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580章 弱智是病,得治!

    听到门外的那个声音,苏小妞和顾念兮齐齐回过头。

    这一回头,看到门口站着的男子的时候,两人都不免得惊艳了一把。

    好家伙!

    凌二爷不愧是凌二爷!

    就算脸上还带着病态的白,他的脸庞里依旧美的四座惊叹。

    他勾唇邪肆一笑,仍旧能倾国倾城……

    而带着病态的男子,却一身银灰色的西装。

    粉色中透着一股子骚包气息的衬衣,仍旧是凌二爷的最爱。

    这么一套装扮下来,凌二爷貌似比之前又年轻了几岁。

    他迈着款款的步伐,朝着苏小妞走来。

    每一步的回响,都像是烙进了苏小妞的心里……

    “你……你怎么来了!”不知道是吓的,还是别的什么原因,苏小妞变得有些结结巴巴的。

    可听到苏小妞这话的凌二爷,却笑的花枝招展。

    “苏小妞,关键时候掉链子,你可真没出息!貌似这个问题,不应该这么问吧!”嚣张的不可一世,仍旧是这风骚二爷的标签。

    他一出现,整个世间景物貌似失掉了所有的色彩。

    他朝着苏悠悠慢步走来。

    那双桃花眼里,柔情已化为水。

    那柔情四溢,仿佛随便一掐都能出水……

    而当凌二爷深情款款的走到苏小妞的身边之时,一直呆在这个病房里的顾念兮也感觉自己是个二百五的电灯泡了!

    “那什么,要不我先出去吧!”

    这么待下去,顾念兮感觉自己会浑身起鸡皮疙瘩的。

    凌二爷的那种风骚明艳,可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承受的起的。

    顾念兮承认自己这构造,不如人家苏小妞那抗压扛砸的能力强,所以她还是决定顶着锅盖逃跑先。

    而顾念兮的这话一出,立马赢得了凌二爷的各种褒扬。

    “小嫂子英明!”

    凌二爷仍旧笑的各种荡漾。

    浑然不知,顾念兮在听到这爷的话之后,浑身都开始冒起了冷汗。

    这货,一点都不知道矜持是什么东西。

    “行了,别给我贫嘴。照顾好他们娘俩,顺便帮我看着我家宝宝,我先出去了!”

    说完这话,顾念兮是一步都没有在这个病房里头停留,那速度简直堪比某翔曾经的英勇。

    你问顾念兮为啥跑得比兔子还快?

    废话!

    你也不看看,这房间里现在到处都是高压电,你认为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在这样的氛围下活下来?

    顾念兮承认跟自己没有那种特殊体质,所以还是溜之大吉。

    至于苏小妞,自求多福吧!

    从病房里出来之后,顾念兮闲来没事就开始在这个医院的附近溜达着。

    而与此同时,病房里的情况是——

    “……”

    面对凌二爷那双桃花眼里的深情款款,苏小妞垂放在大腿双侧的手儿已经紧握成拳。

    至于,她在忍着什么,貌似连她自己都不知情。

    而看出了苏小妞此刻正处于各种小鹿刨洞,凌二爷妖娆一笑。

    继而,这个男人将视线落在旁边的床上。

    那张床上,此刻正躺着两个孩子。

    个头又高,又肥壮的,占地面积大,看起来尤为显眼的,现在睡着还不安分的将被子给踹开,流着口水的是睡的直打呼噜的聿宝宝。

    而相比较这个大块头聿宝宝,他身边那个小家伙简直可以称之为小不点。

    那婴儿刚刚出生的肌肤,近乎透明。这样,仿佛还能看到血液在她的皮肤下流淌。

    这样柔柔弱弱的人儿,凌二爷悄悄的伸手上前。

    而此时,他的嘴角已经差不多和他的眼尾连在一起。

    从苏小妞怀孕之后,他就一直在想着他和苏小妞的孩子会是什么样。

    如今,他终于看到了。

    这小丫头,这么小。

    一个小手儿,和他的一个手指差不多大。

    骨架子又是那么小,凌二爷真的很担心自己会不会一个不小心就将她给掐碎了。

    所以,他伸手的时候,也显得特别小心翼翼。

    只不过,因为过分的蹑手蹑脚,这位爷抱起孩子的姿势有些滑稽。

    滑稽到,苏小妞都有些担心自己的闺女被这男人给抱坏了。

    所以,她赶紧上前,有板有眼的说着:“一手拖着头,一手拖着身子。她现在还很软,这样竖着抱会积压到她的脊椎的!”

