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593章 小恶魔VS抽象派

    “顾总,我有点事情想要跟您汇报一下!”

    这天,顾念兮才走进明朗集团的办公楼,韩子正好在会客大厅不知道处理什么事情。见到顾念兮进来,就急匆匆的朝着她走了过来。

    “什么事情这么慌慌张张的?”

    踩着八公分的高跟鞋,顾念兮走的很慢。

    她还真的没有修炼的跟苏悠悠那个怪物一样,穿着个高跟鞋都能比穿个平底鞋走的快。

    这样的鞋,顾念兮上班一半都不怎么穿,除非是参加什么重要会议或是和重要人物见面,宴会之类的会穿一下之外,基本上她都不怎么穿。

    要不然,她也会选择相对高度比较小的高跟鞋。

    但今天……

    一起床顾念兮发现,坏事了!

    昨儿个是聿宝宝上幼稚园的第一天。

    小家伙的幼儿园给他们每个人发了一套水彩笔组合,而且还教他们涂鸦。

    不知道是不是在幼儿园画上瘾了,小家伙一回家只要见到空白的地方就不放过。

    瞧瞧,现在连家里白色的墙壁上,都是这小家伙的作品。

    当然,同个时间中招的,还有谈倾小盆友的尿布和小衣服。

    而谈老爷子看着那乱七八糟的“壁画”只能无奈的说这就当成这小家伙顽皮的纪念,连说都不舍得说上一句。

    而顾念兮呢?

    因为之前有段时间觉得白色的高跟鞋比较容易搭配,所以家里的高跟鞋许多都是白色的。

    而聿宝宝看到这白色的,就将她的鞋子给当成了绘画的纸张。

    于是乎,一双双带着抽象派大师痕迹的女鞋出现了。

    而顾念兮翻箱倒柜之后,只找出这么一双高跟幸免的……

    顾念兮原本是想要说什么,但你想想老爷子连自己宝贝了多久古董上面都粘着乱七八糟的颜料都不舍得说那小家伙,顾念兮想说这孩子还有机会开口么?

    没有!

    因为老爷子已经成为了聿宝宝坚实的后盾,所以基本上家里没人能说这小家伙。

    最终,顾念兮只能无奈的踩着高跟,来到公司上班了。她寻思着,今天到这边,干脆叫人人附近的鞋店里给她先找一双平底鞋来算了。

    但没想到,一进公司韩子就这么急匆匆的来找她。

    “顾总,是这样的。我们和king集团那边的合作项目出了问题!”

    韩子看上去已经急的焦头烂额。

    其实,一早韩子就打电话到家里去了。

    可当时顾念兮正忙着给聿宝宝涂鸦的浑身是抽象画的谈倾小盆友洗澡换衣服,没能说上什么。

    “出了什么问题?”听到这,顾念兮眉头皱成了一团。

    和king集团的合作,一直都是韩子那边在跟进的。而顾念兮这边,最近这段时间都在处理sh国际那边的问题。

    sh国际要到这国内发展,首要一点还是要适应本国国情。

    所以,顾念兮这几天一直都在忙着sh国际内部调整。

    king集团那边的事情,她也暂时放在一边。

    再说,和king集团的合作也到了最后收尾工作,只要双方确定没问题之后,这次的合作就要告一段落了。

    谁也没想到,在这个时候会出现这样的问题?

    “据说其中有两套别墅,墙体发生龟裂现象!”

    “龟裂?”

    “是,我们这边已经派人过去察看了!”

    “应该不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才对。我记得这施工的队伍都是我们明朗自己亲自挑选出来的,每一个都在这边有十几年的工龄。按理说,这些工人的能力是信得过的,怎么会……”

    “具体的我也不知道,我本来是想要跟您汇报一声之后,再到那边亲自看看的!”

    韩子说这话的时候,原本已经跟顾念兮到了电梯口。

    可就在这个时候,顾念兮却转身说:“我看这样吧,我们现在一起过去。”

    “顾总,您今天不是说要处理sh国际那边的事情?”

