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576章 新生命vs胖子娶不到媳妇!

    凌二爷其实也是在混乱的情况下接到苏悠悠摔倒的消息。

    昨夜,因为凌氏集团和宋亚集团的一个房地产开发项目的工地上发生了意外,导致一位员工从工地上跌落,至今仍旧在抢救中的事故,凌二爷忙活的一整个晚上都在s区总院团团转。

    正因为发生了这样晦气的事情,凌二爷也觉得这样不适合到苏悠悠那边,免得让自己低落的情绪影响到她。

    而一整天都在医院里忙活着的凌二爷,自然也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其中一把手机已经没电了。

    直到,自己为苏悠悠设立,并且对她承诺过,这把手机只有她一个人的号码,为她永不断电的手机响起的时候,凌二爷突然意识到不对劲了。

    因为,这个手机上显示的,竟然是自己母亲的号码。

    这证明,他妈妈肯定去找过苏悠悠了。

    而苏悠悠竟然将这个号码告诉了她,两人估计又闹得不欢而散了。

    只是,接通电话的时候,凌二爷才知道,原来情况中比想象中的还要糟糕。

    不仅是自己的母亲和苏悠悠的妈妈闹得很不开心。更重要的是苏悠悠摔倒了!

    虽然电话中,凌母并没有告诉他现在苏悠悠的情况到底有多糟糕。但再怎么说,这人是自己的妈。所以,关于她的脾气凌二爷还是了解一二的。

    所以,就算凌母刻意想要瞒着凌二爷什么,他还是能从母亲的语气中感觉到她的不安,感觉到她现在肯定有什么想要说,而不敢说的……

    难道,苏小妞有什么危险?

    想到这,凌二爷感觉自己的心像是被整个的揪起来……

    苏悠悠……

    苏悠悠你到底怎么了?

    该死的,我怎么可以放任你一个人呆在家里呢?

    昨晚上只是发生了那样的事情,我怎么就可以放任你一个人在家呢?

    但眼下的情况,已经容不得凌二爷想那么多。

    “剩下的,你们帮我看着,我现在有点急事!”

    丢下这话,凌二爷就拿起自己的车钥匙,准备离开。

    只是,眼看这凌二爷要离开,身后那群人却开始纠缠了上来。

    他们只知道,这是事故的负责人之一。

    当时,工地出事现场,还是这个负责人赶到那边,亲自把人送到这医院来的。

    而他的西装和衬衣上,现在还染着一大片的鲜红。

    虽然经过一段时间,这一片红已经凝固了不少,看起来也没有之前那样的恐怖,但看起来,还是让人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当然,这些工地的工友到这边,也听说了这位爷的来历,知道了这位爷其实也只是投资了人家宋亚的合作项目。

    在知道了工地发生了事情的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并且将他们出事的工友给送到这边,垫付了所有的医药费。

    总的来说,这个人给他们留下的印象还是非常不错的。

    至少,比宋亚集团这个主要负责人不知道要尽职多少。

    但眼下,这个负责人在接了一通电话之后就要离开。

    这些人急坏了!

    宋亚集团从出事到现在,连个相关人都没有到场。

    眼看,这些人应该就是要躲起来装死。

    要是连眼前的这个都让他离开的话,那岂不是他们的工友白白受伤了?

    再者,若是他离开之后,后续治疗没有人跟进怎么办?

    到时候,这人就算抢救的回来,没有后续治疗的钱也是白搭的。

    想到这,他们看到凌二爷转身就要离开,赶紧就追了上去。

    “你不能走!”几个工人,直接将凌二爷给团团围住。

    那架势,好像他在这个时候要是再上前一步的话,就极有可能遭到这些人的殴打。

    只是,就算面对这样的情况,凌二爷没有任何退却。

    废话!

    他的女人现在可能面临的情况比这个还要危险。

    女人生孩子,等于半只脚都在棺材里。

    这句话,凌二爷从小就一直都听她念叨着。

    也正式因为知道这样,凌二爷一直都很努力的听他妈妈的话。当然,在知道现在苏悠悠怀孕之后,他也照顾的各种小心翼翼的原因。

    但他真的没想到,就在只差临门一脚的时候,他竟然没有守在苏小妞的身边!

