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602章 追踪vs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这一日的早晨,顾念兮醒来的时候房间里就像是炸开了的锅。

    “妈……”

    “不行,你妈还在睡觉!”

    “妈……”

    “想要我收拾你了?跟我下楼去,我带你去吃香香!”

    “不,妈……”

    聿宝宝奶声奶气的叫唤声,在这样的清晨里极为悦耳。

    而和这小家伙斗嘴的,则是谈逸泽的声音。

    比起寻常的时候,刚刚起床的谈逸泽,嗓音中带着一股子沙哑。

    “臭小子,看我怎么收拾你!”

    谈逸泽的权威不怎么喜欢受到挑衅。

    这一点,顾念兮一直以来都是清楚的。

    谁让这位大爷不管是在家还是在s区,都是声名显赫的人物。

    再加上一派硬气的作风,几乎所有人都只能顺从着他的意思。

    不过这聿宝宝,从生下来就是他的小冤家。

    除了寻常的时候就喜欢直接爬到他的肩头上坐着之外,这小家伙偶尔还敢和谈逸泽对着干。就像,现在……

    而睡梦中的顾念兮,一听到宝贝儿子就要被谈少收拾了,也顾不得和周公收起棋盘,就急匆匆的起坐起来了。

    睡眼惺忪的女人,小嘴里还不是喊着:“宝宝,快点到妈妈这里来,妈妈保护你!”

    好吧,顾念兮其实就是知道他们家的谈少打起人来可是非常疼的。担心自家宝宝受了委屈,她才这么急匆匆的坐起来。

    而在顾念兮睁开眼睛的时候,还有一阵咯咯咯的声音传入了她的耳中。

    那是,他们家聿宝宝的笑声。

    因为这阵笑声,顾念兮算是清楚了。

    揉了揉自己那双惺忪的眼,顾念兮这才看清楚了周围的一切。当然,也包括现在两个正在床上翻滚的人儿。

    因为谈逸泽身高的关系,他们家的床都是特级加大加宽处理的。

    按照苏悠悠当初到这边溜达了一圈,并且还参观了他们的大床之后的评价:这哪里是大床,这床的面积都快和人家一个普通的房间差不多大小了。

    所以,这样的床一般躺上好几个人,都没有任何的影响。

    这不,谈逸泽将聿宝宝给拉上床哈痒,都没有影响到她顾念兮的这头来。

    而看着聿宝宝被谈少戳着疙瘩窝,就像是小泥鳅一样在床上翻滚的样子,顾念兮也忍不住咯咯咯的笑起来。

    而她的这笑声,才引起了刚刚在床上闹得不可开交的父子俩人的注意。

    起先,顾念兮还没有觉得这样的见面方式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可当她看到谈少看了她一眼,随即脸色一沉,再者用更快的速度用他的大掌将聿宝宝准备抬起来看顾念兮的小脸给挡住,才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劲。

    “臭丫头,还不赶紧给我躺回去!”

    谈逸泽扫了顾念兮一眼之后,就喊着。

    而顾念兮开始还很纳闷,这谈逸泽今天早上的起床气怎么这么严重?

    可纳闷了一会儿,等她低头看到因为坐起来而被单滑落,没有盖住的自己的身子之后,她那张在晨光中呈现出陶瓷般的白的小脸,下一秒竟然红的像是煮熟的虾子。

    真该死!

    昨晚上被谈少逞了下威风,两人奋战到大半夜才睡着的。本来顾念兮还想起来套上衣服再睡的,这是她生完了宝宝之后的习惯。

    不然,这闹哄哄的聿宝宝指不定一醒来就跑上楼来找她。而且小家伙一向非常淘气。

    一进屋他最喜欢就就是直接掀开被子,钻进他们两人的被窝里。

    顾念兮不想让自家宝宝太早接触这些,所以她一直都坚持着在睡觉之前一定要确保自己的衣服整齐一些。

    可昨晚上,她准备起来套衣服的时候,被谈少拦截住了。

    男人说,已经好久没有这样抱着睡觉了,让她就这样呆着。

    顾念兮本来不愿意的,可听到谈逸泽那类似于撒娇的声音的时候,就忍不住妥协了。

    本来她打算等天一亮就先起来套件衣服,到时候也不怕这小家伙到他们的房间里来闹腾。可因为折腾的太晚,实在太累了,她竟然睡的这么死。

    别说提前起床套件衣服了,就连聿宝宝都已经进入了卧室,她都不知情。

    这不,悲剧发生了!

