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603章 我很幸福vs咬人了

    是夜,king集团的总裁室内,一男人坐在落地窗前,眺望着这个属于不熟悉城市的繁华。

    说实话,这个城市并没有比生他养他的那个城市要好。甚至,这个城市的冬季,真的让人冷的想要逃离。

    总之,到这个城市之后,他算是各种不适应。

    这不,他都感冒了。

    在他的那个城市,几年都不见得感冒一次。

    可在这个城市,这已经是今年入冬的第二次。

    吃了感冒药,他的脑子还是有些昏昏沉沉的。

    本来,这个时候的他应该回家休息一下才对。

    可他没有。

    回家不就是面对一个四面都是墙壁,然后有床的空间么?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这阵子他越来越害怕一个人在家里呆着。然后无所事事的躺在床上,不是看电视就就是对着电脑发呆。

    那种空空荡荡,又无人陪伴的感觉,让人感到头皮发麻。

    还是呆在这里好。

    就算真的闲得慌的话,还有一大堆的公事陪着他。

    自从来了这个城市,这个男人更习惯将每晚在公司入睡。

    就算这里的床明显不如家里的舒适,他还是更愿意窝在这个地方。

    揉了揉昏昏沉沉的脑袋,他将手上的文件放下,打算去床上躺一下。

    每到这个时候,其实就算是他这样的人,也渴望有那么个人能陪在自己的身边照顾自己。

    最起码,不要让生病的自己感到这么孤单就行。

    只是好几十年过去了,他的身边终究没有一个陪在自己身边的女人。不是他谈妙炎不招女人喜欢,而是他不喜欢被婚姻束缚。

    那种每天除了工作之外,都要随时黏在一起的感觉,是他最为受不了的。

    他一直坚持没有结婚,也是因为这一点。

    但这么多年过去,真的没有什么人让他也产生想要一辈子将这个女人带在自己身边的感觉?

    不可否认,这种感觉他谈妙炎也有过。

    只是,那个女人却有家庭,有孩子……

    顾念兮……

    谈妙炎在心里默念着这个女人的名字。

    本以为那只是自己当初无聊时候排解寂寞的方式之一,却不想这个女人却是罂粟。

    一旦沾染上,就一辈子都忘不了的罂粟……

    想到那个女人依靠在另一个男人怀中如花般微笑,谈妙炎只觉得自己的脑门咯噔咯噔的作响。

    躺在床上的他,打算闭目眼神,缓解一下身体的不适。

    可在这个时候,办公室里的电话响了。

    本不打算接通着电话的,但每一次铃声响起,就像是有人拿着锤子一下下的敲打着他的脑袋。

    最终,男人只能起身,来到了电话边。

    “喂,我是谈妙炎!”

    说着这一句之后,谈妙炎便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这次感冒来的有些急,都快让他招架不住了。

    “谈总,您没事吧!”

    等咳嗽之后,谈妙炎才听到电话里传来了这么个声音。

    是他的司机兼助理,早上这些感冒药还是他去给谈妙炎拿的。

    “没事。”像是谈妙炎这样的人,他并不喜欢将自己脆弱的那一面展现在其他人的面前,就像是现在这样。

    即便他难受的发慌,可他却不愿让别人知道。

    “没事就好!”

    电话那边的人儿说。

    “有什么事情么?”自己的助理,谈妙炎也清楚。一般没说什么重要事情的话,他大半夜是不会给他打电话的。

    “是这样的,早上您派我出去查的东西,有点眉目了!”此时,电话这边的助理,手上握着一堆文件就激动的双手有些打颤。

    说实话,他跟谈妙文没有一点血缘关系,在看到这堆资料的时候都有些莫名的小激动,更不用说谈妙炎这个将他的弟弟当成宝贝的男人。

    “有点眉目了?怎么,查到了什么?”果然,在听到助理刚刚的那一番话之后,男人果然比刚刚来了精神。

    特别是那话问出来之后,这男人简直就像是重新活过来似的。

    “那个女人不是说他之前遇到个小孩么?我查到的结果是,这个女人之前是一家幼稚园的临时工。所以我估计,她遇到孩子的时间应该就是在她在幼稚园里当临时工的时候。”

    助理说。

    “当幼稚园临时工?这可就麻烦了!幼儿园里成天小孩子那么多,她接触哪一个肯定也不好说!”