    而现在,他面对的情况就是,他在另一边。可苏小妞呢?

    她有可能,正躺在手术台上,一个人面对生死!

    而这,让凌二爷不由得联想起上一次苏小妞因为宫外孕,而在手术台上昏倒,并且直接被推入另一个手术室的事儿。

    当他得知这个事情之后,他无数夜晚无法安眠。

    再度得知苏小妞怀着他的孩子之后,他向自己无数次保证过,坚决不再让苏小妞经历那样非人的折磨。

    可没想到,他还是食言了。

    他的苏小妞,现在一个人正和所有的磨难作斗争,而他竟然独自一人在这边!

    这一刻,凌二爷脸上能瞬间惊艳四座的美消失殆尽。你唯一能看到的是,如同修罗的杀气从他的四周四散开来。

    “我为什么不能!”

    有些时候,某些人的眼神和气势能杀人于无形。

    而眼下,凌二爷就是这样一个人。

    一个简单的眼神,能化成利刃。

    直接,穿透别人的心,跨越人的灵魂。

    本来企图想要将这位爷给拦住的人,纷纷都因为这个人的眼神不自觉的后退几步。

    虽然这位爷寻常脸上都是带着笑脸,但他一怒起来,也是能连根都给拔起的人。

    但考虑到现在躺在急诊室里的那个人是自己的工友,所以还是有些人壮着档子问了:

    “我们的兄弟还没有脱离危险,你不能走!”

    “不能?这本来只是凌氏合作的一个小ase。宋亚不管人,我们还管。这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现在,我的女人在医院里躺着,你们要是谁还敢拦着爷,她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话,你们一个也都跑不掉!”

    撂下这话,凌二爷直接撞开了挡在自己前边的几个人,然后怒焰冲冲的离开了。

    看着这位爷离开的背影,这些人才突然意识到自己刚刚到底做了什么愚蠢的举动……

    凌二爷在这个城市能一手遮天。随便操控手上的股票,也能让这个城市陷入一场经融风暴。这样的男子,惹毛了他只会让自己吃苦头罢了……

    虽然他们也不清楚凌二爷刚刚提到的女人到底在他的心目中占据怎样的位置,但从他现在那种火急火燎的架势,恐怕……

    在凌二爷离开之后,这些人纷纷陷入了另一轮惊慌中。

    ——分割线——

    顾念兮再度碰上罗军宝这个不着调的货,是在这天的中午。

    此时,聿宝宝又开始陷入新一轮对肉的无限幻想中。

    “妈……”

    见到顾念兮抱着小奶娃在边上,小家伙就凑过来了,又是抱着胳膊又是抱着腿的。

    “怎么了宝宝?妈妈在看弟弟还有没有发烧,你乖乖的去玩你的玩具,行么?”

    小奶娃的烧是退下来了,不过脸色没有之前好。再说,老胡说了这两天要关注这个孩子有没有发烧,要是在发烧可能引起肺炎。

    所以,顾念兮一直都紧紧关注着这个孩子。

    而聿宝宝呢?

    好吧,这小家伙其实就是看中了刘嫂已经开始烧的那盘肉了。

    在大厅里老远就能闻到厨房里飘来的香味,聿宝宝的嘴馋的直啾啾。

    那口水,都快要流成河了。

    而顾念兮,早就看穿这货的小心思了。

    他不过是缠着她顾念兮给他要肉吃罢了。

    你看他现在蹭到她顾念兮裤腿上的口水就知道了,这小家伙都快馋死了。

    可眼下,刘嫂的饭还没有做好,就让这个小家伙乱来,除了不合规矩之外,也会影响到他的正常进餐。

    “妈……”聿宝宝被肉肉的香味勾引的小嘴直哆嗦,胖乎乎的小爪子就是不肯松开顾念兮的腿。

    “宝宝,你想干什么呢?”