    对于这几个公司现在放在一起处理,责任和事情之多,韩子是最清楚不过的。

    “等会回来的时候我再处理吧。先去看看那边到底是怎么回事再说!”

    双方合作的工程出了问题,自然是领导人出现比较好。

    不然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

    “那好,我们现在就出发吧!”

    两人话声一落下,就一前一后的离开了明朗集团。

    而此时,某个本来等候在明朗总裁室的人儿,却扑了个空……

    ——分割线——

    “情况怎么样了?”

    韩子开车带着顾念兮到达现场的时候,就先推开车门走了过去。

    而跟在后头的顾念兮,只能小心翼翼的踩着她的高跟鞋,一步步朝前挪。

    当然,这么煎熬的走路,顾念兮还真的有点想要回家拍聿宝宝的小屁屁了。

    这个小坏蛋,怎么尽在她忙的时间找事做呢?

    “我们公司的队伍正在检查,排除某些可能!”

    他们刚到现场的时候,谈妙炎已经带领着一帮人站着这里。

    可以说,谈妙炎这个总裁当的不错。

    工程一出问题,他就亲自过来。

    这对于他的员工们,自然是最开心的事情。

    总裁亲自出现了,一切不必要的困扰他们亲自解决就行。

    “那现在出成果了没有?”

    韩子问道。

    而就在谈妙炎正打算给他说什么事情的时候,不远处传来了这么个声音:

    “哎呀!”

    那是顾念兮的声音!

    韩子比较熟悉,所以一听到这声音就喊着:“哎呀不好,顾总!”

    韩子丢下这话,就急匆匆的朝着刚刚来的方向跑过去。

    而谈妙炎一听到顾念兮来了,也立马朝着那边走了过去。

    “怎么了?”

    “该死的!”

    两个男人的声音同时出现。

    前者已经来到跌倒在地上的顾念兮身边,想要拉起顾念兮。

    后者,却后来居上。谈妙炎仗着自己的手长,直接扣住了地上的顾念兮,将她抱起……

    突然被腾空的一瞬间,顾念兮还有些回不过神来。

    一直到,自己的鼻翼间闻到了个陌生的味道……

    “你干嘛?放我下来!”

    除了谈逸泽,连以前的恋人谈逸南都没有这样公主抱的抱过她。

    这突然被一个陌生人抱在怀中,顾念兮自然各种不适应。

    她挣扎着想要从谈妙炎的身上下来,可他的铁臂却不由分说的禁锢着她。

    “受伤了就给我安分一点。我带你到那边去再说!”

    谈妙炎丢下这话,就直接抱着顾念兮先离开了。

    而后头的韩子,看着被谈妙炎带走的顾念兮,一头雾水。

    这顾总不就是摔倒了么,让她自己站起来检查一下不就好了吗?怎么还需要这么大费周章的抱着走,又不是缺胳膊断腿的?

    好吧,这对于一个高智商,情商却低于小学生的男子来说,这还真的是大问题一个。

    纠结了老半天,韩子没想出个什么答案,最终还是跟了上去。

    工地的附近也有一间办公室,虽然不及他们寻常呆的那种舒适干净,但最起码有个落脚的地方。

    而谈妙炎带顾念兮来的就是这样的地方。

    将顾念兮放在沙发上之后,他又让人去找医药箱过来。

    工地的负责人此刻也闻讯赶来,慌张的站在一边不敢说话。

    “我真的没什么事情,你们不用这样!”

    顾念兮看着一个个围在自己身边的大老爷们,小脸有些微红。

    好吧,其实她刚刚就是高跟鞋鞋跟太高了,再加上这工地免不了地上有些碎石渣渣。不小心一踩,就滑了出去。

    摔的时候是特别痛的,感觉小屁屁要变成四瓣了。

    不过现在缓解了一下之后,倒也没有那么疼了。

    “我们还是先去那边看看吧,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说着,顾念兮就要站起来。

    这边的事情处理好了,她才能尽快赶回公司处理sh国际那边的事情。

    施安安说了,最近一阵子谈逸泽的外公要过来了!