    “是吗?”

    按照苏小妞所说的,凌二爷又重新换了个姿势。

    虽然还是不敢用多大的力气,不过这样拖着比之前比也不那么费力。

    更重要的还有一点,那就是这本来他抱着还有些皱着眉头的小丫头,重新被拖着这样之后,貌似舒坦了一下。在他的怀中蹭了几下,小家伙又继续睡着了。

    看着那个小家伙,男人的眼眸里出现了几许光亮,那是从未在这个男人眼眸里出现过的神采。

    许久之后,苏小妞才明白,那种神采,原来就叫做初为人父的自豪……

    “我的小公主,爸爸来晚了!”

    轻轻的将怀中的婴儿拖起,男人的薄唇微厥,将一吻落在那个小婴儿的额头上。

    有那么一瞬间,苏小妞真的觉得自己的脑子乱了。

    只要看到他,她的神志就会变得不清楚。

    有时候,苏悠悠觉得自己是不是真的太外貌协会了。

    但现在看着这凌二爷的脸,苏小妞又觉得自己做不来外貌协会的会长。

    一不留神,她真的觉得面前这位风骚明艳的爷,其实轮廓又是那么的寻常。

    寻常的,你无法捉摸。

    “我的小公主,爸爸不是故意的。爸爸最近身体不舒服,被送到别的医院去了!我的小公主,千万不能生爸爸的气,知道么?”

    他的声音很轻。像是,害怕吵到他怀中的小公主。

    但穿透能力,却特别好。

    一字字的,都落进苏悠悠的心里。

    那有些梗咽的感觉,让苏小妞的心更是有些颤抖,

    凌二爷……

    她的凌二爷……

    貌似真的变了很多。

    从一开始的肆意张扬,到现在的敛去万丈光芒的他。

    有些时候,苏小妞发现自己真的看不清他了。

    此时的他,双眸某上了柔情的色调。

    抬头撞见苏小妞的时候,他貌似又看到了苏小妞眼里的窘迫。

    怀着怀中那个安静睡着的宝宝,凌二爷往苏小妞的身边靠了靠。

    “苏小妞,我们的宝宝真的很漂亮。谢谢你……”

    他的嗓音中,又染上了梗咽。

    而此时,他的眼眶微红。

    这样的凌二爷,红润的眼眶中有些水光。

    突然变得有些正经的他,让苏悠悠不知道该如何招架。

    “谢什么谢?”

    他的眼眸有些过分的帜热,苏小妞只想远远的逃离。

    只是,苏小妞一个想要躲闪,凌二爷的长臂就直接横过来了。

    将她苏悠悠的纤腰勾进怀中之后,凌二爷又低头看向自己怀中的宝贝儿。

    “怀着她,你辛苦了。生她的时候,你那么危险我却没能陪在你的身边。再有,这几天你一个人带着她肯定也很辛苦,所以我要谢谢你。但苏小妞,请相信我,以后一切都有我在。我,不会让你们娘俩再这么辛苦了……”

    凌二爷的动作,有些粗鲁。

    将苏悠悠按在自己怀中的时候,这个男人几乎不留一丝力气。

    可他的嗓音,却又是无比的温柔。

    两者间形成的强烈反差,让苏悠悠有联想起这个男人总是能将极为矛盾的东西叠加在一起。如此形成的各种迥异风格,让苏小妞觉得他很霸道的同时,又极度被宠溺着。

    不愧是老手。

    这样的方式,在女人堆里游走,绝对容易让人迷失了方向。

    只是,这样的老手却又让你不知道他的底线在哪里。

    苏悠悠真的很怕,这样的攻势仍旧是凌二爷用来套去女人欢心的一种方式。

    所以面对深情款款的他,苏悠悠一直忍着没有回应。

    而这个时候,凌二爷发现了他怀中的丫头竟然睁开了双眼。

    不似其他孩子,睁眼醒来就要吃的,然后各种哭。

    苏小妞的这丫头,一醒来就对着凌二爷笑着。

    那双和他凌二爷有几分相似的眼眸里,又多了一层和苏悠悠很像的迷糊。

    逗得,凌二爷倾城一笑。

    “苏小妞,咱们的女儿也在祝福我们!”

