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590章 终于等到你

    后台,苏悠悠一身大红色的妖娆红裙,高腰的设计正好将她那一圈还没有来得及消下去的小肉肉给完好遮挡。

    其实,苏悠悠怀孕和生了孩子,基本上没有长多少肉。

    除了肚皮那一块现在还有些赘肉之外,基本上看不出这已经是个孩子的妈。

    再加上,生完了孩子之后,苏悠悠不再时常犯晕,也不再吃东西不香,气色比之前好多了。

    而现在,她又能往自己的脸蛋上画上了自己最爱的各种色彩,今日的苏悠悠简直美艳到了极点。

    当这样的她,踩上一双十公分的高跟鞋之时,顾念兮有种看到苏悠悠嫁给凌二爷之前的那种妖娆回归……

    “悠悠,今天晚上你绝对是女王!”

    顾念兮在边上赞叹着。

    和苏悠悠不一样,顾念兮只是随便的穿了一身白色小礼服裙。不似苏悠悠那款的高腰设计,曼妙的腰身惊现。

    不对称的裙摆设计,让这个女人的长腿恰到好处的展现。

    一双不高不低的高跟鞋,恰到好处的展现了属于这个年纪的女人的妩媚,但白色的裙摆和她的脸蛋,却有着说不出的和谐。

    后台里,这两个女人一直都在叽叽喳喳着。

    唯有另一个一直在旁边安静的补妆的女子,略显的尴尬。

    其实有顾念兮在,还好些。

    可对于苏悠悠,施安安多少还是有些愧疚。

    因为她真的不知道该对着苏悠悠说些什么,来缓和彼此间的关系。

    特别是每次单独面对苏悠悠的时候,施安安总是会感觉自己无言以对……

    从今天到这后台,苏悠悠就没有和她说过一句话。

    这样的尴尬,本该不存在她和苏悠悠之间。

    毕竟,当初在苏悠悠最狼狈的时候,是她将苏悠悠带出那个窘境的。

    只是,同样再度让苏悠悠陷入进退为难的,也是她施安安……

    若是时光能够重来,施安安真的希望自己从未介入苏悠悠的感情世界。

    在旁边呆了好一阵,见苏悠悠和顾念兮两人已经闹得不可开交,那有说有笑的模样让施安安羡慕。

    其实,她也很想融入他们的世界。

    施安安是独生女,从小到大都没有什么玩伴。成年之后,又因为家庭缘故变得性格孤僻,所以她真的没什么朋友。

    她很羡慕顾念兮和苏悠悠的友情,也很想成为他们的好友。

    再说,施安安真的很欣赏苏悠悠那种豁达的性格。所以,她打从心里不想失去和苏悠悠的友情!

    “悠悠,你那边有假睫毛么?”

    看着他们在边上有说有笑的闹了好一阵,施安安开了口。

    一句话下来,苏悠悠转过身来。

    “假睫毛?抱歉,我真的没有这玩意!”苏悠悠说。

    其实,顾念兮不傻。

    施安安的这一句话,不过是想以此为借口,打破僵局。

    可没想到,傻乎乎的苏小妞竟然一口回绝了。

    此时,顾念兮只能站在边上干瞪眼!

    有时候说苏悠悠白目,真的一点都没有委屈了她。

    难道,她就没有看出来人家施安安真的是想要缓解气氛么?

    可苏小妞在发现顾念兮的眼神之后,却问道:“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吗?姐姐天生丽质,从来不需要假睫毛那种玩意儿!”

    “这……”

    一句话下来,连顾念兮也尴尬了。

    苏小妞,你这话的意思该不会是说,你天生丽质,安安姐就不是?

    可苏小妞却像是没有感觉到其他人诧异的眼神似的,又从自己的包包里掏出了个睫毛膏,递给了施安安:“虽然姐姐没有假睫毛,但姐姐有睫毛膏。”

    “那……谢谢了!”

