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585章 爱情独角戏

    “念兮?”

    高速公路上,苏小妞的车子疾驰而过。

    而苏小妞此时,耳朵上还插着蓝牙耳机。

    接通苏小妞电话的时候,顾念兮正一边看着文件,一边安抚着正在闹着要去院子和二黄玩的聿宝宝。

    今天的天气不是很好,一大早就下了小雪。

    二黄都进屋玩耍了,可聿宝宝却老是闹着要出去。

    看着儿子抱着自己大腿一直哼哼唧唧的样子,顾念兮也很是头疼。

    这个时候,谈少要是在家的话,他随便一句话都能让这个闹哄哄的小家伙停下来。

    可问题是,现在谈逸泽也不在家。

    这个时间点打电话给他的话,怕是还在忙。

    所以,顾念兮还是决定自己搞定儿子。

    这才抱着孩子站起来,苏悠悠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喂,悠悠啊?怎么了?”

    这边,顾念兮抱着聿宝宝,所以这小家伙一见到电话就爪子痒了,想要跟顾念兮抢。

    “爸……”

    “宝宝,这个是干妈,不是爸爸!”

    “不要,我要爸……”

    聿宝宝估计真的是想谈逸泽了。

    你看,现在一见到顾念兮在打电话,他的小爪子就开始挥舞着。

    两母子这会儿开始闹得不可开交。

    “这真的是干妈。”顾念兮好不容易将电话从聿宝宝的小爪子那边抢过来,然后将他给放到地上,这样一来这小家伙就够不到顾念兮的电话了。

    “悠悠,这小家伙一直跟我抢着手机,要给他爸打电话去!”

    好不容易松了一口气,顾念兮才说了几句话,就看到那个小家伙开始顺着自己的腿爬上来。

    那不服输的小眼神,还真的和他爸如出一辙。

    “悠悠,你有什么事情吗?没事的话,我先收拾一下这坏家伙,然后再给你打电话!”聿宝宝这攀爬本领了得,你看看不一会儿的功夫,这家伙已经快到顾念兮的大腿上。

    没准一会儿,手机大战又要开始了。

    “兮丫头,我就有点事情想问你!”

    苏悠悠兵没有如约的放下手机,而是继续问着。

    “那你问吧!”

    顾念兮一边说话,一边还要照看着已经来到了自己身上的小家伙。

    将这个小家伙给拉开了些,可他胖嘟嘟的小手还是不安分的想要揪着手机。

    这个时候,顾念兮又不自觉念叨起谈逸泽的强大功能。

    要是他在的话,现在这小家伙很快就会被他给制服的。再闹的话,他就会带着小家伙到自己的肩头上坐着。

    反正聿宝宝一在那个位置上,什么事情都顾不得了。只顾着好奇的张望着周围的一切。

    “念兮,昨天你不是去找凌二爷了吗?他说了什么?”

    苏悠悠的声音,带着些许的沙哑。

    “嗯,我是去找他了。不过他还没有给我答复!”更关键的是昨晚上二爷发疯,还将她顾念兮灌了酒,害的她咳嗽了一晚上。再加上有些醉意,昨晚上她也顾不上给苏悠悠打电话。

    “没有给你答复,这是什么意思?”

    苏悠悠今天貌似要是得不到个想要的答案,不肯撒手了。

    “悠悠,我也不知道跟你怎么说。反正要是我知道答案的话,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的,好吧?”一方面,凌二爷昨晚上的颓废,顾念兮真的不好怎么跟苏悠悠说,免得她担心。另一方面,昨晚顾念兮被凌二爷灌了那么多的酒,脑袋也是昏昏沉沉的。所以,她那时候压根没法考虑那么多。

    眼下,聿宝宝又开始过来争夺顾念兮的电话了。

    这小家伙,别的能耐没有。

    耍横耍无赖的本事,天天见涨。

    见顾念兮一直都将手放在一边,他现在已经换了个方向,往顾念兮的另一个手转移。

    顾念兮担心他的小手儿抓不稳会掉下去,又只能伸出一手抱着他。

    可这小家伙一得了空闲,就开始抓着顾念兮的手机不放了。

    这下,手机被这小家伙给抢了。

    顾念兮只能赶紧跟电话那边的苏悠悠说:“悠悠,我还是等下再跟你说了。这家伙,又将我手机给抢了!”

