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579章 爷,照样驰骋!

    “妈,你刚刚说什么?”

    不知道是不是刚刚想别的事情想的太入神,还是苏小妞压根就不想要回答母亲的这个问题,所以她只是含糊着这么问。

    只是,苏小妞混过这个话题的,可苏妈妈俨然不想要放过这个话题。

    在苏悠悠再度问及的时候,她道:“我问你你现在心里还有没有他?”

    “什么他?谁?”

    貌似,苏悠悠还是不想要证明回答这个问题。

    抱着怀中的小小妞,苏悠悠回到了自己的病床上躺着。低头,她的视线落在那张酷似凌二爷的小脸上。

    孩子就是孩子,刚刚吃完,就睡着了。

    只不过小家伙睡的不大踏实,小手儿现在都紧紧的拽着苏小妞的衣衫。

    将她小小的手儿拉在自己的掌心里,苏小妞突然记得当初知道她肚子里的是个女孩的时候,凌二爷曾经说过,他要让他的宝贝女儿变成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公主。

    凌二爷,这些话我苏悠悠都记得。你呢?

    你,会不会记得当初的承诺?

    “还能有谁?孩子他爸!”

    苏妈妈俨然不想要提及姓凌的一家人,现在连提起来都还带着各种哼哼。

    不过这一点,其实连凌家人都没有办法说苏妈妈的一个不是。

    谁让他们当初那么对待苏悠悠和苏家了?

    现在,就活该这样遭罪!

    没想到绕了那么久,母亲还没有打算放弃这个话题,苏小妞只能再度将视线落在窗外的那片蓝天。

    “你倒是说话啊?你这么不说话,你知不知道我会急死?”

    苏妈妈一直都是个急性子。

    她想要知道的东西,她就立刻想知道的那种。

    “妈妈……”

    苏小妞回过头来的时候,眼眸里有浅浅的光芒在流窜。

    “妈妈,我不骗你,我是想忘记他的,但那个人就像是一颗种子,在我的心里生了根发了芽。我尝试过想要将他从我的心里完全剔除,可到头来发现那些根都已经扎进了我的心,扯动的话就连心都一起扯掉……”

    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

    苏悠悠废寝忘食的看电影,在德国上各种文化课,就为了将这个人从自己的心里彻底的清楚。

    只是,努力了那么久,苏悠悠发现那些都只是徒劳。

    这么久,苏悠悠才发现原来那个男人是毒。一旦沾染,便有可能要伴随着毒瘾一生……

    “悠悠……”

    其实,苏妈妈今天早上还打算劝劝她。

    世界上的男人那么多,为什么非要凌二爷不可?

    虽然这个男的真的长的不错,家世也好。估计,是很多丈母娘心中的女婿不二人选。

    但经历过上一次苏悠悠的离婚,苏妈妈现在就像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就算那个家再好,她都不怎么希望自己的女儿进去受苦了。

    可刚刚开口,她又听到了苏悠悠的那一番话。

    那是她第一次真的看到女儿那么憧憬一样东西。

    这个丫头,从小就比别人好带。

    家里是双职工,她大部分的时间都是一个人在家。

    她也不会跟其他的孩子一样,看到什么玩具都想要。

    一般,喜欢什么东西,这丫头都喜欢蹲在人家橱窗门口,看上好久好久,然后就离开了。

    就像是小时候她所喜欢的那套芭比娃娃,据说那是当时学校里最流行的,他们班上的同学都在玩。可那个时候,苏小妞却从没有开口管家里要过一次。

    若不是有一次苏妈妈在下班回家的途中看到这孩子蹲在人家的橱窗门口看着,根本也不知道这一点。原来,他们家小妞也有追求。

    但她,从来不会主动要求。

    这才是他们的苏小妞……

    就算喜欢,也一直藏在心里。

    而现在,苏妈妈从她的眼眸里看到的,便是比当初还要希冀的眼神,苏悠悠渴望在凌二爷身边的那种感觉。

    看着这丫头眸子里不自觉流出来的神情,苏妈妈开口:

    “悠悠,你要是真的心里有他的话,那……”

    “太后娘娘,我刚刚跟你开玩笑的。你觉得小的我像是那样会说出那样有深度,有内涵的东西吗?想想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了!好了,我和我家小妞要进梦里找个帅哥看腹肌了。您要是没事的话,也休息一下吧!”

