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595章 玉佩丢了 www.zy200.com整理

    “傻瓜,现在才知道我好啊?”

    不顾州委无数人羡慕的眼神,男人的眼里貌似只有她一个人。

    清俊不凡的脸上,在冬日的暖阳中勾出一抹慵懒的弧度。

    他的眼眸温柔的像是春日里的微风,撩过所有人的心……

    说实在的,谈逸泽真的很少在别人面前展露如此温柔的表情。

    一直以来,顾念兮以为这个男人杀伤力最强悍的,是他凶悍的表情。

    但现在,念兮才知道,其实比起他凶悍的表情,这个男人柔情的一面简直是所向披靡。被他一看,感觉就像是整个世界都要融化了那般。

    怕这位爷继续眼神攻击,让自己犯花痴在大街上丢人,顾念兮只能抱着男人的手臂,靠在他的怀中撒娇道:

    “一直都知道你好,好吧?咱们走吧,这个点宝宝快放学了!”

    “那好,走吧!”

    此时,明朗集团的下班铃声也响起。

    不少员工从大厦里头走出来的时候,正好经过这两人的身边。

    两人的穿着颜色都不是特别抢眼的那一种,可这俊男靓女站在一起的时候去,却让周围不少人都不自觉停留。

    只可惜,男人的眼中只有和他牵着手的女人,而女人的眼眸里亦只有身边的男子,对于周遭各形各色的眼神全然不在意。

    在所有人的注视中,两人很快手牵手离开了。

    “今天是不是有不开心的事情?”

    上车的时候,顾念兮正在忙着往自己的身上拉着安全带,就听到身侧传来了这么个声音。

    抬头的时候,她的视线不小心撞上了谈逸泽的……

    谈逸泽的动作一向很快,一上车很快就系好了安全带,此刻正坐在身侧安静的看着她……

    他的黑瞳里,仿佛正酝酿着一个旋窝,伺机想要将顾念兮的灵魂给收进去。

    “没……我们快点开车,赶紧离开吧。”顾念兮赶紧将自己的视线收回,笑道。

    可谈逸泽没有下一步动作,只是安静的看着她。

    “你觉得,你骗得了我么?”

    此时,他的双唇紧抿,目光直视顾念兮。

    明明还是和寻常没有什么区别的眼神,却仿佛被赋予了某种神秘的高贵。

    那种锐气,更让顾念兮躲闪不及。

    给她的感觉就好像,她脑子里所有的东西都在这一秒被这男人给看透了。

    在顾念兮的脑子因为这男人给的超强威慑力而死机的时候,男人的声音传来:

    “你可以选择自己亲口说出来。”

    此时,谈逸泽打开了车窗。

    窗户外,冬日的寒风灌了进来。

    掠过谈逸泽的衬衣领口,亦拂过顾念兮的发梢……

    不得不说,有时候谈逸泽真的是个操控气氛的高手。

    刚刚两人不是才温情蜜意的?

    如今被这么一折腾,气氛急转直下。

    就如同,从车窗外灌进来的寒风,让人的肌肤不自觉的冒出颗粒。

    “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不说出来!”

    男人在静默之后,给了这么两个选择。

    按照顾念兮的性格,她当然是想要选择后者。

    毕竟,谈逸泽那么忙,每天需要他亲自处理,纠结的事情已经够多了。这点关于自己的事情,顾念兮还是觉得自己处理比较好。

    可谁知道,男人貌似知道她的想法似的,在她蠢蠢欲动想要开口选择第二个选择的时候就说:“就算你选择后者,我也有办法让你说出来。”

    得!

    这不就有的选跟没得选是一样的?

    亏她顾念兮刚刚还觉得,今天他们家谈大爷开明了一回。

    没想到,这都只是表象!

    这只腹黑的老狐狸!

    顾念兮在心里碎碎念着。

    而这位大爷貌似察觉到顾念兮心里在碎碎念什么似的,继而补充道:“而且这让你开口的方法多的是,总有一款适合你的!”

    最后的一句,谈逸泽甚至还对着顾念兮邪恶的挑了挑眉!

