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582章 自恋不是病,病起来要人命

    “哇哇哇……”

    大清早的,一阵又一阵的孩提声,将凌二爷从睡梦中拉起。

    “妹的,大清早谁在那边朝着爷睡觉了?信不信,爷一脚就将你弄成个残障人士!”

    凌二爷一醒来,各种哼哼唧唧。

    好吧,最近这位爷难得睡上一个好觉。

    自从将苏小妞母女两人给接回到公寓之后,二爷就当起了全职奶爸。

    虽然这些天来,凌二爷没少受过苏妈妈的冷眼,但凌二爷还是坚持照三餐朝着苏小妞的公寓里头挤。

    一开始,苏妈妈还时不时的会赶着他离开,然后让他回去找凌母之类的。

    但现在,貌似串门的次数多了,苏妈妈也默认了眼下的这个事实。

    不过晚上睡觉,凌二爷还是必须要乖乖的回到自己这边的屋子。

    不然,他还真的很担心自己会不会被苏妈妈一个扫帚给赶出去。

    但半夜里有时候真的想苏小妞他们娘俩想得慌的时候,凌二爷也会悄悄的从这边的窗户爬过去。

    昨夜,他去苏小妞的卧室里,看了她和孩子大半宿,都没有睡。

    趁着天灰朦朦亮,大家都要醒来的时候,他才离开的。

    这才刚靠在床上小睡一下,没想到门铃就响了。

    而且,还伴随着各种孩子的哭泣声。

    “丫的,太磨人了。要是待会儿让爷让哪个混蛋瞎捣蛋的话,看爷不问候你菊花!”

    只是迷迷糊糊丢出这话之后,二爷才反映过来,自己什么时候也成天黄瓜菊花了?

    看来,苏悠悠的魔力真的大有长进。

    这不,连他凌二爷这么爽直的爷们都差一点给掰弯了。

    “叮咚,叮咚!”门铃声仍旧在继续。

    凌二爷揉着昏昏沉沉的头,就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到底是谁这么欠抽,我擦!”

    凌二爷骂爹骂娘,终于来到了大门口。

    这一路上,还撞了沙发差一点跌了个狗吃屎。

    当他最终到达门口的时候,才真的醒来。

    不是因为被门铃吵醒的,而是大门口的孩子哭声。

    那声音,是他的小公主!

    这个认知,让凌二爷的心里拔凉拔凉的。

    那一刻,这向来不管面对任何事情都稳如泰山的二爷,手脚乱了起来。

    连握着把守的手,都有些毛躁。

    打开门的那一刻,凌二爷看到了身穿睡衣的苏小妞,怀里还抱着一个包着她棉衣的小丫头。

    小丫头不知道怎么了,哭的张牙舞爪,小脸蛋都红了。

    而苏小妞呢!

    眼眶红红的,水雾在迷茫。

    那样的苏小妞,就好像受到惊吓的小鹿,跌跌撞撞的。

    而她的额头上,还有豆大的汗水。

    这不该啊?

    这好歹也是大冬天的,怎么就流出了这么多汗?

    而且,要是在室内还好说一些,这丫头现在站在楼道里。

    这边,都没有什么暖气,好不好?

    虽然不像室外冷风呼呼直刮的那般冷冽,但这样的寒气至少也不会出汗才对。

    “苏小妞,你掉进火锅里了?”

    好吧,虽然小小妞哭的很难过,但凌二爷最先还是注意到他的苏小妞。

    孩子虽然是延续生命最重要的承载体,但在凌二爷的心头第一位的,还是苏小妞。

    “到底怎么了?一身汗,眼睛也红了!”

    凌二爷急急忙忙的伸出长臂,想要将站在门外的那个女人搂进来。

    凌二爷向来习惯赤果着睡觉,不管寒冬腊月还是夏季酷暑难耐。

    刚刚他起床的时候也只是随便从旁边拿了个大裤衩套上。所以,此刻他的上半身是果露着。

    站在这个没有暖气的门口,自然感受到寒气。

    伸出肌肉结识的长臂,男人想要将这个女人带进来,好好安抚一下。

    却不想,他不说还好,一说苏小妞竟然落泪了。

    印象中,苏小妞并不轻易哭泣。

    就算被他压榨到毫无退路只能委曲求全的和他翻滚床单,她的脸上仍旧有着不屈不挠的笑容。就算进入了窘境,最后的退路只能妥协于凌母和他离婚,她也没有当着他的面掉过泪。

    可现在呢?