    嘴上是这么说,但苏小妞很快就躺下了。

    看着被褥里隆起的那个人头,苏妈妈到了嘴边的话,最终也只能咽了下去。

    扫了一眼已经躺在床上的人儿,苏妈妈最终收拾了一下,也跟着躺下了。

    而苏小妞这边呢?

    在苏妈妈安静下来之后,她却一个人安静的看着窗外的那个世界……

    ——分割线——

    顾念兮再度碰上莫妍,是在这个周末的上午。

    今天,她带着聿宝宝出门,打算到医院看望一下苏小妞。

    刘嫂还给苏小妞炖了一锅加了各种料的鸡汤,据说对产妇特别好。

    闻着那个味,顾念兮就想到了当初自己生完孩子的时候,也天天喝这个,到最后都腻了怕死了。

    一手提着汤锅,一手牵着聿宝宝,顾念兮走在街上。

    但聿宝宝这个小家伙,一直都不是个安分的主儿。

    被顾念兮牵着,还时不时要往旁边跑。

    偶尔看过路过的大花猫,还企图捡起地上的雪球追过去。

    “宝宝,你乖一点。不然妈妈下回都不带你到干妈那边去玩,也不让你看到妹妹了!”将又开始准备追着小猫小狗跑了的聿宝宝给拉住,顾念兮哄着。

    结果,有妹万事足的聿宝宝一听到“妹妹”这样的字眼,就开心的手舞足蹈:

    “妹?妈,要妹!”

    看着儿子提到“妹”字那个兴高采烈的德行,顾念兮的脑子里又忽然间窜出了苏小妞对于妹字的更深层理解,顿时觉得聿宝宝这句话邪恶了。

    可看到小家伙那天真无邪的笑脸之时,她才察觉到原来真的邪恶的是自己!

    不过顾念兮一直是个矜持的人。

    所以,她绝对不认为那种猥琐的思维是从自己的脑子里繁衍出来的。

    她认定了,是谈逸泽这个猥琐的老头儿教坏她的!

    不然,像是她顾念兮这么纯洁的人,怎么会想出这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来?

    对对!

    就是谈少整出来的!

    某女肯定了这一点之后,就心安理得的继续牵着儿子踏上愉快的旅途。

    而此时正在某个办公室里忙的连头都抬不起来的谈少压根不知道,自己是躺着也中枪了!

    将聿宝宝带到苏小妞所在的医院,顾念兮感觉这一段路简直比带着二黄在公园遛弯累上几十倍。

    这小家伙也不知道哪里来的精力,能一整天都这样闹哄哄的。

    而遇到莫妍,就是在这医院大门前。

    此时的莫妍,一身淡粉色的呢子大衣下,却是略显憔悴的面容。

    而眼尾余光瞄到了顾念兮走来的莫妍,显然很想要错开这次尴尬的见面。

    却不想,还是撞了个正着。

    因为以前和顾念兮发生的摩擦,此时的莫妍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倒是顾念兮主动的打了招呼:“好久不见,表姑!”

    真的是好久不见了!

    自从莫妍拿着一大堆从慕阳办公室里发现的照片来到谈家闹完事情,被谈逸泽给直接赶出去之后,她就没有再在谈家出现过。

    至于她和慕阳举办的那场婚礼,请柬是发到谈家了。

    但当时莫家的意思是,顾念兮不能出席。因为,他们怕到时候慕阳会突然悔婚。

    考虑再三,谈家人最终用集体都没有出席的方式,回应了莫家的这个要求。

    正式办婚礼的那一天,没有出乎莫家预料,慕阳没有悔婚。

    只是,早已有了裂纹的感情,就算能够真正的结合,又能怎样?

