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589章 定不让人伤你分毫!

    “情况怎么样了?”

    入夜,距离市郊最近的医院,老胡他们已经赶到了。当然,同一时间赶过来的还有凌二爷的父母,还有最疼爱凌二爷的凌老爷子。

    深更半夜的,他们其实都已经上床睡觉了。

    没想到大半夜的就接到了六子那边打来的电话,说是凌二爷情况不是很好,已经被送到了附近的医院进行抢救。

    那一刻,整个凌家上下乱成了一团。

    大半夜的,全部出动了。

    特别是凌老爷子对此事高度关注,直接上老胡家,将人给架过来就走了。

    一行人匆匆忙忙赶到了医院的时候,就看到周先生和六子两人还守候在急诊室的大门口。

    而此时,急诊室上头的灯还亮着。

    很显然,凌二爷还没有出来。

    这下,凌家人的心越是拔凉了。

    “情况不是很好。”医生到现在,都还没有出来。

    墨老三上前回答。

    不知道是不是半夜的白炽灯光太过抢眼,此刻的墨老三脸色也有些白。

    “这大半夜的,他到底是怎么了!”

    凌老爷子都快急疯了,一句话差一点背过气去。

    好在老胡一直都陪在他的身边,简单的急救措施让凌老爷子醒来,老胡还打算让人先给他弄个病房进去修养,可老人家却抓住了老胡的手不肯松开,道:“我没事。你快进去看看宸儿……”

    那是他的命根。

    他们凌家上下唯一的命根。

    要是这位爷真的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话,他老爷子也不想活了。

    “好好好,您别着急。我马上就进去看看……有我老胡在,怕啥!”

    一边说着,老胡已经起身,吩咐其他人照看好凌老爷子,就急匆匆的也跟着进入了急诊室……

    “六子,你倒是跟我说啊。宸儿怎么变成这样?他今晚不是说要过去看看悠悠,还有给孩子拍个照片传给我看么?怎么会到酒吧去了?”

    凌母一时间还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毕竟,这晚上回家吃饭的时候,孩子还是好好的。谁能接受得了孩子只是出了门一趟,就突然躺在这鬼地方?

    “这个……”

    六子其实也不知道该不该把真实情况说出来。

    毕竟,揍了凌二爷的人,是谈逸泽。人家可算是从小一起穿着开裆裤一起长大的。

    要是这个时候乱嚼舌根的话,二爷醒了之后会收拾谁都不一定。

    “我来说吧!”

    周子墨见到六子吞吞吐吐的,便直接上前了。

    反正从小到大,几个兄弟打打闹闹也不是头一回的事情了。虽然说还是第一次差一点弄出人命的……

    “快说!到底我们宸儿是怎么弄成这样的?哪个天煞的把我的宸儿给弄成这样?”

    身为女人,凌母一下子就展现了身为女人的特制,泪水哗啦啦的跟自来水似的。

    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

    她是真的心疼她的宝贝儿子。

    你看看,前段时间又遭了做了手术,遭了那么大的罪。现在又突然被送进医院了,他这身子怎么受得了?

    想到儿子最近瘦的皮包骨的样子,凌母又开始抹眼泪。

    而墨老三在小心翼翼的观察了一下众人的脸色之后,才到:“是谈老大打的……”

    “什么!”

    一句话撂下,便引起在场所有人的惊叹。

    “逸泽打的?”凌父也讶异了。

    “老三,真的是逸泽打的?别跟爷爷开玩笑!”