    他一笑,貌似也感染了他怀中的小小人儿。

    此刻,这小家伙也和凌二爷露出了几乎一模一样的笑容。

    妖冶中带着迷糊,让凌二爷简直恨不得将这小丫头宠到了骨子里头。

    总之,第一次和女儿相处,凌二爷还是相当愉快的。

    但紧随而来的,是苏小妞的妒忌。

    貌似在此之前,苏小妞一个人带着这小家伙的时候,都不见得她这么对着自己笑。

    可现在倒好,这凌二爷一出现,这丫头笑的跟个傻缺似的。

    看来,自己的女儿也是响当当的外貌协会会长!

    苏小妞不得不承认,这一刻的自己妒忌了。

    而察觉到苏小妞各种哀怨眼神的凌二爷,趁这个难得的机会抱着自己的女儿对着她说:

    “我的小公主,爸爸因为之前作出了很多的错事,导致妈妈离开了爸爸。爸爸现在真的知道错了,可妈妈貌似还没有原谅爸爸。小公主,你能不能跟妈妈商量下,让她原谅爸爸?为了能得到妈妈原谅,让爸爸做什么事情都可以!”

    此时,凌二爷的视线又落在苏小妞的身上。

    从没有一次,苏小妞会觉得凌二爷的眼神能制造出如此强大的威力,让她都无法喘过气。

    见苏小妞又不回答,凌二爷又开始拉着怀中那双嫩嫩的小手,笑着说:“我的小公主,快跟妈妈说说。让她快点原谅爸爸,爸爸真的知道错了。”

    与其说,凌二爷的这一番话是对着怀中的小丫头说的,倒不如说是跟苏小妞说的。

    你想想,那么一个刚出生的小丫头,哪能知道自家老子到底在说什么事情?

    而他的一番话下来,视线又继续落在苏小妞的身上。

    那种迫切的眼神,貌似在告诉苏小妞,今天他要是得不到个答案,是不会轻易罢休的。

    那一刻,苏小妞的整个身子都绷得紧紧的。

    到底,该给出什么样的答复呢?

    要说她没有原谅他吧,好像不是这样。

    看着他在她怀孕的这段时间,明明被凌氏的事情拖着,却还是每天都照三餐的照顾着她。尤其是在后半段时间,明明每天要处理的事情一大堆,他还是在晚上过去陪她了。

    虽然那段时间,凌二爷从来没有说过自己到底有多累有多辛苦,但从他每天出现时候脸上越来越大的黑眼圈,苏小妞又怎么可能不知道?

    还有,在她醒来被告知,他是因为给她苏悠悠输血过多,再加上这段时间休息不好才晕倒的……

    这一切的一切,早已让苏悠悠对于他的埋怨全都消失的一干二净。

    可若说起直接接受他……

    苏悠悠发现,自己还是不知道该怎么说。

    因为她真的有些担心,再度轻易的答应是不是又会酝酿成当初的那种悲剧。

    而且,这一次她不敢跟之前一样的冒险。

    因为她还有小小妞。

    以前自己一个人,再苦再累撑过去也就算了。

    可现在还有一个小小妞……

    苏小妞真的不希望这个孩子和她一样,再经历以前的那种痛……

    “小公主,快问妈妈呀……”

    旁边,凌二爷还用着他难得的柔声,哄着小公主。

    而苏小妞呢?

    有些话好像已经到了喉咙边,却一直被压着。

    “小公主……”

    男人那柔情的嗓音,就快要将苏小妞心里最后的一道防线给击垮的时候,一道洪亮的哭声划破了这个诡异的画面……

    “呜呜……”

    凌二爷一听到哭声,本能的低头看向自己怀中的小丫头。

    刚刚小丫头不是还跟他处的好好的吗?