    聿宝宝已经进来了,而且还来到床上了。

    而她顾念兮睡的太死,起来之后竟然还把自己没穿衣服的这件事情给忘记了。

    差一点,就让孩子撞了个正着。

    好在,谈少本着“护食”的本能,将聿宝宝的眼睛给遮住了。

    在他看来,老婆是他谈逸泽的。不得不给孩子喂奶的时候,就算了。但孩子已经断奶了,自然不可以眼睛吃了冰激淋。

    “爸,放放!”

    聿宝宝被挡住了整张小脸,看不到其他的事情,有些生气的张牙舞爪。

    无奈的是,他家老子的力气从来不是这小家伙可以比得上的。

    就算他再怎么张牙舞爪,都不可能从谈逸泽的眼皮底下逃走。

    “兮兮,快把衣服穿上!”

    一边收拾这个瞎折腾的聿宝宝,谈逸泽一边提醒着顾念兮。

    就算是他谈逸泽的儿子,也不能占了他老婆的便宜。

    “啊?好!”

    本来愣住了的顾念兮被谈逸泽这么一提醒,赶紧抓着衣服就急匆匆的往自己的身子上套去。

    等到顾念兮差不多将自己衣服给收拾完之后,谈逸泽才松开了落在聿宝宝小脸上的手。

    得到了自由的聿宝宝到处瞅着,还以为刚刚爸爸挡着了他的眼睛,应该是有什么好玩的东西。

    可这么睁开眼睛一看,他这才发现原来神马好玩的东西都没有。

    唯有妈妈的脸上,有着不正常的红。

    妈妈还时不时的瞪着爸爸几眼,逗得爸爸坏笑连连。

    聿宝宝左瞅右瞅,感觉刚被挡住了双眼之后,整个卧室的气氛好像已经变了许多。

    但周围的景物,貌似和之前都没有什么差别啊!

    为什么,爸爸和妈妈的脸上,都带着笑容呢?

    有没有人告诉他,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可不管聿宝宝怎么好奇的张望,都没有人回答他的这个问题。

    相反的,妈妈在瞪了爸爸好几眼之后,就急匆匆的跑出了卧室。

    而爸爸一见到妈妈跑了,赶紧松开刚刚还落在他疙瘩窝上的手,急匆匆的追着妈妈出门去了:“兮兮,等我啊……”

    被留下来的聿宝宝,只能好奇的看着这两人爽爽离去的背影……

    ——分割线——

    谈妙炎找到那个叫做方芳的女人,是在这个午后。

    这一日,女人正踩着单车去上班。

    说实话,这么个大冷天,要不是被生活所逼,谁愿意踩着个单车过来上班的?

    而且,这破单车在路上竟然还诈死!

    方芳不得不半路停下来,将单车弄到马路旁边,开始在那收拾着车子。

    “真是的,大冷天的这是做什么啊?”

    折腾了好几下,车子还是没能动弹。

    而她的手,却被弄得脏兮兮的。

    女人有些厌烦的踹了车子好几下,以发泄自己心里头的怒火。

    也是在这个时候,这女人也开始懊恼了,当初自己怎么就不好好保管一下那块得来不易的玉石呢?