    当着顾念兮的面,莫妍虽然不想承认自己的婚姻并不幸福。

    但……

    从新婚夜开始,丈夫就开始用各种理由拒绝她,不是说他身体累,就是各种会议各种忙。

    多少种的理由下来,莫妍难道还看不出,累是假,不想面对她是真。

    也从那一天开始,她开始当起了活寡妇。

    别的新婚妻子在爱的滋润下一天天光鲜亮丽,她莫妍却在痛苦的婚姻牢笼里一天天憔悴。

    两年……

    她守了这样的婚姻,整整两年!

    但这个世界上,某些事情并不是你能忍,就能熬过去的。

    她开始频繁的在那个男人的身上察觉到了别的女人的香水味。

    浓烈的,清新的,淡雅的……

    口红印,也越来越多。

    时不时的,还有女人开始打她的电话各种挑衅。

    而更让莫妍无法忍耐的是,慕家一直催着要孩子。

    她结婚两年到现在,还是个完璧之身。

    你说,让她上哪里去怀孩子?

    可慕家的人却不管不顾,硬是让她到医院各种身体检查,甚至现在还提出要她做个试管婴儿……

    最终,她跑了。

    从医院跑了出来,却不想在这个最狼狈的时候,碰上了顾念兮。

    那个女人,一如初见那般,一身白色羽绒服。

    黑色如墨的长发,在寒风中随意的飘舞。

    寒风貌似有些刺骨,将她带着病态白的肌肤刮得有些红。

    但就算是这样,这女人仍旧是人群中抢眼的风景线……

    不需要过分华丽的装扮,也不需要过分华丽的妆容。

    因为她脸上的幸福微笑,足以让州委的一切失掉色彩。

    其实除了因为慕阳,而对这个女人莫名的敌意之外,莫妍对这个女人还有好奇。

    为什么她会那么受到大表哥那样冰冷如霜的男人的喜欢,又为什么会让慕阳作出那么怪异的行为?

    但好奇归好奇,因为之前做的事情,她拉不下脸和这个女人友好相处。

    如果不是因为正面碰上,莫妍估计自己连和她打招呼的想法都没有。

    “你好,大表嫂!”

    或许是为了回避一下顾念兮,莫妍很快将视线落在被顾念兮牵着的小家伙的身上。

    “这是宝宝吧,都长这么大了!”莫妍半蹲下来,想要和这个可爱的小家伙打声招呼。

    确实,一般人隔一两个月见到这聿宝宝,都会觉得这家伙的个头长的忒快。更不用说像是模样这样,好久都没有到谈家去坐坐的人。

    “这小家伙,个头长的太快了。家里的衣服,一下子都不能穿了!”

    顾念兮说着,又拉了了聿宝宝的小手,然后示意着:“宝宝,快喊表姑妈。”

    “宝宝,到表姑妈这里来。表姑妈带你去买好吃的!”

    莫妍虽然不喜欢顾念兮,但似乎很喜欢这小家伙。

    不过也难怪,这聿宝宝长的虎头虎脑的。

    一看,就是个很讨喜的小家伙。

    不过问题是,这小家伙很怕生。

    像是莫妍这样,在他有限的记忆中找不到踪迹的人,聿宝宝一见到就不喜欢,然后老是跑到顾念兮的腿后面躲着。

    “宝宝,这是表姑妈啊。以前到过咱们家的,记得吗?”

    看莫妍一直半蹲着,顾念兮也只能努力的劝着聿宝宝喊一口。

    不过聿宝宝除了喜欢吃肉这个特性之外,就剩下个牛掰的臭脾气和他老子一模一样了。

    不喜欢的人,你想让这小家伙摆出个笑脸,难了!

    “宝宝,到表姑妈这里来,表姑妈带你去买好吃的冰糖葫芦。”

    莫妍也试图哄着聿宝宝。

    其实,年龄越大,莫妍也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孩子。

    只是,她的丈夫连个人影几乎都没有怎么见到,又怎么可能怀上呢?