    顾念兮看到儿子这个馋嘴样,索性抱着小奶娃跟着半蹲下去。

    “来,跟妈妈说你要干什么!”她一手抱着小奶娃,一手牵着他。见到这小家伙又开始甜笑,打算用卖萌的方式进攻她,顾念兮又说了:“宝宝,谈少可是说了,肉肉吃太多会变成小胖墩的。你现在体重已经超标了,再吃下去,就可能便小猪猪了!到时候,你家谈少估计会不喜欢的!”

    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戳了戳聿宝宝那张天真的小脸。

    这小家伙卖萌起来,有时候真让人招架不住。

    不然,像是谈妙文那样的被封存在另一个世界的心,怎么会被他牵动?

    “宝宝不!”

    聿宝宝是典型的谈少的死忠粉。

    一听到吃了肉肉,爸爸就不喜欢自己了,小家伙赶紧摇摇头,即便自己的小嘴里口水还是逆流成河,他还是这么说。

    “宝宝真的不要吃肉肉吗?”顾念兮继续逗着他。

    好吧,顾念兮也承认自己有些邪恶了。

    看着那张酷似谈逸泽的小脸蛋,她就忍不住想要多忽悠这小家伙几次。

    谁让他家谈少那么强大,每次她顾念兮都斗不过他,无论是床上还是床下。现在,还不准让她拿他谈逸泽的儿子来逗逗不成?

    有句话不是这么说的吗?父债子还!

    所以,聿宝宝现在就是典型的被拿来抵债的了!

    继续逗着儿子的顾念兮,看着儿子那明明老是频频偷窥厨房的大眼,当着她的面却只能拼命摇头的可爱样子,就忍不住想笑。

    “不!”

    聿宝宝吧唧吧唧小嘴,表示自己意志很坚决。

    但眼尾的余光,还是落在了刚刚端着红烧肉走出来的刘嫂那边……

    “那你可要记得你刚刚说的哦!”

    顾念兮又继续逗着他。

    此时,刘嫂走出来的时候正好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兮兮,你蹲在地上做什么?你的手才刚刚好,这样对康复很不好。”

    刘嫂是知道,这聿宝宝从今天早上开始就一直都在厨房围着她准备要做的红烧肉转悠的。

    这小家伙从刚刚长牙齿开始,就每天都喊着要肉肉。

    所以,家里都会给这小家伙准备上一些。

    而他最喜欢的,就是刘嫂做的红烧肉了。

    这一点,让刘嫂颇为自豪。

    每次看到小家伙的小嘴塞着红烧肉鼓鼓的样子,她总是会忍不住笑出声。

    她也有个孙子。

    不过她的孙子可不像聿宝宝跟她这般亲近。更不会像聿宝宝一样,抱着她的手臂一口一个“奶奶”的喊着。

    每次,都将刘嫂逗得开心无比。

    而现在刘嫂每天最大的爱好,就是作出一些聿宝宝喜欢吃的东西,来逗这个小家伙开心。

    今天会做红烧肉,自然也是为了他。

    这不,她刚刚将红烧肉盛好,就给他拿了出来。

    想用几块红烧肉,逗着这小家伙喊几句奶奶。

    “刘嫂,没事。现在手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再说了这老二没有宝宝重,一点都不碍事!”

    说着,顾念兮还掂量着自己怀中那个睡着的小家伙。

    这小家伙的体重,还真的比他哥那个时候轻了很多。虽然这体重,在同龄的孩子中也不算轻。可顾念兮每次对比着这孩子和当初聿宝宝同个时期的照片,还是有些愧疚。

    因为她总感觉,这跟他是个早产儿多少还是有点关系。

    “还是到沙发上坐着吧。”说这的时候,刘嫂已经先把红烧肉放在茶几上,然后对着聿宝宝喊着:“宝宝,过来看奶奶给你拿了什么好东西!”

    “……”聿宝宝没有回答,就蹬蹬蹬的跑了过去。

    看着那色泽好看,香味扑鼻的红烧肉,聿宝宝很没有骨气的咽了咽口水。

    “宝宝,想吃吗?”

