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575章 右眼跳灾VS苏悠悠摔倒了

    “亲家,你怎么可以做的这么过分呢!再怎么说,我也是好意过来看望悠悠的,你能不能讲理一点?”

    看着四散一地的营养品,凌母的火气也有些大了。

    那些,都是她昨晚上冒着大雪到外面的商场选购的,除了挑款式,还要挑品质。忙活了大半夜,你以为做这些重活粗活对于她现在的身体容易吗?

    不容易!

    她回到家,就累的直接直不起腰身来了。

    但为了能尽快见到悠悠,昨晚上没有休息好的她,还是起了一个大早,匆匆过来。

    可谁又能想到,好不容易见到了苏悠悠,现在又出了个苏妈妈来搅局!

    话说的难听不说,现在还直接将东西给丢了,将人给赶出来了!

    饶是凌母今天打算心平气和的在这边,也开始忍不住了。

    因为,她真的无法忍受自己的心血被人就这样给糟蹋在地上了。

    忍无可忍之下,凌母也开始发泄自己满肚子的怒焰了。

    毕竟,她还真的没有吃过这样的苦头。哪能一下子就轻易忍住呢?

    只是这话说完,苏妈妈仍旧没有给她好脸色。

    “我过分?我这样做就过分了?那麻烦你好好想想我们老两口当初第一次去那么凌家的时候你们是怎么做的。你当初做的,可是比我这样还过分百来倍!”

    其实,若是苏妈妈不说起来,凌母还真的差一点就忘记当初她到底是怎么做的。

    那个时候的她,打从心眼里看不起这一家子从d市而来的人。

    所以当苏妈妈面容带笑的提着那些保养品放在他们加的茶几上的时候,凌母直接就将他们给打发出去了。

    把他们拿来的那些保养品丢在地上不说,到最后还骂着他们都是水蛭,看着他们凌家有钱,黏上来的。

    见苏妈妈和苏爸爸当时还不肯走,所以她还火焰极高的拿起了扫帚赶人。

    往事,突然一幕幕的在脑子里上演。

    凌母突然间面色也有些难看。

    也对,比起当初他们凌家对他们苏家所做的一切,苏妈妈现在做的这些不过是以牙还牙罢了。

    只是,好不容易见到苏悠悠。

    好不容易有个机会好好劝劝苏妈妈,让她放过孩子们。

    “亲家,我知道我以前真的做的有些过分,我……”

    凌母继续尝试想要说出些什么,但苏妈妈却再一次强行开口打断。

    “你知道你以前做的过分就行了。现在要是不走的话,我还能作出更为不讲理的事情来!”

    说这话的时候,苏妈妈还真的煞有介事的从自己公寓里拿来扫帚。

    一看到扫帚都触动了,凌母也开始有些怕了。

    她是凌氏集团现在执行总裁的母亲,就算不及曾经当凌氏执行总裁老婆来的风光,当至少也是个上流社会响当当的人物,她怎么能让这扫帚给招呼了呢?

    但眼下,让她放弃一切回去,那不是等同于让她回到家里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儿子继续消瘦下去?

    不……

    凌母做不到。

    所以,就算迎面而上有可能让自己被苏妈妈的扫帚打到,凌母还是迎面而上。因为他真的舍不得让自己的儿子那么难过下去。

    再者,她更担心这么下去,凌二爷的身体肯定垮了。

    这个孩子,是她在这个世界上的唯一精神支柱。

    若是没有了他,她也不想活了。

    为此,她打算最后拼搏。

    “亲家,别这样。大家都是成年人,为什么……”

    “你到底走不走?不走我就不客气了!”

    一方坚持着要留下来,一方却坚持着要赶人离开。

    在这样的形势下,两个当妈的就在苏悠悠的公寓门口拉开了阵势。

    而苏悠悠呢?

    此时的她,头还是有些昏昏沉沉。

    一个孕妇,一晚上都没有睡好,精神头自然也不是那么好。

    本来坐在沙发上,又开始昏昏欲睡的她。在听到大门口传来的声响之后,赶紧撑着大肚子起身。

    “妈,你们这是做什么?”