    凌老爷子显然也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不顾自己抱恙的身体,就急匆匆的走了过来。

    其实,凌老爷子也是知道某些情况的。

    他们几个兄弟从小到大没少闹过。

    特别是十七八岁的时候,那个时候这群孩子都人高马大的,性格又还没有定性。

    时常谁看不爽谁就动了拳脚,其结果是他们身上时常挂着各种伤。

    被大人问起的时候,又说是自己不下心跌了一跤。

    这很明显,这几个孩子从小都学会了护自己兄弟的短。

    到了长大,基本上他们都不打闹了。

    唯一的一次,也是当时谈逸泽受了刺激,他们几个想要进去劝着他,才都会被他给撂倒……

    一个人打了同样出身的四个,而且还能全身而退,这让所有人第一次意识到了谈逸泽身手的不简单。

    但同样的,回想起这件事情也让他们都有些心悸。

    要是真的被谈逸泽打的,恐怕……

    可凌老爷子不想接受这个现实,也怕接受这个现实。

    一方面他知道,要是真的被谈逸泽揍,肯定是凶多吉少。上次老爷子去参加了座谈会的时候,就有些领导一直都在夸谈逸泽,说是他的拳头就可以以一敌百。被这样一个人揍了,他的宸儿恐怕……

    但另一方面,凌老爷子也知道,要是真的是谈逸泽动手,肯定是这宸儿欠抽了。因为谈逸泽是他们几个人当中做事情最有规划,也最有度的人。不然,他也不会年纪轻轻的就能坐到了现在的那个位置上。

    要是真的宸儿是被谈逸泽给揍了的话,凌老爷子也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找谈逸泽说理去。

    可墨老三说了:“真的是谈老大打了。具体原因我也不知道,而且今天是老二直接约我们过去的。谈老大揍他的时候,他没有躲闪!”

    虽然包厢内进行什么事情,周先生是不清楚。

    但从谈老大关门之前,凌二一直都站在原地不动弹就知道,其实他压根没想过要逃跑。不然以他的身手,也不至于逃不出来……

    一切的结果表明,凌二愧对谈老大,而且还是极度不能容忍的!

    再者,他自己也自知理亏,所以连还手都不敢,还将他得瑟了几年的珍藏酒拿出来供奉了。

    不过谈老大到底没喝,倒是让他墨老三给占了便宜。

    但这一点,墨老三打死都不会说出去的。

    他还想着趁着老二醒了,悄悄回到酒吧去把每喝完的那半瓶给捎回家喝了。

    “到底是什么事情?怎么将人给打成这样了?”越是听墨老三说,凌老爷子越是淡定不了。这不,一个劲儿的的张望着旁边的急诊室。

    “具体的我还真的没有听清楚,不过谈老大当时好像问我,要是我周太太被人灌了酒,会做些什么……”

    周先生此刻正在脑抽阶段,貌似还没有想到什么。

    而挺着这话的凌老爷子额头却是凸凸的跳着。

    谈逸泽的意思是,凌二将他女人给灌酒了?

    好吧,用一个过来人的眼观看,谈逸泽的女人真的是不错。

    但问题是,凌二最近这阵子不是都有一个苏悠悠,为什么还要去招惹别的女人?

    难道这孩子和他老子一样,想要家里屹立不倒,家外红旗飘飘?

    “六子,你跟宸儿经常在一起。我知道你一定知道些什么,还不快点从实招来!”

    其实,老爷子也不傻。

    要是凌二爷真的是水性杨花的人的话,他也不至于在苏悠悠离开之后还那么死心塌地的守候着。

    如今,好不容易快要守得云开见月明了,却还去招惹别的女人。而且,对象还是谈逸泽的女人,这不是等同于将自己送上绝路么?

    凌家的孩子,是绝对不可能这么逗比的!

    “夫人,其实我也不知道凌二爷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只知道他最近的心情不大好,时常将自己关在酒吧包间内喝酒。前两天要不是苏小妞跑出去找他,没准现在他还整天泡在酒水里!”

    说到这的时候,六子小心翼翼的观察了下身边其他人的脸色之后才继续开口说着:“就那一天,谈少的夫人也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情,就到酒吧来找凌二爷了。当时,凌二爷估计在醉酒状态,拉着她说是要和她喝酒。其实,也没有灌多少,但不知道这事情怎么的就被谈少知道了。然后,就发生了今天的事情……”

    其实,从墨老三的那一番话中,六子已经知道这谈少是绝对知道了凌二爷将顾念兮给灌酒的事情。

    “什么?这孩子最近到底怎么了?我就说呢!前一段时间每天都会回家剪梅花,然后给苏悠悠送去,为什么最近都没有回家了呢!这孩子最近是怎么了?”