    怎么说变脸,就变脸了?

    可这一低头凌二爷才发现,原来变脸的不是他加的小公主!

    而是……

    寻着声音望过去,凌二爷才发现这煞风景的是谈老大家的小魔头聿宝宝!

    这小家伙,小嘴儿扯得老大,嘶吼着。

    那德行,就像是他刚一醒来发现了谁欠了他好几百万,讨要不回来似的。

    “哇靠,你这臭小子真煞风景!”

    凌二爷抱着他家的小公主,站在聿宝宝的身边观摩着。

    此时,凌二爷的那双桃花眼里多多少少有些埋怨。

    也对。

    他凌二爷好不容易制造出来的气氛,就快要求得苏小妞的原谅了。谁知道在最关键的时候,被这个坏家伙给破坏了。

    他能不埋怨吗?

    而这个小家伙却连自己的形象都不顾,哭的越大声了。

    看着这扯开了嘴巴大哭的聿宝宝,凌二爷表示很怀疑这家伙是不是谈老大的孩子。

    不是他怀疑小嫂子不忠诚。

    而是,这小家伙的软骨头,动不动就哭鼻子的德行,实在难以和以硬汉形象深入人心的谈老大不符合。

    难不成,这个软骨头像小嫂子?

    好吧,眼下的情况也容不得凌二爷继续琢磨这个话题。

    因为,这聿小爷哭的声音实在是太大了。

    连他凌二爷怀中的小公主,都给吓哭了!

    看着小公主哭的小脸蛋红扑扑的样子,凌二爷很着急。

    “聿小爷,求你别哭了成不?你看我加闺女被你吓得……”

    但求着聿宝宝,貌似定不了任何作用,

    这位小爷仍旧忘我的张大小嘴,撕心裂肺着。

    “聿小爷,你到底怎么了?看你二爷不爽,你就说出来好了。咱们到门口单挑去,耍无赖哭什么的,最讨厌了!”

    关键是,吓坏了他的小公主。

    一边轻拍着自己怀中的小人儿,凌二爷觉得两个宝宝一起哭很是头疼。

    真不知道,谈老大到底是怎么熬过去的。

    “行了,你别在旁边围着他了。我看看他到底怎么了?”

    苏小妞说着,推了推凌二爷的手臂。

    “还能怎么样,这臭小子估计就是妒忌爷有了女儿,又快有了媳妇。所以妒忌了,眼红了,打击报复了!”

    凌二爷越说越来劲,还时不时用对待情敌的眼神瞅着聿宝宝。

    但结果,却有些大出他的预料。

    在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聿宝宝身子上摸了摸,苏小妞总结了一点:“尿了!估计是尿了不舒服,把自己给难受醒了的!”

    而这个结论,让凌二爷又狠狠的鄙视了聿宝宝。

    “都老大不小了,还尿床,聿小爷你可真能给你谈老大丢人!”好吧,对着一个娃娃如此幸灾乐祸的,普天之下恐怕也只有凌二爷了。

    然后,他还一本正经的对着怀中好不容易安静下来的小公主喊着:“小公主,你看到了。这小子软骨头,连尿裤子都能哭。以后,你可千万不能选这样的女婿。不然,绝对过不了你老子的这一关!”

    看着抱着孩子站在聿宝宝身边幸灾乐祸的凌二爷,苏小妞觉得有些头疼。但同时,也松了一口气。

    至少,聿宝宝闹了这么一出,让她苏悠悠暂时躲过了凌二爷的攻击,不是吗?