    说完这话,母子两人便迅速的进入疯狂的夺手机大战。

    苏悠悠还能听到,电话那边不时传出一阵阵打闹的声响,以及:

    “妈……我要!”

    “不行,妈妈要跟干妈聊天!”

    “我要爸!”

    “你爸要等他忙完了才能打!”

    “念兮?念兮?”

    苏悠悠此时已经疾驰在告诉公路上,就是想要问清楚顾念兮这事情到底怎么样。

    可喊了几声,电话那边依旧没有回应。

    最终,苏悠悠只能将电话给挂了。

    而后,女人将油门一脚踩到了底。

    红色的ini,如同离弦之箭一般在告诉公路上疾驰。

    而与此同时,顾念兮这一边。

    “宝宝,你要是再不听话,妈妈可就要揍你咯?”小家伙逮到了顾念兮的手机之后,就到处乱窜。

    而顾念兮呢?

    只能跟在这小家伙的后面跑着。

    而且,还不能跑得太快的那种。

    免得,这小家伙一慌张摔倒了。

    看着一大一小围着沙发转悠,谈老爷子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但嘴角上的弧度,却又是那么的明显。

    “我要爸……”

    聿宝宝这个谈少的忠实小粉丝,一天见不到谈少,这小家伙一天无聊的慌。

    只是拿着手机的小家伙,压根不识字。

    看着上面那几个数字,也不知道那几个才能打给爸爸。

    得到了手机的小家伙,各种乱按。

    以为只要学顾念兮寻常那么操作,就能打给谈逸泽。

    也正因为这一通乱按,小家伙停下来脚步。

    被顾念兮逮了个正着。

    “喂,顾总有什么吩咐?”

    就在顾念兮逮着了这闹腾的小家伙之时,电话里面传来了一个男音。

    顾念兮这仔细一看才发现,原来这小家伙把电话打给了韩子。

    想到韩子现在估计在和king集团那边协商这一次的合作,顾念兮赶紧将宝宝手里的电话给拿了过去:“没事韩子,就是宝宝刚刚捣蛋!对了,你到了king集团那边了吗?”

    “已经到了。”

    “嗯,搞定之后给我电话,我正好想要问一点法律上的事情!”其实,她想要问的,就是关于人家凌二爷的事情。

    谈逸泽现在还在外面,顾念兮只能靠自己的能耐,帮助凌二爷。

    “好的。”

    韩子那边挂断电话,顾念兮看着聿宝宝闹得红红的眼眶,正琢磨着该不该给谈逸泽打个电话过去的时候,手机又响了起来。

    “今天手机被你闹得成为热线了!”

    看着再度响起的手机,顾念兮有些无奈的揉了揉聿宝宝的鸡冠头。

    而此时,看到顾念兮又有电话进来的谈老爷子,伸手就将在一旁抱着顾念兮大腿的聿宝宝给抱了过去。

    “来,宝宝!妈妈有事情忙,你去帮太爷爷找个小锤子,我们给黄黄搭窝去!”

    “窝?”

    聿宝宝好奇的张望了一下二黄,又看了一下谈老爷子。

    像是在询问,这“窝”字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窝就是给黄黄睡觉的地方。宝宝有床睡,黄黄睡窝。不过天太冷了,黄黄的窝会冷,咱们去给黄黄换个窝,怎么样?”

    谈老爷子说着,又给聿宝宝指了一下那边二黄的小窝。

    这下,弄明白了意思的聿宝宝兴奋的喊着:“要,要……”

    “要的话就跟太爷爷走,咱们去给黄黄弄窝去!”

    “好!”