    凌母一听到这凌二爷又成天泡在酒中,心里拔凉拔凉的。

    该不会,最近又跟苏悠悠闹别扭了吧?

    想到这的时候,她赶忙掏出了手机。

    “儿媳妇,你做什么?”

    凌老爷子憋见她的动作,问道。

    “我做什么,当然是去找苏悠悠,问她最近都和宸儿怎么了!”

    苏悠悠生完了孩子之后就回到公寓里,从那个时候开始,凌母就没有再碰过苏悠悠了。

    想要从苏悠悠那边了解情况,也只能从凌二爷偶尔拍在手机里的照片才能看到。

    但这话一说完,手机就被凌老爷子给抢走了。

    “大半夜的别闹了。现在她还刚刚生完孩子,你这么闹将来她和宸儿估计又会出什么幺蛾子!”

    凌老爷子说。

    虽然老爷子现在已经上了年纪,但威严还在。

    一番话下来,凌母已经停下了所有的动作。

    而六子在这个时候赶紧开口解释:

    “夫人,其实这次二爷变成这样真的不是和苏小妞闹得。前两天苏小妞还为了二爷,悄悄的瞒着她妈跑了出来。也是从那一天开始,二爷才没有继续醺酒的。所以,这次真的不是他们两人的问题。这大半夜的,还是别打给苏小妞好了。她现在还在坐月子,那天跑出来之后二爷就挺担心的……咱们还是先看看二爷的情况,再作定夺吧。”

    六子的话下来,所有的人都默认了。

    确实,现在让苏悠悠一个坐月子的女人大冬天的赶过来,那太残忍了。

    还是先等凌二爷的情况下来之后,再做定夺。

    好在,过了不久急诊室的大门就被推开了。

    老胡和几个医生走了出来。

    凌老爷子和其他人也赶紧上前。

    “老胡,宸儿怎么样了?”

    只是,老胡却没有看到其他人眼里的担忧似的,自顾自的问道:

    “是小泽给打的吧?”

    此时,老胡是看向一旁站着的周子墨。

    “这臭小子,每次下手都这么快很准。基本上检查出来都没什么问题,可却能将人给疼的晕死过去。”老胡说这话的时候,眼眸里还带着少有的赞赏。

    在s区总院这么多年,老胡也接触过不少的人。

    但这么多年过来,能让他这么用欣赏眼观去看待的,怕是只有谈逸泽一人了。

    这小子打人,从来都不会出现明显的伤痕,就算到医院检查也检查不出个所以然来。

    但每一次被他暴打一顿的人,都可以说是经历了一次生死。

    而凌二爷,明显刚刚就是经历了这么一阵。

    而且,这次谈逸泽貌似还卯足了劲儿。

    不然,以凌二爷的底子怎么也不可能弄成这样。

    “那宸儿到底怎么样了?”凌老爷子现在是管不了那么多了。

    他们家就剩下凌二这根独苗苗了,要是没了的话,他也没什么理由活在这个世界上了。

    “刚刚抢救过来,算是没事了。不过,就是最近这阵子估计感觉不是很好……”

    被谈逸泽打过的,能好么?

    没死,已经是谈逸泽给他留下的面子。

    “唉,这孩子怎么这么命苦!”凌母掩面而泣。

    “小泽这个孩子是我看着长大的,我相信如果不是真的有什么难以忍耐的事情的话,他应该不会作出这样的事情来!”

