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570章 陪老婆比较重要vs珠宝设计

    若是以前,顾念兮这么和谈逸泽开玩笑的话,这男人肯定会直接将她给拽在怀中,然后说要慰问什么的,需要付出点实际行动才行。

    就算不能直接滚到床上去,至少也要拉个小手亲个小嘴儿什么的!

    只是今天,谈少的行为还真的让顾念兮很是费解。

    在听到她这一番调侃之后,谈逸泽竟然只是反问了这么一句:“那现在慰问完了,该离开了吧!”

    这典型的下逐客令!

    好吧,在谈家呆着这么多年,顾念兮还真的没有被谈逸泽这么待过。

    一时间,小女人感觉自己失宠了。

    本来,她应该上演一副跟深宫内院里的女人失宠后哀哀怨怨,然后掉几滴眼泪什么的,以博取这个男人的同情心。

    可这,从来都不是顾念兮的风格。

    要是这么轻易的失宠,让本来自己的地盘拱手让人,亦或者就这样低迷下去,博取别人的同情心这类型的行为,顾念兮自己绝对会唾弃自己的!

    于是本来在边上说是来“慰问”谈逸泽的女子,大眼珠子又开始转悠起来。

    视线落在自己的长头发上,女人便甩了甩头,傲娇的说:“我是打算离开,不打扰你办公的。可这头发油的让我难受!”

    说着,她还用自己那唯一能动弹的右爪挠了挠刘海。

    只是嘴上是这么说的,但顾念兮的内心世界却猖獗的大笑着:“没错没错,我就是来打扰你的。我就是看我这样在你的眼前晃悠,你还能不能把我给忽视了!吼吼……”

    “很油么?我怎么没有感觉!”

    谈逸泽听顾念兮这么说,随手就用五指穿过顾念兮的发丝,感觉到那丝滑给自己带来的心悸,男人颇为满意的勾了勾唇。

    他最爱的,就是这发丝穿过自己五指的感觉。

    每次顾念兮睡着的时候,他都喜欢独自把玩着她的长发一番。

    而现在,顾念兮的这发丝,一如最初给谈逸泽带来心悸的那种丝滑。一点都没有像顾念兮自己所说的那般。

    再者,如果谈逸泽没有记错的话,顾念兮这头发不是昨晚上才洗过么?

    若是寻常的时候,顾念兮洗头发谈逸泽自然也不会这么留意。

    可偏偏这一阵子,顾念兮的手受伤了,本来叫器着要去将这头发给剪了。

    但忙的要死要活的谈逸泽,却坚持着要亲自给她打理。就像当初生两个孩子的时候一样。

    而昨晚,顾念兮的那顶头发,自然也是他谈逸泽亲自清洗的!

    整个过程,他如同以前那般的用心,并没有偷工减料,或者偷懒。所以谈逸泽也非常自信,顾念兮的这头长发不存在任何质量问题。

    可某个女人却明显不在意这些,使劲的将自己的脑袋往谈逸泽那边凑不说,还一个劲的说着:“我感觉很油啊。一定是你最近太过劳累,眼睛出现问题了!”

    煞有介事的说着自己的头发,还不忘拐着弯的奚落谈逸泽这一阵子都蹲书房,没有好好陪她的这个事实。

    “很油?好吧,一会儿就上楼给你洗头,行了吧!”面对她的胡搅蛮缠,谈逸泽表现出来的耐性也极为惊人。

    只是一双黑眸,却直勾勾的打量着顾念兮。

    这让顾念兮的心,不免的有些慌。

    她家谈少的眼神穿透能力,还真是不一般。

    就这么简单的对视,顾念兮总感觉这个男人已经将自己的伎俩给看的一干二净。

    这种被看透的感觉,好像将人给剥去了一层皮一样。

    只是眼看这仗都打了一半了,就要成功了。顾念兮可舍不得在这个时候丢盔弃甲逃跑。

    “这还差不多!”硬着头皮,顾念兮嬉皮笑脸的说。

    只是当她以为自己已经成功的时候,却看到谈逸泽的手上还拿着一个文件夹。

    “不是说要给我洗头么?怎么不走!”