    很显然,谈某人已经计划好了怎么对付她!

    而且,手段之残忍和邪恶,不是顾念兮这一类的小白兔所能应付的。

    听到这,顾念兮顿时扁了扁小嘴。

    “真的要我说?”

    “我说过不想说也可以。我们可以回家就这个话题展开讨论!”谈某人说这话的时候,正正经经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位爷真的是想要就此事开展一次大型讨论会。

    可顾念兮看到这位爷从身旁伸过来掐着她的手,顿时一脸愁云。

    尼玛的,什么讨论?

    这腹黑的老流氓肯定是要将她带回家好好的收拾一番!

    只是这位大爷说起话来却一本正经的样子,让人不由得怀疑是她顾念兮多想。

    于是,顾念兮有些懊恼的回嘴:

    “展开讨论?那要不要顺便我到时候还写个总结,然后呈交给谈少您,要是通过的话就在上面盖章?”

    这只是赌气说的,一般没有人会当真。

    可谈逸泽却说了:“这是个不错的建议。那就这么决定了,到时候把你的想法和建议都整理成文档,打印出来给我过目。要是我满意的话,绝对会往上盖章。而且,盖多少都有!”

    男人信誓旦旦的说着,窗外的寒风更是不时拂动顾念兮的发梢。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位爷真的是在谈论盖章的事情。

    但顾念兮看到这位爷唇角勾起的那抹荡气回肠的弧度,瞬间蔫了。

    “得了。我说就是了!”

    什么盖章?

    你以为,到了谈少的嘴里,盖章真的就是简单的盖章二字吗?

    到时候,她顾念兮肯定会变成斑点狗的!

    吼吼……

    “老流氓,就知道拿这个威胁我!”虽然应承了下来,可顾念兮还是有些无奈的哼哼着。

    一般人在这个时候都会解释一下这不是所谓的威胁。可谈逸泽倒好,直接丢出一句:

    “但有效果,不是吗?”

    确实,比起其他软磨硬泡的哄着女人,这样的解决方式真的够直接了当,而且也是最能让顾念兮折服的。

    但问题是,可不可以不要这么直接?

    “……”

    无疑,这样的谈逸泽再度让顾念兮有些无语。

    而他已经催促着:“到底怎么了?说清楚!”

    没有和别的男人一样各种花言巧语的诱哄,男人的直截了当说真的到现在顾念兮还有些适应不了。

    但同样的是,这样直白的语句也从另一方面让顾念兮感觉到了这个男人对自己的担忧……

    她的谈少,从来都不擅长任何甜言蜜语。

    她的谈少,从来不懂什么是浪漫。

    他只会用他的方式,来关心她,保护她。

    看着她那好看的侧颜,顾念兮的嘴角勾了勾: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啦。就是前一段时间跟你说的,我发觉king集团最近好像陷入危机了,打算趁着他的股价下跌的时候收购进来,让谈妙炎再也没有可以和你作对的可能。为了这个,我和韩子都已经忙活了好一阵子了,眼看这king集团很快就要成为我们的囊中之物了。没想到,今天早上杀出了个程咬金……”

    说到这的时候,顾念兮轻轻的叹息了声,才继续说着:“这人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从早上开始吸纳了那么多king集团的股票,可韩子怎么查都查不到关于他的资料。这么一来,我就算想要跟他买下他所持有的king集团的股票,基本上都是白日做梦了。”

    说完了这一番话,顾念兮有些懊恼的挠了挠自己的长发。

    本以为,听到这一番话之后,谈逸泽应该和自己一样的失落才对。

    想当初,顾念兮提议要去受够king集团的时候,这男人不就是百分百支持她的决定么?

    现在被她搞成,他也应该很失望才对。

    可哪知道,她的话音才一落下,身边的男人却传出了爽朗的笑声。

    那种感觉,就好像顾念兮刚刚告诉他的不是一个坏消息,而像是告诉了他中了五百万的彩票似的。

    “怎么了?”顾念兮懊恼的拽住了他的手,反问着。

    “程咬金……有意思!”