    “我知道,接触的孩子太多,想要一一排查真的不简单。所以,我直接找到了入读那家幼儿园的孩子的名单!您知道,里面有谁么?”助理说到这的时候,神秘兮兮的反问谈妙炎。

    “谁?”听到助理问的如此神秘,谈妙炎的眼眸微眯。

    难不成,真的和小文有关系?

    如果这孩子和小文有关系的话,那是不是也说明,这小文还在这个世界上?

    总之,这一刻谈妙炎的内心世界有些乱。

    但在下一秒听到从助理口中吐出来的那两个字,他眸色再度变深。

    助理在他的等待中,是这么告诉他的:

    “谈聿!”

    “谈聿?”

    听在这个名字,谈妙炎一时间还有些反映不过来。

    这个名字,确实听说过。

    不过到底在什么地方听过,谈妙炎一时间想不起来。

    或许是知道谈妙炎想不起来,助理紧接着又补充着:“就是谈少的大儿子。”

    被助理一提醒,谈妙炎这才想起貌似上次去谈家的时候,就听到别人这么喊那个小家伙,怪不得他听起来那么熟。

    可以前遇到顾念兮的那几次,貌似都没有听到过这个名字。

    啊,对了!

    顾念兮只喊着那个小家伙“宝宝”!

    怪不得他刚刚听着有些乱!

    谈妙炎在心里琢磨了一番之后,又想到了一点。

    谈聿?

    谈聿也在那个幼儿园?

    那女人会不会就是从谈聿的手上拿走那块玉?

    若是这事情成立的话,那这玉佩谈聿又是从哪里得到的?

    会不会,是从谈逸泽的手上?

    小文的玉佩落到了谈逸泽的手上,这有代表着什么?

    一时间,太多的问题瞬间挤爆了他的脑子,这对于现在正头疼的他,越是难受。

    而助理在这个时候又说了一句:“对了,我还打听到一件事!就是谈少的儿子谈聿,这段时间好像就在幼儿园受伤了,据说还是脖子受的伤,然后有一段时间没有去学校了!”

    “更为离奇的是,这谈聿受伤的那一天,便是我们查找的这个女人离职的那一天。所以我感觉,那个女人那天说的话,绝对有问题!”

    总感觉,这个女人撒了谎。

    “谈聿受伤了?怪不得这阵子顾念兮又不出席……”

    谈妙炎说的是这段时间king集团和明朗集团再度合作的某个方案。

    其实,到这边发展,比明朗集团更合适当伙伴的很多。

    可谈妙炎偏偏挑中了明朗,不为别的,其实就想着能多点机会见到顾念兮。

    前段时间还好,顾念兮还会时常参加一些合作项目。

    想要见到她,也不难。

    可现在这段时间,顾念兮一直都没有出现。

    不管大事小事,每次过去谈妙炎看到的都是韩子。

    谈妙炎一直还纳闷呢!

    这顾念兮到底是怎么了,一直都没有出现。他还一直琢磨着要不要找个什么借口,再到谈家大宅去一趟,看看她是不是生病了。

    但因为这段时间自己也感冒了,谈妙炎才暂时将这个计划给搁置了。

    可没有想到,这次顾念兮没有出现,会是因为谈聿受伤了!

    “谈总,你在听么?”

    不知道是不是察觉到谈妙炎的失神,电话那边的助理又开了口。

    这声音,总算是将谈妙炎的神志给拉回了。

    回过神来的时候,谈妙炎有些懊恼的往自己的脑袋砸了几下。

    现在在处理弟弟的事情,为什么他还为了别的事情而分心?