    苏悠悠边走边说。

    虽然她是不喜欢凌母,是被凌母打过,也被她逼得离婚过。但苏悠悠不喜欢记仇。

    有些东西,过去了也就让它过去了!

    这么揪着不放,也不像是她苏悠悠的风格。

    不然,当初顾念兮为什么总骂她苏悠悠是傻大哈?

    想当初,凌母暴打她一顿的那场官司,若是苏悠悠坚持,顾念兮一定会让凌母将牢底坐穿的。

    只是,苏悠悠却不肯。

    明知道,那场官司打成了那样,到最后会不了了之,可苏悠悠还是傻乎乎的放过了她。

    这才是苏悠悠。

    傻的,真的让人可怜。

    如今看到妈妈竟然要打凌母,她还是放心不下。

    撑着肚子,苏悠悠来到了大门口。

    此时,门口的两个人已经打成了一团。

    地上那些散落着的营养品,有些包装都被他们给踩扁了。

    包装袋和类似粉状物,散落了一地。

    整个楼道口,凌乱不堪。

    “悠悠,这边没有你的事情,你赶紧进去关门,别让这些闲杂人等进了咱们家。”

    苏妈妈一听到自家闺女的声音到了身边,担心会不小心打到她,赶紧抽空吩咐着。

    但扫帚,还是有一下没一下的朝着凌母身上招呼。

    而凌母这边呢?

    一看到苏悠悠往这边凑近,也赶紧嘱咐着:“悠悠没事,你妈就是对我有些误会。我在这边和她解释完了也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你陷进去休息,过会儿我再进去看你!”因为分心跟苏悠悠说这些话,凌母的身上挨了苏妈妈好几下。

    而苏妈妈听到她竟然跟苏悠悠说待会儿还要进去看她,又朝着扫帚狠狠的扫向凌母。

    这个老不死的!

    当初是谁害的她的女儿流产的?

    虽然说没有直接导致她女儿流产,但在苏妈妈看来也和她分不开关系。

    想到这个老女人对自己的女儿做出的那些事情,苏妈妈就恨不得将凌母给碎尸万段。现在她竟然还假惺惺的提着这些东西到他们家里来。

    在苏妈妈看来,这就是典型的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妈妈,凌老太你们听我说啊!”

    苏悠悠真不喜欢大清早的这么在家门口大吵大闹,让人家都看了笑话。

    可结果呢?

    这两个老人家倒是好,一来一往的像是在玩什么似的。

    “悠悠,我跟你说这些事情别管。赶紧进去……”苏妈妈正打算跟苏悠悠说什么。

    眼见凌母这打算绕过去找苏悠悠,赶紧扫把一挥,再度将她给制止住了。

    而此时,苏悠悠看着这两个人在大家,真不知道该拉着谁好。

    “妈……”

    她站在原地,叫着喊着,都没有人理会她。

    而因为这一层的声响闹得过大,貌似也有一些人专门上了这一层来看热闹。

    此时,楼道口那边,有几个脑袋在窥探着。

    苏悠悠最不喜欢的,就是这一类人。

    别人家里有茅盾,跟他们有什么关系?

    为什么要把别人家里的茅盾当成自己的快乐?难道他们不知道,这样是将自己的快乐建筑在别人的痛苦上么?

    再说了,你要是想看的话,那你就光明正大的看啊。

    为什么要躲在背地里,伸出个脑袋来窥探?