    苏小妞哭了。

    而且,苏小妞哭的架势是那种不哭则已,一哭绝对要惊天动地的那种。

    “哟,我的祖宗,这是怎么了?掘坟呐!”

    她一哭,二爷感觉世界都要崩溃了。

    再加上,苏小妞这号啕大哭的架势似乎也感染到了她怀中的那个婴儿。

    她一哭,怀里的婴儿也哭的歇斯底里。

    那小手和小脚丫齐上阵,一并抓挠着什么。

    母子两人一哭,二爷瞬间觉得他的祖坟被人动了。

    “乖乖,我的公主,怎么也哭了?”看苏小妞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那个样子,二爷先是将孩子给抱了过去。

    再这么让苏小妞抱着孩子,二爷真担心他的这个公寓会被泪水给淹没。

    “凌二,怎么办?”

    苏小妞张大着嘴巴,支支吾吾的。

    “什么怎么办?姑奶奶,你说清楚啊。谁动了你,老子跟他玩命去就是了。你何必哭成这样了?”

    或许,苏小妞就是上帝看他凌二爷日子过的太好,专门派来惩罚他凌二爷的那个人。

    以前,他不是没有听说过女人的泪水是最好的武器。也不是没有见过女人当着他的面落泪。

    可从来,没有任何一滴泪能让他凌二爷平静的心湖起涟漪。

    可苏小妞倒是好。

    她一哭,惊天动地的。

    不用说别的,她的泪水早就在他的世界里掀起了滔天巨浪。

    “新闻……”

    苏小妞梗咽着,只丢出了这么两个字。

    而凌二爷一听,好看的眉峰皱在一起。

    眉眼中间的那一块形成了一条小缝隙,足以夹死苍蝇。或许,连蟑螂都能夹死。

    “新闻?”

    起先,他是疑问句。

    但后来,他的眼眸一转悠。

    原本纯黑眼眸里的疑惑,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一瞬间,那双黑色的眼眸像是宇宙里的黑洞。能将,所有的东西都给吸纳进去,包括光想。

    就算此时是大白天,光线如此抢眼。

    可折射进入他的眼眸之时,全都无影无踪。

    而这样的眼眸里,你也找不到任何踪迹……

    那一刻,凌二爷背着身后的窗站着。

    光线从他的背后照进来,长长的影子。

    这样的影子,正好和苏小妞的重叠在一起。

    一切,看起来那么的寻常,又是那么的契合。

    “凌二……”

    苏小妞哽咽着嗓音,喊着他。

    他一直都没有动,连看怀中的小家伙都没有。

    那样的感觉,就像是武侠剧里被人点了穴道一样。

    更像是一尊蜡像,没有生命的蜡像。

    看着瞬间敛去身上所有光芒的二爷,苏小妞感觉好像有些什么东西要是自己在不抓住的话,今生便有可能错过。

    这个想法,让苏小妞有了进一步的举动。

    看着男人那双黑如墨的眼,苏小妞伸出手。

    在触及到凌二爷手臂上的老鼠肌之前,她的动作停顿了那么一下下。但最终他的手儿还是覆盖在了上前。

    在摸到他的肌肤之时,苏小妞感觉到了上面的温热,心松了一些。

    还好,还有热度。

    还活着……

    而这样的肢体接触,也将凌二爷的神志拉了回来。

    垂眸看到苏小妞放在自己手臂上的手儿之时,男人有些微愣。

    再度和苏小妞对视的时候,男人的脸上已经是笑容如花……

    那样绝艳的笑容,让这日的晨光都失掉了原有的美。

    “苏小妞,大清早的这么搂搂抱抱的,我会误会的!”他一开口,那种在女人堆里摸爬滚打过的流氓调调显露无疑。

    而苏小妞呢?