    说着,小家伙已经先于谈老爷子一步跑了。

    看着这小家伙离开的背影,谈老爷子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小家伙,只要谈逸泽不在家,就特别难搞定。

    要不是有好玩的事情的话,都不知道要缠着顾念兮多久。

    而顾念兮看到儿子终于不闹腾了,感激的看了谈老爷子一眼,正想说些什么,谈老爷子就说:“没事,你赶紧处理一下正经事吧。这宝宝先交给我……”

    说完了这话,谈老爷子已经跟着小家伙走了。

    好吧,谈老爷子之所以这么做,其实也是有些不忍心看着这小家伙眼眶红。

    孩子终于离开一小会儿,顾念兮也有了一点自己的时间。

    扫了一眼来电显示,是苏妈妈?!

    怎么回事?

    一般时候,苏妈妈是不会主动联系她的。

    除非,是关于苏悠悠的事情。

    而刚刚,顾念兮正打算哄好了这小家伙之后再给苏悠悠打电话去的。

    没想到,这电话还没有打出去,倒是苏悠悠的妈妈的电话先进来了。

    迟疑了一会儿之后,顾念兮还是接通了电话。

    “喂,阿姨有什么事情吩咐?”

    “念兮啊……”

    刚刚开口,顾念兮就听到了电话那边苏妈妈的抽噎声。

    伴随着的,还有苏小妞家里的奶娃娃的哭声。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寻常时候,小奶娃哭几下也就过去了。

    可大人,怎么也跟着哭了?

    不好的念头,在顾念兮的心里汇聚。

    “阿姨,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你别急,慢慢说!”

    “念兮啊,你快点帮我把悠悠这丫头给找回来啊!要是她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也不活了。”说到这的时候,苏妈妈索性直接大哭了起来。

    那呜咽声,让顾念兮越是担忧。

    “怎么了?悠悠不是在家里吗?”

    苏悠悠现在才刚刚生完了孩子,还在坐月子。

    这个时间,是女人一生中最关键的阶段。

    养好了,等于第二次重生。

    而在这个时间段,最重要的就是不能受凉生病。

    苏悠悠这时间跑出去,简直就是在自毁!

    起先,顾念兮相信苏悠悠这货本身是妇产科医生,应该知道这一方面该怎么做才对自己最好。

    但在她听到了苏妈妈说的这一番话之后,人瞬间蔫了。

    “没有。这丫头从这两天开始就有点精神恍惚,早上就跟我说她要出去一趟,我没有答应。我以为这事情就过去了,没想到这丫头竟然趁着我下去带着孩子去厨房的时候跑了!我追出去的时候,已经追不到了……”

    说到这,苏妈妈又是一声无奈的梗咽。

    顾念兮可以理解此刻苏妈妈的心情。

    如果可以,她肯定是追着苏悠悠去的。

    但现在,她还需要带着一个小娃娃,这么大冷的天出去,要是孩子发生意外了怎么办?

    再者,这不是她所熟悉的d市。

    这人生地不熟的,她追出去上哪里找苏悠悠?

    无奈之下,她又只能找上了顾念兮。

    因为在这里,她也就认识这么一个人。至于凌宸,她不是没想找。

    可今天打过去的时候,那货的手机竟然关机了。

    这让本来就对他有些不满的苏妈妈,愤怒情绪再度爆棚。

    “阿姨,您现在先不要着急,她刚刚给我打电话来着,我现在先打去看看她在什么地方!”

    顾念兮突然意识到,刚刚苏悠悠那通电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真该死,刚刚她一直在顾着闹腾的聿宝宝,没察觉到苏悠悠情绪。

    “她刚刚还给你打电话了?兮丫头,你找到她的话给我来个电话,我真担心那个丫头会……”

    “阿姨,不要太担心了。我会尽快找到悠悠,把她给您带回去的!”