    活像是,他们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似的。

    “妈……”扫了角落里窥探的那几个人头,苏悠悠打算趁着这个机会赶紧劝住这两个人,免得让他们在这里继续让人家看笑话。

    而就在此时,苏悠悠那双纤细的腿儿,不知道踩到了地上的哪一个包装袋。

    那滑溜溜的包装袋和大理石地板接触,变得极为平滑。

    踩在上面的一瞬间,苏悠悠感觉自己像是穿着溜冰鞋站在冰面上。

    以前,有一段时间,她苏悠悠就特别迷恋电视上那些滑冰运动员在冰面上到处飘扬的美丽身影,所以也嚷嚷着让妈妈给自己报了个兴趣班。

    但结果表明,她苏悠悠真不是溜冰的好苗子。

    从报名兴趣班到死活不肯去上课,也就一个星期不到的时间。

    而在这段时间里,苏悠悠不知道摔了多少回。

    到最后,苏悠悠感觉在这么摔下去,她的小屁屁就要变成四瓣了,就再也没有去过。

    而在那个星期里,苏悠悠把浑身上下都给摔得一块青一块紫的。

    那个时候二狗子看到她的时候,都喜欢喊她梅花鹿。

    自此之后,苏小妞就再也不敢提及溜冰二字,更不敢直接穿上溜冰鞋。

    但今日……

    当一脚踩到地上的那个包装袋的时候,苏小妞真的好像又回到了当初学溜冰的那个时候。

    感觉,她的整个世界都在向后移动。

    而她的心里,只意识——完了!

    那种感觉,简直比当初穿上溜冰鞋在冰面上高速移动的时候还要让她胆战心惊。

    因为,那个时候的她肚子里没有孩子,就算摔倒了也没有任何关系。

    可现在……

    她的肚子里还有凌二爷的孩子。

    而那个孩子,也可能是她苏悠悠这一辈子唯一的一个孩子……

    若是没了,这可怎么办才好呢?

    出于本能,苏悠悠迅速的伸手护住了自己的肚子。

    可没有办法,在惯性之下,她的身子仍旧不能保持平衡,一直朝着前方移动……

    “妈……”

    苏悠悠很害怕。

    她几乎,看到死神就在前方,要带走她和她的孩子。

    “嗳!”

    苏悠悠的一句话,顿时让本来正在打闹中额的两个女人回应着。

    只是,当他们回过头看到这眼前惊心动魄的一幕,纷纷吓得有些腿软。

    “悠悠!”

    “宝贝!”

    这一刻,两个女人也顾不得在原地打闹,一个丢下扫把,另一个赶紧跟着冲了过来,企图在最后的关头拉住苏悠悠。

    只是,苏悠悠的肚子实在太大了。

    惯性已经将她直接给抛了出去……

    悬空的那一刻,苏悠悠绝望的闭上了双眼。

    有晶莹的液体,从苏悠悠的眼角滑落……

    凌二爷,我拼了命的想要保住和你唯一的孩子。却不想,还是这个结果……

    ——分割线——

    “老公,我今天怎么右眼一直跳啊!”

    顾念兮起床的时候,就坐在小奶娃的小床边摸了摸他熟睡的小脸蛋。

    小家伙的热度真的退下来了。

    大概昨天闹了一天,今天小身子舒服了,睡的特别安稳。

    被顾念兮摸了一把,小家伙也只是伸手抓了抓自己脑袋上的那几根毛,然后又沉沉的睡去。

    照顾好了这个小奶娃,顾念兮就回到了床上。

    对着同样刚刚醒来,正在床上不知道想什么事情有些出神的谈逸泽抱怨着。

    “右眼跳?是不是看了什么不健康的东西!”说着,谈某人还煞有介事的想要将自己的被褥掀开,意图刷新自己的节操底线。

    而看到了他这个动作的顾念兮,赶紧伸手拉住了他的长臂。

    这大老爷们也不害臊。

    谁不知道他昨晚上大展雄威之后,还意犹未尽?

    现在要是让他掀开,那还了得?

    “别闹,人家跟你说正经事情呢!”

    顾念兮一边说着,一边拉着谈逸泽的长臂。

    “我也跟你说正经事。你听过,以毒攻毒的方法吗?”

    清晨阳光下,谈逸泽的脸如画。

    那邪肆的双眉,此刻正朝着顾念兮高高挑起。

    那鼻尖,也已经凑到跟顾念兮的只有一厘米的距离。

    若是其中一人稍稍不小心动弹一下的话,就极有可能接触到对方……

    这样的形势,顾念兮都有些怀疑这男人所说的以毒攻毒是什么意思了。但看着他那双和聿宝宝葡萄大眼里一样的,藏着天真的眼眸,顾念兮又不得不硬着头皮问道:

    “什么以毒攻毒的方法?”