    她要的,是谈逸泽跟从她离开这书房。

    好吧,以前自己在这里处理公事的时候,她还真的从来没有觉得这间书房如此讨厌过。

    而现在,当谈逸泽每天一下班都钻进这里不知道处理什么事情,顾念兮立马觉得这书房怎么看怎么的碍眼。

    感觉,就像是和她顾念兮争宠的嫔妃差不多。

    “我要把这东西看完!”不知道时不时因为灯光的缘故,此时谈逸泽的眼窝处形成了两个不小的阴影。

    这玩意看上去,就像某种事情过度之后的产物。

    顾念兮就纳闷了,按凌二他们所说的,这谈逸泽身子强壮的可以打老虎。再者,顾念兮和他结婚已经好几年了,寻常他过度索取之后,第二天都是神清气爽的,活像是吃了什么神仙妙药一样。

    可现在呢?

    现在的他,就像是吸食了鸦片的人。

    “谈逸泽你老实交代,你这几天都躲在这书房里做什么?”

    和谈逸泽这样满腹坏水的人猜来猜去,也累人。

    既然猜不透,倒不如直接问出来。

    可男人对于她的问题,只是薄唇轻勾。

    光影中,男人的笑容淡定又从容,一点都不像是做了什么坏事被抓包。反倒是和他一直对视的顾念兮,显得有些窘迫。

    这样的感觉,都让顾念兮摸不清,这到底是自己在逼问谈逸泽,还是谈逸泽在逼问她。

    “不都告诉你了吗?我有些事情想要处理。忙完了这一阵,就能好好陪你了!”

    在她的逼问之下,他仍旧笑的一脸宠溺。

    如此,顾念兮也终于明白,为什么苏小妞第一眼见到谈逸泽的时候,就说她顾念兮肯定栽了。

    以前,顾念兮还打死都不相信苏小妞的这番话。认定是苏小妞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可现在看来,苏小妞说的这一番话,绝对有她的道理。

    像谈逸泽这样的人,心理素质比谁都要好,抗打击能力比谁都要强。

    她顾念兮想要从这样的人口中获得什么信息,除非是谈逸泽心甘情愿告诉她。否则,那就是异想天开!

    “什么事情需要你这么长时间的静坐在这里?你要是有什么困扰的话,也可以告诉我。我的脑子虽然不及您谈少的一半。但常言道: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当然,要是涉及到你们s区里内部的秘密的话,那就不用说了。”顾念兮虽然很急切的想知道谈逸泽到底是怎么了,但她还是有分寸的。

    至少她知道,在s区的秘密上,她顾念兮无权越矩。

    看着她一脸丧气的样子,谈逸泽无奈的笑着说:“兮兮,不是s区的事情。但现在还不能告诉你,等以后你会知道的!”

    如果可以,谈逸泽也想要告诉她。

    每次看到她这么丧气的在书房里兜兜转转,谈逸泽的心就有了裂痕。

    但一想到自己的初衷,那些本来到了喉咙的话,又被谈逸泽咽回到了肚子里。

    “为什么要等以后?”

    琉璃眼里,有着不满。

    “这个,只能等你以后自己发现了!”话已至此,谈逸泽索性起身,来到她的身边,搂着她的肩头。

    其实,这么多天不能好好的陪着她,对她顾念兮是一种煎熬,对于他谈逸泽又何尝不是?

    可能顾念兮不知道,每次在书房忙到昏天暗地,回到卧室的时候,又只能对着她的小呼噜声,谈逸泽都有些落寞。

    如今,谈逸泽只能用这样的拥抱来表示自己对她的愧疚,以及疼惜……

    不过对于这样的亲昵举动,某女貌似有些不领情了!

