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全本小说网 全本玄幻 全本武侠 全本都市 全本历史 全本侦探 全本网游 全本科幻 全本恐怖 全本散文 其它小说 全部小说
小说排行榜 > 全本都市言情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TXT全集下载 加入书签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无弹窗 正文 第605章 小偷vs凌公主

    “孩子受伤是我们家的事情,和你没有什么关系!你要是没事的话……”没事的话,可以走了。

    眼看谈妙炎的视线落在身侧的聿宝宝身上,而聿宝宝又傻乎乎的不知道躲闪,谈老爷子适时开口。

    但这一句话,谈老爷子只说了一半,就被谈妙炎直接开口给打断了。

    “大伯,您这么说就不对了。我再怎么说也是姓谈,我怎么不能关心谈聿了?”谈妙炎一直觉得,谈老爷子的态度转变是个问题。

    再者,还有这次谈聿的受伤,存在蹊跷。

    而现在,谈老爷子这过分紧张的姿态,更让他怀疑谈聿的受伤……

    难不成,那个女人所说的真的玉佩,真的是从谈聿的脖子上拿走?

    想到这的时候,谈妙炎慢步朝着聿宝宝靠近。

    而聿宝宝貌似也很好奇,这个人到底是谁?

    为什么每次他误以为是他的文爹地,靠近之后又不是?

    看着身下那个顶着小鸡冠头,傻乎乎的盯着自己看的小家伙,谈妙炎半蹲了下去。

    “还记得我吗?”

    此时的他,语调很温柔。

    那神情,真的和谈妙文对着聿宝宝的时候,如出一辙。

    有那么一小会儿,聿宝宝又开始错乱了。

    “文爹地……”

    小家伙轻声的呢喃着。

    “文爹地?”

    这样的称呼,再度勾起了谈妙炎强烈的好奇心。

    对了!

    这已经不是聿宝宝第一次这么喊着他了!

    之前,他就一直弄不明白,这聿宝宝为什么每次遇到他谈妙炎的时候会喊错。

    而这次那块高仿玉佩的出现,更让谈妙炎极度怀疑。

    特别是刚刚被聿宝宝这么一喊,有什么东西已经在他的脑子里呼之欲出……

    文爹地……

    该不会,聿宝宝将他当成了谈妙文吧?

    如果这么说的话,那是不是意味着,这谈妙文经常在这个家里出现?

    越是谈妙炎的脑子里闪现了很多的东西,他急切的想要揭晓某个答案。

    那个女人说,玉佩被他爷爷带走了。

    现在就算抱着聿宝宝,估计也不能得到什么答案。

    可谈妙炎就是控制不住,想要抱着这个孩子,想要确定什么。

    这个时候,谈妙炎的脑子里闪现了个妙计,对着聿宝宝喊着:“是,我就是你文爹地……”

    听到谈妙炎如此说,谈老爷子心里越是不妙。

    眼见聿宝宝此时对着谈妙炎露出了甜甜的笑容,估计是真的将这谈妙炎当成了谈妙文,谈老爷子赶紧对着孩子喊着:“宝宝,那不是!”

    被谈老爷子点到名字的聿宝宝,又好奇的朝着谈老爷子张望了过去。

    葡萄大眼眨巴着,像是在跟谈老爷子求证着什么。

    “爷……”

    这对于三岁出头的孩子,着实是个大问题。

    小家伙伸手抓了抓自己那个鸡冠头,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或许是因为害怕,也或许是因为害羞,小家伙朝着谈老爷子伸出了那双胖嘟嘟的小手,示意要抱。

    好吧,这小家伙每次要抱抱的时候,神情总是那么的可爱,让人不忍拒绝。就连谈老爷子这腿脚不好的,每次看到他的那双大眼的时候,都会努力的抱着他。

    就像是现在……

    看到这小家伙伸手过来,谈老爷子赶紧朝着他走了过去。

    “来,宝宝太爷爷抱你!”