    在听到男人的调侃语气,还有他嘴角上的绝艳弧度,都有些失了神。

    不是因为今儿个的凌二爷过分的美艳,而是……

    而是他的笑,还有他的语气,都和之前那个僵住的男人,不像是一个人。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如果不是自己的手还触碰在他的手臂上,苏小妞都有些怀疑刚刚这一切是否真的发生过,还是只是自己的错觉。

    “凌二,你知道新闻上在说什么吗?”苏小妞微愣过后,立马认真的看向这个男人纯黑的眼眸,想要从这个男人的眼眸里找到蛛丝马迹。

    只是,苏小妞忘了。

    凌二爷到底是老手。

    这样的老手,简单的一个眼神就能像是换了一副表情换了一个人,让你压根察觉不到他是在想些什么。

    就算面对她的直视,凌二爷仍旧谈笑风生:“苏小妞,新闻说了什么有什么重要的?你这么急,爷会觉得你是在关心爷!”

    轻拍了怀中那个婴儿几下,确定这小公主也平静下来之后,凌二爷再度倾城一笑:“说吧苏小妞,你爱着我,对吧?”

    如果不是爱,那为什么向来不轻易哭泣的她,会在大清早看到那则新闻的时候,哭着跑过来找他?

    如果不是爱,她在看到曾经眼里的负心汉如今可能要吃牢饭的时候,苏小妞该高兴的买几个烟花爆竹点点以示庆祝才对。

    此时,凌二爷的黑瞳专注。

    那种专注,貌似所有的光线在注入了他纯黑的眼眸之后,都直接折射到苏小妞的身上。

    那种专注,好像他的世界里只剩下一个苏小妞……

    苏小妞不是未经世事的女人,当然知道此刻凌二爷眼里的光芒代表着什么,他想要求证什么。

    但……

    她错开了他的眼眸,逃避他的专注。

    自然,因为她自己主动错开的,也就没能注意到那双本来专注的盯着她苏悠悠看的眼眸里,失落无奈和无助一并蔓延……

    “我……”犹豫再三,苏小妞没有说出什么话来,倒是直接跑到电视机旁边,将电视给打开了。

    说实话,前段时间她怀孕的时候,她时不时到凌二爷这边赖着等吃东西。

    所以,对于这里的东西,她比自己的公寓还要熟悉。

    打开电视,转到自己所看的那个电视台……

    刚刚她看到的报道,正在电视上用字幕的方式,来回滚动。

    主持人字正腔圆的正为观众朗读着这些字。

    那种感觉,就好像生怕电视机前的人会看不懂频幕上的字似的。

    苏悠悠一点都不喜欢这主持人给人的迫不及待感。

    太不矜持了,太不矜持了!

    为什么只是一个消息,要弄得满城风雨,恨不得让所有世人拿来咀嚼和推敲。

    要是这女的现在站在苏悠悠的面前的话,她怕是早已控制不住脾气,抡着黄瓜上前了。

    小贱人,爱嚼舌根的贱蹄子!

    苏小妞在心里一遍遍的叫器着。

    可站在她身边的男人呢?

    从始至终,他都保持着静默。

    这种淡定矜持的感觉,在苏小妞看来真的一点都不适合凌二爷的猥琐出众。

    可无奈,今日的凌二爷演技爆棚。

    恨不得让世人知道,他是高超的演技派。

    他至始至终抱着孩子,保持着惯有的优雅。

    果露在外的胸膛,也没有像是被人上肝火的时候那样,上下起伏不定。

    “凌二,他们都在说你呢!”

    在听到那女人重新又开始念叨一遍的时候,苏小妞终于忍不住了。

    手一挥,她把遥控器给丢出去了。苏小妞也不知道,自己今天的眼力怎么就那么好。

    寻常想要将一块纸巾给丢进垃圾桶里,都要来来回回尝试上好几次。

    而今儿个,一下子还真的就咂中了电视机。

    不,更准备的不知道是砸到了后面挂着的那个架子,还是因为架子本来就有些不牢固。

    那个挂在墙上的液晶电视机,不堪重负,掉了!