    虽然已经嫁给了谈逸泽这么多年,但顾念兮还是有些莫名的紧张。

    按照谈逸泽的说法是:这是丑媳妇要见公婆的焦虑。

    虽然顾念兮不承认自己是丑媳妇,但这焦虑却一点都没有缓解。

    她想要作出个好成绩,将sh国际管好,到时候让谈逸泽的外公也看看自己能够和谈逸泽肩并肩的实力。

    但顾念兮这么想,并不代表其他人也是这么觉得。

    她这才站起来要离开,谈妙炎就将她给拉回沙发上坐着。

    更让顾念兮感到尴尬的是,谈妙炎竟然当着那些人的面,半蹲在她的面前,拽着她的脚。

    估计,这一幕不仅仅让顾念兮惊呆了。

    连此刻呆在这个办公间里的其他人,乃至刚刚赶到这边的韩子,都用非常诧异的眼神看着面前这一幕。

    谈妙炎何许人也?

    或许,在这个城市他并没有花名在外的凌二爷那样,众人皆知。

    但只要在国内听说过这king集团的名号的,基本上都是知道这king集团的总裁年纪不小,绯闻不断,但还真的没有什么女人能在他的身边呆的长久。

    不是这位爷不够风情浪漫,亦不是他出手不够大方,让对方不满。而是这位爷从来都没有对一个女人付出所谓的真心。

    然而当他们看到刚刚谈妙炎这半蹲下跪的这一幕,谁又敢说他谈妙炎没有真心?

    而这一幕,连情商几乎为零的韩子,都或多或少的看出点端倪了。

    这谈总,该不会对顾总……

    不行!

    他可要拿出个本子好好记起来,等下次见到谈少的时候好好汇报一番!

    于是,顾念兮并不知道,自己在此时,就已经被人往谈逸泽那边参了一本。

    因为,此时的顾念兮正在和面前的男子做思想斗争:

    “你想要干什么……”

    顾念兮想要拽回自己的脚丫,可谈妙炎已经先于她一步,将她这双高跟靴子都给扯下来了,连带着袜子。

    露出来的脚丫子,白皙饱满。脚指头圆润,就像是一颗颗的珍珠……

    看着那双粉粉嫩嫩的脚丫子,谈妙炎的喉结不自觉的滚动了一下。

    但在看到顾念兮脚踝处的红肿,这个男人的眸色又深了些。

    “你看看,都肿了!”

    男人的语气不是很好。

    这样的语气,听上去像是在责备语气。

    可眼眸里流露出来的担忧,却无时不刻的泄漏着他的思绪。

    “……”

    顺着谈妙炎所说的,顾念兮也看到自己的脚踝真的有些红肿。

    估计,刚刚扭到的。

    “没事,待会回家让逸泽给我擦擦跌打药就好了。我们还是……”我们还是先去看看工地再说吧!

    顾念兮想要这么说。

    真的,这一点红肿真的算不上什么。

    谈逸泽寻常训练的时候,身上也经常带着伤。

    而且那些伤,基本上都比她这个要严重许多。

    不过就算那样,谈逸泽哪一次虚弱要擦药了?

    基本上,要是不被顾念兮发生,那个男人都给忘记了。

    可她的话还没有说完,谈妙炎就说了:“你怎么这么不爱惜你自己啊?”

    一番话下来,刚刚被他吩咐去拿药箱来的人已经赶到了。

    此时,在办公室里的人都已经谈妙炎身上怪异的磁场不大敢开口。

    而后,谈妙炎就这么大大咧咧的当着那些人的面,给顾念兮的脚丫上了药。

    等到给她擦完了药之后,这个男人才说:“好了,这个鞋就暂时不要穿了。脚都肿成这样了,再穿这脚就废了。”

    看着顾念兮刚刚被拽下来的那双靴子的细跟,谈妙炎道。

    “我不穿怎么去看工地?我今天还有一大堆的事情要做呢!”顾念兮反驳。

    其实,她很想问问谈妙炎,这脚丫子到底是她自己的还是他谈妙炎的?