    顾念兮说这话的时候,还很没有骨气的咽了下口水。

    谁让,这个男人现在的侵略性实在是太过强大了。

    强大到,顾念兮这样和他生活多年的人儿都有些招架不住他这样的招式了。

    “就是我觉得你的右眼之所以会跳,应该是昨晚上看到了什么不好的东西。既然这样跳着让你难受的话,那为夫不介意让你好好的解解毒!”

    说完了这话,谈逸泽的嘴角已经高高的斜到了他的眼尾的位置。

    如此明显的表情变化,顾念兮自然弄得清他的意思。

    什么解毒不解毒,不过都是这位大老爷们又一次刷新节操底线的借口罢了。

    “算了,我还是让它跳着吧,其实也没有多难受!”

    顾念兮开始打起了退堂鼓。

    这都快到聿宝宝喂饭的时间了。

    要是被他成功“解毒”的话,到时候都不知道要到闹到什么时候。

    谈老爷子和刘嫂他们都在下面看着!

    待会儿肯定会用要多暧昧有多暧昧的眼神看着他们两人。

    想到那些,顾念兮这退堂鼓的声响越大。

    缩了缩鼻子,顾念兮也开始挪动小屁屁,企图逃跑。

    而谈逸泽呢!

    却一步步的跟进。

    “难受是一回事,我是怕影响到你的日常生活!来吧,还是让我给你好好解毒。”

    谈逸泽拍了拍自己的胸肌,一副雄赳赳气昂昂的样子。

    这就是谈少。

    一个喜欢将各种猥琐的话题,表现的慷慨凛然的谈少!

    “别,还是不劳烦谈少了。小的还是听天由命好了。”

    说到这的时候,顾念兮的一条腿已经下了地。

    趁着谈逸泽的身子还没有靠过来,她一溜烟跳下床,一路朝着卧室门口逃跑。

    边跑,这女人还边嘱咐着:“老公,儿子醒了的话记得带着他一起下来!”

    其实,看着这大清早穿着件睡裙就狂奔的女子,谈逸泽很想告诉她,与其这样跑,倒不如老老实实在这边呆着。不然,这样很容易让人浮现联翩……

    但考虑到昨天这丫头照顾两个孩子,估计力气也都被榨干了,谈逸泽没舍得再欺负她。

    只不过,事情至此,关于顾念兮右眼皮子一直跳的话题,仍旧没有过去。

    吃饭的时候,顾念兮还是一直都揉着自己的眼睛。

    聿宝宝这个小家伙,直到现在都不肯自己拿着勺子吃东西。

    每次吃早餐,都需要大人喂,不然他就不吃。

    而顾念兮本来自己吃一口还会及时给他喂一口,今天却频频揉着眼睛停下来。

    聿宝宝等不到妈妈将好吃的往自己的嘴巴里塞,小嘴一直张着,往顾念兮的身边凑,示意她往他的小嘴里塞点东西。

    “妈……”

    再一次因为妈妈在揉眼睛被忽略,聿宝宝很不高兴。这会儿,小嘴儿都厥的老高的。

    “来了来了,马上就喂到你的嘴里!都这么大的人了,还是不肯拿勺子,你这个坏家伙!”

    顾念兮一边嘟囔着,一边弄了一口粥往他嘴巴里塞。

    本来塞满了一小嘴的东西的聿宝宝,该高兴的才对。

    可用小牙齿一咀嚼,小家伙发现自己嘴巴里的并不是最爱的肉肉,顿时又垮了下来。

    “别给我扁嘴,赶紧吃下去。不然待会儿不给你肉吃!”

    顾念兮拿着勺子威胁着。

    果然,在顾念兮这一番耀武扬威之下,聿宝宝眨巴着有些委屈的葡萄大眼,将东西给眼睛去了。

    不过明明是吃个粥,为毛这孩子搞的像是喝毒药似的?