    老胡扫了凌母一眼之后,如是道。

    如此一番话之后,凌老爷子也说不了什么,只是道:“把孩子送到病房去吧,我想去看看他。”

    总之,凌家这危险的一夜,算是过去了。

    但谁也不知道,谈家这危险的一夜,才刚刚开始……

    ——分割线——

    当谈家人都收拾好,打算上床睡觉之际,一道身影才出现在谈家大宅里。

    此时,顾念兮还在哄谈倾小盆友。

    比起聿宝宝那个整天闹腾的小家伙,谈倾小盆友算是乖巧。但不一样的是,这闹哄哄的聿宝宝,很容易就能给哄入睡。而这谈倾小盆友却是要先逗得小爷一阵乐呵,才能安然入睡。

    顾念兮将谈倾小盆友的这个习惯告诉苏小妞的时候,苏悠悠说了,这都是享乐小爷的毛病。

    可不管这是毛病也好,还是生活情趣也好,总之这位小爷现在还小,顾念自只能哄着。

    他睡不着,顾念兮只能将他抱到床上哄着。

    不过这小家伙却不安生,一直躺在顾念兮的怀中唧唧歪歪的不知道说些什么。

    顺着小家伙的小爪子看过去,顾念兮发现了谈逸泽那顶绿色的帽子……

    那是制服搭配的帽子。

    寻常,谈逸泽总是会记得换好衣服之后给收起来的。

    但今天,他不知道是急着赶去什么地方,连帽子也给忘在那头了。

    看着谈倾小盆友眼眸里的希冀,顾念兮伸手勾到了那帽子,就给这小家伙套脑袋上了。

    不过这帽子对于现在的谈倾小盆友而言,还是太大了。

    一套上去,小家伙整个脸蛋都不见了,一直呜呜呀呀的在帽子里挣扎着。

    “老二,妈妈给你唱个歌好了!”

    将帽子拿起来,顾念兮看着这小家伙正对着帽子一脸笑,突然也心血来潮了。

    想当初聿宝宝这么大的时候,她经常给孩子唱歌的。

    虽然她的歌声真的是惨不忍睹,苏悠悠说听了会气绝身亡。但顾念兮觉得,她的聿宝宝还是蛮欣赏的。

    至少每次顾念兮唱完了歌,聿宝宝都很给力的睡着了。

    同一个爹妈生的谈倾小盆友,应该也不会不喜欢到哪里去吧?

    于是,一首轻快的《我有一只小毛驴》伴随着最炫民族风的high感,在这个卧室里撕心裂肺的传开:“我有一头小毛驴,我从来也不骑。有一天我心血来潮骑着……”

    而在这个时候,卧室们被推开了。

    这声响,正好打乱了顾念兮的歌声。

    等她抬头一看才发现,这不正是从吃完晚饭之后就出了门,这才归家的谈少么?

    想到这男人最近这阵子对她的忽视,顾念兮也有些怨念。

    哪个女人愿意自己被娶回家,老公连正眼看你一眼都没有?

    既然谈逸泽不看她的话,那她为毛要怎样看到他?

    扫了正在慢步走近的男子,顾念兮继续和谈倾小盆友争夺着谈逸泽的帽子,一边唱着:“我有一头小毛驴我从来也不骑……”

    顾念兮一度以为,今天谈逸泽应该会和前两天一样,一进门照样对她各种不理会,然后躺下就睡觉。

    谁知道,他今儿个却走近了她,喊着:“顾念兮……”

    连名带姓的喊着,其实这感觉真的很不好。

    就像,陌生人一样。

    他们是躺在一张床上,盖着同一条棉被,做着最亲昵的事情的夫妻。

    如今,他却用这么陌生的口吻喊着她。

    一时间,顾念兮的怨念越是深。

    她打算不理会这个看似很不正常的男人,准备继续哄着儿子睡觉。

    却不想,在她低头的下一秒钟,她怀中的儿子就被抱走了。

    而带着孩子离开的,正是这今晚一回来就各种让人窝火的谈少。

    “老二,今晚给老子老老实实的呆着。不然,我连你也一块儿收拾!”

    一番话下去,谈逸泽还真的将孩子给弄进了婴儿床,并且给他盖上了小毯子。

    也不知道是因为这小家伙真的害怕被谈逸泽收拾,还是其他的原因。

    被送入了小床上之后,这小家伙竟然只是安分的玩着自己的小脚丫,然后笑了……

    那感觉就好像他的小脚丫比顾念兮刚刚的歌声不知道好玩多少倍。

    到这,顾念兮算是清楚了,这爷俩今天都是来故意嘲笑她顾念兮的!