    说这话的时候,谈老爷子已经朝着孩子伸手。

    而在这个时候,谈妙炎竟然先蹲下去,对着聿宝宝伸出手:“来,到我这来。你太爷爷的腿不好……”

    “不……”

    聿宝宝虽然看不懂他到底是不是谈妙文,但他认定要一个人抱着的时候,通常不会退而求其次。

    当初墨老三过来的时候,死活想要抱着他一下。

    可人家聿宝宝认准了谈逸泽,就是不肯。

    那一次,小家伙哭的个惊天动地的。

    要不是到后来谈逸泽出马搞定的话,都不知道这小家伙能哭多长时间。

    眼看着谈妙炎要过来,聿宝宝的葡萄大眼出现了泪光。

    “没事的,文爹地抱也是一样!”

    谈妙炎说这话的时候,眸色微变。

    而聿宝宝呢?

    看着他越发的朝着他走进,大眼里的雾气越多。

    “小炎,别吓坏了孩子!”

    看到聿宝宝要哭了,谈老爷子也急了。

    那可是他的宝贝金孙孙,他能随便让人弄哭么?

    “大伯,我只是想要抱抱他!”

    谈妙炎说。可他却一直坚持半蹲在聿宝宝的前方。

    “来,过来我抱!”

    “爷……”

    这下,聿宝宝的脾气上来了。

    在家里,小家伙指定要谁抱,就是谁抱的。

    当然,还有谈逸泽指定让他找谁抱,他也会听。

    可眼前,这看起来熟悉又陌生的人儿,既不是他聿宝宝想要的,又不是谈逸泽指定的。

    当下,聿宝宝扯开了嗓子,哭了。

    “爸……”

    “宝宝,没事太爷爷抱你!”

    看到孩子哭了,谈老爷子这下也着急了。

    不管谈妙炎到底让不让开,直接就撞开他,将聿宝宝抱在自己的怀中。

    “没事了没事了,太爷爷在这儿呢!傻孩子,怎么说哭就哭呢?”

    一边说着,一边谈老爷子还不断的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湿纸巾,给聿宝宝擦拭泪水。

    自从家里有了这个小家伙之后,谈老爷子几乎口袋里都放着这样的湿纸巾,就因为这小家伙动不动总爱哭。几乎,比那个还不会说话的老二还爱哭。

    “爸……”

    聿宝宝估计真的是又被吓坏了,躲在谈老爷子的怀里直哼哼着。

    “你爸爸回家就来看你了,没事了没事了!”

    谈老爷子一边哄着,一边轻拍着小家伙的背部。

    “小炎,没什么事情你就先回去吧!”让他一直在这里呆着,且不说被他发现了谈妙文的踪迹,要是让他吓坏了宝宝,就不好了。

    看这孩子还不时大声哭着,谈老爷子也没有了之前的客气。

    “大伯,我只是想要抱抱孩子。你也看到了,我没有对他做什么事情,为什么就要让我走?”

    谈妙炎总感觉,大伯真的是有事情在瞒着他。

    不然,按照他的为人是绝对不会这么轻易撵一个人离开的。

    正因为这样,谈妙炎越发坚定了想要留在这里的决心。

    “可是宝宝不喜欢!”自从有了聿宝宝,谈老爷子以前的规矩全都打乱了。

    “不喜欢?就凭一个孩子不喜欢又怎么样?!”

    看着用捍卫者姿态在自己面前的谈老爷子,谈妙炎开口。

    “怎么样……”

    谈老爷子似乎也没有想到这个问题竟然会牵扯到这一点上,当下他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而谈妙炎却在这个时候说:“大伯,不瞒您。其实我今天到这里来,除了想要看看谈聿的伤之外,我还想确认一件事情!”

    不得不承认,谈家的男人都是掌控局面的高手。

    眸色变幻之间,气氛一下子骤变。

    谈妙炎虽然还和之前一样的语调,但很明显此时的他已经变得志在必得。

    似乎,今天要是不给出个什么答案,就无法将他给打发走。

    而谈老爷子自然也知道,这谈妙炎到底想要知道什么。

    眼下,他着急的是如何能更好的保护聿宝宝,更守护好谈逸泽和谈妙文之间的秘密。

    抱着聿宝宝的他,退了一步。

    腿脚拖动之间,一阵疼痛。

    每年的冬天,他的腿疾总会犯。

    每次犯了,都不适合久站。

    刚刚要不是为了聿宝宝,他早就回到屋子里休息去了。

    眼下,腿疼痛之时,他的手上还抱着哭闹不已的聿宝宝。

    他真担心,自己要是一个支撑不住,摔了他这糟老头还不打紧,要是摔坏了宝宝,那可怎么办?