    看来,这还真的是遗传了他爸!

    每次吃馒头的时候都跟见了亲人似的,可一看到粥就跟看到了敌人差不多。

    “妈……肉肉!”

    将粥给咽下去之后,聿宝宝这个小馋嘴又开始对着顾念兮唧唧歪歪,示意妈妈赶紧把说好的肉给塞到小嘴里。

    看着儿子跟小鸟一样乞食,顾念兮有些无奈的给儿子夹了片嫩肉,塞到他的嘴儿里头。

    吃到了肉的聿宝宝像是得到了世界上最好的东西。

    而看着儿子吃肉的顾念兮,除了有着当了母亲的自豪感之外,还是小声的嘟囔着:“你这样吃下去,将来可真要成胖墩了!”

    这臭小子,身高比寻常孩子高出许多也就算了。现在都将近八十斤了,连老爷子抱起他都有些吃力了!

    而谈逸泽抱着刚刚睡醒的老二下楼的时候,便正好听到顾念兮的嘟囔。

    “没事,到时候他自己太胖了娶不到老婆,那也是他的事情!”

    对于儿子的身高体重,谈逸泽没有太多的苛求。

    “老公,儿子这么小跟他提娶老婆的事情,是不是太早了?”

    “也不早,这叫提前教育,省得到时候他晚婚晚育,拖了社会发展的步伐!”

    说到这里,谈逸泽又煞有介事的戳了戳某个听了他对聿宝宝的教育言论之后,笑的灿烂无比的小家伙的小脸蛋,一本正经的说着:“你这小子也给我听清楚了,省得我之后还要说一遍!”

    “老公,老二还不会下地行走,你会不会觉得这话说的有些早了!”

    顾念兮其实都替自己的两个孩子感到担忧。

    谈逸泽当年也是三十岁才结婚的好不?

    顾念兮真不知道,他是用什么心态来教育这两个孩子的。

    难不成,他是怕这两个孩子步了他的后尘?

    不过对于此,顾念兮这话还没有问出来呢,身边那个小家伙,小爪子又开始拽着她的衣袖,示意她给喂饭。

    “行行行,再来一口肉!你这臭小子,将来要是吃的太胖,活该没女朋友!”顾念兮看着自己儿子胖的肉嘟嘟的小爪子,也开始教训着。

    但最终,还是将一片肉往他的小嘴里丢去。

    而吃下了两片肉肉的聿宝宝,此时一点都没有因为嘴巴里的肉肉给自己带来的奇幻感觉而开心。

    因为,他被老爸老妈看扁了!

    为毛他们总觉得,他这一辈子都找不到女朋友似的?

    聿宝宝折腾了一小会儿,终于是将东西给吃完了。

    而此时,顾念兮让他去院子里跟着谈老爷子玩,自己也有时间吃点东西。

    只是,东西还没有吃几口,她的右眼又开始跳了。

    这感觉,让她有些不安。

    所以,她一直都揉着自己的眼睛。

    “怎么了,又跳了?”

    谈逸泽看到她正在揉眼睛的样子,问到。

    “嗯,心里有些不安!”她总感觉,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

    可谈逸泽却貌似将她的意思给理解错了。

    见她一直忧心忡忡的样子,谈逸泽索性将小奶娃放到自己的左手边,右手直接将顾念兮揽进了怀:“那还要不要我帮忙啊?”

    被谈逸泽这么问,顾念兮第一时间还有些反映不过来。

    不过在看到这男人那满脸的荡漾,便立马知道他的意思了。

    狠狠的照着谈逸泽的腰身掐了一把,虽然掐不怎么进去,但好歹发泄了一口气。之后,她才成功的从谈逸泽的魔爪下逃脱。

    “人家跟你说正经事!不是有人说过:左眼跳财右眼跳灾?”

    “我觉得可能是你昨天休息的不好。今天这小的在睡觉你也跟着睡觉去吧。反正刘嫂和爷爷都在家,宝宝也跑不了!”