    一转身,女人拱了拱被窝,打算睡死不理会这两个无理取闹的人儿。但她的被子,被扯开了……

    “谈逸泽,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她问出这话的时候,原本还站在床边的男子,下一秒将脑袋搁在她的腿上,将她当成了枕头。然后,他吊儿郎当的对着顾念兮喊着:“给爷唱首歌,活跃活跃气氛!”

    好吧,其实这一刻顾念兮还真的从谈少的身上嗅到了一股子不寻常的味道!

    酒味!

    虽然不是很重,但真的是酒味!

    看样子,这位爷真的喝酒了。

    其实,谈逸泽的酒品真的不是很好。每次喝醉了,都喜欢撒酒疯。而且对象,还只有她顾念兮一个人。

    本来,顾念兮是想着要将他给推开的。

    可当低头看到在自己怀中拱了拱的男子,她有不自觉的心软。

    “想听什么歌?”

    “我要原创的!”

    某位爷扯着嗓子喊着。

    好吧,这回酒疯的力度真的太大了。

    你看,这听的歌都要原创的。非原创,不听!

    “快点唱。不唱的话,看我怎么收拾你……”谈某人的所作所为,和他嘴里那各种威胁真的很不搭。

    因为顾念兮已经看到这位爷的手,开始往她的睡衣里面钻。

    无奈的将他的手拉开之后,顾念兮看到了一侧,刚刚她和谈倾小盆友正在玩耍的谈逸泽的帽子,然后拍了拍这位爷的脸,道:“我唱,您听好!”

    “好,快点唱吧!唱不好,一样要受罚……”

    某位爷哼哼唧唧,在顾念兮的怀中蹭了蹭。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酒精的作用,此刻谈逸泽的脸热乎乎的。

    这么贴在顾念兮的肚子上,就能感觉到他的脸上的热。特别是从他鼻翼间呼出的热气,那简直快要将人的一层皮给灼伤……

    “好,爷您听好了!”清了清嗓子,顾念兮开始酝酿情绪,过了不久这么一段小曲从顾念兮的嘴儿里头哼了出来:“我有一顶小绿帽,我从来舍不得带。有一天我心血来潮戴着来到床上。我手里拿着小皮鞭,我心里正得意,不知怎么稀里哗啦溅了一身j!”

    起先,谈逸泽还真的弄不懂顾念兮在哼唱的是什么玩意。

    毕竟活了这么三十几年,他谈逸泽倒是见过唱歌偶尔跑掉的,但真没有见过像是顾念兮这样的,偶尔不跑调的。

    好不容易等谈逸泽辨识清楚,这是顾念兮用刚刚的《我有一只小毛驴》改编而来的《我有一顶小绿帽》,他却一脸铁青了。

    此刻,他也不趴在顾念兮的腿上充当大爷了。

    一跃而起,这男人的眼里还带着少有的狠戾。

    这下,顾念兮小心肝乱蹦达了。

    “谈少,你不是要我原创吗?我这好不容易绞尽脑汁想出来的歌词,咱能不用这么吓人的眼神看着我,成不?”

    这不是要的原创么?

    顾念兮也是看到他的这顶帽子才想到的!

    为毛这位大爷现在就像是吃了屎耙耙似的?

    “顾念兮,你存心想要气死我的是不是?”大爷发话了,顺带着连脑袋上的那顶“不经常”戴的绿帽子给丢在一旁了。

    “谈少,人家这是哄你开心好吧?”

    她不是最喜欢绿色的吗?

    她连歌词都给渗透进去了,这还不是为了他好?

    可结果呢?

    这个男人翻脸不认人。

    按说,这样蹭鼻子上脸的男人,就该抓起来鞭尸!