    看着谈逸泽落在自己肩头上的爪子,顾念兮牛气的将肩膀上的手儿抖了下去。

    “话不跟我说清楚,别用这样得到方式跟我套近乎!”顾念兮扭头望天,像是想要用这种方式来表达,其实自己是个公私分明的人。

    只是她却不知道,在她看到谈逸泽起身,并且朝着自己走来的时候,她嘴角上的那抹弧度,已经将她的情绪泄露殆尽……

    而谈逸泽,刚刚正好将她嘴角上的弧度,纳进眼底。

    如今看着她别扭的抖开了自己的手,谈逸泽没有觉得半点矫情,反倒是开始欣赏起她撅起的小嘴。

    “真不能套近乎了?”

    谈逸泽似笑非笑的问着。

    “不能!”转身用小屁屁对着谈逸泽,以此表明她顾念兮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人!

    “既然不能,那就算了!”

    说着,谈逸泽还真的转身就要回到刚刚的办公桌前。

    这下,可真的急坏了也气坏了顾念兮。

    都晾了她好几天了,难道就不准许她矫情一下?

    再说了,她这么说也不过是想要让谈逸泽好好哄哄他!

    可谈逸泽为什么连哄一句,都那么的吝啬了?

    难不成,真像是苏小妞所说的,现在人家谈逸泽已经厌恶了她顾念兮这张脸和身子!所以,他宁愿呆在这没有一点人情味的书房,也不愿意陪在她的身边?

    想到这,顾念兮的手儿紧握成拳。

    像是,正在极力抑制某种情绪的蔓延。

    而谈逸泽朝前走了几步,察觉到身后气息的变化,最终还是停下了脚步。

    转身,他看到身后的女人,鼻尖红红的。

    “对了,我刚刚不是听说有谁的头发油了,要我谈逸泽亲自伺候来着?”他的声音,仍旧如同初见那般动听。

    而听到他的话的顾念兮,也在这个时候抬起头来。

    四目相对的一瞬,顾念兮问:“你不是还要忙么?”

    “不忙了,再怎么也没有我老婆头发油了难受重要!”

    其实,刚刚一开始谈逸泽真的是想坐回到办公桌前忙着之前没有忙完的事情的。

    但一听到她的抽噎声,他的心又开始隐隐作疼了。

    最终,他还是放不下她。只能,舔着老脸再度送上门。

    “算你识相。”听着谈逸泽的甜言蜜语,顾念兮扭头哼了哼表示还可以接受,随后便转身从书房走了出去。

    其实,她不是看不透谈逸泽刚刚是真的打算回到办公桌前。

    不过是在看到她的异样之后,心软下来罢了。

    之所以不再纠缠,无非是她真的害怕惹得这个男人厌了,不要了她!

    谈逸泽,如果你有一天真的厌倦了我,请直接明确的告诉我。

    我不想你厌倦了我,却还要费尽心机的为我打造一个梦幻国度……

    只是,此时离去的顾念兮,整个脑袋都耷拉着,自然也就没有注意到,在她走出去之前,身后男人那勾起的弧度:

    兮兮,请相信我。

    我,只是为了弥补我们之间,那仅有的遗憾……

    ——分割线——

    “妈,时间不早了,我回房睡觉了!”

    刚刚吃完了晚饭,母女两人不过才在电视机前看了一小会儿电视节目,苏小妞就开始嚷嚷着要回房睡觉。

    一听到苏小妞这么说,苏妈妈的眉心立马皱了起来。

    “我说悠悠,这才刚刚吃完了饭没多久,怎么又想睡觉了?”

    苏妈妈那双散布着少许岁月留下的纹路的眼眸,有着浓浓的关切。

    这才刚刚吃完饭,按理说应该是看电视的好时间。再者,现在电视播放的这个节目,还是苏小妞最喜欢的娱乐八卦新闻。

    犹记得,这个节目每个星期都只有一期,专门爆尿人家明星的私生活。

    像是哪个明星疑似怀孕,小腹凸起,还有哪个明星又嫁入豪门,又或者是哪个明星宣布出柜了的消息。

    而这对于热衷八卦的苏小妞来说,这些都是她最期待看到的。

    甚至,她还曾经高度评价过这一类的节目,说是开拓创新,丰富人类娱乐生活的新典范!