    凌二爷的地上还铺着有些柔软而洁白的意大利手工地毯,液晶电视机摔在地上的时候,没有发出过多的声响,估计也没有摔坏。

    而电视机掉落的那一瞬间,也扯动了电线插头,

    没有了电源的电视机,在顷刻间暗了下来。

    那个尖锐的女音,也在这个时候消失了。

    世界,终于再度安静了下来。

    看着砸在地上的电视机,男人的眼眸里没有半点的心疼。

    唯一可看到的,就是他嘴角那能让阳光失去活力的笑容:

    “苏小妞,别那么生气。你这么生气,我真的会误会的……”

    他伸出空出来的那只手,拉了拉苏小妞的掌心。

    苏小妞的手,真的很柔。

    以前每次亲热完,他都喜欢将她的手儿叠成自己喜欢的模样。

    又或者,他喜欢一根根的膜拜她的手儿……

    不过此刻,他只是她的手,放到自己的脸颊上。

    轻轻的蹭着,用自己刚冒出来的胡渣尖摩挲着她的掌心。

    诡异的感觉,让苏小妞的心里越是不安。

    凌二爷是什么人?

    桀骜不羁,放浪形骸的主儿!

    倘若他真的有把握的话,苏小妞相信这位爷一定会说,苏小妞你磨磨唧唧担心个屁。这点小事爷要是搞不定,爷就从你的腿间爬过去!

    贵气是他的形象,但猥琐才是他的本质。

    所以这样的话,苏小妞真的相信这位爷是说的出的。

    但眼下,这位爷什么话都不说。

    那感觉,越像是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应付的迷茫。

    可他,貌似还在用着他的第二层人皮,哄着她开心。

    “苏小妞,你要是正在这样,爷真的会误会你爱上我,想要跟我天长地久!”

    此话,若是他真的只是在开玩笑的话,苏小妞应该不会从他的眼眸里看到那抹奢望才对。

    可不得不说,这凌二爷真的是个写实派。

    明明忙着自恋,他却还能垂死挣扎,要将苏小妞也一起带进那个世界。

    狠狠的甩开那个男人的手,苏小妞问着:

    “误会?误会个屁啊!你难道没有看到么?这要是真的调查起来,你要是进了牢里该怎么办?”

    孩子,又因为苏小妞的声音过大,再次哭了起来。

    换句话也可以说,其实孩子是敏感的。

    父母间的气氛变得紧张奇怪,连她也开始担心了。

    “苏小妞,嘘!”对于她的暴躁,凌二爷像是一点都没有在意。

    看着怀中那个一直哭闹的小家伙,他对着她比了个噤声的动作,随后便轻手轻脚的哄着。

    “我的公主,没事了。爸爸和妈妈没吵架,你安心的睡吧!”

    顾念兮说,男人做了父亲之后才会变得真的成熟。

    苏悠悠一直不相信。

    在她的眼里,成熟就是成年人。

    每天带着各种面具,在家人朋友上司的面前转换着,笑或是哭,都有目的。

    所以,那个时候苏小妞觉得,那是顾念兮这钢牙兔无聊时候的吐槽。

    可看着这男人用着异于寻常的柔情哄着怀中那个小婴儿,苏小妞貌似看到了另一个层面的凌二爷。

    这个二爷不猥琐,反倒像是带上了天使的翅膀。

    纯洁而美好,让人想要亵渎都没法做到。

    “苏小妞,我觉得这孩子像我。”孩子渐渐的安静下来,凌二爷的嗓音还在。

    “苏小妞,其实我觉得,孩子像你的话容易受委屈。心里不开心,吐露出来让别人知道,不是很好?为什么,要一个人藏着?”

    “苏小妞,我觉得你应该学学我们的公主,生气的时候就该好好的发泄一下。难过的时候就要表露出来,不然太苦了!”