    施安安虽然略显得有些尴尬,但还是接过去了。

    “谢个屁啊,好了姐姐先去一趟洗手间,省得待会出去一直喊着要上洗手间丢人!”丢下这话,苏悠悠离开了。

    “那个安安姐,悠悠就是这样的,说话有点直,你别太在意!”顾念兮看着苏悠悠离开的背影,努力的解释着。

    别以为,苏小妞刚刚离开的时候就跟公鸡中的战斗机似的气宇轩昂,顾念兮就看不出其实这货只是为了自己的落荒而逃找个美丽的外衣披着罢了。

    “念兮,我没事!我也知道,这丫头就是这个性子。”说这话的时候,施安安看向自己手上,苏悠悠刚刚递给自己的那只睫毛膏,唇角微微勾了勾。

    虽然苏悠悠刚刚表现的多不情愿,但实际上她这么做已经表明她放下以前的那些事情。

    “这已经是个很好的开始了……”

    说完了这话之后,施安安握着那瓶睫毛膏的手紧了紧……

    ——分割线——

    “念兮,你看看我现在还有没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即将上台致辞之前,苏悠悠显得有些惴惴不安。

    和以往参加的每一次宴会不同,这次苏悠悠是作为主角出现的。

    这样的感觉,让苏悠悠有些不安。

    站在原地,苏悠悠犹豫着不知道下下一步该做些什么才好。

    顾念兮拉了拉她的手,只感觉她的指尖冰凉一片。

    “悠悠,你连手术刀都敢拿,这点小场面有什么能镇得住你的?”说实话,顾念兮真的不喜欢这样没有自信的苏悠悠。

    因为这以前,苏悠悠从未有过这样的状况。

    没有嫁给凌二爷之前的她,自信勇敢。

    不管什么事情,她都独自勇敢的面对。

    不管多少人注视着她,她都能自信满满的。

    那时候的苏悠悠,光彩夺人。不管面对什么时候,脸上总是带着绚烂的笑容。

    那时候的苏悠悠,连顾念兮都感觉是自己学习的楷模。

    可貌似经历了那次失败的婚姻之后,苏悠悠变得胆怯了。

    做什么时候,都是战战兢兢的。

    这样的苏悠悠,是顾念兮所不习惯的。

    “兮丫头,你不懂。拿着手术刀的时候,那人已经被我给麻醉了。她压根看不到我在做什么事情好不?可今晚人那么多,你总不能让我用麻醉剂将所有人都给麻醉了,再一一开膛破肚吧!”这就是苏悠悠,每次的比喻都是另类的吓人。

    “没事。你就当台下都没有什么人就行了。反正待会儿聚光灯打在你身上的时候,你全场看到的只剩下黑乎乎的一片了。”起先,顾念兮也会紧张这些。

    但跟在谈建天身边的那一阵子,几乎所有的宴会他都会给她制造独立发言的时间。

    起先,顾念兮也不是很懂谈建天到底是为了什么。

    明朗集团是他们谈家的,继承者应该就是谈逸泽或是谈逸南。

    谈逸泽因为身份的缘故,不可能成为继承人。那么,继承人就应该是谈逸南才对。

    按照顾念兮的理解,本来谈建天应该是给谈逸南多创造一些机会才对。

    可每次,得到这个机会的总是她顾念兮。

    几年下来,她顾念兮发表的言论都比谈逸南还多。

    以前的顾念兮,总看不懂谈建天的做法。

    不过最近,她似乎懂了。

    因为知道sh国际的幕后老板其实就是谈逸泽,因为知道他的身份不准许他背负这么大的集团,谈建天只能帮着他将她顾念兮培养好,等有朝一日能帮着谈逸泽支起半边天。

    现在想想,顾念兮真的很感谢谈建天。

    虽然表面上他们父子的关系有些僵,但背地里却……

    “算了吧,我觉得我还是不要上去好了。免得到时候一紧张说错了什么,丢人丢到姥姥家。”

    苏悠悠还在为自己的紧张情绪唧唧歪歪。

    “都到了这里来了,我也说了你乐悠国际服装公司的老总今天会过来参加启动仪式,你现在要是不出现,才是最丢人的!”