    谈逸泽知道,顾念兮从昨天之后,就特别担心聿宝宝又一个人跑出去,遇到危险。

    特别是现在,这小家伙的脖子上还挂着谈妙文的专属玉佩。

    要是被谈妙炎再度撞见的话,恐怕……

    不过还好,昨儿个谈老爷子回来听说他不在的时候聿宝宝差一点出事了,可把他给吓坏了。昨晚上的聿宝宝,硬是被他给抱回到他的房间里抱在怀中,才能入眠。

    看谈老爷子这么宝贝聿宝宝,他们其实也不担心宝宝在谈老爷子的眼皮底下还会发生什么事情。

    “我看看吧,这小子昨晚上睡了那么久,今天不知道还睡不睡!”

    将谈逸泽怀中的小奶娃接了过来,顾念兮说。

    “他要是不睡,看我回来怎么收拾他!对了,我今天估计要晚一点才能回来,那帮臭小子今天有个要走,举办送行。”

    “要走?什么意思?”

    “就是身体出了点小问题,再也不适合我们那些高强度的训练,没办法只能退了!”

    “老公,你伤心吗?”

    “……这种事情年年都有,也没办法!好了,我先走了!”

    谈逸泽说着,便离开了。

    虽然他表面上没有表现出什么情绪,可从他现在像是落荒而逃的这个架势,顾念兮其实还是看得出他心里情绪并不像表面上那么的波澜不惊。

    因为,他是个重情重义的人……

    看着谈逸泽离开的背影,顾念兮只能抱着怀中那个精神还不错的小家伙上了楼……

    而就在此时,谈家大宅的电话响起。

    单调的铃声,在这个空荡的大宅子里显得异样的诡异……

    ——分割线——

    “悠悠?”

    “悠悠,你到底怎么样了!”

    从摔下去之后,悠悠的脸色就一直很不好。

    躺在地上,双眼也一直紧闭着。

    苏妈妈吓坏了,一时间乱了分寸,只知道守在苏悠悠的身边,紧拉着她已经变得冰冷的小手。

    而凌母这边呢,比起苏妈妈她还算剩下一点理智。

    在苏悠悠昏迷的时候,她赶紧掏出手机,给凌宸打电话。

    她知道,这个女人现在是儿子的命根子。

    若是她真的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话,按照儿子对这个女人的喜欢程度,估计他是活不成了。

    没有见到苏悠悠几天,他就能瘦成那个样。

    要是苏悠悠没了的话,那他……

    凌母不敢往下想。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寻常都开机的儿子的那把手机,今天凌母怎么都打不通。

    “宸儿的手机不知道怎么打不通,我们该怎么办才好……”

    凌母看着苏悠悠越发苍白的那张小脸,也半蹲下去。

    而此时,苏妈妈也因为眼下的情形被吓乱了分寸,没有跟之前一样对凌母那么犀利。

    “打电话让救护车过来!”

    苏妈妈临时想到这么个主意。

    “啊……对对对,我怎么没想到呢!”

    说了这一句,凌母便急急忙忙的掏出手机,要给医院打电话。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他们的身边传来这么个虚弱的声音:“打六子的电话,他就在楼下……二爷怕我出事,一直都让他在楼下守着。快点……我,好痛!”

    听到这个虚弱的声音,凌母和苏妈妈顺着声音望过去的时候,发现原本昏迷的苏悠悠已经醒来。

    只是,现在的她脸色比之前还要差。

    一张脸,苍白的不像是正常人该有的。

    而此时,她的眼睛也睁得不大。

    齐刘海已经被额头的汗水湿透,粘附在她的脸颊上。

    薄薄的唇儿,微张着……

    这样的苏悠悠,像是离开水缺氧的鱼儿,即将迎来死亡……

    喊着痛的时候,苏悠悠的手一直捂着自己的肚子。

    听到苏悠悠的这些话,两个母亲的脑子瞬间死机。

    那模样,像是看到了什么惊悚的事情……

    而苏悠悠顺着他们的视线看下去,才发现自己的孕妇裙下摆已经被鲜血染红。

    而这温热的血,苏悠悠能感觉到是从自己的身体中流出的。

    这情形,身为妇产科女医生的苏悠悠,自然是最熟悉不过的。

    那一刻,她警铃大作。

    不妙!