    说完了这一番话,顾念兮果断挂断了苏妈妈的电话,马不停蹄又给苏悠悠打了过去。

    “嘟嘟嘟嘟……”

    电话那边,一直穿着无人回应的单调铃声。

    连续拨打了几遍,都是一样的结果。

    联想起刚苏妈妈说的,苏悠悠是开车出去的,顾念兮琢磨了一阵,又给凌二爷打了过去。

    但凌二爷的电话,从今天一早就没有打开过。

    连着打了两遍之后,顾念兮拨了电话给小六。

    “哟,少夫人是有什么吩咐吗?”其实六子每次应对顾念兮的时候,还算是挺正经的。

    至少,在他身边的人都这么觉得。

    因为六子虽然是痞了一点,但他人不傻。

    他当然知道,这顾念兮对于谈逸泽而言有着不一样的意义。

    这要是得罪了顾念兮,还真的比得罪了谈逸泽更为恐怖。

    “六子,我想问你你们凌二爷现在在哪里?”

    顾念兮问着。

    “这不好说吧?二爷今天才吩咐我,不管谁找他,都不要说下落!”

    这一点,六子倒是没有欺骗顾念兮。

    昨晚上二爷是在酒吧彻底醉死过去的,今天早上出来了一阵子之后,就又钻进去了。

    从刚刚开始,又开始招呼着小弟们将他的专属酒水送进去了。

    而且,这次送酒的还有个女的。

    这也是,六子现在最担心的。

    虽说苏小妞现在还在家里坐月子,但这凌二爷好歹是公众人物。

    要是被哪个不长眼的媒体给拍了去,到时候苏小妞在家里看到的话,凌二爷岂不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

    所以,从刚刚他们这一群人进去之后,六子就吩咐了好几个小弟在一旁守着,以防止那个女人趁着二爷醉酒之时将二爷给非礼了。

    而另一方面,六子也知道顾念兮是苏小妞的最亲昵的人。

    她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估计是想要找凌二爷了。

    要是让她找过来看到二爷这么奢靡的场景的话,一气之下告诉了苏小妞怎么办?一连串的担忧下来,六子决定还是不能将下落告诉顾念兮。

    “六子,你不说是不是?”

    顾念兮知道了六子的意思。

    就是他明知道,却不想要告诉她!

    可眼下,坐月子的苏悠悠都在外面到处跑了,她顾念兮哪还有闲暇心思陪着这些人周旋?

    “少夫人,不是我不想说给你知道,而是你也知道我们这些做下属的,有时候也不好参与进来!各为其主,各尽其职,我相信您也是懂这话的!”

    不愧是凌二爷看上的人。

    六子虽然读的书不多,但他对于做人的道理摸得通透。

    一番话下来,顾念兮连怎么反驳都想不到。

    “好,你不说也可以,我明白你的苦衷。但我现在告诉你的话,我希望你能尽快告诉凌二。悠悠现在出去找他了,她还在坐月子,他要是有良心的话,就赶紧打起精神来。”

    “什么,苏小妞跑出来了?这……”

    “她真的跑出去了。刚刚还能打电话给我,可现在联系不上了!我真的很担心她现在的身体,你们那边也赶紧找。我这边,也马上出发!”

    “好的,我马上通知凌二爷!”

    听到顾念兮的嗓音里带着哭腔,六子也不得不认真起来了。

    “有苏小妞的消息,我会第一时间告知的!”

    ——分割线——

    六子这才挂断了电话,本来打算转身进去找凌二爷,将苏悠悠跑出来的消息第一时间告知他的。

    却不想,这个时候酒吧门口传来了一阵骚动。

    “小姐,现在还没有到营业时间。”

    “没到营业时间又怎么样?老娘又不是到你们这边消费的!”

    “小姐,你不能这样闯进来,不然我对你不客气了!”

    这一阵子,酒吧里又来了几个新成员。

    这些人有些比较年轻,脾气也比较火爆,很容易就发生口角。

    其实,要是寻常酒吧闹出这样的动静的话,一般轮不到六子出手。

    现在,他六子跟在凌二爷的身边,好歹也算是凌二爷身边的熟人。

    这里的人,基本上都要听他使唤。

    这些叽叽喳喳的,压根轮不到他六子动手。

    但今儿个,在听到了门口一阵骚动之后,六子却快步走了过去。

    因为,他从那阵骚动中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不客气就怎么样?老娘还怕你不成?”