    为毛她自己都没有在意这点痛,他却揪着不放?

    可一想到刚刚还是他给自己上的药,顾念兮觉得自己不好说的那么直白。

    “这简单。我车上正好有一双雪地靴!”

    顾念兮一度以为,谈妙炎不过是和她开个玩笑而已。

    你说,一个大老爷们的车上怎么可能随便就放着一双女人的靴子?

    可等到那双靴子送到自己的面前之时,顾念兮才意识到这不是个玩笑。

    谈妙炎的车上,还真的有一双靴子,而且正好是她顾念兮的尺码!

    “穿上吧!”

    没有说让她试试看,亦没有说其他的,谈妙炎就这样将鞋子递给了顾念兮。

    这个情景下,顾念兮倒也没有想那么多。

    要是现在不换上这双鞋的话,那今天那一大堆的事情都要耽误了。

    到时候,整个工程的进度就要耽搁下来。

    距离交房子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要是违约的话,到时候公司还要支付一大笔违约金。

    “好舒服啊!”换上了鞋子之后,顾念兮来回走动试了下,赞叹着。

    别说,这样舒服又保暖的雪地靴,她还真的没有碰到过。

    再说,这鞋子的颜色也不错。

    搭配她最近穿的衣服,真的挺合适的。

    不过试完了鞋子之后,后面的问题出现了。

    说真的,顾念兮还真的没有平白无故拿别人东西的习惯。

    特别是谈妙炎的东西……

    “这双靴子,应该是要送人的吧?这样吧,价格多少,到时候我打到你的账上!”

    顾念兮丢下这一句话之后,抬头就看到谈妙炎那阴戾的表情。

    “顾念兮,在你看来我就那么缺钱花是不是?”

    一顿歇斯底里的怒骂,让顾念兮的唇儿扁了扁。

    貌似,她又说错了什么?

    “……”

    其实,谈妙炎这一刻真的有些火大了。

    他不会告诉顾念兮,这一双鞋其实就是他买来送给顾念兮的。

    这全都是因为上一次无意间在谈家看到他们的鞋柜,发现那鞋柜里的女式鞋,几乎所有的款式都有,唯独没有这款式的雪地靴。

    而上次陪同某个女伴在商场逛的时候,谈妙炎便无意间看到这款鞋子。

    他觉得,这款穿在顾念兮的身上在适合不过了。

    于是,他就凭直觉买了下来。

    当时,陪同在他身边的女伴一度以为,这鞋子是送给她的。

    分别的时候,还打算将这个鞋子一并带走,却被谈妙炎呵斥住了。

    他给顾念兮的东西,怎么可能让人随随便便给顺手牵羊了?

    那一番呵斥之后,那个女伴他也厌倦了。

    用钱打发了之后,谈妙炎就开始苦恼着到底要怎么将这双靴子给送出去。

    没想到,机会自己跑来了。

    但谈妙炎猜中了前因,却没有预想到后果。

    这顾念兮竟然要还他钱!

    要是送这双鞋仅仅能用钱了结的话,他谈妙炎就不会痛苦这么久了!

    有时候,他真的恨不得掐死顾念兮!

    这样一来,就一了百了。

    可当看到她犯迷糊的盯着自己的时候,他却又下不了手。

    “顾念兮,我真是上辈子欠你的……”丢下这一番话,谈妙炎带着他的怒火离开了……

    而被留下的顾念兮却眨巴着无辜的大眼问着韩子:“他到底欠了我什么?”

    韩子摇摇头,表示自己准备参她一本,神马也不知道……

    ——分割线——

    谈逸泽下班回家的路上,车速有些快。

    而后头,某辆越野车仍旧紧跟其后。

    两辆车子在高速公路上疾驰,卷起落叶无数……

    等到两人都开累了的时候,车子被停在了路边。

    越野车上的人儿,先于一步下车,来到了另一辆的车子旁边。

    见里面的人儿没有下车的意思,直接打开了副驾驶位置的门就钻了进去。

    “上来做什么?”