    男人停下笑声之后,又对顾念兮说。

    “你笑什么?”

    “我笑你们用程咬金称呼我!”

    谈逸泽的声音,很动听。

    即便是在雪花飞舞的季节,仍旧能如同夏季拂过稻田的微风似的,让人感觉到一阵慵懒。

    可听了这话的顾念兮,却没有跟着谈逸泽一并笑起来。微愣之后的她,诧异的看向面前的男子问道:“程咬金称呼你?”

    “你的意思是说,从今天早上开始吸纳king集团的股票的人,是你?”这感觉,就好像当初知道了sh国际竟然是她家谈少的感觉差不多。

    一样的震撼,一样的让顾念兮难懂。

    “是啊!”他不过是觉得,这该死的谈妙炎竟然摸了他老婆的脚丫,该给他长点记性了。

    但这个理由,谈逸泽暂时不想告诉顾念兮,免得让这女人觉得,他太小气了。

    “你怎么不早说!”听到这个消息,顾念兮真的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

    king集团的股票是被谈逸泽给收购,按理说顾念兮是不应该伤心的。至少,这收购的king集团,不是在她的手上就是在谈逸泽的手上。

    可既然是谈逸泽开始收纳进来的,那她从刚刚开始在伤心什么?

    “你也没有跟我说啊。刚要不是我问你,你没准还不肯跟我说呢!”谈逸泽说着,还白了她一眼。

    那感觉,好像所有错都是她顾念兮似的。

    “这个先不说。你是怎么做到的?韩子说,不管用什么手段都查不到收购者的信息。我还以为是哪里杀出来的程咬金,没想到这程咬金就坐在我的身边!”

    顾念兮哼哼唧唧叫器着自己不满。

    但下一秒,她得到了惩罚。

    因为她的大腿被狠狠的掐了一下!

    “啊!痛……”

    “知道痛就好!臭丫头,我这不是在帮你忙么?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乱说。”

    “好好好,我不乱说就是了!那谈大爷,现在可不可以开开恩,告诉人家您是怎么办到的?”

    顾念兮谄媚的依靠在男人的身边,用着连自己都觉得有些恶心的语气对着男人怪嗲。

    说实在的,她就是想要套出谈逸泽是用了什么法子,竟然能瞒天过海。

    她要是学到的话,将来也可以学着这样的方式去忽悠人是不是?

    可从谈逸泽的嘴里得到的就只有这么六个字:“山人自有妙计!”

    “真小气,难道就不能说一下吗?”

    “不想说!激将法没用。”

    不愧是谈逸泽,一眼就看穿她现在在玩什么把戏!

    “不玩激将法玩什么?”顾念兮继续纠缠着。

    只要能从谈逸泽的口中套到个答案,值了。

    “晚上我教你!”

    欺近顾念兮的耳边,男人吹着热气。

    这下,顾念兮连说都不敢说了。

    这大老爷们,肯定今晚又想出什么坏找招了!

    而男人看着顾念兮那羞红的小脸蛋,嘴角不自觉的扬起……

    结婚这么久了,这丫头还是这么敏感。

    光是看着她泛红的脸蛋,他的念头就有些歪了。

    看来,今夜绝对美好……

    想到这,谈逸泽拉动了车子的引擎,带着顾念兮消失在街角的尽头……

    ——分割线——

    “呜呜呜……”被谈逸泽带到聿宝宝的幼儿园,刚一下车顾念兮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了个稚嫩的抽噎声。

    或许是因为母子连心,顾念兮的心一下子都被提起来了。

    因为她能感觉到,那个哭声是他们家聿宝宝的。

    只有聿宝宝的哭声才会这样的奶声奶气……

    没顾得上身后的谈逸泽,顾念兮就急忙跑了。

    “兮兮?”

    看到一下子就跟兔子一样蹦达了老远的顾念兮,谈逸泽也赶紧加快步伐跟了上去。

    而就在不远处,顾念兮又听到了一阵哭声。

    “爸……痛痛。”

    谈逸泽的听觉能力,一直比其他人强。

    这么一听,估摸着他也确定这哭声是他们家聿宝宝的!