    而顾念兮也曾经说过,这类的节目就是专门为苏小妞这一类的八婆播放的。

    所以,你可以想象。

    一个寻常热衷这一类八卦节目,快到了废寝忘食的境界,如今却突然不看了。如此大的转变,实在让人不得不怀疑些什么。

    而苏妈妈所担心的,这样的异常最近已经上演好多次了。

    几乎一吃完饭,苏小妞就想着要窝回到卧室离?

    “妈妈,我就是困了!”

    苏小妞对着苏妈妈说这一番话的时候,眼神有些飘。

    那眼神,就像是小时候做了什么坏事,被妈妈发现了,而她还努力的声东击西。

    只是,眼下苏妈妈可没有闲情逸致的陪着这货继续玩声东击西的游戏。她所担心的是,苏小妞的身体。

    是,苏小妞是怀孕了,孕妇嗜睡现象也是可以理解的。

    但关键是,现在苏小妞都快到了临盆的时候了,这样的她还这么嗜睡,是正常现象么?

    “悠悠,我感觉你这身体可能哪里出毛病了。要不这样吧,明天妈妈带你去趟医院,我们好好检查一下!”

    看着已经开始朝着卧室走的苏小妞,苏妈妈如此说。

    “妈,我没事!干嘛要大费周章的去医院呢?”

    苏小妞一听到要上医院,本来迈开的腿立马收了回来。

    “没事?我看不像!要是真没事的话,你为什么最近这几天整天都窝卧室里睡觉?别告诉我你这是妊娠反应,你妈我也当过女人,也知道怀孕是什么感觉。可我真的没见过谁跟你这样的睡法的!”对于苏悠悠现在的精神状态,苏妈妈很是担心。

    虽然她的嘴上,一直都不肯承认苏小妞肚子里的这个孩子。

    可毕竟,苏小妞是她唯一的血脉。

    她又这么可能不疼苏悠悠和她的孩子的道理?

    如今,看着她的情绪越发不对劲儿,苏妈妈感觉自己的心就像是被放在火炉上烤着一样。

    “妈妈……”苏悠悠也意识到,妈妈可能误会了什么。

    只是,她之所以吃完晚饭后就想回到卧室,还不是因为……

    因为,此刻正蹲在她的卧室里,啃着两个大白馒头当晚餐,等着她苏悠悠回去的凌二爷?

    这一阵子,苏妈妈硬是不让凌二爷到这个家里。

    而凌二爷便打着,既然不能从正门进入,那爷就从旁门进入的想法。

    于是,那位爷打从第一次成功从苏悠悠卧室的窗户进入,并且和苏小妞见到面开始,他每晚都会过来。

    而且这两天,他甚至连晚餐都自带,然后就在她的卧室里静坐,等着苏小妞归来。

    但苏小妞绝对不承认,自己这么火急火燎的想要回去看那个男人,都是因为自己担心他等的太久。

    只是苏悠悠没想到,自己的做法竟然让妈妈误会了。

    这可不好办!

    虽然她以前是在医院工作的,对于去医院这种事情已经如同家常便饭。可正儿八经的去趟医院,苏小妞还是极为不喜欢的。

    没事老上医院做什么?

    影响了医院的正常工作秩序不说,连带着还影响人的心情。

    再者,苏小妞还担心妈妈担心过度。

    “妈妈,我真的没事!啊,刚刚和你这么说了一会儿话,我的精神头儿又足了。啊……我最喜欢的电视节目开始播放了,我要看我要看!”

    苏小妞又叫又闹的,以此来表示自己的精神十分的好。

    而苏妈妈看到她这样,虽然不像是刚刚那么的忧心忡忡,但眼里的担忧还是没有化开……

    ——分割线——

    “苏小妞,你今天怎么来的这么晚!你知不知道,我都看了好几个案子,又签了多少份合同了!”