    每次,刘嫂这么问他的时候,小家伙都会一个劲儿的点点头。然后刘嫂就会逗着他,喊上几句“奶奶”,然后就给他夹肉吃。

    但这一次,刘嫂这么问的时候,聿宝宝的小脑袋瓜竟然摇的起劲。这和寻常那卖乖的小摸样简直判若两人。

    “哟,我们宝宝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就不喜欢吃红烧肉了?那你想吃什么,奶奶去给你做!”

    将这小家伙抱在怀中,刘嫂哄着。

    “肉肉……”

    聿宝宝小声的喊着。

    好吧,他最大的爱好,还是吃肉肉。

    不管什么肉都好吃,尤其红烧肉最好。

    “肉肉啊?肉肉不是在这里吗?怎么不喜欢吃了?”

    刘嫂笑着。

    “……”

    小家伙没有回答,只是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顾念兮的方向。而一抬头察觉到顾念兮正笑着看着他,他又慌慌张张的赶紧耷拉着脑袋。

    这下,刘嫂倒是看出来了,这小家伙估计是被顾念兮逗着了。

    “宝宝,我们就吃一块,妈妈不会知道的!”

    刘嫂还是哄着。

    “……”

    聿宝宝又赶紧看了看妈妈的方向,发现顾念兮正低头看着怀中睡着的小奶娃,没有看他。小家伙就觉得,顾念兮应该是像刘嫂所说的那样,并没有看他。于是,他赶紧对着刘嫂点点脑袋。

    只是这小家伙却不知道,顾念兮其实一早就知道这小家伙是在偷看她,不过故意假装没有看到他罢了。

    而刘嫂看到这小家伙点点脑袋,赶紧夹了块肉,给他吹了吹,确定温度不会烫嘴之后,准备喂给他。

    哪知道,在这个时候满肚子坏水的顾念兮竟然开口了。

    “宝宝,吃红烧肉呢!”

    刚才谁跟她信誓旦旦的保证,以后不吃红烧肉来着?

    顾念兮满脸坏笑的等着自家宝宝出丑。

    而就在这个时候,本来已经打算将肉肉叼着的聿宝宝,被顾念兮的声音吓了一跳。

    到小嘴的红烧肉,也掉在了地上。

    而聿宝宝自己就像是被抓到了做了坏事的证据似的,突然哭了起来。

    或许在他的小世界里,现在被顾念兮逮着他吃了肉肉,就等于谈少会不喜欢自己了。

    于是,有爸万事足的聿宝宝,感觉自己的天要塌下来了。

    那个哭声,惊天动地的。

    刘嫂看着这小家伙哭成这个样子,也只能无奈的将他抱在怀中。

    “兮兮,吓唬他做什么呢?这小子本来就不禁吓,要是吓坏了可怎么办?”刘嫂将这小家伙抱在怀中,一边哄着一边说着顾念兮。

    “没事没事,妈妈就是吓唬你。没事哦……”

    刘嫂一直都在哄着。

    而被刘嫂说了一番的顾念兮,也意识到可能吓坏了这小家伙。

    将那个还打着呼的小家伙给放回到大厅里的小床上,顾念兮索性将他从刘嫂的怀中给抱了过来:“好了好了,妈妈就是跟你说着玩的。没事了……”

    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轻拍着他的背部。

    没办法,就像是谈少说过的,他们家的聿宝宝,就是有些娇气了。

    有时候,比这刚出生的小奶娃还要娇惯。

    一吓唬,就变成个泪人儿了。

    而聿宝宝这一哭,可谓是惊天动地。

    本来在卧室里练着字的谈老爷子,也被“炮轰”了出来,帮着顾念兮哄着。

    这小家伙就是谈老爷子的命根,捧在手上怕碰到,含在嘴里又怕化了的那种。每次他一哭,谈老爷子都感觉自己的心都快被他给撕裂了。

    好在孩子的记性也不大好,哄了一会儿就过去了。

    很快,他又乖乖的被刘嫂抱着,一口一口的吃着红烧肉。而谈老爷子看着自家金孙孙吃的满足的那个样子,一直乐呵呵的笑着。

    罗军宝走进来的时候,正好看到这个圆嘟嘟的小家伙吃着红烧肉的场景。

    “哟呵,喂猪呢!”