    “苏小妞,……”

    在轻拍着孩子的背部,哄着孩子不哭的时候,凌二爷的嘴巴里一直念念叨叨,振振有词。

    这样的他就像是在某个寺庙里念经的,想要普度世人。

    等到孩子真的被他哄睡着的时候,他却说了:“苏小妞,其实我感觉我真的不是一个好男人。如果你等不及我的话,就找个比我好的嫁了吧。”

    “记得,一定要比我好,待你也好。还有,待咱们孩子也好……”

    轻轻的将已经睡着的孩子放到已经僵住的苏小妞的怀中,他还说了:“苏小妞,其实……算了,我现在感觉我他妈的像是个娘们,磨磨唧唧的。没事的话,带着孩子回去先吧。我还有事!”

    理由妥妥的!

    连苏小妞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自己是被怎么推出这个房间的。

    等她反映过来的时候,就看到门板“呯”的一下,光上了……

    这样的声响,惊扰到怀中的宝宝。

    她挣扎了几下,小手儿不知道在抓挠着什么。

    不过也可能是因为今天早上哭的太用力,现在累了。

    这样的声响只是让她动弹了几下,然后又睡了过去。

    是啊,被孩子他爸推出门来,貌似孩子没有感觉什么。

    但苏小妞呢?

    看着那扇紧闭的大门,她有些迷茫……

    ——分割线——

    快到年底,明朗集团也到了快要举办年会的时候,公司里所有的部门都在做最后的冲刺。

    在这样的时候,顾念兮当然是要到公司里亲自坐镇。

    特别是,今天韩子说还有sh国际的事情要处理。

    这么以来,顾念兮就算不去公司也要去了。

    不过自从老陈出事回家修养,顾念兮一直没有多雇佣一个司机。

    而今早谈逸泽又因为临时有任务,离开了。

    这么一来,顾念兮只能一个人走着去附近的公车站坐车。

    其实,顾念兮也不是没有想过要让韩子过来接自己。

    但想到这货最近被自己奴役的挺惨的,顾某人良心发现还是暂时放过他。

    不过出门走了一阵之后,顾念兮突然发现良心那玩意真的不值钱。

    这么走着,实在是太冷了。

    尤其是今天公交车竟然出现晚点的情况,这对于一个南方人实在是最大的考验。

    而就在顾念兮无比纠结的情况下,一辆桑塔纳登场了。

    “哔哔……”

    那车子在公交亭旁边停下了,而且还按响了喇叭。

    此时在公交亭旁边的人,都有些好奇。

    其中有个小正太,还好奇的往车里张望了一下。

    只见此时从车上摇下来的车窗里,探出个脑袋来。

    “顾念兮,上车!”

    点名道姓的,一派强硬的作风。

    顾念兮抬头,正好看到那个平头。

    罗军宝?!

    “……”

    虽然对于这位爷点名道姓的做事风格表示各种不赞同。但顾念兮还是在甩了几个白眼之后,还是没有骨气的上了车。

    好吧,冰天雪地的还是暖乎乎的车厢好。

    就算这里头的人长的实在有点欠扁,还是将就一下。

    大不了郁闷的慌的话,让谈少回来将人给揍了就行了。

    上了车,顾念兮发现这车子的供暖其实也就一般般,不过是窗户合上之后,吹不倒外面的冷风罢了。

    “我说,你是不是该换辆车了?”

    没能驱除寒气,顾念兮又将自己的围巾围紧了一些,然后嘴巴也开始各种不服气的抱怨了。

    “换车?为什么换车?这年头,上哪儿还能找到像是爷这样舒适又温馨的车?”

    罗军宝最擅长的就是自吹自擂。

    像是他这样的车,连暖气都快无法供应了,亏他还能形容的如此的完美。

    “……你不自恋一下会死啊?”顾念兮最受不了罗军宝这个变态的行径。

    “会!”罗小爷一下子就开启了变态模式,吼起歌儿来。“说走咱就走哇,你有我有全都有哇!”