    就像是这个星期,莫妍都还没有见到他的人影……

    看到聿宝宝那张肥嘟嘟的小脸蛋,莫妍忍不住亲自上前,将这小家伙抱了起来。

    可莫妍估计是不知道,这聿宝宝这牛掰的脾气。要是知道的话,她估计不敢这么贸然的抱着他。

    本来还好好的,一被莫妍抱起来,聿宝宝就哭的那个叫做撕心裂肺:

    “爸……”

    好吧,这小祖宗一直都是被谈老爷子宠着的主儿。

    一般他不喜欢的,谈老爷子都不会勉强他。

    所以,到家里的陌生人就算再怎么喜欢这小家伙,没有这个小家伙的认可是连抱他都不能抱着的。

    可现在,莫妍却在这小家伙不喜的情况下,将他抱了。

    然后,聿小爷炸毛了。

    “爸……呜呜……”

    “还是我来吧。这小子不大喜欢被陌生人抱着!”

    说这话,顾念兮赶紧将这小家伙给接过去。

    “大表嫂,这孩子的脾气不大好吧!”

    莫妍没想到自己这么不招孩子待见,有些尴尬。

    “这臭脾气都随了你大表哥。我哄一下就没事了,你别在意!”

    一边说着,顾念兮一边轻拍着这聿宝宝的背部。

    “对了,表姑你怎么在这里?”哄着怀中的孩子,顾念兮随意的问着。

    “我啊,我就是经过这边!”莫妍是典型的死要面子活受罪的那种,即便明知道顾念兮刚刚可能已经直接看到她从这个医院里走出来了,她还是硬着头皮这么说着。

    “大表嫂你到这里来做什么?”看到顾念兮那略显得疑惑,貌似已经将她的心思给看穿的眼神,莫妍赶紧转开话题。

    “我到这边看望一个刚刚生完了孩子的朋友。”顾念兮虽然有些疑惑莫妍刚刚的回答,但她聪明的选择了不去追究。

    人与人之间,也未必是看的越清楚越好。

    有时候越是刨根问底,越是伤害彼此之间的感情。

    “那要是这样的话,我就不打扰大表嫂了!”

    其实,莫妍就是不想继续这么和顾念兮尴尬的待下去。

    本来以为可以是关系的调节品的聿宝宝,却弄得他们更是尴尬。

    “也说不上打扰,就是我赶着过去看看她。对了表姑有空的话到家里来坐坐吧,爷爷最近一直在念叨着你!”

    顾念兮倒是没有莫妍显得那么拘谨。

    “好,下次有空的话我会到家里去看看的!那我先走了……”

    丢下这话,莫妍真的离开了。

    迈开脚步,头也不回的那种……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此时离开的莫妍,顾念兮觉得她的背影有些悲凉。

    而在顾念兮带着聿宝宝快走到苏小妞的病房的时候,顾念兮知道了刚刚离开的莫妍的那种悲凉的由来。

    “咦,怎么一转眼这妍妍就不见了呢?”

    “对啊,我刚才还看着在这里的!”

    扫了一眼身边对话的人,顾念兮认得那是慕阳的母亲,还有一个是慕阳家里的姑妈。

    这两个人,也属于名门。属于有钱没处花的那种。

    所以在苏小妞名下的乐悠服装限量版展销会上,能时常看到这两个人的身影。

    这也是,顾念兮为什么一眼就认出他们的原因。

    从他们的口中,顾念兮也印证了自己的想法。

    莫妍是到这家医院看病的。

    但她,看的是什么病?

    “这孩子也真是的。我们是为他们两口子好,年纪都不小了,没有个自己的孩子怎么行?”

    “对啊,都结婚两年了连个孩子都没有。这么下去,难道要我们慕家绝后不行?我知道这人工受孕是有点让她受不了,但她好歹也该为我们慕家考虑一下,是吧!”

    “就是。我就觉得这个孩子只考虑自己,一点都没有考虑我们这些老一辈的感受……”

    那两个人一直在念叨着。

    而顾念兮也不小心从他们的对话中得知了莫妍最近憔悴的原因。

    人工受孕……

    怪不得,莫妍的脸色那么难看。

    可结婚两年没能怀孕就要人工受孕的,也未免太着急了点吧?