    不要怀疑,这就是罗军宝。

    狗嘴里永远吐不出象牙的罗军宝。

    “……”

    顾念兮用眼神,直接表达着她对这位身穿和谈逸泽一样制服的罗军宝的不满。

    但她却不知道,人家罗军宝其实也是跟她抱着一样的变态心里。

    和谈逸泽这铁嘴铜牙斗不过,还不许他欺负欺负谈逸泽的小崽子?

    “小宝,来了?”谈老爷子有些不满罗军宝对自己宝贝金孙的喊法,所以赶紧开口转移他的注意力。

    “嗯!你们家谈少让我过来拿套衣服。”

    前一个字,罗军宝是对着谈老爷子说的。

    但后面的那一句话,他却是对着顾念兮说的。

    那意思就是说,他要顾念兮去那衣服。

    但这人,永远就是那一副欠抽的德行。

    所以,顾念兮不理会他。

    不过听他这么说要给谈逸泽那衣服,顾念兮也突然记起谈逸泽早上出门的时候说过晚上要送走一个人。大概,是今晚他们决定到外面去。而他自己又临时有事脱不开身,所以只能让这不着调的罗军宝过来拿了。

    “喂女人,我在跟你说话呢!我要拿衣服!”

    罗军宝这位小爷最受不了被人这样忽视了。

    可结果呢!顾念兮每一次都在挑战他的底线。

    眼看这顾念兮明明听到了他说的话,还继续靠在沙发上不知道拿着什么东西一直瞅着,罗军宝就有些来气。

    “你在跟我说话么?对不起,我不叫女人,我有名有姓!”

    每次看到罗军宝这不着调的样子,顾念兮总是小心眼的诅咒他一辈子单着!

    “好好好,你有名有姓,也赶紧把东西给爷拿来。外面还下着雪,回晚了你家那位估计又要让我写检讨了!”

    这个世界上,比起谈逸泽的拳头,罗军宝更怕他要让他写检讨。

    每次拿起笔,他总感觉自己到了世界末日。

    “兮兮,上去给他拿吧。”

    谈老爷子看着这罗军宝被顾念兮气的鼻子快歪了,赶紧开口缓和气氛。

    “那好吧,看在爷爷的份上暂时放过你!”

    别说,顾念兮这个小女人,还真的是被谈家的人给宠坏了。看看她现在这个样,一点小亏都吃不得就知道了。连罗军宝这样的小爷,都敢照着他的脸踩几下。

    丢下这话,某女牛气哄哄的上楼了。

    顾念兮给谈逸泽收拾的,是前一阵子和大肚婆苏悠悠去超市逛女宝宝的婴儿用品的时候,看到超市大降价买的整个套装。然后,又多加了一件羽绒服。

    虽然说是大降价时候买的衣服,但穿在谈逸泽的身上,就是说不出的好看。

    再搭上这件羽绒服的话,顾念兮觉得他们家谈少要甩楼下罗军宝不知道多少条大街。

    在她看来,罗军宝现在就是来衬托他们家谈少玉树临风的。

    当然,这样的想法,多少有点是情人眼里出西施的效应。

    拿着自己收拾好的衣衫,顾念兮下楼的时候就见到罗军宝这不要脸的货,竟然嘲笑着他们家的小胖子聿宝宝:“你这货这么胖,将来肯定找不到媳妇儿!”

    而向来娇气的聿宝宝,虽然不知道媳妇儿是个什么东西,但听罗军宝的语气应该是件非常严重的事情,于是本来安分的吃着红烧肉的聿宝宝,扯开了嗓子大哭着:“哇……”

    “哇靠,爷不过是跟你透露一下实际情况,你至于反映的这么惊天动地么!”

    其实,看到这聿宝宝哭了,罗军宝也很头疼。

    不是他受不了孩子的哭声,而是他知道把谈逸泽的孩子给弄哭了,这货要是知道了估计也饶不了他罗军宝。

    可罗军宝不知道的是,弄哭了聿宝宝,不仅谈逸泽会生气,顾念兮也会生气的。

    他们家的传统就是——护短!