    要是那玉石在的话,她随便拿出去卖个好价钱,都能开上一辆像样的车子了。也不至于沦落到到个破餐厅洗个碗,还在半路上碰到单车坏掉的破事。

    是的,这个叫做方芳的女人,就是上次在聿宝宝就读的幼儿园,将他的玉石给偷走的女人。

    只可惜,这块玉石却被他的爷爷给拿走了。

    方芳尝试过趁着爷爷睡觉的时候将玉石偷回来的。

    但那一次从爷爷那里偷回来的玉石,差一点害的她在酒吧摊上大事不说,到了玉器店还被告知,那不过是个地摊货。

    而女人在玉器店里端详了好一阵手上的玉石才发现,那是个被掉了包的宝贝。

    正因为认定这玉石是被掉包了,所以她也将爷爷的消失,归咎到这事情上。她认为,爷爷是带着那块玉石,远走高飞了。

    却不知道,他的爷爷已经因为那块消失的玉石,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真是的。这糟老头被让我给逮着,逮着了我一定将属于我的都给要回来!”

    方芳认为,那块玉石是她抢回家的,那东西就该属于她。

    一边叫器着,一边她也只能开始推着这辆无法骑动的自行车,朝着前边走去。

    这个洗碗工的工作,工资又低,迟到还要扣薪水。

    方芳心里,已经不下八百次对这份工作进行吐槽了。

    可没办法,以前那份待遇还算可以的幼师工作,她是回不去了。

    为啥?

    前段时间因为抢走了那个孩子的玉石,又将孩子给弄伤了,那孩子的家人已经报了警。现在,警方已经介入处理。

    现在要是还拿着她以前的身份证和毕业证去找工作的话,肯定会被警方找到的。

    为了免去吃牢饭,这个女人只能找类似于洗碗工这样不需要任何证件的工作。

    而不需要证件的工作,工资也就低。老板还时不时要揪着你的小辫子扣工资……

    这也是,女人就算单车坏了,还不得不拉着单车继续朝前走的原因。

    她可不希望自己冒着这大冷天洗碗洗出来的工钱,就这么被人给扣光了。

    可就在她就要走到那个餐厅的时候,竟然有一辆车子朝着她这边逼近。

    这车子,她看不出什么牌子。

    但一看这车子的架势,她就能断定这车子价值不菲。

    不过,她不认识能开上如此豪车的人儿。

    所以她觉得,这车子估计是在这边找下脚的地方。

    只是,不管她如何退避到旁边,这车子就是紧逼着她不放。

    这追得有点急了眼的女人便开口了:“谁啊?这么弄会死人的,你知不知道?”

    因为她的叫器,疯狂逼近的车子总算是停下来了。

    不过,在车子停下来之后,车上的后方下来了一个人。

    来人一身笔挺的西装,模样也俊俏。

    看的,女人一时间有些失了神。

    好吧,在她认识的那些人里,还真的没有长的这么帅,看起来又多金的极品。

    而这帅哥突然这么对自己,莫非是……

    上上下下将这男人打量了一遍,女人心里再一次赞叹。

    看起来三十几的年纪,一派成功人士的风范。实在是当下难找的极品男子。

    这样的男子要是能她结婚的话,就发了。

    女人在心里又一次胡思乱想。

    只是在这么一番想法之后,女人的视线落在男人那双琥珀色的眸子上。

    看到这对眸子的时候,女人有种感觉,好像她在什么地方见过这男人!

    “怎么?认不出我了?”

    男人在看着她上下打量了一番自己之后,开口。

    这一番话,让女人一阵心悸。

    这男人,果真认识自己?

    按理说,这么个极品男子,自己要是见到的话,应该会过目不忘的才对。毕竟在她周围的那些人,哪一个有这男人这样的强大气场。

    可她搜遍了自己的整个脑子,却仍旧没能找到关于这个男人的一切。

    再者,这个男人和她打招呼的方式,也很不对劲。

    一般说来,如果是出自友好打招呼的话,这个男人脸上的笑容应该是亲切的。

    可为什么她从这个男人脸上看到的,却是讥讽?

    对!

    没错!

    就是讥讽!