    手握着方向盘,谈逸泽的视线没有落在身侧的人儿身上。

    那双如墨的黑眸,紧盯着前面的风景,就像是在开车一样的专注。

    但你仔细看的时候,又会发现这双眼眸其实焦距不在这儿。

    那样的感觉,就好像这男人透过前边的防风玻璃,看到了另一个不知名的角落。

    “没什么,就看看你!”不阴不阳的口吻,比车子外的寒风还要冻人。

    “没事就下车吧,我要回去了!”

    今日的谈逸泽,眸子里都是冰渣子。就算他的声音特别动人,但车内的温度还是凭空下降了好几度。

    “我刚刚看完小聿!小家伙貌似在幼儿园里和其他人相处的不错……”

    身侧的男子,貌似没有受到谈逸泽寒气的侵扰,自顾自的说着。

    也对,同样都是冷若十二月飞雪的状态,他何须畏惧什么?

    这个男人,从十几年前就生活在这个世界的另一面。

    曾经,他风光一度。

    而现在,曾经的他到底有多风光,现在就有多狼狈。

    偏激,阴暗……

    几乎所有最残忍的杀戮,他都亲眼看过。甚至,有些还是他亲身经历过。

    这样的男子,就像从天堂跌落的撒旦。

    在他的国度,没有任何的情感。

    他的世界,没有一丝温度。

    唯有在提及聿宝宝的时候,这个男人的脸上出现了不一样的柔情……

    把玩着刚刚在幼儿园偷偷见这个小家伙的时候,这小家伙从自己发的一大堆零食里给他的这个糖果,他笑的风情万种。

    而坐在对面的男子看到他手上的那颗糖果之后,轻启薄唇:

    “是吗?”

    聿宝宝这个小家伙,竟然会把他最爱的糖果给别人。

    这,除了让谈逸泽大跌眼镜之外,更让他有些微酸。

    毕竟,在家里就他谈逸泽和这小家伙的关系最好。

    现在他竟然给了谈妙文糖果,却没有给他谈逸泽……

    “别妒忌。他说剩下的都是他爸的!”

    看得出谈逸泽微微的酸味,谈妙文及时开口。

    其实,本意上他是不想告诉谈逸泽的。

    谁让这个腹黑的家伙,每次都欺人太甚。

    连他这个文叔,都时常要吃他的亏。

    可一想到这要是不告诉谈逸泽,依照谈逸泽这个大醋缸,回家都不知道要怎么收拾那个小家伙,谈妙文就有些心疼。

    “是吗?”

    虽然还是同样的两个字,但很明显的是比起之前的酸味,此刻谈逸泽的声音里多了一丝爽朗。

    剩下的都是他爸的?

    看样子,他的疼爱没有白付出。

    “我哥那边……”

    看得出这个男人现在心情不错,谈妙文想要借机说点什么。

    可没想到,这个话题一旦被提及,男人的眸色就发生了变化。

    原本因为聿宝宝有的好心情,瞬间一扫而空。

    那眉宇间的杀气,一般人都毛骨悚然……

    “我记得你说过,只有一次机会!”

    谈逸泽的语气,和之前没有什么差别。

    甚至,连表情都没有差别。

    唯一可见的,便是这个男人现在握着的方向盘深深的陷了下去。

    “我给你机会,已经太多了!”

    他没有直接将话说完,但谈妙文听的出,他已经准备动手了。

    此刻,谈逸泽的阴戾气息,不过是给他谈妙文的一个警告,劝他不要再管谈妙炎的事情。

    可那是他的哥哥,你让他如何做到什么都不管不顾?

    面对很多人,谈妙文可以展露他阴戾的一面。

    甚至,他也有手段,让那些和他意见不一样的人通通都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但唯独面对谈逸泽的时候,他做不到。

    一方面,谈逸泽是他的救命恩人,他现在能活下来都是因为有他。他清楚他谈妙文现在的所有,更清楚他组织里的各层关系。一旦谈逸泽泄密,将是组织致命的打击。

    而另一方面,谈逸泽现在所拥有的能力,早已超越他之上。

    就算他谈妙文真的有心想要伤害谈逸泽,恐怕也做不到……

    这两个方面,让谈妙文在面对他的时候,无法做到像是对待其他人的那般。

    “小泽……”他试图放软语气和谈逸泽说。

    却得到了这样的回应:

    “下车!”