    再说,莫妍的性子能受得了么?

    还有,慕阳舍得让她遭这样的罪?

    好几个问题,在顾念兮的脑子里徘徊。

    但唯一出现在顾念兮脑子里的,就只有刚刚莫妍离开时候的那个阴郁背影……

    ——分割线——

    “干妈……”

    和之前遇到莫妍形成强烈反差的,聿宝宝一见到房间里头的苏小妞,就跟见到了肉骨头的小狗似的,直接扑了上去。

    而苏小妞见到那个小肉球朝着自己飞扑而来,也赶紧将怀中的小丫头放在了床上,然后半蹲着搂了搂他。

    “我的小痰盂,这么冷的天你怎么过来了?来,干妈给你弄点好吃的,犒赏一下你这张小嘴!”

    见到胖乎乎的聿宝宝,苏小妞很热情的拿出了自己储藏起来的干肉条。因为知道聿宝宝喜欢这一口,所以她一直都带着。等着小家伙一到,就给点吃。

    不然,你以为这个冷艳高贵的聿小爷,能和她苏悠悠这么要好么?

    “悠悠,你别理他。你还是上床歇着吧。刘嫂给你熬了一大锅鸡汤,你还是赶紧趁热喝了吧?”顾念兮边说,边左顾右盼的。

    “对了,阿姨呢?”

    这几天都是苏妈妈在这边照看着。

    而苏悠悠在这个城市,也没有其他的亲人。

    除了顾念兮过来顶替苏妈妈的班儿之外,苏妈妈就没有闲着。

    看着苏悠悠空空的病房,顾念兮其实心情不大好。

    像她生孩子的时候,就算谈逸泽没有在身边,但屋子里都是人。

    可苏悠悠呢?

    这孩子都生了,这病房里还是照样的冷清。

    不过对于顾念兮的忧愁似乎不怎么在意,苏小妞还在那边拿着肉干逗着聿宝宝咯咯咯笑,然后说:“我妈刚刚说要去打些热水过来给我和小妞擦脸。”

    “下午让阿姨回去休息吧。我和这臭小子赖在你这里就行了!”

    顾念兮说这话的时候,已经抱起了那个襁褓中的小丫头。

    “睡着了,真可爱。”

    顾念兮看着襁褓中的那张红扑扑的小脸蛋,一脸新奇的赞叹着。

    可苏小妞却牵着聿宝宝,两个人一并窝在床边的另一个角落,说着:“这丫头还没有你家的小妖孽好看。我还真担心,将来她降不住你们家的小妖孽。”

    不是苏悠悠自黑小公主,而是顾念兮家的老二,实在太妖孽了。苏悠悠接生了这么久,第一次看到刚出生就能长的那么精致的小家伙。

    被未来女婿深深的震撼了一把的丈母娘,已经开始为自己的女儿操起心来。

    “小丫头是还没有长开。没准到时候,比我们家老二都好看呢!”

    好吧,顾念兮一直都奢望个女儿。

    现在抱着个小丫头,虽然不是自己的血脉,都眼馋的掉渣渣了。

    “你是不懂你家老二的妖孽程度!你知道吗?这家伙长大之后,肯定又是一个大祸害。”每次想到顾念兮家的那个小妖孽,苏悠悠都一直幻想着这小家伙将来长大的模样。

    “苏小妞,你是不是看上我家老二了?”

    顾念兮想起昨晚上谈逸泽那个纠结的表情。

    那摸样就好像要是儿子做了苏悠悠的女婿,活像是进了火坑的样子。

    想到那个时候的谈逸泽,顾念兮没忍住就笑出来了。

    而苏悠悠以为顾念兮这是在嘲笑她。

    一看,立马各种纠结了!

    “顾念兮,我就看上了你家老二又怎么了?反正都是姐姐的囊中物,谁都别想抢走!”苏小妞这是打算操办一场包办婚姻的节奏,看的顾念兮颇有些头疼。

    “好好好,我不会抢走。”看着苏小妞叉着腰那个猖獗的德行,顾念兮还真难想象她家谈少看到了会是什么表情。

    “这还差不多!我可告诉你,没有我的准许,别把我的女婿带给其他人认识,不然我就……哼哼!”苏小妞“哼哼”了两下,表情极为邪恶!