    “臭女人,给脸不要脸。看我怎么收拾你!”

    说着,男人还真的动了手。

    打算,给这女人一个巴掌瞧瞧,让她以后还敢不敢自称为老娘。

    可他哪想到,看上去就是一个柔弱的女人,一下子抓住后了他刚刚伸过来的手,然后肩膀一顶。

    一切,不知道怎么发生的。

    看门小弟只觉得自己的脑袋一阵天旋地转,就被摔在了地上。

    等他后知后觉的时候,就只有一种感觉。

    自己身体的各个部位,被摔得有些错位。

    “臭女人,你竟然敢打我!”年轻,就是最不服输的时候。

    男人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就朝着苏悠悠叫叫嚷嚷着。

    而他旁边的那些人看到苏小妞一上前就是一个漂亮的过肩摔,不得不正视这个女人。

    “怎么了,闹成一团?”就在这个时候,六子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六子哥,有个女人来闹场,还打了人!”

    这个社会,某些人就是爱打小报告。

    欺负人的时候,他们就不知道自己有多么的惹人厌恶,被欺负的时候,就知道唧唧歪歪。

    “闹什么场?这是咱们的嫂子。”

    六子一上前,果然是许久不见的苏小妞。

    或许是因为刚刚生完了孩子,苏小妞的脸蛋比之前浮肿了一些。但总体上,不影响她给人的感觉。

    而现在六子感觉最为明显的,就是苏小妞的脸色有些苍白。

    想到刚刚顾念兮说的,这苏小妞还在月子里就跑了出来,六子赶紧上前:“苏小妞,你怎么过来了?外面那么冷,你这要是冻坏了怎么办?赶紧进来!”

    “六子哥……这人……”

    那个刚刚被苏小妞摔了一下的人,明显还有些不服气。

    在看到六子竟然这么热情的招待苏小妞的时候,他又开始犯了迷糊。

    “这是咱们凌二爷的女人,二爷可宝贝的慌。要是让二爷知道你为难了咱们嫂子,到时候吃不了兜着走!”丢下这一句话,六子便没有再管这群人,径自带着苏小妞先进去,找个温暖的地方呆着。

    “苏小妞,我先让他们给你热点牛奶,暖暖身子吧?少夫人刚刚打电话找过来,说是很紧张你!”

    六子据实禀告。

    “不用,我只问你一句话,凌二在不在这里!”

    她急匆匆的跑出来,要找的也只有那个男人。

    “这……”六子有些迟疑的看了下凌二爷的专属房间。

    那里头,现在有男有女。

    这要是放着苏小妞进去,都不知道看到什么样的场景。

    六子不敢冒险,还想着要不要先支开苏小妞一下,然后让人进去通知凌二爷。

    可苏小妞呢?

    见六子不回答,她又追问着:“在不在就一句话,你嘴巴塞了内裤是不是?支支吾吾的做什么?”

    “苏小妞,我怎么就嘴巴里塞了内裤?”

    “那你支支吾吾的做什么?在就说一声,不在我离开就是了!”

    “这……”

    六子再度纠结。

    这要是说出来凌二爷在这里,按照苏小妞的性格肯定是直接闯进去看看。要是碰到凌二爷里面有什么x制级画面,到时候两人的关系又闹僵了,怎么办?

    但要是不跟苏小妞,她又离开了怎么办?

    六子虽然没有什么文化,不懂得坐月子是为了什么,但刚刚听顾念兮的那一番话,也明白了一点严重性。

    所以,他认定了眼下只有留下苏小妞,等着二爷和顾念兮过来,才是最好的。

    “到底支支吾吾个什么屁啊?”苏小妞眉头一皱,再度看了一眼六子,发觉他的视线一直都在某扇门上。

    这下,苏小妞有点明白了:“他在这?”