    一个不怎么熟悉的人,却在和你打招呼的时候露出了讥讽的笑容,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们,真的认识?”问出这话的时候,女人的唇角勾了勾。

    一番话下来,谈妙炎嘴角上那抹讥讽更加明显。

    “还真的不记得了?11月23日晚上,酒吧……”

    见女人一直花痴的盯着自己看,男人索性抛出了见面的时间和地点。

    “13日的晚上,酒吧……”

    女人在听到男人的话之后,小声的呢喃了一遍。貌似,正努力的回想着什么。

    而很快的,男人看到女人应该是想到了什么。

    因为她看着他的表情,已经从刚刚那花痴的表情,转变成现在的惶恐和不安……

    “你……你是……”

    就是那天晚上,从她的脖子上狠狠的扯掉了那条链子,害的她的脖子老疼的男子!

    怪不得,她刚刚看到这个男人的时候,总觉得像是在什么地方见到他似的。

    原来,这就是那个恶魔。

    想到这,方芳连她的单车都顾不上了,随意抛在路边之后,女人大声的叫器着:“你想要做什么,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响起那晚上,这个男人如同修罗揪着自己的脖子的样子,方芳害怕极了。

    她先跑,想要远离这个男人,可腿因为过分的害怕,已经颤抖到无法跑动。

    “我要问你,你的那块玉佩从哪里得到的!”

    谈妙炎也没有给他逃跑的机会。

    在女人转身朝着后面挪去的时候,男人已经步步逼近。

    女人退无可退的时候,只能将自己的身子贴着墙面。

    可这样,仍旧无法躲避男子。

    男人在将她逼入绝境的时候,这才开口道:“还不快说那东西到底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其实,那日谈家的聚会之后,谈妙炎一直琢磨着谈老爷子当时那一番话的含义。

    总有种感觉,那个时候谈老爷子是真的打算说出什么。而且,绝对不是欺骗他们一家子的话……

    再加上,这段时间谈妙炎又见过了谈妙文的仿制玉佩。

    按理说,这玉佩是当年他父亲请人专门设计的。绝对不可能在大街上找到那么多的仿制品!

    那只有一种可能,谈妙文的玉佩出现过了!

    只是那块玉佩,从谈妙文死亡的时候,他们一家子就纷纷四处打听,可那么多年过去了一直都没有任何消息。

    刚开始,他们一度以为谈妙文的玉佩被谈逸泽拿走了。

    可想来想去,谈家也不需要这么点东西。

    既然不是谈逸泽拿了,这玉佩又在这个时候出现,也就证明了,谈妙文极有可能还活在这个世界上,也极有可能现在就在这附近一带。

    正因为这个想法,谈妙炎再也按耐不住。

    他开始让人查询这个女人的下落,为的就是查找那块仿制玉佩从何而来。

    若是真能找到雕刻这仿制玉佩的人,估计也能顺藤摸瓜找到真玉佩的下落。

    若是谈妙炎真的还活在这个世界上的话,那也能很快找到他了。

    越想,谈妙炎越是激动。

    这也是,此刻他变得急躁的原因。

    “快点告诉我,你那玩意儿是从哪里得来的!”

    他大声额的叫器着,一点都不像是寻常在商场上那个沉稳的他。

    因为,这次的事情涉及到他的弟弟,那个最让他们全家感到自豪的弟弟……

    “那块玉佩……那块玉佩根本就是个假货好不好?”

    女人被谈妙炎问的有些急了,当下也红了眼。

    特别是提到那块玉佩,她更是恼火。

    若不是那块玉佩被掉包的话,她现在也不会在这个地方!

    更不会因为单车坏了,被人给拦截住了。

    而谈妙炎听到这个女人的话之后,也有些诧异。

    那天晚上他想要抢走那块玉佩的时候,这女人还当成宝贝似的捧手心里。

    而今儿个,这女人竟然也知道是个假货。

    这证明这几天肯定发生了什么。

    “你怎么知道那玉佩是假的?”