    无奈的是,她顾念兮打不过这位爷。

    既然打不过,落跑总可以吧?

    想到这,顾念兮赶紧拽开自己身上剩下的那块被子,挪了挪屁屁准备落跑。

    只是她却不知道,她的一切举动都落进谈逸泽的那双黑眸里。

    洞悉一切之后,谈逸泽在她即将准备出逃的前一秒,将她给拦截了下来。

    谈逸泽倾身而下的时候,他的脑袋将卧室上方的大灯光线给挡住了。

    此时的他,背着光。顾念兮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而已察觉到的就是他的气息乱了。

    “老公,这歌不是已经唱了吗?听过乐过,咱们睡觉吧!明天,你不是还要早起?”最近要演习,很多事情下来了。谈逸泽必须每天都坐镇s区。

    可谈某人呢?

    貌似没有理会顾念兮的劝解,下一秒就狠狠的咬住了顾念兮的唇。

    没错,这不是吻,这是咬。

    歇斯底里的咬!

    这顾念兮可以感觉到,自己的嘴巴肯定被咬的破皮了,因为她都尝到了血腥的味道。

    委屈,心酸一并上了心头。

    她感觉,鼻尖也开始泛酸了。

    “谈逸泽,你这又是怎么了?好几天不理我,现在还来劲了是吧?”

    她也是有脾气的人,不准许别人如此的践踏她的感情。

    可谁知道,这话却没让这个男人停止下暴行,反而越演越烈。

    “顾念兮,老子还没死呢!你竟然敢唱着要让老子戴绿帽,看老子今天怎么收拾你!”

    朝着顾念兮撕心裂肺的吼了一顿之后,这个男人的吻再度落了下来。

    不过比起之前那种带着惩罚性的啃咬,这次的吻温和了许多。

    意乱情迷之际,顾念兮听到了有个声音在她的耳边道:“以后他妈的在外面受了委屈,要记得告诉你。只要老子还活着,就不准许任何一个人伤你分毫……”

    ——分割线——

    “哟哟哟,兮丫头今天这是春光灿烂,各种风光无限啊!”

    刚接到苏悠悠这个慈禧太后的电话,顾念兮就急匆匆的赶了过来。没想到,一进门这丫头瞅了她好一阵,就笑的如此的猥琐。

    那双眼,简直就跟看到了什么龌龊的事情正在发生一样

    而这,已经不是顾念兮今天遇到的第一个人这么说她了。

    今天到公司之后,全公司上上下下的人哪一个不是用这么暧昧的眼神看着她顾念兮的?连韩子这八百年不八卦的男人都会对着顾念兮说:“顾总,昨晚上过的很不错嘛!”

    在公司里被笑话了一通,本想着匆匆忙忙的躲开那群猥琐的人。

    却不想,逃出了豺狼窝,掉进了虎豹窝。

    这苏悠悠,简直就是猥琐界的顶尖人物。

    这样的猥琐分子,怎么可能放弃看好戏的机会?

    这不,站在远处观望她还不够。

    这会儿,她还直接上前,扣住顾念兮的下巴就不断的打量着。

    像是,恨不得将顾念兮现在脸上的一切都给印在脑海里。

    “给我走开!”

    顾念兮有些烦躁的拍开了这货的手。

    “哟,这是传说中的恼羞成怒了吧?得,我也没有妒忌你昨晚上过的多得瑟,你就别得了便宜还卖乖!”

    苏悠悠说着,还像是个la鸨似的,拍了一下顾念兮的肩头。

    那模样,就像是顾念兮刚刚占了她家姑娘的便宜似的。

    “苏悠悠,真的没什么!”

    顾念兮试图解释着。

    好吧,经历过昨晚上谈少的一番蹂躏,顾念兮的整个唇上有两处破了皮。今天,这些口子看起来有些过分的明显了。

    再者,下巴那一块,还有一块类似于淤痕的东西……

    成年人一看,就知道这是发生了什么。

    被这么多人当成个展览物盯着大半天,顾念兮有些窝火。对于昨夜谈逸泽的暴行,越是埋怨。

    这老男人,什么地方不好弄,非要将痕迹都挂在脸上呢?