    《好汉歌》可是罗军宝最喜欢的。

    所以,一天三顿都要哼一哼。

    今天因为要送谈逸泽去邻城,耽误了点时间。

    这会儿,肚子已经开始打起锣响起过。正好,是他唱着歌的时间。

    而顾念兮却开始有些受不了如此魔音的侵袭。

    “算了,你还是找个公交亭把我放下去就行了。”顾念兮实在受不了了,这样的歌声继续听下去,五脏六腑都要乱成一堆了。

    可罗小爷说了:“那怎么成?我都说了要带上你,你怎么还给小爷我来玩半吊子?”

    罗小爷哼哼哼唧唧的表示自己很不满意。然后,撕心裂肺的歌声又继续传出:“借我借我一双慧眼吧,让我把这个世界看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真真切切……”

    罗军宝又开始撕心裂肺的吼叫起来。

    其实吧,他唱歌也不是没有目的。

    像是现在这样,他唱这首歌的目的,其实就是在提醒顾念兮,好好的看看她身边的人。这个世界,不是只有一个谈逸泽,其实他还可以有其他的选择。

    但顾念兮压根觉得这就是魔音侵袭,只顾着捂耳朵了。

    这么一路下来,最后顾念兮到了明朗集团楼下的时候,脸都变白了。

    而下车的时候,罗军宝还一度跟着下车。

    “我到了,你可以回去了!”身边跟着这么个大老爷们,到时候人家会说闲话的。

    这就是已婚女人的麻烦。

    况且,现在谈少还不在。

    这要是被传开,也怪麻烦的。

    一时间,顾念兮都有些埋怨自己刚刚怎么就不在那边多等一下公车,为什么那么眼馋别人车上的暖气?

    看吧,到最后还不是在车上差一点给冻僵了。

    “你没有开车过来,过会儿我可以接你回去。”

    嘿嘿,难得谈少不在家,罗军宝觉得这乃是撬墙脚的好机会。

    只是,人家顾念兮有些嫌弃了。

    “不用了,我待会儿可以坐公司的车回去!”

    “这很麻烦的。倒不如坐我的车。再说,你家谈少今天又不在家,我回去也没事做。倒不如,让我在这里好好感受一下。话说,小爷还真的没有参观过什么大公司呢!”罗军宝说这话也是实打实。他家都是从政的。

    当然,也有其他认识的经营公司。

    但罗小爷可不是你随随便便能请得到的。

    换句话来说,这要看小爷的心情。

    这不,今天小爷心情好。

    因为他觉得他应该负责的女人也在这家公司,所以罗小爷打定主意想要在这里赖着。

    丢下这话,罗小爷完全不顾身边女人的感受,自顾自的在这个公司里转了起来。

    看到远去的高大背影,顾念兮有种无力的感觉。

    好吧,面对这位我行我素的罗小爷,这她的感觉真的和谈逸泽如出一辙。

    不过他自己能好好玩,顾念兮当然是开心的。

    见他走远,顾念兮便赶紧乘坐电梯到自己的专属办公室。

    今天的任务量很多,她必须要好好安排一下。不然,要是耽误了回家的时间,到时候家里的两个娃要开始闹了。

    现在谈逸泽出任务去,这两个一旦闹腾起来,可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招架的住的。

    当然,聿宝宝的情况比老二来的好。

    因为谈逸泽出门之前,还跟他好好交代了一番。

    聿宝宝有恋父情结,所以一般有他老子交代的话,他倒是还会听从。

    但老二不同。

    这小家伙还小。别看寻常古灵精怪的,到晚上睡觉之前要是没有看到她家谈少那张老脸,小家伙会又哭又闹的。

    想到今晚可能要面临的混乱,顾念兮揉了揉脑子。

    而韩子在她的前脚一进办公室,后脚也跟进来了。

    “顾总,这些就是今天要处理的明朗的文件,开始吧。”韩子不愧是跟了谈建天那么多年的精英,就算顾念兮不在这,他都能将整个公司给打理的好好的。

    其实,像是这样的精英,他也不是只有这一个去处。

    背地里,就有许多小员工在跟顾念兮打报告,说是最近有几个其他公司的高层都在努力的接触他,看样子别的公司也意识到韩子这块金子,打算将他给挖过去了。

    再者,像是韩子这么有能力的人,就算不是公司,他也可以自己搞个小公司发展。

    总之,可供他选择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

    对于这一点,顾念兮虽然有些担心,但考虑到韩子这么多年都跟在谈建天的身边,所以她也没有多在意。

    毕竟,要是他真的想走,你想拦也拦不住,是不是?