    听到这,他也没有顾得上其他。

    仗着手脚比较长,三两步他就将顾念兮甩在后头,直接赶到了幼儿园大门前。

    “爸,痛痛……”

    大门前,幼师抱着个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孩子。

    那孩子的泪水,早已布满了他的整个小脸蛋。

    “宝宝……”

    谈逸泽一上前,赶紧就将哭闹着的小家伙护在怀中。

    “宝宝,是爸爸。没事了,乖……”

    将孩子抱在怀中,谈逸泽不时的轻拍着他的背部。

    而幼儿园老师显然没有想到这高大英俊的男子会是这个小家伙的父亲,不知道是太过震惊,还是其他的缘故,总之看的有些呆愣。

    而谈逸泽显然已经顾不上其他什么,光是怀中孩子的泪水就让他慌了手脚。

    “没事没事。爸爸在了……”

    “老公,这是怎么了?宝宝怎么哭成这样了!”

    随后赶到的顾念兮,有些担忧的看着孩子。

    “是这样的。今天兔子班的和大熊班的几个孩子合在一起玩。刚刚老师就走开了一会儿,不知道小聿怎么和大熊班的孩子扭打在一起了,估计是磕到了一直在哭!问他,他什么也不说,就一直喊着要爸爸。”幼师见到顾念兮赶来,就急急忙忙回应着。

    对于这一点,顾念兮倒是没有怀疑。

    反正他们家聿宝宝不知道怎么回事,哭了就只想找谈逸泽。

    这情况,尤其在谈逸泽出任务的时候最严重。

    只要他一哭起来,除了谈逸泽,谁哄都不好。

    你看看,刚刚哭的多大声,现在趴在谈逸泽的怀中就有多安静。

    只是那偶尔抽噎的模样,还是让人心疼。

    “宝宝,妈妈抱抱好不?”

    看着孩子那带泪的大眼,顾念兮只想自己抱着他。

    可她的手一伸过去,小家伙就直接躲在谈逸泽的怀中不肯出来。

    看到这样,谈逸泽只能安慰顾念兮:“算了,我来就好!”

    “宝宝怎么了?说说哪里痛?”谈逸泽的嗓音不高不低,让他怀中的聿宝宝没有任何的惧意。

    在他怀中钻了几下之后,聿宝宝的小鸡冠头已经很乱。

    而现在被谈逸泽提及这事情,聿宝宝似乎还很委屈。胖嘟嘟的小爪子指着自己的脖子,哽咽着说:“痛痛……”

    顺着这小胖爪所指的方向,顾念兮和谈逸泽果然看到了他的脖子上竟然有一道红痕……

    那里,还有些破皮。

    而谈逸泽断定,这红痕可不是简单的抓出来的那么简单。

    不出他的预料的话,这应该是勒出来的!

    这个假设,让谈逸泽有些惶恐。

    他赶紧伸手往聿宝宝的小脖子上一摸,果然谈妙文给的那块价值连城的帝王绿玉佩不见了!

    “玉石在哪里?”

    谈逸泽的脸色顿时一暗,眼眸扫向刚刚站在自己旁边的那名幼师!

    刚刚的他,看着哭泣不已的聿宝宝要多温柔有多温柔。而现在,只是眨眼睛的功夫,这个男人的眸色就变了个样,如同秋风扫落叶般无情。

    “老公,玉石不见了?你的意思是说,宝宝是因为玉石被抢了,所以弄伤了脖子!”顾念兮说这话的时候,也赶紧拨开了宝宝的衣服看。

    果然,在他的小脖子上真的有一条带紫的红痕。

    那很明显,是被勒出来的。

    这下,顾念兮更是心疼坏了。

    你想想,孩子还这么小,哪能经得起这样的折腾。

    这被扯得脖子破皮红肿是小事,若是这人更加坏心眼一下,下大点力气的话……

    顾念兮真的不敢想下去。

    “宝宝,妈妈抱。妈妈给你呼呼!”怪不得,这小家伙刚刚会哭的那么厉害。

    这脖子被人弄成了这样,又受了惊,肯定很害怕。

    “宝宝,先到妈妈怀中去!我处理完事情,就带着你跟妈妈回家。”谈逸泽知道,这个时候顾念兮肯定心疼死了,便哄着怀中的聿宝宝,将他送到了顾念兮的手上。

    本来还有些不大愿意的聿宝宝,在他的一番劝说之下便乖乖的被顾念兮抱着。

    “妈……”