    这句话,虽然是疑问语气。

    可苏小妞,已经迈开脚步朝着里头走去。

    看着这一幕,六子被吓得一阵哆嗦。

    赶紧上前,他想要制止苏小妞进去。

    可没办法,苏小妞这一次速度够快的。

    一下子就窜到了门前,直接将门给推开了。

    其实,这个酒吧里最隐蔽的,就是这个地方。

    就算大白天的,这个地方也能制造出昏暗的效果。

    这么一推门进去,整个包厢内气氛,不亚于大晚上的。

    包厢内,男男女女都在吃喝玩乐着。

    有的唱歌,有的跳舞,有的斟酒……

    一派,歌舞升平的奢靡景象……

    在这一幕奢靡的景象中,苏小妞一眼就找到了那个男人。

    男人的大半个身影隐藏在阴影中,看不出他的表情。

    但你却不得不承认的是,就算看不到脸,他仍旧是全场的焦点。

    那种从骨子里迸发出来的优越感,别人怎么模仿都模仿不出一成。而他,却如同慵懒的狮子靠在一边的沙发上,就能让人感受到他的那种张扬和威慑力。

    看着靠在沙发上,等待着某些女人斟酒的男子,二爷微眯着双眸。

    看着这样的他,苏小妞是这么评价的:

    两天不见,他还是一如既往的骚。

    西装,不知道丢弃在什么角落。

    他的身上,只有一件单薄的粉色衬衣。

    领口的那几颗扣子,不知道是被别的女人撕开了还是怎么的,总之就是没有扣住,露出大片的肌肤。

    修长的剑眉,此刻呈现完全放松的状态……

    如此奢靡的场景,都让苏小妞开始怀疑,这两天的担忧,是不是她一个人的独角戏?

    其实,这个时候苏小妞想问这么一句:

    凌二,这就是你所谓的爱么?

    只是,苏小妞还没有发话之时,包厢内的其他人注意到了她的存在。

    那些人貌似也察觉到包厢内气氛有些微妙的变化,都纷纷看向了苏悠悠所在的角落。

    而这个时候,靠在沙发上微酣的男子,不知道是察觉到了什么,还是感应到了苏悠悠的存在,在这个时候也抬起眸来。

    那双桃花眼里的利刃,准确无误的朝着大门口处的女子射来!

    在看到站在门口的女子之时,凌二爷的眸子里出现了几缕诧异。

    “你……怎么来了?”如果苏小妞仔细看他的话,会发现此时他拽着衬衣的手,不自觉的收紧了几分。

    那是,他凌二爷紧张时候的唯一表现。

    “我怎么不能来?”

    苏小妞也很快将自己刚刚流露在脸上的情绪都收拾的一干二净。

    其实,曾经在凌二爷靠近她的时候,苏小妞就明白,他们这个圈子里的爱情,都是有保鲜期的。

    而现在,保鲜期一过,所谓的爱情剧本,都会变成她一个人的独角戏!

    她怕。

    怕自己成为那处悲凉剧目里的女主角,所以她选择了将自己的情绪隐藏。

    “我是说,你这个时候的身体不是应该……”

    她还在坐月子,她怎么可以这么不小心呢?

    要是让风吹到,再感冒了怎么办?

    第一胎流产,已经让苏小妞的身体变得那么虚弱。每一次大姨妈报告,都能疼得她死去活来。当然,这些还不是全部。

    这也是,她瘦了一大圈的原因。

    曾经,凌二爷奢望着能在苏小妞再度怀孕的时候将这些都给弥补起来。

    可现在……

    这都算什么?

    她怎么可以跑出来呢?

    她怎么可以将其他人的担忧至于不顾呢?

    “我应该做什么,或是不应该做什么,好像不该轮到你凌二爷来管吧?据我所知,我们可是离婚了!八竿子搭不着的人,我为什么要听从你的摆布?”

    她在家里,担心了两天两夜。

    没想到,追过来一看却是如此奢靡的景象。

    这换成那个女人,都受不了吧?