    “我拿到玉器行了!”

    “你打算将它给卖了?”

    男人听到这,面色一沉。

    若是玉佩真的被这个女人卖了的话,事情会变得很麻烦。

    “这和你没关系!”

    女人嚷嚷着,随后又小声的嘀咕着:

    “要不是被那老头掉包的话,我现在就不用站在这里了!”

    想到那不知所踪的糟老头,女人的脸色越发的铁青。

    而她却没想到,这一声小声的嘀咕竟然被身后的男人听到了。

    原来,真的玉佩还真的在她的手上出现过。

    怪不得,会出现那样的高仿品。

    “真的玉佩,现在在什么地方?”

    找到那玉佩,就能得到关于小文的消息了。

    这是,谈妙炎急切盼望着的。

    “我凭什么告诉你?”

    女人总感觉,这个男人想要找到玉佩的动机不简单!

    可男人毕竟在各个道上都走了一遭,又怎么会看不出这个女人其实想要的是什么?

    纠结了大半天,男人道:“你要是能告诉我这块玉佩的下落,并且告诉我这玉佩是从什么地方来的,我会考虑给你一笔钱!”

    这女人,从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就不断的打量着他的穿着,一眼就看得出是个以钱看人的。

    而谈妙炎也是人精。

    他一下子就能制定出,对付这种人最佳的方法。

    一番话下来,果真这女人表现出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你会给我钱?给多少?”

    现在,她最需要的就是钱了!

    要是能要到钱的话,不管做什么她都愿意。

    而且单从这个男人的车子和身上的穿着,一眼就能分辨得出这个男人的身价不菲。

    那他给出来的数目,绝对也不会差到什么哪里。

    “这就要看你的配合程度了!”

    男人说着,还示意自己的司机下车,并且递给他一个支票本。

    本来就有些跃跃欲试的女人,在看到支票本的时候,那双眼睛直接泛出贪婪的光芒。

    “我会配合,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说这话的时候,她的视线一直都落在谈妙炎手上的支票本上。

    按照她所知道的,一般需要用到支票簿这样高大上的东西,钱数自然乐观。

    “那你给我说说,你这块玉佩到底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先找到玉佩的由来,也能追踪出到底是不是谈妙文,或者是当年残害小文的凶手。

    “那玉佩,是一个小孩子带着的!我见那玩意儿挺好看的,就……就用糖果跟他换。”为了免得太多的麻烦,女人将自己夺走了玉佩的过程美化了一番。

    而听到“孩子”这样的字眼的时候,谈妙炎的眼眸眯了起来。

    孩子?

    竟然是个孩子?

    难不成,是小文的孩子?

    “那个孩子的家长,你见过么?”

    男人又问着。

    “孩子的家长?我没有见过……”

    这个,倒是实话。

    她本来就不是带那个班的幼师。

    要不是那天两个班级做活动一起玩,她根本也不会见到那个孩子。

    “没有见过?”没有见过,就暂时不能确定那是不是小文了。

    要是那是夺走了小文玉佩的,留给他的孩子也说不定。

    “我真的没有见过那孩子的家长。”

    女人见男人沉思,生怕他误会了什么,赶紧解释着。

    其实,她不是怕男人对她的印象不好。

    而是怕,他不给自己钱!

    女人的声音暂时将男人的神志给拉了回来。

    扫了一眼女人,谈妙炎其实也看得出她没有撒谎,紧接着问道:“你有没有那个孩子的相关信息?”

    若是能找到那个孩子,应该就能找到那个孩子的家长了!到时候,要知不知道是不是小文,也就简单了。

    “没有!孩子的相关信息我一点都不清楚……”

    她又不是带那个班级的,怎么可能知道那么多?

    扫了女人一眼,谈妙炎又问:

    “那现在那块玉佩的下落呢?”

    “玉佩我拿回家的时候,就被我爷爷拿走了!那天晚上我本来是想着要将玉佩拿回来,然后卖掉的。谁知道那老头儿竟然先料到,将玉佩给掉包了不说,还带着玉佩远走高飞了!”