    “没事了没事了。妈妈保护你……”

    顾念兮蹭着孩子的额头,眼眶红了又红。

    这孩子虽然一直都是谈逸泽的小粉丝,有时候也很爱跟她顾念兮作对。

    可到底是从她的身上掉下来的肉肉,她怎么能不心疼?

    如今看到孩子哭成这个样子,顾念兮更多的是自责。

    而顾念兮这边哄着聿宝宝的时候,那边谈逸泽朝着那名幼师走了过去。

    “玉石在哪里?”

    没有过多的言辞修饰,谈逸泽的语气很强硬。

    特别是他大步朝着女人身边走去的架势,那深入了骨髓里的上位者气息,让人不难察觉到这并不是寻常人。

    惶恐不安之下,那个女人也开始一步步的往后褪去。

    “那个……我真的不知道有什么玉石。”

    不知道是因为太过紧张还是企图隐瞒着什么,这个女人的语气变得有些结结巴巴。

    “不知道?别在我的面前说谎,不然连命都会没了!”

    若是别人说这话,你或许真的会觉得这不过是一个玩笑话。

    但说这话的人是谈逸泽。

    他在几秒钟的时间内敛去的所有的笑意,如同主宰者整个世界的王者站在你的面前。

    如此的架势,容不得你怀疑他说的话的真假。

    “我真的不知道。今天小聿就和幼稚园里的几个孩子在一起玩。起先他们还玩的挺好的,我也就没有太在意。院长让我去趟隔壁班领取今天下午孩子们喝的牛奶,我就过去了。我一回来就这样了……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这名幼师年纪也不大。

    大概是刚从大学校园毕业的,眉宇间还带着青涩。

    这也是她头一回遇到如此强势的男人。

    强势到,貌似可以主宰这个世间的一切!

    一时间,她的两腿都有些打颤了。

    想要努力的解释清楚些什么,可她发现一开口说话就有些大舌头。

    “擅自离守?你让这么大的孩子单独呆在一起?要是我孩子出了什么事情,你预备拿什么赔给我?”

    谈逸泽的眼眸微眯了起来。

    “不……不是这样的。当时还有大熊班的老师在,我才离开的!”

    那幼师努力的解释着。

    “我真的不是有意的!”

    聿宝宝的人缘不错。

    所以从他进幼儿园开始,老师也很喜欢这个小家伙,时常都会逗着他玩。

    包括这位幼师,其实也挺喜欢聿宝宝的。

    做游戏的时候,她都喜欢亲自带这个小家伙。

    可她真的没料想到,今天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老公,怎么样了?”

    就在两人对峙的时候,顾念兮走了过来,眉宇间除了对聿宝宝的心疼,还有浓浓的担忧。

    那块玉佩除了本身价值连城之外,还代表了谈妙文身份的重要凭证。

    要是这块玉佩不小心落在有心人的手里,恐怕……

    再者,谈逸泽说过谈妙文一直都不放心聿宝宝上幼稚园,时常会出没在这附近。

    若是让他知道孩子受伤的话,那欺负这聿宝宝的人恐怕……

    总之,这块玉佩的丢失,可能引起连锁反应。

    若是没能找到,谁也不能预测结果。

    “她估计是真的不知道。”

    谈逸泽扫了一眼已经吓得双腿发颤的女人,开口道。

    “那我们怎么办?”

    突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顾念兮也很茫然。

    “我看我们还是先回去吧,宝宝哭累了,这么让他吹风的话会感冒的。先带他回家,至于儿子的公道和玉佩,我一定会追回来的!”