    这不,不管她怎么说,没人相信她了!

    “真没什么的话,你今天的气色会这么好?”丢下这话,顾念兮还没有反映过来呢,这苏悠悠又开腔了:“你不是说你家谈少已经好几天没有碰你了?这么说,昨晚上是山顶泄洪了?”

    “……”

    如果眼神可以杀死一个人的话,顾念兮此刻已经用眼神将苏悠悠虐杀不知道几千遍了。

    当着苏妈妈的面呢,这个丫头也不知道什么叫做害臊,就在那里唧唧歪歪着。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想说的是什么。你和你家谈少昨晚上没有作出什么歪腻的事情来,你脸上的也不是俗称的草莓,你就不要再用那种哀怨的眼神看着我好吧?看得我浑身发麻!”

    苏小妞唧唧歪歪的抱着她家的闺女来到顾念兮的身边。

    看到可爱的小丫头,顾念兮的脸色总算缓和了许多。

    “越来越漂亮了,都可以给我当儿媳妇了!”

    “那是,也不看看是谁生的她!”

    苏小妞别的能耐没有,脸皮厚这是她最大的特性。

    不过,这小丫头真的几天不见,就变了个模样。

    那肌肤,比之前还要通透,小嘴儿也粉嫩嫩的,大眼珠子活灵活现,一看将来就是个标志的大美人。

    不过这也难怪。

    人家的爹是这城里第一明艳风骚的凌二爷,母亲姿色也是女人中的佼佼者,这样强强联手生下来的孩子怎么也不会难看。

    “对了悠悠,这丫头取名字了没有?”

    总不能成天都喊着人家丫头吧?

    “还没有呢!凌二说他想要取名字的,说是已经翻了好几天字典什么的,本来说昨晚上要给我看看取的几个名字的,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没有过来,连电话都没有一通……”

    说到这,苏小妞的脸色难免有些不好。

    “没过来?”

    顾念兮也有些诧异。

    人家苏悠悠现在好不容易开口勉强接受了他,连孩子的取名都能交给他,这个时候正是他积极为自己争取名分的最好机会。

    这个时候,聪明如凌二爷应该不可能放下这个机会吧?

    可为什么,这男人却突然消失了?

    难不成……

    “念兮,你看看能不能帮我打听到什么风声。你看我现在在家里,什么事情也做不了!”

    不是苏悠悠现在不想关心外面的世界,而是苏妈妈在知道苏悠悠前两天突然为了什么跑出去之后,竟然连家里的网线都给扒了。

    说是没有做完月子之前,不会再给她上网了。

    并且,家里的电视基本机顶盒也都直接锁起来。带着能上网的手机,趁着她睡觉的时候也都被收了。

    这样一来,苏悠悠算是和外面的世界彻底的脱轨了。

    唯一剩下的还能和外界取得联系的,就是家里的那部座机。

    凌二爷从昨晚上又消失了,电话也打不通。包括他说过的那一部会为了她苏悠悠保持永远不关机的电话打了也没人接听。

    苏悠悠开始担心了。

    难不成,外面的形势很不好?

    凌二爷又开始选择跟前段时间那样用酒精麻痹神经了?

    这可不好……

    光是想到这些,苏悠悠就有些坐立难安,所以她将顾念兮给找来了。

    “悠悠,你放心。那边的事情我都帮你盯着呢,现在宋亚集团那边也没有放出其他风声,你就将心给搁在肚子里!”

    顾念兮一边说着,一边逗着怀中的小丫头玩。

    这个月份的孩子,大多都吃饱了睡睡饱了吃。

    这小丫头也一样,和顾念兮玩了一阵之后,就开始打哈欠了。

    “可如果没事,他为什么会突然不见呢?”

    身边,苏悠悠还在为凌二爷的事情纠结着。

    “没准他只是有事情给耽搁了!悠悠,我觉得你最近是不是……”

    是不是太过关心人家凌二爷了?