    最关键的,顾念兮还答应了某个男人,不管如何一定要让苏悠悠站在那个最抢眼的位置。

    而那个男人所预设好的一切,才能如愿进行。

    “兮丫头……”

    听着顾念兮的话,苏悠悠突然安静了下来。

    此时的她,比起刚刚的躁动不安,更让顾念兮有些摸不着头脑。

    最近的苏悠悠,情绪真的很多变。

    多变到,顾念兮甚至有些担心这个丫头会不会患上了传说中的产后忧郁症。

    “悠悠,怎么了?”看着她情绪有些让人捉摸不透,施安安也从那边靠近。

    此时,施安安也化妆好了。

    一身中国风的淡紫色旗袍,凸显了这个女人的成熟与妩媚。头发烫成黑色大卷,放在侧端。很有大上海女人的味道。

    其实,单看施安安的五官你真的会觉得,这个女人真的一点都和美字一点都不搭边。

    但她的身上却有种韵味,让你不自觉的被吸引。

    这,大概就和她的阅历有关……

    她朝着这两人走过来的时候,也像是一道光……

    大概是因为两个人有着血缘关系,某些时候顾念兮真的觉得他们很相似。

    这种相似不是指长相的那种,而是在气质的方面。

    他们的身上,都有着强势的光,让人不自觉的想要在他身边俯首称臣。

    只不过,相对于施安安,谈逸泽身上的光还是要更抢眼一些。

    想到那男人,顾念兮的嘴角忍不住的轻勾。

    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做什么?

    晚上过来sh国际的时候,顾念兮其实就提议让他一并过来。

    毕竟,这一手创立sh国际的,是他谈逸泽。

    这样的宴会,本来就该谈逸泽亲自参加才对。

    这就好比亲生的孩子,当他毕业,结婚生子的时候你一定想要到现场亲眼看看一样。

    可碍于身份,谈逸泽更多时候不能亲自陪伴这个集团的成长……

    顾念兮知道,他的心里其实也一定有很多的遗憾。

    可她提出一同前来参加的提议,这个男人最终还是没有通过。因为,家里的两个小家伙见到他难得在家,一直都闹哄哄的跟着。会走路的,就一直缠在谈逸泽的腿边。不会走路的,就一直对着谈逸泽支支吾吾的不知道念什么咒语。

    最终,两个小魔头把谈少给留下了。

    而顾念兮现在,孤军奋战了。

    现在她的心里,多少还是有些遗憾的。

    “兮丫头,你要我上去也不是不可以。但你一定要老老实实的回答我一个问题?”苏悠悠再度抬眸的时候,那双清澈的眼眸里有着少有的执着。

    今天苏悠悠的眼妆效果不错,那双大眼看起来炯炯有神的。

    这么被她直视着,顾念兮都有些……

    “苏悠悠,你别这么盯着我看,我也会害羞的好不好?你要问什么,就直接问出来吧。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不过顾念兮在说完这一句话的下一秒,就后悔了。

    如果可以,她还真的想要直接收回这句话。

    “那兮丫头,你告诉我最近凌二都上哪里去了!”此时,苏悠悠直勾勾的看向顾念兮。

    那种眼神,让顾念兮想要躲闪。

    但手,却被苏悠悠拉住了。

    “兮丫头,你要是今天不说,我现在就离开这里!”苏悠悠说着,还真的甩开顾念兮的手就要离开。

    这德行,让顾念兮真的有些慌。

    合着施安安一并上前,才将她给拦截下来。

    说实话,在穿高跟鞋走路方面,他们还真的不是苏悠悠的对手。

    毕竟,这苏悠悠从高中毕业之后,几乎是高跟鞋不离脚。

    最后还锻炼到穿着高跟鞋跑路,也不会输给穿布鞋的。

    以至于,简单的走起路来,这丫头简直跟一阵风似的。

    快到,他们差一点都赶不上。

    “悠悠,你等等我!”