    从顾念兮的带来的包包里,苏小妞取来了聿宝宝换洗的裤子,又拿来了倍好的湿纸巾,给聿宝宝整理干净又换了裤子。

    整理好了衣服,又舒坦了的聿小爷,此刻瞪着葡萄大眼和凌二爷对视着。

    那德行,好像在默默控诉着身边这个庞然大物对他的敌视……

    ——分割线——

    等顾念兮转悠了一圈回来,就发现这个病房里的气氛有些诡异。

    凌二爷就像是欲求不满,一直哼哼唧唧。不过好在他怀中的小丫头现在快睡着了,这位爷的动作幅度不敢太大。

    貌似,男人真的只有当了孩子的父亲之后,才会变得成熟一些。

    就现在,顾念兮看来,凌二爷貌似也变了许多。

    不过凌二爷不告状,并不代表某人不会。

    看到顾念兮刚刚进来,某个小胖子就挥舞着小爪子朝着顾念兮跑了过去。

    一下子,就直接扑到顾念兮的腿上,然后这小胖子还在顾念兮的面前展现了他非凡的攀爬能力,一下下的往顾念兮的身上钻。

    “妈……”

    “怎么了?”看着聿宝宝哼哼唧唧的那个委屈样儿,顾念兮的心也化了。

    将还在她的身上半挂着的小家伙给抱进怀中之后,顾念兮轻拍着他的背部。

    不过聿宝宝貌似语言能力还不是那么完善,被顾念兮问及最多也只是和凌二爷干瞪眼。

    看着聿宝宝的眼神,顾念兮知道这小家伙要告的是谁的状了。

    不过他貌似不懂怎么说,小嘴儿一直哼哼唧唧着,表示着自己对凌二爷的不满。然后又拽着顾念兮,示意她要抱着他离开。

    看着儿子一觉醒来,突然变得这么羞涩,顾念兮摸不着头脑。

    寻常这小家伙一见到苏悠悠,都会缠着她好一阵的。

    有时候不让他粘着苏悠悠,怕苏悠悠挺着个大肚子会累,但这家伙还是使劲的往苏悠悠那边粘。

    可今儿个呢?

    一醒来就哼哼唧唧着要回家,难不成之前还真的瘦了什么委屈不成?

    “怎么了这是?”帮着儿子擦了一下眼尾还残余的泪水之后,顾念兮问着他。

    而这个时候,在一边整理着顾念兮的包包的苏小妞终于空闲下来发话了:“你家痰盂尿床了,然后害羞了!”

    苏小妞说这话的时候,脸部表情特别的猥琐。

    看着这样的苏小妞,顾念兮有些汗颜。

    而凌二爷这个时候还不忘添油加醋:

    “都老大不小了,还尿床真丢人!尿也就算了,还哭出来,把我们的小公主给吓哭了。实在太没有谈老大的水准了!”

    好吧,凌二爷这话更多的意思就是埋汰聿宝宝。

    谁让这小家伙把他刚刚好不容易制造出来的气氛都给破坏了!

    现在不在他妈的面前将他一军,凌二爷还不服气来着。

    “啊?原来尿床了?”

    顾念兮这才知道,原来自己儿子做的好事。

    怪不得顾念兮刚进来病房的时候,就看到护士小姐在一边收拾着床褥。

    她本来还以为,是小丫头尿了。

    没想到,竟然是自家儿子!

    “可不是,自己尿了醒了不舒服,就一直哭!”

    苏小妞说这话的时候,又将顾念兮的包包提给她。

    “这臭小子就这样,每次自己尿了都害羞。有次爷爷带着他去参加一个老战友的生日宴,结果宝宝尿了在那里就开始哭,到最后没办法连顿饭都没法吃只能先将他带回来了!”反正,谈老爷子几乎将这一辈子所有的溺爱都给了这个小家伙。

    只要这个小家伙想要的,谈老爷子就没有不给的。

    顾念兮说这话的时候,又揉了揉自家儿子那个小鸡冠头,逗着他说:“是你自己尿床了,又不是我们弄的。你这小毛孩生什么气?乖,跟干妈说声对不起。妈妈就带着你回家。”

    反正现在人家凌二爷已经在这边了,其他人在这里便成了多余。

    但顾念兮更担心自己成了电灯泡。

    所以,她也在进口的给自己找个离开的理由。

    可这聿宝宝却开始娇羞的往她的怀中钻。

    那德行,就好像跟人家玩着躲猫猫似的。

    “宝宝,快点跟干妈和凌叔叔打下招呼,然后我们就回家!”儿子不肯道歉,顾念兮只能退而求其次。

    可谁知道,凌二爷却对于她的这两个称呼极为不满。

    “小嫂子,你们家臭小子喊苏小妞什么呢?”