    不过韩子目前貌似没有这种举动,看他把明朗打理的井井有条,就知道了。

    “好吧,我们开始。对了,楼下有个一直在转悠的大老爷们,你让我的助理甘甘给他送杯咖啡就是了!”

    顾念兮说这话的时候,已经打开其中的一份文件。

    是和博亚集团的一个合作,不过这些个项目数据看起来有些不对劲。

    看样子,待会她可能还要打通电话问一问博亚那边才行。

    “顾总,咱们公司转悠的大老爷们多了去,你让我找哪一个大老爷们!”

    韩子嘱咐了一番之后,顾念兮的办公室又出现了一个人。

    这个,是顾念兮最近新招的助理,甘甘。

    姓甘,名字也是甘。

    用韩子的话说,这是个很奇葩的名字。

    顾念兮之所以会录用她,当然不是因为她的名字。

    这女人的能力,非常不错。顾念兮不在公司的这段时间,他能帮着韩子将一切事情都给打理的井井有条。

    但有一点,也让人有些头疼。

    就是这女人的脾气,也不大好。

    像是刚刚这样,风风火火的推门而入的情况,已经发生不下十来遍,但貌似她每次都给忘记了。

    而顾念兮呢?

    久而久之也习惯了这种突然闯入。

    “啊对!”顾念兮突然也想起自己交代的也有些笼统。

    他们公司里来办事的人多了去,有些是过来这边面试的,也有些是过来这边谈合作的。大厅内转悠的人,多了去。

    想要从人群中一眼就将一个陌生人给认出来,还真难。

    顾念兮纠结了好半响,突然笑了。

    “甘甘,你就找那个全大厅里最吵的,就是了!”

    “最吵的?”

    甘甘一听,嘴角抽了抽。

    “是,最吵的!”

    “那好吧!”

    说完,她便离开了。

    连门,都忘记给顾念兮带上。

    ——分割线——

    甘甘一下楼,就听到大厅里有那么个天煞的声音在嘶吼着:

    “君号嘹亮步伐整齐……服从命令是天职,条令……”

    保安其实已经围了过去,但某个人还是照样在那边撕心裂肺的吼着他所喜欢的歌。

    一副自我陶醉的样子,连周围的人看了都有些想抽他。

    自恋不是病,病起来要人命!

    你看看,罗军宝现在的那个德行,就是处于要人命的自恋中。

    明明唱的人家楼下的人都紧闭双眼,差一点口吐白沫。他还在心里认为,那些都是别人太羡慕他的歌声,嫉妒了眼红了!

    小肚鸡肠!

    罗军宝最讨厌这样的人。

    所以,他保持自己一贯的作风,继续自我的陶醉其中。

    而那些保安只能命苦的跟着这人在大厅里转悠。

    当然,不是保安不劝说,实在是这位仁兄太自恋了。

    你看看,这都先后几批人去劝着他了。

    可人家压根没听到似的,仍旧忘我的沉醉在自己的世界中。

    而此时,甘甘也一眼就瞄到了他。

    也对,这么个大嗓门的,想要不注意到都难。

    甘甘走过去的时候,保安看到她脸色都颇为难堪。

    “甘姐,不是我们不拦着,实在是这人真的不听劝!”

    而且,这人一看就是练家子,谁敢轻易招惹?

    “没事,顾总让我招待他,没事你们先去忙吧!”

    说这话的时候,她的手上还端着一杯已经泡好的咖啡。

    “先生,这是你的咖啡!”

    甘甘秉着这魔音的各种侵袭,强忍着作呕的冲动冲上前献上咖啡。

    “哟,小妞你是不是觉得爷有魅力,想要追求爷?”