    苏小妞终于熬到了十点,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这不刚刚一进门,就被一阵风卷进了某个熟悉的怀抱。

    而整件事情的始作俑者,现在还靠在她苏悠悠的脑袋边,哼哼唧唧的表示着自己对苏小妞太晚出现的不满。

    对于这些,苏悠悠显然不大领情。

    伸手直接推开凌二爷放在自己腰身上的手,苏小妞绕到一边的贵妃椅上坐下,随后才说:

    “我妈好像怀疑我了!”

    “怀疑你?怀疑你有男人了?”

    这话一说出口,凌二爷便感觉到苏小妞的视线化成了利刃,一下下的像是要将他凌迟。

    而凌二爷却不顾她如此的眼神,进而说:

    “你这样,一看就有男人!肚子都这么大了,怎么可能是黄花大闺女!”

    说这话的时候,男人正好侧靠在苏小妞所坐着的贵妃椅上,咸猪爪落在苏小妞圆滚滚额的肚皮上。

    如此的动作,他刚刚所说的话的意思,也变得直白。

    “滚一边去,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狗嘴!”狠狠的往凌二爷的爪子上一拍,看着他疼得龇牙咧嘴的那个样,苏小妞哼了哼。

    “苏小妞,你这话说错了,不是不说话没人当你狗嘴,是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凌二爷一边揉着自己的手,心疼自己这么娇滴滴的小手儿怎么经得起苏小妞如此彪悍的折磨。可嘴巴,却还是不怕死的跟苏小妞作对!

    “你才哑巴,你才狗嘴!”

    苏小妞又不傻,当即知道凌二爷存着什么样的心思。

    而看着苏小妞真的好像生气的样子,凌二爷便赶紧道歉:“苏小妞,别生气。是我哑巴是我狗嘴,都和你无关,行吧!”

    这便是,凌二爷和苏悠悠的相处模式。

    一直以来,凌二爷每次都喜欢逗苏小妞。苏小妞毒舌,他就比她还要毒。然后逗得苏小妞忍无可忍,再者炸毛的样子,只要每次看到她生气,凌二爷发现不管自己的心情再怎么不美丽,看到苏小妞发脾气之后都会万里晴空。

    只是,每次看完了苏小妞生气之后,他又会担心将她给气坏了。

    于是,他又开始安慰着苏小妞。

    苏小妞是典型的好了伤疤忘了疼的人。

    所以,他们之间的这个模式,一直都在不停的重复。

    “这还差不多!”

    总算是听到一句差不多的,苏小妞靠在贵妃椅上惬意的哼哼着。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门口传来了苏妈妈的声音,并且还伴随着一阵扭着门把的声响:

    “悠悠?”

    这个声音,吓得苏小妞三魂不见了六魄!哪里还顾得上享受自己靠在贵妃椅上享受?

    一个激灵,苏小妞直接拽着凌二爷,就开始在卧室里转悠。

    “怎么办,该把你塞进哪里好呢?”

    藏起来,是苏小妞在听到妈妈的声音之后,唯一想到的方法。

    妈妈知道她怀着凌二爷的孩子,都已经快气炸了。

    要是让她知道,现在她苏悠悠还背着她,偷偷跟凌二爷来往的话,那可就完了。

    只是,对于苏小妞的想法,某位爷并不赞同。

    “苏小妞,我没有那么拿不出手吧!”

    在凌二爷的认知中,只有真的上不得台面的男人,女人才会不敢带回家给爸妈看看。

    而凌二爷自认为,自己的美貌可是凌驾于千千万万人之上,再者还有一个庞大的家族集团当背景,还可以上的了台面。

    可苏小妞却在这个时候,选择了要将他给藏起来,凌二爷真觉得,自己被嫌弃了。

    “你他妈的能不能给我安静一点。难道你想着英年早逝还是陈尸荒野?如果两个都不想要的话,那就给老娘乖乖闭上嘴!”

    “……”

    于是,本来想要开口回复什么的凌二爷,最终还是老老实实的闭上嘴。

    英年早逝r陈尸荒野?

    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都不是凌二爷想要的!

    “啊,对了。我的衣柜!”