    “我说,我说就是了!”

    今天这一场所谓的年会,虽然说只是中间才有sh国际和乐悠国际服装公司合作项目的启动仪式,但清楚这场宴会的人其实还知道,这次宴会还有一个更主要的目的……

    那是,某个男人精心策划了大半个月的。

    而顾念兮也答应过,今天一定会带着苏悠悠来到现场。

    若是没有将苏悠悠带到的话,恐怕他会很失望吧……

    “快说!”

    揪着顾念兮的手,苏悠悠的力气有些过大了。

    其实,这段时间她一直都在等着某个男人的出现。

    只是,从那一天他会过来看看她和小公主之后,就没再出现过。

    这消失,更像是离奇失踪。

    不管怎么拨打他的两个号码,都没有找到关于他的任何踪迹。

    而家里可上网的设备,都被苏妈妈收缴起来了。电视机顶盒,也被收起来了。

    这样的情况下,苏悠悠根本找不到关于那个男人的点点滴滴。

    她急疯了。

    恨不得,立马就化身成为一只小鸟飞到他的身边。

    可自从她上次偷跑出去之后,苏妈妈现在就提高了警惕。

    连买菜,都是让邻居帮忙带回来的。总之,这之后苏妈妈真的做到了和她苏悠悠寸步不离。

    就这样过去了大半个月,苏悠悠没有得到关于那个男人的任何消息。

    而随着他消失的时间越长,苏悠悠的脾气越是暴躁。

    她不是没有尝试过从顾念兮的口中得到关于那个男人的消息。

    可顾念兮这丫头,在他家老狐狸的潜移默化下,早就变成了一只小狐狸。

    这小狐狸,你想要从她的口中探到点什么消息,根本就是徒劳。

    就这样,在惴惴不安中过了大半个月。

    现在,小公主越长越是漂亮。

    那双眼眸,简直和凌二爷的如出一辙。

    可越是看着那双相似的眼眸,苏悠悠越是担忧。

    难不成,真的是最坏的结果?

    所以,他放弃了他们娘俩?

    “念兮,不管是什么结果,告诉我好吗?我不想这样惴惴不安的过下去了。你可能觉得这没有什么,但你想想若是谈少出差连着大半个月,你都没有得知他的任何信息的话,你会怎么样……求你了,念兮……”

    “这……”

    看着那双带着雾气的眼眸,顾念兮也开始有些举棋不定了。

    原以为,凌二爷住院不告诉苏悠悠,免得她在家里担惊受怕才是最好的。

    却不想,越是没有他的消息的情况下,她会越是焦躁不安……

    其实,关于凌二爷是住院了,顾念兮也是在这两天才听说的。

    而事情的起因,让顾念兮咂舌的同时,也让她有些明白了前段时间谈逸泽的异常。

    那个男人霸道起来,还真的不可一世。

    没想到,他真的竟然为了她顾念兮,将凌二爷给揍了……

    “念兮,告诉她吧。”

    施安安的声音,从身侧传来。

    而这话,让苏悠悠对着她投去了感激的眼神。

    “呃……那好吧。不过你听了可不要生气……”

    ——分割线——

    同个时间段,市郊一处公寓里死寂在蔓延。

    一份离婚协议书,安静的躺在茶几上。

    边上,还有一个收拾好的行李箱。

    而这边上,还有个女人坐着。

    男人推门而进的时候,正好看到这一幕。

    他貌似没有看到女人一般,直接就朝着楼上,准备迈开脚步。

    不过女人可以肯定的是,他其实已经看到了她。

    只是因为不爱,所以就算落进了眼里,都可以当成透明物对待。

    看着他朝着楼梯口走着的那一幕,女人的嘴角有些无奈的勾了勾……

    痛,一点一点的在蔓延。

    两年的婚姻,两年的守候,两年的苦苦等待,最终还是没有让他对自己多看一眼。

    也罢,既然他的爱不会属于自己,那她也不想要再奢求。

    看着那个已经走到楼梯口的男子,女人开了口:“慕阳,我们谈谈吧!”