    “小泽!”

    “你信不信,你继续说关于他的事情,我让他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他仍旧没有过多的表情,可那缓慢从他嘴里吐出来的字,却如同蛇信子一般让人感到恐惧。

    若是换成其他人这么说,或许谈妙文真的以为他不过是在开玩笑。

    看看,这表情多像是和你谈论今天中午要吃什么东西那般的淡然无奇。

    可因为这个人是谈逸泽,谈妙文知道只要他说的出,势必做得到……

    老早之前,谈逸泽就动了杀了谈妙炎的念头。因为当时,他害的顾念兮差一点流产,聿宝宝发烧。

    若不是他谈妙文求情,恐怕悲剧早已酿成。

    而现在,这杀意就像是随时都能引爆的火药桶。

    “我……知道了!”谈妙文不是没有话想说。

    但他知道,现在跟谈逸泽说什么他估计都听不进去。

    而且,说的过多极有可能惹怒这位爷……

    最终,谈妙文识趣的下了车。

    在他下车之后,车上这位爷的迅速的拉动了车子的引擎。、很快,车子如同离弦之箭般消失在他的面前。

    ——分割线——

    “二爷,你的鼻子有两个孔,感冒时的你还挂着鼻涕牛牛,二爷,你有着黑漆漆的眼,望呀望呀望也看不到边。二爷,你的耳朵是那么大,呼扇呼扇也听不到我在骂你傻。二爷,你的尾巴是卷又卷,原来跑跑跳跳还离不开它……”

    感冒的时候,头昏脑热的时候你做怕什么?

    可能有人是怕起来走动,有人是害怕碰水,而二爷最怕的就是有人不断的在自己的身边吵闹。那会让他本来就疼的脑袋,越发的疼。

    可谁知道,怕什么就来什么。

    你看看他头昏脑胀的浑身没力气,靠在沙发上休息一会儿,就有这么个奇怪的歌声老是钻耳里。

    嘤嘤嗡嗡的,让他感觉脑壳都快要破裂。

    睁开眼一看,二爷就看到这个人在那边,一边推着婴儿小床晃悠,哄着摇篮里的孩子睡觉,一边就对着他唱着不伦不类的歌曲。

    说实在的,有时候连二爷都无比佩服他们家小公主。

    她老妈唱歌的嗓门那么大,连他这个感冒头昏脑热的一听她的歌连睡意都没有,可这丫头却躺在小床上,不知道睡的有多欢。

    大概,是从生下来之后,这小公主在苏小妞各种彪悍的熏陶下,已经练就了一身无人能敌的本事。且不说这彪悍的歌声当成摇篮曲,估计连性格都会随苏小妞。

    别看她现在才这么个小不点,近几天苏小妞搬着电脑看那些gv动作大戏的时候,她的眼珠子不知道瞪得多大。

    这娘俩,果真是天生的活宝。

    “苏小妞,别唱歌成不?我脑袋疼!”摸了摸自己那擦得有些发红的鼻尖,凌二爷拉了拉自己身上的薄毯。

    最近自己这身体真的差了很多。

    以前,就算跟谈老大他们在极端严寒的天气下作业几个钟头,都不会变成这样。昨天不过是正好出去遇上一场大雪,回来他就感冒了。

    老爷子给他打电话知道他感冒了,就让他回大宅子好好休息,还让老胡过去给他看病。

    可老胡这病才看完,他带着药就直接赶回苏小妞这边了。

    不为啥!

    就是觉得放他们娘俩单独在一起,他不放心。

    只是窝在沙发上,凌二爷又是无比的头疼。

    你说感冒的感受就不是很好吧?

    这苏小妞还偏偏对着他明着鄙视!