    自己家人能取消聿宝宝这个小胖子,但别人绝对不行。

    尤其,是这个自己都讨不到媳妇儿的罗军宝!

    “我家宝宝虽然胖,但好在我家谈少的基因好,肯定会有女人要的。但某些人,三十好几了都找不到媳妇儿,估计将来也难咯!”

    顾念兮好歹也是在谈逸泽这毒舌各种惊心动魄的奢靡下走过来的。

    这罗军宝还想要在她的眼皮底下取笑了他们家聿宝宝?

    连门都没有!

    和谈逸泽,她顾念兮是斗不过。但她还怕区区一个罗军宝不成!

    “顾念兮,你说谁讨不到媳妇的!”

    罗军宝这人,现在最恨的就是别人诅咒他找不到老婆。

    最近这阵子,他想要老婆都想疯了。

    几乎在街上撞见一女人,他都恨不得问一句,姑娘,有兴趣打结婚报告不?

    可眼下,顾念兮竟然照着他的痛楚踩。

    罗军宝这位小爷,脸色一下子就变成菜色。

    “谁应就说谁!”

    顾念兮将衣服往沙发上一搁,慢悠悠的应道。

    这下,罗军宝各种咬牙切齿!

    “顾念兮,我不准你这么说。快点给我收回这话!”罗军宝最怕的就是没有媳妇的这件事情被应证。所以,这位小爷现在最怕别人给他这种诅咒。

    要是在s区里,罗军宝早就二话不说冲上去将人给揍一顿了。

    可眼下,这里不是s区。

    而且,这毒舌还是顾念兮的!

    要是他在这谈家将人给揍了,待会儿家里老爷子肯定要过来念叨了。

    再者,还有谈逸泽……

    打了顾念兮,谈逸泽的那一关,最难过!

    想到这,罗军宝才收敛住,只要求顾念兮收回她的话。

    可顾念兮却连看都不看他一眼,径自将哭着怕没有媳妇儿的聿宝宝抱在怀中哄着。

    “宝宝乖,没事的。咱们长大就是个小帅哥,可不像某些人,要什么媳妇儿没有?”

    “没事了,宝宝!”

    “妈妈跟你说……”

    听着顾念兮一边哄着儿子,一边暗地里往死里奚落他,罗军宝这位小爷又瞬间暴怒了。

    “顾念兮,你他丫的嘴巴怎么跟谈逸泽一样,那么坏!”

    “我坏,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

    顾念兮可从来都没有承认过自己是个好人。

    她不主动挠人,但不意味着别人挠了她,或是她所在意的人,她不会挠回去。

    “顾念兮!”

    罗小爷这下真的被气坏了。

    提着谈逸泽的那袋子衣服,在谈家上上下下来回走着,像是要借此行为来表现自己的怒火。

    其实吧,他就是想不到什么话骂顾念兮回去。

    他想着接着暴走,能不能让自己的脑子转起来利索一点,可结果……

    他好不容易想到要骂顾念兮什么的时候,立马凑到顾念兮的身边,要跟她开火。

    可这个时候,顾念兮的手机响了。

    当他凑近的时候,顾念兮竟然用一直爪子直接将他凑过来的脸给抵住了,然后若无其事的接了电话。

    而被顾念兮戳到脸的罗军宝,脸蛋上瞬间升腾起两朵小红花……

    好吧,要是不被顾念兮这么碰着,罗小爷绝对不会承认,这是自己第一次被女人碰到脸蛋!

    在罗小爷看来,这脸蛋就比小屁屁次了一些。

    但好歹,这也算身体上很*的地方。

    这样被摸着,罗军宝会感觉自己需要对女方负责!

    只是,对于罗军宝如此矜持的想法,顾念兮并不知道。

    因为,她只专注的听着电话里苏妈妈的声音。

    “兮丫头,这该怎么办才好?”电话那端的苏悠悠,带着哭腔。

    在顾念兮的印象中,苏妈妈是个乐观坚强的好女人,不喜欢将自己脆弱的一面展现在别人面前。

    而苏悠悠,就是遗传了她。

    所以,就算顾念兮这个从小喜欢赖在他们家的,也没有见过苏妈妈这么哭过。

    这到底是怎么了?