    被她叫住的男子,在楼梯口的位置停下了脚步。

    但他,仍旧没有转身看她一眼。

    其实莫妍可以肯定,若是没有家里的帮佣在边上忙活着,若不是碍着别人的眼他不得不和她演绎一对过的还算可以的小夫妻的话,这个男人绝对会连停下脚步都没有。

    不过这也没关系了。

    这样的难过,这一次之后应该就不会有了,对不对?

    “有什么好谈的?”

    男人没有回头,只是站在楼梯口的位置。

    顶棚的光线,让他的刘海变成了浓浓的阴影,笼罩在他的脸上,让人们看不到他的表情。

    “我们真的到了没话可谈的地步了吗?”

    坐在沙发上的女子,不答反问。

    浅浅的弧度,在她的嘴角盛开。

    只是,错过了花期的盛开,永远都只有苦涩伴随。

    这一次,女人的话不知道哪一点触动了这个男人的心弦,让这个男人转身看向了她。

    一并进入他眼帘的,还有她此刻放在一旁的行李箱。

    犹记得,当初她嫁进这的时候,就是带着这一只行李箱。

    其实慕家和莫家的地位和财力差不多,也不差。

    所以结婚的时候,他们带着的东西并不多。

    像是莫妍,也就带来了自己喜欢的几件小礼物之类的东西。那时候,她都是将这些东西装在这个行李箱里的。

    可过了那么久,这个行李箱又出现了。

    有种怪异的感觉,在心里头开始蔓延。

    “……”

    男人慢步走了过来,眼眸里带着疑惑。

    特别是看到坐在沙发上的女子之时,他一度打算开口问些什么。

    但女人却将实际把握的恰到好处,在他即将开口之前,发出了声:

    “也罢,就算真的没话可谈也好。这样的谈话,可能是这辈子最后一次。”

    说这一番话的时候,女人的嘴角上依旧维持着好看的弧度。

    端庄优雅,这是这两年下来,莫妍所学会的。

    为了这个男人,她一度将自己那毛躁的脾气改了。

    为了他,她甚至卑微的开始模仿起了他心目中女人的模样。

    渐渐的,她真的变了。

    她的性格变得越来越像是那个女人。

    渐渐的,她却觉得自己越来越陌生了。

    每次看到镜子里的那个自己的时候,莫妍总是会不自觉的抚摸自己的脸庞。

    这,还是当初的那个自己么?

    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她真的感觉自己就要崩溃了。

    可就算改变了这么多,到头来她却悲哀的发现,从始至终那个男人的视线都没有停留在自己的身上。

    这样的他,又怎么可能注意到自己的改变?

    而当自己的性格发生了变化之后,莫妍发现原来那些认识自己的人,也开始渐渐远离了自己。

    或许,他们也觉得这样的莫妍很陌生……

    可为了他……

    为了能够让他看到自己,哪怕是一眼都好。

    她仍旧不肯放弃的改变着自己……

    只是到这一刻,女人才发现原来自己的一切努力都只是徒劳。

    就像,她在网络上看到的一段话一样:

    你明明就是一瓶雪碧,可他喜欢的却是矿泉水。为了讨得他的欢心,你拼命的挤压掉身体里的气体,想要变成他所喜好的那个样子。可到头来,挤掉了气体的你,却只是一杯甜水。而他,却不喜欢这个甜腻的味。曾经雪碧的你的那些人,却又因为你失掉了所吸引他们的气体,也将你抛弃……

    莫妍觉得,自己现在就是那瓶只剩下甜味的雪碧。

    花费了一切的心思,却仍旧不能引起这个男人的点滴关注。而这样的自己,连她自己都想要唾弃……

    “大嫂,没事的话你先回你的房间去吧!”