    看来,顾念兮那个女人的魔力真的不容小窥。

    寻常只要遇到关于谈妙文的事情都无比专注的自己,竟然会为了她一而再再而三的失神。

    “在听!还有什么事情?”

    谈妙炎轻咳了一声,掩饰住刚刚失神的尴尬。

    “我就是想问,追查到了这里,我们是不是该往谈少那边继续查下去?”

    那么多年,都没有找到关于谈妙文的消息。

    如今,他的玉佩出现了。

    最近这阵子,谈老爷子的容忍也不见了。

    貌似,有些东西呼之欲出。

    但到底是什么东西,他们暂时还窥探不到。

    正因为如此,他们才更想要知道事情的真相。

    “往谈逸泽那边查下去?”

    听到“谈少”这样的称呼,谈妙炎的眼眸眯了起来。

    那种如同野兽,在遇到可怕对手的时候不自觉作出的防御姿态。

    “是。我感觉,若是文少的玉佩出现在谈少的儿子身上,肯定跟谈少有着分不开的关系。从他这边下手,我感觉是最能得到信息的!”

    这玉佩能从谈逸泽的出现。

    不是他当年亲手害了谈妙文,就是他现在还和谈妙文有接触。

    不管是前者和后者,都是他们现在急切盼望知道的。

    但他的提议,很快就被驳回。

    “呵呵……你们那点三脚猫的功夫也想要追查到他的头顶上?”说这话的时候,谈妙炎的嘴角勾起讥讽弧度。

    倒不是他涨别人士气,灭自己威风。

    当年,谈妙文死的时候,他也一度和自己的助理一样,信心满满的以为自己跟踪了谈逸泽,就能将一切都给追查出来。

    可结果呢?

    第一批派出去的人儿,腿骨全都被打断。

    谈妙炎不死心,再派了第二批。

    第二批人马在派出去的第二天,全都被弄得手骨断了。

    再下来是第三批,几个人被打的连爹妈都认不出之后,被用快递送到了他们家的大门口。

    谈妙炎还记得,当时快递上的那张单子是这么写的:“收拾人的方式有很多,总有一款适合你的。不信的话,你可以再派出一些人来!但要记得,下一次可就不是现在这么简单了!”

    收到快递的时候,谈妙炎气的七窍生烟。那时候他也年轻气盛,自然是咽不下这口气。

    最终,他还是派出了第四批人马。

    而那批人马,在派出去的第二天,便全部神秘失踪了。

    等到再度找到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星期之后。而且,全都已经死去……

    至此,谈妙炎不敢再派出人马去招惹谈逸泽。

    那个男人真的残暴起来,怕是谁都制止不了。

    而这一次助理竟然提出这样的要求,谈妙炎不得不制止他们。

    “那不然,我们该怎么办?难不成,就眼睁睁的看着谈少逍遥法外?”

    是的,在谈妙炎一家,乃至他们周围的人,都认定了当初是谈逸泽害死了谈妙文。

    所以一旦有了谈妙文的消息,他们首先想到的还是要将谈逸泽绳之于法。

    但眼下,谈逸泽的实力,真的不容小窥……

    琢磨了半响,谈妙炎道:“这个我自有安排。你先休息吧……”

    “……好的!”

    助理其实还想说些什么,但碍于谈妙炎的话,最终只能收起了电话。

    而在挂断电话之后,谈妙炎又再度站在了那扇落地窗之前。

    那因为感冒而变得有些过分苍白的脸,在窗外那片霓虹灯的反射下,变得有些迷离。

    唯有那双黑瞳,像是一汪照不进任何光线的死水……

    ——分割线——

    这天,顾念兮正带着聿宝宝和谈倾小盆友到苏悠悠家里做客。

    听说聿宝宝受伤了,苏小妞一直叫器着要过去看这小家伙。

    但因为他们家的小公主这两天也感冒了,凌二爷时常还要出去一两趟,家里不能没人看着她,苏小妞只能作罢。

    而顾念兮索性就将两个孩子一并带过来,看望苏悠悠。

    此时,苏小妞的公寓里,到处都是孩子的玩具。

    这些,可都是她以前为了讨好人家聿小爷买来的。

    不然你以为,聿小爷会那么容易就被哄了?