    顾念兮想也不用想就知道这苏小妞估计又是青瓜菊之类的话。

    “苏悠悠,你这么猥琐,将来看我怎么收拾你的女儿!”

    对待某个刚生完孩子的女人,顾念兮最多也只能威胁几声。

    “收拾?你以为收拾的过?姐姐告诉你,姐姐一定会将我的宝贝女儿调教成一个狠角色,欺负你这个恶婆婆!”

    苏小妞各种猖獗,各种得瑟。

    一看,谁是恶丈母娘,就非常明显。

    “妈,妹……”

    就在这个时候,一手抓着肉干咬着的聿宝宝跌跌撞撞的跑了过来。

    一双小手儿抱着顾念兮的腿儿,大眼珠子晶晶亮的。

    逗得苏小妞的心窝都软了!

    “兮丫头,我突然觉得你们家痰盂也非常附和当我女婿的标准。要是将来小妖孽真的不行的话,你们家这个大的也不错!你看,他现在就知道照顾他的小妹妹。”

    说这话的时候,苏小妞一双手在聿宝宝脑袋上的鸡冠头作恶。

    弄得,本来将帽子摘了就有些头发蓬松的聿宝宝,现在整个脑袋都乱糟糟的。

    只不过,人家聿宝宝貌似不在意这一点。

    一双大眼,仍旧是一脸期待的盯着顾念兮看。

    儿子的意思表示的很含糊,但她这个当妈的还能不知道自家宝贝是个什么意思吗?

    空出一只手帮着儿子将脑袋上的鸡冠头给整理好,顾念兮又对身边的苏小妞说:“你不会真的以为他说的是你的闺女吧?”

    “不然呢?还有谁?”说完了这话,苏小妞赶紧拉起聿宝宝那只拿着肉干的胖嘟嘟小手,拉了拉说:“痰盂,我可告诉你。你可是被你干妈列入女婿后备役的,要是敢当花心大萝卜的话……”

    苏小妞说到这的时候,出手一个快很准的抽走了聿宝宝手上那还带着他口水的肉干。

    聿宝宝一下子还没有反映过来,等到自己发现小爪子上的肉肉不见了,已经为时已晚。

    这下,聿宝宝不干了。

    小嘴儿一扁,就要哭起来。

    看到这小祖宗的反映,苏小妞不知道多开心。

    不过到最后,她还是将抢来的肉干还给了聿宝宝。

    “拿着拿着,你这臭小子。你还真的以为谁都稀罕你带着口水的肉干?”

    而突然间发现肉干又回到了自己的小爪子上的聿宝宝,又赶紧将肉干放进小嘴儿里头啃着。

    看着干儿子那个呆萌的德行,苏小妞又开始有板有眼的教育着:“宝宝我可告诉你,吃了干妈的肉干,从今以后就是干妈女婿的后备役知道不?以后要随传随到,随时保护我们的小公主,知道不?”

    聿宝宝此刻忙着啃自己爪子里好吃的肉干,哪知道苏小妞说的是什么。

    但在苏小妞的眼里,却成了另一种情况。

    你看聿宝宝一个劲儿的啃着肉干不说话,那就是默认!

    是不是?

    于是,苏小妞便心安理得的将聿宝宝的名字也填进了自己那伟大的女婿后备役名单中。

    看着只顾着啃着手上的肉干,连自己被卖了都不清楚的儿子,顾念兮很是头疼。

    “苏小妞,我可告诉你。这小子现在还以为我们家老二是个女娃娃,成天追着他喊着妹!”

    其实,顾念兮是想让苏小妞帮自己想个方法,能不能改掉聿宝宝喊着妹的德行。

    可听闻这顾念兮的话的苏小妞,却是差一点笑的爆棚。

    “兮丫头,你家真的有个活宝。我算是知道了,你们家谈老帅哥为什么那么喜欢这小子了!”