    说这话的时候,谈逸泽的视线落在窝在顾念兮怀中,已经睡着的小人儿身上。

    “那……好吧。我们先带着宝宝回家吧……”

    看着怀中睡的很不安稳的小家伙,顾念兮的眼里满满的心疼。

    ——分割线——

    “啊,今天吗?”

    这一日,凌二爷一大早就接到了个电话。

    而当他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接着电话的时候,不远处某个女人躲在门框后面,悄悄的盯着男人忙碌的背影。

    因为没有睡好觉而黑了的眼眶,还有凌乱的发丝,让这个刚刚起来的女人看起来很糟糕。特别是那盯着男人的眼神,简直猥琐到了极致。

    “好的,我看看今天的行程!”凌二爷一边抱着孩子,一边翻箱倒柜的从自己的箱子里找出了ipAd出来,翻看了一番自己的行程之后,男人又开始对着电话那边的人说:“我中午和晚上九点有时间!”

    一个时间是自己的午饭时间,另一个则是伺候好小小妞和苏小妞入睡之后,自己的闲暇时间。

    说实话,最近这两个公主占据了他大多数的时间,所以他一般的形成都需要根据这两位公主制定。其他的事情,除了能暂时在家里趁着空闲处理的,其他的都要让六子安排,等到他凌二爷过去公司再去处理。

    不过今天这个Ase来的有点急,而且还需要他凌二爷亲自出面。

    当然,这Ase能谈成的话,所带来的利润也不菲。

    其实,若是以前凌二爷还真的不那么在乎这一点点的小钱。

    谁让他们凌家家大业大。

    就算几辈子都坐吃山空,也难以花完手头上的钱。

    可现在不一样了!

    他跟苏小妞的孩子出生了,也跟苏小妞求婚成功了!

    举办婚礼需要钱,小公主的尿布和奶粉也需要钱。精打细算的凌二爷觉得,这个时候还需要多赚一点。

    这样,将来才不会苦了他的苏小妞和小公主。

    “好,那就这样!中午的时候,我抽空过去一趟,地点让六子安排之后给你发过去!”

    “嗯。这是我的荣幸!”

    凌二爷不愧是凌二爷,就算是抱着孩子讲电话,也依旧能保持着他惯有的优雅从容。

    这么一听他的语调和谈吐,你一定会想到此时应该是某个男人坐在办公桌前悠闲的翻着资料,敲击着电脑键盘之类的。但你绝对不会猜想到,此时这位爷正将一个奶娃娃放在沙发上,一手拿着电话一手拿着一块刚刚换下来的纸尿布。

    小公主拉了翔,凌二爷正在给她清理。

    现在的他做起这些事情来,还真的有模有样的。比起当初第一次被小公主拉翔给吓的六神无主不知道好多少倍。

    “嗯,好的。到时候见面再说吧,我这边还有点事情要处理,先这样了!”

    二爷的嗓音里带着笑意,除了一如既往的优雅高贵之外,却没有在苏小妞面前那种放松,亦没有给人轻佻的感觉。

    好不容易结束通话之后,男人将手机扔在一边,然后拿着湿纸巾给他的小公主清理了起来。

    “小公主,拉臭臭还笑的这么开心?是不是看到你老爸我心情特别好呢?”

    他一边给小公主收拾着身子,一边还嘀嘀咕咕的振振有词。

    这样的他,实在让人难以和刚刚那个正打电话的优雅男子联系在一起。

    说实在的,现在的凌二爷照顾起孩子来,比她苏悠悠还上手。

    特别是这小心翼翼的模样,就想着小公主是他捧手里的瓷器似的。

    而这样,也让刚刚起床的苏小妞脾气越发的不好。

    没等凌二爷给小公主换完小裤裤,苏小妞就直接走过去将孩子给抱起来。

    “苏小妞,你才刚起来。脸还没洗也没刷牙,还不赶紧去收拾一下!早饭我都做好了,今天还有你最爱的水晶虾饺!”