    苏小妞说这话的时候,连忙拽着凌二爷就直接拉开了衣柜,然后将这位爷的脑袋往里头按。

    苏小妞所庆幸的是,当初自己装修这个房子的时候,考虑到自己的衣服比较多,所以让人打造了一个很大的衣柜。

    如今,这衣柜塞进一个凌二爷,还是绰绰有余的。

    只是……

    只是可能委屈了人家凌二爷!

    因为,这衣柜的高度,比凌二爷的还要低了好些。

    凌二爷整个人钻进去,只能缩成一团。

    看着某个男人哀怨的桃花眼,苏小妞连表示无奈的时间都没有。直接,就将衣橱的门给甩上了!

    这一阵声响,引起了外面的苏妈妈的注意。

    “悠悠,你到底一个人在里头做什么?”

    “怎么还将门给反锁了?”

    “悠悠……”

    在苏悠悠连着喊了几声之后,苏小妞终于打开了门。

    此时,大冷的冬天,苏小妞却因为刚刚一番藏人的举动,累的浑身冒汗。

    “妈妈,怎么了,有事吗?”

    苏小妞没有直接让苏妈妈进去,而是挡在自己的卧室门口。

    但她不知道,她越是这样,越是让苏妈妈怀疑。

    “悠悠,你刚刚在都在房间里做什么?我怎么一直都听到你的房间里有说话的声音?还有,你的额头上怎么都是汗!”

    “……”

    对于苏妈妈的问题,苏悠悠很想回答:则不都是您老人家折腾的吗?要不是您大半夜的玩什么突击检查,我至于忙活了大半天将一个一米八几的大老爷们给藏进衣橱吗?

    不过,苏悠悠的这一番话不敢对着她家太后娘娘明说,而是打哈哈说:“妈妈,我刚刚就是在看一部网络剧!刚刚看到精彩处呢,没想到您就来敲门了。”

    “网络剧?你刚刚不是说,你困了吗?困了就应该睡觉,别成天对着电脑。那对你和孩子,都不是很好!”

    当苏妈妈说着这些的时候,眼神犀利的她一下子就注意到苏悠悠的床上还摊开摆放着好几份文件。这下,苏妈妈明显意识到什么。

    不管苏悠悠的阻拦,她还是闯进了这个房间。

    “妈妈,您这又是……”又是打算做什么?

    苏小妞打算这么问。

    可话说了一半,她也看到了强行闯进来,并且拿起了她被子上摆放着的那几个文件。

    这下,苏小妞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了。

    尼玛的,刚刚只顾着藏起凌二爷了,却忘记消灭证据了。

    “苏悠悠,你可以解释下这些是什么东西吗?”

    苏妈妈拿着凌二爷刚刚正在看的那个文件夹,反问苏悠悠。

    “呃……这个是我那个一个手术的例子,我正打算……”

    苏小妞打算糊弄过去。

    可谁知道,她才说了一半,苏妈妈就直接将这个文件夹摔在地上。

    “苏悠悠,你还给我学会撒谎了。什么手术例子,你倒是给我看看,这上面写的是什么?”

    顺着苏妈妈手指所指的地方,苏小妞看到了这个文件的最上头竟然写着:“凌氏集团!”

    靠!

    凌二爷,你他妈的有事没事做啊!

    为什么一个文件,包装壳上还要写的这么清清楚楚?

    这下,露馅了,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苏小妞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

    而苏妈妈在这个时候也没有闲着。

    在发现了这个文件之后,苏妈妈便断定,凌二爷刚刚肯定是来过了。

    而她刚刚一直都在房门之外站着,压根没有看到什么人出去,所以她敢肯定,那男人应该现在还在这个屋子里头才对!

    “苏悠悠,我给你一个机会。他在哪里,给我老实交出来!”

    “太后娘娘,奴婢不知道您说的是什么意思!”

    在苏妈妈质问着这些的时候,苏悠悠已经打定主意装死了。

    “苏悠悠,你还给我贫嘴。那好,要是人被我给拉出来了,到时候你就看着我怎么收拾他就好了!”说完了这话,苏妈妈就开始在这个房间里头转悠着。

    而苏小妞看着妈妈的身影,只是一个劲儿的在心里头念叨着:观世音,如来佛,圣母玛利亚和上帝啊,请赐我隐身法,将凌二爷给藏起来吧!