    说到这的时候,女人还愤恨的跺了下脚。

    好吧,在她看来,老头儿的消失虽然老爸老妈说的很神奇,但女人还是认定了这肯定和玉佩有关。

    这老头也和她一样,厌倦了那穷苦的生活,所以拿着钱离开了。

    “你说,真的玉佩被你爷爷带走了?”

    听到这的时候,男人的眼眸微眯。

    神情严肃,眼眸专注,就像是努力的想要从女人的脸上看出点什么端倪。

    “我真的没有骗你!那玉佩真的被老头子带走了!”

    女人大声的叫器着。

    “那……好吧。我暂时相信你……”

    从女人的脸上,确实看不出一丁点骗人的模样。谈妙炎道。

    “那……给我的钱呢?”

    女人这时已经朝着男人伸手。

    这才是她的目的。

    “……”

    看着眼前的女人,谈妙炎的眼里又是一阵嫌弃,但最终还是在那个支票簿上填下了一串数字,然后递给了女人!

    “个十百……”

    女人一接过谈妙炎的支票,就迫不及待的数了起来。

    一共十万!

    这让女人的眼瞪得老大。

    说实话,一笔数目若是落在别人的手上,肯定不足为奇。

    可对于方芳来说,这就是一笔巨款了。

    她从小到大还真的没有见到这么大的数目。

    “现在,从我面前消失……”

    看着那个女人一遍遍的数着上面的数字,谈妙炎的眼里又是一阵嫌弃。

    俗话说得好,有钱能使鬼推磨。

    你看这女人一接过钱,听到谈妙炎这么说,连一个不字都不敢说。

    “我这就消失,这就消失……”

    一边说着,女人一边推着自己的自行车就朝着原来的方向跑了。

    她不去打工的餐厅了。

    有这么多的钱,她觉得自己不用去受那样的窝囊气了!

    玉石,女人果真如同她自己所说的,很快就消失在谈妙炎的视野中。

    而此时,谈妙炎也回到了车上。

    司机将刚刚的一幕都看在了眼里,看着后视镜已经做好的谈妙炎,问道:“谈总,这么给她钱,是不是不大好?”谁知道,这女人到底有没有撒谎?

    再者,会不会是他们一家子将他们的文少给藏起来的?

    不过后面的话,司机并不敢轻易说出来。

    因为在谈家做了十几年的司机的他知道,谈妙文是他们一家永远忘不了的伤。

    这样的伤,表面上已经随着时间愈合,至少现在他的父亲不再会和以前一样,每天以泪洗面。他的小妹也不会每天在房子里叫器着要去让谈逸泽偿命。

    可有些东西,你不再去提及就真的已经忘得一干二净?

    不见得!

    对于谈妙炎一家而言,这样的伤口永远像是埋在生活里的定时炸弹。

    一旦触及,仍旧炸的一切灰飞烟灭。

    所以,熟悉这一家子的人,都不敢轻易去触碰这些。

    “你的意思我都知道。”

    车子后座上的谈妙炎从自己的口袋里摸出了香烟,抽了几口。

    烟气,开始弥漫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

    也开始,让这个男人的身影变得模糊。

    此时的他,安静却带着一种莫名的哀伤……

    “你明天派人去找找,这个女人最近都接触了什么人。特别是她刚刚说过的,可能接触孩子的场所,都给我一一记录下来。”

    总感觉,这个女人所说的那个孩子才是最大的切入口。

    若是真的能得到那个孩子的相关信息的话,那小文的下落也就……

    想到这的时候,谈妙炎的眼眸又深了。

    而前方坐着的司机在听到他的这一番话之后,道:“是!”

    “开车吧!”

    随着男人的一声令下,车子迅速的消失在这一片地带。

    一如,从未出现过……

    ——分割线——

    这夜,顾念兮刚刚洗完澡,就被一阵风席卷到了床上。

    看着压在自己身上那跃跃欲试的男子,顾念兮翻了个白眼。

    “谈大爷,这又是怎么了?”