    抱着小小妞的凌二爷就走了过来,一脸纠结的盯着顾念兮怀中那个小家伙。

    “干妈呗。这是我干儿子,你不会到现在才知道吧?”

    顾念兮没有开口,倒是一旁的苏小妞过来插了话。

    “那他喊我什么?”

    凌二爷那德行,就像是发现了自己的脚丫踩在了便便上,动弹不得。

    “那个……不是凌叔叔?”小家伙从小到大都这么喊着凌二爷的,好不?

    但看着凌二爷那一脸便秘的表情,苏小妞又琢磨着这到底又是哪里惹得这只花孔雀要开屏了?

    难道,这凌二爷真的从不知道矜持是个什么东西?

    “为什么喊她就是干妈,为什么喊我就是凌叔叔?小嫂子,我不准!从今天开始,他要是喊着苏小妞干妈,就必须喊我干爸!”

    这样,才登对!

    凌二爷各种肯定的矫情。

    “……”

    到这,顾念兮才意识到,人家凌二爷从刚刚到现在到底都在吃什么醋。

    敢情,一个称呼也这样?

    “快点,喊一句干爸,干爸笼罩你!”

    凌二爷很霸气的上前揉了揉聿宝宝的鸡冠头,笑的一脸无良。其实,凌二爷笑的各种花枝招展,说到底就是为了能从聿宝宝的嘴巴里哄一句“干爸”。

    就算得到了聿宝宝的承认,并不代表得到苏小妞的承认,但凌二爷还是在尽量的尝试着。

    反正只要能让他看到一点希望,他就能乐此不疲的努力尝试着。

    但结果却是,人家聿宝宝在看到他笑的一脸倾国倾城之时……

    “哇……爸……”

    撕心裂肺的哭声,再度让这个病房传来如同傻猪般的声音。

    “去去去,孩子都被你吓哭了!赶紧从那个狗洞来,回那个狗洞去!”

    苏小妞一看到聿宝宝开始掉金豆子,赶紧将凌二爷给挤开了。

    然后,这边还哄着聿宝宝说:“没事没事了,干妈帮你揍了那个混蛋。不怕不怕啊!”

    “小傻瓜,大家跟你开玩笑呢!哭什么……”

    顾念兮看着儿子哭的那个德行,其实也很无奈。但她也只能哄着。

    没办法,他们家这个聿宝宝,比老二还要娇气。

    每次一哭,全家人都要齐齐上阵哄着!

    特别是谈老爷子,只有这小家伙一出什么状况,他肯定是心神不宁坐立难安。

    好说歹说,终于再度将鸟了床耍了无赖的聿宝宝给哄住之后,顾念兮带着他告别了凌二爷他们。

    当然,看着那张脸上还带着泪花的小脸蛋,凌二爷在他临离开之前还不忘奚落他一番:“臭小子,这么点事情就一直哭,将来会是个娘炮的!”

    不过这话一说出来,就被苏小妞甩了个白眼。

    而本来还信誓旦旦想要从嘴上讨回自己今天的损失的凌二爷,最终也只能乖乖作罢。

    “那我们走了!”

    看着两人渐行渐远的身影,苏小妞的嘴角轻勾。

    聿宝宝这小家伙虽然有些娇气,但不知道为什么哪个见到了他,都想要将他捧手心里哄着的那一种。

    而苏小妞每次看到他的时候,都喜欢逗逗他。

    而看着他离开,苏小妞还一副恋恋不舍的样子。

    看着这情形的凌二爷,傲娇了,不满了。

    长臂一拽,将苏小妞困进了自己的怀中:“苏小妞,我可长的比他好看,你要是想养眼的话,是不是应该先看看我?如果你需要更进一步的亲昵方式的话,我也不介意你摸一摸我英俊的小脸蛋!”