    等顾念兮带着两个孩子出现,苏小妞索性将玩具都给拿了出来。

    不过聿宝宝这个小吃货,只要看到肉肉,基本上其他玩具都可以不要了。

    聿宝宝看上的肉肉,是凌二爷买回来的。

    这大冬天的,当然是吃烤肉最好了。

    “肉肉……”刚进门,聿宝宝这个小肉球就被凌二爷的烤肉给吸引过去了。

    说实话,凌二爷做出这份烤肉不过是想着给苏小妞先垫垫肚子。

    最近她给孩子喂奶,胃口很好。

    时常不到饭点,就喊着饿。

    不忍心看着苏小妞那样,凌二爷每次都会给她准备一点点心。

    像是今天的烤肉,就是他为苏小妞精心准备的。

    将切的薄薄的肉片放在炉子里煎的两面金黄,再配上酱汁,简直是人间极品。

    当然,这可不是凌二爷独创的。

    因为知道苏小妞喜欢吃这一类的,他特意到人家烤肉店里学来的。

    这刚刚烤出来的肉片,香味弥漫了整个屋子。

    也吸引了某只“苍蝇”!

    聿宝宝一直闹哄哄的跟着凌二爷,喊着要肉肉。

    可看着盘子里就没几块,凌二爷想着还是先让苏小妞垫了肚子再说。

    不然按照聿小爷这胃口,估计这几块肉进去,都不够他塞牙缝。

    本着为苏小妞着想,凌二爷将小床上刚刚醒来的小公主抱了过来,给聿宝宝看:“来,聿小爷。看看我们家小公主,可爱不?”

    聿小爷也不知道小公主是神马玩意,瞅了几眼,又嗅了嗅。

    没有闻到那烤肉的香喷喷味道,聿小爷摇了摇头,表示这不是他要的。

    “肉肉!”

    聿小爷生怕凌二爷不清楚,再度强调着。

    “凌叔叔不是给你看小公主吗?小公主长的很养眼对不对?可比那肉好看多了!听凌叔叔的,咱先跟小公主玩一下,等会儿再吃肉,怎么样?”

    说这话的时候,凌二爷憋见怀中刚刚醒来的小公主又对着他古灵精怪的笑着,整颗心都融化了。

    “看吧,我家小公主比你这小子可爱多了,对不对?”

    没等到聿宝宝回答,二爷又自恋的说着:“不过也对,小公主可是我的优良基因,怎么都比你好看!”

    说着,二爷往自家小公主的小脸蛋亲了亲,逗得怀中小公主笑的越是甜。

    而聿宝宝看着凌二爷往小公主的脸上亲着,貌似也来了兴趣。

    拉了拉蹲在他身边的凌二爷的手肘,然后又往小公主的跟前瞅了瞅。

    “你也要亲?”

    看着聿宝宝那双葡萄大眼,凌二爷反问着。

    “……”

    聿宝宝点头如捣蒜。

    可爱的小鸡冠头,随着他脑袋的摆动而轻轻摇曳着。

    “这不行,小公主还小,禁止早恋!”看着聿宝宝那小嘴巴边上的口水,凌二爷果断的摇了摇头。

    这可不行,小公主他都还没有宠够呢!

    怎么能随随便便的让一个臭小子给拐跑了?

    “我要!”