    她刚刚洗完澡才出来好不?

    就这么给她来了次突袭!

    害的她差一点吓死了!

    “没有啊,就是想要跟你聊聊天!”

    男人嘴上是这么说,表情也很严肃。

    可手呢?

    如果谈少的手也能像是他的脸一样这么的严肃的话,顾念兮觉得她会更相信他嘴里的话。

    可事实上,人家谈少的手已经不由分说的探入了她刚刚换上的睡衣里。

    “谈少,你确定这样能聊天么?”

    这手都玩到了衣服里去了,还能好好的玩耍么?

    可谈某人却像是什么都没有感受到似的,盯着顾念兮很无辜的说:“当然能,怎么不能!你的嘴巴在你的脸上,我的嘴巴在我的脸上,当然能好好的聊天了!”

    强词夺理,这就是谈逸泽!

    要是嘴巴长到了他的脸上,那她还能是顾念兮么?

    可知道玩文字游戏这回事情,她顾念兮是斗不过这个男人的。

    所以,顾念兮道:“老公,你这要起来,我才能陪你好好的聊聊天,是不是?”

    在这个时候,顾念兮也突然想起了那天在超市里遇到了模样的事情。以及,莫妍已经离婚的事。

    本来回来的当天晚上,顾念兮就想要跟谈逸泽好好的讨论这个话题。

    可结果呢?

    那天晚上,这男人对着那个保温杯摆出一副无比纠结的样子。害的她一整夜都为了讨好这个男人,让他用上这个保温杯而忙碌了,这哪还有什么美国时间去谈人家莫妍的事情。

    现在想到这一点,顾念兮也觉得有必要和谈逸泽好好的说说。

    “这样躺着,我觉得聊起天来也蛮不错!”

    谈逸泽跟个痞子一样,继续笑嘻嘻的抱着顾念兮的腰身,往他怀中蹭。

    在他看来,这么抱着又不妨碍两张嘴说话。当然,在说话的时候顺便做一下“娱乐活动”,不是正好可以活跃一下气氛么?

    “可我觉得这样聊天不好。老公,先起来好不好?我真的有事情想要跟你说的!”

    顾念兮推了他好几把,都没能将这男人从自己的身上给推开。

    到最后,这男人索性跟个八爪鱼似的,黏在了她的身上。

    看着偶尔会跟聿宝宝一样撒娇的大男人,顾念兮也只能任由他了。

    不是有一句话这么说来着:生活就像是一场j,既然反抗不了,倒不如好好享受。

    在顾念兮的没有反抗中,某位爷越发的得寸进尺了。

    只不过,谈逸泽真的是个很不错的伪装高手。

    你看,手上玩的不亦乐乎不说,他脸上还一本正经的问着顾念兮:“你要跟我说什么呢?我听着呢!”

    老婆偶尔要发发牢骚,他也需要耐心听一番的。这是和睦家庭的第一步。

    “谈少,你这么一心两用,能行么?”

    顾念兮见不惯谈逸泽一本正经的样子,嘟囔着。

    而等待她的,便是腰身一疼。

    “想要知道我行不行,我给你好好的验证一下不就行了?”

    说着,谈逸泽又是一副斗志昂扬的样子。

    看着老男人那得瑟的模样,顾念兮念叨:

    “怪不得悠悠说,男人绝对不能嘲笑他不行!”

    本来,顾念兮是不想和谈少分享这些的。

    可奈何,他们家谈少的听力实在是太过彪悍了。

    一听到顾念兮的话,男人就道:“她懂得还真多!”

    “啊?”听到谈逸泽的这话,顾念兮才知道自己刚刚的话都被这个男人给听了去,随即尴尬的说了声:“就是啊……”

    当顾念兮在说着这些的时候,殊不知这是苏小妞的血泪史……

    “好了,有什么话要说的赶紧说,说完我要正式开始了!”