    前一段时间,他们两人的架势就好像打算一辈子老死不相往来的德行。

    可现在呢?

    人家凌二爷不是就没有到一个晚上么?

    苏小妞就拉着她顾念兮各种磨磨唧唧。

    看这德行,顾念兮都有些恶心反胃了。

    “嗷嗷……别说出来,人家害羞!”

    好吧,相比较刚刚那个眼眸里充彻着各种担忧的苏悠悠,还是现在这个双手捂着脸蛋,装羞涩的苏悠悠比较正常。

    但这德行的苏悠悠,还是一样的——恶心!

    顾念兮想要问问,苏悠悠你还有节操这东西么?你还认识害羞两个字么?

    但都被苏悠悠的各种矫情表现被吓退了。

    好吧,这货疯癫起来,常人难以招架的住。矜持起来,也怪吓人的!这,就是苏悠悠!

    ——分割线——

    sh国际的年会,是最受万众期待的。

    因为,据说这次sh国际的年会上,能亲眼看到他们传说中的执行总裁。

    当这样的消息被传开的时候,整个媒体界和财经界都轰动了。

    几乎是从前一个月开始,所有的记者都开始往这个城市赶,生怕错过一点点关于sh国际总裁的资讯。

    你问,这些人为何如此热衷于sh国际年会?

    其实,也是因为这个传说中sh国际总裁,从创建这个公司开始,就没有正面出现在世人的面前。就连在sh国际内部工作了好几十年的人,都没有见到过。媒体记者从德国一路追随到这z国,都没有发现这位神秘人物的踪迹。

    而从创建这个sh国际之后,好长一段时间都是施安安在经营着。

    所以大多数的人都开始觉得,这施安安恐怕才是sh国际的真正主人吧。

    但当这些呼声高于一切的时候,某天却爆出了现任明朗集团执行总裁顾念兮,其实就是sh国际的创始人,甚至拥有者。

    但这个消息一经传出,外界沸腾了的同时,也不敢相信。

    这sh国际好歹是十几年前才创立的,那时候的顾念兮才多少岁?

    所以,这些人带着各种各样的疑惑,都打算到这sh国际的年会上解开。

    而这个年会,某个人也非常期盼。

    但这人,并不是想要见到什么sh国际真正幕后拥有者。

    他只想着,见到施安安。

    自从她生完孩子之后,这个女人就像是凭空从这个国度消失了一般。

    其实骆子阳只是想要问问,她和孩子的情况……

    可不知道为什么,从施安安生下了孩子,就不见人影。

    接到sh国际年会的邀请函的时候,骆子阳没有多想就应允了。来到这里,不为别的,只为见到那个女人。

    只是骆子阳却不知道,今天这个所谓的宴会,一共有三个女人会出现。

    一个,就是sh国际的前任执行总裁施安安,另一个就是现在真正掌控sh国际的人儿顾念兮,再有一个就是刚刚做完了月子,第一次正式出席商业活动的苏悠悠。

    在这个年会上,顾念兮还打算为sh国际和苏悠悠的乐悠国际服装公司合作的某个项目做一次正式的启动仪式……

    其实,苏悠悠本来是可以不用来的。一直以来,这个乐悠国际服装公司都是由其他人在代理,账本也是顾念兮帮忙,大部分苏悠悠只是偶尔画几个图就当甩手掌柜的。

    但顾念兮知道,苏悠悠最希望的就是名正言顺的站在某个华丽的宴会上,证明她不比谁差。而不是,像当初嫁给凌二爷那样,每个宴会都只能躲藏在幕后,看着自己的男人和形形色色的女人站在一起。

    而顾念兮这一次直接央求苏悠悠来参加sh国际年会,除了希望这丫头能给自己壮胆的同时,她其实也是帮着某个人的忙,将苏悠悠带到这边罢了……

    至于其他的事情,还是由那个人亲自操办就好了!

    ------题外话------

    284213188

    一号群继续招人中,呕耶~!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