    “小炎,你想要知道什么?”又是轻拍了怀中的聿宝宝一阵,谈老爷子再度抬头问着。

    “我想问的是什么,难道大伯还不明白么?”

    谈家的男人,除了是掌控局面的高手外,个个还都是察言观色的好手。

    不然,他们怎么会有如今的一番作为?

    其实,刚刚从谈老爷子的眸色中,谈妙炎早已读出了他是知道他谈妙炎到此来的目的。

    而今这样的问题,在谈妙炎看起来更像是明知故问。

    于是,在这样一番对问中,谈老爷子给出了这么个答案:“我不知道你到底在说些什么!没事的话,我带宝宝进去休息了!”

    眼眸微眯,谈老爷子抱着孩子打算转身。

    其实,这样的做法,若是他再年轻个五岁的话,连他老头子自己都会笑话自己!

    不战而败的逃兵,一向是最让他厌恶的!

    可如今,自己竟然也变成了这样畏首畏脚的!

    可没办法,谁让他的手上还抱着金孙孙?

    他自己可以冒险,反正最坏的可能就是一死,他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也够本了。这个时候离开人世,最多也就是提前下去跟老伴见面罢了。可宝宝不行!

    这是谈逸泽和顾念兮的孩子,是他们的结晶。若是这孩子有什么不测,真不知道对他们的婚姻有什么样的影响。

    再者,小泽那个孩子这辈子太苦了……

    他真的不舍得再让他受到打击。

    一番思量之下,谈老爷子还是愿意当一回逃兵。

    可在他转身的时候,谈妙炎竟然再度缠了上来。

    “大伯,不要逼我!”

    “放肆!”

    谈老爷子从来就不是个好脾气的人。

    按照他以前的性子,早就给这个屡次挡在自己面前的人喂了子弹了。

    “把孩子给我……”谈妙炎这次说完之后,直接伸手了。

    两手掐着聿宝宝的疙瘩窝,就打算将人给带走。其实,他也有一个孩子,虽然不经常看到,但以前还是抱过的。

    所以,对抱孩子的这事情,谈妙炎并不陌生,力道也控制的非常好,至少不会弄疼了聿宝宝。

    但由于聿宝宝感觉到那个自己不喜欢的人要抱着自己,受到惊吓就开始哭了。

    这下子,孩子哭的撕心裂肺的。

    “宝宝……”

    谈老爷子看到自己的宝贝金孙竟然哭成了个泪人儿,自然心疼。

    抱着小小人儿的他,也不肯撒手。

    要是这孩子到了谈妙炎的手上,不知道又会发生什么事情。

    最关键的是,谈老爷子还记得,聿宝宝在受伤之后的后几天,那块玉佩又完好的回到了他的脖子上了……

    也就是说,现在聿宝宝的脖子上还带着谈妙文的玉佩。

    这要是被谈妙炎看到的话,那谈逸泽一直以来想要守护的秘密,就要公之于众了。

    再者,谈老爷子更为担心,若是此时谈妙炎发现了聿宝宝脖子上的玉佩,不知道会不会突然发狂!而现在,谈逸泽不在家,谈老爷子真的很担心自己保护不好聿宝宝。

    “爸……”聿宝宝一受到惊吓,哭的越是大声。

    豆大的眼泪,不断从那张小脸滑落。

    “小炎,你再不放手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谈老爷子看着聿宝宝哭成这样,便朝着谈妙炎怒吼。

    可听到谈老爷子嘶吼声,眸色一变的谈妙炎,却在这个时候将手探入了聿宝宝的脖子里……

    “呜呜……爸……”