    揉了揉顾念兮那头因为刚刚运动而变得有些凌乱的头发,男人又是一本正经的说。

    而听着男人这话的顾念兮,一脸的欲哭无泪。

    尼玛的,这都做了一大半了,累的她顾念兮气喘吁吁了,可人家谈少才说,他这才打算正式开始!

    这还要不要人活了?

    但考虑到莫妍,顾念兮最终还是开口道:“前几天,我在超市遇到莫妍了!”

    “……”

    听到莫妍的名字,谈逸泽的脸上并没有多大的变化。

    貌似,对于这个表妹,谈逸泽真的没有多大的好感。

    也对,她结婚之前还拿着一大堆的照片来质问顾念兮,险些破坏了他谈逸泽的家庭和睦。这样的表妹,谈逸泽能有好感才怪!

    “老公,她变了很多!”

    貌似察觉到谈逸泽的想法,顾念兮又赶紧补充。

    “她变了关老子屁事?又不是我老婆!再说,我老婆是什么变化,我清楚的很!”

    貌似不想继续这个话题,谈逸泽又开始做他的那些邪恶之事。

    果然,在他的一番作恶之下,怀中女人的脸色明显又变成了另一种的粉色。

    看着顾念兮的反映,谈逸泽真的很满意。

    貌似结婚到现在,这个丫头还是能保持着最初的羞涩。

    每次看着她这张粉嫩小脸,谈逸泽就想死在她的身上。

    看着这样的顾念兮,谈逸泽一直乐呵呵的继续着。

    一直到,他从顾念兮的嘴里头听到了这么几个字:

    “老公,她离婚了!”

    “什么?”

    这几个字,让本来压在顾念兮身上的男子,突然变得有些僵。

    “她离婚了!和慕阳离婚了……”看着身上有些僵住的男人,顾念兮又说:“貌似她现在一个人搬出来了,前几天遇到她的时候,她竟然还一个人在超市买东西,说是要回去自己做饭!”

    这样的模样,真的给了顾念兮很大的意外。

    本以为,像是她那样的天之娇女,永远都不会跌落凡间才对。

    却不想……

    怪不得,人家都说,世事难料!

    顾念兮说完了这一番话,便安静的等待谈逸泽的反映。

    可等到的结果却是:“她离婚就离婚了呗,和我们无关!”

    不是你,也不是我,是我们!

    谈逸泽想要表明的意思是,婚姻是两个人的事情。

    也就是说,莫妍的婚姻,只和幕阳有关。

    “可是老公……”

    谈逸泽的答案,真的有些让顾念兮意外。

    “好了,这些都和你没有关系!你只要,当好我谈逸泽的老婆就行了!”

    说完了这话,这男人果断的低头,将顾念兮的唇给堵住,也顺带着将女人想要说出口的话都给堵在了喉咙里。

    是的,他刚刚听到莫妍离婚的消息,是有些僵。

    但他清楚,婚姻除了两个当事人之外,其他人都是介入不了的。

    他真正担忧的,是幕阳对顾念兮的心思……

    从那些照片出现开始,慕阳的心思就暴露无疑。

    若不是当初因为两个家庭的逼迫,他估计不会举行那场婚礼。

    也正因为有了那婚姻的牵制,谈逸泽不用担心那个男人会来招惹顾念兮。

    可现在呢?

    那男人竟然挣脱了婚姻的束缚,那依照他对顾念兮的消息,他会不会……

    不!

    不管他会也好不会也罢,他谈逸泽都不会给他这个机会的!

    想到这,男人也突然将怀中的女人抱的更紧。

    这一夜,笼罩这卧室里仍旧是一片火热……

    ------题外话------

    推荐小妖重生新文《重生之医品嫡女》http:。123y.l

    这是个受尽屈辱磨难的少女死后意外重生,为了改变命运保护家人不受到伤害,学医从武名扬天下的复仇之旅,然后收获了美好爱情的故事。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