    只是很不幸的是,在苏小妞刚刚念叨完这些的时候,她便看到苏妈妈已经走到了她的衣柜前,而她的手已经放在衣柜的门把上……

    “太后娘娘,这是奴婢的衣帽间,您千万不要……”

    苏小妞冲过去,打算组织妈妈拉开衣橱的手。

    可事实证明,大肚婆的动作真的有些慢了。

    在她匆匆赶过来的时候,苏妈妈已经将衣柜门给拉开了。

    当那扇门被打开的一瞬间,苏悠悠的脑子里只有两个字:完了!

    可当她看清楚衣柜里的东西之时,却惊讶的连嘴巴都合不上了。

    同样,衣柜里的一切也让苏妈妈赶到惊讶万分。

    本来在看到苏小妞床上摆着的那些凌氏的合同,结合苏小妞最近的反映,她还以为这凌二爷一定就藏在这个衣橱里。

    哪知道,这一打开却发现,里面除了苏小妞的衣服之外,什么都没有!

    “咳咳……”

    “那什么,我刚刚就是一时冲动。我还以为,你真的将他给藏在这里了!”

    苏妈妈到底是长辈。

    在发现自己误会了苏悠悠之后,便先行开口打破这样的尴尬。

    “妈妈,没事!”听着妈妈的话,苏小妞的嘴角也一直都在抽抽。

    其实,她很想告诉妈妈,她是真的将人给藏在这个地方了。

    可为什么跟变魔法一样,一转身人就没有了?

    只是眼下,这样的话题实在不适合跟妈妈讨论,所以苏悠悠又开始饶开话题:

    “那些文件是前段时间他放在这里的。我刚刚就是觉得,这些文件的背面拿来写一些东西,也还不错,省得浪费。”

    “都这么晚了还写什么写?你刚刚不是喊着困吗?赶紧收拾一下,就睡吧!我也回房去了!”

    苏妈妈说着,真的很快就离开这个卧室里。

    此时,房间里唯一剩下的,就是苏悠悠了。

    而她,只是傻乎乎的盯着那个少了好几件小内内的衣柜……

    ——分割线——

    “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啊,往前走,莫回呀头。通天的大路,九千九百。九千九百九呀,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呀,往前走,莫回呀头……”

    伴随着一阵撕心裂肺的歌声,一辆桑塔纳稳稳当当的停在了路边。

    从车上下来的男子,一脸阴沉的扫了一眼还坐在驾驶座上的男子。

    对于这不善的眼神,罗军宝很快便察觉到了。

    “喂喂喂,谈少你别这么瞪着我成不?你说要让我把你给送过来,我这不是送过来了吗?还至于用一个对待杀父仇人的眼神看着我么?”

    某男哼哼唧唧着表示自己的委屈。

    而对此,谈逸泽还真的懒得说了。

    要是他早知道坐着这货的车,要一路忍受这样非人的精神折磨的话,他谈逸泽宁愿自己走过来。

    “呵呵呵呵……”

    谈逸泽没有回应罗军宝的话,倒是一旁传来了一阵爽朗的笑声。

    “谈老大,你这是坐着杀猪车过来的吧!”凌二爷其实一早就到了。只是,他一直都靠在那边的树下闭目养神。

    你以为,近来每天白天上班,晚上到苏小妞那边,有时候连睡都不舍得睡就那样傻乎乎的盯着她看,他凌二爷这精神头能好吗?

    但凌二爷真没想过,自己不过是靠在树下闭目养神了一下,竟然能撞见这么有趣的一幕。

    “喂喂喂,麻烦嘴巴说的好听一点,不然你小爷我可不爱听!”

    罗军宝可不怎么喜欢别人用“杀猪”这样的高大上形容词来形容自己的歌喉。

    而这位小爷做事向来张扬。

    这不,脑子里怎么想的,他现在就怎么说出来了。

    而凌二爷还真的是第一次见到有人敢这么在谈老大和他凌二爷的面前猖獗的。一个上前,他便问道:“哥们,你挺有意思的。认识一下,我是凌宸!”