    大冷天,再加上谈妙炎刚刚在屋外已经站了好一阵子,此时谈妙炎的手很凉。

    探入聿宝宝的脖子里,让孩子开始打起了冷颤。

    而这突然入侵的感觉,更让他想到了那天在幼稚园里被夺走玉佩时候的恐慌。

    这下,聿宝宝哭闹的越是大声。小腿儿也乱蹬着。

    其实,聿宝宝乱蹬的好几下,都落在了谈妙炎的手上。

    疼,那是自然的。

    这小家伙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蹬起来真的很疼。

    可为了求得某种事实的谈妙炎,却是死活都不肯撒手。

    最终,他的大掌成功的探入了聿宝宝的小熊棉衣领口,摸到了那软乎乎的脖子……

    可……

    在那里搜刮了好一阵的谈妙炎,却是眸色一深。

    而此时,担心聿宝宝再这么拉扯下去会被扯坏了的谈老爷子,只能无奈放松了下力气。

    而谈妙炎很狡猾,他竟然趁着这个机会,将聿宝宝给抱到另一端。

    趁着谈老爷子腿脚不好,还不能走到他身边之时,他迅速的拉下了聿宝宝的棉衣……

    ——分割线——

    “刘嫂,我们等明天再去吧。要是不行的话,爷爷说让人送到家里算了!”

    根本不知道家里正上演着什么场景的顾念兮,此时正坐在出租车上往家里赶。

    今天车子堵得实在是太厉害了,大半个钟头都没能到超市去。最终,顾念兮和刘嫂选择了回家先,至于这年货还是等明天再过来吧。再不行的话,就让谈老爷子让超市的人送到家里算了。

    “要不让老爷子送一些基本的到家里,至于其他的等我们有空再出来买吧!”

    刘嫂的脸上满带笑容说着。

    其实她的儿子也娶媳妇很多年了。

    可那孩子不大喜欢跟老一辈接触。所以结婚了那么多年,刘嫂还没有享受过和儿媳妇逛超市的乐趣。

    而自从顾念兮进了这谈家大门呢?

    每次有什么节假日需要买东西的,顾念兮都会主动喊着要跟她一起出来。

    有时候,刘嫂看她实在忙的没时间,就总是推掉。

    像是这一次,临近年底,光是三个大集团的事情已经足够让顾念兮忙的团团转了。

    可这丫头竟然还喊着要跟自己上街,刘嫂推了几次,都没能推掉,最终只能让这丫头跟着自己过来。

    其实,就算顾念兮不说,刘嫂也知道这丫头为什么如此忙还要跟着出来。

    不是为了彰显自己的身份,亦不是为了吃的东西,而是这丫头知道采购年货,东西很多,担心她刘嫂累垮了,才死皮赖脸的跟着来的。

    不然,她哪有那么多的闲暇时光在外头闲晃?

    而知道她的良苦用心的刘嫂,越是喜欢这丫头。

    顾念兮进谈家门已经几年了,如今刘嫂越是觉得,小泽当初真的没有选错媳妇儿。

    考虑到顾念兮现在要忙的事情实在很多,所以在路上堵车那么长时间之后,刘嫂便建议回家。

    “那也好。大件的年货就等人送到家,我们到时候也不用提那么重的东西。至于那些小零食,我们就自己去采购!”

    “好!就按照你说的办!”

    两人有说有笑的从出租车上下来的时候,顾念兮便听到了家里传出的聿宝宝的哭声。

    “爸……”

    又是如此撕心裂肺的哭声?

    一般来说,聿宝宝是很爱哭。

    可这孩子像是这样撕心裂肺哭着的次数,并不多。

    除了那次在院子里和隔壁老陈家的大花猫打架受伤哭的成这样之外,就剩下那日在幼儿园受伤的那一次了。

    所以,当听到聿宝宝这样的哭声,顾念兮已经顾不上付钱,就急匆匆的往家里头赶。

    而刘嫂见到顾念兮已经离开,只能先下车付了出租车的钱,随后跟上。

    “宝宝?”

    “宝宝,你怎么了?”

    顾念兮急忙的冲进谈家大宅门的时候,就见到这样的一幕。

    此时,谈妙炎正拉着聿宝宝站在一边,谈老爷子正朝着聿宝宝这边快速走来。因为腿疾犯了的缘故,谈老爷子每走一步的表情看起来都很吃力。

    而聿宝宝呢?