    而苏小妞一听到她这话,顿时不乐意了。

    “你要是嫌弃我的话,大可以直接说出来,不用说的如此隐讳!”

    女人停下了手上推摇篮的动作,冷言道。

    “没啊,我就是脑袋疼。特难受,所以……”

    看到苏小妞的脸色一变,二爷的小心肝乱颤。

    好不容易这两天苏小妞才把他当成人看待,他可不想被一场感冒给毁了。

    但哄苏小妞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这货说:“你要是不想听我唱歌的话,你大可以直接离开就是了!”

    苏小妞愤恨的说着。

    其结果是……

    本来难受的一动不动的男子,赶紧狗腿的跑到了苏悠悠的身边,半蹲下去抱着她:“苏小妞,我真的没有不待见你。我就是身体不舒服。求你,别赶我走……”

    如此卑微的语气,其实连凌二爷都嫌弃自己。

    可无奈,当你遇到了一个让你倾尽所有去爱着的人儿之时,你真的可以连什么尊严都不要,只为了他在你的身边好好的呆着。

    而苏小妞之于他凌二爷,便是这样的一个人。

    “苏小妞……”

    抱着苏小妞的时候,凌二爷忍不住的往苏小妞的脖子里蹭。

    那里的温度有些凉,脑袋抵上去的时候真的很舒服。

    所以,凌二爷不自觉的想往那边靠近。

    而这么一凑上前,苏小妞才发现,这位爷真的发烧了!

    这脑袋,都快可以煮鸡蛋了!

    “凌二,你发烧了!”

    为了确定自己没有感觉错误,苏小妞甚至还尝试着用着自己的下巴去抵着凌二爷的。

    可这还没有抵上去,就看到这位爷突然抬起头来,对着苏小妞笑的倾国倾城……

    “苏小妞,我没发骚!就是想让你这么抱着我,头好像就不那么疼了!”

    真的好久都没有烧成这样了,他浑身连一丁点的力气都没有。

    脑袋一下下的抽疼着,周围的一切也迷迷糊糊的。

    若不是苏小妞和小公主在他的旁边,他想着要照看着他们娘俩的话,他估计早已睡死过去。

    “没说你发骚,说你发烧!哎呀完了,这么烧下去脑壳坏了肿么办?”看着对自己笑的一脸妖娆的男子,苏悠悠真的很是头疼。

    以前真没觉得凌二爷这么贱,可最近真的很明显。

    你看看,他每天穿的跟个骚包一样,她苏悠悠都没有说什么。

    现在倒好,她都没有说他发骚,他自个儿就承认了。

    “我没事!苏小妞你抱着我一下,估计我就好一点了!”

    就是这种感觉。

    只要被苏小妞抱着,他真的就脑袋不疼了。

    可这话刚一说完,刚刚脑袋上抵着的那个微凉的东西就消失不见了。

    而耳边传来的是:“不行,我得赶紧给你找点退烧药,这么烧下去肯定成了白痴!”

    原本白皙的脸,都给烧的泛着微红……

    说实在的,这样的凌二爷真的妖娆的可怕。

    那双勾魂的桃花眼里,没有寻常在别人面前的阴戾,有的只是柔情。一眸一笑,都是风情……

    这样的男子,比女人美,更比所有能用得到的形容词都要美。

    可美人却好像不自知,一直对着苏小妞露着门牙。

    说实在的,这样的凌二爷就像是晨间森林里出没的精灵。浑身都弥漫着一股子别人所看不透的薄雾……

    如果是定力不够的人,看到这位爷笑的如此的妩媚,肯定会把持不住。

    苏小妞从来不认为自己的定力有多好,所以当看到这位爷笑的如此妖娆的时候,她赶紧想要撤离。

    不然,她真担心自己会不会饿狼扑食,将凌二爷给啃了。

    当然,现在凌二爷已经跟她求婚了,他们的婚礼也在有条不紊的筹备中。

    就算现在作出什么事情来,也不是不可以。

    但关键是,她刚刚生完了孩子,现在做这些真的不合适。而这男人呢?还在发烧呢,他能经得起她苏悠悠的摧残么?

