令什么地方都不能去,连孩子都不能抱,估计是闷坏了。所以谈逸泽打算假装怕一回,逗她开开心。

    时间一到,谈逸泽就开始收拾一下自己手头上的东西,然后去禁闭处将某个正扯着大嗓门吼着:“妹妹你坐船头啊,哥哥在岸上走。恩恩爱爱纤绳荡悠悠。小妹妹,我坐船头,哥哥你在岸上走。我俩的情,我俩的爱,在纤绳上荡悠悠……”

    好吧,自从那天被谈逸泽关禁闭,罚写五千字检讨,写完才能出来的罗军宝,就从那天关到了现在。

    对于这一点,罗军宝也表示很无奈。

    他也想争取早日出去泡妹子,然后打结婚报告什么的。可问题是,写字是爷这辈子最大的忧伤。

    那天开始,摆在他前边的白纸和笔,不知道多少次被他拿起来,又放回去。折腾了将近一个月,纸上出现了这么三个字:“捡讨书”!

    本来谈逸泽看他那个哀怨的德行,打算先放过他的。可在看到那三个字的时候,谈逸泽火大了。

    本来就只有三个字,现在还有一个字写错了!

    这罗军宝,到底有没有认真的在反思自己做错了什么?

    火大的谈逸泽,便继续让罗军宝在这里头蹲着。

    一开始,罗军宝还觉得日子很无聊。

    所以,他度日如年。

    一直到,这个禁闭室里来了个女同志。

    罗军宝顿时觉得自己的世界亮了!

    虽然这个女同志已婚,但考虑到人家妹子年龄也不过大了自己十几岁,罗军宝还觉得在可接受的范围。

    于是,他就每天对着这个女同志撕心裂肺的吼着自己所知道的情歌。

    例如,刚刚的那首《纤夫的爱》。

    罗军宝就希望用这样的歌,来表达自己那颗激荡的心。

    只是结果并不明显。

    有丈夫和孩子的女同志,除了每次听到罗军宝那撕心裂肺的歌声,嘴角凌乱的抖着之外,便没有表示其他。

    上次跟因为罗军宝的一句:“女同志,有没有兴趣和我打结婚报告去。”她狠狠的甩了他一巴掌。

    虽然女同志的态度让罗军宝有些忧伤蛋疼,但罗军宝还是表示: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于是,这两天这禁闭处撕心裂肺的歌声,比寻常更为频繁。

    在这里工作的好几位同志,都纷纷表示这位祖宗要是这么继续唱下去的话,他们真的要不要考虑申请提前退休了。

    而谈逸泽今天之所以会到这里,全都是因为上级领导的指令,要将罗军宝这位破坏了队伍整体形象的货,给拉回去。免得,继续在这边丢人现眼。

    而见到了谈逸泽出现的罗军宝,哼哼唧唧的表示自己已经看到了,然后又继续哼唧着他觉得还算好听,可在别人耳中俨然是杀猪声的歌喉。

    “你可以滚出来了!”

    门已经开了,某货还死皮赖脸的在里面对着某个女同志的方向嘶吼着,谈逸泽不得不亲自提醒着。

    “哟,原来是咱们已经结了婚,有了娃的谈少!”

    明明只是简单的形容词,却被罗军宝这货给演绎的充满了酸味。

    “你再不出来,你信不信我抽你?”

    谈逸泽懒得跟这白目的继续狡辩酸意的由来。

    而后者在听到这话之后,微愣了下。但最终,还是乖乖从里面走了出来。

    无疑,那一天罗军宝被谈逸泽揍了一顿,对于他的拳头印象真的很深刻。

    “干嘛有事?没看到我正忙着解决婚姻大事么?”

    某位小爷一脸不害臊。

    “解决个屁,跟我走!”谈逸泽说着,已经率先转身。

    “去哪儿?”

    “出去!”

    “不是说不写完这五千字检讨,不让我出去吗?”

    “是,原先是这么打算的。可考虑到放任你在这里,实在破坏了我们队伍整体的形象,所以决定暂时先将你拉出去。”

    “别啊,我怎么影响你们形象了?你是没看到我在这里多么乐观向上的积极生活!”

    “如果你说的是对着已婚女同志唱歌的话,这一点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今天会将你拉出去,都是她的功劳!”谈逸泽说的,是这女同志实在受不了这罗军宝的歌声了。

    可某人,貌似理解错误了。

    “真的?”

    “真的!”

    “啊,我就知道她是我真爱!”虽然罗军宝很激动,但谈逸泽不得不将某些个事情告诉他:

    “真爱个屁!人家把你丢人现眼的事情都给说出去了,现在全队的人都知道你在这里做了什么龌龊事!”

    “都被人知道了?那我的光辉形象不是全没了?”

    “那我以后,还怎么娶老婆?”

    “不要啊,我要是娶不到老婆怎么办?”

    “难道我注定要孤老终身?”

    “啊……”

    于是,某位刚刚还自认为沉浸在恋爱喜悦中的小爷那悲壮的惨叫声在这禁闭处响彻云霄……

    只是没人告诉这位小爷,其实他的光辉形象神马的,早就丢光了。

    而对于这丢人现眼的人,谈逸泽只是往他的肩头上拍了几把,让他好自为之之后,就转身离开了。

    解决了一个曾经想要撬他墙角的人,谈逸泽现在的心情还算美丽。

    至于现在,他该先回家,逗逗老婆,哄哄孩子。好好的享受一把,人家罗军宝羡慕到瞎了的生活……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