    看到茶几上摆放着的东西,慕阳或许已经猜到这个女人想要说些什么。

    扫了一眼在旁边插着楼梯扶手的帮佣,慕阳开口。

    其实,这个帮佣是慕家人叫来的。

    除了每天照顾他们两人的日常起居之外,这个人更重要的人物是向长辈们汇报他们两人最近的感情动态。

    不然,为什么他们每次两人一有问题,家里人总是会第一时间知晓?

    所以,生怕今天的事情又传到了家里人的耳里,慕阳先吩咐了一番。

    却没想到,这个女人同时也开口:“不用大嫂,您也在这里听着就好了。不然您躲在房间里贴着门板听也挺辛苦的!”

    女人说这话的时候,脸上仍旧是淡雅的笑容,一点都听不出挖苦的意思。倒是边上的大嫂,显得有些窘迫了。

    “太太,您这说的有些过分了吧?”

    “妍妍,别乱说话!”

    慕阳貌似也不喜欢她此刻的尖锐。

    “怎么了?我说的不对吗?每次要她回房间,她难道不是贴在门板上听着很麻烦?我是觉得她这么大年纪了,做这样的活儿也挺辛苦的,倒不如让她留下来听个够!”

    莫妍笑着说。

    “这……”

    帮佣大嫂窘迫了。

    “妍妍!”看到大嫂的窘迫,慕阳似乎又打算想要说什么。

    但一看他的眼神,莫妍就知道,他估计又想要帮着大嫂说话了。

    每次闹矛盾的时候不是这样?

    反正,只要和他们慕家贴了一点边边的,说话就是对的。

    而她,不管说什么做什么,都是错……

    过往的每一幕,如今就像是连续剧一般,在她的脑子里不断徘徊上演。

    最终,让她嘴角的弧度平息了下来:“慕阳,就让她留下来吧。她能听到我们的对话,这估计也是最后一次了。就这样,让她坐在我们身边当个见证人,也是好的!”

    “什么见证人?”

    慕阳貌似觉得她的话很不是滋味。

    他的眉头,挑得老高。

    “离婚见证人!”

    她用着极为平静的语气,说着。

    这样的莫妍,让幕阳都觉得有些陌生了。

    曾经的她,一生气那次不是对着他叫叫嚷嚷着。

    可现在,她却安静的坐在角落里,说要和他谈谈……

    距离,无形的被拉开了。

    这种感觉,真让人不喜欢。

    而她嘴里吐出的“离婚”两字,让他更为不喜欢。

    “莫妍,你发疯了么?”

    他恼了。

    不然,他也不会连名带姓的喊着她。

    “是啊,我发疯了!”

    她没有反驳他的话。

    如此的平静,真的让人陌生到背脊发凉。

    “我发疯了,才会那么想要嫁给你。我发疯了,才会那么努力的为你变成另一个人……”

    她说完之后,又将自己早已准备好摆放在茶几上的离婚协议书推到了慕阳的面前。

    “这就是,我今天想要跟你谈的内容。上面,我已经签了名字了,只要你签完,明天我拿给律师去办理一下,就即刻生效了。对了,我的行李箱也准备好了,你还是尽快把字给签了吧!签完了,我就可以离开了。”

    当她用平静的口吻说着这些的时候,男人却只是讥讽一笑。

    “莫妍,你的把戏会不会太多了点?”

    当他说出这一句话的时候,整个大厅内的气氛瞬间降到冰点。

    “把戏?你觉得,这些只是我的把戏?”