    生怕把这样的一位爷给摧残坏了,苏小妞只能选择撤离。

    可她还没有站起来,腰身就一紧,再度被带回了刚刚的位置上。

    而男人的脑袋,也在下一秒再度蹭了上来。

    “苏小妞,就让我这么靠着,不好么?苏小妞,别拒绝我……”

    那缠缠绵绵的男人的低语声,就像是暗夜里的罂粟。

    迷人,夺目,让人欲罢不能。但同时,也是最为致命的毒……

    只要一旦粘上,这一辈子都戒不掉,也摆脱不了。

    而苏悠悠,正是中了这样的毒。

    不然,她也不会花费了那么多功夫,兜兜转转最终还是回到了这个男人的身边。

    “苏小妞,抱着我……”

    生气的凌二爷,发火的凌二爷,正经的凌二爷,甚至还有猥琐的凌二爷,苏悠悠都见到过。但唯独没有见过现在这样,黏在她苏悠悠的身上,跟个孩子一样的他。

    而比起孩子,这个男人更有着一种致命的吸引力。

    那张妖娆的脸,就像是一种蛊惑,让苏小妞不自觉的想要靠近,再靠近……

    而凌二爷也貌似在苏小妞的安静中察觉到了什么。

    这一刻,男人睁开了双眸。

    美如桃花的眼眸,正好和苏悠悠的对视着……

    有种莫名的火光,在这狭小的空间里蔓延。

    而苏小妞更是看到了这男人脸上的唇红齿白。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这一刻的凌二爷真的看起来无比的诱人。看着这样的她,苏小妞很猥琐的咽了下口水。

    “咳咳……还是吃药吧。吃药的话,好的快一点!”

    其实,苏小妞就是想要撇开这个尴尬的画面。

    不然这么对视下去,苏悠悠真的不知道自己会作出什么邪恶的事情来。

    但没来得及推开,就被这个男人再度困住。

    苏小妞所能看到的是,这个男人那张比女人还要妖娆的脸,一点一点的放大,一点一点的接近……

    在两片唇瓣相接处的那一瞬,苏小妞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心里绽放……

    甜蜜么?

    苏小妞不知道。

    她的脑子里仅剩的一点理智提醒她,现在不能继续下去。

    不然,绝对会出事。

    她尝试着想要将男人推开。

    可关键的时候,这个男人却如同蔓藤一样,紧紧的将她给缠绕。

    她挣脱不了,理智只能一点一点的被他的胡搅蛮缠给蚕食。

    到最后,她不得不放弃了自己心里所有的坚持,尽情和这个男人拥吻在了一起……

    这个吻,进行的时间有点长。

    像是,要将离婚之后所有的怀念,所有的不舍,以及所有的悲伤都诉说出来似的。

    苏小妞一度以为,他们今天肯定会走火。

    可在最关键的时候,门铃声传来……

    当听到这门铃声的时候,原本纠缠在一起的人儿都愣住了。

    凌二爷一度想要不顾一起继续下去,双手再度缠上苏悠悠的腰身就要吻下去。

    但女人的手,却挡在了中间。

    “别……”

    “不要管,肯定是那些不相干的人。我们继续……”

    虽然发烧了,但这点小病绝对拦不住他想要好好体会一把的决心。

    “不要,我先去看看是谁来了!”

    苏悠悠的气息有些不稳,脸色也有些发红。

    特别是唇瓣,因为刚刚过分激烈的拥吻,而变得红肿。

    此刻的她,整张脸粉粉的,看上去就像是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似的。

    说完了这话,她连蹦带跳的就从凌二爷的怀中钻出。

    尼玛的,再不走开的话,她真的会趁着二爷病,强了他的!

    对于自己心中刚刚涌起的各种龌龊的想法进行各种各样的唾弃之后,苏小妞急急忙忙的朝着大门口走去。

    在急促的门铃声中,苏小妞打开了门。

    而出现在她面前的,是一个她怎么都没有想到的人……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