    被谈妙炎拉着,小家伙跑不了,就张大小嘴嘶吼着。

    豆大的眼泪,不断的从小家伙的脸庞上滑落。

    那张本来白皙的小脸蛋,已经哭的红扑扑的。

    而紧接着下来的这一幕,让顾念兮的心脏快要跳出来。

    因为谈妙炎竟然在这个时候,拉开了聿宝宝的小熊外套……

    聿宝宝今天一大早就起来闹哄哄,衣服还是谈逸泽按照昨晚上她收拾好的给换上的。

    外头是小熊棉衣,而里头是两件毛衣。最里端的就是一个谈妙文给这孩子专门定制的保暖内衣。

    别说,谈妙文给的东西真的很不赖。

    这小家伙穿这样的保暖内衣,基本上都不会喊他冷。

    不过,这些衣服有个共同点,就是不是高领的。因为这小家伙和爸一样不喜欢脖子被高领束缚的关系,除了小熊外套上有一条附带的围巾,其他的衣服都是低领的。

    谈妙文这么一解开聿宝宝的小熊棉衣,小家伙的脖子就暴露在外围了。

    冷风的吹拂,让小家伙打了个冷颤。

    与此同时,本来打算冲进来的顾念兮,也因为这一幕愣住了。

    不只是被谈妙炎的行为吓到,更因为……

    此时,顾念兮的视线落在聿宝宝的脖子上。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早上谈逸泽给这小家伙换衣服的时候,顾念兮还看到了小家伙脖子上的绳子……

    那绳子,系着的正好是谈妙文给的那块玉佩。

    而现在……

    聿宝宝那白皙的脖子上,什么都没有!

    这意味着什么?

    顾念兮来不及多想!因为她又看到了,谈妙炎拉了拉聿宝宝的毛衣衣领。

    在察看了聿宝宝的脖子之后,谈妙炎的眉心皱在一起。

    而就在这个时候,顾念兮回过神来就迅速的蹦向聿宝宝的身边,将哭的整个小脸蛋都是泪的小家伙抱在自己的怀中……

    “宝宝,妈妈来了没事了!”将聿宝宝抱在自己的怀中,顾念兮一脸防备的看着谈妙炎。

    “谈妙炎,你到底想要对我儿子做什么!”如此的怒色,是谈妙炎未曾从顾念兮的脸上看到的。

    以前,他也看过顾念兮对他动怒。

    但每一次,这女人更多的爱耍坏心思。那种狡猾的小模样,谈妙炎至今难以忘怀。

    可现在呢?

    这女人的眼眸里,都是凄厉的光。

    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谈妙炎相信此刻的自己不知道已经丧命于顾念兮眼神化成的利刃中多少次了!

    恨意,也在这个时候悄无声息的繁衍着。

    说实话,谈妙炎真不希望从顾念兮的眼里看到这样的情愫。

    是,他是看不惯谈逸泽,也恨不得弄死谈逸泽,给自己的弟弟报仇。他不喜欢这座大宅子里的人。

    但这些中,有一个人却是特殊的!

    这个人,便是顾念兮……

    他对她有好感,甚至已经有了超越于好感的东西。

    可如今,这个女人却对他露出了如此的神采。

    谈妙炎!

    她刚刚就是这么喊着他的名字的。

    不像是寻常在商场上那样矜持有礼的喊着他“谈总”,而是连名带姓的喊着他。

    如果是以前,能让顾念兮这么连名带姓的喊着他的话,谈妙炎或许会感到高兴。因为这样至少证明了,他让顾念兮有了超越于工作之外的情绪。

    可现在,谈妙炎高兴不起来。

    因为他从顾念兮的眼眸里看到恨意和怒火……

    那种陌生的排斥感,让谈妙炎感到极端不适……

    “念兮,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是想看看孩子的伤势怎么样,我没想……”没想过要伤害他。

    谈妙炎试图解释。

    但这话,只说了前半截。

    后面的那些,就被顾念兮开口打断了。

    “你想看孩子的伤势做什么?我求你还是怎么着你了,用的着你这么三八?”其实,顾念兮真的不常说粗话的。

    而现在,她被谈妙炎逼急了。

    看着自己的孩子再度受到惊吓,哭成了个泪人儿,她的心揪成了一团。

    “念兮,我……”

    “我告诉你,宝宝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要让你的家人都陪着下地狱!”快速的捡起被丢在地上的小棉衣给聿宝宝套上,顾念兮赶紧将这个小家伙抱起来,朝着大宅子里走进去。

    小家伙身体壮,但再怎么好的身子也不禁大冬天的站在外头冻着?