    她和孩子的情况都不妙!

    她死,没有关系。可她真的不希望这个还没有睁开眼睛看到这个美丽世界的新生命也跟着自己这样遗憾离开。

    “快点打电话,不然我和孩子都会有危险!”

    那一刻,苏悠悠不知道怎么喊的,声音如此响。这样的她倒是一点都看不出是一个即将有生命危险的人。

    但也因为她的一句话,瞬间拉回了两个母亲的神志。

    “好……我马上打电话!”

    凌母赶紧拿着本来要打给医院的电话,打给了六子。幸运的是,因为前段时间偶尔会给凌宸送汤,但不好掌握儿子的形成,所以凌母也存了六子的号码。

    这一拨打过去,六子果然很快接通电话了。

    “凌老夫人,找我啥事?”

    六子仍旧是惯用的痞子调调,不过比起他的语气,他现在的神情可专注的多。

    要知道,他最近可是正在执行一项非常神圣的任务。

    那就是,看着那个猥琐的苏小妞!

    虽然到现在,六子都不觉得这个粗俗的苏小妞哪一点能吸引了人家凌二爷的注意,但知道这是凌二爷的心上人,要是她发生什么事情的话二爷会崩溃的,所以他比看着自己的媳妇儿还要仔细。

    “有事,六子!悠悠情况很不好,她说让你赶紧上来!”

    凌母还好也见惯了大场面,除了一开始比较慌张之外,现在还好。现在的她不废话,赶紧直奔主题。

    一句话下来,六子本来那吊儿郎当的语气变了:“什么,苏小妞情况不好?要生了吗?”

    只是,凌母的一句话,让六子意识到,情况远比他想到的还要糟糕!

    “她摔倒了!”

    “什么!我马上上去!”

    直接推开车门,六子就跑上电梯。

    很快,他也赶到了苏小妞所在的楼层。

    当看到熟悉的门口此刻苏小妞正躺在那里,鲜红浸润了她的裙摆之时,就算六子这样的大男人也被吓到了。

    “苏小妞……我该怎么帮你。”六子是个大老粗,枪林弹雨他也不少遇到过。

    但像是苏小妞现在这样,脆弱的像是一面玻璃,随时随地都有可能没了命的情况,他还真的是第一次遇到。

    看着浑身是血的苏小妞,六子感觉自己的头皮发麻。

    真不知道,该从何下手。

    “六子,你先抱着我下楼,我们赶紧上医院!我很难受,孩子的情况估计也不好,再晚一点的话,我和孩子都有危险。所以……拜托你了!”

    苏悠悠的唇色很苍白,脸上也因为失血过多,如同死灰一样。

    可这一刻,六子真的感觉苏小妞很美,美的惊心动魄。

    因为她的那双透彻眼眸里,有着对生存的无限向往……

    “苏小妞,一切都交给我!但你要记得,不能睡着!”

    六子虽然不像苏悠悠是个医生,知道现在失血过多睡着可能会出现什么脑死亡状态,可六子却知道,每次有兄弟流很多血的时候,兄弟们都会喊着不能睡着。虽然他也不清楚这情况睡着了会发生什么事情,但他能感觉到一定是非常不好的。

    所以,他也照着那样吩咐苏悠悠。

    等到苏小妞点头回应之后,六子便抱着苏悠悠迅速的奔上电梯……

    苏妈妈见到一身是血的苏悠悠被送走,自然连什么都不顾,跟上去了。

    而凌母这边了,一边跟上去的过程中,她还不断的给凌宸打电话。

    苏悠悠现在的情况,她虽然不是医生,不知道会怎么样,但她曾经也怀过孕,生过子。凌母深刻的明白,这个时候苏小妞该多么希望凌宸能陪在她的身边。

    就算,不能替她痛,替她难过都好。

    再者,这个时候苏妈妈还在看着。

    若是在她女儿度过如此艰难关卡的时候,自己的儿子还没出现的话,就算将来苏悠悠能活着生下两个人的孩子,到时候苏妈妈也不一定会答应让他们在一起。

    考虑了这么多,凌母一次次的往凌二爷的手机上拨电话。

    可得到的回应,都是一样的:“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这孩子,寻常时候都没有见到他关机的,今天这到底是怎么了?