    怨念,在这个时候繁衍开来。

    “苏小妞……”

    或许因为苏小妞提到“已经离婚”这样的字眼,凌二爷前两天的故作镇定不再,慌乱的想要站起来。

    但苏小妞却在他作出了其他举动之前,来到了他另一侧的沙发上。

    扫了一眼他凌二爷身边左右分工明确的两个美人儿,苏小妞从桌子上取来一个酒杯。往他们三人中间放下来,开口:“满上!”

    “苏悠悠,你别发疯!这是烈酒!”

    她的身体不好,不能喝这样的烈酒。再说,她还在坐月子……

    凌二爷感觉不妙,想要阻止她。

    可她又说了:“凌二爷财大气粗的,在这里喝个小酒都有这么几个美眉作陪,难道就不能也给我赏赐一口酒喝?”

    说完这话,苏小妞朝着他身旁的一个美人儿道:“满上!”

    这次,这女人有了反映。

    照着苏悠悠的旨意,迅速的将这酒给满上了。

    “哟,这位妹妹挺招人疼的!今年几岁了?”

    苏小妞拿起那个盛满了琥珀色的液体的酒杯,轻轻的摇曳着。

    既不喝,也不看凌二爷,而是看向了刚刚给她倒酒的那个女子。

    说实话,能在凌二爷身边出现的女人,基本上模样都是一等一的。

    柳眉大眼,红唇娇俏。标志的小瓜子脸,看起来还真的挺像是红楼梦里的林黛玉。

    长发披肩,发尾的位置还烫了一圈,妖娆中又透出一股子小俏皮。

    齐刘海下,那张小脸倒是看上去挺清纯的。

    一点,都不像是该在这地方呆着的女人。

    “今年19!”女人貌似也没想到苏悠悠为什么会问到了自己额的年纪上来,微愣了片刻还是回答了。

    而此时,凌二爷也一反常态的安静下来,看着面前那个一直摇晃着酒杯的苏悠悠。

    酒吧里的人,刚刚也在听说了这个女人是凌二爷的之后,纷纷跑来门口围观。

    此刻,整个酒吧里上上下下的人,都盯着苏悠悠看。

    只是,在那张略显得苍白的小脸上,你却看不到苏小妞的悲伤。

    她仍旧在笑。

    笑容如花,美如姣……

    “十九?不错,如花似玉的年纪……还在上学么?”

    比起凌二爷,苏小妞更像是个在酒吧里把妹玩乐的爷!

    这是,六子在看到这一说不出的和谐的一幕之后,总结出来了。

    看着苏小妞在包厢内和二爷的互动之后,六子决定还是先出门去,给顾念兮通报一声先,免得她急疯了。

    而在六子离开之后,对话仍旧在继续。

    “我还正在上大学!”

    女子被提及这一点,女子貌似很骄傲似的。

    也对,像是这个年头,年轻貌美又有学历的,才是美女中的佼佼者。

    而这个女人显然也是仗着这一点,开始在苏小妞的面前扬眉吐气的。

    “上大学就出来赚钱,你还真的蛮有能力的么?”

    这“能力”一听就让人揣摩的出,这不是夸人的词语。

    可某个人,却偏偏把它看成了夸奖。

    “我也只是出来兼职,”女人羞涩的说着,还望旁边的凌二爷靠了靠。

    或许,是因为凌二爷太过震惊苏小妞的这一番举止,以至于这个女人正在靠近的时候,他还没有察觉到。

    而苏小妞呢?

    说是看着那个女人,但眼尾的余光一直都在那个男人的身上。

    该死的,这个男人的眼睛是不是挫了?

    难道他没有看到,那个女人的爪子已经爬上了他的腿吗?

    哎呀呀,尼玛的。

    现在还改用胸袭!

    看着那两颗晃悠的大球,苏小妞的心里有些郁闷。

    顾念兮不是说生了孩子会有什么二次发育吗?

    像是顾念兮那个丫头,生完了孩子比之前的身材还要好。不然,怎么将她家谈少给收拾的服服帖帖的?

    可为毛到了她苏悠悠这边,貌似没有多大作用?