    当然,水晶虾饺不是他亲手做的,却是他一大早起来就跑到市场排队买的。

    苏小妞爱吃的东西很多,但她最爱的还是水晶虾饺。

    而且,还单单只挑某一家店的。

    可像是这样口碑好的店,生意自然也火爆。

    每天一大早,店门口就有里三层外三层的人排着队。而且你晚了一些的话,肯定就卖光了。

    若是以前,凌二爷肯定不会为了一口吃的,到那人山人海的地方。他本来几句有洁癖,哪能忍受得了人多又闹哄哄的地方。

    可偏偏,为了苏小妞,让他上刀山下油锅都成。更别提只是区区去挤个人堆买虾饺。

    忙活了大半天,累的他快要趴下去,就为了给苏小妞吃上一口热腾腾的虾饺。

    “光瞪着我做什么?小公主还没有裤裤呢!”见苏小妞之对着自己干瞪眼,凌二爷继续催促着。

    “……”

    可苏小妞非但没有将孩子交给他,反倒是将他手上的小裤裤给拽了过去。

    “我自己的女儿自己换裤裤!”

    某女说着,就将女儿放在沙发上,自己亲手给孩子换上。

    “苏小妞,你怎么了?”

    看着一脸别扭坐在沙发上给孩子换裤子的苏悠悠,凌二爷有些摸不着头脑的跟着坐下。

    这又是怎么了?

    昨晚上睡觉之前,不是还好好的么?

    当时凌二爷耍了无赖,还让苏小妞亲了一口刚刚退烧的自己!

    虽然一个吻并不代表什么,但还是让好久都没有和苏小妞亲昵的凌二爷兴奋的一整个晚上都没有睡着。

    想到昨晚的和谐,又看了今天一脸大便色的苏小妞,凌二爷实在有些委屈。

    “苏小妞,我是不是又哪个地方惹你生气了,你说出来就好。不要憋在心里,待会儿憋坏怎么办?”

    试图拉着苏小妞的手的凌二爷,被苏小妞给甩开了。

    “去去去,你不是要走么?赶紧给本宫滚了,省得碍眼!”

    “我哪里要走?我不是还站在这里好好的么?”

    凌二爷真的有些摸不着头脑。

    这好不容易才和苏小妞恢复的关系,这要是一下子被自己搞砸了,到时候火大的肯定不只是他自己。

    要知道,现在整个凌家的人每天都眼巴巴的等着他将苏小妞和小公主给带回凌家。

    因为之前和苏小妞闹过的不愉快,他们也担心这个时候亲自到这边来会让苏小妞他们娘俩不开心,所以最近这段时间几乎都是拿着他发回去的小公主的照片过日子的。

    要是他真的将这段婚姻给搞砸的话,那估计他凌二爷以后也不用回到凌家了。

    凌老爷子和凌母,肯定不会放过他。

    “你刚刚不是打电话说你要走么?”苏小妞抱着一大早就咿咿呀呀笑个不停的小公主,转了个身,不理会身后的凌二爷。

    “那个是公司的客户,我就是去见个面吃个饭顺便将合同给签了。”

    “客户?男的还是女的?”

    苏小妞仍旧没有理会他。

    “不管男的女的,都只是客户!”凌二爷说完了这话之后,突然又意识到了一个问题:“苏小妞,你是不是吃醋了!”

    嘴上这么问着,凌二爷那双漂亮的桃花眼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若是苏小妞真的因为他的事情吃醋的话,那是不是意味着苏小妞现在真的将他当成老公看待了?

    不再是和以前那样,可有可无?

    “去,我吃翔也不会吃醋!”

    因为回答的太过顺溜,这话的真实程度也有待考究。

    而这让凌二爷眼眸里的光芒越发的迷人。

    “苏小妞,你一定是吃醋了对不对?”拉着苏小妞的手,男人嘴角的弧度快到了眼尾……

    好吧,看着苏小妞吃醋的样子,凌二爷的心里是心疼的。但另一方面,他的心情又是好的。

    这证明,苏小妞现在真的又在乎他了。

    “苏小妞,不管那人是男的也好,是女的也罢,都取代不了你在我心中的地位!”