    听着这个男人的口吻,莫妍本来平静的面容又是笑了。

    而这也是她第一次知道,原来有种笑容是跟心情无关的。

    她的笑,是在嘲笑自己当初的有眼无珠。

    她的笑,更笑自己为什么到现在才看清这个男人的心……

    不爱,连放个屁都是分手的理由。

    这就是,他们现在的状态最好的诠释……

    本来是想要找他离婚的,为他们两年的婚姻做一次最后的清算,顺便也祝福一下分开后的彼此。

    哪知道,祝福没有收到。却变成……

    把戏!

    这是从这个男人的嘴里,她所听到最刺耳的字眼。

    “你真的以为,我现在还会浪费那么多的时间跟你玩把戏?”

    她的笑,随之时间的拉长而冷却。

    “难道不是?突然间弄出个离婚协议书,难道不是想要让我多看你,或是……”

    男人的嘴角,也和她一样挂着讥讽的弧度。

    从莫妍这个角度看过去,她真觉得此刻他们的相处方式真的可笑至极。

    竟然,在分开的最后一晚上,要用如此犀利的言辞伤害彼此……

    或许是害怕从这个男人的嘴里听到更为恶心的字眼,莫妍再度开口打断了他的话:“慕阳,我已经签了名,也写上了日期。只要你签下名字的话,我们的婚姻就会失效了。我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再陪你玩把戏了!”

    是啊,结婚一开始的时候,她为了能让这个男人多看自己两眼,也曾经作出一些可笑的行为来。

    可到了真的决定要离开的时候,她真的没有那样的心思了。

    “什么?!”她最后的一句话,让男人的眼眸里出现了诧异。

    本以为这一次又是这个女人无聊时候玩的把戏,却不想……

    男人赶紧抓住了茶几上的那份离婚协议书,打开一看果然在最后的那一页纸上看到了她签好的名字和日期。

    “莫妍,你发疯了吗?这个时候离婚,我是一点财产都不会分给你的!”不是惋惜这段婚姻,亦不是害怕分财产,这个男人只是觉得就这么放任这个女人离开的话,内心的某一处会……

    舍不得!

    是啊,生活在一起整整两年的时间,或多或少都会有些感情。再者他们还是从小玩到大的……

    “你放心好了,我没想要你的财产。离婚协议上我也写的很清楚,你们慕家的一点东西我都不会要!所以,将你的心放回肚子里好了!”

    如同她所说的,他果真也在那份离婚协议上找到关于净身出户的字眼……

    那一刻,男人突然发现,这个女人真的变得很陌生。

    曾经那个死皮赖脸,不管不顾也都要嫁给他慕阳的女人,真的就是现在站在自己面前的女人么?

    “好了,上面的东西你也看清楚了是不是?看清楚,就签下字吧。大嫂在这里,正好给我们做个证明!”

    女人只是安静的说着。

    “妍妍,这真的是你要的?”

    不知道是因为看到离婚协议书上的签名,还是其他的原因,男人的语气突然变得柔和了许多。

    而女人却没有因为他的语气,改变自己的初衷。

    “慕阳,这段婚姻我真的累了,我也知道错了。不属于我的东西,我以后都不会强求。所以,求你也行行好,放过我,也放过你自己……”

    他不爱她。

    所以不管她做的再好,再这么的委屈求全,他不会看到,也不会感受到……

    与其让这段名存实亡的婚姻,牵绊着彼此,倒不如松手,让自己活得潇洒一些,也让他过的自在一些。

    而男人,却在听到她的这一段话之后,和她对视了良久。

    不知道过了多久,在确定自己真的没有从这个女人的眼眸里看到任何懊悔之意之后,男人也开了口:“妍妍,既然这是你要的,我成全你就是了!”

    一句话下来,男人还真的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签字笔。

    顺带着,他还喊着边上的帮佣:“大嫂,你也帮着我们看着,做个见证人!”

    只是,这话一出,大嫂慌了。

    “别啊,这事情我真的做不了主。要不这样吧,等我打个电话给老太太,看看要怎么办先!”