    苏小妞笑的花枝乱颤,还过分的差一点背过气去。

    “喂喂喂,苏小妞你这个德行。你要是再嘲笑我们娘俩的话,我肯定把我的两个儿子找好亲家!”

    “我不怕。反正到时候我肯定绑架一个过来!”

    “不怕是吧?那今天我就直接将你们家小妞给带回去了!”看着怀中那个安分的小娃娃,顾念兮真的恨不得将她给打包带走。

    “去去去,我闺女你带回去做什么?”说着,苏小妞已经将自己的女儿抱了过去。

    看着自家小妞的睡颜,苏小妞又想起了一个非常严肃的话题:“对了念兮,你们家老二取名字了吗?”

    “取了,刚上户口。不过你这么着急着知道,想要做什么?”

    “当然是给我们家公主和你们家老二娶个门当户对,百年好合,大吉大利的名字!”

    好吧,自始自终苏小妞貌似都没有忘记要将顾念兮的儿子拐去当女婿的事情。

    “爷爷让人算好了,叫谈倾!”

    “啊哈哈哈哈哈……谈倾!弹琴!顾念兮,你们家的孩子名字都能将人往死里虐。一个痰盂,现在还来个弹琴……”

    在苏小妞各种猖獗的笑声下,是顾念兮浓浓的鄙夷!

    ——分割线——

    “妈!”

    “妈妈!”

    “妈妈妈!”

    施安安的这个冬天并不好过。

    三个刚刚会走路,会说话的小孩,好像永远有用不完的精力。

    好在现在谈逸泽那边已经让顾念兮接洽了一部分sh国际的业务,不然她现在绝对会忙的焦头烂额。

    你看看她才在这边坐了一会儿看文件,三个小家伙就一窝蜂的跑了过来,然后一个个的想要往她的怀中挤。

    看着这一幕的老管家,都有些担忧了。

    “安小姐,要不我将这三个给带着离开一下。您好好处理一下手头上的东西?”

    其实,施安安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

    这孩子,做什么事情的时候都喜欢安静。

    特别是在看文件的时候,一定要周围安静到连个人走动都没有。

    不然,她便会暴躁的连文件都看不下去。

    所以,当看到这三个孩子这样跟着她闹腾,管家也很担心这个安小姐。

    从小养尊处优的她,什么时候遭受过这样的罪?

    你看她昨晚上被两个孩子起来闹,就一整夜没睡。

    今天一大早开了会刚回家,连歇个脚都没有,这三个小家伙又开始围着她转悠了。

    那一直嚷嚷着的孩子声,连管家都有些受不了。

    所以他也有些怀疑,这施安安到底撑不撑得住。

    可在这样的情况下,施安安却有板有眼的抱着一个坐在自己的大腿上,两个给带到自己坐着的椅子旁,四个人其乐融融的挤在一张椅子上之后,她对管家说:“我没事。等下让厨房给弄点牛奶过来。”

    一个人照顾三个这样嗷嗷待哺的小宝贝真的很累,体力消耗也很大。

    没一会儿,施安安又饿了。

    但就算吃的再多,现在的施安安却仍旧是一副骨架子。

    比之前怀孕的时候,还要瘦。身体素质,也大不如从前。

    而这,都是被这三个孩子给拖垮的。

    一个人照顾一个孩子都能累趴了,更不用说她是一人照顾三个?

    所以,更多的时候管家希望施安安还是尽快让孩子的父亲来到孩子们的身边。

    或许因为这个想法已经在自己的脑子存在多时,管家一下子就问出来了:“安小姐,要不要把孩子的父亲给找来?”

    其实,就算施安安不说,他们这些人也都知道,前段时间曾经在这大宅子前站了老长一段时间的男人,就是这三个孩子的父亲。

    那些脸蛋,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可这个提议,却让施安安一下子冷了脸:“你越矩了!”