    聿宝宝小爪子又开始胡乱的拽着,这下直接拽到了人家小公主的小棉袄上。

    小公主听到周边有了声响,往旁边张望了下。

    聿宝宝的双眼,此刻和小公主的双眼对上了。

    前者的葡萄眼珠子还是愣愣的,不知道在想着什么。而后者则笑开了花。

    真的,不是凌二爷吹牛。

    小公主真的和他一样,有着一张妖孽般的脸蛋。

    这一笑,简直是倾国倾城的。

    连凌二爷这个当爹的,都看着有些为女儿的花容月色所惊叹。

    再看一眼还在旁边哼哼唧唧的聿宝宝,凌二爷顺其自然的以为这个臭小子也被自家的小公主的美色所折服。

    最终,凌二爷退了一步。

    其实,他想着将来要是有谈家这么个亲家也不错。至少知根知底的,他们家的小公主才不会被人欺负。

    虽然苏小妞看好的是谈家的老二,因为那货的脸蛋也跟妖孽一样,迷得苏小妞这外貌协会会长团团转的。但比起谈倾那小妖孽,凌二爷反倒是觉得聿宝宝比较好。

    至少这小家伙长的不是谈倾那种妖孽惑世,应该还不会到处留情。这样的话,将来他们的小公主的情路,也不会那么坎坷。

    所以,凌二爷这才抱着他的小心肝对着聿宝宝说:

    “臭小子,今天我大发慈悲的让你亲我们家小公主一小口。但先说明,只能亲亲我们小公主的小脸蛋,不能亲小嘴!我们小公主家教严,谢绝早恋。还是等你将来有什么本事,真的过了我这关,要亲小嘴再亲吧!当然,那是必须要结婚证的前提,不然绝对不可以!”

    好吧,碎碎念了一圈,凌二爷觉得自己将对小公主的择偶要求说的很到位之后,才对着聿宝宝说着:“就亲一小口,知道不?”

    凌二爷捧着小公主那种小心翼翼的感觉,只要让人看到了都希望当他怀中的宝贝。

    边上,顾念兮还和苏悠悠讨论着:“你们家小丫头可真的有个好父亲!”

    “那也是!他最近每天都抱着她这样转悠,我真的挺担心到时候他要是上班了,这丫头没人抱了会不会总哭。”苏小妞说的其实也在理。

    想当初她在医院的时候,见过不少新生儿就是这样被父母惯坏的。

    等到忙的时候,这孩子一没有人抱着他,就整天哭哭啼啼的。

    苏小妞知道,那是父母让孩子适应了怀抱的舒适感,到最后连小床都接受不了了。

    正因为如此,这段时间苏小妞一直劝着凌二把孩子放在小床里。

    可人家凌二爷说了,他的小公主不喜欢一个人呆在那个地方。

    只要一有空,他还是照样将女儿抱在怀中。

    到最后,苏小妞劝说无果,只能随了他。

    而现在,最多也只是和顾念兮吐槽几句。

    等将来到了真的没人带小公主的时候,她在好好收拾凌二爷就是了。

    现在看着他抱着女儿的感觉,还挺养眼的。

    “没事,等将来女儿大了就行!”

    反正顾念兮一直都喜欢顺其自然。

    就像他们家的这两个臭小子,小时候不也成天被人抱在怀里?

    聿宝宝这个小家伙一直受宠,基本上都被谈少放在肩头上长大的。到现在,谈少出任务的时候他虽然会不开心,但也没有多少影响。

    小孩子的世界,永远是那么的简单。

    “希望吧!”

    苏小妞感叹着。

    抬头,她也继续看着那边凌二爷带着小公主和聿宝宝的互动。

    而顾念兮,也顺着苏小妞的视线看了过去。

    此时,凌二爷还抱着小公主。

    小公主比上次又长大了好些,脸蛋又不知道好看多少倍。

    特别是她笑起来的时候,两个小酒窝别提多好看。

    这让顾念兮也越来越羡慕苏小妞……

    要是她顾念兮也有这么个漂亮的小公主,她也要每天都抱着!

    “来,给你亲一口!”

    边上,凌二爷和聿宝宝的互动仍旧在继续。

    “……”

    聿宝宝挺着凌二爷的话,又好奇的往他怀中的小公主张望了一次。

    这下,小公主的笑容越深。

    而凌二爷把这样的笑容当成了女儿第一次心动的表现。

    虽然嘴上喊着要聿宝宝亲小公主,可心里难免有些吃味。

    看着那个同样奶声奶气的聿宝宝,凌二爷在心里吐槽着这个胖小子到底有什么地方好。

    而就在这个时候,聿宝宝低下了头……

    所有人都以为,这小家伙真的像是凌二爷说的那般,亲了小公主。

    可随着紧接着的一阵孩童哭声,让所有的大人都有些吓了一跳!