    如此坚强乐观的苏妈妈,会有什么事情让她这么伤心难过?

    “苏阿姨,您怎么了?慢慢说,慢慢说!”

    “兮丫头,我慢不了。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所以我也只能找你了!”

    对于苏妈妈来说,在这个陌生的城市她人生地不熟。

    唯一认识的,就是苏悠悠和凌二以及顾念兮。

    可现在,苏悠悠被推进去检查了,她看不到也摸不着,更不知道她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

    凌二呢?

    关键时候又找不到人了!

    现在,她唯一能找的,也只有顾念兮了!

    “苏阿姨,到底怎么了?”

    顾念兮的语气,越变越不好。

    整个谈家,也因为她的脸色一沉,而气氛变得有些姜。

    唯有被顾念兮推着脸的罗军宝,脸上还扬着那两朵诡异的红晕……

    从小到大他罗军宝洁身自好,还真的没有被什么女人摸过。单单是和他罗军宝坐过同一张椅子的都没几个,更不用说是被摸脸了!

    这,还是大姑娘上轿头一遭!

    罗军宝老脸红扑扑的,活像是被人真的被调戏了。

    而此时,顾念兮身边的那张小床儿上,某个小家伙刚刚从睡梦中醒来,打了打小哈欠,小家伙那双酷似谈逸泽的眸子就盯着罗军宝那红扑扑的老脸,然后他笑了……

    笑的,比花还要灿烂。

    只是,这样的笑罗军宝并不觉得是友好的!

    他感觉,这小家伙应该是在嘲笑自己!

    妹的,这么小小的年纪,什么不好学,就学着他老子来取笑人。

    真的太不要脸了!

    只是正在嘲笑小奶娃不要脸的罗小爷却没察觉到,他这么大把年纪还红着老脸,是有多么的可笑。

    “是悠悠……”

    说到悠悠的名字,苏妈妈又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

    “悠悠?悠悠是不是要生了?”

    顾念兮单听到苏悠悠的名字的时候,心里一惊。

    苏悠悠的预产期就在最近,她是知道的,所以她也一直做好了准备,随时随地随叫随到。

    “她早上摔了一跤,现在被送到医院了。”

    “什么!”

    这一听,顾念兮连手机都掉了。

    “爷爷,悠悠摔了一跤,情况不是很好。孩子……”

    “孩子我帮你看着。不过你自己出门要小心!”顾念兮的话没说完,谈老爷子就接过去了。他当然也知道苏悠悠这孩子在顾念兮的心里意味着什么。再说了,凌二前段时间为了帮着小泽解决麻烦,差一点将自己的命都给搭进去了。所以,这两家人现在压根不分彼此。

    苏悠悠现在有什么问题,顾念兮当然是要去的了。

    “谢谢爷爷……”

    说着,顾念兮便撤回自己落在罗军宝脸上的手,急匆匆拽上了自己的羽绒服就往大门外走去。

    一直到顾念兮的手离开,罗军宝还在不断的回味着刚刚那双手儿落在自己脸颊上的温度。

    只不过就在她走了几步之后,又转过头来:“罗军宝!”

    “到!”

    想的太过出神,被人一喊道名字,罗军宝本能的反映就站直了敬礼。

    等自回过神来了,才意识到自己刚刚的那一系列动作到底有多么的滑稽。

    “顾念兮,你到底有什么破事……”至于这么认真的喊我的名字吗?难道你不知道,这么喊你小爷的名字,小爷要是觉得你对我有意思可不好!

    罗军宝想要这么说。

    可顾念兮连说都没有就直接扯着他的袖子说:“下雪天路不好走,我要去医院,你送我!”

    “凭什么啊?咱们又没有一腿,也没有打结婚报告。这么出去,别人要是误会了……”别人误会了可怎么办?

    “罗军宝,你要是再继续唧唧歪歪,你就不是个男人!”

    “谁说老子不是个男人?”好吧,被顾念兮这话一激,本来各种叽歪的男人率先走出了大门。

    而顾念兮,也紧跟其上……

    ——分割线——

    “苏小妞……”

    “苏小妞到底怎么样了!”