    “哥们,我是挺有意思的。不过事先说明一下,我趋向正常,没有捡肥皂的爱好。我是罗军宝!”

    简单的和凌二爷交代了一句之后,这位小爷就拉动引擎,朝着谈逸泽挥了挥爪子离开了。

    一直到他离开,凌二爷才反映过来刚刚这货话里的趋向是个什么意思!

    “这货是拐着弯的将你凌二爷给骂了,欠收拾!”凌二爷磨磨唧唧,一脸的不满。

    “你别动他,也动不了他!”

    谈逸泽只是扫了一眼远去的车子,便如此交代。

    “为啥?”

    “你想想组织里有几个姓罗的?”

    谈逸泽没有明说,只是随便一点。

    而简单的一句话,便立马让凌二爷联想到了什么:“你是说他是……”

    没等凌二爷说出口,谈逸泽便直接打算了:“在心里头清楚就好。”

    “怪不得,这臭小子的胆量不错!”

    “那是。”

    “可谈老大,你甘愿看着你心爱的弟弟给人骂了吗?”

    “……”谈逸泽没回答,只是径直迈开脚步。

    “不是吧谈老大,你真的要看着我白白被欺负了?”

    凌二爷念念叨叨,有时候比女人还要烦。

    被缠到最后,谈逸泽丢下了这么一句:“他还欠我一份五千字的检讨书!”

    “啊,那就好!”凌二爷这一听,便觉得世界圆满了。

    要知道,谈老大要求的检讨书,是这个世界最难写的。

    光看刚刚那货吊儿郎当的德行,估计也不是个文绉绉的书生。这么一来,他凌二爷也觉得没有什么好气的了。于是,他赶紧跟上谈逸泽的步伐。

    “他们都到了吗?”

    谈逸泽问。

    “那几个珠宝设计师都到了。对了谈老大,你要做什么珠宝,至于这么大动干戈?如果不怎么新奇的款式的话,我们凌氏就能直接给你搞定了。当然价钱也非常亲民!”

    凌二爷不愧是商人,见到谈逸泽这条大鱼在身边摇摆,赶紧抛出鱼钩。

    “我要的不是亲民的价格!”

    “那就是要高大上的?那也没问题,我凌氏也有那一类型的设计师!”

    凌氏涉及到的行业有很多。

    像是高端珠宝的定制,也是他们其中的一项业务。

    所以。凌二爷和这些设计师也打过不少交道。

    这也是,这一次谈逸泽为什么直接让凌二爷找来了这么多设计师来的原因。

    前段时间谈逸泽也弄了个让施安安交代sh国际旗下的珠宝店弄了个模型过来,不过没有达到谈逸泽想要的效果。

    这也是,谈逸泽为什么将自己关在书房里那么多天的原因。

    上次弄出来的那个模型,除了设计师的手工达不到谈逸泽的要求之外,谈逸泽更发现了自己那张图稿的不足。

    所以,他关上门来,又重新画了好几个。从中选出了个自己最满意的之后,再让凌二爷将顶端的珠宝设计师给叫来,看看自己设计的这玩意合不合理。

    “你记得上次在国召开的那个珠宝设计大赛吧?里头的第一名和第三名,现在就在我们凌氏服务!成片作什么的,现在在我们的总店都在展览。要不,跟我过去看看?”

    “你别把生意打到我头顶上来。我可穷得很!”

    没有理会身后男人的叽叽喳喳,谈逸泽丢下了这么一句。

    而跟在后头的男子在听到了谈逸泽的这一番话之后,嘴角抽风的凌乱。

    靠,你谈逸泽也好意思哭穷!

    ------题外话------

    公告里公布了两个群,喜欢的亲爱的们,可以加进来

    群规是:不要乱发网址,不要乱发诅咒之类的,矜持的群主是受不鸟滴,会送飞机票滴→_→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