    这话,还是上次看到墨老三他媳妇和她的青梅竹马的时候,凌二爷学会的。

    虽然他觉得这样的话从他的嘴里头说出来太他妈的欠抽了,可一想到当时周太太还真的伸出手摸了那个左佑良,凌二爷就忍不住动了歪心思。

    如果能让苏小妞和自己亲昵一点的话,那自己充当一回傻逼又如何?

    可事实证明,他凌二爷不是左佑良。而苏小妞,也绝对不是周太太。

    面对他突然说出这一句雷人的话,苏小妞一下子就往他的脑门上抽了一把,然后痛骂着:“弱智是一种病,得治!”

    拍完之后,苏小妞哐当一声,进屋了。

    被留在原地的,只有还抱着孩子的凌二爷。

    看着怀中还傻乎乎睡的直打呼的小丫头,凌二爷只能无奈的亲了亲她的小脸蛋,然后说:“我的小公主,妈妈这是害羞了,对吧?其实,她还是爱爸爸的对吧?”

    凌二爷将一个痴情男演绎的声情并茂。

    却不想病房里传来了这么一个喊声,将他好不容易在病房门口塑造出来的痴情形象一一击败。

    在听到凌二爷在门口对着那么多来往的医生和护士说的那些乱七八糟的时候,苏小妞煞风景的来了一句:“爱有什么用?你爸今天可是背着他老婆出来的。要是被他老婆知道他在这里照顾着我们娘俩,到时候咱们娘俩肯定是吃不了兜着走!”

    好吧,一番话下来,信息量巨大。

    背着老婆出来,还孩子他爸和妈……

    一看,典型的负心汉!

    刚刚对着他抱着孩子深情演绎好男人投以各种关切眼神的那些人儿,纷纷以一个鄙夷投以凌二爷。好吧,树下牛现在住的是妇幼医院,到这里来的都是生孩子的或是陪同产妇过来的亲属。

    大部分,以已婚女人居多。

    而这样的人,通常最痛恨的便是那些有了孩子有了家庭还出来招蜂引蝶朝三暮四的男人。

    一瞬间,凌二爷刚刚的形象大跌。

    被众人各种怨毒的眼神看的有些毛骨悚然的凌二爷,顿时小心肝扑通扑通跳的。

    好吧,他也不得不承认,苏小妞还真的是个煞风景的高手。

    本来他精心安排的一切,这下子全都被他给打乱了。

    而且这些女人恶毒的眼神就像是看到了丈夫跟别的女人在外面过夜之后,恨不得想要将男人的皮给剥下一层来似的。

    这一次,连向来在女人面前游刃有余的凌二爷,都觉得有些不知如何是好。

    还好在最后的关头,苏小妞从门内又抛出了一句:“还不给我死进来?还嫌弃在外面丢人丢不够,是不是?”

    听到这话,凌二爷如释重负。

    妹的,终于可以进去了,不用再继续在这里接受这些人恶毒眼神的观礼。

    但同样的,苏小妞的这话也让这些人的眼神里的恶毒变本加厉。

    那德行,像是恨不得将凌二爷给抽骨扒皮似的。

    幸好他凌二爷的动作够迅速,在进门之后便迅速的将房门给关上了。

    同样,也将外面那一切怨毒的眼神,全都拒之门外。

    也在这一天之后,凌二爷再也不敢在苏小妞的面前上演贫嘴戏码……

    ——分割线——

    谈逸南再度踏进这个谈家,是在这个冬夜。

    此时,外面的雪花飞舞。

    而他一个人,便安静的走在回家的路上。

    前一段时间,他去d市发展了。

    之所以到那个城市,是因为那里有他和顾念兮曾经最快乐的记忆。同样的,那也是谈逸南生命中最美好的一段。

    他忘不了那段时间的美好,所以选择了那个地方。

    到那个地方去,谈逸南曾经想过,一辈子都不回来了。

    这样的话,就再也不用看到顾念兮在别人怀中幸福微笑的样子了。同样的,他也可以不再管他妈做出来的那些混账事了。

    不是他不孝,而是谈逸南也觉得他越来越难以理解自己的母亲了。

    在d市的那段时间,谈逸南也曾经想过切断和她所有的联系,也不再去管她的死活。

    可最终,在看到电视上的那些新闻的时候,他还是回来了。

    他能怎么办?