    施安安就是施安安。

    在她的世界,她是女王。所有人在她的面前,都要俯首帖耳的臣服。

    简单的一句话,俨然的命令。

    让管家都有些犹豫着该不该说下去。

    可看着她日渐消瘦的身子,管家最终还是鼓起了勇气:“安小姐,我知道我这么说是有些越矩了。但我从小看着你长大,我相信您也清楚没有父亲在身边的痛苦。要不……”

    要不……把孩子的父亲找来吧?

    管家想要继续这么说。

    但话还没有说完,施安安的声音便传来了:“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但……有些人,终究不是我的。”

    说完这话,施安安的视线,落在窗外那个飘着雪的天空。

    “下雪了……”

    “外公说,他今年会飞过来,看看这边的雪……”

    没等管家回话,施安安又继续说了这么一句……

    ——分割线——

    苏小妞的病房里,两个孩子都睡着了。

    给孩子捻了捻被角,顾念兮落座在苏悠悠身边。

    此时,苏悠悠正看着窗外那飞落的雪花。

    雪,真的很美……

    那是d市所不曾拥有的美。

    “兮丫头,我到这个城市来貌似有六年了!”犹记得那是大学毕业,她就背负行囊远走他乡。

    在曾经最失望最绝望的时候,苏小妞也曾经想过离开这个城市。

    “悠悠,你想过离开这个城市吗?”

    不愧是知根知底的好姐妹,苏悠悠想的是什么,顾念兮已经问了出来。

    “以前有段时间想过。那时候,我真的恨不得直接一走了之,然后再也不回来!”那个时候,可不仅仅是想过一次那么简单。

    在被凌家上上下下排挤的时候,她就想过要离开。在凌二爷带着其他女人出现在宴会上,却不肯承认她苏悠悠是他的妻的时候,苏悠悠想过要离开。在流产,被凌母毒打之后,苏小妞也想过要离开……

    多少次了,苏小妞也不记得了。

    但最终,她还是没离开。

    “为什么不走?”

    和苏悠悠肩并肩站在窗户前,顾念兮看着窗外雪花安静的飘落。

    “兮丫头,这里的雪花很美吧!”

    苏悠悠的那双大眼里,永远有着最清澈的光芒。

    窗外雪花折射进入她的眼瞳,貌似又有了变化。

    那么空灵,那么美丽……

    “很美。”顾念兮说的,是苏悠悠眼里的雪花。

    “是啊,是很美……我就是舍不得这样的美,所以才不舍得走的!”苏小妞笑着说。

    可顾念兮却在挺着她这话之后反问:“恐怕,舍不得雪花只是某一部分的原因吧。还有另一部分的原因,在其他方面!”

    “兮丫头,你这是什么意思?”

    苏小妞就像是做错了坏事被人发现了的那种表情,慌张无措。

    “悠悠,是因为他吧!”

    顾念兮是肯定的语气。

    “兮丫头,你到底在说什么?什么他?”

    “除了凌二爷,还有哪个他?”

    顾念兮没有别人怨毒的眼神,却不知道为何让苏悠悠有种落荒而逃的冲动。

    或许,那种眼神应该称之为看透。

    将她苏悠悠心里藏着的东西,都给一一看透。

    “兮丫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貌似,最近很多人在提及这个问题的时候,苏小妞总是喜欢回避。

    说了这话,她便打算转身离开,却被顾念兮一手拉住了。

    “苏悠悠,你逃不掉的。开诚布公说出来,如何?”

    顾念兮的语气中,带着一种怪异的味道。

    而苏悠悠在听到她这话之后,却无奈的叹息了。

    “兮丫头,开诚布公我也要有倾诉的对象是不是?你看,我现在都将孩子给生下来了,人家连个人影都没有见到,连个招呼都不大,没准人家早已将我苏悠悠忘记在生命的长河中!”

    苏小妞难得的文艺一把,连她自己都为自己临时的文采感动。

    只是在这个时候,却有个煞风景的声音闯了过来:“苏小妞,以我们的交情,招呼不打又能怎么样?你,不还照样在爷的世界里驰骋?”

    ------题外话------

    26号,求月票。投了月票的话,up升级!→_→

    284213188再度宣传一下一号群。

    敲门砖,书中任意人名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