    凌二爷来的匆忙。

    昨夜一整夜在医院守着,现如今烫的平整的西装已经变成了咸菜叶。

    而最让人感到触目惊心的,是他身上那一身的血迹。

    虽然已经干涸,但看起来真的很可怕。

    凌母一看到他这个形象出现,差一点昏厥。

    “宸儿,我的宸儿你到底是怎么了?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而苏妈妈也在看到这个男人身上这一身的痕迹之后,沉默了。

    “妈,这不是我的。悠悠呢?悠悠怎么样?”

    凌二爷东张西望的。

    “手术快开始了!”

    “我要见她!”他的眼眶,红红的。

    有一层薄雾,笼罩在上面。

    “啪嗒……”

    就在此时,检查室的门打开了。

    一大批的医生和护士,都紧跟着走了出来。

    “产妇和孩子的情况不是很好,现在需要马上执行剖腹产手术,不然小孩和大人都有危险!”

    有人,这么说着。

    被推着出来的苏悠悠,脸色苍白的不像是她。

    只是那一瞬间,凌二爷却一眼认出了她,并且急急忙忙的推开了自己的母亲,跟了上去。

    当他的手接触苏悠悠的时候,那个本来即将进入昏迷状态的女人,像是感觉到什么似的,睁开了双眸。

    四目相对的一瞬间,女人破口大骂:“你个死凌二,你到底死去哪里了!”

    泪,一直紧绷着的泪,在见到这张熟悉的妖孽脸孔之时,瞬间滑落。

    “对不起苏小妞,我来晚了!”

    “你个王八羔子,你知不知道生孩子很痛?你为什么还要我这么痛!”

    苏悠悠的话,还是一如既往的粗俗。

    可这些落在凌二爷的耳里,却无比的动听。

    “苏小妞,我知道你很难受,以后我都不会再让你这么痛了,好不好?”

    男人在触及到苏悠悠下身裙摆整个被鲜红所浸润的场景之后,眼泪瞬间崩落。

    凌二爷向上勾起的桃花眼,真的很美。

    泪水滑落的瞬间,有种妖冶的悲凉在空中蔓延……

    “那是当然的,你以后要是再让我这么痛的话,本宫一定把你给剁了喂狗!”苏小妞仍旧喜欢用这样猖獗的语气,表达自己对进入手术室未知风险的恐惧。

    “小的听到了!”

    “凌二,我要是死了的话,你绝对不能找其他女人给你生孩子。不然,我一定做鬼都不会放过你和那贱女人的。我一定要让地府的鬼差,将你们都给抓过去,爆你们的菊,让你们喝我的洗脚水!”

    “苏小妞,你忒狠了吧。我是喝不下洗脚水那玩意儿!”

    “喝不下也要喝。谁让你和小贱人跑了……”

    苏悠悠被送进手术室的那一段路上,他们两人的对话一直很劲爆。

    可在这样的过程中,所有人在触及到凌二爷那双红润的眼眶之时,都忍不住会跟着落泪。

    “苏悠悠,不准你放弃我。这一辈子,我凌宸生是你苏悠悠的人,死是你苏悠悠的鬼!若你敢在这个时候舍弃我,我追到地府也不放过你!”

    这是苏悠悠在被送入手术室之前,对着苏悠悠所说的话。

    说完这话之后,那扇厚实的手术室门,就被关上了。

    门上的那盏灯亮起,显示——手术中!

    而这之后,那个浑身还带着狼狈血迹的男子,就一直站在手术室的门口,翘首以盼……

    其实,在苏悠悠做手术的过程中,凌母看到凌二爷这一身的血迹总想着问出点什么。

    但儿子,却一个字都没有说,一直盯着手术室门看。

    一直到,从那个手术室里传来了这么一阵孩提声:

    “哇哇哇哇……”

    ------题外话------

    284213188

    昨天群里人数爆了,俺只能升级了群。现在一千人大群,大家要进的赶紧进。以后没位置,就真的没有位置了。

    敲门砖,依旧是书中任意人名

    我在群里等你妈看菊花朵朵开!

    →_→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