    电视上说被抓进去的那个人是他的母亲啊!

    生他谈逸南,养他谈逸南的人!他真的无法眼睁睁的看着她死。

    所以,他回来了。

    而且,回来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一阵子之前,他还从周太太那边争取到机会,见了牢里的母亲一面。

    而今天,是他最近这一阵子第二次看到母亲。

    和上一次相比,谈逸南真的快要认不出在监狱里形同骷髅的那个女子了。

    那消瘦的身子,还有那苍老的脸,再加上满头的银发……

    那,还是曾经在上流社会声名显赫的富家千金舒落心么?

    看着那样的母亲,谈逸南真的心碎了。

    他知道,母亲是做了很多过分的事情,大哥貌似真的不打算原谅她。

    谈逸南也清楚,自己大哥的脾气。

    要是真的惹恼了他的话,这男人是说一不二的。

    他要真的想要让母亲死的话,那几乎谁都救不了母亲。

    可明知道是什么样的结果,谈逸南还是来了。

    不为别的,他真的只想着再尝试一次。

    总不能让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母亲死去?

    谈逸南做不到……

    所以,他还是到谈家来了。

    和以前每次回家的时候一样,谈家大宅的门前总是亮着一盏橘色的灯。

    那种灯光在雪花的折射下,幻化成更为迷人的光,让人渴望靠近。

    以前,住在这个大宅子里的时候,谈逸南从来不觉得这里这么令人温暖。

    但自从搬出去之后,再度回到这里的时候,他总是会有这样的感触……

    再看大宅子旁边的门窗……

    窗内,家人都其乐融融的。

    顾念兮抱着老二不知道正和谈逸泽说着什么,满脸都堆积着幸福的微笑。

    身边,聿宝宝跑来跑去的,时不时被谈老爷子逮着喂了点东西,又时不时被刘嫂拉着擦了把手。

    最让谈逸南羡慕的,其实是谈逸泽……

    现在的谈逸泽,那张线条冷硬的脸上所勾勒出来的笑容,真的堪称温柔。

    他的眼眸里,竟是幸福……

    是啊,妻子美丽温柔,孩子调皮可爱,家庭幸福和谐。

    没有什么,比这个时候更幸福的了!

    大哥,你现在很幸福了!

    那是不是,能放下以前的一切了?

    带着这样的期盼,谈逸南按响了谈家大宅的门铃……

    “哟,原来是小南回来了?你这小子,不是有钥匙吗?怎么还按门铃?”刘嫂出来的时候,一边说一边还不时的给他拍打着肩膀上的雪花。

    印象中,以前高三去晚自习回来的时候,刘嫂也会这么给他收拾肩膀上的雪花。

    以前的一切,历历在目。

    谈逸南突然觉得眼眶有些发酸发胀……

    “刘嫂,谁来了?”

    屋子里传来了谈老爷子中气十足的嗓音。

    “老爷子,是小南!”

    “小南来了?”

    谈老爷子这话,貌似有些惊叹。

    很快,他的身影就出现在了大厅门口。

    “小南啊,傻孩子怎么这么久都不回家!快进来快进来……”

    边说,谈老爷子还便朝着院子里走出来。

    他有腿疾,天一冷腿就有些受不了。这一点,谈逸南是知道的。

    可就算是这样,他还是冒着外面的寒气,出来迎接他。

    这证明,其实在老爷子的心里,他还是承认他这个孙子的。

    看着他踉踉跄跄走了过来,谈逸南赶紧上前搀扶着他。

    “爷爷,这么大冷的天您怎么还出来?您的腿也不是很好,来我扶着您!”

    如同每次放学,他们爷孙俩就这样走进去。

    有些时候,不曾离开你便无法体会到所谓的美好,而离开了一段时间之后,谈逸南才发现原来自己曾经生活在天堂……

    进了屋,谈逸南看到此刻将聿宝宝放在肩头上不知道玩着什么的谈逸泽,便开了口:“哥……”

    ------题外话------

    月底的票子,快到我的碗里来~!嗷嗷~!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