    突然出现在面前的咖啡,让罗军宝的眼里闪现了一丝诧异。

    再度抬起头来,罗军宝扫了一眼面前的女人,嘴角轻勾。

    “我的任务是把这个拿给你!”

    是顾念兮交代的。

    要是连这点事情都做不好的话,那她也可以卷铺盖走人了。

    但罗军宝俨然不相信这个事实。

    你看看,都已经将好喝的备上了,这要是不是对爷有意思,谁会这么麻烦?

    所以,罗小爷认定了,这女的看上自己。

    其实,罗小爷一半对女人还是来者不拒的。

    为啥?

    长这么大,能主动朝着小爷献媚的,少!(其实,也可以说是没有!)

    再者,这又是献媚又是送礼的,小爷会觉得她是想要跟他发展进一步的关系。

    但视线落在这个女人手上的那杯咖啡之时,罗小爷又开始纠结了。

    老祖宗教育的好!

    崇洋媚外这勾当,不好!

    所以他觉得,面前的小妞实在是太没有眼力了。

    看看他罗小爷长得象是个崇洋媚外的人吗?

    不!

    一点都不像!

    你看看,他连外国歌都不听,那还能是个崇洋媚外的人?

    所以,他拽的二五八万的告诉面前的女人,道:“小妞,你的眼力还算不错,看中爷是你的荣幸。但爷不喝这洋鬼子的玩意儿,你要是有诚意的话,快给小爷来杯奶。”

    送谈逸泽到那边之后,他就直接赶回来了。

    路上,又遇到了顾念兮。

    一路将顾念兮护送过来,这女人也没问他有没有吃饭。

    罗小爷觉得,顾念兮这个女人太抠了。

    所以,他要给她好好放放血才行。

    僵持着留下来,罗小爷是打算今晚赖着让顾念兮请吃饭的。

    但大冬天的,在这里吼了好一阵子歌,他肚子饿得慌。

    再者,这个女人是自己送上门来的,罗小爷觉得她应该对自己好一点,所以主动的要求这个女人给自己送牛奶。

    至少,可以先填一填胃。

    女人在听完他的话之后倒是没有反应,转身的时候却嘟囔了一句:“大老爷们喝什么奶?”

    而这话,罗小爷不爱听了。

    “你给我站住!”

    罗小爷咆哮了,整个大厅里顿时都安静下来,所有人都看向了这边。

    而甘甘,也在这个时候回过头来。

    “有什么话快说,有什么屁快放。姐姐要做的事情还有一大堆,你别站着茅坑不拉屎!”

    这女人口齿伶俐,有些出乎罗军宝的预料。

    “小妞,你的眼光爷认同,但不意味着你可以讥讽小爷!去,给小爷换牛奶来,要是换不来的话……”

    罗军宝是什么人,典型的二世祖。

    这样的罗军宝,哪里受得了别人在他面前哼哼唧唧?

    只是,罗军宝今天貌似遇到对手了。

    这女人竟然趁着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抢词了。

    “呸……换不来又怎么样?”

    这女人,很粗狂。

    但这,仅限于她的言辞。

    在罗军宝看来,这小胳膊小腿的,他随便一扯,直接歇菜。

    看她,还敢在他的面前唧唧歪歪。

    不过考虑到这次回去老爷子说的别在外头惹事,罗小爷忍了下来。

    扫了一眼这女人昂首挺胸的样子,罗小爷就说:

    “要是换不来牛奶的话,就还你的……”

    说完,他的视线落在这女人的上半身。

    因为明朗里头暖气足,女人的身上是一身衬衣。

    所以当罗小爷的视线落在她身上的时候,那帜热的眼神让女人感觉这货像是要将她的衣服拨开。

    如此强烈的羞辱感,让女人一下子赶紧捂住自己的领口:“你这个变态!”

    “靠,小爷要的是你的茶。你以为是要你的nai。”语毕的时候,某小爷还特别邪恶的说了句:“想得美!”

    ------题外话------

    打滚耍赖,各种不要脸的求票子~!

    →_→

    给了票子的,杯杯升级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