    “臭小子,你咬了小公主!”

    凌二爷的这一句话,带着不知道多少的心疼。

    而听到了这句话的顾念兮和苏小妞,也连忙赶来了。

    此时,小公主哭的小脸蛋红扑扑的,豆大的眼泪不断涌出。

    而她那花容月貌小脸上,此刻有个红红的印记。

    虽然不至于说破了皮,但看上去有些红。

    而顾念兮一瞅就知道,这便是他们家聿宝宝的作风。

    “不哭不哭,小公主不哭!爸爸待会儿就帮你收拾了那个混小子。不哭不哭!”

    看着小公主的泪,凌二爷都要心碎了。

    寻常他抱着小公主的时候都尽可能的小心,就担心会磕着碰着他的宝贝。

    没想到今天,竟然让聿宝宝给咬了?

    当然,除了对聿宝宝生气之外,凌二爷更生自己的气。

    为什么平白无故的将小公主的脸送到聿宝宝那货的面前?

    最为关键的,还是接下来的。

    “宝宝,那是妹妹,怎么能咬人!”看到凌二爷有些炸毛的抱着小公主到处晃,顾念兮赶紧将聿宝宝这个肇事者给拉到一边,教育着。

    其实,顾念兮也清楚,要是轮到凌二爷亲自收拾宝宝,估计不只是一顿说教那么简单。

    而聿宝宝的小性子,是一点点委屈都受不得的。

    要是待会儿被凌二爷给骂了还是说了,都不知道会哭成什么样子。

    将儿子抱在怀中,顾念兮一顿说教。

    而在这个时候,聿宝宝吐出了几个字,让所有人都有些咂舌。

    “不是肉肉……”

    喊出这话的时候,聿宝宝都还带着委屈的强调……

    到这,凌二爷算是明白了。

    敢情他刚刚亲小公主的动作,让这小家伙误以为他抱着的是聿宝宝闻到的那个味道的肉肉。

    所以,他一凑过去就啃了小公主……

    这下,连带顾念兮这当妈的,都石化在当场。

    靠,聿宝宝你真的忒丢人了!

    就为了一口吃的,竟然将人家闺女给咬了!

    这让顾念兮决定了,以后还是少带这个没见过世面的聿宝宝出门比较好。

    也因为此次事件,聿宝宝从此被凌二爷列入了不准亲近他家小公主的最高黑名单。

    一直到他十八岁,都没能和人家小公主呆在一米内的距离……

    ——分割线——

    “念兮,谢谢你!”

    这一天的早上,明朗集团的办公室中,谈逸南笑着面对顾念兮。他们的面前,还摆着几分合同之类的东西,旁边也还有茶具之类的东西。

    “小叔说的是什么话呢?这个合作本来看中的就是你们公司的理念!”

    顾念兮的脸上,挂着职业式的微笑。

    最近这阵子,明朗集团和谈逸南新创立的公司有个合作。

    今天,谈逸南就是代表他们公司到这里和顾念兮签约的。

    其实,这样的场景,也曾经发生在他们之间。

    那是顾念兮刚到这个城市,被谈逸南背叛又不敢回家,只能在博亚集团呆着的那段时间。顾念兮也像是谈逸南这样,每天都辗转于各大公司之间,忙着签订各种合约。

    可现如今,一切都换了。

    那个时候,他谈逸南是这个公司的主人。而现在,却换成顾念兮坐在总裁的位置……

    看着坐在位置上的顾念兮,谈逸南不禁在心里叹息着:世事难料!