    好吧,最近这阵子苏小妞也观察了自己一下,但没有明显惊喜的变化。

    “妹子,今年十九岁。脸上涂了这么多的胭脂水粉,怕是对皮肤不好吧。”好吧,苏小妞承认自己妒忌了。

    寻常的时候,她也爱浓妆艳抹的。

    那样打扮出来的她,她觉得才是自己最满意的形象。

    但从怀上小小妞之后,考虑到孩子的健康,她基本上不化妆。

    最近生了孩子又一直忙着照顾,苏小妞压根就没有那么多的美国时间。

    现在,素颜的她脸色自然是差了那么一些。

    尤其,是在这十九岁的姑娘面前。

    苏小妞真心觉得,自己老了。

    “姐姐,这你就不懂了。这个时代不打扮一下,邋邋遢遢的出门是不可以的。其实按我说,男人出轨的时候,你也不能怪罪男人。要怪,就要怪你没有付出和别的女人一样多的时间,在穿着打扮上。要怪,就要怪你没有花费一样的时间,在锻炼养身材上。要怪,就要怪你不肯花时间在学习打好人际关系上,不懂得讨好男人的欢心?”

    此刻,那个十九岁的女人。

    啊,不……

    应该说是少女。

    此刻,她一口一句的“姐姐”喊着苏悠悠。

    表面上,她像是在尊称苏悠悠。

    但实际上,这一句一句的“姐姐”,实际上就是有意无意的提醒着苏悠悠的年纪比她大的事实。

    在她的嘴里,这尊称还能变成骂人的调子。

    而现在,她更还扮演苏小妞的教育者,一遍遍的说着某些“善意”的话!

    “姐姐,我跟你说。其实男人嘴上说喜欢你素颜的样子,但心理上他们那个不是自己喜欢自己的女人被夸奖?谁希望自己带出去的女人,被别人给嫌弃?”

    其实,每一句话她说完之后都会看苏悠悠一下。

    这很明显,她现在提醒的就是苏悠悠!

    别看她年纪小,其实她出来混也有一段时间了。

    刚刚混乱的场面中,她就注意到这个女人的出现,连向来情绪不会随便泄漏出来的凌二爷都有些慌了。

    这明显的就是一出正室抓奸的戏码!

    但女人也聪明,之前她靠近凌二爷,已经调查了他的资料。

    上面显示的是,这凌二爷现在还没有结婚。

    这个年代,结了婚的都还有可能上午结婚下午离婚,更何况是这连结婚证都没有到手的?

    所以,在她眼里,现在的苏小妞不过是一个即将被抛弃的可怜虫罢了。

    她一遍遍的说着这些,其实不过是想要告诉这个女人,她已经年老色衰,到了时候该退下去了。

    可说了那么久,她发现这个女人仍旧只是注视着她。

    她手上的酒杯,仍旧摇晃着。

    看起来,她就跟没有听到她说的话一样。

    “姐姐……”

    正当她打算再开口说些什么,好劝这个女人主动退让的时候,谁知道这个女人竟然突然站起来问着:“像是妹妹这么说,像我这样的年龄和穿衣打扮,是该去扫大街。而不是来这里,和你抢男人了?”

    苏悠悠也懊恼。

    今天出门,其实不应该那么赶的。

    要是花点妆,整理一下头发,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将头发都给扎成一个团子,现在是不是就不会这么狼狈?

    还有,这身穿着也够变态的。

    为什么不挑一件修身一点的?

    你看看,现在这么臃肿,哪一点能看出她的身段?

    在倒影中,苏悠悠就看到了一个像是企鹅站立的人影……

    此刻的她,连在自己眼里都这么狼狈,那在凌二爷的眼中呢?

    再者,还有和这个妙龄少女一比较,她苏悠悠恐怕真的不能上台面吧?

    凌二爷,也觉得她丢脸了吧?

    不然为什么从刚刚到现在,他连过来一下都没有?

    扬起嘴角,苏小妞突然笑了……

    ------题外话------

    六一儿童节快乐,亲爱的们。

    虽然已经没了过六一儿童节的资格,但还是想要在六一这一天骚动一下~!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