    说着,大嫂想要离开。

    而就在这个时候,男人却一把将她拉住了。

    “大嫂,妈不是说过,在这个房子里,您的意思就是等于她的意思吗?所以,您就看看吧!”

    是啊,在嫁入这个家之后,莫妍几乎没有一天过上好日子。

    成天感觉,在这个房子里就像是无时不刻装了监控摄像头似的。

    只要她和慕阳有什么风吹草动,两家人都会赶过来。

    这样的日子,她真的受够了。

    “……”

    因为这女人的一番话,大嫂的脸色有些难看,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而就在这个时候,男人却说了:“那我签了!”

    “签吧!”

    从始至终,女人的视线没有落在这个男人的身上,因为她担心看到他拿起笔签字的话,自己会控制不住冲过去夺走他的笔。

    爱一个人,会成为习惯。

    而默默守着这个男人,已经是她的习惯。

    若是不强迫自己离开,她真的怕这样的日子会永无止境。

    只是,莫妍不知道,若是自己转头看一眼这个男人的话,就会看到这个男人此刻的视线其实也在她的身上。

    他之所以如此爽快的答应签字,其实也是想看看她对这件事情是什么态度。

    但他看到的,是这个女人的不屑……

    最终,慕阳在犹豫了一阵子之后,还是工工整整的留下了自己的名字……

    ——分割线——

    当城郊这离婚协议书签下,女人提着她嫁过来的行李箱离开的时候,城市另一处的某个宴会正到了*。

    此时,在全场的欢呼声中,身穿白色小礼服的顾念兮上了台。

    女人在万众瞩目中,嘴角始终带着浅浅的微笑。

    “欢迎各位来到sh国际的年会。今天大家也知道,今天除了是我们sh国际一年一度的年会之外,还是我们sh国际和乐悠国际服装公司的合作项目启动仪式。现在,就让我们请出乐悠国际服装公司的总裁苏悠悠致辞。”

    在所有人的注视中,顾念兮的举止优雅,言辞大方。

    连台下的施安安,都为之惊叹。

    这个女人,不愧是谈逸泽选中的女人。

    短短的一段时间,竟然蜕变了这么多。

    现在的她,俨然已经是商业界的楷模。

    原本在她接管了sh国际之后,整个公司里传出的各种不满的话,现如今已经消失了。

    因为这个女人在接管的短短时间,直接让这个企业内部的的一个小部分重组,获得新生。短短几个月,那部分的业绩竟然窜到了整个公司的前列。

    这一切,让那些原本不信服的人,都不再开口。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就是苏悠悠上台致辞的时间。

    紧接着,还有顾念兮和苏悠悠同台站在台上,一起剪彩的一幕。

    再紧接着,宴会在这个时候突然变了气氛。

    本来是非常活跃的气氛,在下一秒换了。

    整个宴会的光线,也变了样。

    本来是比较严肃的那种,现在突然柔和了。

    有道光线还落在顾念兮身上的,现在只剩下一个聚光灯落在她苏悠悠的身上。

    而另一个,则移向大门口。

    那光线到了门口,就停住了。

    苏悠悠伸长了脖子,也没有看到什么东西。

    此时,音乐换了。

    是张靓颖的《终于等到你》:

    “终于等到你,还好我没放弃。幸福来得好不容易,才会让人更加珍惜。终于等到你差点要错过你,最好的年纪遇到你,才算没有辜负自己,终于等到你,能陪我走一程的人有多少,愿意走完一生的更是寥寥,是否刻骨铭心并没那么重要,只想在平淡中体会爱的味道,终于等到你还好我没放弃,幸福来得不容易,才会让人更加珍惜,终于等到你差点要错过你,在最好的年纪遇到你,才算没有辜负自己……”

    在音乐中,苏悠悠显得有些无措,慌张的到处瞅着,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

    而就在这样的音乐中,一个男人出现在了聚光灯下……

    ------题外话------

    有些人在怂恿,有些人在离开,可我还是会坚持下去!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