    当下,顾念兮立马将孩子抱着走进了大厅。

    而谈妙炎试图跟着顾念兮走进去,却被他怒斥:“你给我走,我再也不想看到你!”

    “念兮……”

    谈妙炎再度上前,却被这个时候赶来的刘嫂和谈老爷子挡着。

    “不管你信不信,我真的没想要伤害孩子。我除了想看看他的伤势之外,就是想追查一些东西!不过我看今天就算了,以后我再过来拜访吧!”

    眼见顾念兮眼眶红了,谈妙炎只能掉头离开。

    不是他不想留下来继续和女人解释什么,而是他担心自己留下来的话,真的会让那个女人落泪……

    ——分割线——

    在谈妙炎离开之后,聿宝宝还是哭闹了好一阵。

    这可把谈老爷子吓坏了。除了把老胡喊过来之外,还让他带上了专门的心理辅导医生过来。

    一系列的检查下来,聿宝宝也哭累了,窝在顾念兮的怀中睡着了。

    而此时,谈逸泽也闻讯匆匆赶了回来。

    在看到已经在顾念兮怀中睡着的小家伙之后,谈逸泽先是抱了抱顾念兮,告诉她:“一切有我!”

    接着,他才将这小家伙从顾念兮的手上接过来。

    或许是在睡梦中闻到了最爱的他家老子的味道,小家伙不时的往谈逸泽的怀中拱了拱,拽着谈逸泽的衣领又睡了过去。

    “检查结果怎么样?”

    将孩子送回到小床上之后,谈逸泽这才揽着顾念兮来到了老胡他们的跟前。

    “身体倒是没有什么,小孩子哭累了就睡着也是正常事。至于你们所担心的心理问题,我估计问题不大。小孩子的记性不大好,估计睡一觉就给忘了。”

    听着老胡的分析,顾念兮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其实上次在幼儿园受伤之后,他们也一直担心这小家伙会有什么心理阴影,但结果表明人家聿宝宝具有超乎寻常人的彪悍内心。

    睡一觉,外加每餐多来几片肉,小家伙就和寻常一样,蹦蹦跳跳的。

    送走了老胡一行人,顾念兮又拉着谈逸泽在边上坐下。

    “怎么了?没听到老胡所说的么?没什么大问题,你不用这么担心!”

    看顾念兮的脸色苍白,谈逸泽不自觉的加大了环住她腰身的力道。

    其实,再度经历这样的事情之后,谈逸泽对这他们娘三真的有着浓浓的愧疚。

    要不是因为他的话,今天这一切本不会发生。

    “老公,我除了有些担心宝宝之外,还有一件事情想要告诉你!”

    顾念兮琢磨了一下之后,最终还是将今天发生的怪事告诉谈逸泽了:“玉佩又不见了!”

    “玉佩?”

    “是。他拉下宝宝的衣服的时候,根本就没有玉佩!”顾念兮还记得,前段时间聿宝宝恢复之后,谈妙文就将玉佩给宝宝找了回来,给他带上了。

    就在今天早上,她还亲眼看到玉佩还在聿宝宝的脖子上呢?

    怎么这一会儿的功夫,就消失了呢?

    “奇怪……”

    谈逸泽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有些纳闷。

    按理说,聿宝宝今天就在家里玩,不可能到外头去了。

    难不成,这玉佩是掉了?

    而就在这个小两口纳闷着的时候,在边上哄着刚刚醒来的谈倾小盆友的谈老爷子开口:“兮兮,小泽你们快看!”

    “爷爷,怎么了?”

    听到谈老爷子喊着他们两人,顾念兮和谈逸泽都纷纷抬头朝着他看了过去。

    只见,谈老爷子的手指着正抱在他怀中的谈倾小盆友。

    小家伙刚刚睡醒,一头黑发乱糟糟的。

    但即便是如此邋遢,也掩饰不住谈倾小爷的风情。

    那双眼睛勾起来,基本上谁都招架不住……

    “嗯?”