    但不得不说,还是顾念兮坐在这个位置最合适。

    因为她坐上去的时候,他能看到如同谈建天在世时候那样的光芒……

    明朗集团也在顾念兮的带领之下,业绩天天攀升。

    看来,爸爸当初真的有先见之明。

    顾念兮比起他谈逸南,真的更合适坐在这个位置上。

    也从这些,谈逸南看到了自己身上的不足……

    现在的他,再也没有当初那样的心理不平衡。

    现如今,就快到了谈建天遗嘱揭开之日,他却一点都不希望明朗集团回到自己的手上了。

    “是吗?”

    谈逸南笑了笑,没再说。

    虽然顾念兮嘴上是这么说,但想要和明朗这样的龙头企业合作的人多了去。

    当初,谈逸南看到十几个竞争公司的资料的时候,都感觉到脑袋一阵闷疼。

    这样的几个企业,任何一个都和他的公司有着差不多的竞争优势。

    想要脱颖而出,还真难。

    若不是顾念兮看在他的身份上,估计是不会选择他的公司的……

    这一点,谈逸南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有空的话回家吃顿饭了,爷爷最近还一直念叨着你!”

    合同签完了之后,顾念兮一边收拾着桌子上的文件,一边和谈逸南说。

    “等过几天吧。”

    因为知道母亲当年犯下的那些错,谈逸泽现在真觉得自己没有脸回到那个温暖的家。

    所以,这段时间谈老爷子打电话来找他回家吃饭,他也是用各种各样的理由拒绝着。

    “一人做事一人当,不是该你承受的,你也别想那么多!”

    这是顾念兮在整理完文件之后,对谈逸南说的。

    当她说完这话的时候,谈逸南手上的动作一僵……

    “谢谢你,念兮……”

    “再说谢就客气过头了!”

    其实,这次签约到现在都还算是正常进行。

    一直到最后,谈逸南就要离开办公室的时候,顾念兮听到了他在问:“念兮,你现在应该很幸福吧?”

    谈逸泽对她很好,体贴又宠爱。

    虽然他的工作的关系,还是不能三百六十五天天天出现在她的面前,但至少还有两个可爱的小精灵陪着她。

    现在每次见到顾念兮,谈逸南都感觉她幸福的就像是会发光……

    而他,也会不断的回想,若是当初自己不犯错,顾念兮义无反顾的和他结婚了,他是不是也能给顾念兮这样的幸福?

    但思前想后,谈逸南想不出个答案来。

    这个问题,其实他不用问也知道答案。

    但他,还是问了出来。

    说他卑鄙也好,说他无耻也罢。

    如果真的有一丁点的机会,他还是不愿意放过。

    毕竟,他现在就像是沉溺在绝望的深渊。

    只要有一丁点的光芒,他都会迫不及待的想要靠近。

    而看着他即将离开的身影,顾念兮是这么回答的:“很幸福!”

    异常坚定的语气,是顾念兮现在所拥有的。

    因为,这幸福是发自她的内心的!

    而谈逸南虽然预料到会是这样的答案,却在亲耳听到的时候还是悲伤逆流成河。

    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些东西是不能错过的。

    而爱情,就是其中的一种。

    正因为当初他和顾念兮的爱情错开了一步,就再也不可能走到一起了……

    如果当初他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他还会义无反顾的抱着霍思雨上床么?

    答案,自然是不会的!

    但这个世界上,却没有后悔药。

    带着苍白的笑容,谈逸南推门而出……

    而看着这男人消失的背影,顾念兮也暗自神伤。

    其实她也知道,刚刚自己的回答肯定很伤谈逸南的心。

    可她,又有什么办法?

    她明明看出了谈逸南到现在还存在那方面的心思,为了阻止他这样沉溺下去才不得不这么说的!

    不然,你以为她顾念兮真的愿意当个任意炮?见谁都要攻击一番?

    再度扫了一眼已经关上的门,顾念兮开始琢磨着是不是该给自家小叔找个媳妇了?

    ——分割线——

    谈少这两天的脾气很不正常。

    一回家,就咕噜噜的往自己的嘴里灌冷水。

    要是这是大热天,他刚从外面回来也没错。他每天的体力消耗那么多,水分自然也消耗的多,多喝点水没错。

    可问题是,现在是大冬天。

    有谁见识过这么大冷天的,一回家就咕噜噜的往自己嘴里灌冷水呢?