    一直都在心里念叨着,可凌母却也不敢当着苏妈妈的面子发作。

    深怕,自己表现的太过的话,到时候苏妈妈也会牵连到她孩子身上去。

    “苏小妞,你千万不能睡!我们很快就到医院的,你千万不能睡……”

    将苏小妞抱上车之后,看着苏小妞身下那朵玫瑰越来越妖冶,连车子的皮椅都染红了,六子一遍遍的嘱咐着。

    凌二爷最珍视的两个人的生命,现在都在他六子的手上。

    他,绝对不可以让他们发生了什么差池……

    “凌老夫人,还有阿姨,你们多跟苏小妞说一下话,千万不能让她睡着!”

    说到这的时候,六子已经发动了车子,车子离弦之箭般离开了原地,直奔最近的医院。

    而在这一路上,六子也记起了一件事情:“凌老夫人,给凌二爷打电话。我刚刚给忘记了……”

    凌二爷一直都嘱咐着,苏悠悠一旦有什么事情,一定要让他第一时间知道。

    如今,苏悠悠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生死未卜。这样的事情,一定要先通知凌二爷才行……

    “六子,我刚刚已经给他打了电话了。可是,他的手机关机了!”

    凌母虽然很不想当着苏妈妈的面说这些,但眼下的情况又不得不说。

    “二爷关机了?靠……这到底都在做什么?”

    六子也没有想到在这关键的节骨眼,凌二爷的手机竟然关机了。

    眼下的情况,让六子也乱了分寸。连脏话,都当着长辈的面爆了。

    通知不到凌二爷,苏小妞要是在这个节骨眼上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该怎么办才好?

    当初,可是他口口声声跟人家凌二爷保证,他一定会看好苏小妞的。

    要是凌二爷待会儿回来找人,他六子到时候上哪儿去给他找个和苏小妞一模一样的?

    可就在六子也开始乱发脾气的时候,又有个虚弱的声音传来:“打这个号码吧。他说过,这个号码会为了我不会关机的!”

    而凌母也在听到苏悠悠的这话之后,如同抓到了救命稻草。赶紧从苏悠悠的口中问到那个号码,连忙给凌宸拨了过去。

    虽然儿子竟然为了另一个女人设立了一个不关机的号码,而不是为了她,虽然在拨打这个电话的过程中,凌母频繁的遭到苏妈妈的白眼,但凌母还是拨了电话。

    而这个电话,不出意料的打通了……

    ——分割线——

    当苏悠悠被送到医院的时候,先前已经联系好,正拿着推床在一边等待的医生和护士都赶了过来。

    第一时间,将浑身是血的苏悠悠送上了这张床。

    “情况很不妙,估计要进行破腹产手术,将孩子救出来才行!”

    一直到被送进医院的时候,苏小妞的头脑奇异的清醒着。

    特别是当她看到几个是过来给她做检查的人之时,苏小妞竟然还能头脑清醒的给他们讲述自己现在的情况,和腹中胎儿的情况,以及各种需要立马执行的措施。

    这,就是一个母亲。

    一个,即将是自己身处于危险中,仍旧会第一时间为自己的孩子考虑的母亲。

    如果不是考虑到腹中的孩子,恐怕苏小妞不会在昏厥中醒来;如果不是因为想要让这个孩子活下来,苏小妞更不可能振作到现在,头脑清醒的指挥着其他人开始安排手术……

    ------题外话------

    284213188继续宣传一下群号。

    敲门砖仍旧是书中任意人物,据说一群快满了。

    晚了,估计就没位置了!

    还不抓紧机会进来看菊花朵朵开?→_→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