    两人纷纷扫了这小家伙几眼,想要弄清楚谈老爷子为什么如此惊讶的喊着他们看这小家伙。却在这小家伙的小手上看到了,那个今天让谈妙炎一顿好找的玉佩……

    此时,谈倾小盆友掐着那块玉佩,笑的要多媚有多媚。

    那模样,就像是在朝着顾念兮他们炫耀似的。

    “我刚刚以为老二在舔什么东西舔的津津有味的,结果拉开他的手就看到了这个!”

    谈老爷子说这话的时候,谈逸泽已经起身朝着这个小家伙走了过去。

    “奇怪,文叔不是说过现在这个链子有个什么装置,没人能从宝宝的身上取下来么?”而且据说,这玉佩要是强夺的话,还会有什么电击功能。

    可这样的玩意,到底是怎么落在这谈倾小盆友的手上的?

    想到这,刚刚从儿子的手上拽下了玉佩的谈逸泽看向躺在谈老爷子手上朝着他挥舞着手脚,像是准备将玉佩给要回去的老二。

    小家伙一看到谈逸泽正在看着他,貌似有些心虚的往谈老爷子的怀中躲了躲。顺带着还翻了个身,用抱着纸尿裤的小屁屁对着谈逸泽,表示他和谈逸泽一点都不熟。

    看了一眼躲在谈老爷子怀中挺尸的老二,谈逸泽的眼眸微眯。

    看样子,他还真的有必要找谈妙文好好谈论一下这链子的改进,以及他们家老二这项特殊的本事了……

    ——分割线——

    这个世界上什么事情最幸福呢?

    有人可能会说,当然是一人之上万人之下。也有人会说,当然是在万千人的祝福下,走上浪漫的红地毯……

    答案,可能层出不穷。

    可对于苏悠悠来说,幸福大概就是像今天这样,穿的美美的,又踩着自己最爱的高跟鞋,提着小包包得瑟的走在商场里。边上,还有一个推着婴儿车的身材长相远甩男模的超级奶爸。

    很多女人,在生下了孩子之后,想要自由自在的逛下商场,都变成了奢望。

    可对于苏小妞来说,这事情在生下了小小妞之后,却成了家常便饭。

    因为生下了小小妞的她,连自己的日常起居都有人照顾了,基本上不用为日常琐事操心。

    至于这个负责她日常起居的,就是现在跟在她身边的这个“超级奶爸”了。

    连周子墨都说了,这超级奶爸现在像是养了两个女儿。

    虽然苏小妞不喜欢周先生那个痞子的语调,但她也无法否认每次看到凌二爷在厨房里忙东忙西的时候,她也觉得自己像是他女儿了。

    但不管女儿也好,女人也罢,能这样陪着她逛街就行。

    如果不是这位爷一边走着,还不时跟旁边经过的人介绍着:“前面的那是我老婆,这个是我女儿。我女儿小名叫小公主,大名叫凌公主……”的话,苏小妞会觉得这一切更加的完美。

    “我说凌二爷,你不要这样行不?这样搞的像是推销……”

    有些受不了身后的人一直都在跟那些无关紧要的人介绍着这些,苏小妞用手肘捅了捅凌二爷的身侧。

    “推销?不,这可不是推销!这是介绍!”

    凌二爷牛气哄哄的说着,紧接着还不忘和小推车上的小公主互动的挤眉弄眼一下,逗得小公主时不时的发出咯咯咯的笑声。

    “介绍?现在这是介绍什么?我现在还没有嫁给你,好不?”

    其实,苏小妞就是想要让这个男人停止下这疯狂的行为。

    你看,这才进这个超市多久,几乎所有人都在他的这一番介绍之后,用着怪异的眼神打量着他们两个人。

    “可你下个月马上就要嫁给我了,好吧?这叫提前介绍!不然我怕将来他们生分了,不好称呼你!”反正这位爷想说的时候,颠三倒四都是他有理。

    最终,苏小妞望天无语。

    就算是介绍,也不用跟这么一大堆不相识的人介绍吧?