    虽然这男人说这话并没有其他的小动作,但不得不说听了他的一番话之后,苏小妞的心情还是不错的。

    “那你希望今天见面的客户是男的还是女的?”听了这话之后,苏小妞的语气真的好了不少。

    而凌二爷也松了口气:“老实说,我希望是女的!”

    是女的话,凭借他凌二爷的姿色,很容易就能拿下这份合同的。

    可这话一说出口,本来脸色恢复的差不多的女人顿时又跟见了杀父仇人似的朝着他怒吼着:

    “哦,原来还是想背着我勾三搭四!”

    “不是不是,我是说希望是个男的!”

    凌二爷赶紧辩解。

    真该死!

    刚刚自己嘴巴怎么就那么贱呢?

    明知道苏小妞还在醋意头上,为什么就不能说的委婉一点?

    为了让苏小妞的情绪缓和一点,凌二爷又赶紧改口。

    但一句话,又让苏小妞炸毛了!

    “哟,女的搞完了现在想搞男的!凌二,我代表上帝鄙视你!”

    丢下这话,苏小妞抱着女人匆匆忙忙的朝着卧室走去。

    看着苏小妞炸毛暴走的样子,二爷真的委屈了。

    难怪别人都说,生完了孩子的女人是最难哄的!

    你看看,不就是刚刚说错了一句话么,现在就变成人民的公敌了!

    可不管心里有多委屈,凌二爷还是迅速的跟上前,在后头喊着:“苏小妞,等等我!”

    可就在他追着苏小妞要进入卧室的时候,那扇门“呯”的一声,关上了!

    随后里头传来了这么个女声:“这是我苏悠悠的地盘,凌二和狗不得进内!”

    听着房间里传来的那个猖獗的女音,凌二爷顿时觉得自己的世界很灰暗。

    看,他都沦落到跟狗儿差不多的待遇了……

    ——分割线——

    “兮兮,宝宝怎么样了?”

    入夜,顾念兮才从楼上下来。

    看到顾念兮下来,谈老爷子赶紧上前。

    “还在睡,不过睡的不是很好。”说到这,顾念兮的眼眶有些红,但还是安慰着老爷子:“爷爷没事的,您还是赶紧去休息一下吧!”

    都入夜了,从聿宝宝回来到现在,谈老爷子一直都在守着。

    当然,孩子脖子上的伤口,谈老爷子也让老胡过来给包扎了。

    而且他们还照着孩子脖子上的伤口推测了一番,据说应该是玉佩的链子被从他脖子上给扯断的。

    “我睡不着啊。兮兮,我对不起你们……”

    想到孩子脖子上的伤,老爷子的老眼周围布满泪花。

    “爷爷,您说什么呢?”

    “你和小泽就这么两个孩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该怎么办?我当初怎么就那么固执,非要让宝宝上学呢?”

    从今天出事之后,老爷子一直很自责。

    “爷爷,意外是难以避免的。就算现在不上学,他长大了也是要上学的不是吗?早点让他接触外面的世界,也好不是么?”

    虽然嘴上是这么说的,但顾念兮心里却不像嘴巴上的这么平静。

    谈逸泽说了,扯掉孩子链子的绝对不是一个孩子的力气……

    光是想到那个画面,顾念兮今晚都没有平静下来。

    “爷爷,早点睡吧。等明天早上,宝宝又能跟以前一样陪着您玩了。”

    “那……好吧!”被顾念兮劝说了几番之后,谈老爷子最终回了卧室。

    而就在这样的夜里,市中心某个公寓内的人儿,手上正握着那块上等的玉佩把玩着……

    ------题外话------

    《闪婚,谈少的甜妻》即将出版。出版名为《谢谢你赐予的甜蜜时光》一套三册。

    在出版界,某律是新的不能再新的人,还希望能得到各位亲们的支持。

    有意愿购买本书的亲爱的们,可加团购群41891806

    进群填表,私戳管理员即可。

    某律深情款款的等待支持~!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