    再者,这还是从来不怎么喝凉白开的谈同志。

    寻常一杯水放凉了一些,他就死活都不肯喝,现在竟然一口气喝了三杯,顾念兮看着都替他哆嗦。

    “这到底是怎么了?”

    顾念兮看着准备往肚子里灌第四杯水的谈逸泽,赶紧将他手上的水杯给夺走了。

    “我想喝!”

    谈少很牛掰。

    他的意思是,老子做事全凭心情。

    紧接着,他伸手就要夺走刚刚被顾念兮拿去的杯子。

    不过无奈的是,这次顾念兮异常坚决。

    在他伸手过来的时候,女人转了个身,背对着他。

    而后,把水杯紧紧的护在自己的手上。

    “给我!”

    言简意赅,俨然的命令!

    这才是谈逸泽一贯的作风。

    若是寻常人,肯定知道谈少这是要发怒的前奏。所以,也一定会乖乖的将自己手上的杯子交给他。

    可结果,人家顾念兮只是继续的抱着杯子,眨巴着无辜的大眼。

    “老公,你这是怎么了?小的很怕怕!”

    虽然不知道是谁将他们家的谈少给惹得如此火大,但顾念兮还是秉着自己一贯的原则。

    谈少火大的时候,她就要狗腿。

    不得不承认,和他相处了这么几年,顾念兮总结出来这一招还是在他发脾气的时候挺管用的。

    “没事。”

    仍旧是简单的两个字,却越发的让人怀疑他的情绪。

    “没事也不能这么喝,喝下去你要是生病了怎么办?你不要以为现在你的身体就是你自己一个人的!”

    他再度言简意赅的回答,也让顾念兮炸了毛。

    怒气冲冲的朝着男人说完了这一番话,果真看到他本来抬起来朝着他顾念兮要水杯的手放下去了。

    “到底怎么了?这都要吃饭了还喝了这么多的水?到时候会吃不下饭的!”顾念兮将水杯放好,又转身抱着这男人的手臂。

    刚刚从训练场上下来的他,估计还没有清洗过。

    他的衣服袖子上,还有一些泥巴。

    可顾念兮却一点都不嫌弃,就这样抱着他的手臂。

    “我没事,去把饭弄好吧!”

    看着她靠在自己的怀中,谈逸泽的眸色淡了些。

    最终,他的语气带着无奈的妥协。

    “那好吧,我去给你弄饭吃。今天可是有好吃的板栗鸡,到时候我给你几个!”

    听他的语气,顾念兮也知道他这是不打算再说下去了。

    不像是寻常那些人的纠缠,顾念兮在最关键的时候适时退让。

    而嘴上嘟囔着的板栗鸡,她的嘴角也不时扬起。

    其实,板栗鸡在他们家真的很畅销。

    除了一个是只要是食物都爱吃的聿宝宝,还有一个顾念兮。

    每次不管这道菜做多了多少,到最后都能被这母子两人消灭了。

    而每次,看着这娘俩狼吞虎咽的争夺板栗,谈逸泽都只能将自己的那一份让出来。

    但结果证明,某个女人没有什么自知之明。

    每次让她让出几个给他吃,就像是占了多大便宜似的,各种傲娇的别扭。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谈逸泽的脸上浮现出无奈……

    晚饭的时候,因为知道谈少今天的心情不大美丽,顾念兮尽可能的想要在这位爷的面前展露自己温柔贤淑的一面。

    “来,老公吃这个!这可是我感觉最好吃的板栗,给你……”

    “老公,吃这个鱼,新鲜!”

    “老公,来个鸡腿吧……”

    女人一直往谈逸泽的碗里搬着东西,这不谈逸泽的碗里食物堆积如山了。

    而看着这一幕,谈老爷子和刘嫂都露出了疑惑神色。

    唯有聿宝宝,正啃着鸡腿,忙的不亦乐乎……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