    这些人,又有几个人将来会有焦急的。

    不过看着这样的他,苏小妞其实也有些无奈。

    想当初他们结婚的那段时间,她苏悠悠是多么想亲口从旁人的耳中听到他对自己的认可。

    可那个时候,他却连一句都吝啬的不肯给他。

    而现在……

    “你好,我身边这位美女就是我的老婆,这个是我的女儿。漂亮吧?她小名叫做小公主,大名叫做凌公主!”

    看着他已经朝前走了好一截,还不时跟着旁人介绍的身影,苏悠悠的眼里也渐渐有了笑意。

    看来,凌二爷真的变了很多。

    不再是以前那样高高在上,触手不及……

    而她苏悠悠,未尝不是?

    想到这些,女人最终不再开口阻拦这个男人向身边的人介绍她和小公主。

    而是和他肩并肩,走在一起。

    曾经,她苏悠悠最大的梦想,就是能和这样高不可攀的凌二爷,正大光明的牵着手逛街。

    而现在,这个梦想似乎已经成真。

    他不再畏惧旁人的眼观,她也一样……

    如今的他们,貌似蜕变获得了新生。

    “凌二,你有什么要买的?”

    看着这一圈的西服,苏小妞想不出个头绪。

    “没有,我家里的衣服都是定期送来的,”像是他这样的大忙人,若不是陪着她苏悠悠逛街的话,基本上也不会在商场浪费这么多时间的。

    再者,定制的衣服又合身,又是本季度最新潮的东西,所以他凌二爷基本上不需要到这类的地方来。

    “真奢侈!”

    听到凌二爷的话之后,苏小妞开始吐槽。

    好吧,就算现在手里有几张小票票,苏小妞的仇富心里还是没能改变。

    “也不是奢侈,就是觉得没有必要浪费时间!”

    在商场兜兜转转,他又不能确定那个柜台有绝对合适他的衣服。

    再者,他凌二爷要是有时间好好抽空琢磨一下新策略的话,赚回来的肯定是定制衣服的那个数目的几千倍乃至几十万倍。

    不过即便如此,看到这么性质昂扬的想要逛街的苏小妞,凌二爷还是说了:“要不苏小妞,你给我挑套西装吧!”

    “你家里不是有很多么?”

    就算不去看,苏悠悠也知道凌二爷的西装已经占据了他衣柜的一大半。而且那些,还是本季度最新产品而已。

    “不一样。你买的这身我打算去参加凌氏年会穿的!”

    “那……好吧!”

    考虑到宴会这一类的东西,一般都是穿过的衣服就不再重复穿着。特别是凌二爷这种骚包的花孔雀,绝对不可能任由自己穿着穿过的衣服再出现在宴会上的,苏小妞只能妥协了下来。

    于是,苏悠悠便游走于那些专门卖男士西服的专区。

    而凌二爷呢?他继续推着小推车,不时逗着小公主,再者还不忘跟旁人乃至店员介绍一下,他和前边的女人,以及小推车上小公主的荡漾关系。

    而就在他推着小公主朝前走的时候,他的步伐猛地停下来。

    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前方的苏小妞突然停下了。不然如此重视小公主感受的他,又怎么可能在这样的时候骤停?

    你看,小公主都不悦的皱起眉头了!

    “小公主,没事没事!不要不开心,二爷给你笑个!”

    又是陪笑脸又是做鬼脸,凌二爷终于哄的了他们家小公主龙心大悦。

    之后,他又赶紧催着前方的苏小妞:“苏小妞,怎么不走了?”

    喊了一句,凌二爷没有等到苏小妞的回应,便朝着苏小妞的前方张望。

    但他没想到,会在商场里碰到这个人……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家同时在看:龙血战神 黑道特种兵 傲世九重天 武动乾坤 遮天 绝品邪少 生肖守护神 完美世界 我的贴身校花 绝世唐门 大主宰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校花的贴身高手 星战风暴 武极天下 校园绝品狂徒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本书转载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喜欢小说军婚染上惹火甜妻全文阅读,记得收藏本书。 卓越全本小说网 www.zy200.com